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九十九章 女儿国奇遇

第六百九十九章 女儿国奇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工虚空中,一道粉红色的流咣,自天外飞来,刹那”饥刘了李松石等人身旁。[][]

    一看,竟是桃花花仙子陶玉娆。

    一见面,她就兴奋地道:“石哥哥,你回来了?”

    李松石点点头,就听陶玉娆又道:“石哥哥,我要跟你说件事,我决定了,我也要向牡丹姐姐学习,不知道你欢不欢迎啊?”

    李松石无语。

    一旁的白牡丹问:“玉娆妹妹,你为什么要向我学习啊?”

    陶玉娆笑道:“因为我资质实在太差嘛,使用一般的办法根本无法证道成功,所以干脆,学着牡丹姐姐好了。”

    白牡丹微微摇头:“如今不是许多姐妹想出了许多新的证道办法吗?就算你什么也不修炼,过得一段时间,等到证道的姐妹多了,也自有办法晋入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我之前之所以使用这办法。是没有别的办法。曼华姐姐之所以也要将全部执念寄托在大哥的身上,是因为她灵识了问题,不得不先以此法获得强大的精神意志,返照灵识,洞彻本源,然后再证道。”香凝妹妹是想借此消弥性格弱点,达到本性圆满圆足,然后证道。绮玫妹妹也是她的证道方式特殊那玉娆妹妹,你为何非要选择这种证道办法呢?”

    陶玉娆道:“我。我的证道之法也很特殊啊。试想想,现在如果用牡丹姐姐的办法在念动法随颠峰境界获得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实力,然后再证道呢?岂不是更强大了?所以我想走这样的道路。”

    白牡丹摇摇头:“那是不可行的。因为这不是你自行悟出来的道路,如果使用了这样的办法将执念全部寄托在大哥身上,再证道时,使用别的姐妹的证道办法就会很困难。除非”除非你能找到一条最适合你证道的道路,便可先用我这办法,然后再用你自己的办法证道。这才能行得通。”

    陶玉娆脸上神色变幻,想了想,道:“那我再去证悟。”

    说着,身形一晃。便离开了。

    白牡丹看看她的背影,又回头望向李松石。道:“大哥,玉娆妹妹还不死心哦,还是想要也占住你的一份爱呢。”

    李松石苦笑,微微摇头。

    白牡丹搂紧李松石的臂膀,道:“大哥,我也知道大家都是命运相连,有些事情很可能迟早会出现的。但是,能迟得几万年就是几万年”那已经是几百辈子,说不定到时侯,我们的想法都变了。”

    李松石点点头。拥着她,道:“幸好,如今我有了你们已满足。而且,只要你们一直将我的心填得满满的。我也不可能再有瑕念。”白牡丹嫣然一笑。

    而后,两人离开,随意在这私人小世界的丛林边,花田旁,沿着路漫步,行到深处,便随意在阳光与树荫交错之处,弄了个合适坐躺的地方,懒懒散散地躺了下来,心念一动,已进入到精神世界当中。

    接着,又将心念沉浸到人造神格内部。

    如今。李松石的人造神格与众个花仙子的人造神格完全连接起来了,里面的灵魂可以随意在各个人造神格之间转移,也可以在各个人造神格系统管理下的虚拟神国之洲日互转移。

    但是,这么多的人造神格和虚拟神国。都还是相对独立的,并未融合到一块。为的就是为了预防李松石之前立下的誓言作。

    而众位沉睡了千多年的普通花仙子的灵识光团,所在的储魂空间,更是设在一枚专门的,独立的人造神格内,处处布设着阵势,防护的阵势中都布设了众多花仙子的精神意志为守护。还加持融合了混沌不灭金光。安全至极。

    李松石来到此处,就见一团团灵光悬浮着,如同漫天星辰,缓缓游走旋转转动。空间中,处处奇异的无烙印灵魂气息。那是将李松石的鲜血和液态灵魂力量揉合之后,加持上各有花之灵气,又稀释了无数倍而成。可供这些灵识光团自行吸纳。

