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八十三章多性格花仙

第六百八十三章多性格花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华的记忆被删改,居然自到现在才现。==就 卖==记住我们的网址1

    之前那念动法随境界的修为,命运之丝将众人连接起来之后聚合到的强大力量,如此实力,如此修为,居然还无法洞察到史曼华隐藏在灵识深处的隐患,这,就未免太过可怕了。

    一般来说,念动法随的境界,本性早已通透,就如同水晶一般晶莹,里面有任何杂质,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只要任何修炼之人本性通透,那他(她)灵识深处,元神深处,任何秘密任何隐患都瞒不过他(她)的感知。

    哪怕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在暗中下手脚,那一旦本性通透,这灵识深处一切的暗晦,都暴露无遗,绝无可能隐瞒。

    但现在,史曼华灵认深处的记忆,居然有被动过手脚的痕迹。而且直到李松石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史曼华也踏上了证道之路,这才现”如此,就显得可怕,显得古怪了。李松石沉吟着,思索着,还没有出声,这时,就听到史曼华接着刚才的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显然,她没注意到李松石的疑惑,没现李松石的分心。她只沉浸在回忆当中,喃喃地说道:“于是,当时,我就放弃了参道证道,只一心一意静坐入定,要将心神沉入我的元神深处,探察那尘封已久的真实记忆,要将本源之我给还原出来。

    “可是,没想到,正因为如此,反而让我现了一件让我难以置信的天大秘密。”

    李松石低头看着,问了句:“什么秘密?”

    史曼华微微缩了缩身子,双臂环抱在李松石腰间,好一会才道:“那叶子,”是假的。”

    李松石心神一动”叶子,是指那史叶云吧?

    据纪洛如所说,史叶云这个人到底是真实存在,还是虚假的存在,都无法肯定。但十之**是假的。

    就听史曼华说道:“不仅叶子是假的,鼻多许多事情,都是假的。就连我诞生的年代,我出生后生的许多事。都是假的。”

    李松石这次可是真正吃惊了,不禁问道:“怎么回事?”

    史曼华道:“我的记忆是被删改了,我是不久前才现,我不是在五六千年前就出生的,而是在三千多年前,在忘川河畔的一株彼岸花集诞生了灵识。而后,就被太上老君硬生生在脑海里灌输入了大量的记忆。

    “包括我与史叶云的事情,还有与太上老君之间的恩怨情仇。甚至,在五六千年前与言青囊姐姐相识的事,都是伪造的。”

    李松石听着,骇然。但心念一动,道:“不对啊,若是这样。那《造化秘录》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太上老君如果是改变史曼华的记忆,直接让史曼华被记忆蒙骗,爱上虚假的“史叶云”小或是直接爱上太上老君,而没有在虚假的记忆中与太上老君结仇,这不更好?

    不过最后一个疑问,李松石却没问出来。

    只见史曼华摇摇头:“不清楚。那《造化秘录》的事情,我到现在还迷糊。而且,我的记忆,似乎除了太上老君,还有别的人动过手脚。不过,动手脚之人将与他相关的记忆消掉了,所以我回忆不起来。”

    李松石听着,就更为纳闷了。

    有人能修改史曼华的记忆,让史曼华不知道那人曾改变过她的记忆。那,那人能办得到,太上老君没理由办不到啊。为何太上老君不将他在史曼华的记忆中抹消掉呢?

    这其中,还有什么隐藏着的秘密?

    李松石将这事说出来,史曼华也是纳闷,道:“说起来,我也觉得奇怪,会不会是关于我是被太上老君改变过记忆的这段记忆,都是别人捏造后,放置在我的灵识深处的?”

    李松石听着,摇摇头。顿了顿,道:“若是曼华姐姐你能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借助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之后的紫董妹妹的能力,不难感知感应到你的内心深处的全部秘密”只可惜,因果幻象长河已经不在,不然到是可以通过因果之丝的倒推逆溯,找回往昔的真相。”

    史曼华点点头,这时,李松石心中一动,问:“曼华姐姐,你心里”是不是对叶子还很有好感?!!”

