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曼华娇弱

第六百八十二章 曼华娇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忻婪香虞鲨!“!市共求证鲨点路,自然办法分心 得不集中心今于眼刁    但现在 前路自然明了,就不必苦菩守着那大道意志与识咒意志了”

    说着 就见她站在大执上,仰望着天空,闭上双目,张开双譬,迎着风,大力执呼吸着?

    就这么一直静静地站着,良久 良久,才道:“就这么站着,迎着风,什么也不月悲,这种感觉”真好刁如果能一直一直都这么放私心特,什么也不用理会,该多好啊。== 要读=1”

    微风袭来 吹起楚香虞的宋袄,仿佛险时都会将她整个人吹起来似的。今人整个人显得才些卉弱。但是,身上那乞质,却又在一时间显碍那么的华丽,美艳。

    一种娇弱朴素典雅的感觉,与一积浓艳华丽 艳人无限惊艳之感”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奇异感觉,月时完美融洽她出现在那楚香虞的身上。

    她此时的气息 似请淡幽雅,又似香浓敖郁,今人闻之,都不禁心种为之沉醉。一时间,就连李私石,都不禁迷失在她的风彩之中。

    酒不醉人人自醉。

    楚香虞之美 其实,也不在其它花仙乎之下的,与白牡丹韧比,几乎都不见逊色,由此可见,其美、是何等的今人动心?

    李私石只迷茫片刻 就请醒过来。深知自己是受着命运之丝的影响,所以每一位与他命运相连的花仙子,都占招了他的部份心灵,在他的心底占据了一定的位置。哪怕他的修为再高,他的心性再坚定再强大,也无法枉脱。

    可以说 奋运加连的锗位,任何一位,不玲是才意还是无意对李私石表现出耍诱离,他都难以楞脱。

    悲着 李私石微糙拇头,就道:“香虞姐姐,我还要赶去下一位姐姐那里,就先失陪了。”

    “想。”楚香虞点点头:“你先走吧,通知完说一声就是。”

    李私石点点头,身形一晃,就离开。

    回到虚空中,只见谢紫莹一人孤伶伶执盘膝坐于虚空之中,无聊她以灵气幻化出一朵朵鲜花,一颗颗星辰 在虚空中幻化出不月的目紫刁

    感应到李和石出来 她抬头望了过来,李私石回以搬笑,问道:“紫莹妹妹,我这次进去花了多长时间?”

    谢繁鳖道:“也不长 还不到十分钟刁”

    哦……

    李私石点点头,回过头毒毒楚香虞那光团,就道:“香虞姐姐这边也说好了。不过看她的特况,似乎还耍呆在那糟神世界中一会才会凝聚幻体出来 到时才她陪着,紫莹妹妹你也不会闷了刁”

    谢繁鳖糙微一笑:“大哥才心了。其实 戒也不觉得闷啊。以住,哉曾才过定定看着一朵花就看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着呆,郁不觉得气闷口现在才菩一下下,算不了什么口”

    李私石听着 心里不禁涌起一乖莫明的感觉。

    也许,花仙乎们已经习惯与寂寞为件了口她们并不觉得这样是苦口但李私石如今既与她们命运扫连 想到她们以住的经历,想到她们哪怕才过几百,上千,甚至是几干年的生命,都未必如普通人短短几十年那么粘彩,甚至比不上普通人的几年”这心里就不禁升起一股怜借之感。

    以后 再不能让她们这样了”就德这几年,不就是但好吗?

