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九十一章 在恋爱中感悟大道

第六百九十一章 在恋爱中感悟大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蒜千蒸有点遴惑地接讨那记忆团,然后就当着李松石的中的信息读取了。

    只瞬息间,她的脸上就浮现出惊喜的神色,望向李松石,笑道:“原来诸个姐妹都要出关了啊,这样一来我可就能与这团灵识融合。帮助大家更快地证悟大道了

    李松石笑道:“不错。不过青青早已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而洛如姐姐和香虞姐姐等人的资质非常了得,说不定不等你与那灵识融合,她们就已先一步成为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了。

    林千蕊道:“那是好事啊,最好每一位姐妹都能尽快达到那境界。”

    李松石点点头,而后就道:“好了,本来要进这里就是想看看你的情况。顺便知会一下外面的情况。现在事情办完,我也该去下一位妹妹那里了

    林千蕊点点头:“那我也先将这精神世界收拢,到精神虚空中与紫莹妹妹她们呆在一起吧,也好随时等侯石哥哥你的消息。”

    如此,计议妥当,李松石就离开这精神世界,回到虚空当中。而后,寻到了一团粉红色的光团,一晃身就钻了进去。

    这里,是一个美丽的世界。

    天地之间处处可见粉红色的花瓣在飞舞,浓郁的玫瑰花香,在天地之间流溢。

    李松石低头下望,就见大地上,连绵无际的花海,漫山遍野的玫瑰。浓郁的花之灵气在天地间流转。

    令他惊异的是,这个世界中,居然有许多强大凶恶丑陋的生命在活动着。

    东南方,就有一头“独角蟾蜥”乍看下如同一只地行龙,身高数十米,鳄头,蜥身,四爪,肚大。不过。与巨龙不同的是,这独角蟾龙没有翅膀,而且全身上下就跟一只极度丑陋的蟾蛤一下,到处是一个个散着恶臭的气泡。

    见到这玩意,李松石不禁眉头大皱。

    这玩意太丑陋了。而且除了它之外,别的生物也都没什么雅观之处,唯一可取的,就是一个个体形庞大,看起来就很凶暴的样子。

    李松石心中纳闷:“绮玫妹妹的精神世界当中,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据他所了解的玫瑰花花仙子,性情最喜浪漫,比起其它花仙子,更为向往美好的东西。对于人世间的种种爱情故事,最为着迷。甚至有过数度朝李松石动反追求行动,只不过每次都被别人破坏罢了。

    如此一位花仙子,就算没有洁癖。也绝对不会喜欢那丑恶的东西。但是。就在她的精神世界,这种地方,居然出现这么多奇奇怪怪难看异常的怪兽。令李松石如何不惊异?

    刚想着,李松石忽然就感应到天地间有着一丝隐晦的危险波动。有着一丝微弱到几乎无法察觉的杀气,在暗处涌现。

    忽然,一道银光一闪,同才那头高达数十米的独角蟾蜥出一声痛苦的狂吼,然后摇摇晃晃地,就倒下了。庞大的身躯砸在地面上,产生一阵巨大的轰鸣巨响,就连周围的山林,都仿佛随之震动,晃荡不已。

    李松石见状,眼睛不由一亮。因为他刚才分明看到,“独角蟾蜥”附近的一棵大树上,隐藏着一道淡淡的身影。刚才就是那身影朝“独角蟾蜥。射出一道银针,自那怪物的眼珠射入,刺破大脑当中的魔核,令之倾刻间毙命。

    李松石讶然。

    在这玫瑰花花仙子的精神世界当中,居然会出现杀伐?

    网想着,下意识地盯着那道身影。就见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神情神峻,眼神冷漠,带着一种淡淡的杀气。她全身穿着树皮色的紧身服饰,手中持着上了毒的弩与匕,嘴里含着吹箭筒。

    李松石打量着,觉竟是一位实力不怎么强的凡人。只不过。身上却有着玫瑰花花仙子的气息。显然是那位花仙子的分神化念。

    此时,那女子潜伏着,等待了片刻,观察了一会,现周围没有其它动静。就朝那独角蟾蜥的尸体的眼睛,嘴巴,鼻子,各处敏感的地方射了几箭,觉它没动弹,确定死透了。她迅地将嘴里的吹箭筒与手上的手弩藏了起来,只提着淬毒匕,身形一动,便贴着树干缓缓滑落。