    史曼华稍稍一怔,随即就反应过来。

    李松石之后以这么问,十有**是怀疑史曼华在心里仍深爱着史叶云。所以在知道自己的记忆有不少是伪造的,关于史叶云的事情是假的,这史曼华才会伤心绝望,才会如同被人抛弃的失恋的小女孩。才会由此走火入魔,陷入心障而不可自拔,才会想要在李松石这里寻求依靠。

    史曼华俏脸微微一红,细细回想了一下,突然脸色骤然一变,变得有些惨白,有些不可思议地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李松石忙问:“怎么了?”

    史曼华仍是有些失神,喃喃地低声说着,有些神不守舍。

    李松石忙搂紧她,又关切地问了一句,那史曼华才回过神来。

    不过,她却是有些呆呆的,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李松石,在犹豫着。

    李松石道:“曼华姐姐,若是有什么不方便说,”

    史曼华摇摇头:“也没有什么,只是我觉得很奇怪,我刚刚回忆着曾经的记忆,却现,自己对那叶子,对那史叶云,早就没有爱意,没有特殊的好感了。就连伪造记忆中的姐妹之情,这亲情,都淡如水,轻如风,轻飘飘的,仿佛不存在。他在我心里,早就不占据任何重要的位置了。取而代之的是”

    说到这,略略迟疑,望了望李松石。

    对这点,她都有些意外。只不过,她此时隐晦地提了出来,除了略略感到有些羞涩,竟没有太多的不适,仿佛哪怕是当面向李松石示爱,都不会不自然。这,是命运之丝的作用吗?

    她心里暗暗想着。

    只不过,她对于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位置,被李松石所取代,次重要的位面被诸多花仙子占据,并没有感到不可思议,真正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

    “也不知为。虽然我心里对史叶云巳经没有了什么感在知道口匕…前的许多记忆都是伪造的,都是虚假的这时侯,我就突然感到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仿佛自己被抛弃了,有种想哭的感觉。”

    李松石听着,心中讶异,脸色也沉重了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曼华姐姐的元神深处,必然还藏着什么极重要的秘密。”

    李松石想着,下意识地搂紧了史曼华。道:“曼华姐姐,这不过是错觉罢了。”

    “不,不是错觉,你也该知道,这不是错觉,对吗?”史曼华仰头望着李松石问。

    李松石道:“是不是错觉不重要,你还有我们,现在,以后一直一直,都会有我们陪着你,我们永永远远都在一起,永永远远都幸福快乐地在一起,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史曼华听着,略略有些失神,好一会,脸上才微微露出有些勉强的笑意:“是啊,以后,我们都永永远过…”

    话说到一半。突然感到头顶一暗,就现李松石已将头凑到面前,在她还完全没反应过来之时,一下子就亲住了她。

    这刹那间,史曼华傻住了,感到头脑一片空白,思想都在这一瞬间停顿住了。

    如果说,之前李松石亲她之时,两人的心智不是完全清醒,是受着**驱使,但现在,李松石和她可都是完全清醒的。[][]

    这,可就出什么姐姐弟弟之间的界限了。

    史曼华感到自己的胸腔里,似乎诞生了一颗心脏,砰砰砰地跳着,有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感觉。

    她的舌尖,与李松石舌尖轻轻触着,那微麻的感觉,令她几乎难以自持,几乎迷失。

    深深的一吻,长长的一吻,李松石才松开有些微娇喘的史曼华,道:“曼华姐姐,如果你不介意,由我取代那叶子曾经在你心目中的个置,好吗?”

    史曼华芳心一颤,顿了顿,道:“那牡丹妹妹她们,

    李松石笑了笑:“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反正我欠下的情债,已经是无法还清了,再欠也无妨。反正有着永恒的时间慢慢去补偿。”

    史曼华听着,不禁有些失笑,刹那间。那娇容绽放出足令明月与百花俱为之自惭的绝丽艳色。她摇摇头,道:“石弟弟,你不觉得这样有些无赖吗?”

    李松石反问:“那,曼华姐姐你是愿意我无赖一些,连你的债一起欠下。还是愿意我不无赖呢?”

