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七十七章 牡丹巨变

第六百七十七章 牡丹巨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诲后。==就 要读==记住我们的网址1李松石在原青青等人的引领下,参观了此她们悸不的小地方”

    像是装载了大量的液态灵魂力量的池子,装载了海量的专门提升灵魂质量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还有混沌之龙的龙涎培育出来的大量龙涎草。以及专门储存时不时从李松石的精神世界释放出来的部份不全的鸿蒙紫气和混沌之气的地方”,等等等等。

    不得不说,女性的心思总是比较细腻的,方方面面都想到了。只要羲灵月等人手中最后一批第一代的旧制作完成,剩下的,就都可以让这根据程序,自行生产制造出新了。

    肉身方面,选用了混沌之气小还有羲灵月和原青青加持了大量生命力量制造出来的“九天息壤”

    这些东西,现在已有整整数十个星球,凭她们的实力,一两天时间。就能将一咋,位面的所有星辰都转化为“九天息壤”除了耗费精神多点,并不消耗多少时间。只要再久不久就让她们去用意志转化一部份自然界的物质成为猛含庞大生命力量的“九天息壤”那就可以让第一代的 士兵不断地来取这些东西。进行流水线生产制造第二士兵的身体了。

    另外,这们还会从大千世界不同地方采集来种种能量晶石,各种金属元素之类,而且它们都会自行分配好,合理使用,一切都由程序操控,无需担心。

    这种技术,相当于以并三千大千世界高科技位面的生化人技术,加上求妈的拈土造人之术相融合。**。灵魂,都完美到极点,达到了大罗金仙境界。然后,它们还会勇在旧躯体外围布设下接引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的简化符文阵势。内部加设一些简单利用大道意志与诸天星辰意志的阵势。这就足够让这能在无序混沌乱流中生存,能轻易撕裂虚空,穿越空间,在大千世界各处做种种事情。

    当然了,它们的战斗力。在李松石眼中,实在是不起到什么作用。起码,在至强者的战斗中,甚至是念动法随境界强者的战斗中,这些比连炮灰的标准都够不上。

    但是,拿它们来当“工兵”那就是再适合不过了。

    亿万“工兵”乃至十的百万次方数量的旧“工兵”构筑出来的防御体系,足够让人安心睡大觉了。

    相信,只要经过一段时间,这几个大千世界,就会被完全整合起来。

    看了各段工序都处理得相当妥当了,李松石大加赞赏,然后道:

    “既然如此,那干脆,我就把剩下来的十一条混沌之龙的元神都收伏了。让这十二条混沌之龙的元神都帮着看门打杂吧。那样,这里就更安全了。”

    众人无语,让堂堂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看门打荆  也亏李松石说得出来。

    原青青道:“那要不要让它们向外散出正在战斗的气息,装着正和我们战斗的样子?这样也可以让别的混沌龙族不会起疑,我们就能多点时间。反正至强者的战斗,耗上几千几百年也很正常。

    李松石点点头:“我正有此意。”

    于是,李松石继续跑去闭关。把剩下的混沌之龙的元神全部渡化净化转化,顺便,将这些龙的元神中包含着的种种知识玄奥,都学了过来。

    这些龙别的本事没有,但自三千大千世界诞生以来,就在冥冥之中维护着天地万物的运转,对于大道和混沌的了解,远胜于旁人。

    而且,这已不是一般的知识,而是深入了元神深处的本能。将这本能学来,是不容易,但却比一般的知识耍实用。

    至于其它花仙子,则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如此,时间一晃,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

    李松石已将剩下的十一条混沌之龙尽数收伏,让它们的元神守护这十二个大千世界。

    待他从定境中醒来,稍稍感应周围的情况,不由大吃了一惊。

    那,数量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庞大的地步。私人小世界外面的龙躯大千世界,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处处都是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