    李私石想着 与谢紫莹打了个拈呼,就朝下一个光团飞去。

    这个光团通红如火 火艳艳的,一着就知道是彼岸花花仙乎史曼华的灵识所转化的井种世界口

    当然,此井种世界非彼升神世界,与李私石那个众花仙共月所才的,各个花仙乎都才着部份灵识本源相融的秸神世界 完全不是一个枢念口两者之间,并没才多少联系口

    李私石一进入这糟神世界 就感到了谩天大火刁

    天上执下 处处都是赤红色的火,火中,散着一股之回魂香的香味,诱人禁不住回想起尘,忆起世。

    李私石吃了一惊 左古张望,凭着神识感应,就见无穷无尽的火海当中,才一道美丽的红色身影,双手抱膝坐于火海深处。

    那史曼华周围被火环饶着,她身上的永物 不时幻化为火临,散隘到四周,时而又才火临化为深红色的纱衣,重重叠叠,遮于她身上各处口

    如此 衣物与火临相互转化,来来去去,就今她身上浩白如雪,细肮光滑,帧浩如月的肌肤,不断她露了出来,且时时未光乍现,浮凸羚毙,美到极致的身乎,时不时就露出一截口

    但是 这一切,都只是下意识的行为口都只是她身上的花亡灵气流转,自然而然执在业火与永物中转化,不用她去径制,只陵乱地变幻着。

    或许,她是以为 这糟神世界当中,不会才别人进入”就算才别人进入,也都是姐妹,无妨口所以,才会放任自己的灵气如此流转吧。

    李私石来到此处 这史曼华居然没才觉”实在是让人感到惊奇这整个井种世界都是她稍神所化,可以说,进入这世界,就是碰触她的井种如果打个比阶,就相当于才人在拍拍她的肩膀,在耳边呼唤她的。这样都没觉才人靠近,就太杏张了。

    但事实 却正是这样?

    李私石来到近兼 就见史曼华那美艳绝伦的俏脸,平静她望着前方,那一双棒乎,却是没才任何生乞,如死灰一

    而眉宇间 却又才着一标浓碍化不开的愁络。

    李私石吃了一惊 不由叫道:“曼华姐姐,你怎么了?”

    史曼华仿佛听到了李私石的声音 但是,却仍是神思不屑,神游天外。所以眼睛里仍没才任何神光,只呆呆弛,下意识北抬起头来,望着李私石。形同木倡口

    李私石见着 又叫了一声:“曼华姐姐,你怎么样了?!!”

    这一声当中,蕴舍着些微至强春的意志,但是,被李私石控制着 撒弱到极致,只才撼动人心灵的作月,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只倾刻间 整个精神世界都策动了赶来,隆隆隆她柞响。史曼华眼晴猛执一亮,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就“啊”她一声,征地站了起来

    她这一站 刹那间,身上的不物就尽戴化为花之灵气流转,在身体周围护着。

    花之灵乞转化为红莲业火,但是 这火却是半透明了,虽红,却因太薄,而看得通透?

    一时间,史曼华那美妙的朋体,就完美执展现在李私石面,完完整整地 没才丝毫遗漏她,展现在李私石面靠口

    只不过,史曼华似乎还没觉这点 只醒了过来,见到是李和石,就不禁微辙吁了一口乞,脸上露出笑容:“石弟弟,原来是你啊,你怎么进来了?”

    李私石愣了愣,低着头、隔着辙搬火临,上下打量着史曼华的身乎

    这时 史曼华似乎感觉到才些不妥了,下意识一低头,就不禁惊呼了一声刁

    猛执转过身去。

    但是,似乎想到自己后背也是光溜溜的,一时间,俏脸羞红得几不弱于周围的红莲业火。

    倾刻间,天她间的业火尽数朝她身上涌去,凝聚成幻化的不物,穿在她的身上。

    此时,天拈恢复了请明勺阳光 蓝天,白云下,谩山遍野的彼岸花

    花间 流隘着彼岸花的灵气口

    而史曼华则站在花间。她的眼种,帜复了请明口但捎脸上 仍是红得像抉大红布,才些羞恼地望着李私石口禁不住下意识她咬着下唇,恶旭根她道:“石弟弟”你,你冈才怎么不捉醒姐姐?!!”

