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八十七章 情再续

第六百八十七章 情再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本能?!!”

    “对。”洛清苇道:“我之前进入定境,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不断去净化,不断去感悟。在这种状态下,恍惚间,我就感应到周围有一股相当强大的力量,那种力量与我的力量性质差异极夫,若能将之净化,则对我的修为提升有极大的益处。

    “在那种情况下,我心中没有别的杂念,就自然而然地随着本心心意志做。然后”等我醒来才现,自己已经在你的精神世界当中的,之前感觉到的强大力量,竟是你的灵识凝聚成的精神世界

    洛清玉听着,一阵无语。好一会,才道:“什么嘛,说得这么神秘,原来你根本就不是在清醒的情况下主动进入的。”

    洛清莱笑道:“虽然不是我主动进入的,但本能的反应,却是真实不虚的。这说明,你的精神世界中蕴含着的精神力量,其中包含的种种欲念,对我的净化力量的吸引力很大。如果能使用我的净化力量与你的**之力进行对抗,从对抗中不断感悟,那相信很快,我就肯定能将净化力量提升,达到净化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程度”只要一旦我能将一两咋。天魂完全毁灭掉,就证明我成功了。”

    说着,纤纤玉掌平伸,掌心中浮现着一团没有任何记忆碎片,没有任何生命烙印的天魂,正于掌心上空,悬浮着,上下浮沉不定。

    洛清玉看着,若有所思:“那,这么说来,我之前主动控制着欲火朝你袭去,与你的净化力量相对抗,是做对了?”

    洛清集点点头:“嗯,的确如此。

    只不过,希望你在那欲念中,不要加入你和大哥之间的那种”那种事的记忆碎片,那就更完美了

    一句话说得旁边的李松石大是尴尬,但洛清玉却是脸皮极厚。根本就不以为然:“这正是在考验你的心性啊,我知道你对石哥哥也很关心很关注的。如果你能对那欲火当中包含的欲念的信息完全无动于衷,这就证明你的心性足够坚定了,但现在看来  ,啧啧”

    洛清集听着,有些无语,看看李松石,就微微一叹:“你是在说风凉话吧,大哥与我们命运相连,我们哪怕修为再高,心性再坚定。遇到他的事情都不可能完全无动于衷,都不可能让心里不想丝毫波纹徒绮。”

    说着。望向洛清喜,道:“试想想,若是换了你,难道你就能

    洛清莱话到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自己话中的语病,意识到这句话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某些歧义,就不由顿住,俏脸不禁一红。

    “换了我?难道你,,小洛清玉嬉嬉笑着,指向洛清尊。

    洛清集轻轻哼了一声,情知自己最后一句话是画蛇添足了。不过,话越说多越错多,她就没再说下去,只闭上眼睛,调运心念,一下子。俏脸恢复了平静,脸上浮现起圣洁祥和的光芒。

    她看起来似乎完全恢复了平静,但是,张开眼睛后,只望着洛清玉,根本就不敢看向李松石,只道:“那你就说愿不愿意帮忙吧。”

    “这个嘛”洛清玉笑了笑,道:“如果说是让我制造出欲火与你对抗,让你在净化过程中不断参悟感悟,以获得提升。那我倒是愿意的。毕竟在与你的力量相抗衡的过程中,我也不是没有任何益处,因为我们毕竟都在一起相处数千年了,彼此对对方的力量的种种特长与弱点都相当之熟悉,正是最好的搭当与对手,比拿别的力量来做试炼要好得多。只是

    说着,她突然有些犹豫。

    洛清莱问:“只是什么?”

    洛清玉嬉嬉一笑,转过头看着李松石,道:“只是,只限于跟你进行力量抗衡,意志抗衡,从中感悟大道。若是你想用我刚才说的办法来考验我的意志是否“坚定”我是万万不愿的。”洛清集听着,先是一愕,随即便想到,洛清玉这话的意思暗暗示向她刚才不小心说错了语病的那句话里的含义。

    一时间,洛清莱俏脸飞红,偷偷地,快迅地瞄了李松石一眼。看到李松石脸色平静,一副“我只是个打酱油。的表情与模样,她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有种淡淡的,说不出来的愕怅与失望。

    只不过,很淡,很淡,一下子就掩饰过去。而且,瞥了一眼李松石这个动作,前后不到半秒钟,她就猛回过眸,盯着洛清玉,娇嗔道:“你胡说些什么?”