    李松石一眼望去,就现这些灵识光团隐隐散着灵识波动。与人造神格的虚拟神国系统的沟通若隐若现。显然,这些灵识尚未完全苏醒。或者说,醒来的时机还不到。

    突然,李松石心中一动,朝一团灵识光团望去,就见那光团较诸其它光团亮上不少。通过感应。也现这光团的灵识波动渐渐趋近于稳定。

    李松石愣了愣,道:“这团灵识要醒来了?不对,不是要醒来了,只是比别的灵识光团要强大少许,所以可以直接与虚拟神国不断地沟通交流。这样一来”

    “那我们就可以在虚拟神国当中,直接与这个妹妹沟通了?”白牡丹有些兴奋地道。

    李松石点点头。白牡丹盯着那光团,好一会,道:“这是十姐妹花的花仙子,施锦华妹妹。”

    李松石略一沉吟,心中回想起关于十姐妹花的信息。想了半天。终于不得不承认,这花似乎没什么特别,除了一开放就是一大堆挤在一起之外。就找不出奇怪之处了。

    所以,这花的花仙子,也平常得紧,似乎没啥天赋仙术,“除了一般的花仙子的基本能力”比方说用花之灵气控制着自己所掌控的花卉的开放凋零,控制着自己所掌控的花卉的品种特征,再顺便在一种种花卉之间瞬间移动…”然后。就没什么大不了了。

    不过,毕竟是一位花仙子,以李松石等人如今的手段,想将她的实力强行提升到念动法随的境界,根本不是什么难事。顶多花个三五十年的时间。然后,命运之丝相连,她就可以直接提升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了,与白牡丹原青青等人却有不同。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进去看看,如何?”李松石问着。

    白牡丹点点头。李某人和她都是抱着这个机会,闲着无聊去逛逛看看的想法,当作是散散心,或是两人一起去旅游什么的,都无所谓。也不对此抱个多大的指望,只想以此游玩一番。

    如此,李松石与白牡丹直接进入了虚拟神国当中。

    现在的习,只经是大得离谱了。每一位花仙午的虚拟神国绷甘勺无边际。只要试想想,如今纪洛如的实力,都能单凭自己的意志念力,硬生生创造出三千大千世界般大小的广大幻境出来,更可以在幻境中穷尽一个大千世界当中所有生灵的种种变化,那借助人造神格创造出来的虚拟神国。有多大多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最大的虚拟神国,如同李松石等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的。以及纪洛如的,就有着一整个大千世界的大

    而最小的”像是纪念昔和纪忆昔,虽然不是命运相连的花仙子,但将执念寄托在纪洛如身上。又与众人相熟。所以也有各自的虚拟神国,那也是数以十万计的位面。

    而像是案莉花花仙子白小香,还有含羞花花仙子李秀涵这类人生经历太少。自身的心境修为都跟不上的花仙子。虚拟神国也相当于一个千世界的大那就是数以百万计的位面,大得离谱,大得不可思议。

    李松石等人所有的虚拟神国都连通起来。而每一个虚拟神国内部的无数位面,无数星辰,也都连通起来。

    虚拟神国与虚拟神国之间,有着巨型的“跨宇宙传送大阵”一个阵势就在虚拟神国当中占据着一个中小型位面的大方圆数百亿公里的空间。

    而虚拟神国的个面与位面之间。则有着巨型的“跨位面传输通道”可供不同的位面来往。一般是以一个专门的大虚拟个面做中转,别的位面传送过中转站,再传送到别处。

    然后,是同一个位面的星辰与星辰之间的大型的“星际传送阵”

    然后,同一个星辰之上,或是同一块大陆之上,还有着各种中小型的阵势,可供各大城市之间,或各大区域之间传送。

    至于小城镇之间,就是以神术飞行,或是以虚拟神国中的各种载人飞行的动物来进行运输了。==就 卖==记住我们的网址1

    这种种动物,没一种是旧,全都是李某人等人的信徒。只不过,不是人类罢了。

    所以,如此庞大的虚拟神国小如此多的虚拟神国,相互沟通起来,是一点也不困难。内部的信徒们对虚拟神国的”代管理”也很顺利,一点都不困难。

    再加上专门有信徒用神术获取种种信息,制作出种种信息报刊,让里面的信息也不停滞。

    就好像,白牡丹的虚拟神国当中的第一亿一千万个个面的某个大型星系里面的某个恒星系的某颗恒星的某个大陆上某个小型国家某座城池周边某座村镇辖下的某位村民,他完全可以在一天之内,就知道原青青的虚拟神国当中的某一个个面的某个行星上的某一座城池生的一件大事。

