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五十八章 再次对恃

第六百五十八章 再次对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城外神殿,只是这三天短短的时间内以神术硬生生拔高地面,形成一座山峰,然后将山峰镂空建成的,显得非常之大气。()()

    这神殿的主要目的,也不过是为了接纳三天内从各方援集来了近十万异信徒,这还只是因为时间太短,仅能在小范围内拨寻的缘故!!

    李松石等人在天空俯视。就觉此地虽名神殿,实则如一监牢。周围布下着重重结界,外面还有大批量的神殿武士、神殿骑士之类的信徒强者守护着。

    这些武士和骑士,最少也有着传奇修为,甚至不乏半神级强者。穿着厚厚重铠,通体神光环绕,就不禁有股萧杀之气,与凛然之威。

    只见皮尔特单人来到神殿外,里面就有一个红衣大主教,与一批主教大主教级别的人前来恭迎,群星捧月似地,将皮尔特带入殿内。

    李松石与梅雨心风飘零在虚空中看着,他就道:“等等吧,很快,就会有反应了。”

    说着,左右环视,顿觉这样呆在虚空中窥视,有些沉闷无聊。就右手一挥,召来大片云朵,云层上,摆着床几桌案,有着碟子承载各种点心水果。一旁还有着饮料。

    甚至,一台电脑,运行着传统的单机游戏。

    李松石就道:“正好闲着也是闲着,雨心妹妹,飘零妹妹,我们来玩玩游戏如何?”

    “好啊,玩什么?”

    “嗯,…你们说呢?”

    “泡泡龙吧

    于是,李某人就多弄出两台电脑,与两女在那里玩着泡泡龙联机对战游戏。

    只是。以三人如今的修为,玩这类游戏。除了无聊,就只有无聊了。

    如此,时间流逝,过得好一会,李松石隐隐听到下面传来祈祷声。数种不同的祈祷声同时响起,每一种都是整齐洪亮,数十种祈祷声择杂起来,就是嗡嗡嗡地乱响着小有些混乱了。

    李松石停止了对战,目光穿过云朵,朝下方瞄去。

    就见那神殿后面,开辟着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上,密密麻麻地站着近十万异信徒。

    这些信徒,全都是曾经信奉过异类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而且,如今对李松石的信仰又不是很虔诚,又没有投靠近阿弥陀佛等至强者的。

    这些信徒与李松石之间的牵绊不大,却又仍保留着对旧主的怀念。这样的信徒,最容易与那些老牌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重新连系起来了。

    李松石轻轻哼了一声。对皮尔特管辖的地界仍有着如此多怀有异心的浅信徒有些不满。不过,却也没多说什么,只凝视着下方。

    刹那间,李松石两只眼睛透出了淡紫色的光芒,那光清澄,纯粹,纯净得如同一汪春水,只不过是带上不同的颜色。

    其光清清,光耀千尺。

    一眼望去,下面那些信徒的情况,就被尽收眼底。

    总体来说,十万异信徒,可分为数百个团体,曾经是数百个不同的念动法随境界强者的信徒。其中,以数十个老牌大千世界之主的信徒最多。

    因此,下方就分为了数百个团体,分别向着自己曾经侍奉的神灵祈祷。以数十个团体的声音最为洪亮。

    音声在整个广场中回荡着,口中新出的喃喃低声,与不断回传的回音相互交激震荡,形成一阵阵嗡嗡嗡的低音。

    李松石看着,看着,就现小下面这些信徒与他之间的信仰之丝,渐渐中断了。他们无法再与李松石之间有信仰之丝的连系。而相反的是,他们心灵深处,对于旧主的渴望,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无声呐喊,渐渐强烈。

    虚空中,一股股无形的精神波动在回荡着,激起虚空中的能量,泛起微微清光,令整个天地,变得更清明,更明亮。

    李松石脸沉如水。对如今这情形,心情很是复杂。他既期待这些异信徒能与其它新晋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联系上,又希望自己神国中的信徒,不该再去信奉旧主,而是一心成为他的信徒。

    越是高个者,对忠诚之人,越是有偏爱。越是高位者,对属下的忠诚,越是苛求。而神灵,对自己地盘中信徒的虔诚度,也很是执着,很是挑别的。

    李松石看了片晌,脸色一直保持着不动。旁边梅雨心和风飘零也都没打扰他,也都望着下方的情况。

    突然,李松石心中一动,就道:“皮尔特!!”

