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七十八章 顿悟

第六百七十八章 顿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江时,就听白牡丹道!“怎么不会。()()掌控百花领域,并4”寄托我全部执念,又如何让我证道呢?只有你,才足以让我寄托全部执念。只有你,才有可能让我证道!!!”

    李松石听着,满脸震憾。

    他从没想过,这样的话,会白牡丹口中说出来,,哪怕她心中是如此想,以她的性格,也不该如此露骨直白地将这种话说出来。

    这已经相当于是爱的宣言了。

    李松石一时间无言,不知该如何回应。

    就见白牡丹从她怀中稍稍直起身子,握着他的手,继续道:“曾听大哥你说,若能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即为至强者。可是,何为元神寄托虚空之道?”

    李松石愣了愣,省悟到白牡丹这是在问他,略一沉吟,组织了一下语言,就道:“说到底,元神寄托虚空之道,不过是将元神烙印中的信息同时烙印于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之中。而后,将元神同时寄托于两者之间,达到两不相依,而又能同时借助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力量的目的。由此不死不灭,证得永恒。元神近乎天魂般坚固,除非同级强者或混沌不灭金光偷袭出手,否则元神永恒不朽。即便一不小心元神溃散。也能再次凝聚重生,完美无缺。”

    “原来如此。”白牡丹点点头。又问:“那,为何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能有极其强大的战力?”“那是因为,一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执念相当之强大。意志力量比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强大百倍以上,由此可以调运部份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以意志为永恒法则,改天换地,逆转因果,近乎无所不能。”

    李松石解释完毕,白牡丹就道:“这样,说来说去,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至强者,比起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也就只有三个优势罢了。

    “其一,不死不灭,元神永固;且能死而复活。其二,自身意志比之念动法随境界强大许多倍。其三,能借助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来做到种种事情,”

    李松石微微点头,就听白牡丹又道:“那既然如此。如果我也能不死不灭,元神永固,且能死而复活,又能借助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来做种种事情,那岂不是我也有着相当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的实力了?”

    李松石沉吟了一下,点点头:“确实如此。可是。一般情况下,不将元神信息同时烙印在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之上,就无法借用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也无法借助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来强化自身元神,达到永固之效,更无法不死不灭,死而复活。”

    白牡丹摇摇头:“那可未必。大哥你之前不是有着一个接引大道意志的阵势吗?如果我能熟练掌控这样的阵势,那哪怕是念动法随颠峰境界。也能借用部份大道意志。而混沌意志”相信也必然有相应的阵势。能借用部份混沌意志的。”

    李松石略一沉默,点点头:“你说得不错,是有这样的阵的。”

    白牡丹有些意外:“难道,大哥你也掌握了借用混沌意志的阵势?!!”

    “嗯。”李松石道:“回头教你。”

    白牡丹微笑地点了点头:“那好。随后又道:“刚才说到,至强者元神永固,不死不灭”但是,我与大哥你命运相连,大哥你不灭。我们就是不死不灭,能瞬息间凭着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和灵魂力量复活。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诸多与你命运相连的花仙子,不也是不死不灭了吗?”

    李松石沉吟,不得不承认,白牡丹说的很有道理。

    她们处于念动法随颠峰境界时。用以前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加上液态灵魂力量,的确足够她们瞬间复活。恢复到颠峰状态了。

    再不济,稍稍加点李松石那特殊的血液,就足够了。

    只听白牡丹又道:“所以,我所缺的。只是至强至大的意志。只有足够坚定,足够强大的意志,才足以单凭意志在虚空布阵,在身体周围布阵,在体内布阵,由阵势来接引大道意志。或是接引混沌意志。那样。就能够有着无限接近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的实力。而我们有着多个姐妹,相互借力,那任何人都不会弱于任何一位初晋元神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甚至,还有可能稍稍强一点。”