    史曼华听着,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只瞬息间,俏脸嫣红,羞道:“你这个无赖。”

    “哈哈,这不就对了吗?我现在就是个无赖”嗯,可不是我自己想当,而是为了曼华姐姐你,才当这无赖的。”

    “你,”史曼华为之气结。

    但未待她继续生气,李松石又一下子堵住了她的小嘴,用他的嘴去堵。

    直过了好一会,四唇分离,李松石低头看着,只见史曼华之前脸上的娇艳羞红渐渐消退,只余平静的脸色静静地看着他。

    但是,那眼神,却是一点都不冷淡,反而还有种深深地在凝视着他的感觉。

    这时,李松石就知道,史曼华在心底。已是接受了。

    接着,就听史曼华问道:“对了,石弟弟,刚才听你说,如果我达到元神寄托虚空之境界,便有机会将自身的秘密会部掘出来的。是这样吗?”

    李松石点点头。

    史曼华微微一叹:“可惜,直到如今。我还找不到自己所需要前进的道路。”

    李松石略一沉吟,还未出声,就听史曼华道:“之前我是从红莲业火入手的。业火乃是焚世灭世之炎。但是,却是佛家佛陀所有。金刚怒目,以降净世红莲业火。

    “但佛家讲究慈悲。这红莲业火,也蕴含有慈悲么?”

    李松石听着,就道:“灭却浊世,还世间苍生一片太平,便是慈悲。所以金网怒目,佛陀忿火,皆为苍生。红莲业火,自然就有慈悲。”

    “可是,业火灭世,世已不存,苍生何存?“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红莲业火虽说是净世,但是,却也是灭世,显然不见是真慈悲。”

    史曼华持着反对的意见问道。这当然不是反对李松石,只不过是事论事。而且,持着相反的意见,更适合探讨出本源与真相。

    同时,她与李松石有着命运之丝相连。所以哪怕相互持反对意见探讨,也不愁对方着恼。因此,能自然而然地问着,没有顾忌。

    李松石听着,沉吟了一下,道:“欲将创盛世,必先灭浊世。想来持红莲业火者,欲形创出全新的世界。所以将旧世毁灭吧。只是小

    说到这,李松石有些迟疑。因为问题还是那个,世界灭了,苍生何存?!!如此,又谈及什么慈悲?

    只听史曼华道:“佛说慈悲,不以多弃少,不以少弃多,至公至道。虽有浊世,只欲渡浊世而为净,焉有灭却浊世之说。真慈悲者当如昔日地藏王佛,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唯连修罗罗刹皆渡,才是慈悲真义。与之相比,红莲业火反倒落入了下乘了。”“红莲业火所灭者,以世间之因果为主,而非焚灭世间诸物。”李松石又说道。

    “然而,因果之中自有真情在。世间一切众生,皆因有情而有佛性。若因成佛而忘情,非真得佛义。佛者,因对苦海众生有情而心生不忍,而生慈悲,故护持众生渡尽众生之大宏愿。此为大爱。若说欲成佛而忘情却爱,斩断一切因果者,皆入邪道,为邪魔矣。佛说,佛自人间生,故当从人间证,岂可脱人间因果之外而求佛果?正是此理。”

    史曼华辩说道。

    李松石微微点头:“如此说来,这红莲业火中蕴慈悲的说法便是有问题了。”

    “是啊。可是,业火若不蕴慈悲,一味杀伐,却为何只焚灭外物,不焚掌控业火之人。若是不蕴慈悲。这红莲业火,岂会自花间而生。难不成,我这彼岸花是恶花,不是善花?”

    李松石摇彼岸花引渡沥往地狱户门户。看似恶。却是真口四“不引渡活人,只引渡死人。引渡活人入地狱,为恶。引渡死人寻到地狱所在,由此得入轮回,避免为荒魂,此为善,是大善。而且,彼岸花所生,向来引向“轮回之所。所在,之所以引渡通往地狱之门户,却是为指向轮回之门,指向解脱之路。如此,却不是恶。”

    史曼华听着,微微一叹:“是啊,,所以我才为难”石弟弟,你该知我为何找不到证道之途了吧?”

