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孟玉簪的抉择

第六百九十三章 孟玉簪的抉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父浮花花仙子萧娇容学着原青青的样午,挠了挠脑袋,四,  我倒是想有个办法,只是,”

    “什么办法呢?”李松石微笑着问。[][]

    孟娇容道:“将执念同时寄托于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之上

    李松石听着一愕。

    就听孟娇容道:“鸿蒙紫气当中蕴含着大道意志,我们所获得的大道本源也蕴含着大道意志。而混沌之气当中蕴含着混沌意志,混沌不灭金光当中也蕴含着混沌意志。若是我能将执念同时寄托于其中,令之与执念融合,那说不准,就能将蕴含着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物质指挥得如臂使指,由此来控制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进而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

    众人听着,都有些面面相觑。

    刚刚从李松石身后现身而来的池淑瑶听了,不由诧异问:“娇容妹妹,如果没记错,你的执念是寄托在我们外面那共同所有的精神世界之上,寄托在我们的融合领域当中的吧?。

    此时的池淑瑶,仿佛是一朵网受滋润过的鲜花,美得无比的动人。

    一举一动之间,均蕴含着无比强烈的诱惑,哪怕是周围的众位花仙子,身为同性,都差点忍不住砰然心动。

    孟娇容见之,惊喜地道:“淑瑶姐姐,难道你,你已经晋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了?”

    池淑瑶一愕,随即想到,自己一举一动之间,都在展露着诱惑人沉迷的意境,那意境与些微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融合,所以,若是孟娇容能隐约感应到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存在。自然不难推测她池淑瑶已经走到了念动法随境界的尽头,甚至有可能踏入了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此时,池淑瑶微微一笑。回眸望向李松石,当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多亏了石哥哥的帮忙,现在我只差半点就能晋入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了。只要回到现实当中,最多不出三五个月,就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

    孟娇容喜道:“恭喜淑瑶姐姐。”

    池淑瑶笑延:“谢谢。对了,刚才娇容妹妹你说的办法”似乎有些不妥

    “是啊。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有办头  。

    孟娇容一说,池淑瑶顿时诧异:“什么办法?”

    孟娇容望向李松石,道:“小若是我将执念转移到大道本源与混沌不灭金光上,的确是不妥。不仅甩难,而且这是对我们姐妹还有石哥的一种前叛,我当然是不会做的。但是,这世间可不止大道本源与混沌不灭金光蕴含着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啊。”

    池淑瑶心中一动,问:“你是指

    “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比如,石哥哥。”孟娇容道:“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县上就蕴含着非常强大的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若是我将全部执念都凝聚在石哥哥身上若是石哥哥肯将部份他凝炼过的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给我融合,那样,我这个办法就能够行得通了。”

    说着,看到众人在沉吟,她又解释道:“只要将执念与石哥哥体内的部份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融合,我便能控制住这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从中感悟出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的本质,然后晋升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哪怕达不到那个境界,都能在此之前借用石哥哥的力量”前提是,石哥哥愿意。”

    众女都望向了李松石。

    李松石道:“我当然没有什么不愿意。只不过,问题是,娇容妹妹你这办法,牡丹妹妹就曾使用过了

    孟娇容一惊:“什么?随即问道:“那牡丹姐姐的情况如何,能因此晋入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了吗?”

    李松石看了看其它人,道:“看来,诸位姐妹还没来得及将牡丹妹妹的事情和你说啊。”

    纪洛如道:“因为之前还没解决她们的证道问题,不好直接将牡丹妹妹的事情告诉她们

    “哦李松石微微点头,右手指点一甩,一团记忆光团便朝孟娇容飞了过去。

    而后,他移转目光到廉水仙和暮朝颜的脸上,道:“至于两位妹妹的证道办法,应该是能成的,如果是嫌消耗时间太长,我们倒可以通过大量炼制强化过后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和液态的灵魂能量来帮你们加。一来先天仙灵百花蜜露有纯化元神提升境界的作用,在纯化元神的过程中,无形地让心性意志更为坚定了。而液态的灵魂力量的作用自然不用多说。只不过

