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五十七章她也是花仙

第六百五十七章她也是花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二松石话声测落,云清扬身卜突然绽放出阵微弱的精棹牧凹,在周围微微权了一圈,又收了回云。

    这一刹那,梅雨心和风飘零心神同时一震:“这,”这,,刚才这是,”

    两女面面相觑,最后将目光集聚到李松石脸上,带着询问之意。

    李松石点点头,这两位花仙子顿时惊喜万分:“真的是花仙灵识波动?!!”

    “可是,”以前怎么没现呢?风飘零纳闷地问道。

    李松石道:“我也不大敢肯定,但却能料知一二。比如,这灵识波动不是她的灵魂散的,是从她的灵魂深处散出来。如果没猜错,那花仙子的灵识,是潜藏在她的灵魂深处。确切地说,,她也是一位转世花仙!!”

    说着,望向梅雨心,道:“不过,与雨心妹妹不同的是,雨心妹妹仍保持着花仙灵识,很容易就能拥有回前世的力量。但这云清扬,很可能才网出生,体内的灵识力量就已经被完全封印,长大之后,生成了新的人格,又修炼了别的功法,就形成一个全新的灵魂,将前世的力量,记忆,全部都禁封了起来。

    “如今,恐怕是她失去了肉身,而灵魂的力量也被几乎耗尽,只依附在一滴不过水分子大小的混沌物质上。所以,潜藏在灵魂深处的前世力量,才觉醒。散出花仙灵识波动,被我们现。

    两位花仙子听着,微微点头。

    “那现在怎么办?又不能将这灵魂带出去梅雨心问着,心念一动,道:“要不然,先将她转移到其它沉睡的姐妹所在的储魂空间?!!”

    李松石点点头:“我正有此意。

    说着,与两女来到了另一个储魂空间。这个空间里面存储的灵魂,,全部是李松石在三千大千世界开始崩坏之后,从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收集到的花仙灵识。

    她们仍未有苏醒的迹像,就被李松石存放在这储魂空间里。与别的灵魂有所不同的是,这些灵识,根本没办法进入虚拟神国当中。恐怕,只有当这些灵识网始复苏,最起码是达到那种寄居在本体花身中的花仙灵识的强度,拥有了基本的意识,那才能进入虚拟神国。

    也只有到那时,李松石才敢用灵魂力量对她们进行修补。

    此时,看着这空间里的一堆灵识,一个个灵识散乱,完全没有凝聚,形成不了真正的意识,就知道她们仍在深沉的沉睡当中。

    梅雨心不禁微微一叹。

    她已是恢复了一些前世的记忆,认识这里沉睡的花仙子。

    李松石见状。道:“雨心妹妹不用担心。也许随着时间流转,她们的意识会渐渐凝聚,那我就能用灵魂力量来修复她们的灵识。或者,等到那几斤,至强者的分神化念被清除掉,将这些灵识移出去,找一些有灵性的花卉来蕴育,应很容易让她们醒过来了。”

    梅雨心想了想,道:“石哥哥,难道我们不能将她们掌管的花卉的花之灵气接引进来,帮助她们凝聚意识吗?”

    李松石摇摇头:“花之灵气的能量,对于她们现在散乱的意识来说。没有好处。只有让她们的灵识,落入花卉当中,寄居在那里。静静休养,才可以。这就好比,凡人吃着平凡普通有着渣滓的食物能生存。但让他们吃着从食物中提纯出来的纯净能量,只会承受不住。导致死亡一样。太脆弱的生命,承受不起太过高级的“食物”

    两女都是微微点头,也就没再强求了。

    她们也知道,李松石的心急程度,并不比她们低。

    只听梅雨心又道:“那,这个云清扬的灵识呢?是让她先呆在这里,还是使用灵魂能量帮她修复?”

    李松石摇摇头:“不能用灵魂能量帮她修复。恰恰相反,我们要让她的灵魂力量不断地削弱。”

    两女吃了一惊,然后才猛然醒悟过来。风飘零道:“是要让她灵魂深处的灵识解放出来?”