    当然,如果想知道别的虚拟神国一处不起眼的小地方生的芝麻绿豆大小的事情也可以,可以通过使用神术探知,但这样的代价可不不是专门从事新闻行业的人根本就不敢轻易。

    而李松石和白牡丹,身为这些虚拟神国的主人和半个主人,自然是随时随地对所有虚拟神国当中生的任何事情悉知悉见,只心念一动,就找到了自己所想要了解的事情。

    此时,李松石与白牡丹一进入虚拟神国。略一感应。李松石就道:”好像所有沉睡中的花仙子姐妹的灵识,都在这些虚拟神国当中具现了。不过,都没办法交流。只有那位十姐妹花花仙子施锦华妹妹可以交流。”

    白牡丹点点头:“好像是在青青妹妹的虚拟神国辖下的某个大型位面的一处偏僻地方吧。”

    李松石道:“那我们过去。”

    两人心念一动,已直接出现在想要去的虚拟神国的所在位置。

    这里,竟是连绵无尽的森林。附近有一条看不到边的巨大河流,奔流而下,化散出无数支流,流经森林。

    林中,竟有一块占地数千平方公里的世外桃源。那里,有着一介,巨大的能量防护罩,如同一个巨大的蛋荐,笼罩着。一般的小型动物,风吹过的植物种子,都难以进出。只有那条河水,天上的阳光,能透过防护罩,又照射出来。

    当然,这是以前,如今。在那河道附近,竟有一处豁口可供人进去。

    “就是这里了吧?”白牡丹说着,李松石点点头。然后,两人踏水而行,向那“壳”里面走去。

    才通过豁口,李松石脸色突然微变:“不对!!”

    说着,拉着白牡丹身形急退。

    “怎么了?”白牡丹问。

    李松石眉头紧锁:“里面竟是一个微型国家,数千里平方的空间,竟全都充斥着花仙子灵识。”

    白牡丹一愣,略一沉吟,然后脸色突然一变:“难道,这里面的地皮,竟然不是虚拟神国的地皮。”

    李松石点点头:“如果我没想错,这里以前根本就没有这个微型国家的。这片森林当中,也没有这个空地。现在里面的微型国家,一切都是幻境。是那施锦华妹妹的精神世界与我们这个虚所神国重叠,而具现出来的。

    “所以,一旦我们走进去,就相当于走进了锦华妹妹的精神世界。虽然这样可以借机尝试将她唤醒,让她知道自己的情况,然后就可以让她尽快自行吸纳能量,壮大灵识,早日完全醒来。

    “但是,如果我们走进这精神世界,要将她唤醒,那我们的特殊能力。就无法在里面使用了。否则,一不小心。我们的意志力量太过强大,或我们施展的力量太过强大。就会让这个精神世界崩溃。”

    白牡丹不禁微微倒吸凉气。

    李松石又道:“别看这精神世界好像很结实,里面有着一个完整的国度。但在我们眼中,就如同建在沙滩上的用沙子筑的城堡,只要轻轻一点水冲刷,甚至是稍大一点的震动,都会让这个城堡给垮掉。”

    “那我们”白牡丹仰头问李松石。

    李松石道:“除非我们不在里面使用任何越普通人的力量。最多最多。也就是能比普通人力气大点,强壮一点,根本无法施展任何

    冉牡丹问:“那里面的人有自然力量吗?”

    李松石摇摇头:“怎么可能?都是普通人。不然的话,这个精神世界就不会这么虚弱,我们也不用这么小心翼翼了。”

    白牡丹听着,微微吁了一口气,道:“这样就好。只要我们在里面小心收敛自己的力量,也不要随意动用强大意志,就可以了。虽然我们只能使用比普通人大点的力气,但以我们的感知,见识,修为。做两位绝世武林高手,不成问题。”

    李松石失笑道:“正是如此。不过没有轻功。而且,在里面最好也不要随便打死普通人。””知道。因为精神世界中的任何普通人。都是锦华妹妹的分神化念嘛,是她分散的意识嘛。若是打死了,那锦华妹妹的灵识就要受创了。不过,打伤不要紧吧?”