    势。

    以前,这龙躯大千世界里的每个位面。大都是以适宜生灵生存为前提。由此来获得生灵们的支持,得到生灵们的信仰力量。

    但现在,整个大年世界,数以万亿计的位面,数之不尽的星辰空间。全都被弄成了最适合战斗的堡垒。

    其中大多数是那些腆布设的,但也有不少是混沌之龙的元神们闲着无聊,帮手处理的。整个大千世界,现在就是处处蕴含着浩大的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处处危机,处处艰险。外界若有至强者入侵,若是单身一龙,啧啧,就算没有任何人阻拦,让他破阵,那一秒钟内能突破一万公里,就算是厉害了。

    想要攻打到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那得等到天荒地老,都未必能办得到

    更不用说到时还会有十二条混沌之龙的元神阻拦,还有李松石出手。再大量工兵们又会不断地修复阵势。

    可以说,没有大批量的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同时出手,根本没可能给李松石造成伤害。

    感觉到这一切的变化,李松石心中欣喜,就安心了许多。心想:“现在虚拟神国中的信徒们的灵魂也极多,这么庞大的资源平白放着也浪费,再过一段时间,估计就可以让信徒们进行位面投影,将灵魂投影到这的工兵身体内,操控着这在大千世界中活动。那相信,有些可能没注意到的地方,那些信徒们的灵魂投影,都会帮处理过来。”

    不过现在吧,他只由着那先忙着,也没多去理会。而后,就又将神识在周围扫视了一圈。

    梅雨心等人的真身全都在盘膝打坐着,似在修炼。只有纪念昔和纪忆昔两人在那里弄着那个专门控工兵的手提电脑”事实上。就算不用人去控制,那工兵也会自行工作的。只不过两女是小孩心性,在觉自己的母亲双“二恙时,就没有多少担心忍不住出来找东西  ”※

    而恰好,那台可以随意指工兵工作,又只有身上带有花仙气息的人才可以控制的手提电脑,引来了她们的兴趣。

    见此情形,李松石不禁摇了摇头。

    一时间,就觉自己闲了下来。

    其它花仙子都在修炼,去打扰也不好。心里就有些闲了。

    自然而然的,一直藏在心里的记忆,就不禁浮现了起来。

    “也不知道牡丹妹妹她们怎么样了。”

    李松石想着,心念一动,就将心神集中回精神世界。

    精神世界当中,极远处是接雨心等人的元神在闭关修炼,稍远处,就是几十位花仙子的元神,通过命运之丝,通过心灵感应,在那里参悟着大道。

    李松石身形一瞬间就出现在诸位花仙子身旁,看着熟悉的白牡丹,池淑瑶,谢紫董,沈幻云,史曼华等人,神情微微有些怔。

    他这一闭关,满门子心思都集中在收伏混沌之龙的元神碎片上,根本没心思考虑别的。现在一空下来。心里就不断地想起了诸位花仙子的种种好处。

    以前的种种欢笑,仿佛仍在耳边。

    虽然如今不是别离,但心底深处的那种思念。却是难以抑制的。真有种想与她们好好说说话,好好地与她们存一起的想法。

    就算之前有梅雨心和风飘零在身旁。却是无法弥补白牡丹等人不在身侧的遗憾。

    “我是不是越来越花心了呢?”李松石扪心自问。

    片晌,摇头苦笑。他知道自己的的确确是真的关心这些花仙子,是真的爱着每一位花仙子,但是。[][]心里同时装着若干位花仙子,也是不争的事实。不管怎么说,都无法否认这点。

    良久,微微一叹:“花心也罢,不花心也罢,现在我只想你们醒过来。”

    说着,李松石心中隐隐也有些自责。如果不是自己实力不济,何苦需要这些花仙子在这里闭关悟道证道?若有足够的实力庇护她们。或是能让这整个精神世界一下子晋阶,那就不用这相能相见,却不能进行任何交流了。

    奈何,他的实力不算弱,但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过强大,想打花仙子主意的人实在太强太强了。

    往昔一个花仙子自燃灵识,就能引动因果幻象长河当中的天魂,引来大道本源,改变因果,创造出神云那样的变态人物。

    如今因果幻象长河不存。但是。若有几十个,上百个花仙子同时自燃灵识,那恐怕,那力量,足以直接改变大道本源大道意志,足以将任何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再硬生生地推高一层,达到那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境界。

