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七十九章唤醒花仙

第六百七十九章唤醒花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可惜,那不讨嘉李松石的错觉罢    他的心灵,的确是没再受到任何束缚。[][]他的本性,的确是已完全通透。他的精神,的确是在无限地拔高,他的境界,的确是在无止尽地提升,他的意志,的确是在无极限地凝聚。

    这一切,都说明他体内,他的精神,都在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朝着那种极限境界前进。

    但是”这不过是打开了他前进的道路,指示出了通往那“念动道生”境界的门户。想要走到那门前,还有着好长好长一段路要走呢。

    如今,李松石就好像是一个掌握了一种无限变强的办法,并正在变强的过程中,但是,却有人比他前进得更早,早上几千几万,几亿几十亿几百亿年。

    那,哪怕他现在提升得再快,那要追赶,也是要花上许多时间。

    但,李松石敢肯定,自己现在,从境界上,已不弱于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所缺的,只是底蕴。

    只要一路急赶下去,最后,谁能先踏入“念动道生”的门户,还说不定呢。

    想着,李松石长长吁了一口气,眼神清明,元神是前所未有的剔透,精神和思想,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旁边诸个花仙子和羲灵月隐隐约约感应到李松石的变化,都好奇地转过头来看。犹其是白牡丹,与李松石最是亲蜜,感应更强烈。强烈到她身上的气息,都受不住自行盈溢了出来,那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气息,竟要隐隐变幻,仿佛时时变化为大道的气息一样。这,可是即将从念动法随境界脱颖而出,晋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至强者的征兆啊。

    不过,白牡丹对此完全不在意。也没心思在意这点,只关切地望着李松石,问道:“大哥,你的精神境界。怎么好像”一下子提升了好多?”

    李松石回过头来,微微地笑了笑。

    刹那间,那脸上的神色,安定祥和,有着一种强大的自信,天地万物,万法万道,尽在把握之中的自信。还一种万事万物皆无法扰于心的淡定从容。

    仿佛,这三千大千世界小混沌宇宙,再也没有任何事情可将他难倒。

    这一瞬间,他就像是彻悟了,悟透了三千大千世界,种种法。种种道。一切大道与混沌之变化,尽皆了然于胸,就有着如此的自信,如此的凭恃。

    “是啊,刚刚想通了点东西。顿时觉得,有种海阔天空任鱼游任鸟飞的感觉。天地万道,尽在胸中,为我所用!!!”

    李松石自信地说着。

    众女愕然。但是,感到李松石没说谎,顿时就是凛然。

    只倾刻之间,李松石竟然生了如此的锐变?她们都没有想到。不过,值得高兴。

    只要他变强,是有好处,那就开心,何苦思考别的那么多?

    想着,众女都开心地笑了起来,也没多说,就都往私人小世界的大地落去。

    于花间,绿荫旁,有着适宜闲坐的桌椅,众人随意地坐下,闭着眼睛,看似享受着这舒适的时光,但实际上,已经进入了精神世界当中。

    本来是要直接进入虚拟神国的,但到这精神世界中时,白牡丹停下来,要求将自己之前获得掌控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的办法教给其它正在“悟道”当中的诸位花仙子。

    李松石摇头笑道:“牡丹妹妹,其实你不用急着将你那办法告诉她们的

    白牡丹愕然。

    李松石道:“你是想让这些姐妹们决定是否也使用你这办法吧?最好,就是都像你这样,都通在念动法随颠峰的境界,就有着近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实力,好帮到我。”

    白牡丹点了点头。

    李松石就道:“其实,你不需如此,因为,我们现在已经不是非得让大部份人都拥有着等同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至强者的实力,才能够生存了。

    “事实上,我已经决定。就在这一两天,就算你没提出,我也要通过命运之丝将她们唤醒。不论她们是否能悟道成功,也不论她们在听到你那个办法后,是否愿意依此来获得不弱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的战力,都要让她们清醒过来了。”