    “不要紧,有人找麻烦,打得几天爬不起来就可以了。不过……”李松石说着,手指前方的河流,道:“这条支流是进入那个精神世界的唯一正规途径。如果我们就这么踏水而入的话,一旦进到精神世界的范围内,不想破坏这精神世界的话,就得游泳了。”

    白牡丹听着,顿时嫣然一笑:“那我们就泛舟而入好了。”

    李松石听着,点点头。略一沉吟,道:“估计几天内其它姐妹们都没什么事,我们也悠闲点,不急。”

    于是,右手一招,附近森林当中一株百年巨树连根带土飞了起来,倾刻间。就要在李松石的意志力量下,断根断枝断叶,变成小舟。

    但此时,李松石突然听到一个虔诚祈祷的声音:“赞美混沌之主,您是我们心目中唯二的光。”

    接着,就觉那颗巨树产生出一股强烈的信仰力量,朝他涌来。

    一时间,李松石哭笑不得,就控制着那株百年巨树回到土中,重新扎根于大地,他问:“你是青青女神的信徒?!!”

    那株百年巨树回头应是。

    一时间,李松石不由得郁闷无井,问:“你倒是异数,树龄不过百年吧?怎么就能产生出灵识来了?”

    巨树答道:“那要蒙伟大的混沌之主和伟大的大道意志的恩典。混沌之主创造了《羊的世界》,创造了魔网。大道意志让魔网的范围扩散,让女神的力量扩散。我就是因此而获得了灵识。”

    李松石微微点头,一眼望去小现只有少数巨树有灵识。而且,这灵识还是断断续续的,藏得极深,随时都会泯灭。

    李松石的那个虚拟神国,所有生灵,包括动物植物,都是从外面的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搬迁进来的。所以个个都有灵识,有灵智,这点他倒是记得。

    但是,那只是在他的虚拟神国当中而已。那样的植物全部加起来,也不过几千亿个位面而已。没想到。原青青的虚拟神国当中。普通一株百年巨树也会产生灵智。

    要知道,李松石的虚拟神国当中的动植物并不多,而其它花仙子的虚拟神国的面积相当之大。所以,哪怕是在虚拟神国连通之后,李松石的虚拟神国当中的植物都搬迁了出来,纯代替。但其它花仙子的虚拟神国的绝大多数植物,都跟地形地貌一样,只是虚拟神格制造出来的幻境而已。没有真实的灵魂入驻。

    李松石摇摇头。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有劳伟大的混沌之主下问小我叫“布布梆布

    李松石暴汗,心想:这不是砍树的声音吗?

    又问:“那,附近多了一个防护罩,你知道里面的情况吗?”

    布布梆布道:“不清楚。我一直在沉睡,若非伟大的混沌之主将我唤醒,我都不知道附近的森林怎么变大了,多出一个防护罩来。”

    李松石点点头:“嗯,很好,你不清楚最好。那你继续休具吧。”

    说着,手一挥,令那树重新陷入沉睡,再顺手将之部份记忆抹去。

    白牡丹在旁见着,一直微笑地看着。

    李松石摇摇头。手一挥。控制附近另一株巨树飞来。倾刻间,根断,枝断,皮裂,露出光溜溜的巨大树干。

    李松石食指动弹,那巨树上木屑纷飞,竟被他硬生生雕刻出一条舟来

    这舟不大,也就供一两人乘坐其中,划浆而行,或躺或坐。

    “太过华丽反倒引人注目。”李松石解释着。

    白牡丹只是笑了笑,点点头。就见李松石将那舟迅烘干上油,抛到水中,然后揽着白牡丹飞了过去,轻飘飘地落入舟中。

    白牡丹与李松石相对而坐,好奇地左右打量。虽然以她和李松石的实力,纯凭意志制造出整个位面都无妨,何况区区一条小舟。但如此近似乎“亲手制作”的玩意,倒令她感觉很是新奇。