    这点,对众至强者的诱惑,是难以想象的。

    如果不是李松石与众花仙命运相连。再向自己执念下过庇护花仙子的重誓,由此来凝聚执念。那  ,恐怕就连李松石自己都动心。

    试想想,能达到那种将太上老君等至强者都呼来喝去当小弟使唤。连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都能随意指使控制。那等为所欲为的能力。几近于无所不能,任何愿望**都能实现的能力,谁人不动心?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李松石坐在众个花仙子的元神之旁,任由心思自行流转,胡思乱。

    过了许久,心中一动,不禁露出一个想法:“那颜琼絮妹妹能分散灵识千千万,那,就应该能留着大部份灵识在那里证道悟道,却有小部份灵识化形出来吧?只要在关键时刻,集中全部灵识,就可以证道了。

    “但为何,直到现在,就连琼絮妹妹,都是静静地,丝毫不肯留着一缕灵识清醒过来呢?而其它花仙子姐妹能借助她的能力,也能办到这点。但是,却为何都是在沉睡?难不成。她们真想等介。几百年的时光,再醒过来吗?”

    李松石心里想着,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原青青的声音:“石哥哥,原来你在这啊。”

    李松石虽然有点心神不属,但听到这声音,还是一下子清醒过来。回过头,微笑道:“青青啊,有什么事吗?”

    原青青嘟了嘟小嘴:“没事就不能叫你了吗”人家见你都盯着牡丹姐姐她们看了半天了。”

    李松石暴汗:“你来了多久?”

    “也没多久,才两三个小时而已。”

    李松石再次暴汗。

    仔细打量原青青,他突然觉,这原青青,似乎长大了啊,都会使点小女儿性子了。

    网想着,却见的青青脸色一变,脸上突然堆起了笑容,道:“石哥哥。我想叫你去看一看那些沉睡没醒来的花仙子姐妹们的灵识。”李松石心中一动,忙问:“你是说那些沉睡了千多年一直没醒过来的花仙子妹妹们的灵识?!!”

    看到原青青点头,李松石又问:“难道”有人要醒来了?”

    说着,就已朝那人造神格方向飞去。

    路上,原青青道:“那倒不是,我只是想到有种办法,或许能提前让她们醒来。”

    话声网落,已来到了某个人造神格内部的储魂空间中。

    就见着一团团白茫茫的花仙灵识悬浮在虚空中,贴近着这储魂空间的墙壁尽头。

    听着原青青的话,李松石问:“什么办法?”

    “用生命力量和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加上石哥哥你的血还有纯净的灵魂力量。以花之灵气相融合,稀释若干倍之后,蕴养这些灵识。”

    原青青一说,李松石就道:“这办法我想过,可是,那稀释度不好把握啊。”

    哪怕是至强者”但关心则乱,他可不敢乱试。

    “不要紧啊,只要无下限地稀释。只要弄成气体放在周围的空气中。吸不吸收就由着她们。这样就不会担心能量太强,对她们造成伤害了。”

    原青青说着,李松石顿时惭愧。

    这个办法”实在是太过简单了。之前怎么没想到呢?对这些花仙子的灵识也太不入心了吧?

    李松石心中惭愧之余,就道:”一小法很好一,一对了,找灵月问清禁了吗。洛如姐姐、物喀苏和瑞华妹妹未醒来,我们当中也就是灵月对灵魂了解最深了。”

    “还没问,就让石哥哥你拿主意。”

    李松石听着,沉吟了片晌,道:“我们先出去。”

    李松石与原青青出来后,离开精神世界,回到现实当中。李松石右手一翻,一股灵魂力量涌现,而后就形成了一团白朦朦的光雾。

    原青青见着,微微吃了一惊:“这是”空白灵魂?”