    身子一落地,身上的颜色就是一变,变成与地面上的枯枝落叶差不多,非常的不显眼。

    她脚步轻盈,近乎无声,如同在刀尖上跳舞的幽灵一般,灵动,妖异,鬼魅。

    踩在那布满枯枝落叶的地上,居然没有留下任何脚印,没有踩断任何枝叶,没有出任何声响。

    这不是她的修为强大,足以御空而行。而是她的潜伏技术高到了极点,能以比普通人强不了太多的身手,就做到这一点。

    此时,一阵风轻轻吹过,那人的身形微微一动,潜在地上。

    风拂过,未了起任何衣袂声响,未带起她身上的任何气味。

    随即,她的身影消失了,而后就瞬间在那独角蟾蜥的尸身附近一株树后出现,再小心翼翼地朝四周观望一下,便一晃,化作一道黑影,瞬息间出现在那尸身旁,迅地从自己腰间一抹。取出一条细到极致的钢丝。一抖,刺入那独角蟾蜥的另一只眼睛,再一抽,就将独角蟾蜥头里的魔核给取了出来,用一块早准备好的兽皮一包,抛上一种掩饰气味的粉末,就迅塞入怀中,动作迅干净利落。

    一眨眼,已是离了原地。

    李松石见着,一阵赞叹:“在凡人当中,这女子的身手算了很了不起了

    想着,身形一晃,便出现在那女子面前。

    她见到李松石,顿时一惊,下意识地反手提匕,手弩也提了上来。

    李松石笑着,望着她,一动不动。

    就在这瞬间,那女子眼眸一阵茫然,恍恍惚惚间。仿佛想到了什么。

    随后,整个精神世界的天空,突然变得大亮。

    海量的花之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方圆万里的花之灵气,倾刻间凝聚,凝气成液,如决堤之水,猛地倒灌入那女子体内。

    与此同时。天地间,无数道半透明的魂影,在丛林,花间,一处处不同的山“屁,办在倾刻间凝聚朝这女年体内涌   …

    这么多的东西,一瞬间聚入那女子体内,居然没令她体形变化。倒是相貌与神情在缓慢地变化着。而体内也涌现出一股极强烈的。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意志力量。

    眨间之间,这女子就变成一位相貌尘脱俗,国色天香,全身上下流转着红色的花之灵气的花仙子。

    浓郁的玫瑰花香,扑面而来。

    “绮玫妹妹,别来无恙啊。”李松石笑着打招呼道。

    没错,这位花仙子正是陈绮玫”而事实上,除了她,也不可能是别人了。

    此女见到李松石,惊喜道:“石哥哥,你怎么进来了?”

    说着,就上前要挽住李松石的臂膀,开心地道:“难道,石哥哥你终于被我所打动,决定向我求爱,所以主动跑进我这精神世界中来了。”

    李松石听着,苦笑道:“怎么可能?”

    那陈绮玫顿时一阵失望:“原来只是我自作多情啊。”

    说着。有气无力地问:“那。石哥哥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李松石点点头:“是想看看你的情况。看看你是否找到证道之路了。”

    陈绮玫那美丽至极的眼睛滴溜溜一转,就望着李松石问:“哦?石哥哥进来看我的情况。嗯,到底是因为关心我呢,还是关心我能否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呢?”

    李松石问:“有区别吗?”

    “当然有。”陈绮玫道:“若是关心我,那我当然会很开心啊,觉得你不辞劳苦而来,就只为来见我一面。不是显很很浪漫吗?而如果只是关心我能否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那就只是关心我的实力,关心我的力量,而不是关心我。”

    李松石摇头失笑:“你这小脑瓜子里胡思乱想些什么?绮玫妹妹,我们之间有着命运之丝牵绊,我能不关心你吗?”

    陈绮玫道:“如果没有命运之丝的牵伴呢?”

    “一样关心。”

    “真的?有多关心?”

    “很关心很关心。”李松石道。

    陈绮玫撇了撇嘴:“切。我才不信。我以前在凡间游历时就知道了,男人就只有一张嘴。能说会道,甜言蜜语,但心里想的跟嘴上说的,都不一样。”

    李松石一脸无奈。

    陈绮玫又道:”怎么,被我说中了?”