    李松石想了想,对这说法,也认同。如果念动法随颠峰境界,以纯粹的意志凝聚出来的意志幻象布设接引大道意志的阵势,的确是能够借助大道意志的办量。

    犹其是花仙子,天生就蕴含着一股能催眠天魂,引动大道意志的能力,如果能将这方面优势放大出来”那的确是很了不起。就如同之前梅雨心和风飘零,就借着李松石新给她们的记忆团,参悟出了借用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办法。

    可以说,两女只要自身意志力量再强大个若干倍,就是无限逼近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可以畅流无序混沌乱流,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至强者相抗衡而不落入下风了。

    若再有混沌不灭金光护体,或是与混沌不灭天魂相融合,那实力,将更为可怕。

    李松石心念电转,就听白牡丹又道:“那,如何得到那至强至大的意志?无非是坚定自身的执念,让执念更强,再大,更坚定!!

    “而我的执念,在命运之丝形成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凝聚了,,也有了归属!!”

    说着,深深地望着李松石,久久不语。

    如此炽热的眼神,让李松石都几乎难以承受,难以承受那蕴含在这眼神底下,如同火山一般狂热的情感。

    李松石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道:“牡丹妹妹

    说着,却是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了。

    白牡丹道:“大哥,事实上,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最大障碍,不应该是在念动法随颠峰境界想要迈出的那一步,那证道的一步。而应该是在大罗金仙境迈入念动法随境界的那一步。在凝聚执念的刹那,我们事实上已经选择了道路,再无日o8姗旬书晒讥口齐伞仇之改能凭着泣道路,不断地凝聚,强化自身的地”与

    “我们的命运之丝相连,灵识领域部份融合,以致自身执念不得不寄托于那融合领域,不得不寄托在那融合领域所形成的精神世界上。由此,而渐渐达到念动法随境界。

    “但也因此,我们不可能再选择别的道路,不可能再选择别的办法寄托执念。但为什么。我们一直只在念动法随颠峰境界徘徊。单人的意志力量一直无法再提升,无法证道悟道呢?只因为,我们的执念,寄托得不够彻底。

    “唯有将自己的生命,一切的一切,全部都凝聚成一股执念,都凝聚在一起,有着“舍此之外,再无它物。的无限专注的意志,那,才能让自己更进一步,让自身意志不断地壮大。

    “当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强者,拥有了相当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的意志力量,那两者之间的实力。就可以重回天平之上,几乎不分彼此。也唯有意志力量足够强大,才可以单凭自身意志力,调动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为己用,,

    “而且,若是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强者,有着足够坚定的执念,信念。再调动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来强化自己的元神。那  ,哪怕是不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也将有着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完全一样的实力”所欠缺的,只是无法元神溃散又再复活”但是,只要寄托着我们执念的地方没有完全崩坏,只耍一缕执念仍存,那我们就能不断地复活。这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死而复活的本质,又有何区别?

    “所不同的,只不过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寄托执念之处,与我们执托执念之处不同罢了。”

    只耍将自身的意志力量提升上去。== 要读=1只要能调运借用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为己用,再加上死而复活的能力,那就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

    什么证道不证道,一切,都是浮云。

    只有那强大实力,与不死不灭的本质,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把握住了这两点,证道不证道,又有何干系?!!!

    白牡丹说着,凝望着李松石。

    此时此刻,她眼神中透露出的情意,却是越来越浓烈,越来越炽热。仿佛要让自己融入李松石体内,与他完全融为一体。

    李松石吃了一惊,心中隐隐约约感应到什么:“牡丹妹妹。”

    “大哥”白牡丹说着,顿了顿,就道:“命运之丝虽然强大,但这样的羁绊,还不够,还不够彻底!!”

    什么意思?!!