    声音微微,弱得几不可闻。但只瞬息间,下方神殿中的皮尔特教皇脸色突然一变,立即跪伏在地,恭敬地参拜着。他身上,散出神光,神光流转,显得他神圣不可侵犯。

    下面的信徒们都惊愕住了。

    李松石又道:“站起来,无需跪拜,在心中聆听我的谕示即可。”

    他说着,那声音再次传到了皮尔特的心中,在他的灵魂深处回荡。

    皮尔特一凛,便静静地站了起来,身上流溢的身光缓缓收敛,消散,又恢复一脸平静的表情。但他的眼神,他的内心,却是一点也不平静的。”吾主,下信皮尔特聆听谕示。”皮尔特恭敬地在心中说道。

    李松石道:“下方诸等异信徒,你将每个团体分为三个部份 让他们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轮回不间断地向他们往昔信奉的神灵祈祷,在交班之时,也不可有稍许中断。后续班次未祈祷渐入佳境,之前的班次不可停下。至于如何轮班次,由你安排。可便宜行事。

    “是  ”

    “至于某些只有一两个人的团体,比如那信奉卡娅大千世界之主的人,人数太少,就暂且让他们不间断祈祷,你们在旁想法维系他们的精力。然后尽快想办法再寻出与他们过去有着共同信仰的异信徒,前来加入。””是。”

    “最后,从现在开始,往昔三千大千世界未开时崩坏之时,曾出现过的大千世界之主,卓出现过的念动法随境界强者,只要在崩坏大劫之前未殒落的,他们的信徒,都必须找出来。”

    “是。”

    “不论那些异神的信徒是否进入到这个神国当中,你都需尽心尽力去找务必要让每一位曾经活动于三千大千世界之主的念动法随境界神灵的信徒,讣二找出一批出可能不放讨一一几是对我一伊旧…达到虔诚程度的信徒,则不要惊动。”

    “是。”

    皮尔特不断应着,心中却满是震憾。

    李松石到底想干什么?

    这点,他是有疑惑,但是连想都不敢想。就掐灭了自己的念头,掐断了自己的好奇心。

    而且,对李松石如此重视。他心中也有些紧张。

    自从他进入这虚拟神国中来,李松石向来颁下神谕,都只是用尽量简短的信息表达着,以保持他的威严,让如今的他显得更为神秘。由此让皮尔特更容易增加信仰度,信仰更为虔诚。但现在,竟变得这么的“不厌其烦”简直是前所未有。

    这让他如何不紧张,如何不感到压力?

    李松石将事情吩咐完毕,就未再多说,闭上了嘴巴。而且,也将眼中神光缓缓回收,恢复了一脸的平静,对一旁的梅雨心和风飘零道:“看来。事情就先这样了。”

    两女微微点又。

    还没出声,突然,李松石心中一动,微咦一声,又朝下方望去。

    刹那司,眸中再次透出紫光小紫中带金,却仍是清澈。瞬息间,再次将下方一切尽收眼底。那李松石和身旁两位花仙子就能清楚地看到,神殿广场上,其中一个拥有百人的小团体,竟突然暴出一阵异样的神力波动,蕴含着厚重,苍茫的气息。==京尤 要读=1

    李松石脸色凝重,一眼望穿整个虚拟神国,看透这个神国幻境,直视真相。

    一瞬间,他就看到自己等人仍在他的人造神格当中,目光穿透了人造神格,看到储魂空间当中,有近百个灵魂,散着微微异种神力波动。有如大道之气息。厚重,有沧桑感。有着古老的气息。

    这,就是至强者传来的气息了。

    是新晋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给他的信徒所回馈的神力吧。那神力只在储魂空间中,却连虚拟神国都影响到了,委实强大。

    李松石轻轻哼了一声,右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意志力量,加持在下方,阻断了那些异信徒散出来的精神波动和异样神力波动。

    广场周围的其它生灵,都没现异样。而李松石则是平静地,与一旁的花仙子道:“看来,又有新晋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出现了。两个妹妹稍待,我去去就回来。”