    “有吗有吗?”洛清玉眨眨眼,一副“天真无辜”的表情:“我有说什么吗?有什么地方说得不对吗?我怎么不知道?清禀,你跟我说说,我刚才到底哪里说错,哪里说得不好了?”

    洛清莱为之气结。

    这时,李松石突然轻咳一声,道:“两位,”

    两女同时看了过来,李松石无视两人不同的眼神,淡定自如地道:“既然如此,两个便相互印证吧,我不便打扰了,要通知下一位妹妹”对了,如果可以,可不可以稍微等待一下,等到回到现实中现进行修炼呢

    洛清莱讶异地望了过来。李松石就解释:“我们现在现实中的情况暂时平静了,而且有着十二个大千世界任由我们纵横,足够我们在其中尝试种种试验,种种战斗对抗,也不会被混沌龙族们现了

    说着,指尖凝聚出一团记忆碎片,朝洛清莱递了过去。

    洛清莱将记忆接收之后,点点头:“原来如此。那,”大哥快去吧说完,就望向洛清玉。

    洛清玉有点不大愿意,本来还想跟李松石多缠绵一下的,但现在”想着,突然心念一动,道:“石哥哥,虽然我们现在暂时足以自保无忧,但面对着混沌龙族,还有时时有可能出手的老牌至强者,我们的实力还没达到完全高枕无忧的地步吧?。

    李松石点点头:“嗯。的确如此

    不论是混沌龙族还是老牌至强者,任何一方对李松石的威胁都不弱。任何一方只要全力对李松石出手,他就只有招架之功,而难有回、一一。

    而且,更重要的是,未来谁说得准那些老牌至强者与混沌龙族,会是一直死敌地敌对下去?

    至强者之间的关系,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差不多。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他们的的关系,可是很难说的。

    此外,不断出现的新晋至强者也让李松石感到有些威胁。还有”现在出现的混沌龙族只是几十头,但有谁能保证,在哪个角落深处,没再藏有别的混沌龙族?

    比方说那太易之龙,现在只以一个化身化为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至强者出现。它的真身根本就不知道猫在哪个角落。而混沌龙族,又是那太易之龙“生”下来的。既然能生出几十头,谁能保证,它不会“生”得更多?谁又能保证,在暗处没有藏有它的“私生龙”?而谁又能保证,在暗处,除了混沌龙族和至强者之外,没有更大的威胁?

    还有,如今那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仍只是在不断地扩大自身的幕量,相互间只进行一定的制约性攻击,还没有开始相互倾轧。

    一旦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之间的战争全面爆,那时形势就会更为紧张。

    那时,才是真真正正,最重要的考验。也是对李松石和花仙子们最后的考验。

    闯过那一关,海阔天空小前路一片开阔。闯不过,就是灰灰。李松石和花仙子们,只能面临着惨淡的下场。

    李松石的忧患意识是有的。所以哪怕现在看似松了下来,但暗中仍是不断地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争取早日有更大的进步,以渡过那咋。最为重要的关卡。

    如此,他怎么可能会觉得现在已经可以完全高枕无忧了呢?

    而洛清玉等花仙子,与李松石心灵相通,又一个个都是冰雪聪明,心思灵悲  加之修为高深,智慧圆通,一旦知道了如今的形势,基本上都能了解自身的处境。所以洛清玉说出这话,就是一语中的,击中李松石最关切的问题。

    这时,洛清玉看到李松石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说对了。就听她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姐妹当中的至强者,是不是越多越多,我们的实力,是不是越强越好呢?,小

    李松石点点头,就听洛清玉又问:“那  ,如果是我需要证那元神寄托虚空之道,需要石哥哥你的帮助,你肯定会帮助我的,对吧?”