    沉吟了一下,李松石道:“水仙妹妹你说,猜测到可能有更快的捷径。那也是应该有了,除了使用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和液态灵魂力量之外,还可以通过不断凝聚执念的办法来强化自身意志。更可以通过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磨砾,来让意志更坚定。强大。”

    说着,指尖凝聚出一团记忆团光,就道:“这是关于我们这段时间在外面所做的事情的记忆,包含了不少重要的信息,比方说,,对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深层感悟,如何更快更深入了解大道意志本质和混沌意志本质的办法,以及能在念动法随颠峰境界就能操控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的办法。

    “但是,一旦接纳这个记忆光团之后。里面蕴含的信息,有可能会对你们的证道有很大帮助。但更可能会对你们造成很强烈的冲击。如果之前的证道之路未完全确定,这些信息会对你们的证道之路造成极其重大的影响,甚至有可能会让你们由此改道,南辕北转。到底该是现在吸纳这记忆光团,还是留待一段时间,等你们的证道之路考虑完整成型之后再作吸纳,一切都看你们的。”说着,指尖微动,那两团记忆光团分别飞到了廉水仙和暮朝颜而前,悬浮不动。静静地散着柔和的朦胧白光。

    廉水仙和暮朝仙颜抬头望向李松石,又看看周围的其它人。众女都是微笑地点了点头,由着她们做决定。

    暮朝颜考虑了一下,伸手将那团记忆光团收下,道:“我回头考虑考虑看看再说。”

    廉水仙略一迟疑,也迅将记忆光团收起来,道:“我也是。

    李松石笑了笑,道:“既如此,我先去下一位姐妹那里看看

    身形一晃,便朝一团洁白如玉的灵识光团飞了过去。

    见他身形没入那灵识光团所化的精神世界,池淑瑶忽然道:“紫董姐姐,洛如姐姐,你们应该能从精神世界外面感应到里面的大致情况吧?”

    纪洛如与谢紫莹相视一笑,道:“放心,之前大哥在你的精神世界当中的时侯,我们是没有在外面探察的。这点,在座的诸位姐妹都可以证明。更何况,就算我们探察,也未必就能对里面的情况有所了解。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们知道你和大哥之间生的事情的

    池淑瑶听着,俏脸都不禁微微一红。听谢紫壹这话,虽然她和纪洛如没有探察,但对精神世界当中生了什么事情,已经通过别的途径猜测到了。

    不过,其它花仙子到是没怎么觉。最多最多,也就怀疑李松石和池淑瑶在精神世界当中亲热了一番。哪怕是沈幻云和冷香凝,此刻最多也就猜测到池淑瑶与李松石之间的“亲热”可能稍微离谱一点,不同寻常一点。但是,绝无可能以,池淑瑶和李松石之前居然”居然”离谱到那等程度。

    此时,就听纪洛如道:“所以,刚才我们没有偷偷打探石弟弟在淑瑶妹妹你的精神世界当中的情形小那现在。就不会跑去打探玉誓妹妹精神世界里面的情况。这是对玉菩妹妹的尊重

    池淑瑶听着,一阵泄气。

    她如今虽然达到了将些微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融入一言一行当中,时时刻剪将无形的媚惑意志释放出来但,这对同样身为花仙子的众人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影响。

    于是,只得回转过头,望向李松石远去的方向,静静地,默然无语。

    却说,李松石一头栽进了玉菩花花仙子孟玉菩的精神世界。低头一看,就见这是一个相当美丽的世界。处处鲜花盛放。

    不仅止有着一朵朵含苞待放,形如玉暮的花卉,还有一朵朵花瓣如同白玉,争艳怒放的花卉。甚至,还有着漫山遍野的三轮草,和其它花草树木。

    就见强烈的生命力量,在整个精神世界不断地流转着。那是三轮草花的花之灵气。

    还有着玉暮花的花之灵气,也在虚空中飘溢。

    闻着这充满大自然的芳香的空气,李松石心中稍有疑惑:“看这情形,难不成那玉誓妹妹,居然还是青青的信徒不成?”