    说着,意识回到真身,直接破开空间门空,瞬息间就来到了一个崩坏了的大千世界,站在无序混沌乱流之中。

    那梅雨心和风飘零才反应过来,只得微微一叹,感到有些无奈。但都没有离开,一直呆在这虚拟神国中,观望着下方,时刻准备着。等到现再有异像,就透过命运之丝通知李松石。

    而李松石。站在无序混沌乱流中,却是闭目感应,感应着那冥冥之中信仰之丝的传递方向。突然,他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眼睛睁开了,朝着一个方向凝望。

    而后,身形一闪,就跨越了无尽虚空。无尽位面,穿越了数百亿光年的时空。

    眨眼间,来到了一个残破的神国个面。

    这个神国位面,只有方圆数千万公里的大中心处,有着一团神光流转。

    神光笼罩着整个个面,将无序混沌乱流排斥在外。

    可见,那神光有着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力量,有着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大意志,才可将蕴含混沌意志的混沌气息排拒在外。

    李松石一出现,眸光就紧紧盯在那团神光之上。

    这,是一位新晋的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拥有着不死不灭。真真正正的不朽本质。但是,同样是境界未完全稳固。如果没有意外,不说一千年,少说也要八百年,那境界才会稳定下来。这段时间内。他就绝对不是李松石的对手。

    望着那神光,感应着那神光中传来着一股浩大的帝气,一股无边的压力,李松石心中沉吟:“会是谁呢?感觉有些熟悉。但却未曾真正见过。”

    刚想着,自他出现至此才不过半秒钟李松石就打算不顾一切先动手再说。此时,周围就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李松石,你来这里做什么?!!”

    李松石把立即动算暂且压回心底。抬头望着前方。就见不远处,平静地站着太一。

    太一穿着金色的冕袍,若太阳一般,绽放着熊熊烈光,无尽神威。

    他面容平静,眼神中透着一丝冷冽,直勾勾地盯着。

    那混沌钟,却不在他头顶,而是悬浮在那破败神国中心的神光上方,并散出一层紫金色的光层,将那神光给护住。

    看来,那新晋的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是受着太一的庇护了。

    李松石左右张望,感受到周围的虚空中。仍有一位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潜伏起来的气息,就不禁微微一叹:“怎么,我来此处游玩。却又碍着太一陛下的雅兴了吗?”

    太一哼了一声,道:“游玩?却不知此地有何好玩之处,竟能吸引到堂堂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李松石花主?”

    李松石笑着道:“常言道,“人各有所好”又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此地风光如此优美,太一陛下欣赏眼光与在下不同,自然是看不出妙处,但在在下眼中小此地却是适合赏玩踏春之地。正适合在这里品品茗,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看看风景,听听音乐,放松放松一下心情。

    “本来嘛,我还以为太一陛下也是来此游玩,也是同好,正好大伙一起在这里谈谈天说说地,打打一下无聊的时间。但是,可惜啊,没想到,你却不是同道中人小实在是可惜可 对了,既然太一陛下你来此不是游玩,却不知又有何贵干呢?”

    太一哼了一声:“李松石。不要油嘴滑舌的。也不需隐瞒了吧,你来这里,可是为了他?”

    他手指着那团神光。

    李松石笑了笑,道:“正是,明人不说暗话我就是要来扁他一顿的。但现在看来,太一陛下是要庇护他?”

    太一只沉着一张脸,凝声道:“有我在此,你休想动他。”

    李松石微微一叹:“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暂时不动他了。”

    说着,手一挥,虚空中就出现了桌椅几案,桌上还有着

    李松石一屁股坐在一张椅子上,随手拿过一杯茶,翘起二郎腿,就那么吹着茶,嗅着。慢慢品味着。

    轻啜一口,大叹了一声:“啊,好茶,好茶!!”

    看样子,仿佛真是来此地观赏风景似的。不过,太一当然知道,这只是假像,李松石怎么也不可能只是来看风景。

    们的脸色沉得很难看,一直盯着,一直盯着。

    李松石巍然不动,静静地品着茶。

    最后,甚至变出了茶点,像是小笼包。干层糕之类的玩意。还有瓜果蜜钱,全都出来了。

    他也不急,不躁,慢慢吃着,品着,一副正要享受美好生活滋味的架势。

    两个人,如此在虚空中对恃小一个盯着对方,一个在那里品茗吃点心,真是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最后,隐藏在虚空中的至强者忍不住了,露出了卡俄斯的面容,怒道:“李松石,你在这里干什么?难不成,你想连这个新晋至强者也要击伤吗?”