    李松石道:“绮玫妹妹,你都不信了,我说什么也没用啊。”

    陈绮玫道:“那你就这样放弃了?不打算取信我,让我相信你是真的关心我?哼。看来石哥哥你也是口不对心的。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说着,放开李松石的臂膀,转过身去。

    李松石微微苦笑。陈绮玫这般作态。定然是在言语之间留下陷阱等他李某人跳进去。可是”若李松石真不搭理她,事情还真不好办。所以哪怕是知道她可能别有“阴谋”李松石还是一头栽进去了,问:“那,要怎么证明,你才相信我说的是真话?”

    陈绮玫转过脸来,眼神明亮:“除非”石哥哥你跟我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李松石顿时无语。想了想,道:“行啊,我没问题  …如果淑瑶妹妹同意的话。只要绮玫妹妹你能想办法让淑瑶妹妹同意给我一点时间和你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那我倒是不介意的。”

    陈绮玫听着,顿时有些傻眼。

    那池淑瑶,可正是她的克星来着。之前她与池淑瑶两人一起施手段向李松石“进攻”到了现在,池淑瑶在爱情的道路上,勉强算是修成“正果”了。而她还是一无所获。多次暗中打算“对付”李松石,都被她破坏掉了。

    可以说,这池淑瑶,天生就是克制她的。

    一时间,陈绮玫有些郁闷。想了想,就道:“为什么非得问过淑瑶妹妹呢,石哥哥你现在不是在我的精神世界里吗?现在就有着时间。她也管不到你。那不如…,我们就在这花前月下,在这风光明媚景色秀丽的地方,开始恋爱吧。”

    花前月下”吗?

    李松石听着,抬头看看天空那个炽热的太阳…嗯,不错,很好,很强大。

    但是,网想着。就见那天空一刹那间就变化了,由艳阳高照的晴空,一下子变成了繁星满天,群星拱月的夜晚。

    花间,林间,在月下,显得朦胧而暧昧。

    此时,空气中处处花香散溢,天地间一片清幽静诣,只有一些虫子在时不时地出求偶的叫声。

    这种环境,孤男寡女,实在是一个非常之好的“交流感情”的时机。

    一时间,李松石有些无语。

    刚刚低头。就见陈绮玫俏脸生晕,有些羞涩地望着他。

    李松石不由得更是无语了。

    当即轻微一叹,道:“绮玫妹妹。我这次进来,乃是趁着一点时间空闲进来的,很快就要出去,怕是没有足够的时间。”

    “不要紧啊,我们可以“战决””“战”决?!!

    李松石差点没喷出几十两血来,这什么跟什么嘛。

    想着,就听陈绮玫又道:“更何况,这里是我的精神世界,整个世界都是精神层面上的东西。我时时都可以改变整个世界的时间流逝就和我们以前在虚拟神国里玩的游戏一样。因此,石哥哥,我们还是可以有着大把的时间的。所以,来吧,陪我恋爱吧。”

    说着,右手一挥,整个精神世界里的一切的运转度顿时增加,引整个世间的时间流逝加,

    李松石满头黑线。想了想,就道:“好吧。现在,我们就谈恋爱。

    陈绮玫顿时又惊又有

    李松石又道:“此地鸟语花香

    网说着。突然想起来,这精神世界里连乌毛都没有,更别说鸟类了,而且此时是明月高悬,就算是有鸟类,也早就抱着老婆陪着孩子躲回鸟窝里去睡大觉了,哪有空“鸟语”啊。

    不过,心念一动,也就没理会,只将错就错,道:“此地鸟语花香,环境清静幽雅,正适合约

    便伸出右手,递到陈绮玫面前,道:“来,我们到那边坐坐,顺便聊一聊理想,聊一聊人生,聊一聊未来。”

    陈绮玫喜滋滋地递上小手,任由李松石牵着。拉着。

    这时,李松石才突然现,这陈绮玫不知何时,居然已换上了一套黑色的,上面有着星星点点荧光的黑色晚礼服。

    礼服是丝缎面掺金丝银丝的料子,低胸无吊带的样式,下方裙摆很宽大,都拖到了地上。

    她头上的秀高高挽起,化着淡淡的妆,优美白哲动人的脖子上,挂着一根白金链子,垂下一络络光灿灿的坠饰,紧紧地贴在胸前雪白的肌肤上。而链子的前面,于胸口正前方,紧紧扣着一枚湛蓝的宝石,更显得整个人美丽大方。