    网想着,就见脚下一座山头轰的一声巨响,乱石纷飞,石屑粉末溅溢,磨盘般大小的石块飞上高空,又不断地落下。

    李松石心神微动,身形就朝那边飞了过去,来到近前,便见两位年轻美丽的女子在激斗着。

    两人身形相貌极近似,如同双胞胎姐妹似的,都是那般的美丽漂亮,都与孟玉菩长得一模一样。看来,应该都是孟玉菩的分神化念所化了。

    所不同的是,两人的衣服饰各不相同。其中一女,身穿广袖仙衣,脚踩飞剑,身体周围数十面金色的半透明圆亮巨盾在不断地盘旋,守护着她。

    此外,在那女子的头顶,还有着数十支飞到盘旋,形成剑阵,不时有一支支飞射如离弦之间飞射前方,又转回来。

    同时,她指尖电光流转。一团团炽热的光团在盘旋,看起来就是一位在掐动法诀,指挥着飞剑法宝战斗的女修真。

    而另一人,身穿着浅绿色的牧师袍,面前悬浮着一本翻开的圣典,书页对着她,不断散着金色的光芒。

    这女牧师悬浮于虚空,身体周围绿光环绕,强大的生命力量不断地流溢,形成一缕缕细丝一般的绿光。还蕴含着淡淡的神威,威压四隅。

    只见她手一挥,就是一团绿色的光团在虚空中凝聚,倾刻间催生出千百藤蔓,疾向前,将那女修真周围的空间都封锁住。

    只不过,被那女修真的飞剑一旋,就都统统斩碎。

    而那女修真的飞剑刺来,却又入不了那妇牧师身体周围的绿光护罩。看起来,两人都是半斤八两,不分上下。

    李松石见状,微微摇头,既然两人不分上下,他也就没去打扰阻拦。

    这时,心神一动,身形又是一晃,就朝着远处飞处。

    这里,有着一个个牧师,在群体向着神像祈祷。神像正是原青青的身形相貌,散着淡淡的大道意志波动,还有微弱的混沌意志波动。

    在不远处。则是寺庙,那里是一个位女修者,出家人的打扮,在地上不断地复画着,用石头,用锲子,刻画出一个个原青青的神像。

    同时,在某些地方,甚至还有人咬破自己的手指头,以指尖鲜血抄写着一部圣典,字字以血描绘小蕴含着微微圣力。

    另外,在更远的地方,却又有人不断地雕刻,不断地吟诵,祈祷,目标都是针对着原青青。

    一时间,李松石竟有种错觉:“难不成我来错了地方,这里不是玉、暮妹妹的精神世界,而是青青的虚拟神国?不然,为何这里的人这么虔诚?。

    不过,若说这里尽是原青青的信徒也不尽然,因为这里还有着一介,个孟玉菩的分神化念,不向原青青祈祷,而是在静坐修炼,一个个的修为,最高的可达大罗金仙之境,最弱的才是筑基未完成的低阶修真者。

    这些分神化念所变成的人,一个个都是身形相貌一致,都是不信奉神灵的。而另外那些分神化念所变成的人,则完全相反,都是原青青的信徒。

    见此情形,李松石心中隐隐有所悟。

    当初,孟玉誓就是一位修真者,一路修炼到了金丹后期,迟迟无法突破,只因为通过了《羊的世界》,成为原青青的信徒,由此得以突破到元婴境界。

    一般来说,修真者是心中有神佛,但却不侍奉神佛的。而神灵的信徒则是相反。孟玉菩同时有着两者的身份,既是修真者,也是原青青的信徒。哪怕是在之后达到了念动法随的境界,修为不弱于原青青,她都仍是保持着这样的身份。对原青青的信迂不旦减然,也因此,而对其出花仙子旦得恭 联 亲热。

