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七十一章 讨人厌的家伙

第六百七十一章 讨人厌的家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说,李松石回到私人小世界。[][]就现原青青和羲灵月见吧旧了出来。没呆在精神世界里。

    就连梅雨心和风飘零都出来了。见面就道:“石哥哥,你回来了。”

    李松友点点头:“嗯。”

    “怎么样?没事吧?”梅雨心关心地问道。

    李松石摇摇头:“有着混沌不灭金光护体,足以保证我在一刹那间处于无敌状态,足够让我逃走了。他们再强大也不可能损伤到我分毫。”

    众女听着,都松了一口气。

    “可惜,那些老牌至强者和混沌龙族们。还没打起来,不然的话。我们这里都能感应到那大战时的波动。对了,石哥哥,我们离开后。那里生了什么事?”

    原青青问着。

    为了避免李松石分心,所以原青青和羲灵月进入他的识海之后,就没再与他联系,没再通过他来感应那外界的情况。甚至,李松石都暂时性地把心灵封闭了起来,暂时性断绝了命运之丝当中的信息流通。

    所以,原青青和羲灵月等人。都是不清楚那之后生了什么事的。

    这时,李松石就把当时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原青青听着,先是微微一怒:“那些老牌至强者居然敢把石哥哥你一人丢在那里?”

    随即,又满脸的郁闷:“还以为那些混沌龙族一到,就和那些老牌至强者们乒乒乓乓地打起来呢。没想到,都是雷声大雨点”

    李松石摇头失笑:“那些老牌至强者一个个老谋深算,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怎么可能这么胡乱出手。  ”

    梅雨心听着,皱着秀眉,道:“不过,有些奇怪,石哥哥你说那些至强者们把一个介。念动法随境界的高手的神魂丢进那个大千世界,到底想干什么?总觉得有些怪异。”

    李松石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估计那些神魂,就是他们准备打算用来培养成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吧。之前他们将这些神魂藏起来。虽然能保护住那些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却让他们无法感应到大道与混沌之所在,没办小法证道。所以,在太一确认了情况之后,就把那些神魂取出来,放到大千世界当中,让那些神魂慢慢证道了。”

    说着,顿了顿,又道:“说起来,那些至强者的算计也不是很复杂。只不过是稳妥一点罢了。若我估计得没错,一开始他们就没打算立即与混沌龙族正面冲突。“所以,在第一时间,太一就用混沌钟探察混沌龙族们的虚实,待确定到诸个至强者有着死守的把握之后。就没突围离开,也没攻击那些混沌龙族,而是将大量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丢进大千世界丰,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培养出足够的新晋至强者。那这战斗,他们就是不战而胜了。”

    梅雨心等人听着,顿时恍然。之前那太上老君等人的战斗不温不火的,原来只是因为那些至强者们很简单的计划罢了。

    “那,太一他们说的,关于那些混沌龙族的意识,又会是怎么回事呢?”

    “不清楚。”李松石摇摇头:“不过,相信会是个相当重要的秘密。”

    众人无语,,这不是废话嘛。

    就在这时,李松石和众位花仙子说着话,李松石脸色突然一变:“雨心妹妹,飘零妹妹,进入精神世界中去。”

    两女一怔,却没有多作迟疑,也没有询问,直接将元神投入李松石的精神世界当中。

    她们才刚网离开,李松石等人就听到这私人小世界外面,传来一咋,很熟悉的声音:“有人在家吗?!!”

    李松石顿时无语。

    “何方贵客临门?”李松石也打趣似地问。同时,身形一闪,已出现在私人小世界外面的混沌之中。

    这私人小世界的外围,居然还有着厚厚的混沌晶壁,少见破损之处。甚至有些被破损之处,都在渐渐地修复。

    而这厚厚的混沌晶壁尽头,就是无序混沌乱流了。

    李松石才来到此处,就听到一个很耳熟的声音道:“阿弥陀佛,李施主,帅哥我这厢有齐啊。”

    李松石听着一怔,心道:“这什么古怪打招呼方式?”

    抬头一看,就见前方一位二三十岁的年轻男子,身色穿着黑色的缎袍。赤足一头漆黑的长随意披洒着。脸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邪气。

    看样子,竟与元始天尊有九成相似。除了年轻一点,相貌竟没有多少差别。

    此刻,他正坐在一张宽大无比的云床上,身边搂着一位年轻美丽的金女神,衣着暴露,正被那男子吃豆腐,不停地吃吃笑着。

    背后,一位穿着宫装与纱制氅袍的东方古典美女帮他揉捏肩膀,旁边。还有位同样穿着很暴露衣服的东方美女拈着云床旁的小几案上摆放的天地灵果,轻轻喂到那男子口中。

    在云床后,还有两个侍女打扮的女神,手执巨大的巴蕉扇,当作屏风,站着。

    李松石见到这架式,颇为无语。

    太一都没有这等出场方式啊。面前这个年轻男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们见过面吗?我怎么感觉你很眼熟?”李松石问。

    那年轻男子笑了笑,正要说话。李松石身旁已出现了原青青和羲灵月的化身,原青青直接指着那门凡午就道!“啊,我就说嘛,示始天尊为老不尊。众个卜瓦吼是他的私人子了,不然怎么会长得这么像?!!”