    李松石点点头:“正是如此。具是,如果使用强硬手段将她的灵魂化散,那恐怕她今生今世的全部记忆,都会幻灭掉。

    想要让她快点恢复花仙子的身份,恐怕唯有打散她的灵魂,收集她的记忆碎片,等到那花仙灵识浮现出来,再用灵魂力量修复她前世的花仙灵识。并将记忆碎片注入。“可是,这样一来,她这一世的生平全部记忆,一切秘密,少说也有一部份被我们看见。若是太过隐秘的东西暴露出来被我们得知,日后难免尴尬。

    “所以,我想,现在暂时就先让她这样,让她灵魂深处的灵识慢慢苏醒过来。除非逼不得已。或是外面的形势急到不得不借助她的力量,否则还是不要强行动手比较好。

    两女微微点头,李松石这种对花仙子的尊重,让她们很是认同。

    梅雨心又问:“那,她的灵识如果慢慢醒来,会不会失掉今生的记忆?”

    “不会,在灵识醒过来之际,她今生灵魂的记忆,会随之转注到灵识之中。甚至,外面的灵魂力量弱还会被前世的灵识所吸纳,包容。最后,两者…”右。前世今生,宗仓不分彼是“李松石讥甘,咱蚊迟疑。

    “只是什么?”梅雨心问。

    李松石道:“只是,她现在在我的虚拟神国之中,还是我的信徒,虔诚度不低,在祈祷时自然会有一丁点神力回馈。强化她的灵魂,这点不大妙。我得想法专门封堵她的信仰之丝才行。而且,日后她醒来,难免会不容易转化自己的身份。”

    两女沉吟了一下。风飘零道:“应该没事吧?孟玉警妹妹不也是青青妹妹的信徒?”

    李松石想了想。道:“先看看情况吧。”

    于是,三人沉默,无语。

    过得片刻,正要离开,接雨心突然又道:“石哥哥,你说,会不会别的人的灵魂深处,也会像这云清扬一样。藏有花仙灵识呢?”

    李松石想了想,摇摇头:“不能肯定。但也不排除这个可能。”

    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之后,他收集了数十花仙灵识。这些沉睡的花仙,与之前和他命运相连的花仙小加起来不到一百。所以,外界应该仍流落着不少花仙子。

    至于那些花仙子到底是已经殒落,完全湮灭了,还是仍藏在破损的三千大千世界某处,或者是像云清扬这样,转世成为别的生灵,然后又被封印在转世之后的灵魂深处,这点,李松石就不清楚了。

    想着,他道:“为预防万一,我们倒是应该将这人造神格中的全部灵魂都检查一遍虽然工作量大一点,但多花点时间,并不难检查完。”

    说着,微微叹了一口气小又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有别的花仙子,或是转世花仙,因为三千大千世界的崩坏,而落入别的至强者的手中。那样,就麻烦了。”

    两女默然无语。

    如果真像李松石所说的,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如果是以前,李松石想要将所有花仙子都找回来,只不过是为了完成对白牡丹的承诺,为了众个花仙子”但是,是否能真真正正找全。是无所谓的。

    但现在,却不行了。李松石可以不将花仙子全部找完回来,但却不能让任何花仙子落到别的神灵手中。

    因为,李松石在达到念动法随境界时,就将执念寄托在众位花仙子身上。而且,因为“爱屋及乌”的关系,他执念寄托的,不完全限于认识的诸个花仙子,而是凡是“花仙子”这种生命,都会引来他的执念。

    那,若是别的强者得到了任何花仙子,就将会影响到李松石的执念,分散他的意志,严重地削弱他的修为。

    可以说,在不知不觉当中,花仙子已成为了李松石最大的弱点。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不将执念寄托出来,就无法凝聚出足够坚定的意志。执念不够凝聚,不够强大,那意志就不够凝聚,不够强大。没有足以寄托全部执念的载体,那执念就不够凝聚,更不用说增强,变强了。