    见此情形,李松石心中无语。但是,却也阻拦不了那陈绮玫亲热地挽着他,将她的子躯紧紧靠过来,与李松石一同朝那花间行去。

    两人到花间,随意找了块适合的石头从下。那陈绮玫就将李松石的手搭在她的腰间,她的脑袋则轻轻靠在李松石的肩上。

    远远望去,好一幅醉人的月下偎依的情侣画卷。此情,此景。此境,堪称经典。

    只不过,这“画”中之人的心思,却是各异。

    李松石坐得片刻,就问:“对了,绮玫妹妹,你凝聚成这个用来证道的精神世界,应有不短时间了吧?”

    “是啊陈绮玫说着,突然嘟起小嘴,问:“石哥哥是要问我证道的情况吧?”

    李松石笑道:“不是要聊聊未来吗?证道与否,正关系着我们的未来,就该聊陈绮玫无语,片旋,幽幽一叹:“唉,好吧。就说说。其实”我现在,就是在证道。”

    李松石愣了愣,点点头,然后静待下文。可是,等了好一会,陈绮玫都没再出声,李松石就禁不住问:“那。然后呢?。

    “然后?”陈绮玫道:“我怎么知道?现在不是正在感悟吗?我也不清楚什么时侯能悟透啊。”

    李松石满头黑线。

    这时,就见陈绮玫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望着李松石,道:“怎么。你不相信啊?”

    李松石苦笑,道:“绮玫妹妹,你在这精神世界当中,感悟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就没点收获吗?”。感悟了一段时间?没有啊陈绮玫一脸茫然。

    李松石愕然:“你不是说你正在感悟吗?”

    “是再,我“现在。是正在感悟啊。”

    李松石听着,有些恍然了,问:“你说的“现在”指的到底是我们此刻的,现在”还是指你近段时间的“现在,?”

    “当然是指此时此刻了陈绮玫一脸奇怪地道。

    李松石顿时无语:“你此时此刻正在“感悟。?难道不是说你近段时间在“感悟。?”

    “没有啊,石哥哥你可是才进来的,我之前怎么可能有时间去感悟吗?”

    陈绮玫说着,李松石一阵头痛,道:“等等,你的意思是说在我进来之前的时间你,你都没有去感悟,而是我现在进来了,你才开始修炼。而我们现在正在谈话的过程,你是处于“感悟,的状态?!!”

    “小对啊。”

    李松石无谄  好一会,才忍不住问道:“你悟的什么明堂啊?”

    “当然是“浪漫之道

    “浪,浪漫之道?”

    “没错。玫瑰花就代表着浪漫嘛,我是玫瑰花仙,想要证道,当然要证个“浪漫之道,出来。所以,想要证道,就要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在恋爱中感恰”

    陈绮玫还没说完,李松石就觉得头都大了:“这恋爱,还能证道?……当然啊陈绮玫道:“小想要浪漫,就要从恋爱,从约会当中浪漫。所以要证这浪漫之道,就必须从恋爱中求证。”

    李松石觉得自己的思维好像有点跟不上形势了,满头暴汗,心想:“这个恋爱也能证道”还有,虽说三千大道,道道皆可成就正果,但是,也没听说过“浪漫,也是一种“道,的吧?”

    这也太离谱了,这陈绮玫妹妹到底在想什么?

    李松石想着,只觉自己头脑一阵混乱,下意识地问:“浪漫也有道?”