    前段时间她与众花仙的关系虽渐见融洽,她的命运之丝也不止与原青青相连,已经渐渐地与众花仙都形成了命运之丝。更将灵识领域与李松石等人的共同精神世界相融合,不分彼此。

    她也将自己当成众花仙的一份子。

    本以为这孟玉菩已经放弃了对原青青的信仰,但没想到,现在看来,她仍有着一半的元神对原青青相当之虔诚。另外一半的元神,和保持着独立自由。

    李松石对此情形相当之讶异,心中沉思着。

    过得一会,突然整个精神世界一阵剧烈的震动,成千上万的分神化念,一个个长得和孟玉菩一模一样的修真者、牧师,统统都化作一道道流光,如同一颗颗冲天而起的流星,自大地冲向天空。

    而后,万星流聚,所有流光都朝李松石射来,在李松石身前三米处凝聚,形成一个微微着光的人影。

    “石哥哥,你怎么进来了?”孟玉管控制不住身体放光,只在不远处,踩着虚空,有些愣地打量着李松石。

    李松石笑道:“进来看看你的修炼情况怎么样了。”

    说着,手指着下方的大地。那里,还是有着许多分神化念,在万年不变地吟诵,祈祷,或静坐修炼。

    李松石道:“玉暮妹妹,你这精神世界很热闹啊。”

    孟玉暮赧然一笑:“都只是分神化念罢了。”

    李松石突然一脸正色:“玉答妹妹,看到下面的情况,我突然有咋。问题很想问你

    “石哥哥且说

    “你现在,仍将自己当作青青的信徒吗?”孟玉暮听着,迟疑了一下,道:“这是我想出来的证道法门

    “证,证道法门?”李松石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孟玉菩。

    “不错。我曾是她的信徒。所以时时可以通过祈祷,重新与她之间产生信仰之丝,获得信仰力量的回馈。在现她达到了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之后,我就现,通过向她祈祷,居然能得到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回馈。”

    孟玉菩解释着,李松石就问:“所以。你就想通过这办法来获得控制利用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的目的?”

    孟玉菩点点头:“不止如此。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李松局道:“且说

    孟玉菩顿了顿,回过头,望向下方的大地,道:“石哥哥可还记得,神圣巨龙一族成为神灵之后,它们的信仰之力可以转化为不全的鸿蒙紫气?”

    李松石道:“当然记得”那鸿蒙紫气,甚妻蕴含着些微大道意志”不过,太过弱比天魂还要弱以我们当时的修为难以控制罢了。”

    孟玉菩微微点头,问:“那石哥哥可还记得,洛如姐姐有了念动法随境界级别的信徒,那信徒所产生的信仰力量,可以转化为连女妈太一等至强者都重视无比的混沌不灭金光?”

    李松石道:“当然记得”若不是那混沌不灭金光,说不定我们现在都陨落了。”

    孟玉誓点点头,道:“既然神级信徒能产生出不全的鸿蒙紫气。可以帮助石哥哥你布设接引大道意志的阵势,威力强大。而念动法随境界级别的信徒。能产生混沌不灭金光,可以挡住至强者的攻击,有着种种妙用。那”如果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级别的信徒,所产生的信仰力量,会是什么级别的力量呢?会不会”有可能产生出让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都为之惊惧的力量?!!”

    李松石听着,心神剧震:“所以,你就为这个原因,让自己重新成为青青的信徒?”

    孟玉菩点点头:“如果我修炼到了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可能就无法再成为她的信徒,无法再信奉于她了。但若是我仍在念动法随的境界,她已是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这样,我仍可以成为她的信徒。

    “以她的信徒的身份修炼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那就能以至强者的身份,同时作为她的信徒。那。我所产生的信仰力量,在她身上。又会转化为什么呢?”