    所以,当初李松石想要进入念动法随境界,除非是忘情却爱,专心当咋,“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一心普渡众生,再也不理会花仙子这事。要么,就将执念寄托在花仙子身上。

    嗯。单凭当初的若干个花仙子还不行,还得是全体花仙子,以“庇护花仙子”为他的执念乙

    如此,执念有了,就能够凝聚出坚定无比的意志,以“庇护花仙子”为己任。那花仙子生活得越好。被他庇护得越安全,那他的念头就越通畅。那“庇护花仙子”的意志也越强大,越圆满,那修为才能不断增进。

    而事实上,他也是在不断地争夺花仙子,不断地与花仙子进行命运之丝相连,由此来“庇护”她们,从而强化自身意志,达到迅提升修为境界的目的的。

    如今,达到了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但他“庇护花仙子”的执念仍未充

    若是有别的至强者拿花仙子来做文章,那李松石“庇护花仙子”的执念必将大受打击,他的意志就会不够坚定,不够完美,那他的修为是否会因此下降,很难说。但可以肯定的,弱点被别人握着。肯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李松石道:“若是已有花仙子在别的至强者手中,暂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我的绝大部份执念都寄托在你们身上。寄托在精神世界上,就算有少部份执念被未出来的新花仙子所吸引,那也分散不走我太多的实力。

    “最多最多,也就削减我一两成的实力,就是极限了。但是,我与你们命运相连。到时只要将精神世界寄托于虚空。你们都有着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将全部力量加持于我身上,那我也有着相当于许多个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的实力。稍微减弱一两成,算得了什么?!!”

    梅雨心摇摇头:“石哥哥,你是在安慰我们吧。你被削弱的不是力量,而是意志和境界啊啊。意志减弱小那根本就挥不出真正的实力。境界削弱,更难挥真正的实力。”

    李松石笑道:“就算这样。那也比一般的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

    “更何况,我的意志被削弱,不代表你们的意志也被削弱。而且。还未必有花仙子落在别的至强者手中呢。就算退一万步,那花仙子落在他们手中又如何?只要誓约解除,我们将他们元神击散,夺取他们的虚拟神国,那也照样能将花仙子拯救回来

    两女默默点头,李松石这说的到是实话。但是,有花仙子流落在外,毕竟是隐患,总是要消除才好。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正是如此。

    这时,李松石看着两女在担忧。就笑了笑:“放心好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就可以将执念全部凝聚起来,丝毫不外泄,那就算有新的花仙子出现,对我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了。小

    梅雨心轻轻笑了笑,道:“石哥哥说的是。”

    她心中却想:“我和飘零妹妹宁可暂不证道,醒来陪石哥哥,不就是为了让他开心的么?怎么现在我们反倒先忧愁起来,让他担心了?这可就不对了

    于是,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小道:“好了,既然石哥哥早有安排,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对了,皮尔特寻找的信徒,应该到位了吧?。

    李松石点点头。道:“嗯,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回虚拟神国中看看

    说着,与两位花仙子进入了虚拟神国。并且,以神灵的身份降临到皮尔特面前。

    本来,这个虚拟神国都在李松石的掌控之下,他想要寻找那些曾经信奉着别的念动法随境界的信徒。单凭虚拟系统,就能寻找得出来。而凭借着他的神识,也能寻找得出来。

    只不过,那虚拟系统,若要探察到信徒的灵魂深处的记忆,对信徒的灵魂的影响太大。而李松石用神识搜查也是如此。

    他担心,这样一来,会让自己的神力不小心烙印在那些信徒的灵魂深处,让那些信徒从此只信奉于他。那样,再想让这些信徒通过祈祷找回他们原来的“旧主子”可就难了。

    因为,为了避免自己的神识影响到信徒的灵魂,他只能借助皮尔特这些信徒手下去寻找。甚至,他都不敢散出太过强大的神威免得那些本来还不够虔诚的信徒,被他一吓,突然变虔诚了,再也对往昔侍奉的神灵没有任何信仰,那可就麻烦了。