    李松石点点头,就见洛清玉开心地拍了拍手:“那太好了!!!石哥哥,我以欲念证道,需要你帮助我壮大欲火,等我们出去以后,你就经常陪在我身边,帮助我壮大欲火吧”

    李松石听着,差点一头就栽倒。彻底圃了。

    一旁的洛清莱脸色也是怪异,只有那洛清玉,依然一副“无辜”的样子。

    李松石轻咳了一声,道:“嗯,既然这样,我先到下一位妹妹那里去了“好啊洛清玉摇摇手:“石哥哥再见,快去快回啊,我还等着你帮我呢。到时侯,你可要“尽心尽力。哦。”

    李松石这回不敢答话了,转过身,心道:“尽心尽力?我还“鞠躬尽粹,咖  ”。

    想着,已是离开这个精神世界。然后,在那无垠虚空中转向,朝下一个目的地飞去。

    这里,是一望片白色的世界”这是李松石对冷香凝的临时精神世界的第一感观。

    一来到此地,就见大地上,处处冰雪,生机都隐藏在冰雪之下,隐藏在寒风之下。

    一眼望去,都是雪白的一片,很少其它颜色。

    不过,在大地的边缘处。却有着一抹淡淡的红影,红得极淡,掺杂在白色之中,但李松石一眼就认出了。

    所以,他身形一晃,就来到了那地方。

    这里,是一片树林,梅树林。

    树林依山傍水,山脚下,一座古色古香的院子,但却显得有些简陋。

    院前,梅树密密,一条小河自远处而来,又往另一个方向的远处而去。

    奇异的是,其它地方冰雪堆积,但这小河处,却是冰雪初融,流水潺潺,哗啦啦地响着。水声回荡于林间小令此地显得分外清幽。

    李松石来到此地,就闻到空气中有着淡淡的梅香。幽幽的清香,此种香,唯于寒气之中,才显得高雅,也唯于寒气之中,才能显得出它的独物。

    若到别处,就是泯然于众花矣。

    此时,一阵香风袭来,吹得枝头微微摇晃,令沉积的香雪扑簌簌地直掉下,一片片梅花瓣也随之掉落。但未到地,就被风吹起,乘着风,向林中飘去。

    望着这熟悉的场景,李松石稍稍有些感慨。没想到,在这精神世界当中,竟然还能见到这情形。

    这里,正是李松石前世生活的地方啊。

    想着,李松石缓缓踩着雪前行。也没有运用神通法术,就这么一脚脚踩下去,吱吱地响,留下一行深深的脚印,证明他曾来过此地,在此留下印记。

    到了那院前,远远地,隔着院中几株稀疏梅树,见那院中,有间房子的窗口微微开着,透过窗口可见看到,里面有着几案,几案上摆放着笔墨纸砚。

    那砚中有着早磨好的墨。虽是寒冬,那墨竟未凝结,只黑亮黑亮的,散着盈案三尺的墨香。

    李松石远远望着,就不禁伸手去推那院子的小门。

    吱呀一声,开了。

    就见院中,不知何时,多了一道美丽,清冷的身影。

    冷香凝的身子在风中显得很单薄,但却一点都不能削减她那倾城绝世的美丽姿色,反倒给她平添一股楚楚可怜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搂在怀中,给她以温暖,好好爱怜,好好呵护。

    只不过,这个仙子的神情实在是太过冰冷,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生人熟人皆勿近的感觉。

    而且,她的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忧愁,似乎之前在为什么烦恼着。

    此时,见到李松石,她的眉头稍稍舒展,望着李松石,怔了怔,呆呆地看着他出神。

    李松石不禁稍愣了一下。这冷香凝妹妹的情况,似乎

    网想着,那冷香凝眉头忽然舒展开来了,神态变得恬定,眼神平静安宁,仿佛在刚才已经下了什么决心,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但是,她却表现得很平静。只能让人隐约感应到她似乎要了却一桩心事。

    “你来了?”冷香凝忽然问道。

    李松石点集头。

    她又问:“怎么来了?”