    那年轻男子扑通一声,差点一头载倒下来,嘴里吃着的一枚天地灵粹,混沌异果,就直接咽了下去,那汁水哈得他直咳嗽。

    这时,就见他楼在怀中的那个金女神,忙关切地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抚动着。

    那年轻男子摇摇头,摆了摆手,才瞪着原青青吼道:“私你妹啊。老子什么地方长得像元始天尊那老杂毛的私生子?他像老子的私生子还差不多。”

    原弃青顿时吃了一惊:“什么?元始天尊竟然是你的私生子?!!”

    那年轻男子一噎,良久,才道:“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的,对不对,对不对?!!”

    原青青瞥了他一眼:“你现在才知道啊,真迟钝。哼,不管你是元始天尊的私生子也好,他是你的私生子也好,反正你们长得这么相。我看着就讨厌。”

    那男子满脸郁闷之色,嘀咕道:“可恶,元始那老杂毛,愕罪了这小娘皮,害我都跟着不爽快了。”

    原青青听到,怒瞪了他一眼:“你骂谁?”

    “我又没说你。我在骂元始来着。”那男子说着,转头望向李松石:“对了,那个谁,嗯,你就是那个什么混沌之主李松石吧?!!”

    “没错,你是谁?”李松石平静地问着。

    “我嘛,我是元始那老杂毛的恶念分身,他是我的本体。嗯,别人称我为天魔,不过我嫌这名字不好听。就给自己起名叫“元帅”是“元始大帅哥。的简称,意思是“混元初开有史以来天字第一号级大帅哥,帅哥中的祖宗,帅哥中的爷爷,帅中之帅,帅中之神”…你如果嫌麻烦,就叫我“元帅,“大帅。都可以。对了,那边的女娟姐姐。就认得拜  ”

    李松石听着,一阵无语,回头看向羲灵月:“这元始天尊的恶念仕身。向来这么无厘头吗?”此男曾于第四百零三章登场

    羲灵月摇摇头:“也不是。元始的恶念化身千变万化,有时很阴沉阴险狠辣,老谋深算,有时飞扬跳脱。乱七八糟,除了捣乱,什么都不会。总之,性格时常变幻,随着心情变化而不断变化,很难捉摸。但有一点不变的,就是从来不做好事。”

    那个自称“元帅”的家伙道:“女奶姐姐,你这么说,可就让我伤心了。我有你说得那么坏吗?我向来是很纯洁很纯洁的一个小男人。那些做坏事的,,嗯,全部都是我的化身而已。一种不同的心情,就是一个不同性格的化身”那可都跟我没啥关系啊。”

    “元始天尊的恶念化身的化身吗?”李松石皱皱眉头,决定不再跟面前这乱七八糟的男子闲扯,就问:“你是无限接近于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吧?而且有着主体真身的存在,也能不死不灭。你不在元始天尊那里帮忙,跑来这里有什么事?”

    “元帅”摆摆手:“主体向来跟我不和,那老家伙之前还想借助华夏大地上的混沌意志把我给磨灭掉呢,幸亏我反应机灵,也在华夏大地上收拢一大批信徒,然后好不容易才施展了通天手段转危为安的。“对了,其实我这次来呢,是想来看戏的,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安排个好点的位置?”

    李松石听着,皱眉问:“看戏?看什么戏?”

    “当然是看打架啊。”那“元帅”理所当然地道:“你也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吧?现在那些混沌龙族到处找你们这境界的强者的麻烦吧?而太上老君和我的主体他们都镇守着一个大千世界,一个个当起了缩头乌龟,那些混沌龙族十有**是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攻进去的吧?既然如此,那些混沌龙族,怎么可能不把主意打到你这边?

    “所谓柿子要捡软的捏。那些混沌龙族不趁这个机会先将你给灭了才怪。所以啊。我才先过来,早早地订下了位子,你们不会不欢迎吧?”

    李松石听着,顿时无语。

    天地间有人很无耻,但无耻到如眼前之人这种地步,李松石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么恶劣的性格,恐怕元始天尊也很头痛吧?

    只不过,一想到这么恶劣的性格。居然是从元始天尊那里分离出来的恶念,李松石心里就忍不住有种怪异的感觉:“那元始天尊,看来以前也不是什么好鸟啊。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别看他把恶念寄托了出来,成了一个独立的化身,但他真身主体的性格,想必也好不到哪去。心里面,肯定还有着阴暗的角落”哼。说不定。在他自己的虚拟神国里,还是个大色狼呢。”

    李松石心中腹诽着,脸色却有些难看,更要斥喝,一旁的羲灵月已出声,道:“天魔,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看在元始天尊的面子上,松石不能动你,但我和青青可没过什么誓言,没什么誓约束缚,你信不信我们敢动你?”

    那男子道:“喂喂喂,别这么无情嘛。我只不过是来看看戏,又不是帮着混沌龙族对付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你们不给我个看戏的位子,就不担心那混沌龙族来了之后。我趁火的打劫?!!”