    此时,李松石回到神殿,得到皮尔特的答复,知道在城外的神殿中的。就是李松石所要找的信徒。

    李松石听到此,很是满意地点点头,纯以心念与皮尔特沟通:“嗯,很好。皮尔特。你不用让这些信徒与我接触,在这段时间内,不许让他们再向我祈祷。

    “你要慢慢地引导他们,让他们不再信奉我,而是重新向他们曾经信奉的念动法随境界的神灵和大千世界之主祈祷”

    李松石话才网说到一半,那皮尔特就吓得浑身颤抖,五体拜伏在地。不断地磕头:“吾主明鉴。下信对您的虔诚之心天日可表啊”

    他不断地说着一大堆表示自己忠心与虔诚的话,满脸的惶恐。

    李松石见状,一愕,随即哑然失笑。

    这皮尔特竟然以为李某人是在试探他的忠心?是在怀疑他,由此才让他那样,

    李松石摇摇头,道:“皮尔特,你之虔诚,我时时可见,没有试探你之意。神,也无需试探信徒。我让你去引导那些异信徒信奉异神。却是关于针对异神之大计,极其紧要。详细情形,你不需多问,只要尽心去做就可以了

    说着,低头望着那卑躬屈膝的皮尔特,想到当年初初见他时他那意气风的模样,李松石心中不禁为他感到一阵悲哀。

    不为神。御为蝼蚁。

    哪怕为神,不得永恒  二松石话声测落,云清扬身卜突然绽放出阵微弱的精棹牧凹,在周围微微权了一圈,又收了回云。

    这一刹那,梅雨心和风飘零心神同时一震:“这,”这,,刚才这是,”

    两女面面相觑,最后将目光集聚到李松石脸上,带着询问之意。

    李松石点点头,这两位花仙子顿时惊喜万分:“真的是花仙灵识波动?!!”

    “可是,”以前怎么没现呢?风飘零纳闷地问道。

    李松石道:“我也不大敢肯定,但却能料知一二。比如,这灵识波动不是她的灵魂散的,是从她的灵魂深处散出来。如果没猜错,那花仙子的灵识,是潜藏在她的灵魂深处。确切地说,,她也是一位转世花仙!!”

    说着,望向梅雨心,道:“不过,与雨心妹妹不同的是,雨心妹妹仍保持着花仙灵识,很容易就能拥有回前世的力量。但这云清扬,很可能才网出生,体内的灵识力量就已经被完全封印,长大之后,生成了新的人格,又修炼了别的功法,就形成一个全新的灵魂,将前世的力量,记忆,全部都禁封了起来。

    “如今,恐怕是她失去了肉身,而灵魂的力量也被几乎耗尽,只依附在一滴不过水分子大小的混沌物质上。所以,潜藏在灵魂深处的前世力量,才觉醒。散出花仙灵识波动,被我们现。

    两位花仙子听着,微微点头。

    “那现在怎么办?又不能将这灵魂带出去梅雨心问着,心念一动,道:“要不然,先将她转移到其它沉睡的姐妹所在的储魂空间?!!”

    李松石点点头:“我正有此意。

    说着,与两女来到了另一个储魂空间。这个空间里面存储的灵魂,,全部是李松石在三千大千世界开始崩坏之后,从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收集到的花仙灵识。

    她们仍未有苏醒的迹像,就被李松石存放在这储魂空间里。与别的灵魂有所不同的是,这些灵识,根本没办法进入虚拟神国当中。恐怕,只有当这些灵识网始复苏,最起码是达到那种寄居在本体花身中的花仙灵识的强度,拥有了基本的意识,那才能进入虚拟神国。

    也只有到那时,李松石才敢用灵魂力量对她们进行修补。

    此时,看着这空间里的一堆灵识,一个个灵识散乱,完全没有凝聚,形成不了真正的意识,就知道她们仍在深沉的沉睡当中。

    梅雨心不禁微微一叹。

    她已是恢复了一些前世的记忆,认识这里沉睡的花仙子。

    李松石见状。道:“雨心妹妹不用担心。也许随着时间流转,她们的意识会渐渐凝聚,那我就能用灵魂力量来修复她们的灵识。或者,等到那几斤,至强者的分神化念被清除掉,将这些灵识移出去,找一些有灵性的花卉来蕴育,应很容易让她们醒过来了。”

    梅雨心想了想,道:“石哥哥,难道我们不能将她们掌管的花卉的花之灵气接引进来,帮助她们凝聚意识吗?”