    “当然。浪漫啊,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心情,有意境。石哥哥你看,这心情和意境,就跟人的心境修为有着密切的关系吧?所以,这浪漫的境界越高,那意境就越强大。修为的境界也就越是强大

    陈绮玫侃侃而谈。

    李松石觉得自己彻底被击败了……难不成,我的智商真的那么低?要不然为什么无法理解绮玫妹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李松石想着。

    但是,他也知道,这绝不是自己智商低的问题,因为。哪怕是换了爱因斯坦前来,也得抓瞎。这跟智商无关。而是思维方式有关。

    “唉,看来我跟绮玫妹妹之间有“代沟,了。”

    想着,李松石就觉得自己坚决不能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了,否则自己的智商肯定会被这陈绮玫妹妹给绕低。

    只不过,陈绮玫却是不同的想法,她却是觉得自己对于“浪漫之道。的感悟,应该和李松石好好说一说。

    当即道:“要说这浪漫之道,我在以前就研究过了。在我的想象当中,浪漫之道的至高境界就是,,不论是在何时何地,在任何地方,任何环境,跟任何人在一起,都能浪漫起来,那,就是浪漫之道的至高境界。

    李松石听着,有点傻地问:“这是浪漫之道的至高境界?”

    陈绮玫努力地点点头:“当然,不滞于物,不滞于情,不滞于境,万事万物万情万境,皆可生浪漫之心。由此渐进无境胜有境,只要心中浪漫。便处处浪漫的境界。那就是最高境界!  。

    李松石听着头疼,道:“好吧,假设这就算是浪漫之道的至高境剁 “不是假设!!”陈绮玫都着美丽的红唇道:“这本来就是。”

    “好吧。这本来就是浪漫之道的至高境界二,绮致妹妹,请问,达到了浪漫!送的系高境界,你能口嘤肥法随颠峰境界,晋入那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吗?!!”

    李松石一问,陈绮玫娇躯顿时一僵,有点低落地道:“不能

    李松石沉默。看了看陈绮玫,什么也没说。

    陈绮玫头低低地,道:“我一开始就知道这浪漫之道不能证得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所以,石哥哥你没来之前,我只能研究刺客之道了

    “刺客之道?”李松石讶问。

    “对啊。我以前曾经学习过刺杀技术,当过一段时间的女刺客,,正好我要证道时,现自己的天赋仙术全部与浪漫无关。而浪漫之道却不能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所以,我没办法。只能暂时抛弃下自己最擅长的种种天赋仙术,从这后天学来的刺杀技术入手

    李松石听着,讶问:“你学过刺杀技术,当过一段时间的女刺客?”

    “是啊。当时我是想对人间的事情多点了解。就在人间到处乱跑,还跑到华夏大地之外的其它国家。为了自保,同时也不要使用太多的花仙仙术,免得引来“天罚”当时我就学过刺杀技术

    陈绮玫说着,李松石动了动嘴唇,迟疑了一下,道:“然后呢?”。然后?我当过一段时间的刺客啊。平常就是淑女,在各国上流社会那里露露面。但是谁也不知道,我是一名刺客

    李松石有些傻眼。

    实在是意想不到啊。花仙子居然会对这种技术感兴趣?

    “石哥要你是不是想问我有没有杀过人?”陈绮玫问。

    李松石点点头。

    陈绮玫道:“我是没杀过,没敢下手杀。

    不过,倒是杀过一些妖怪。

    “哦?”

    “在西方国家,我就曾碰到过一个名叫血娘子,又叫血玫瑰的女妖怪。她是从花中诞生的妖魔,与我们花仙子完全不同。她专门是吸食人类的灵魂的,还会将人类杀死,埋起来当花肥。让那妖血玫瑰的根须刺进人体内,吸纳鲜血。血吸得越多,那玫瑰就越妖艳。而我将那妖怪杀了,被她灵魂冲击。导致灵识破散,陷入了沉睡,直到石哥哥你的出现。我才能醒来。但是,也因此,我获得了那个妖怪的种种记忆。之前学习的刺杀技术,就深入了本能了,还有着极大的提高。”

    陈绮玫说着,顿了顿,又道:“这次,我有机缘可以去证道。我就曾想,若要证道,须先从自己最擅长的地方入手。如此才能找出最适合自己的道路。因此。一开始,我就想到了从种种天赋仙术入手,行走那“浪漫之道”只是后来怎么都觉得这难以晋入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再加上只有我一个人,也无法修炼那“浪漫之道”又不能这么没有成果地跑出去找石哥哥你,这才想到要改从刺杀之道入手。”

    李松石听着,问了时:“那证悟得如何了?”