    李松石抬头,瞄了瞄卡俄斯,然后,视若无物,当作没见到似的,又自拈来一块桂花糕,放到口中小啧啧地吃着。

    卡俄斯被他那无视的表情激得差点都气炸了。不过,终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修为,还是忍了下来。

    这时,就听李松石啧啧声地吃着东西,然后微微一叹,道:“真是奇怪了,太一陛下你要庇护这新晋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为何不将他带走,带到别处去。而是拿自己的混沌钟护着他呢?

    “嗯,是了,会不会是,这位新晋强者,短时间内无法离开此地啊?”

    太一听着,脸色微微一变。

    李松石又道:。唉”太一陛下一片仁心,真是令人感动啊。

    只是,如今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混沌龙族蠢蠢欲动,随时都会以无可阻挡之势,对众位至强者施展雷霆一击。

    “值如此多事之秋,太一陛下不积极去做准备,准备面对即将来临的劫难,却在这里拿着混沌钟守护这备一位新晋强者  ,如此仁爱之心,实令我感动啊

    太一听着,脸沉得都快滴下水来了。就如同乌云压顶的天空。如果暴风雨将来临前的死寂天气。非常之难看。

    李松石说得没错,如今三千大千世界的老牌至强者,随时都有可能迎来那些混沌龙族的攻击。到时会生什么事,还很难说。太一等人非得以最强壮态面对那即将出现的劫难,才有可能平安渡过。

    不然,数十个混沌龙族,甚至,有可能会有更多的混沌龙族和太易之龙的真身出现。如此庞大的势力,如此庞大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太一等人能轻易面对,能对之掉以轻心的。

    想到此,太一心中无比的郁闷,长吸了一口气,道:“李松石,你说得不错。值此至强者大劫在即,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团结一致,面对混沌龙族吗?

    “那些混沌龙族,实力无比强大,我们必须团结一的可以团结的力量,才有可能对抗得了。这些新晋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虽然实力不如我们,但也能勉强与一个混沌龙族相抗衡。每多一分这样的实力加入我们,我们就多出一分胜算”

    李松石听着,点点头:“嗯,是啊是啊。很有道理。”

    太一听到这里,神色有些缓和:“如此说来,松石你”

    李松石摆摆手,道:“嗯,这里你就交给我了,你专心地去做准备吧太一一怔,大感意外:“你的意思是,你不想针对这新晋至强者出手了?”

    “谁说的?”李松石道:“你一离开,我自然要对他动手。不把他打得满脸开花,不让他知道为何花儿会这样红,那我就不姓李了

    太一为之气结:“你!!”。

    但是,还是忍住了火气,和声道:“李松石,你之前不是说我说的话很有道理么?”

    “是啊,是有道理。”李松石道:“如今混沌龙族想要闹事,这动乱之秋,我们当然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所以,这新晋至强者吗,也是我们必须要团结的力量”小。那你为何过  ”太一有些忍不住想跟李松石开战的冲动。

    李松石笑道:“正因为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所以我才来此侯着,准备给他一点教市啊。

    “太一陛下你不知道,这些新晋至强者。突然达到这不死不灭的境界,就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自信心极度膨胀,很难控制的,所以,我才要来展示一下实力,教刮他们一番,让他们以后肯乖乖听话,跟我们一起对付混沌龙族啊……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正是这个道理。嗯,太一陛下你很懂政治的,很懂得管理的艺术,应

    太一听着,郁闷地道:“松石,这些新晋至强者,不用教刮也会听话的。”。哦?为什么?。李松石问。

    太一非常非常之郁闷,心中暗骂:“我就不信你不知道缘故。”

    他道:“实不相瞒,这位新晋至强者乃是玉皇大帝,早已归顺到我的手下

    “哦?原来是这样?!!嗯,那就更应该揍一顿了李松石老神在在地道……你!!”太一气结。

    李松石瞥了他一眼,道:“太一陛下,你这样可就实在太不够意思了。有着这么一位强大的手下,却藏着,不肯露出来,是什么意思啊?