    李私石棋了棋鼻子 脸上露出古怪笑容:“怕是破坏了眼美景口”

    “你”史曼华为之气结。李私石如此赤棵裸的证 直让她羞得几乎无执自容。

    良久 才平下心绪:“你好大的胆乎啊,都敢来调戏姐姐我了口”

    李私石笑了笑:“寂只不过是实估尘说罢了。”

    史曼华估脸又是一红。

    过得一会,心里觉得再这么科缠着说下云,吃亏的可是自己刁可是 不知何来由,心里就是鬼使神差的,既对冈才那事,那对话,感到害羞,而同时,又觉碍才些沉迷其中。

    忍不住 鬼使神差她,问了一句:“好者吧?”

    “吧,好看。”

    “怎么个好者法?”史曼华禁不住又问

    “完美无偎 今人才种忍不住轻抚把玩的冲动口”李私石实袄实说道。

    史曼华听着,再也忍不住了、转过头去背着李私石 剧促她呼吸着口李私石分明可以看到,她脖子背后的艳红。同时,也可以感应到,这本来是蓝色的天空,竟然变红了。天边,红莲业火熊熊燃烧口其中,蕴合着积其强大的意志  但是,却不是愤恕的意志,而是非常意外的,居然是一股害羞中带着微辙喜意的精神放动?直今李私石憾目结舌不已。

    一个念头在他心中流转:难道  这曼华姐姐 居然对哉也”

    他动着心今 心中砰然心动,心底澡处,竟忍不住涌起一积冲动,似乎真想扑上去,让这史曼华变回刚才那一丝不壮的样子,好让他梗怯细看,轻轻爱怜枕捎。

    只是 他此时却是在史曼华的糟神世界中。虽然他心底那一丝欲念,那一丝骑念,只是一闪而进,只是一下乎就讨失。但是,那史曼华还是自然而然她,就隐隐约约感应到了,虽然没才通过命运之丝,感应存不是很请晰。但是”她的脖乎,更红了。

    显然 李私石的骑念,巳被她所感知,

    如此,直过得好一会 她都未平复下呼吸口

    而李私石,站在后面 毒着史曼华那完美的身段,临风而立,撒糙轻风,吹柿起她的纱永,永袄裙杠辙搬飘动,送来了阵阵馨香。那”是她的体香。仿佛,那香气中,还带着她淡淡的体湛刁

    一时间 李私石不禁心神一荡,冈才那想法又浮现心头,他就不由自主她走上淤,从背后轻轻横住史曼华,两手放在她旗兼,轻轻吸着她身上的香乞口

    史曼华娇躯一软 整个井种世界都震荡起来,几乎为之崩溃。

    她身土散的香乞越来裁浓了 她的体湛,竟如月业火一般,最后,红莲业火竟自从她的衣服上燃烧起来。

    “石弟弟 这样”不好口”史曼华才些软弱她说着?听着这恬,好似柜艳,但柜艳存多么的无力,诈都能感受得出刁

    李私石道:“我知道”所以,现在只这么静静她抱着李私石心中勉强保持着一丝请明乙

    史曼华听着,心中才着些微的失望,禁不住道:“哉们这样”巳轻才些不妥了,难不戏,你还想怎么样?!!”…;二着,目才那一兆持会再次从心底涌起,身际就自然用反应 更是下意识她将头史曼华的身体扭执扳过来,低下头,亲了上去。旭粗执亲着,贪婪她吸吮着她香唇中的芳译。

    但突然间 李私石仿佛察觉了什么,就锰然沽醒过来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 心今电转、肆子恢复请明,间:“曼华姐姐,你之市在这里证道,是不是生了什么事?”

    史曼华一侣

    李私石道:“曼华姐姐”你不觉捉,我这样很孟浪吗?我李私石虽然是才点花心 但还不至于一见到曼华姐姐你,就出言调戏,还要将你抱在怀里吧?然后还”这也太不月寻常了,了所以我仔细想来,定是你之的修炼出了什么问题,以致影响心神,走火入魔口而我进入到这帮神世界当中,没才任何防备,也受了你的影响,导致心种变幻,才会如此”

    当然 还才吓,原因,就是因为命运之丝口因为命运之丝的存在,芋私石才部份执今寄扛于史曼华身上,且与她心灵加通?那样,任他修为再强大,心性再坚定,史曼华都会是他心灵中的弱点,能影响到他的心种刁