    李松石摇摇头:“花之灵气的能量,对于她们现在散乱的意识来说。没有好处。只有让她们的灵识,落入花卉当中,寄居在那里。静静休养,才可以。这就好比,凡人吃着平凡普通有着渣滓的食物能生存。但让他们吃着从食物中提纯出来的纯净能量,只会承受不住。导致死亡一样。太脆弱的生命,承受不起太过高级的“食物”

    两女都是微微点头,也就没再强求了。

    她们也知道,李松石的心急程度,并不比她们低。

    只听梅雨心又道:“那,这个云清扬的灵识呢?是让她先呆在这里,还是使用灵魂能量帮她修复?”

    李松石摇摇头:“不能用灵魂能量帮她修复。恰恰相反,我们要让她的灵魂力量不断地削弱。”

    两女吃了一惊,然后才猛然醒悟过来。风飘零道:“是要让她灵魂深处的灵识解放出来?”

    李松石点点头:“正是如此。具是,如果使用强硬手段将她的灵魂化散,那恐怕她今生今世的全部记忆,都会幻灭掉。

    想要让她快点恢复花仙子的身份,恐怕唯有打散她的灵魂,收集她的记忆碎片,等到那花仙灵识浮现出来,再用灵魂力量修复她前世的花仙灵识。并将记忆碎片注入。“可是,这样一来,她这一世的生平全部记忆,一切秘密,少说也有一部份被我们看见。若是太过隐秘的东西暴露出来被我们得知,日后难免尴尬。

    “所以,我想,现在暂时就先让她这样,让她灵魂深处的灵识慢慢苏醒过来。除非逼不得已。或是外面的形势急到不得不借助她的力量,否则还是不要强行动手比较好。

    两女微微点头,李松石这种对花仙子的尊重,让她们很是认同。

    梅雨心又问:“那,她的灵识如果慢慢醒来,会不会失掉今生的记忆?”

    “不会,在灵识醒过来之际,她今生灵魂的记忆,会随之转注到灵识之中。甚至,外面的灵魂力量弱还会被前世的灵识所吸纳,包容。最后,两者…”右。前世今生,宗仓不分彼是“李松石讥甘,咱蚊迟疑。

    “只是什么?”梅雨心问。

    李松石道:“只是,她现在在我的虚拟神国之中,还是我的信徒,虔诚度不低,在祈祷时自然会有一丁点神力回馈。强化她的灵魂,这点不大妙。我得想法专门封堵她的信仰之丝才行。而且,日后她醒来,难免会不容易转化自己的身份。”

    两女沉吟了一下。风飘零道:“应该没事吧?孟玉警妹妹不也是青青妹妹的信徒?”

    李松石想了想。道:“先看看情况吧。”

    于是,三人沉默,无语。

    过得片刻,正要离开,接雨心突然又道:“石哥哥,你说,会不会别的人的灵魂深处,也会像这云清扬一样。藏有花仙灵识呢?”