    李松石心神一动,这时。就见白牡丹猛地搂住他,重重地吻了上来。

    温柔的嘴唇,紧紧地贴在李松石的唇上。只刹那间,李松石就感到,怀中的白牡丹,身上突然绽放出亿万丈毫光。

    李松石大吃一惊,猛然张开眼睛,就看到白牡丹光全化成了一团纯粹的光团。

    而后,李松石周围的世界,那蓝天白云,那山川大地,那漫山遍野的牡丹花,这一切的一切,都在瞬间爆绽出强光,化作一股最纯粹的意志力量,朝白牡丹所化身的光冉涌去。

    此宏,周围是无垠的虚空,之前白牡丹的全部灵识,包括她意志幻化出来的暂时的精神世界,全部都凝聚了起来,形成那团光。

    这光,竟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精神实鼎七。是她的精神,她的意志,她的思想,她的种种愿望。欢喜悲伤的种种情感,全部都凝聚在一起,完完全全转化为一股纯粹到极点的意念。

    唯一的一念。

    可以说,从今往后,她的生存。只为这一件事。她的所做所为,一切的一切,将只会围绕这一念而行。只以此念为生命活动的至高准则。

    生生世世,永生永世,所喜所恶。所作所为,一切的一切,都只为了这一念。

    这一念。就是她的道!!

    就在李松石愣神之际,那团白光。轰的一声,狠狠撞入李松石的

    内。

    只刹那间,李松石感到自己在飞快地倒退着。一瞬间,就退入了命运之丝通道,一下子离开了这片无垠的虚空。

    也只是刹那间,李松石的元神就猛地地从精神世界里醒来,并看到。白牡丹的元神已化作最为纯粹的白光,只蕴含着唯一的一种念头,只包含着最为纯粹的意志,凝聚成唯一的一股执念,狠狠地贯入他的胸口。闯入元神内。

    就如同一大团冰雪,猛地闯入了岩浆之中,倾刻间就融合。

    李松石甚至能感应到,自牡丹的意识,在他的体内迅地消融着。而他自身的精神意志,他的元神,他的力量,却在不断地壮夫着。

    “牡丹妹妹!!!”

    李松石惊呼了一声,心念微微一动。下意识地,阻止了那团光与他的元神融合。

    如果完全融合了,白牡丹会不会彻底消失?!!

    李松石心中不禁浮现起这个念头。

    但是,那白光只稍稍一顿,就奇迹地挣开了他的意志力量的束缚。只瞬息间。就与他的元神完全融合起来。

    而后,白牡丹的气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李松石脸色大变,骇然失色。

    不过,就在这一刻,这个精神世界。突然猛地绽放出强烈的白光。

    并且,一股微弱到极点的精神意志,从李松石的元神内部涌现,与这个精神世界遥相呼应。

    李松石一怔,心神狂跳:“这是”这是牡丹妹妹的气息,是她的灵识波动,她没有完全泯灭!!!”

    心喜着,就感应到周围强烈的白光。不断地吸扯着,想将那缕白牡丹的灵识波动,从李松石的体内吸纳出来。

    李松石一下子反应过来:“对了,这个精神世界,有着牡丹妹妹的部份灵识融合了进去。也就是说,这个精神世界里,还保留着牡丹妹妹当初与我命运相连之时,所产生的执念。还保留着她晋入念动法随境界之后,所寄托出来的执念!!!”

    这精神世界当中留存的,不是白牡丹的灵识,而

    这一匆,这股蕴含着念动法随颠峰意志的执念,就猛地将李松石元神中的白牡丹灵识波动拉扯出来。

    李松石略略犹豫,不知该不该让这缕灵识波动离开。

    但是,就在这时,他又现了一件异事。

    那白牡丹的灵识波动,居然与他的精神波动极其吻合。他的元神中蕴含的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那凝聚成实质化的紫金色的精神力量,居然缓缓朝白牡丹的灵识波动涌去,片刻间,就凝聚成了一团蕴含了大道与混沌意志的灵识。

    那感觉,就如同李松石曾见识过的混沌不灭天魂都有些类似。

    而后,那团灵识,就嗖地一声,自行脱离了李松石的元神,飞了出来。

    倾剪间,浩浩荡荡的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就从那团紫金色的灵识团中,朝四面八方扩散,笼罩住整个精神世界。

    接着,那团紫金色的光团,竟又开始转化回纯净的白色,朦朦胧胧而皎洁的白光。

    并且,缓缓凝聚成形,变成了白牡丹的样子,静静地悬浮在半空,深情地凝望过来。

    李松石怔了怔,就见白牡丹翩然扑来,一下子投入他的怀中。

    李松石下意识地环抱着,倾刻间。元神相接,一种前所未有的触感涌入元神深处,令他几乎难以自持,为之情动。

    不过,此时脑袋里有些迷糊小有点想不通,而且,现在正在精神世界当中,许多秘密都瞒不过别人,有些事,还得出去再问才妥当。

    于是,李松石就忍着心中的异样感觉,道:“牡丹妹妹,现在你可以和我离开这精神世界,回到现实中吗?”