    “之前,不是说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准备对付混沌龙族的吗?怎么现在看来,太一陛下你似乎要将自己的这位手下给藏起来”这是在保存实力么?嗯,太一陛下,不是我说你,你这也太自私了吧?很不利于团结合作啊。

    “你这么保存实力法,那让将来混沌龙族出现时,大伙如何能齐心协力呢?你这是破坏团结。唉,实在是。实在是  ,我都不知该怎么我才好了。按理来说,你是前辈,有些话不应该是由我来说你的,但是吧  ”。

    李松石给太一扣上了一顶大帽子,不吱吱歪歪个不停,听得太一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就连一旁的卡俄斯都看不下去了。

    “李松石,太一陛下不是想要将这新晋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玉皇大帝给

    李松石脸上顿时露出一阵讶异的神色:“哦?是这样子的吗?”

    这家伙装模作样的样子,让太一看得拳头痒痒的,直恨不得痛揍他一顿。不过。太一还是忍住了,点点头:“嗯。正是如此。”

    “这样啊,那就不对了。”李松石摇摇头道:“太一陛下你既 然要让这新晋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玉皇大帝站出来,要让他跟我们同一战线。但为何不早说呢?这多让人误会啊。”

    太一忍着气:“嗯,我是想多做点准备,迟点再说嘛。”

    “哦…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误会了。”李松石说着,一付原来如此的表情。然后。脸色一转。道:“既然是这样,那误会就解开了。那,太一陛下,请将你的混沌钟收回来吧。”

    太一忙紧张道:“你想干什么?””也没干什么啊。”李松石笑道:“既然误会解开了,那就好办了。你将他放出来,让他立个誓,我转身就离开。”

    “立誓?”太一皱眉:“你的意思是”

    “嗯,就是立一个和你们之前所立的誓言差不多的誓约,保证不主动攻击算计我,那就没事了。”

    太一和卡俄斯脸色骤变,变幻不已,都没有出声答话。

    事实很明显,这些新晋至强者,不仅是要来对付混沌龙族的,同时也是要用来对付李松石的。如果这些新晋至强者了誓,不得主动攻击李松石,不得主动算计李松石,那太一他们的计划,还怎么实施啊?

    “怎么,太一陛下你们不愿意啊?”李松石冷声笑道:“你们之前不是说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的吗?怎么现在才要一个誓,保证我们不相互攻击,就那么难呢?难不成,你们之前所说的,都是放屁?!!”

    太一与卡俄斯脸色很是难看。李松石见状,又冷哼了一声,道:“那正好,我就呆在这里,慢慢等着,你们请便吧。”

    太一与卡俄斯脸色变幻,相互看了看。两人都没有决定。

    最后,太一深吸一口气,目视卡俄斯,两人以心念传音,相互交流着。

    虽然他们间没有什么命运之丝,但以普通神灵的修为,都能通过心灵感应相互通话,能凭借精神力量以心念交流,更何况他们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修为?

    一般神灵的心念传音还会被现,被修为更高的神灵偷听,但以至强者的修为,相互传音,隐秘度几乎不下于李松石与花仙子之间的命运之丝交流。

    只见太一与卡俄斯相互看了片晌,远远望去,一不小心还会将两人当成“深情款款含情脉脉”地对视,还会以为是背背山。但谁知道,他们正商量着对付李松石的办法呢?

    如此,过得片刻,太一回过神来,望向李松石。但他脸色,却是平静。身形也一动未动。

    而卡俄斯的身形一闪,就退避于虚空中。消失不见了。

    李松石心中暗暗冷笑,不用多想,他就能猜出,卡俄斯必定是去请别的至强者了。

    像元始天尊和阿弥陀徘这些人,现在应该在准备对付混沌龙族。但听到卡俄斯的消息,恐怕会放下别的事赶来吧。

    不过李松石也不心急。反正与那些至强者有着誓约束缚,他们也不可能再围攻李松石。就算围攻,李松石也有把握逃掉,根本就不害怕。只老神在在地端坐着。以逸待劳。”之前是打算重伤几位新晋至强者,再将这些老牌至强者了来的,逼着他们不得不让新晋至强者都与我立下互不侵犯的协议的。但现在看来,可能这一次就要成功了。”