    白牡丹等人愕然。

    只听李松石又道:“以前,是我一直担心没有足够的实力保护你们,所以不敢打扰你们证道。就让你们一直在定境当中。而如今,我们却是不怕了。有着渐渐布满十二个大千世界的阵势守护,有着十二条混沌之龙的元神守护,再加上我们的实力,那就算是所有混沌龙族大举来攻,也能支撑个数万年,数十万年。可以说,我们已经有了自保之力。

    “而且,几万年,这么漫长的时间,已经足够我证得“念动道生。之道的。至不济,也可以让我们这个精神世界晋升到更高的层次,所有花仙子的实力都能提升上一个境界。

    “如此,还担心什么呢?更何况,就算再有什么万一的情形,我们也还可以退到华夏大地上,有着混沌本源守护,在混沌本源与大道本源分出胜负之前,足够我强大到凌驾于大道本源和混沌本源之上了。”

    众花仙听着,先是一惊,随后都是满脸不敢置信:“念动道生?!!大哥,难道你,”

    李松石点点头:“嗯,我刚刚说的顿悟,就是悟到了通往那念动道生境界的办法。前进的道路,真正打开了。念动道生,信手拈来皆是道的境界,就在前公虽然现在只像是茫茫黑夜之中的旅人看见一点灯火,但已经是有了前进的目标,不用再担心会迷途。如果没有意外。最迟,也就几万年时间,就能让我达到那层次。而太上老君等人,未必就能比我快。”

    众女不禁惊呼失声,极不可思议地看着李松石。尤其是羲灵月,神色更是震惊。

    但李松石只是笑了笑,脸上满是淡然。

    此时此刻,哪怕是念动道生的境界就在眼前,那等强大的诱惑,都无法撼动他的心灵。在他刚刚突然顿悟,现自己现在可以随时为所欲为地想做任何事情时,很奇怪的,居然没有产生出不断膨涨的**,居然没有因为不断扩涨的**而疯狂,没有沉迷入**中不可自拔。

    相反的是,却因为现了自己所拥有的实力、权力”反而对这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种种一切。对自己心灵之外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太大兴趣了,看淡了。

    心灵之外的一切,都是唾手可得,自然不显得珍贵,不再看重,那得失之心,顿时尽去。

    如果不是众个花仙子与他命运相连,心灵相通,恐怕,就连花仙子的任何事情,都无法扰动他的心情。

    也许。是因为洛清玉本是掌控**能力的“欲海血莲”的器灵,李松石才不会受到**的反制,反而因为天地万物,任何世间生灵所需要的需求他都唾手可得”由此,而生出一种看破一切,看透一切的心境吧。

    哪怕是念动道生的境界,哪怕是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一齐出现在面前,都无法再影响他的心灵。[][]

    心境,仿佛圆满俱足。心志,坚定到了极点,几乎是坚不可摧。那心底深处蕴藏着的意志力量,自然就是不断地拔升,不断地提高,可谓一秒千里,心灵境界的提升度,快得不可思议。

    李松石淡淡地笑了笑,道:“好了,我们先说说,该如何将这些姐妹们唤醒吧。诸位花仙子彼此间命运相连,都能有颜琼絮妹妹将灵识分化万千的能力。所以,只要她们愿意醒来,那不论是让自己的大部份意识清醒过来,保留着一丝灵识证道,还是让大部份意识证道保留着一丝灵识清醒过来,都是轻而易举。

    “只不过,我们现在无法直接把消息传达给专心证道中的诸位姐妹,在通过命运之丝将心神进入里面,与她们在里面心灵相通才行。而她们在证道时,恐怕也是不清楚外界时间流转,所以才专心致志,没想过要分出一丝灵识醒来罢了。”

    白牡丹微微点头:“大哥说的是,之前我在证道时,完全不知时间流逝。不过,醒来后,回忆起来,却是能感知得出经历过多少时间的。”