    “你是在威胁我?!!”李松石眼绽弈旬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

    “没有,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那男子说着。忽然闻到一股香气。就不禁低下头,吟住怀中那金女神用口衔来的灵果。

    李松石等人见着,不由为之气结。

    李松石转过身,道:“我什么都没看见,也没听见。”就离开了这里。

    而后,背后传来两股浩浩荡荡的生命气息,强大的至强者意志。将周围的元序混沌乱流都转化为了浩瀚的生命力量。这些生命力量,不断地吞噬周围的一样,供给生命力量最中心的那一株绿光湛湛的生命之被”

    但是,没等羲灵月与原青青狠下辣手,李松石就脸色一变。

    回转过头,见着羲灵月和原青青的强大意志力量,控制着混沌之气。压向那男子,那男子周体周围。自有一个蕴含了混沌意志的防护罩。支撑着。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男子背后数万亿光年之外。

    那里,有着一股股更为浩大的生命气息涌来。

    “真是乌鸦嘴啊,好的不灵坏的灵李松石瞥了一眼那咋。“元帅。”道:“灵月,青青,混沌龙族来了,我们回守!!”

    话声一落,拉着两女回到了私人小世界。

    “喂,喂喂喂,我呢?我呢?你们可不能把我丢在这里啊那个自称“元帅”的家伙急得跳脚。

    但李松石等人当然不可能理会他。

    “让你进来,岂不是更危险?”

    李松石等人心里想着,却同时取出了大量的鸿蒙紫气,混合了混沌之气,混沌晶石,还有种种能量石。在私人小世界的周围布设了一个介。强大的阵拜

    之后,就连仁个个混沌不灭天魂都取出,化作了私人小世界的漫天星辰,以种种玄妙的轨迹运转着。散出“大道”与“混沌”完全混融一体的混命气息。蕴含着无比强大的玄奥。

    只倾刻间,整个私人小世界就遍布了不下十万个阵势,上面蕴含着的种种浩大意志,更是密密麻麻。

    一种意志,一种意境,就是一种不同的法则。足以将三千大千世界与混沌世界中的任何力量都排斥在外了。整个私人小世界,此时就是稳若金汤。再有着李松石等人的主持。完全可以挡住混沌龙族们的一波全力攻击,甚至犹有不少余力。

    此时,外面那黑袍男子嘀咕道:“靠,没义气啊。”

    “主人,那我们怎么办?”他怀中的金美女女神问道。

    “有什么怎么办?”

    他网说着,周围极远处的虚空中。就有一股股浩大的意志涌来。

    这些意志,如同一个个巨大的推土机在推动着尘土,将亿万万光年的混沌之气,不断地朝这边推动,挤压。

    倾刻间,不知多少亿光年的混沌之气,竟被挤压得凝若实质,中间亮光点点,间是不少的混沌之气呈现了结晶化,似要转化为混沌晶石。

    这一股股强大的意喜,没有任何虚假,没有任何花巧手段,就这么硬生生地挤压,推了过来,仿佛要用强大的。绝对的力量,将李松石这私人小世界硬生生挤爆,压垮。

    这种气势,充满了蔑视,但其中的无边威势,却是不言而喻的。胆子稍小的家伙,或是一般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足以在倾刻间就被震慑。

    只不过,这可不包括虚空中那个性格乱七八糟的“大帅”。

    此时,就听那小子在虚空中大喊:“各位远道而来的混沌龙族们,你们辛苦了。在下“元始大帅”深为诸位为拯救三千大千世界无边无量生灵的精神所感动,深为诸位为众生而不惜得罪所有至强者,不惜代价地要将所有众生从至强者们的奴役下解救出来的行为而感到深深的敬佩。

    “因此,在下特此前来为诸个打前锋。各位老大,施,我就是你们的马前卒,专门来帮助你们对付那可恶的混沌之主李松石的。我跟他,誓不共戴天,有倾尽三江四海难以洗尽之仇,与他完全完全,彻彻底底地不是一路人。所以,你们可千万千万不要误会。千万千万不要一不小心,就把我也跟着灭了啊

    私人小世界中的李松石等人听着。脸沉如水。

    “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竟然无耻到这种程度”也难为那元始天尊,居然有这么一个没品的化身。”

    李松石说着,羲灵月点点头:“是啊,看来,元始天尊以前的人品。实在值得怀疑”只是,这样的性情,他怎么可能修炼到如今这境界的?。

    两人心中疑惑。而此时,混沌龙族已到了。

    一个个体形相当于整个大千世界大小的混沌龙族,悬浮在数十光年

    外。

    不说别的,单只这么一个个巨大的身形,靠得这么近,相互间产生的万有引力,相互间的重力,就足以将中子星都挤扁了。

    如此恐怖的压力。在虚空中交错着,压得周围的空间都仿佛在喀喀地响着,不堪重负,仿佛时时都会空间崩坏破碎,爆出新的无序混沌乱

    积

    更不用说,那强大的压力当中。还蕴含洋更为恐怖亿万倍的混沌意志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