    陈绮玫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刺杀之道天生有很强的感悟能力,很容易就掌握种种技术。但是,只是对这种技术本身的喜爱,却对于使用这技术去做事,去达到目的,而没有任何兴趣。所以,现在这道路也很难通达。

    “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进展,所以我正头疼着,考虑干脆过段时间再没什么进展就直接回到现实当中,向石哥哥你请教看看算了。没想到。你就进来了。

    “一见到你,我就想起了那浪漫之道。心里觉得,这浪漫之道的至高境界之上,说不准还有着列为强大的境界呢。不过要经过实践才能知道,所以”

    说着,突然望向李松石:“对了,石哥哥,你进来不会只是为了看看我的情况吧?其它姐妹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李松石略一沉吟,右手指尖点出,凝聚出一团记忆团,交给了陈绮玫。

    她接过,读取后,脸色顿时大讶,望着李松石,久久不语,然后突然道:“我要和牡丹姐姐一样

    李松石愕然:“为什么?。

    “你不觉得,这样很浪漫吗?”

    李松石暴汗。

    就听陈绮玫道:,“我说得没错哦,刚网我就是在陪着石哥哥你相互偎依时,心里就在想着,这世间的爱情,到底能不能永恒呢?永恒的爱情,到底存不存在呢?

    “想着,后来突然有种明悟。真正的水但的爱情是很难做到了,因为人的生命本身就不是永恒的。或许,只有当彼此的生命都是永恒。而其中一人完全放弃自身小成为另一人的绝对依附,那才能让这感情永恒。

    “但是。爱情是建立在平等之上的。一方成为另一方的绝对依附,那就不再是爱情了。所以。想要永恒之情,除非彼此同时成为对方的绝对依附。或者。在完完全全全心全意地将全部情感都寄托在对方身上,由此来获得永恒的生命,那,才会产生永恒的爱情。

    “只是,如此一来,不就是花仙子们的渡过情劫求永恒之道了吗?。想到这里,我突然心念一动,就明白了。花仙子们渡情劫怕担心失败嘛。但我与石哥哥你之间有着命运之丝相连,肯定不会失败了,绝无可能寄托出全部的执念而没有回报。如此,在我与石哥哥你有着命运之丝相连的情况下,若是我将自身的全部情怀都只凝作一股执念,寄托与你身”这。不就有可能永恒吗?而且,这不是比我所说的至高境界的浪漫之道更浪漫的事情吗?或许,这就能够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只是,我又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妥,一时间想不明白。直到石哥要你通过这记忆团告诉了我关于牡丹姐姐的事情,我才突然恍然大悟。原来。牡丹妹妹那才是最大的浪漫啊。那,才是最适合我的道路。我就应该如此证道!!!”

    李松石听着,一时间满头黑线,一时间心中又满是感动。

    他觉得,自己实在是落伍了,真真正正是一点也搞不懂陈绮玫的思维方式。

    这什么“浪漫之道”他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不清楚这玩意是什么玩意。心里不由得曰儿  :念头!“这陈绮玫妹妹“该不会是在胡诌,是在明鼎小道吧?”

    刚想着,就听到陈绮玫一本正经地道:“所以,我决定了。从此以后,就从这牡丹姐姐帮我寻找出来的道路上前进。通过这一条最适命我的浪漫之道的道路,去寻求证得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说着,顿了顿,又道:“更何况,除了这个办法,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再去证道啊。我以前的浪漫之道不行,刺客之道不行。总不能让我的实力在所有姐妹当中垫底,拖后腿吧?那样可是很伤面子,很伤自尊,让人心里很难受的。

    “所以,石哥哥,我决定了。不论如何,我就是赖上你了,我要将我的全部情感,一切执念。统统只凝作一股,只剩下一股信念,一个念头,就是要将与你之间的浪漫进行到底,一切只为了你。以此执念,寄托于你身上,由此让我的意志得到不断地强化。越浪漫,越强大,”这就对石哥哥你有帮助了。”

    李松石暴汗,心道:“你就别再提浪漫了,我可不觉得有什么浪漫的。”

    不过,陈绮玫这心意”到底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好呢?

    一时间,李松石有些郁闷了。

    只是,陈绮玫知道了白牡丹的办法,哪怕李松石再不愿意接受,也没有用。因为她到底是否使用白牡丹的办法,在念动法随的境界,以近乎无限延迟证道时间为代价,将自身实力提升到能与至强者相抗衡的境界”这点,根本轮不到李松石来决定。

    而且,陈绮玫与李松石等人之间也算是命运之丝相连了,就算今天不说,不用多久,她也会很快就知道的。

    纸,包不住火。

    所以,李松石只能有些郁闷了。

    “罢了,她都不怕,我怕个啥?”李松石想着,心中却有个念头在盘旋:“这样算不算是对不起牡丹妹妹她们呢?”