    李松石点点头。

    理未明,心志自然就不坚。唯有理明,那心气正,心意坚,那意志才会无比凝聚无比坚定,通往大道之门户,通道正果之道路,才会由此开启。

    若心中仍有着疑虑,那就只会弱了心神,分散了心志。存疑未去,永无证道之可能。

    这时,史曼华微微叹了一口气,突然道:“对了,之前石弟弟你好像是说,紫董妹妹准备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姐妹证得,她们的道路是怎么样的?我有没有借鉴的作用?”李松石道:“紫董妹妹还未证得元神害托虚空之道。

    但只要回到现实当中,就必定会在极短时间内证得。所以之前我才说,如果曼华姐姐你有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再借用证得元神虚空境界之时的紫董妹妹的感应能力,就有可能知道自己灵识深处的秘密,知道当年生的一切事的根源真相,”

    史曼华点点头。接着,就见李松石右手指尖处,多出一团白色的光团,光团中,蕴含着海量的记忆碎片,重重幻影浮现。

    “事情说来话长,曼华姐姐你接过这记忆团。就明白了。”

    李松石说着,史曼华欣然接受。只倾亥间,大量的记忆碎片就涌入了她的脑海。不用片刻,她就将李松石之所以进入这精神世界的缘故,还有白牡丹的事情,通通都弄明白了。

    她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顿了顿,史曼华似乎做了什么决定,脸上一片轻松,仿佛已经觉悟了的佛陀的,一片祥和平弃:“石弟弟,我做决定了。”

    李松石一愕,见着史曼华眼神中的坚定之色,就不禁问:“什么决定?”

    “我决定,向牡丹妹妹学习

    李松石一愕,就听史曼华又道:“我知道,以我的资质,恐怕是无法在短时间内证道了,哪怕是几千年,都未必能证出个结果来。既如此。倒不如效仿牡丹妹妹”

    李松石心神一震:“可是这样一来”

    “这样一来,我以后不也是还能再慢慢证那元神寄托虚空之道么?而且,只要如同牡丹妹妹那般,有着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的战力。那时,哪怕只有念动法随颠峰境界,却也能够通过命运之丝借用紫董妹妹的能力了吧?若是再加上洛如姐姐等人的能力,想必,我就能感应到自己灵识更深处,更精微细致之处隐藏着的秘密,知道我的记忆变化的迷团的根源真相,然后,想要证道,就更容易了。”

    史曼华说着,突然嫣然一笑:“就算没有能弄清楚当年的秘密。只要能将执念全部执聚,那我心性坚定,都更容易证道啊。除非”石弟弟你是不欢迎,不愿意?!!”

    说着,神情有些幽怨。

    李松石苦笑,摇头道:“我岂会不愿?只是这样一来,恐怕会让曼华姐姐你亏,”

    史曼华用小手捂住李松石的嘴,轻轻摇了摇头:“你说你要取代叶子曾经在我心中的位置,甚至”要比他更重要。那。就从这事开始吧。只要你不嫌弃,不觉得我会因此加重你的情债,”

    说着,凝视着李松石,深深地,望着他。

    李松石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心中微微一叹,暗道:“没想到,进来一趟,就泡上了一位曼华姐姐”

    不过,到底是否因为进来一趟就泡上呢?李松石却是心知肚明的:不是!!!

    因为,哪怕他没进来,就凭刚才史曼华觉得心里空落落,心灵没有寄托时,就下意识地从李松石这里寻求依靠。也许”在不知多久之前,她心里,就渐渐烙上李松石的影子了。

    只不过,一直因为李松石身边的白牡丹梅雨心等人,她才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同时,也因为她一直用着那莫须有的史叶云做借口,来压抑着自己。