    说着,凝望着李松石,道:“石哥哥,我们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那天,我现居然是所有至强者都对我们抱有敌意,我就都惊呆了。我心中很是怀疑,哪怕我晋升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也不能给大家带来多少帮助。

    “但是,若我能产生出更为强大的力量,说不定,就能成为我们的“镇运至宝”守护着我们的安全,足以面对所有至强者的围攻而不陨落。

    “因此,在想到这样的办法之后,我就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自己重新成为她的信徒,努力地,让自己重新对她虔诚。并渐渐将全部执念转移回来,寄托在她的身上。

    “如此,有朝一日我能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就能够产生出更为高级的力量”哪怕我不能驱使小不能使用,但只要能落入她和石哥哥你们手中,这就足够了

    李松石听着,愣愣地看着孟玉暮,久久不语。

    如果说她以前身为原青青的信徒,心中掂念着自己所侍奉之神,不愿意放弃自身信仰,这倒是可以理解。

    但现在,她早已摆脱了信徒的身份,并达到了念动法随颠峰的境界。这种情形下,又有谁会放下身体,再成为别的强者的信徒?有谁愿意,让自己的信仰,一切的一切,都被别人所掌控。

    可是,孟玉荐却愿意,而且是主动的,这一切,只因为想要获得比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至强者所掌握的力量更强大,更高一筹的力量,由此来守护众人。

    她心丰这份对众人的情,实在是,”

    李松石已经感动得不知该如何说才好了。

    顿了顿,问:“后悔吗?值得吗?”

    孟玉菩笑道:“有命运之丝相连,我与大家之间何分彼此,有什么能让我后悔,又有什么会让我觉得不值得?为了大家,不论做什么,我都是无怨无悔的

    一时间,李松石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他从

    想着,就问:“你有这样的想法,让我很是敬佩。只是。你真能确定,你成为青青的信徒之后,就肯定能晋升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会有办法的孟玉菩说道:“命运相连的姐妹们那么多。资质比我上佳的那么多。如此多人,总有一些会晋入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甚至会所有人都能达到那个境界。

    “有着这么多的先行者,我还害怕什么?还担心不能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顿了顿,她又道:“更何况”依我的看法,想要晋入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最关键是要让自己的元神足够强大,足够纯粹。然后精神意志足够强大,坚定。这是一切的基础。有着这个基础,想要再达到别的条件,就简单容易许多了。想要晋入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可能性也就变大了许多。

    “而我信奉着她,在信仰的过程中,渐渐将执念转移到她身上。心里只存着一介。执念。如此,我的元神也会因此而越来越纯粹,精神意志也会越来越专一,乃至于只剩下一个信念。那意志,也会因此而不断地凝聚,壮大。

    “同时,在向她祈祷时,回馈的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是经过她凝炼的,能直接强化她的元神,强化她的精神意志。那同样,也能强化我的精神,强化我的意志。

    “这样”有着这么多的优势条件,我觉得,总比自行摸索,慢慢感悟证道,要更有优势。证道要更为方便

    李松石听着,点点头:“嗯,既然你都如此说了,这是你选择的道路,我也不便阻拦。更何况”从私心上说,我也是愿意看看那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所产生的信仰力量,会转化成什么样等级的力量的。

    “只要想到那将有可能会是比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更为强大的力量。我就忍不住有些期待。不过,玉暮妹妹,你要切记,你与我们所有人的命运都是紧密地连系在一起,不论你变成青青的信徒也好,变成什么都好。你始终都是我们最好最亲密的姐妹之一

    孟玉暮微笑地点头道:“我知道。”

    “那就好,”如此,我就再劝一句,你真的决定好了?”

    “嗯

    “好吧,我就不婆婆妈妈了李松石说着,顿了顿,又问:“那,你现在这条道路,想要证道,有什么困难吗?说出来,或许我能给你帮助

    孟玉誓沉吟了一下,道:“我现在正为分神而烦恼。”“哦?。李松石静静听着

    孟玉誓道:“石哥哥,你该知道的,我的命运之丝与你们相连,部份元神甚至转化为花仙灵识,与众多姐妹的灵识融合,那部份灵识早已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融入融合领域当中,再也不可分割,再也不可割离。

    “所以,正如石哥哥你月才所说。不论我变成什么样,始终都是你们的姐妹。不论我是否成为她的信徒,她也都同时是我的姐妹。

    “如此一来,可就矛盾了。这世间,焉有信徒与自己信奉的神灵,情冉手足,亲若兄弟姐妹的?哪怕有着如此血缘,都无法有着这样的感情。否则,必定影响到信仰,令信仰崩溃。

    “同样的,我若要信奉她,就必定得全心全意,不留余地,那样,信仰才会坚定,才会虔诚。我晋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之后,才能一直保持着信仰。