    白牡丹头埋在他怀中,轻轻地点头。

    李松石心念一动,抱着白牡丹的元神,倾刻就回到了现实世界当中。

    网出现在私人小世界里,整个世界的天地灵气都涌动了。就见虚空中本来淡淡如仙雾,甚至是无形的天地灵气,倾刻间,就化作滚滚浓雾。如云,如潮,滚滚而来小一下子就涌入李松石的怀中。

    并且,一道道紫金色的气息。竟从李松石的印堂中流转出来,注入那雾团里。

    同时,还有浩浩荐荡的混沌之气。自私人小世界边缘当中,一路涌来。

    李松石吃了一惊,转头凝视;看看怀中的光人,觉白牡丹的灵识不仅没有受损,反而不断壮大,再回头看看附近万亩牡丹花田,心中不由惊疑:“怎么都是天地灵气涌来,不见花之灵气?”

    网想着,四面八方涌来的种种能量,包括那不全的鸿蒙紫气和混沌之气,就聚拢成一个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美得让人窒息,气质雍荣华贵。从容淡定的绝色女子,正是那牡丹花花仙白牡丹。

    只不过,只瞬息间,她脸上那淡定从容的神色消退,眸中满是温柔的浓浓情意,望着李松石。

    李松石低头看着,好一会,才问:“牡丹妹妹,你还好吧?”

    “嗯,我很好,从没有这么好过。”白牡丹快乐地说着。

    李松石略一感应,不由惊疑地道:“你体内,怎么没有花之灵气了?”

    白牡丹笑了笑,只刹那间,体内流转的混沌之气,鸿蒙紫气,就瞬息间转化为了牡丹花的花之灵气。

    右手一招,虚空中,竟凭空生长出一朵朵牡丹花。附近的万亩牡丹花田,花卉竟疯狂地生长着,狂烈的花之灵气,吹着花瓣不断飞起,在虚空中盘旋环绕,隐隐约约间,竟形成一朵直径百米的大牡丹花,悬浮于虚空。其间,浓似白雾,馨香四溢的花之灵气流转,便令那虚空中的大牡丹花,显得凡脱俗。不似凡品。

    李松石惊讶着,就见那花之灵气。一下子流注入白牡丹的体内。而空中的牡丹花瓣,竟自下落,回归原处,又重新长回花枝上。万亩牡丹花田,竟是生机盎然,灵气灵动活泼,朝着白牡丹的方向点头致意。

    与此同时,整个私人小世界里的所有花齐,不论凡品仙品,不论是何等天地灵粹,何等珍稀难得的圣品奇花,都微微低下头,似乎在向花中之王者臣服。

    而白牡丹体内,那花之灵气。就又重新转化为天地灵气,再转化为鸿蒙紫气,体内,就是一种朦朦胧胧的。纯白色的灵光,清清,纯净。皎洁,无杂质。

    那紫意,却流出体外,将她那一袭白裙染成了淡紫。

    李松石分明感应到,白牡丹依然是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修为,但是。一股强大的大道意与与混沌意志,竟加持在她那一身紫纱裙上,蕴含着冥冥大道之威严。

    李松石惊奇地道:“牡丹妹妹。这是怎么回事?总感觉”你仍是念动法随颠峰的境界,却能控制部份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护体了。”