    “坐好了。”李松石笑着,取了浆,轻轻一。这小舟就如离弦之箭,在水面上飞逝远去,沿着河流,朝那防护罩的豁口钻了进去。

    进入了豁口,就见河面一下子宽阔的起来,河两岸,丛林密密,水中,活鱼飞跃。

    阳光暖洋洋地洒落着,照在水面,映射出粼粼波光。忽而,远处丛林当中。呱的一声,飞起一只落单的野的子,落到丛林的另一处,就没声息了。

    四周恢复宁静。好一派悠闲安静的景像。

    白牡丹忽道:“大哥,慢点。”

    李松石怔了怔,随手把浆放下。反正此时正是顺流而下,不用戈 动也能前行。这时,白牡丹就靠了过来,轻轻偎依在他怀中,脸贴着他的胸膛。深深地吸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闭上眼睛,喃喃道:“如果此刻能直到永远,该有多好啊。”

    李松石不由得左手轻轻将她搂住。右手轻轻托着她的下巴,俯下头,深深地吻了下去。

    直过了一会,忽然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在附近响起,好似有人从水底中钻了出来。

    李松石松开白牡丹,回转过头,一看,就见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浑身**地,在不远处的水中。好似在游泳。

    此地,离岸边不远,稍远处。是块小小的沙滩,丢着几件衣服,再远处。隐隐有人声,显然离人居住的地方不远。

    正当李松石和白牡丹观察着小突然,一声尖叫,那水中少女脸上有着一种不知是震惊还是兴奋的表情,指着李松石,大声道:“男人男人啊!!!”

    李松石愣了愣,就见那少女猛地沉入水中,换了个方向,然后露头出水面。双臂拼命地划动,朝那小沙滩方向游去。

    李松石与白牡丹大眼瞪小眼,都不明所以。

    “跟去看看。”李松石说着。手抓起船浆,用力划动,那船就以极快的度朝岸边靠来。

    最后,竟以比那少女更快的度上岸。

    李松石与白牡丹的平衡能力强大到极点,平稳地站在微微摇晃的舟上。李松石扬声道:小妹妹,不用害怕。我们不是坏人。”

    那少女回转过头,好奇而又担心地望着李松石。

    李松石道:小妹妹,能不能告诉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少女猛地摇头,然后指着李松石:“男,”男人,救世主!!”

    呃”男人,救世主?!!

    李松石有点搞不明白这两者间的关系。

    这时,就见那少女抱着衣服,快朝岸边跑去。

    正当李松石要追上去询问时小却突然看到了一件让他不敢相信的事情。

    只见那少女一边跑着,一边将身上湿衣服脱了下来”没错 是一件不剩一脱着,一边脱一边胡乱地擦着身子,然后将干的衣服穿到身上。

    真是让人惊叹的技术啊”一边跑动,居然一边能换衣服。而且。不止换衣服,连裤子都换掉了,实在是让人惊叹”

    不过,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问题的关键是,那少女之前不是见到李松就尖叫男人的吗?一副好像自己被看了就吃了大亏的样子。

    但现在,,从后背看着她光屁股一边跑一边跳着换上裤子”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羞涩的少女害怕被男人看光的情形吧?

    李松石与白牡丹面面相觑。

    “这个地方,好像很开放啊。”白牡丹有些怪异地道。

    李松石则是哭笑不得:“不是简单的开放不开放的问题吧?肯定有别的原因。”

    白牡丹点点头。道:“我们去看看?”

    “当然。”李松石应道。

    于是,两人下了船,朝着那少女离开的方向行去。

    渐渐的,地势渐高。来到一处高坡上,朝前方一望,就见不远处竟是一座城池,城墙低矮。周围有着护城河。

    城中,人流来来往往,密密麻麻,川流不息。白牡丹见着,诧异道:“石哥哥,你看到了什么?我怎么觉得,这里好像有些怪异?”

    李松石略一沉吟,还没回答,就听到下面人声轰轰,不少人从城中跑了出来。

    原来,是那少女抱着湿衣服,一边跑动一边大声叫:“男人来了,男人来了,男人终于出现了!!!”

    而后,城门附近的人,还有道路附近的人,全都跑了过来。

    李松石一阵暴汗。

    心想:这听起来,怎么像是在叫“狼来”?

    想着,见到人群向这边集聚,李松石终于现了不妥,道:“奇怪,怎么这里一个男人都没见到?”