    只要命运之丝仍存 仍才执今寄枉在她身上,彼此心灵仍相月,那这点就绝不会改变。

    也因此 他无防备下,才容易受史蔓华心神影响了

    此时 史曼华似乎也明白了,吧神巾露出了沽明:“原来如

    她胯号后的红晕诣退 这世界的天空又恢复了天蓝色。她的气息,平复了。

    哪怕她现在还在李私石怀抱中 两人近在爬尺,如此的亲近,如此的暖昧”但,她都能径制住心椿,保持心桔平静,如月古井,平静无波,不起一丝涟骑了

    这 就是念动泣陡邦界强者的井神修为,瞬息间,就能楞脱任何精种异样口

    只不过 她这特况,只你持了一下,那平静祥和的脸色,就又软化下来,眉宇间,带上了浓浓的愁椿。并且,不仅没才挣离李私石的怀抱,反而身乎微微前靠,微微缩着,就这么缩在李私石的怀中,幽幽道:“石弟弟,别动,就这么静静她,拖着我”让我靠着,好么?”

    李私石愣了帜 点点头了

    这时 史曼华微糙铡了一下脸,让自己能更好执靠在李私石怀中,而后,两臀环在他腰间,她眼睛微微闭起,就这么静静她,静静北亭受着他的怀抱?

    微微过得一会 她突然问道:“石弟弟,让你这么抱着,会让你为难么?”

    “不会?怎么会呢?”李私石轻轻横紧史曼华 下意识她吸了吸她身上的香气。而后,轻轻拈扶着她生了下来,让她微侧着偎依在怀中两人坐于帖上,史曼华整个人都赖在他杯中了李私石则低头望着,者着她的铡脸。一时间,他突然现,这史曼华姐姐,变得好软弱好软弱,好伍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又像是”失恋了。

    好像是被抛弄了 然后到他这里寻求安慰。但是”这里面,却似乎还掺杂点别的感特。仿佛”不仅止是安慰口好像她还对李私石才着一点骑殊的感幅。

    这种感觉 让李私石下意识地感到才些危险。但是,却并不排斥。

    直过得一会 李私石才问逆:“曼华姐姐,到底生了什么事,可以跟载说说吗?”

    史曼华沉默了一会 糙做点头,才些依依不舍执离开了他的杯抱o但略一迟疑,就转过身,背对着李私石,却是选了个更舒适的位面,躺了回去,似乎就要赖在他怀中不起来了。

    李私石搬糙苦笑 看着这突然间变得才些孩乎气,伍个小孩子似的史曼华,心中不禁才些无奈”月时,也才积自得之感。心里隐隐约约执,似乎对目两人这剪亲蜜的状态,颇为高兴。

    李私石就干煮装傻 梭着,让史曼华躺在他怀中了

    如此 过存良久,才听史曼华道:“之兼,哉尝武证道”结果,还没来辊及尝拭,就失败了正”

    李私石一聘口没尝武就失败了?!!

    只听史曼华道:“我突然现 我的元种深处,记忆景深处,似乎才什么东西被篡改过了勺所以,导致我的本性不通透”

    顿了顿 又道:“旋句话说,我的部份记忆,具实是被删改过的。而我和你们相处时,平常所表现出来的性格,是受到那部份删改过的记忆的影响?那”并不是我真实的记忆。而我平常的性格,也不是我以前的性格口我的本性,一直都如月囊上了厚厚的尘垢,一直都显现不出来刁

    “未明本性 又如何能知道自己该造择什么样的道了又如何能知道,什么样的道最适合自己?道都无法选驿,就更不用说证道了。可以说,如果之不是命运之丝的关系,就凭我这样的心性资质,恐怕连大罗令仙之境都无法达到,更不用说是今动法陡的纯界。

    “因此 我决定耍明了自己的本性。要将自己的真实记忆全部还原。明了自我,知道真真正正的哉,是怎么样口这样,才能参悟大道,才才可能证道成功”

    李私石听着 下意识她帐微点头了而同时,心中却也充满了惊骇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