    李松石笑道:“想你了。”

    冷香凝一怔,突然有些失神。但只一恍惚,就恢复了平静,淡淡地道:“你说笑了。”

    李松石只淡淡地笑了笑,没什么表示。但冷香凝刚才的表现。他可全都看在眼里了,心中有些诧异。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一坐?”李松石笑问。

    冷香凝点点叉:“你都进来了“大哥,介不介意与我到烧炉前酌一杯?”

    李松石心下稍稍一愕一喝酒?!!

    不过脸上没什么表示,只淡淡地点了点头,道:“不胜荣幸。那,就请香凝妹妹引路吧。”

    “那,随我来吧。”冷香凝说着,回转过身。

    这身形轻轻转动,身上衣袂摆晃,带起淡淡的香风,淡淡地传来。幽幽的,若非李松石敏感,都无法察觉到那香气。

    见状,李松石平淡地笑了笑,尾随于冷香凝身后。

    不得不说,冷香凝的身体非常之好,就是从弃后看,见她行走间柳腰晃动,都是无比的动人。仿佛有着某种玄妙的韵律,美不胜收。

    看着,看着,隐隐约约间,李松石心里有种强烈的直觉  今天,他和冷香凝之间,很可能有什么事情要生了”

    如此,片刻之后,李松石与冷香凝进到一间书房当中。

    书房里,有着桌案,笔黑纸砚。一旁还有书柜,与一卷卷整整齐齐摆放的古籍。

    但是,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书房中央,居然还有着一尊红泥小小火炉,上面煮着水。水中温着一个个白玉瓷瓶。

    瓶子虽然一个个都以盖着盖子,但那酒香,还是散溢了出来,盈满整个房子,令空气中满是淡淡的酒气。

    但,那酒气中,又蕴着一种梅有,此香与酒香完美交融在一起。看来,也是那酒瓶子散出来的。

    冷香凝指着小火炉旁的椅子,道:“坐。”

    李松石点点头,与冷香凝相对坐下。

    然后,就见她将目光凝视在炉上。

    李松石看了一小会,就问:“香凝妹妹,你在这里好是惬意啊,难道是以此法证道吗?”

    冷香凝摇摇头。

    李松石不禁诧异。

    冷香凝与他通过命运之丝相连,再怎么样,为了众花仙与李松石,她都会很努力地想要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的。但现在看来,她像偷懒更像过在修炼。

    虽然李松石没有丝毫怪责她的意思,但想到这种情况,心中还是很诧异,很意外。

    “香凝妹妹,是不是生了什么事?”李松石问着,冷香凝迟疑了一下,抬头望着李松石。

    她眸中似乎多了一些李松石暂时看不明白的东西,就听她道:“我是找到了一条有可能证道成功的办法。只是”我一直在迟疑,不知道该不该使用这办法,踏出这一步。”

    李松石沉吟了一下,道:“介不介意说给我听?若许我可以提点意见给你参详。”

    冷香凝点点头,稍稍迟疑,道:“大哥,可否帮我画一幅画吗?”

    李松石心中奇怪,但还是点头了。

    于是,冷香凝将他领到书桌旁,就见着几案上早有笔墨纸砚。

    墨条搭在砚侧,旁边还有着一个小瓶,瓶中装着梅酒,酒中散着淡淡的梅香。

    而砚中却有墨水,虽寒冬而不凝,同时有着墨香、酒香与梅香同时散放。显然是之前有谁将酒倒到砚中用墨条磨出来的。

    李松石不动声色,站到案旁,就问:“不知香凝妹妹要画什么画呢?”

    冷香凝道:“就画我吧。”

    说着,站在案前,静静望着李松石。

    李松石稍稍一愕,抬头看了看冷香凝。而后,顿了顿,才点头道:“好。”

    然后,右手伸出,执了一支毛笔,饱沾砚中的墨水。

    只见那笔一提,在空气中落出一道黑线,就猛地落到纸上。

    笔随意转,心念一动,一道道浓黑的线条就在纸上画了出来。

    凭李松石如今的修为,心念一动,就能控制着天地间任何物质任何灵气在虚空中凝聚成一个冷香凝的完整形象。

    三千大千世界,混沌宇宙,任何物质。都在他的意志驱使下。如臂使指。心中酝酿的任何意志,都能完美具现出来。

    如此,画一幅画,又有何难?