    “不错。”白牡丹点点头:“怎么都是女的?而且,年纪最大的也才不到四十。以凡人的水准来说,还一个个都很漂亮,很有“风韵

    李松石不禁轻咳一声,那白牡丹说得倒也没错,下面那大群大群的女人,的确是一个个都长得挺好看的。

    有青涩也有成熟的,但却没有年纪太大的。而且不论是什么样的年龄段。各有诱人之处。风情各自不同。

    而且,…身上的衣服都很清凉。

    “该不会是来到女儿国了吧?”李松石有些苦笑地说着。

    刚想着,就见那些人隔着远远地,指指点点,闹烘烘地,好似把李松石当猴看了。

    李松石与白牡丹面面相觑。

    “怎么样?大哥,要不要过去看看?”

    李松石略一沉吟,道:“还是等等吧。这些普通百姓纯粹就是看热闹的,现在凑过去不好。不过这么多人聚在这里,管理层的人员应该很快就出现了。”

    白牡丹点点头:“嗯,是啊小大哥说得有道理,我记得以前人世间有些名星出游,被粉丝们围困,一个人伸手拉一把。逃出来之后,连衣服都被扒光了。”

    说着,嘻嘻地笑着。看着李松石,道:“下面的女人们对男人这么好奇,如果石哥哥下去,说不定连骨头都要被吞没了。”

    李松石大圃,伸手狠狠地刮了一下白牡丹那完美的鼻梁:“你是在取笑我吗?”

    “不敢不敢。”白牡丹嘻嘻笑着。

    李松石无奈摇头。

    说起来,这白牡丹的性子还真是变了不少啊”如果是以前,断不会这般取笑李某人。

    李松石看看周边环境。心想:幸好这里不是在暗处,不然地话,非得在你那香臀上狠狠拍上几记不可。

    网想着。突然,李松石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睁大了,定定地看着下方。

    因为他现,居然有一位美女在光着膀子,只穿着一件短得离谱的小褂衣走在下面。而且,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孩,掀开衣服,在哺乳。还很好奇地望向李松石这边,朝旁边的人问道:“大姨妈,那个就是男人吗?好像除了胸部比较平之外,跟女人也没有什么区别嘛。”

    李松石差点被雷倒了。

    这时,就听那美女旁边的一位三十多岁,充满成熟风情的美妇说道:“小仙,快把衣服穿上。听说男人跟我们女人不同,所以千万不要在男人面前暴露得太多。”

    “哦,还有这样的说法啊。这样可就不方便了。以前我们城里,天气热了,谁不是穿着一件清凉的下裤就到处走啊,若是男人来了,岂不是大热天也得穿上衣。”

    “是啊是啊,真是麻烦。”旁边的人议论纷纷。

    又有人道:“不过,听说有男人来也有好处啊。起码以后我们不用只喝子母河水生孩子了。也不用只生下女孩子。而且,我还听说,男人帮助女人生孩子时,可以让女人很舒服呢。””寿么可能?”旁边有人反驳:“生孩子痛都痛死了,怎么会舒服?”

    “我怎么知道?女王陛下是这么说的。”之前的那人道:“而且,我还听说,女王陛下早就想到外面去闯荡了,只是一直担忧我们这里没有男人,所以想找斤。男人给我们留种。让以后多生男孩,我们就有希望了。”

    “可是,我不觉得只有我们女人,没有男人,也没什么不好啊。”

    “我也是这样觉得。”又有人插嘴道。

    另外又有人道:“有没有男人无所谓,不过我到是对那男人可以帮女人生孩子的事情很感兴趣,那样真的会很舒服吗?””谁知道?有机会试试就知道了。”

    “你们啊,就别想了,这里只有一个男人,再怎么说,也应该先是女王陛下,或者是她身边的大臣们先享用啊”

    一大片嗡嗡的声音响着,混乱不堪。而且隔着很远。听不大清楚。但以李松石和白牡丹的耳力。还是能将不少听个清楚。

    一时间,李松石脸色涨红得如同猪肝,白牡丹则捂着小嘴,差点都快把肚皮给笑破了。

    李松石苦笑,良久,才道:”原来…女儿国竟是这样的情形啊。”

    这时,就听到一声大喝:“散开散开。前面的人快散开,都拦着干什么?别把贵客给吓着了。”