    李松石点点头。以他如今这修为,做到这点,一点也不困难。

    只见他指尖微动,那团灵魂不断的变幻,最后,精神波动竟与那些沉睡中的花仙子的灵识相差无几。

    “好了,这与花仙子的灵识相差不多,除了无法自燃灵识引动大道本源之外,别的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我们就拿这一团微弱灵识来试验吧”虽然说你提的那个办法看似万无一失了,但是,还是安全一点比较好。”

    李松石说着,原弃青点头欣然受教。

    而后,李松石就按照原青青之前说的办法试验起来。

    只不过,李松石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试了几次,就道二“青青。这事就交给你了。”

    “我?!!”原青青一怔。李松石点点头:“嗯,你看着合适。就想办法让那些沉睡的花仙子妹妹们的灵识都唤醒吧。如果可以。直接转移来私人小世界当中,植入蕴育出来的本体花身内也可以,一切由你视情况而定。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能办得妥当的。”

    原青青怔了怔:“那石哥哥你是有别的事情要忙吧?”

    在原青青的认知当中,李松石对众位花仙子最为关注,最为关心。而事实上也是如此”李松石的修炼方式,让他不得不如此。

    但现在,李松石居然舍下了让众个沉睡了一千多年的花仙子赶紧起来的大事,而跑去做别的。那想必,是非常非常重要。很要命的大事了。否则,他断然不会如此。

    因此,原青青心里就有些担忧。想问问。看看自己肯你能帮李松石分担分担。

    这时,李松石微微笑了笑,眼中闪过一抹亮光:“我去见牡丹妹妹她们!!”

    原青青愣了愣,李松石那眼神,分明是已经作出了某种决定。而且是不容更改了。

    想着,就问:“去见牡丹姐姐她们?!!”

    一时间,心里也有些不解。

    “不错。牡丹妹妹她们不是通过命运之丝,与紫董妹妹相连吗?她们是在证道没错,但我现在是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命运之丝也与她们相连,所以,我也是可以透过命运之丝,将心神连通到紫董妹妹那里,与她们进行交流,而不影响她们证道的。”

    李松石说着,原青青大吃了一惊:“可是这样一来,“石哥哥,你可就不容易清醒过来了。在精神层面的一瞬间,也许外面已经过了许多年,也许精神层面过了许多年,外面只过了一瞬间。但无论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外面的事情你是不清楚的。那,,那万一这里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

    “不要紧,现在不是有着大批工兵在给这个世界布设防御吗。而且还有着十二条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混沌之龙的元神,再加上你和灵月,足够保这里一方平安了。只要不是混沌龙族大规模入侵。根本拿这里没办法。”

    况且,混沌龙族现在与太上老君等至强者算是互相牵制,没事可不会胡乱分心跑来打扰李松石这边。

    “那,那要是万一呢?”原青青问。

    “如果真有个万一,就算有我在。也没有多出多少胜算。而且,这里的防御也足够让我们驾御着整个大千世界撤退”大不了,到时侯就撤入华夏大地当中。那里有着混沌本源守护,哪怕是混沌之龙来了,也不敢轻启战端。而混沌本源又与大道本源相互抗衡,短时间内顾不上我们,那我们同样就是安全的。”

    原青青听着,沉吟片晌,李松石所说的这个办法,只是万不得已的最后手段了,因为这样一来。很有可能就此困在华夏大地,再无也法离开。更可怕的是,日后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分出胜负后,这方私人世界的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小还得面对混沌本源的攻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是,真到万不得已,这样的手段也不得不用了。

    更何况,看李松石这样子,他做出如此决定,根本就不是心血来潮。看来真的是心中想念白牡丹她们了。

    与白牡丹等人相比,那沉睡了千多年,与他相互不识的花仙子们的灵识们,又算得了什么呢?

    原青青沉吟了一下,道:“那。那我去和雨心姐姐她们说一声?”

    “不用了。现在雨心妹妹和飘零妹妹正拿着我给的记忆团和混沌不灭天魂参悟,参悟透了,距离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就只剩一层膜了。她们如今看着你都是这样的境界,自己却有可能落后于所有命运相连的花仙子姐妹,心里岂能没点想法?

    “更何况,就算你将她们叫来。我也决定要通过命运之丝相连,去见牡丹妹妹她们”,难道,青青你就不想念她们?”