    李松石点点头:“嗯。

    “那,我现在便进去让姐妹们出来?”白牡丹问。

    李松石道:“也好,不需让她们全部清醒过来,每个人先留着一缕灵识醒来。其它事,到时再商议便好了。”

    说着,顿了顿,又道:“罢了,牡丹妹妹,你还是先留在这,由我进去将她们唤醒吧。”

    说着,心念一动,一道紫金色的光丝从李松石的元神的额际透中,倾玄间,就透入了忘忧花花仙子谢紫莹的额际。

    一瞬间,李松石就来到了之前那片无垠虚空中。

    周围,是二十五团光团在静静地悬浮着。李松石直接选择了呈鹅黄色的那光团,一瞬间就飞了过去。

    眨眼间,李松石已来到一处同样是长满鲜花的世界。

    这里,漫山遍野都是忘忧花。奇异的是,每一朵花的花之灵气,在虚空中凝聚成一个咋小小的花之精灵,生长着小小的翅膀,在到处飞翔着。

    令李松石感到惊异的是,这一个个花之精灵,居然就是一个个谢紫莹的模样,身形体态相貌,竟都是一个模子亥出来的。只不过要比谢紫董要小得多,好像是等比压缩了数百倍似的。

    这些花之精灵,一个个欢快地飞动着,在花间玩耍。才感应到李松石到来,这些花之精灵,就都纷纷飞离,一个个远远望着,很是惊讶地打量。

    “我认得他。”

    一个小小的稚嫩的声音从一只小精灵口出。

    而后,别的小精灵纷纷道:“我也是,我也是。”

    李松石见着,哑然。

    这么多个谢紫莹,到底哪个才是紫董妹妹?或者,全都是?

    李松石想着,突然心念一动,身形升到半空,瞬息间飞射出数千公里,来到一处盘地。

    这盘地四周的山不高,只不过是小丘陵。但不论是这盘地还是周围的丘搀,也都长满了花。

    不过,不仅止于忘忧花,居然还同时长有洛如花,虞美人花,彼岸花,曼陀罗花,牡丹花,莲花”等等等等。

    据李松局猜测,应该是之前有一位花仙子在悟境当中入定,且命运之丝连接过来,这里就有一位花仙子所掌控之花。

    而此时,众多花卉都生长得非常之好,花之灵气流转,在虚空中形成一位一位花仙子的身影,半透明,虚影,若隐若现。唯有那牡丹花,却是枝叶繁茂,但只剩枝叶,花朵十之**都凋零枯萎了。

    李松石稍稍一愕,这时,就感到虚空中有股浓郁的花之灵气凝聚。那是忘忧花的花之灵气,朝谢紫莹的身影凝聚去。

    她的身影也是半透明,微微闭着目,悬浮于一株忘忧花本体花身的上空,脚趾裸着,光滑圆润的趾头轻轻点在花体蒸腾而起的灵气上。

    片晌,她的身影越来越凝聚,就缓缓张开眼睛,见着李松石,眼神深处竟不禁掠过一丝惊喜。

    随后,她的眼神就是保持平静,平静中,难以压抑住背后的喜意:“大哥,你怎么进来了?”

    顿了顿,又问:“牡丹姐姐还好吧?!!”

    李松石点点头:“还好,,你知道她的情况?!!”

    谢紫莹缓缓从花上走了下来,轻盈得仿佛一阵轻风就能随时将她吹走,直令李松石有种忍不住要过去拦腰将她扶住的冲动。

    想着,稍一迟疑,就上前牵住她的手。

    谢紫董稍稍有些意外,不过却自然而然地,没有任何反抗,很自然就任由李松石拉着。只微微笑着,道:“牡丹姐姐的命运之丝与我这里相连,时时有信息相互流通。所以她的情况,我自然能知道一点的。只不过,因为同时分散开亿万心神,感应着不同生命的种种情绪,所以,哪怕心里知道牡丹姐姐的一点情况,但因感知到她没有危险,所以就不曾凝聚灵识醒来。”

    李松石听了,就问:“你所说的分散开亿万心神,就是指周围这些小精灵了吧?”