    所谓世间万法皆相通,一法通而万法皆通。一道得而万法俱得。

    李松石虽然不曾学过做画,但此时心念一动,种种画画的关窍手段,都通透明白。不论是什么样的画,都可以随意挥毫而出,一气呵成。

    真是要气势有气势,要意境有意志。想要工笔细描清晰,纤毫毕现,也是易如反掌。

    所以,他执笔极稳,根本没有任何停顿,那笔端就在纸上滑动起来,或疾或徐,或轻或重,转折提落之间,无不顺畅如意。

    表面上看,李松石还真是一个作画大师。他脸上神色也是平静。但谁知道,他心中却是思潮起伏。

    因为之前冷香凝的表现实在是太奇怪了。而事到如今,凭李松石的聪明与智慧,也隐隐能猜出,冷香凝到底为何如此了。

    因此,他的心情很是不平静。

    如此,片刻之后,就见李松石左手提起砚旁酒瓶子,往砚中倒水,然后用毛笔沾墨。

    不断地倒着酒水,令里面的墨不断地由渐变淡,最后只淡如云烟。

    而李松石则不断地以笔饱吸墨汁,落到纸上。

    过得片刻,李松石将冷香凝的事情想个通透明白,这时,也画好了。

    只见他提笔起来,轻轻吁了一口气。望着画中的可人”刚量了片刻,才将竿搭回旁的竿架卜六

    “画好了。”李松石望着冷香凝,平静地道。

    那冷香凝微微地点了点头,却没有反应,只静静地看着李松石,然后。微微吁了一口气,道:“真像,”

    李松石心神一震。

    就听冷香凝又道:“你画画时,就和前世时一样,没有任何改克  ”

    李松石笑了笑:“是吗?。

    冷香凝点了点头,走上前,望向桌案上的那纸。

    只见她的形象跃然纸上,栩栩如生。虽然不用丹青,但却仿佛五色俱全。

    那墨以浓淡不同,竟将五色完美地表现了出来,给人一种“此画有彩。的错觉。

    而且,除了她之外,画中还多出了一株虚拟的梅树,飘落的花瓣,淡淡轻风吹起裙摆,还有着一层淡淡如烟的仙气环绕,却画得飘飘缈缈,若隐若现。只淡淡着墨数处,就令整张画显得仙意盎然,画中之人飘飘若仙,仿佛随时都会从画中飘飞出来。

    而更为神奇的是,那画中的冷香凝,眉宇间和唇处,被李松石点了一点淡到极致的墨影。

    略略望去,就显得冷香凝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忧色。但仔细一看,那墨影又不明显,很容易就忽略,看起来,就如同那墨影缓缓淡去,而画中的冷香凝。眉宇间的忧色也仿佛随着观画者的注视,而缓缓消散。那嘴角,竟微微带着一点极其含蓄的变化,恍惚间,竟似在微笑。

    所以,这张画可以说是画活了。里面的画虽然是静态,但人在观看时,却会因为眼睛的错觉,而产生一种第一眼和第二眼看到的画像不同的感觉,心里就会生出亲眼看到那画中之人由忧转喜之感。

    仿佛,已将动态入画。

    由此可见,李松石的画艺,已达到一种颠峰境界,单凭普通笔墨,不用神通,就能将自己心中意境,所想耍表达的一切,完美融入了画中,并让此画活起来。如此技术,在神袱之中,虽称不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却足以傲世凡尘了。

    穷三千大千世界古往今来无数年代,但凡有执毛笔作画者,能画出这样的画的凡人”,没有,根本就没有。

    不是凡入圣者,或是数百年上千年沉浸于画道的人,都无法达到此画的程度。

    冷香凝愣愣地看着画中的自己,过得一会,不禁动容。不是为这画技,而是画中所蕴之意。

    想着,抬头看了看李松石,道:“谢谢。”李松石淡淡地笑了笑:“你好像有心事,可以说来听听吗?。

    冷香凝点点头:“之前我说,我找到了一条有可能让我证道成功的道路。”

    李松石点点头。

    只听冷香凝又道:“我曾听闻,修道之人,乃是逆天而行。与天争,更是与自己争。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只要能不断地战胜自己,就能不断地进步。所以,我就选择了一条战胜我自己的道路

    “战胜自己?”