    白牡丹嫣然一笑,刹那间。天地为之失色,日具为之自惭形秽,天地间的灵光,仿佛在这一刹那间。全都汇聚到她身上。天地间的灵气。仿佛在这一瞬间,只钟爱于她。令她显得那么美得不可思议。“我将自己全部灵识,一切思想、感情,全部转化为一缕执念,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寄托在你的元神之上。并融入你的元神之中,由此,将自己的生死,一切思想、情感。全部托付于你,而获得了可以控制你的部份力量的能力。”

    白牡丹说着,比万年温玉更温润洁白的小手就伸了出来,竖起一根晶莹美丽到极致的手指,指间,鸿蒙紫气与混沌之气融合在一起,释放出大道之意志和混沌意志,两相交缠。竟在一点点微尘当中,蕴生出一个小小的微型位面。其中,位面的任何物质,时时都在她的意念控制之下,时时可以轻易裂变聚变,爆出毁天灭地的凡力量。

    只是,这庞大至极的力量,现在于只隐于微尘当中,任由她操控”虽然她操控生疏,但,起码能控制得住了。

    只听白牡丹道:“这控制的力量,可不仅止于借助你念动法随境界时的实力。就连你能借用念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能力,我都可以

    李松石微微点头,以往通过命运之丝。众个花仙子是可以完全借用李松石的全部力量的,但那是在李松石只是念动法随境界的情况下。一旦晋升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他的力量,众个花仙子就基本借用不

    了。

    起码,他控制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的能力,众花仙就无法借用,否则,“证道”就不需如此困难了。

    “那你现在”看似念动法随颠峰的境界,但体内蕴含的庞大意志。却等同于普通念动法随颠峰境界强者的五十倍有余了,比当初我进入因果幻象长河谋取大道本源时还要强大厉害。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李松石说着,白牡丹微微摇头:“那是因为,我的全部灵识,一切的一切,全都转化为执念小融入你体内。从此以后,你修为有多强大。我的意志力量,就能激增到多强大  ,但是,境界的提升,就困难了。不过,只要力量提升了,境界提不提升。也无所谓了。”

    李松石听着,微微一叹,有些怜惜地将白牡丹深深搂进怀中,贪婪地吸着她际的芳香。

    过得许久,白牡丹才从他怀中仰起头来,道:“如今我只能借用你的能力。但熟悉这力量后,我就能直接尝试操控外界的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了,就有着相当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的实力了,到时,便能帮的到你了。”

    李松石微微摇头:“这点,迟些再说吧。反正不急于一时。牡丹妹妹难得网从定境中醒来,何不陪我放松几天,然后再考虑实力的提升?”

    “好啊。”白牡丹微微笑着:“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顿了顿,又道:“不过,这个办法,要不要我想办法通过命运之丝告诉正在证道的紫董妹妹她们?说不准,会有不少姐妹愿意这般尝试呢。”

    李松石想着,沉吟了一下,微微摇头:“过几天再说吧。”

    白牡丹点点 头:“也好。”

    网说着,心中一动,就从李松石怀中稍稍挣出,回过头一看,就见极远处,正站着梅雨心和风飘零。

    显然,是两女感应到了这私人小世界有异变,所以跑来察看。结果现李松石和白牡丹抱在一起。就不知是否合适过来打扰。

    此外,在这梅雨心和风飘零旁边。竟也多了原青青和羲灵月,这两位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也出来了。

    这时,白牡丹微笑着打招呼道:“青青,雨心妹妹,飘零妹妹,好久不见了,”还有这位,是灵月姐姐吧?!!”

    羲灵月微微点头致意,而原青青已飞扑了过来:“牡丹姐姐,你也醒过来了。怎么,你也证道成功了吗?”