    李松石想了想,摇摇头:“不能肯定。但也不排除这个可能。”

    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之后,他收集了数十花仙灵识。这些沉睡的花仙,与之前和他命运相连的花仙小加起来不到一百。所以,外界应该仍流落着不少花仙子。

    至于那些花仙子到底是已经殒落,完全湮灭了,还是仍藏在破损的三千大千世界某处,或者是像云清扬这样,转世成为别的生灵,然后又被封印在转世之后的灵魂深处,这点,李松石就不清楚了。

    想着,他道:“为预防万一,我们倒是应该将这人造神格中的全部灵魂都检查一遍虽然工作量大一点,但多花点时间,并不难检查完。”

    说着,微微叹了一口气小又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有别的花仙子,或是转世花仙,因为三千大千世界的崩坏,而落入别的至强者的手中。那样,就麻烦了。”

    两女默然无语。

    如果真像李松石所说的,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如果是以前,李松石想要将所有花仙子都找回来,只不过是为了完成对白牡丹的承诺,为了众个花仙子”但是,是否能真真正正找全。是无所谓的。

    但现在,却不行了。李松石可以不将花仙子全部找完回来,但却不能让任何花仙子落到别的神灵手中。

    因为,李松石在达到念动法随境界时,就将执念寄托在众位花仙子身上。而且,因为“爱屋及乌”的关系,他执念寄托的,不完全限于认识的诸个花仙子,而是凡是“花仙子”这种生命,都会引来他的执念。

    那,若是别的强者得到了任何花仙子,就将会影响到李松石的执念,分散他的意志,严重地削弱他的修为。

    可以说,在不知不觉当中,花仙子已成为了李松石最大的弱点。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不将执念寄托出来,就无法凝聚出足够坚定的意志。执念不够凝聚,不够强大,那意志就不够凝聚,不够强大。没有足以寄托全部执念的载体,那执念就不够凝聚,更不用说增强,变强了。

    所以,当初李松石想要进入念动法随境界,除非是忘情却爱,专心当咋,“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一心普渡众生,再也不理会花仙子这事。要么,就将执念寄托在花仙子身上。

    嗯。单凭当初的若干个花仙子还不行,还得是全体花仙子,以“庇护花仙子”为他的执念乙

    如此,执念有了,就能够凝聚出坚定无比的意志,以“庇护花仙子”为己任。那花仙子生活得越好。被他庇护得越安全,那他的念头就越通畅。那“庇护花仙子”的意志也越强大,越圆满,那修为才能不断增进。

    而事实上,他也是在不断地争夺花仙子,不断地与花仙子进行命运之丝相连,由此来“庇护”她们,从而强化自身意志,达到迅提升修为境界的目的的。

    如今,达到了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但他“庇护花仙子”的执念仍未充

    若是有别的至强者拿花仙子来做文章,那李松石“庇护花仙子”的执念必将大受打击,他的意志就会不够坚定,不够完美,那他的修为是否会因此下降,很难说。但可以肯定的,弱点被别人握着。肯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李松石道:“若是已有花仙子在别的至强者手中,暂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我的绝大部份执念都寄托在你们身上。寄托在精神世界上,就算有少部份执念被未出来的新花仙子所吸引,那也分散不走我太多的实力。

    “最多最多,也就削减我一两成的实力,就是极限了。但是,我与你们命运相连。到时只要将精神世界寄托于虚空。你们都有着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将全部力量加持于我身上,那我也有着相当于许多个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的实力。稍微减弱一两成,算得了什么?!!”

    梅雨心摇摇头:“石哥哥,你是在安慰我们吧。你被削弱的不是力量,而是意志和境界啊啊。意志减弱小那根本就挥不出真正的实力。境界削弱,更难挥真正的实力。”

    李松石笑道:“就算这样。那也比一般的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

    “更何况,我的意志被削弱,不代表你们的意志也被削弱。而且。还未必有花仙子落在别的至强者手中呢。就算退一万步,那花仙子落在他们手中又如何?只要誓约解除,我们将他们元神击散,夺取他们的虚拟神国,那也照样能将花仙子拯救回来

    两女默默点头,李松石这说的到是实话。但是,有花仙子流落在外,毕竟是隐患,总是要消除才好。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正是如此。

    这时,李松石看着两女在担忧。就笑了笑:“放心好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就可以将执念全部凝聚起来,丝毫不外泄,那就算有新的花仙子出现,对我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了。小

    梅雨心轻轻笑了笑,道:“石哥哥说的是。”