    原青青点点头:“想”可是,我们花仙子向来要少离多,也算不了什么”

    李松石沉默无语。

    从原青青的话中,他听到一种悲哀。原青青以前最亲近最熟的人,就是白牡丹了,一样是分离了千多年。而且她与众位花仙子,在遇到李松石之前,也都是聚少离多的。早已习惯孤独。若不是她天生乐观,怕也是和别的花仙子那样,将自己的情,自己的寂寞,都寄托在花上了吧。

    想着,就听到原青青道:“可是,这几天时间,我却是习惯了和大家都在一起,再也不想分开了。

    “这几年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却是我生命当中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光,除了当初和牡丹姐姐在一起时。受着她的保护,慢慢成长起来时,没有别的

    李松石听着,脸上露出微笑:“所以啊,我们现在的努力,正是为了以后不用再分离啊。”

    原青青问:“那,石哥哥现在有办法将她们都唤醒了吗?”李松石想了想,微微摇头:“我也不敢肯定”要进入到她们现在暂时连接起来的精神层面当中才知道。”

    顿了顿,又道:“不过,我相信,会有办法的。到时侯,哪怕拼着让她们暂缓证道,也要让她们先将部份元神部份灵识清醒过来!!!”

    原青青顿时吃了一惊,望着李松石。

    不过,想了想,她却没有反对。既然李松石决定了,并且,没有更改的余地。

    那,她就只能无条件去支持了。

    “既然这样”那,这里的情况。石哥哥你就放心交给我们吧。”

    原青青说着,李松石重重点了点头。而后,进入到私人小世界自己的房间中,周围多布设若干层阵势,再将自己心神浸入精神世界当中。

    精神世界里,李松石的元神醒来。就张开眼睛,朝众位证道当中的花仙子所在个置飞去。

    来到白牡丹等人的元神面前,李松石沉默了一下,就盘膝坐下。

    只见一道紫金色的光芒从李松石元神的眉心处飞出,虚空中就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紫金色光丝浮现。

    那是平常隐在冥冥之中的命运之丝,一直是存在着的,只不过不显现出来而已。

    此时,李松石元神深处一股意识,顺着命运之丝前进。命运之丝外围。数十种花之灵气相互融合起来,缓缓沿着命运之丝蔓延过去”

    而李松石的心神。也沿着命运之丝前进。

    恍惚间,就感到自己仿佛进到了一条充满光和温暖的甭道,一如当初从三千大千世界进入因果幻象长河的隧道一样。所不同的是,当初那进出因果幻象长河的隧道,周围浮现着种种不同时空的种种不同景像。而这里,周围的甫道壁中,闪过的一抹抹流光,里面只有着李松石以前与众位花仙子在一起时的种种景像。

    过得片刻,就感觉面前有一层光膜,隔在前方,应该就是众位花仙子的命运之丝上的壁障了。

    不过,诸多花之灵气涌来,缓缓的将这层膜消融着,未几,李松石的心神就穿了过去。

    片宏间,李松石就觉自己好像来到了一处无垠的虚空。虚空中。有着二十六团明晃晃的光。有的光呈白色,有的光呈鹅鼻色,有的光呈红色,有的光呈紫色,五彩缤纷,各色不同。

    这些光,相互间,有着命运之丝相连,形成一张巨大的网。

    那网中间,二十六团光团之间,则有紫金色的气息不断地流转着,翻滚着,大道之意志浩浩荡荡,不断的翻滚流淌。而光团外,则是无垠的虚空。

    且命运之丝之间,又有种种融合在一起的花之灵气,包含着庞大的信息乱流在传递,流转,还有种种情绪变化,都通过这命运之丝相互

    流。

    不过,这交流也不是持续不变的。而是隔一段时间就流通一大段信息。

    李松石望着这一切,情知这里就是诸位花仙子在证道悟道时,相互间精神流通所形成的暂时性的精神世界了。那紫金色的气息自然就是蕴含了大道意志的部份大道本源。

    只不过,李松石变小了,看起来才觉得这一切都很大而已。

    稍稍打量一下,李松石很清晰地从每一团光团上,都感应到每一位不同花仙子的气息。比方说,白牡丹,沈幻云,池淑瑶,洛清玉,颜琼絮,尹木兰……等等等等。

    李松石心情激动,停驻了片刻。身形一晃,就朝一团纯白色的光团飞了过去。

    才一接触这光团,李松石就是心神一颤,倾刻间,感到自己仿佛来到一处美丽的世界。

    温暖的阳光,蓝天白云,和煦的清风,这一切自不必细说。下方。就是漫山遍野,一望不到边际的牡丹花。花香阵阵。香风伴着花瓣起舞。

    一位容貌倾国倾城,裙摆迎风翩然拂动的花仙子,站在花间,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回头仰望,就见李松石从天而降。