    “嗯。”冷香凝点点头:“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心性圆满俱足。所以,须先通透自己的本性,然后,找出自身的本性弱点,将这弱点补足,达到本性圆满之境。如此,可与大道本源和混沌本源相互交感,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地步。

    李松石听着,略一沉吟,问:“你怎么会如此认为的?”

    冷香凝道:“据闻证得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有一种办法是将自己的恶念,善念,全部斩出,凝聚执念。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颠峰,然后将执念斩出,便可以感悟到大道所在,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

    “之前,我们不也是在修炼当中,让自己元神更加通透,更加纯,粹。可以感应到冥冥之中的大道所在吗?。

    李松石点点头,道:“是的,也正是因为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流传,说是花仙子的灵识可以帮助神灵将神魂净化。让神魂纯粹到了极致,没有任何杂质,就能感应到冥冥中的大道所在,最后把握大道之本质,达到元神寄托虚空之境。”

    冷香凝道:“神魂纯净到极点,那就是本性圆满到极致的表现。是本性通透,一切心障不存,杂念无存之时,元神的状态。所以,哪怕不用别的手段,只要不断地琢磨本性,令心灵通透无杂,也可让神魂,纯净到极致,感悟到大道所在

    李松石道:“可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所谓的大道所在,便是因果幻象长河之所在。感应到因果幻象长河,进入因果幻象长河,甚至得到部份大道本源,也不代表着就能证道。”

    冷香凝摇摇头:“那是一般人无法感应到大道本源的本质。哪怕得到大道本源,也无法感应中其中包含的大道本质。若是有人的神魂纯粹到极致,可以直接在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感应到大道所在。那么,此人此神,若是得到了大道本源”他又岂会感悟不出大道本源的本质所在?

    “而能感悟得出大道本源的本质所在,又岂能感悟不出混沌本源的本质所在?若能把握住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之本质,又岂能把持不了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能把持得了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又岂会无法将元神烙印寄托于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之中,又岂会无法将元神寄托于虚空,达成元神寄托虚空之道?!!

    “所以,斩却善念,斩却恶念,斩却执念,斩却一切念,令神魂纯粹到极致,没有任何杂质,能感应到冥冥之中的大道所在,感应到冥冥之中的因果幻象长河之所在。那就已经具备了证道的能力。只要得到大道本源,就立即可以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

    “而如今,我们已经得到了一滴大道本源,我却无法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那最根本最根本的本质,就是我的心灵和元神,还不够通透,杂质还未完全别净,所以感悟不出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的本质。

    “这种感悟,必须是亲自感悟,亲身感悟。所需要的,是属于自己的,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感悟,那才能真真正正地,儿用只的能力去影响。去控制,尖把持那大道意志与混沌忠司六而别人的感悟,哪怕是大哥你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时的感悟,用记忆碎片的方式让我得到你的全部感悟,那也无法让我真真正正把握住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的本质,无法把握住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本质,更无法凭着自己的力量,如臂使指地操控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

    “所以,想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就必须有自己的感悟,必须能凭着一己之力,在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夹缝间生存,任着一己之力,控制影响部份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

    “而反过来说,能凭着一己之力,不凭外力而生存于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倾轧之间,且能操纵部份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那也就相当于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了。想要让生命烙印,将元烙印永恒不朽,不死不灭,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李松石听着,微微点头,不得不承认,冷香凝说得很有道理。

    “所以,之前所说的,想要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必须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道。这话并不是绝对正确。因为,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道路,其目的,只因为依着最适合自己的道路去证道,能让人更容易感悟到大道与混沌的本质。

    “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道就是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证道的办法。这办法之所以能让人成功证道,最关键之处,是因为使用这最适合自己的方法去感悟大道本质与混沌本质,可以让人在神魂没有纯粹到极致的程度下,也能够直接感悟出来。能够在神魂没有足够纯净足够纯粹之时,就已能把握大道与混沌的本质。