    说着,就见大批人流朝两边散开,而后,就是一群全身披甲佩剑持戈,一个个英气勃勃,相貌人人俊美的女战士小跑着过来。

    背后,还有着几位大美女抬着八抬大轿,嘴跑地跟着。

    只不过,这些美女个个脸色严肃,为的竟然还带着一点杀气,好似真的经历过杀伐。

    这些人将李松石与白牡丹团团围住,就见为一位头上用白纱巾束着马尾长的女子走上前,道:“这个客人,我们女王陛下有请。”

    说着,轿子在前停下,那女子右手伸出,作了个“请”的姿势。

    李松石和白牡丹相互看了看,李松石问:“我可以和她一起去吗?”

    那女子道:“女王陛下只单独邀请您。”

    李松石摇摇头:“那我不去了。”

    刚说着,旁边就锵锵锵地响着,刀剑出鞘,纷纷指向李松石。

    那女子道:“那可就由不得贵客你了。”

    李松石望向白牡丹,道:“牡丹妹妹。我向来不习惯对女人对手的。”

    话未说完。远处又传来一声大喝:“住手!!!”

    接着,就见一位二十上下的年轻美丽女子,穿着武士服,披着红披风,骑着高头大马,朝这边疾驰而来。

    那女子,肤若雪,颜似玉,白衣红氅银马鞍。那马也是全身洁白如玉,纯然无杂,没有一丝异色。唯有马头处,佩着一盏红缨络,毛绒绒的。

    远远望去,不由得让人为这女子,为那马喝彩。

    “女王陛下有令,来者皆是贵客,请两位贵客一起去见她。”

    那女子来到近前,猛一勒马缰,那马就喘沥沥地直起身起,两只前蹄高高抬起,但后蹄却是稳稳站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后,马前蹄落地,溅起一些泥土。

    那女子盯着李松石,看了一会,上下打量着。那目光,仿佛就像要将李松石录光,好好研究一番似的。

    “你就是传说中的男人?!!”她好奇地问着。

    李松石苦笑道:“我是男人,这没错,但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男人,那就不清楚了。”

    旁边的白牡丹不禁扑哧一笑。

    之前带着兵士来的女领忙喝道:“不得无礼!!”

    旁边的女兵士们又将刀剑扬了起来。

    白牡丹微笑着不语,李松石皱眉道:“笑一笑都不可以吗?”

    那女领刚要出声,骑马的女子已扬了扬右手。阻止她说下去,道:“哎,毕竟是贵客,琉欣你怎么无礼呢?”

    “是!!”

    那女领应着,退下,并没有命令周围的兵士将刀剑收起来。

    李松石见状,微微一叹,身形一晃,冲到这些女兵士手中,只听一阵叮叮当当的连响,眨眼间,李松石跑了回来,乙是抱着一大捆的刀枪剑戟,抛在地上。

    这一下子举动,把周围的人全都吓住了。

    “原来男人真这么厉害。”那骑马的女子被李松石用着只比普通人稍强的力量,稍快的度,以奇妙的手法夺下所有兵士的武器的举动给吓块了。

    她喃喃说着,随即嫣然一笑:“本来我还想问问你,男人和女人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同的,不过,现在不用问我也知道了。原来男人的力气比女人大许多,度也快不少。武技更是出色。”李松石无语,暗想:“力气大。度快,武技强”这不是因为我是男人的缘故吧?虽然我的确是男人没错。”

    网想着,就见那女子仍在打量他,忽然又点点头:“嗯,还有,就是手脚粗大一点,胸口平一些小喉咙居然凸起来,不过,怎么没见到传说中的胡子”啊,原来是你舌掉了,我看到了,你嘴巴附近的毛孔挺粗的,胡子就是从那里长出来的吧?”

    李松石一噎,差点没背过气去。他真想冲上前,把这女的从马上拉下来。狠狠揍一顿屁股一一有她这么看着别人品头论足的吗?

    这时,就听那女子说道:“啊,抱歉,因为是第一次看到男人,所以就有些兴奋,说得有些多了,希望你不要见怪,我没有恶意的。

    说着,手一指那地上的轿子:“两位,女王陛下要见你们,上轿吧。”

    echo 处于关闭状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