    话声网落,稍稍感应,就不禁微咦了一拜

    白牡丹笑着解释道:“我还只是念动法随颠峰的境界,不过,能借用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为己用了小想信不用多久,便能熟练借用外界的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战力不下于境界稳固的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了。”

    说着,美目流转,望向网好安过来的梅雨心和风飘零,感应到两女身上也有着大道与混沌的气息,就不禁有些诧异。

    李松石见状,解释道:“雨心妹妹和飘零妹妹参悟出了利用阵势使用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的办法。也许,你们可以相互借鉴,探讨。”

    白牡丹眼睛一亮,抬头望望李松石。就挣脱他的怀抱,上前拉住了梅雨心的风飘零的手。

    只刹那间,鹅黄色的花之灵气在四只小手间流转,三女已通过命运之丝交流了大量的记忆。

    倾剪间,白牡丹就从梅雨心和风飘零那里学到了借用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的阵势,还有种种经验。

    而梅雨心和风飘零,脸色也是又惊又喜。

    她们都是同样的境界,感悟相差无几,所以相互间交流的信息,一下子就彼此都了解得清清楚楚,不像李松石之前,因为境界比梅雨心等人高太多的缘故,只能通过记忆团让她们慢慢吸收参悟。

    原青青看着,有些奇怪,道:“雨心姐姐,飘零姐姐,我怎么感到,你们好像放下了一件很重的心事似的?”

    两人女相视一笑。

    她们没说,也只有她们和白牡丹才知道,就在刚才,梅雨心和风飘零,也放弃了证道的打算了。是否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她们都是与李松石命运相连,有着不死不灭之躯。有着永恒的寿命。可以元神散而复活。只要想办法拥有等同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的实力,那就足。

    那样,哪怕她们不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哪怕她们只是将元神寄托在李松石的精神世界之中,那也同样是不死不灭,对李松石的帮助。丝毫不下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

    只要她们和李松石不是在同一时间被完全毁灭,那她们和李松石就能通过命运之丝,不断地复活,不断地保持着相当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的实力。

    如此,证道与否,就没有太大的必要了。只要想办法强化自身的意志。更熟练掌握用具现化的意志、意境布设阵势控制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那就可以了。

    而风飘零听到了白牡丹的话。更是心中打算,也照着白牡丹这么做。将自身灵识,全部的思想。情感,尽数凝炼纯化为一缕执念,融入李松石的元神当中,由此获得强大的实力。

    况且,如此一来,就算日后命运之丝断开,她和李松石,也仍是密不可分,永不可分,当然,只是个比喻,那命运之丝,如今受着李松石等人积蕴的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加持。根本就不可能再断开。

    但,能更亲密一点,在她们的心里感觉中,总是觉得好一点。觉得自己和李松石之间的距离,比起别人和李松石之间的距离,更近 更有优越感,,这就是女子的心思了,也不必细说。

    如此,白牡丹醒来,整个私人小世界中的众人,都是大为欢喜。

    而后,一连几天,李松石等人就是脏“;情。开开心心地聚 那手提电脑控制着外弛酬必士兵作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或一起在花间散步。或是跑到外面的大千世界,游览那奇山怪岳,流连于山水之间,探幽访圣,将种种美景尽收眼底。

    说来也怪,心情一放松下来,那修为境界,竟仿佛稳固了许多,很是利于下一步的进步。

    不过,众人也没在意。

    如此,一连玩了一个多星期。才想起私人小世界当中的事情。

    众人回归,原青青道:“如果我们以后,都是这般快活,那该多好啊

    李松石笑道:“会的。肯定会的。”

    “对了,我们之前见到的,好多风景好漂亮啊,不过,都有不少被那士兵们破坏了。要布设什么阵势,实在是大刹风景。不如”我们把见过的风景,都搬入我们的虚拟神国中,怎么样?!!”

    原青青说着。

    李松石还没出声,梅雨心等人就大是赞同。

    李松石道:“既然如此,那干脆。我们专门派出一部份信徒,通过灵魂投影之术,进入几个阳工兵们的身体。然后畅流这十二个大千世界。数以万亿计的位面,将种种见到的,各地的美丽奇妙景观,通通记下来,将记忆传输到虚拟神国的系统当中,生成不同的地形地势好了

    众人听着,顿时大喜,赞同不已。

    “干脆,就派专人负责好了。”羲灵月道:“据我所知,我们的信徒当中,有过十亿的神灵,其中,以前曾掌握过“旅行,和“自然。之类神职的神灵,多不胜数。现在他们虽然失去了神格,只余神魂。但往昔经验尚在,倒可以用用这批人。”