    她愣愣地望着李松石,良久良久,”

    李松石缓缓靠近,站着,凝视着她。看了半晌,才道:“牡丹妹妹。我想你了。”

    “大哥白牡丹一怔,李松石就将她紧紧抱在怀中,紧紧地楼着。嗅着她身上那熟悉的芳香。

    良久良久,才将她松开,白牡丹凝视打量着李松石,温柔地道:“大哥,你怎么进来了?”

    李松石道:“我想你了,当然要进来。”顿了顿。又问:“怎么。你能感知到外面的一切?”

    白牡丹摇摇头:“只有紫莹妹妹通过命运之丝与我们相连的那一刹那。感知到外面的一切。当时,我是也想醒过来了,后来想到有雨心妹妹和飘零妹妹出去,有她们照顾你就可以了。我们只要专心证道,有朝一日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那时再醒来,对你帮助更大。”

    李松石听着,感到白牡丹的话声里,蕴含着一点隐约难以察觉的酸味。不禁道:“怎么,吃醋了?”

    白牡丹美眸流转,仰望着李松石,轻轻道:“你说呢?”

    李松石怔了怔,心道:“不同了”牡丹妹妹似乎与之前有些不同了。”

    想着,一把搂住白牡丹,狠狠地亲了上去。

    这一吻,直吻得日月消长,光阴逝转。不知过了多久,李松石才轻轻放开有些娇喘吁吁,俏脸微红的白牡丹。

    她脸上有些红润,却没有丝毫嗔怪之色。

    这一刻,只是偎依在他怀中,静静地没有说着,只是温柔地看着他。

    这一刻,她那向来从容淡定小雍容气质,都消失了,那倾国倾城的容貌,仿佛也在一瞬间失去那足令日月也为之色失的光彩。此时此匆。她就是一个小女人,温柔地望着自己心里期盼了许久,想要再次见到的心上人。

    她那神情,与一般恋爱中的凡间女子,根本就没一旧么花中仙午的绝世仙姿,什么雍荣华贵淡定与质切。都不重要了。

    什么证道悟道,对于至强者的担忧,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她只要静静地,偎依在他的怀中,什么都不要想,只静静地感受着那温暖的怀抱,闻着他身上那熟悉的气息。

    想着,白牡丹轻轻闭上眼睛小脸埋在李松石的怀中,如同一个小小女孩,静静地,充满无尽的依恋,眷恋,靠在他的怀中。双臂,紧紧环绕在他腰间,就这么躺着。

    李松石低下头,就见她那平静的面容,依然如明白般皎洁,无瑕,脸上,带着朦朦胧胧的光,带着那恋爱中女子才有的幸福神色。

    李松石怔了怔,有点摸不清白牡丹现在的心绪,不过,并不妨碍他也静静拥着她,低着头,看着。望着这边很熟悉,又曾隔了好一段时间不曾见过的俏脸。

    就这么静静地凝视。不知不觉间,李松石竟现,白牡丹,竟已不再像是白牡丹了。

    不是说她的相貌,而是说她的气质。还有性子。

    她以前的气质,雍荣华贵,她以前的性子,向来很淡然。对一切东西,哪怕心底最注重的情感,都是一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得之且喜,失之亦无悲”的淡然。

    那是根植于耕只深处的本性。

    但现在,见着李松石,她就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将那以往的淡然。还有何时何地都还存留着的一点点衿持,全部都抛开,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放弃了。