    说着,手一招,任由一只小精灵飞到他的手上。下意识地,好奇地抚摸了一下那小精灵的头,吓得那小精灵急急忙忙飞开,而那谢紫莹,则是俏脸微微一红,有些嗔怪地看着李松石。

    李松石心如明误”禁笑了笑”想!”我网测抚摸那小精灵,紫劳妹奴旧甄同身受吧?。

    想着,意识到自己现在正与谢紫莹手牵手,自己心中的想法,她完全知道。不过,李松石此时心性洒脱,倒也不介意谢紫莹感受到自己的想法。

    反倒是谢紫董有些惊讶,不禁问了句:“大哥,你的精神境界,好像不同了。”

    “嗯,是啊。而今才知我之心性,所以行事渐渐依着本性,令心性渐足,迈向随心所欲而不逾道的境界,以期晋入念动道生境界。”

    李松石没有任何隐瞒地说了出来。

    谢紫董愣了愣,良久,才长长吁了一口气:“如此,可就恭喜大哥了。”

    “同喜。”李松石说着,望望周围的众多小精灵,就问:“那你呢,怎么样?感悟得如何了?。

    谢紫董摇头苦笑:“仿佛面前总隔着一层膜。那大道好像触手可及,却总有一线之差,就是天地之别。”

    顿了顿,解释道:“我将心神分化为亿万份,变成一个个不同的小小精灵,但不让这些分神化念包含有我的太多记忆和思想情绪。让这些小精灵有着一个个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心性,用不同的境界,不同的眼光,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世界。

    “这些小精灵,一咋,个都有感应天地万物情绪的能力。不论是活着的动物,还是没有生命的山石草木,其隐隐约约包含的悲喜情绪。或是以往死  ”可惜,那不讨嘉李松石的错觉罢

    他的心灵,的确是没再受到任何束缚。他的本性,的确是已完全通透。他的精神,的确是在无限地拔高,他的境界,的确是在无止尽地提升,他的意志,的确是在无极限地凝聚。

    这一切,都说明他体内,他的精神,都在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朝着那种极限境界前进。

    但是”这不过是打开了他前进的道路,指示出了通往那“念动道生”境界的门户。想要走到那门前,还有着好长好长一段路要走呢。

    如今,李松石就好像是一个掌握了一种无限变强的办法,并正在变强的过程中,但是,却有人比他前进得更早,早上几千几万,几亿几十亿几百亿年。

    那,哪怕他现在提升得再快,那要追赶,也是要花上许多时间。

    但,李松石敢肯定,自己现在,从境界上,已不弱于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所缺的,只是底蕴。

    只要一路急赶下去,最后,谁能先踏入“念动道生”的门户,还说不定呢。

    想着,李松石长长吁了一口气,眼神清明,元神是前所未有的剔透,精神和思想,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旁边诸个花仙子和羲灵月隐隐约约感应到李松石的变化,都好奇地转过头来看。犹其是白牡丹,与李松石最是亲蜜,感应更强烈。强烈到她身上的气息,都受不住自行盈溢了出来,那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气息,竟要隐隐变幻,仿佛时时变化为大道的气息一样。这,可是即将从念动法随境界脱颖而出,晋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至强者的征兆啊。

    不过,白牡丹对此完全不在意。也没心思在意这点,只关切地望着李松石,问道:“大哥,你的精神境界。怎么好像”一下子提升了好多?”