    这些新晋至强者,一两个出现,李松石倒是不害怕。就担心冒出几十几百。一下子围攻李松石,那就不妙了。

    所以,李松石才不得不大费周张,尽量让每一位新晋至强者,都在最短时间内立誓,与李某人互不侵犯。

    如此,李松石喝着茶,吃着点心,翘着二郎腿。完全无视太一的冰冷目光,静弃等待着。

    时间流逝,很快,元始天尊和阿弥陀佛的身影出现了。

    就连天老和布洛陀,以及其它的龙套至强者都跟着出现。十几位老牌至强者环绕在周围,很是壮观。

    可惜的是,太上老君没出现”只要他没出现。没与元始天尊等人连手,李松石就有把握全身而退。此时,心里就是一点都不紧张。”李松石,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元始天尊笑呵呵地道。

    李松石抬了抬眼皮:“嗯。是啊,是很久不见”都有几十天没见了吧。”

    “是啊是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几十天,就是数百年了”

    李松石无语。

    望望周围的至强者,又看看那团神太一的混沌钟护着的神光 李松石就没有出声,静静地等着。依然大大咧咧地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端着一个青花瓷茶杯,嗅着那茶香。

    一般品茗,自然要用更小的杯子。但李松石现在打算牛饮,就不介意用大杯子了。

    周围至强者也是在望着李松石,一声不吭。

    如此,过得片晌,阿弥陀佛大唱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五小帝得晋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实在是可喜可贺。”

    “是啊。”元始天尊点点头道:“玉帝本来就是念动法随颠峰境界,得到大道本源之后,迈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也是不出意外。只不过,要稳固境界,少说也要七八百年吧。”

    “嗯,时间太长啊。”阿弥陀佛道。

    “无妨,我有三光神水,借与老君炼丹,得成神丹后,可以缩短玉、帝稳固境界的时间,还来得及在第一时间和我们一起共抗混沌龙族。”元始天尊说道。

    那布洛陀突然出声,道:“其实,七八百年也不算什么。于我等而言,不过一弹指间。即便是混沌龙族对付我等,也不是一两千年就分得出胜负的。就算玉帝慢慢修炼,也可以和我们一起共抗混沌龙族。

    “只是,这七八百年间,玉帝的修为较诸别的至强者显得太弱,也不如混沌龙族,不够安全,但不如我们合力庇护他,如何?”

    元始天尊听着。顿时就道:“善,大善。”

    卡俄斯道:“不止是玉帝,还有耶“个,及不交后将出现的新晋系强者,我觉得,都需要不。免得某些人乱打主意。”

    “嗯,此言大善。”元始天尊道。

    太一道:“不过,如此多新晋至强者,我们难以分心一一庇护。那,不如我布下周天星辰大阵,以混沌钟镇压,专门庇护他们,如何?”

    “阿的陀佛太一施主此行大善。有你庇护。我们就安心了。”

    “嗯,不错。”卡俄斯瞥了一眼李松石,道:“这样,某些有心人就算想动这些新晋至强者。都动不了了。”

    只听太一又道:“卡俄斯陛下此言有理。某些人与我们有着誓约,攻击混沌钟或攻击我所布下的周天星辰大阵,都是违了誓约的,他再大的胆子也不敢乱来。只不过,我稍稍有些担心,某人会暗中知会混沌龙族,引来混沌龙族攻击我们庇护的这些新晋至强者啊。”

    “那也不是问题。”布洛陀道:“我等一人施加一道防护禁制,再加上太一陛下的混沌钟与周天星辰大阵,哪怕引来混沌龙族,那些新晋至强者也不会有事。他们是会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成长,不断地等待着更多的新晋至强者的加入,并且让自身境界稳固下来的。那时侯,”我们对抗混沌龙族,就不显困难了。”

    说着,瞥了瞥李松石。

    李松石静静地听着,心中却是冷笑。

    这些至强者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无非就是告诉李松石,他们是肯定不会让这玉皇大帝立誓的。而且,将来还会有一大批新出来的新晋至强者,每一个,都将得到他们的庇护。李松石想出手对付那些新晋至强者都不可以。想借助混沌龙族的力量对付这些新晋至强者也不可统