    “但是,因为与她同时也是姐妹的关系,这姐妹之情,却又冲淡了我的信仰。命运相连不分彼此的亲密感,时时都有可能会冲垮我的信仰。而反过来,我对她的信仰,执念转注于信仰之上,却又会弱化命运之丝的力量”虽然命运之丝不会消失,但却有可能从此难以通过命运之丝与大家心灵相通,或相互转借力量。

    “这样,我与她的关系,就是两种不可调和的矛盾。没办法既是她的姐妹,又是她的信徒。

    只能择一而行

    李松石听着,问:“你就是在为此而为难?”

    孟玉誓点点头:“是的

    “那”对此,你的想法又是如何?有想过解决的办法吗?。

    “有孟玉菩道:“正如石哥哥你之前看到的,这个精神世界有着无数的分神化念,每一缕分神化念就代表着我的一丝元神。她们分别站在两方不同的立场,一方代表着与石哥哥你们是好姐妹的立场。精神意志,一切执念都融入那共同所有的精神世界,都融入那个融合精神领域当中。

    “而另一方,则代表着她的信徒的立场。精神意志,一切执念。都寄托在她的身上。一切行为,生死,命运,自由,都为了她而存在。如此,执念才深,修为才强大。

    “这两种立场相互对立着。我就让自己内心深处,站在不同立场的分神化念相互对立,相互融合起来。最后”形成两股最大的分神化念。代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思想

    李松石听着,脸色微变:“这样一来。岂不就是将自己分割成两种人格?!”。

    孟玉菩淡淡一笑:“正是这样。两种人格分别代表着不同的身份。”

    李松石摇摇头:“这样大是不妥。你怎能将自己一个完整的人格分割成两半呢?那样,每一半都是你,却又都不再是你了。”

    孟玉答淡淡一笑:“那又冉妨?至强者不都是还有着善念化身,恶念化身,和执念化身,以及本体的吗?我这不过只是两种不同的信念化身罢了

    “不同,不同的李松石道:“至强者们的善恶念化身,是将自己两种不同的执念分别寄托,斩杀出去。而你的两种意志,却是同时存于本体。如同祸起萧墙,早晚有一日会走火入魔的

    “那也未必孟玉誓摇头道:“石哥哥你看过太极图吗?。

    孟玉答点点头:“是的,我是想模仿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相处方式,让我的两种信念,两种不同思想的元神,如同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那样,此消彼长,桂旨二番,不停地相万转换着牵体位胃和被动位胃,一一, ※

    李松石道:“可是这样一来小你的两种人格,就是会经常不断地转变了。”

    “是的,一种性格显转出来,表现在外。另一种性格就藏在潜意识深处,自行修炼。这样,就能两全其美了。”

    李松石摇摇头:“这算什么两全其美?这样一来”玉菩妹妹,那你可就是变成两咋。人了。有可能以后就不再是玉菩花花仙子,而变成了孟某某与孟某某”那样,只要我们一想到,你是因为我们而变成这样,那让我们于心何忍?!!”

    孟玉菩道:“可是,石哥哥你已经答应说由着我自行选择自己的道路,走自己的路,不作阻挠的

    李松石微微一叹。

    就听孟玉菩又道:“其实”我是不是从此变成两个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论变成什么样,我心不变。不论是以你们的姐妹的身份,还是以她的信徒的身份,我对大家的关心,感激,种种心情,都是永恒不变的。

    “而且,就算是有叮什么万一,真要后悔了,凭着我与大家之间的命运之丝,也不是没有回天之力啊。反而是我没有努力试上一试,万一以后真遇到了什么,我们却没有足够的力量会相抗衡。那时我才会真正地后悔,后悔自己为何没有尝试