    李松石回过头来,微微地笑了笑。

    刹那间,那脸上的神色,安定祥和,有着一种强大的自信,天地万物,万法万道,尽在把握之中的自信。还一种万事万物皆无法扰于心的淡定从容。

    仿佛,这三千大千世界小混沌宇宙,再也没有任何事情可将他难倒。

    这一瞬间,他就像是彻悟了,悟透了三千大千世界,种种法。种种道。一切大道与混沌之变化,尽皆了然于胸,就有着如此的自信,如此的凭恃。

    “是啊,刚刚想通了点东西。顿时觉得,有种海阔天空任鱼游任鸟飞的感觉。天地万道,尽在胸中,为我所用!!!”

    李松石自信地说着。

    众女愕然。但是,感到李松石没说谎,顿时就是凛然。

    只倾刻之间,李松石竟然生了如此的锐变?她们都没有想到。不过,值得高兴。

    只要他变强,是有好处,那就开心,何苦思考别的那么多?

    想着,众女都开心地笑了起来,也没多说,就都往私人小世界的大地落去。

    于花间,绿荫旁,有着适宜闲坐的桌椅,众人随意地坐下,闭着眼睛,看似享受着这舒适的时光,但实际上,已经进入了精神世界当中。

    本来是要直接进入虚拟神国的,但到这精神世界中时,白牡丹停下来,要求将自己之前获得掌控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的办法教给其它正在“悟道”当中的诸位花仙子。

    李松石摇头笑道:“牡丹妹妹,其实你不用急着将你那办法告诉她们的

    白牡丹愕然。

    李松石道:“你是想让这些姐妹们决定是否也使用你这办法吧?最好,就是都像你这样,都通在念动法随颠峰的境界,就有着近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实力,好帮到我。”

    白牡丹点了点头。

    李松石就道:“其实,你不需如此,因为,我们现在已经不是非得让大部份人都拥有着等同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至强者的实力,才能够生存了。

    “事实上,我已经决定。就在这一两天,就算你没提出,我也要通过命运之丝将她们唤醒。不论她们是否能悟道成功,也不论她们在听到你那个办法后,是否愿意依此来获得不弱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的战力,都要让她们清醒过来了。”

    白牡丹等人愕然。

    只听李松石又道:“以前,是我一直担心没有足够的实力保护你们,所以不敢打扰你们证道。就让你们一直在定境当中。而如今,我们却是不怕了。有着渐渐布满十二个大千世界的阵势守护,有着十二条混沌之龙的元神守护,再加上我们的实力,那就算是所有混沌龙族大举来攻,也能支撑个数万年,数十万年。可以说,我们已经有了自保之力。

    “而且,几万年,这么漫长的时间,已经足够我证得“念动道生。之道的。至不济,也可以让我们这个精神世界晋升到更高的层次,所有花仙子的实力都能提升上一个境界。

    “如此,还担心什么呢?更何况,就算再有什么万一的情形,我们也还可以退到华夏大地上,有着混沌本源守护,在混沌本源与大道本源分出胜负之前,足够我强大到凌驾于大道本源和混沌本源之上了。”

    众花仙听着,先是一惊,随后都是满脸不敢置信:“念动道生?!!大哥,难道你,”

    李松石点点头:“嗯,我刚刚说的顿悟,就是悟到了通往那念动道生境界的办法。前进的道路,真正打开了。念动道生,信手拈来皆是道的境界,就在前公虽然现在只像是茫茫黑夜之中的旅人看见一点灯火,但已经是有了前进的目标,不用再担心会迷途。如果没有意外。最迟,也就几万年时间,就能让我达到那层次。而太上老君等人,未必就能比我快。”

    众女不禁惊呼失声,极不可思议地看着李松石。尤其是羲灵月,神色更是震惊。

    但李松石只是笑了笑,脸上满是淡然。

    此时此刻,哪怕是念动道生的境界就在眼前,那等强大的诱惑,都无法撼动他的心灵。在他刚刚突然顿悟,现自己现在可以随时为所欲为地想做任何事情时,很奇怪的,居然没有产生出不断膨涨的**,居然没有因为不断扩涨的**而疯狂,没有沉迷入**中不可自拔。