    直到之前,入定证道,这感情,才爆出和…

    却说,李松石在那精神世界中与史曼华温存良久,最后,单独离开了。

    同样的,史曼华居然也保持着精神世界,并未将这精神世界回收。所以,虚空中依然只有谢紫鳖一人单独盘坐着。其它花仙子,全都是仍在精神世界当中。

    李松石与谢紫莹打过招呼之后,就朝下一个精神世界进。

    这里,是沈幻云的精神世界。是曼陀罗花花仙子的灵识所形成的,单独的,独立于公共精神世界之外的独立精神空间。

    一进入到里面,李松石迎面就闻到一阵香风。

    抬头看,就见这里是相当经典的花之世界。

    蓝天白云,微风和阳。

    所不同的是,这里没有星辰月亮,只有白天。而且,除了一望无际的大地之外,没有别的世界,没有别的位面。只有这一块大地。

    李松石悬浮于虚空,低头俯视,只见曼山遍野的曼陀罗花。一处处山谷,河岸,溪流,峡谷,泉水,瀑布。湖光山色”这一切,的成了一个相当完美的世界。

    若说有何不够完美,就是这个世界只有一种花开,只有曼陀罗花的生长。虚空中,也只有曼陀罗花的花之灵气和香气在流转。

    不过,李松石对此却是不介意的。继续观望,就见一处处山谷、河岸、溪流、峡谷、清泉或瀑布之旁,就都有人结庐而居,有人居于其中。

    李松石看着,顿时就愣住了,因为这个世界生存的“人类”都是完全相同的相貌,完全相同的

    没错,这个世界里,有着过十万百万之数的沈幻云,一个个穿着或相同或不同的服饰,在相同或不同的地方居住着。

    只是,有点让人诧异的是,这一个个的沈幻云,身上的气质,居然各有所不同。不能说“两个”沈幻云之间的形象气质完全不同,但是。总是有些差异的。

    而一些个体之间,差异犹其之大。

    李松石网沉吟着,就听到下面传来一个泼辣的声音:“你个臭八婆,明明刚才是你先说好落棋无悔的,怎么现在又赖帐了?。

    李松石一愕,低头一看,就见不远处。一个凉亭当中,五个衣着气质各异的“沈幻云。聚在那里。其中一个穿着白色衣裙,却将裙摆高高撩起,一只脚站在地上,一只脚踩在石凳上,右手指着对面的另一咋。“沈幻云”在那里破口大骂。

    看她那样子”啧啧,单论相貌,端的是倾国倾城,但那脾气,跟那骂街的泼妇差不多,让人不敢恭维。而被她骂着的另一个“沈幻云”却是一脸娇怯怯的模样,一模胆小怕事,不小心被那个“泼妇。吓坏了的小可怜的样子。

    那胆小的“沈幻云”畏畏缩缩地退到一旁,那可怜的小脸上都快哭出来的样子,她嗫嗫地道:“可是”可是,刚才这颗棋子,明明不是摆在这里,”

    “什么?!!”。一个声线极其动听,嗓门却相当之大的声音传来,那个,“泼妇”瞪大了美丽的眼睛,盯着“小可怜”道:“难道你的意思是老娘刚才动了手脚,把这颗棋子的位子给换了?”

    “我,我,我没这么说那个“小可怜”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眼圈都有些红红的。

    “可是你就是这个意思!!”。那个“泼妇”努力地瞪大了眼睛,似乎要将那双美丽的俏目瞪成铜铃状”可怜的是,她的恶形恶状是表现出来了。但是那双眼睛,怎么都无法瞪得难看。

    这时,就听那“泼妇”旁边传来一个劝说声:“算了算了,反正不过是一枚棋子的事,而且,她也已经在道谦了,是不是啊小可怜”

    一个同样跟“沈幻云”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美丽的女子拉住那“泼妇。”而一旁的其它另外再位“沈幻云”却是站在一旁看着,听着,满脸的冷漠。

    “什么?!!什么叫“不过是一枚棋子的事情。?什么叫“算了。?!!你知不知道,这可是事关我声誉的问题!!!”那咋。“泼妇。朝着旁边劝说的人怒吼道。

    “多,说得不错。”旁边一位神情冷漠的“史叶云。道:“依我说,对错不论公道,是非但凭实力。谁对谁错,拿刀来砍一砍就知道了。输的,就是错了,错的,被砍死了活该。”

    此言一出,就连上空中悬浮着的李松石都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太狠了,太凶残了。

    网想着,就听到刚才那正好心劝解纷争的那咋。“沈幻云”突然皱眉:“怎么可以这样?各个,大家都是好姐妹,有什么事情何苦这样呢?坐下来好好讲讲道理不就行了吗?”