    “这,就是我们之前的证道之路。

    “但是,如果我们能在事前先将自己的元神修炼得纯粹到了极致,能直接从大道本源与混沌之气中感悟到大道与混沌之本质,能直接把握住大道与混沌的本质,那自己所走的道路,是否是最适合自己的道,岂不是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达到了目的地,道路如何选择已无妨。唯有在未达到目的地时,才需要选择道路。”

    冷香凝说着,李松石不禁问:“那香凝妹妹你的意思是,“你想通过某种方法,让你自身的心性、本性都是圆满俱足,通透无杂,由此让你的元神通能够纯粹到极点,感应能力强大到极点,可以直接感悟出大道与混沌的本质。这样,就不需要再寻找什么道路,而直接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是这样子吗?!!”

    冷香凝点点头:“没错。”

    李松石沉吟了一下,道:“你选择的道路,倒是可行。只要元神或神魂纯粹到极致,再有一定的修为,的确是能在三千大千世界任冉地方都感应到大道所在。

    的确是能够在接触到大道的一刹那,就能直接感悟到大道的本质,能直接拥有元神寄托虚空的能力,随时随地都可以证道成功。甚至,有可能不需要进入因果幻象长河,不需要获得大道本源,那都能直接在三千大千世界当中证道成功,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这种将元神或神魂修炼得纯粹到了极致的办法,那就是以拙破巧,一法胜万法,一道胜万道,不需要再选择什么道路,就能够直接达成永恒。只是”想要将元神或神魂修炼到这么纯粹的地步,谈何容易?

    “古往今来,达到这一步的,几乎没有。绝大多数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都是要借助别的办法,寻找“方便法门。达成永恒。

    “好似以前的女奶,就是借功德来证道。而太上老君,似乎都是先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道路,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之后,渐渐太上忘情。才能让元神纯净通透到极致的程度。其它人,想在证道之前就有如此纯粹纯净的元神,基本是不做奢望

    说着,猛一抬头,问:“难道,你真有自信,能在证道之前,单凭修炼,就让自己元神达到那种程度?”

    冷香凝点点头。

    李松石又问:“你所谓的让自己心性圆满,元神通透纯粹到极点的办法,就是“战胜自己。?!!”

    冷香凝又点点头,解释道:“任何生命,总会天生喜欢某样事物,天生讨厌某样事物,天生亲近某样事物,天生害怕某样事物。这种种天性,种种本性,潜藏在灵魂深处。这是本能,是本性。

    “这种种本性上的弱点,让人在种种关键时刻,失去了正确的判断能力,让人的神魂无法运行得圆转无滞。这,就是神魂之中的杂质。

    “只要将这些杂质剔除。那神魂自然就能圆转无碍,能纯粹到极致,能悟到大道与混沌之本质。而若要将这些杂质别除,就是将本性当中的种种弱点完全消弥。”

    说到这,冷香凝抬头望着李松石:“我如今是念动法随的颠峰境界,执念凝聚,本性当中的绝大部份弱点。都被我在悟道证道过程中渐渐消弥了。但是,却有一点,一直没有办法消除。那,就是我的弱点。只要将这一点消弥,那我的心性就是完完全全的通透,本性通透,神魂纯粹到极致,只有一种执念,舍此之外,再无杂质。如此,大道可期。元神寄托虚空之境,立待可取!!!”

    李松石听着,想了想,喃喃道:“战胜自己,那就是逆天改命,硬生生将自身的本性,自身的本能扭转过来,避免开本性当中的种种缺点,种种缺陷,”

    看来,这冷香凝的修炼资质,也是惊世骇俗啊。

    想着,就问:“那,你说的自己本性当中的唯一弱点“是什么?”

    冷香凝听着,什么也没说,只定定地望着李松石,眸中神色复杂。

    李松石心念一动,就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

    冷香凝点了点头。

    李松石心中微微一叹:“果然与我有关啊。”

    想着,就道:“愿闻其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