    她心中却想:“我和飘零妹妹宁可暂不证道,醒来陪石哥哥,不就是为了让他开心的么?怎么现在我们反倒先忧愁起来,让他担心了?这可就不对了

    于是,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小道:“好了,既然石哥哥早有安排,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对了,皮尔特寻找的信徒,应该到位了吧?。

    李松石点点头。道:“嗯,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回虚拟神国中看看

    说着,与两位花仙子进入了虚拟神国。并且,以神灵的身份降临到皮尔特面前。

    本来,这个虚拟神国都在李松石的掌控之下,他想要寻找那些曾经信奉着别的念动法随境界的信徒。单凭虚拟系统,就能寻找得出来。而凭借着他的神识,也能寻找得出来。

    只不过,那虚拟系统,若要探察到信徒的灵魂深处的记忆,对信徒的灵魂的影响太大。而李松石用神识搜查也是如此。

    他担心,这样一来,会让自己的神力不小心烙印在那些信徒的灵魂深处,让那些信徒从此只信奉于他。那样,再想让这些信徒通过祈祷找回他们原来的“旧主子”可就难了。

    因为,为了避免自己的神识影响到信徒的灵魂,他只能借助皮尔特这些信徒手下去寻找。甚至,他都不敢散出太过强大的神威免得那些本来还不够虔诚的信徒,被他一吓,突然变虔诚了,再也对往昔侍奉的神灵没有任何信仰,那可就麻烦了。

    此时,李松石回到神殿,得到皮尔特的答复,知道在城外的神殿中的。就是李松石所要找的信徒。

    李松石听到此,很是满意地点点头,纯以心念与皮尔特沟通:“嗯,很好。皮尔特。你不用让这些信徒与我接触,在这段时间内,不许让他们再向我祈祷。

    “你要慢慢地引导他们,让他们不再信奉我,而是重新向他们曾经信奉的念动法随境界的神灵和大千世界之主祈祷”

    李松石话才网说到一半,那皮尔特就吓得浑身颤抖,五体拜伏在地。不断地磕头:“吾主明鉴。下信对您的虔诚之心天日可表啊”

    他不断地说着一大堆表示自己忠心与虔诚的话,满脸的惶恐。

    李松石见状,一愕,随即哑然失笑。

    这皮尔特竟然以为李某人是在试探他的忠心?是在怀疑他,由此才让他那样,

    李松石摇摇头,道:“皮尔特,你之虔诚,我时时可见,没有试探你之意。神,也无需试探信徒。我让你去引导那些异信徒信奉异神。却是关于针对异神之大计,极其紧要。详细情形,你不需多问,只要尽心去做就可以了

    说着,低头望着那卑躬屈膝的皮尔特,想到当年初初见他时他那意气风的模样,李松石心中不禁为他感到一阵悲哀。

    不为神。御为蝼蚁。

    哪怕为神,不得永恒,亦为蝼蚁啊。

    “如果我不是如今这境界,说不定,这皮尔特,就是我的写照了。那时,我又会跪在哪位至强者的面前卑躬屈膝?幸亏,幸亏我如今有着如此实力,如此境界

    李松石心中想着。

    这时,皮尔特仿佛才回魂。小心翼翼,气都不敢用力喘地应着:“是,吾主。下信必尽心遵照您的神谕去办

    李松石点点头:“嗯

    于是,没再多说,身形一晃,便与两女离开了。

    感受到周围的神威神压消退,皮尔特跪了良久,才站了起来,却感到,自己背后,已满是冷汗。不过,终于是松了一口大气了。

    而在虚空中,李松石等人,却是收敛的了所有神威神力,俯视着下方。神眼透视任何建筑,直视皮尔特的表情。

    “人,真是容易改变啊。”李松石在感叹自己。若是以往,被人跪着,定然惊惶。但现在。却仿佛有些心安理得了。

    没得到,自己在这方面,变得这么快。

    不过,对于神灵来说。这也是正常吧。若不能适应,那才危险。

    想着,就见下方的皮尔特,按照神喻,匆匆朝城外神殿赶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