    “对啊对啊”那个“小可怜”忙点头不已,跟小鸡啄米似地赞同道。

    “哼,道理?道理值几个钱?还是拳头有用。谁的拳头硬,谁的刀子利,就是谁有道理。”之前那个声音冷漠的“沈幻云”说道。

    但是,她话声才网落,却有一个更冷的声音响起:“哼,你们这样吵来吵去的,烦不烦?!!,小

    说话的却是第五个,神情同样冷漠的“沈幻云

    就见她手一挥,不知何时,纤纤玉手已经持着一把月牙红缨刀,狠狠砍在摆放棋盘的石桌上,砰的一声,溅射出一大块石屑:“真要吵,真要打,直接拿刀出来见见红,别光说不练的。要是不打,赶紧下棋,别吱吱歪歪地听着惹人烦

    “吱吱歪歪惹人烦?”那个“泼妇”秀眉扬起:“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在说我吗?你个臭不要脸的。别就以为只有你会动刀子就了不起。告诉你,你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我们这边可是四个,你有胆跟我们单挑

    “好!!”那咋。拿刀出来的“沈幻云。道:“我就先跟你单挑。”

    刀光一闪,便朝那“泼妇。削去。

    “慢着,单挑是我们四人挑你一个”唉哟,你还真来啊那介,“泼妇”头上几缕丝被削下了一小断,吓得脸色苍白,忙退开几步。

    悬浮在虚空中的李松石,见此情形哭笑不得。

    看着下面的五个沈幻云,自己跟自己在那里吵架开杀,李松石觉得自己脑袋都有点大了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沈幻云妹妹啊?

    心里想着,却不敢迟疑,身形一晃,已冲了下去。右手轻轻一挥,刹那间,一股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意志加持在空气中,转化出一大片的花之灵气,朝前方挡住,同时喝道:“住手!”。

    但是,网喊了一声,李松石还未及劝阻,面前的五个沈幻云就都同时消失了。

    整个精神世界,突然一阵狂烈的震动。一时间,天昏地暗,昼夜交替不休,日月旋转。

    大地上,狂风四起,卷起一阵阵花瓣,不断地飞旋上半空,撕碎了,形成一片片粉碎的花瓣碎末不断地到处乱刮。

    那风,直涌天际,搅碎了白云。但眨眼间,又不知何处涌来了大量的乌云,阴沉沉几欲下雨,雷声隆隆,电光闪烁。

    举目四顾,天地失色。

    “这是怎么回事?”李松石心念一动,突然反应过来了:“是了,这里是幻云妹妹的精神世界,整个世界中的一切全都是她的精神意志所转化,所以,我在这里使用了意志要量转化虚空能量,就是在不经意间对幻云妹妹的精神意志进行攻击,进行吞噬转化了。所以,肯定是触动了她,让她清醒了过来

    想着,就听不远处传来一阵娇怯怯的声音:“石哥哥”

    李松石回头一看,就见一位白衣仙子,凭空悬浮在不远处的背后。一袭白衣,花香环

    只不过,她俏脸有些羞红,有些不好意思。

    李松石笑着,不由道:“幻云妹妹,好久不见了

    沈幻云红着脸点点头,有些拘束。似乎想过来,又不大好意思。

    李松石见状,就笑道:“真是没有想到,幻云妹妹你居然还有那样的一面啊

    沈幻云听着,俏脸一下子就刷地全红了,红透了,羞道:“石哥哥说笑了,那些,都只是我的化身而已”小

    “哦?化身?”李松石问:“继承的不是幻云妹妹你的性格?。

    沈幻云大羞:“石哥哥,人家平常有这样的吗?”

    李松石一愕,随即呵呵笑了笑,道:“当然没有。纪云妹妹向来温柔可爱,聪明睿智,岂会做出那等泼妇骂街,拿刀到处乱砍的行径?!!”

    沈幻云听着,俏脸更红。但是,随后却是垂下头,微微低泣。

    李松石一见,顿时慌了,身形一晃,就飞了过来,手忙脚乱地道:“哎,别哭别哭,幻云妹妹,刚才是我的不是,是我乱说,你可别生气啊。”

    沈幻云低着头,双手捂着脸,吸着鼻子,道:“不,你不是乱说,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一定以为,我就是有着这样的性格,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化身。你心里就是想,原来沈幻云就是这样的人你是不是这样想?”