    唯一能做的,就只是静静地等着。等到这些新晋至强者的数量越来越多,而稳定境界的新晋至强者也越来越来,不断地强大,最后”最后,不仅不再害怕混沌龙族,而李松石,也危险了。

    只要这些新晋至强者一直得到诸位老牌至强者的联手庇护,那么,混沌龙族所带来的威胁。便有很大的机率可以轻易排除。

    而只要这些新晋至强者在不断壮大的过程当中,不与李松石立誓,那备最后,李松石也只有灭亡一途。

    “看来,你们真是恨不得我不亡啊。”李松石心中暗叹。

    只是,这些新晋至强者要成长起来,或者说,出现出够多的新晋至强者,怎么说也要七八百年的时间。这段时间,足够李松石的其它花仙子都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了。

    到时侯,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更何况,退一万步,就算李松石的实力不如他们。但李松石与众花仙命运相连,他们想灭杀李松石。让他元神暂时消散,都得同时轰杀二十多个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花仙子才行。有一个元神未散,其它人都能迅复活…,这,又谈何容易?

    再者,李松石未来的实力,可未必就止于二十多位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花仙子,说不定会是上百位呢。说不定。是更高的境界呢。

    因此,李松石心中根本没有多少担忧。

    只是,让这些至强者在面前显摆,威胁。让他很是不爽。同时,那些新晋至强者不断出现,也始终是个威胁。让他头痛。

    想着,望着周围的至强者,李松石冷笑:“诸位,记得之前立下的誓约,我与你们相互不得主动攻击,不得算计对方。你们就不担心这心灵誓约的力量吗?”

    “阿弥陀佛。李施主。我等之前的确是立誓相互不得算计。然则,我等此时,不是算计你,而是算计那混沌龙族啊。保下新晋至强者,乃是为了全体至强者之安全着想,为了全体至强者虚拟神国中庇护的无尽生灵着想。为了对抗混沌龙族之大计,此乃大善之事。如何算得上是违誓?”

    阿弥陀佛说着,李松石听着“脸色沉凝。他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诸位至强者的确是在算计李某人。但是。他们却在自我催眠,只专注于“保护新晋至强者是为了对付混沌龙族,而不是为了对付李松石”这种想法,这种自我欺骗的办法,足以让那心灵誓约不作。这样一来,只要他们不让那些新晋至强者来对付李松石,那就不算违誓。

    只不过,在混沌龙族被灭之前,一旦他们所庇护的这些新晋至强者来找李松石的麻烦了。他们的自我催眠办法就会失效,导致之前的誓言动,让他们的虚拟神国中的生灵泯灭。

    “看来,他们是打算暂时积蓄力量,等到混沌龙族被灭之后。再与我一决雄雌了。只是。混沌龙族。真这么容易被灭吗?”

    李松石想了想,突然心念一动:“难不成,他们所控制的老牌念动法随境界强者,和老牌大千世界之主,非常之多,多到我完全无法抗衡?

    “假设,对方有着几百个。或一千多个新晋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境界稳固。那么”哪怕我这方的所有花仙子都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都只会是元神消散的下场啊。就算不是元神消散,那时侯,一千对几十”嘿嘿,这混沌宇宙与三千大千世界,就同样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不过,这样一来,到时侯我这边数十个花仙子,无法与他们的实力相抗衡,那样,只要等到三千大千世界重生,我退避不与他们相抗衡,那他们内部定然因为利益,而相互争斗。我这边也就安全了。

    “所以,关键的地方,是他们到底能否对付得了混沌龙族。以及,万一得胜后,他们是否会非要灭了我不可。只要他们有那个决心,我就会危险了。但若决心不够坚决,只要等到三千大千世界重生,我这边就安全。

    “只是,现在三千大千世界才开始崩溃。未完全毁灭。要等到三千大千世界重生,那等何时?”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耍想办法,抚断他们的野望。新晋的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一个都不能放过。每一个,都要打成重伤,打断他们稳固境界之路…”或是,逼他们起誓!!”

    李松石心念电转,眸中闪过一丝寒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