    相反的是,却因为现了自己所拥有的实力、权力”反而对这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种种一切。对自己心灵之外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太大兴趣了,看淡了。

    心灵之外的一切,都是唾手可得,自然不显得珍贵,不再看重,那得失之心,顿时尽去。

    如果不是众个花仙子与他命运相连,心灵相通,恐怕,就连花仙子的任何事情,都无法扰动他的心情。

    也许。是因为洛清玉本是掌控**能力的“欲海血莲”的器灵,李松石才不会受到**的反制,反而因为天地万物,任何世间生灵所需要的需求他都唾手可得”由此,而生出一种看破一切,看透一切的心境吧。

    哪怕是念动道生的境界,哪怕是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一齐出现在面前,都无法再影响他的心灵。

    心境,仿佛圆满俱足。心志,坚定到了极点,几乎是坚不可摧。那心底深处蕴藏着的意志力量,自然就是不断地拔升,不断地提高,可谓一秒千里,心灵境界的提升度,快得不可思议。

    李松石淡淡地笑了笑,道:“好了,我们先说说,该如何将这些姐妹们唤醒吧。诸位花仙子彼此间命运相连,都能有颜琼絮妹妹将灵识分化万千的能力。所以,只要她们愿意醒来,那不论是让自己的大部份意识清醒过来,保留着一丝灵识证道,还是让大部份意识证道保留着一丝灵识清醒过来,都是轻而易举。

    “只不过,我们现在无法直接把消息传达给专心证道中的诸位姐妹,在通过命运之丝将心神进入里面,与她们在里面心灵相通才行。而她们在证道时,恐怕也是不清楚外界时间流转,所以才专心致志,没想过要分出一丝灵识醒来罢了。”

    白牡丹微微点头:“大哥说的是,之前我在证道时,完全不知时间流逝。不过,醒来后,回忆起来,却是能感知得出经历过多少时间的。”

    李松石点点头:“嗯。

    “那,我现在便进去让姐妹们出来?”白牡丹问。

    李松石道:“也好,不需让她们全部清醒过来,每个人先留着一缕灵识醒来。其它事,到时再商议便好了。”

    说着,顿了顿,又道:“罢了,牡丹妹妹,你还是先留在这,由我进去将她们唤醒吧。”

    说着,心念一动,一道紫金色的光丝从李松石的元神的额际透中,倾玄间,就透入了忘忧花花仙子谢紫莹的额际。

    一瞬间,李松石就来到了之前那片无垠虚空中。

    周围,是二十五团光团在静静地悬浮着。李松石直接选择了呈鹅黄色的那光团,一瞬间就飞了过去。

    眨眼间,李松石已来到一处同样是长满鲜花的世界。

    这里,漫山遍野都是忘忧花。奇异的是,每一朵花的花之灵气,在虚空中凝聚成一个咋小小的花之精灵,生长着小小的翅膀,在到处飞翔着。

    令李松石感到惊异的是,这一个个花之精灵,居然就是一个个谢紫莹的模样,身形体态相貌,竟都是一个模子亥出来的。只不过要比谢紫董要小得多,好像是等比压缩了数百倍似的。

    这些花之精灵,一个个欢快地飞动着,在花间玩耍。才感应到李松石到来,这些花之精灵,就都纷纷飞离,一个个远远望着,很是惊讶地打量。

    “我认得他。”

    一个小小的稚嫩的声音从一只小精灵口出。

    而后,别的小精灵纷纷道:“我也是,我也是。”

    李松石见着,哑然。

    这么多个谢紫莹,到底哪个才是紫董妹妹?或者,全都是?