    此时,她那温柔到极点,对他的怀抱享受到极点的表情,李松石从未在白牡丹脸上见过。

    “牡丹妹妹,真的有些变了,不过,这样更好”

    李松石相着,也抛开其它心思,与白牡丹静静相拥。

    微风拂过,彩蝶翩舞,花瓣纷飞。不断地环绕在两人身侧,送着香风,仿佛一片片花瓣,就是一片片祝福。

    许久后,白牡丹的声音突然在李松石怀中想起:“大哥,我找到我的道了。”

    说着,从李松石怀中抬起头,满目深情地望着他。李松石心中一动:“你的道,”

    “我的道,就是你。”

    “我?!!”李松石吃了一惊。

    白牡丹点点头:“嗯,我也是刚刚才悟的。道,是什么?是无上追求。是足以让自己付出一切,倾尽一切,将生死,命运,情感,一切的一切,都寄托其中,并终生遵循的规则。遵循它的规则而行尽。一切的一切,都为此而行。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与执念相差无几。”

    李松石听着,觉得不大认同。不过,白牡丹的话倒是有些道理,就听着。

    “我曾听说,大道千千万万,道道皆可成正果。终极大道,虽只是唯一,但证道之法,却是千千万万。每个不同的生灵,就有一种不同的道。道,无分高下,只有最适合自己的,就是自己所应该遵循的道!!”

    白牡丹说着。李松石对此倒是有些赞同:“不错,道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才可证得正果。”

    白牡丹点小点头:“嗯,所以,一切生灵,必须先洞彻自己的本性。才能看清自己所应遵循的道。因为,任何违逆本性之事,都会影响修为境界的提升会在最后一关前。成为心麾,成为最大的阻碍。因此,修炼到极致,就必须顺着本性而行。如同善人行善道,恶人行恶道,太一不遵循帝王之道。不足以的正果,冥河老祖不遵循杀道,就不会再有前进的余地。

    “而我们花仙子”青青妹妹掌控着三轮草之生命力,适合从这生命力当中寻道。紫壹妹妹善察人心。能感应人心变化,就该从这方面寻道,悟道,证道。

    “而我,为百花之王牡丹花的花仙子,花之灵气有压制百花 催百花,增幅百花灵气之用。可以统率百花。按理说,就该从这方面入手。”

    李松石点点头。

    只听白牡丹又道:“所以,我这段时间,一直从培养壮大自己的花王气质,从不断感悟着花仙领域。蕴养种种牡丹花与大自然相互融合组成的种种意境,感受这种种意境,想要从中入手。”

    李松石又点点头。

    这办法,的确没错,因为,这是从本性典。牡丹花花仙子本就是掌控着天底下的牡丹花,感悟着这花之意志,还有着花仙领域,花之灵气的种种妙用,的确是能帮助白牡丹洞彻自己的本性,本质。然后 窥见最适合她行进的道。

    但是,没想到,白牡丹却说:“可是,我突然现,我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李松石吃了一惊:“怎么会?!!”

    白牡丹直勾勾地望着李松石,凝视着,似要将他的身影,再次,深深地,烙印在她的意识的深处。永生永世,无时无刻,都不要忘记。要将他的音容,他的一切的一切,都记在自己心底。时时刻复,都能清清楚楚地在心灵深处,照见他的身影,听到他的声音,把他,当成自己生命中的一切。

    那眼中透露出来的情意,足以焚金砾石,炽热得让人难以想象。就连李松石都大吃一惊。

    白牡丹的眼中,竟然透出如此浓郁深情?以她的淡然性子,心底竟蕴含着如同火山一般的热情。而且,没有任何遮掩,完完全全,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表露出来?

    实在是难以想象。若是别的其它几位花仙子,有如此表现,倒是正常。但白牡丹柔情或可,炽情  就太难以想象了。

    见此情形,李松石先是震惊,随即心念电转,就明白了。白牡丹,她变了”不为别的,是因为他小而在不知不觉之中,改变的。性情。气质,都改变了。这一切,只是因为他。

    一时间,李松石心中,大是震动。有种说不出的幸福与喜悦,还有一种自豪和成就感。

    只是”心中犹有疑惑:为何会如此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