    “没有没有,万万没有李松石就差点指天安誓了。

    “真的?!!”沈幻云捂在脸上的小手偷偷露出了一条缝,偷偷地瞄着。

    李松石一本正经地点点头:“真的,比真金还真。”

    “呜,人家不航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对天誓。说在你心目中,沈幻云永永远远都是最美最温柔最善良最可爱的,你最爱最爱的,永远都只是沈幻云一个人

    李松石听着,一愕。

    随后,无奈地抬起手,指天誓,道:“好吧,我对天誓,在我李松石心目中

    话声网落,面前那沈幻云突然松开了手,一下子靠上前,用小手捂住了李松石的嘴巴,不给他誓。娇嗔道:“你还真誓啊。”

    李松石笑道:“有何不可?。

    沈幻云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以后可就要后悔了

    “后悔什么?”

    “后悔今天让你誓啊。那样,不论如何,你以后心里总会有点小疙瘩,那就没意思了。我宁愿你不誓,以后对着我好就行了。而不要你了誓,以后心里有疙瘩。”

    李松石听着,笑了笑,正要说话。但是,还没说,沈幻云已扑过来,用小嘴堵住了他要说的话。

    亲了一下,她才退开,望着李松石,情深浓浓地道:“你心知我心,我心知你心,这就够了小不用说,我都明白。”

    李松石听着,心情一下子放松下来,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快乐。

    沈幻云道:“对了,石哥哥,你怎么突然进来了?也不先通知一声。”说着,沈幻云俏脸又有些红。想到刚才那些化身的表现,正好让李松石见得,实在是让她无法不脸红。

    李松石笑道:“是有些事要进来将你唤醒。对了,幻云妹妹,刚才那么多你的化身,每一个性格气质都不同,这是你的证道之法吧?。

    沈幻云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嗯。是我的化身”

    网说着,还未解释,李松石就已道:“你不说我也明白的。曼陀罗花花仙子,性格百变,你这是将你潜意识中的其它多余性格都作为化为凝聚出来吧?这一个个潜意识的性格,都与你平常和我们相处时的性格不同。想来,你是为了好与我们相处小把其它不适合的性格都压抑了。所以一直以来,才只有一两个性格呈现在我们面前。”

    沈幻云又点了点头,但也仍是还未解释,李松石又道:“性格百变,乃曼陀罗花本能。你身为曼陀罗花花仙子,难免受其影响。本性固然如此,却不得不因为我们的关系,强行将本性压抑,真是难为你了

    李松石如此说着,不知何来由,沈幻云听了,就觉得开心,心情仿佛一下子轻松多了。

    她笑道:“也不算是压抑本性,不过是将其它不适合的性格压制住了

    李松石又点点头:“嗯,其实人类也一样,每个人都有着种种不同的性格。但绝大多数人的多余性格都会压制在潜意识当中,终身都不会用到。甚至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本性当中还存在着别的性格。只有少数人,需要在日常生活当中面对着不同的情况,或是身不由己地遇到某些特殊的情况,那才会暴露出不同的性格来,所以,这一人同时有着许多性格,也不是什么异事。

    “真正看一个人的好坏,还是看她平常的显示格,与人相处时表现得最多的性子。而幻云妹妹你平时与我们相处得很好,我们都很喜欢你,这就很好,”

    沈幻云听着,心里更是开心,就道:“石哥哥不用说,我心知你心,我知道你不会嫌弃我的。”

    李松石笑道:“命运相连”就算没有命运之丝相连,也不可能嫌弃你啊,爱你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沈幻云心里甜滋滋的:“石哥哥嘴巴什么时侯变得这么甜了?。

    “呵呵,你尝尝就知道了李松石说着,狠狠地耍了一次“流氓。”和那沈幻云好生亲热了一番。

    过得一会,两人情绪平静下来,才到那凉亭长凳上相互偎依着坐了下来,彼此诉说着别情。说着说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松石才将话题扯回正事当中:“对了,幻云妹妹,刚才说到,你将不同的性格凝聚成化身,是想以此证道,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不知详情如何,可以仔细说说吗?”

    沈幻云点点头:“就是石哥哥不问,我也是要解说一番的。事情是这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