    “嗯”李松石沉吟一下。道:“那干脆,我们就放开点手脚,把虚拟神国里的部份权限,向信徒们开放。允 许神级信徒对虚拟神国开放的地方进行规戈,改变地形地势。然后将汇总讨论过的最后结果交由虚拟系统判断,合理的,合适的。就将虚拟神国改造一番。

    “我们不要求这虚拟神国里的种种地形地势符合自然,但要求有趣。值得游玩,赏心悦目便可”所谓神国”也不一定要处处充满神威嘛。只要能保持信徒们的信仰。各处地方,各自有着自己的特点,气势,都是可以的。”

    原青青听着,猛地点头:“不错。神国里到处都是神的气息,反而觉得有点怪怪的。倒不如弄得有些地方山势巍巍,气势磅礴,有些地方弄得清静幽雅,适合休闲,寄情于山水之间,那更好。反正,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那信仰力量,多一点不算多,少一点不算少。用不着事事都在信仰上算计了。多出一些好玩的地方给我们玩,让那虚拟神国更像我们自己的家园,那更好。”

    “不错不错李松石赞再。

    “那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吧。”原青青说着,急急地就进入了虚拟神国当中,准备指挥信徒去了。

    白牡手等人见着,摇头失笑。

    李松石摇摇头,心想:就由着她去吧。弄成怎么样都无所谓。弄的好不好,回头都可以改过”甚至。就算弄得四不像,那又如何。到时侯也可以保留,留着一个笑料。

    一切,随心,随喜,”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那虚拟神国是我等之物,那信徒是吾等之民,爱怎么着,都是随心所欲。反正,虚拟神国中一切可以重来。信徒们有着永恒的生命 只要不死不灭,就有希望重来。可以刷新记忆,可以暂封记忆,到“游戏世界。中轮回,尽情享受人生。

    而掌控这虚拟神国与信徒的。只要那虚拟神国与信徒未尽数毁灭,永恒未成泡影,那在时间之下,什么都是可以改变。不用担心会做错。做对做错,都有无数次可以重新来过,都有无数次可以改变的机会。再放肆放纵,都不会担心出格。

    因为,这里有着永生与不朽,真真正正的“不朽”而这种“不朽。”就意味着”希望,也是永恒的。也是不朽的。

    如此,还担心什么呢?

    李松石笑着,心里想着,一刹那间,仿佛自己看开了,有什么东西一直看不穿看不破的东西,在这一刹那。全部看穿了。身体上,仿佛有种无形的枷锁,自然而然地脱落。

    从此以后,心灵上,身体上。将再也没有束缚。

    “随心所欲,随心所欲”李松石喃喃着,感觉自己现在的心灵。是真真正正地放飞了。面前。仿佛出现了一片任他翱游。无处不可去的天空。

    海阔天空,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李松石眼神稍稍迷茫,而后就是一阵清明,眼中,闪过一丝明亮。一丝明悟。

    “我明白了。随心所欲而不逾道”道何在?道无处不在。故,心中有道,即便事事随心随性,亦处处合乎大道,一切,只依着本心本性罢了。又有何“逾,与“不逾。的说法?

    “不滞于一道,不拘于是否逾矩。一切只依本心本性而行,天地万物。皆可为道。心中有道,处处皆是道。处处行止,皆合乎道。

    “如此,就是“念动道生。的至高境界。脱了元神寄托虚空。越了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混,不受大道束缚,不受混沌束缚,出一切之外的,真真正正的至高境界!!!”

    李松石想着,就感到自己恍恍惚惚间,心境没有任何止境地提升,每一时,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自己的精神,都在不断地拔升,自己的意志,都在不断地凝聚。

    仿佛,这三千大千世界,这混沌宇宙,不论是大道意志,大道本源。还是混沌意志。混沌本源,一切的一切,都无法再束缚他,无法再成为阻拦他前进的障碍。

    那大道本源,混沌本源,一切的一切,只要他心念一动,都能运于掌指之间,将之完完全全,彻彻底底掌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