    想着……时间流过  …

    一眨眼,一段时间过去了。

    李松石与陈绮玫之间也不知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李松石孤身离开了这个精神世界。而陈绮玫。则吸纳着精神世界,凝形与虚空中,与谢紫董等人会面。

    这陈绮玫的灵识一凝聚,转化回幻体,在虚空中见到众位花仙子。就大声道:“各位姐姐妹妹,我决定了,要学习牡丹姐姐的办法。把一切都托付给石哥哥!!!”

    众人都一起望了过来,李松石顿时大圃。

    匆匆打个招呼,然后身形一晃。就非常干脆地,朝下一个花仙子的”地盘”赶去。

    这里,是池淑瑶的精神世界。

    李松石来到此地,顿时就愣住了。

    因为,如果他不是确切地记得,自己仍是在众位花仙子的临时精神世界相互间组成的虚空当中的某个临时精神世界里,如果不是确切地知道自己还保持着清醒,差点都以为回到了自己的私人小世界。

    这个精神世界里面的一切,居然与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完全一样。一切建筑布局,种种花草树木,山川河流大海,全部都是一模一样,直让李松石愣了愣。

    所不同的是,这个精神世界里,生存的,并没有太多的花仙子。

    李松石于此俯视,将这个精神世界打量了一遍,不由得微微感叹:“实在是太像了。”

    网想着,就听到下面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石哥哥,快来啊,小松石又拉尿了!!”

    李松石心神剧震,差点从云端一头栽倒下来。

    那个声音,那个声音不就是池淑瑶妹妹的声音吗?低头一看,正好看到李宅旧宅那里池淑瑶抱着一个小孩子。慌慌张张地坐院子里跑了出来。而后。还看到了一个“李松石”身上还穿着围裙。急急忙忙地从厨房里跑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锅铲:“怎么又尿了?淑瑶妹妹,快,把小松石抱回房里去。”

    李松石低头看着,正好现池淑瑶怀中抱着的小家伙长得居然与李某人有着九成相似,眉目之间,依稀还有池淑瑶的影子。这顿时让他无语了。

    “幻觉,幻觉,这绝对是幻觉!!”李松石想着,心念一动,身形就出现在下面房子的窗口下。正好看到里面。“李松石”帮着那小家伙换尿布,一边换一边道:“奇怪,怎么会拉这么多呢?尿布全都湿了。”

    说着,回转过头问一旁的池淑瑶:“对了,淑瑶妹妹,你还有多少钱?”

    池淑瑶不由问:“干嘛?那可是我的私房钱。”

    “李松石”暴汗:“想给小家伙买尿不湿,可是我的钱用光了。”

    站在窗外偷听的李松石。差点一头就撞到窗口上。

    这。这这这,这实在是太雷人了。

    这时,就听到池淑瑶道:“唉,都怪我。当初非要什么从花仙子转变成*人类,累得自己失去了所有天赋仙术不说,还把牡丹姐姐她们统统都气走了。不然的话,”

    “别说这个了,淑瑶妹妹。既然我选择了你,心里就不会再有别人。牡丹妹妹虽好,却是花仙子,与我不是同一种族,是不能一直在一起生活的。”里面那个“李松石”说着。顿了顿,又叹了口气,道:“唉,说起来也是怪我。当初非要让那么多花仙子把全部执念都凝聚起来,寄托在我身上,结果弄得大家一起走火入魔。大家的道行尽失,一朝打回原形,我变回了凡人,你们也都变回了最普通的花仙子”

    窗外的李松石是越听越郁闷小心想:“这房间里的两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淑瑶妹妹怎么会弄出这样的幻境出来?”

    月想着,就听到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笑嘻嘻的声音:“石哥哥

    李松石一回头。就感到一股香风扑面而来,一个美丽的身影猛地跳到他身上,双臂环绕地李松石脖子上,两条**缠在他的腰间,并狠狠地亲在他的唇上。

    一时间,李松石都差点有些懵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