    李松石听着,说不出话来了。

    定定地看着孟玉暮,她则是静静地回望着,凝视着,眼神丝毫没有动摇。

    李松石一叹,道:“好,既然你都这样决定,我也就不多说了。”顿了顿,又再问:“那,按照玉管妹妹你现在的情况,大概会需要多长时间,才会凝聚成两种不同的人格?。小

    孟玉菩苦笑:“这正是我苦恼的地方。现在这无数分神化念,彼此力量境界相等,所以根本没有自行凝聚起来形成两种不同人格的打算。而且,就算等到两种人格成形,那时侯想要修炼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也不知道要花上多长时间,”

    如果未来有危机降临,而她却仍未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所产生的信仰力量还无法及时转化出来,让李松石等人使用。那,可就糟糕透了。

    孟玉菩心里想着,眉头紧皱不解。

    李松石听着,微微沉吟,道:“原来如此。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孟玉暮眼睛一亮:“石哥哥你有办法?。

    李松石道:“是有办法。只不过,将这办法传与你,都不知道是对你好还是害了你了。”

    孟玉誓道:“对大家好就是对我好。对大家有利,就是对我有利。

    李松石听着,知道没办法再劝了。这玉琴妹妹真要固执起来,别说是九头牛,就是九条混沌龙族,都拉不回来。当即,平掌承托着一团记忆光团送出。

    孟玉答愣了愣,看着这团散着朦胧白光,静静地悬浮在李松石掌心,充满安详平和和温馨的气息的小光团,不禁问:“这是。

    “对你有用

    李松石说着,孟玉菩就没再迟疑了,

    伸手轻轻地将之捧了回去,俘细打量。最后,在李松石的注视之下,她直接将那记忆光团吸纳入体内。

    孟玉誓闭上眼睛,就见一团白光自她头部亮起,而她脸色变幻不已。

    片刻之后,才猛然张开眼睛。惊呼道:“原来牡丹姐姐也想好办法了。正好。我就用这办法,将执念尽数凝聚到青青”吾主身上。”

    李松石异着,问:“尽数照搬吗?”

    孟玉誓点点头:“嗯,此法完全适合我使用。”

    顿了顿,又道:“虽未能短时间内晋入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但以此精修,不出百年”必定能入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说着,望向李松石,道:“石哥哥你那十二个大千世界,少说也能守上千年万年。区区百年时光,不过转瞬即逝。一旦我晋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若有强大的信仰力量转化出脱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之外的力量,若是这力量石哥哥你能参悟透彻,那,”

    那说不定,李松石就能半步踏入念动道生的境界了。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所以孟玉管都是满脸激动。但李松石只是淡然地微微一笑。除了花仙子以外的其它事情,根本无法再影响到他的心灵。

    只听他道:“既然这办法你适用。就使用吧。不过,如果你要使用这办法,最好等我通知所有姐妹,大家一起回到现实当中,那时再作尝试,也免得影响正在证悟当中的姐妹。”

    孟玉菩点点头:“我明白。

    李松石又道:“好了,既然这样,我也没事了,准备要离开,去找下一位妹妹,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孟玉誓略一思索,道:“没什么问题了。不过,石哥哥你能不能和其它姐姐说一声,我暂且在这临时私人精神世界当中,先不出去了。”

    “为什么?”李松石讶然一问。

    孟玉菩道:“我担心出去见众位姐姐。会引心底的姐妹之情,冲坏信仰。所以我只能先在这里稳固一下信仰,令之稳固。如此,会安全一些。若是有可能,说不定回到现实当中,我第一件事便是参照牡丹姐姐的办法,将我的执念尽数寄托在吾主身上。那时,才可放心与众位姐妹相见。”

    李松石沉吟了一下,微微一叹:“既然你如此坚持,那就这样吧。对了,我通知完毕所有姐妹,离开时需要再知会你一声吗?”

    孟玉答微微摇头:“不用。一旦精神世界外面的虚空出现异变,我就能够感应得到。反正我等下不是进行闭关,不碍事的。”

    李松石点点头:“那就好

    身形一晃,便朝天上飞去,临到天顶之前,不由低下头,深深地望着下方的玉荐花花仙子,心中充满了敬意。

    良久,留下一阵长叹,身形一闪,才离开了此地。,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