    李松石想着,突然心念一动,身形升到半空,瞬息间飞射出数千公里,来到一处盘地。

    这盘地四周的山不高,只不过是小丘陵。但不论是这盘地还是周围的丘搀,也都长满了花。

    不过,不仅止于忘忧花,居然还同时长有洛如花,虞美人花,彼岸花,曼陀罗花,牡丹花,莲花”等等等等。

    据李松局猜测,应该是之前有一位花仙子在悟境当中入定,且命运之丝连接过来,这里就有一位花仙子所掌控之花。

    而此时,众多花卉都生长得非常之好,花之灵气流转,在虚空中形成一位一位花仙子的身影,半透明,虚影,若隐若现。唯有那牡丹花,却是枝叶繁茂,但只剩枝叶,花朵十之**都凋零枯萎了。

    李松石稍稍一愕,这时,就感到虚空中有股浓郁的花之灵气凝聚。那是忘忧花的花之灵气,朝谢紫莹的身影凝聚去。

    她的身影也是半透明,微微闭着目,悬浮于一株忘忧花本体花身的上空,脚趾裸着,光滑圆润的趾头轻轻点在花体蒸腾而起的灵气上。

    片晌,她的身影越来越凝聚,就缓缓张开眼睛,见着李松石,眼神深处竟不禁掠过一丝惊喜。

    随后,她的眼神就是保持平静,平静中,难以压抑住背后的喜意:“大哥,你怎么进来了?”

    顿了顿,又问:“牡丹姐姐还好吧?!!”

    李松石点点头:“还好,,你知道她的情况?!!”

    谢紫莹缓缓从花上走了下来,轻盈得仿佛一阵轻风就能随时将她吹走,直令李松石有种忍不住要过去拦腰将她扶住的冲动。

    想着,稍一迟疑,就上前牵住她的手。

    谢紫董稍稍有些意外,不过却自然而然地,没有任何反抗,很自然就任由李松石拉着。只微微笑着,道:“牡丹姐姐的命运之丝与我这里相连,时时有信息相互流通。所以她的情况,我自然能知道一点的。只不过,因为同时分散开亿万心神,感应着不同生命的种种情绪,所以,哪怕心里知道牡丹姐姐的一点情况,但因感知到她没有危险,所以就不曾凝聚灵识醒来。”

    李松石听了,就问:“你所说的分散开亿万心神,就是指周围这些小精灵了吧?”

    说着,手一招,任由一只小精灵飞到他的手上。下意识地,好奇地抚摸了一下那小精灵的头,吓得那小精灵急急忙忙飞开,而那谢紫莹,则是俏脸微微一红,有些嗔怪地看着李松石。

    李松石心如明误”禁笑了笑”想!”我网测抚摸那小精灵,紫劳妹奴旧甄同身受吧?。

    想着,意识到自己现在正与谢紫莹手牵手,自己心中的想法,她完全知道。不过,李松石此时心性洒脱,倒也不介意谢紫莹感受到自己的想法。

    反倒是谢紫董有些惊讶,不禁问了句:“大哥,你的精神境界,好像不同了。”

    “嗯,是啊。而今才知我之心性,所以行事渐渐依着本性,令心性渐足,迈向随心所欲而不逾道的境界,以期晋入念动道生境界。”

    李松石没有任何隐瞒地说了出来。

    谢紫董愣了愣,良久,才长长吁了一口气:“如此,可就恭喜大哥了。”

    “同喜。”李松石说着,望望周围的众多小精灵,就问:“那你呢,怎么样?感悟得如何了?。

    谢紫董摇头苦笑:“仿佛面前总隔着一层膜。那大道好像触手可及,却总有一线之差,就是天地之别。”

    顿了顿,解释道:“我将心神分化为亿万份,变成一个个不同的小小精灵,但不让这些分神化念包含有我的太多记忆和思想情绪。让这些小精灵有着一个个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心性,用不同的境界,不同的眼光,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世界。

    “这些小精灵,一咋,个都有感应天地万物情绪的能力。不论是活着的动物,还是没有生命的山石草木,其隐隐约约包含的悲喜情绪。或是以往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