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章 男女混战

第七百章 男女混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二松石听着”中憋与,道!“你们让我尖且什么女王“公吼要尖吗?如果她想见我,让她亲自来见。”

    “大胆!!”周围的人喝道。

    李松石用脚拨弄了一下地上的刀枪剑戟,淡淡地道:“我大胆不大胆,你们可是知道的。而且,你们这里的女王陛下,应该不止一位吧?总有前代女王和下一代女王。

    但男人嘛,这里就只有我一位。所以,物以稀为贵,让她过来吧。”

    物以稀为贵?!!

    白牡丹一听,差点忍不住笑喷了。不过,也不好拆李松石的台,只是在旁抿着小嘴,微笑着。

    周围的一干女士兵,人人面面相觑,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让女王陛下来见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名叫男人的“生物”?!!开玩笑啊,那不是活腻了吗?女王陛下虽然仁慈,但也不是不会杀人了。

    但是,要让眼前这一只传说“生物”去见女王陛下?他可不卖帐。真要动手?看看手头上的兵器都被那个传说中的“生物”卸下,就知道周围一大伙兵士,很难将他拿下了。

    难不成,只能冲上去,表现一下“为女王尽忠”被他三拳两脚打趴地上后,就死赖在地上装死不起来,也好回头用苦肉计躲过办事不力之罪?

    众多美女们皱眉苦思,而后,全体兵士直接将视线投注到那女兵领身上,而女兵领,则将目光投注在那身穿白马的女子身上。

    一时间,日光刷刷刷地,全都盯着她。看她做何决定。

    那位女子皱着好看的眉头,望着李松石,道:“这位贵客,你这不是要为难我吗?如果真要让女王陛下来见你,到也不算什么,但岂不是有失国体?”

    “不为难不为难,你们国家接待重要外宾,女王陛下也有亲自出迎过的吧?”李松石问。

    那女子摇摇头:“我们这里从没有过别国之人前来。两位还是头回出现的传说中的国外之人。尤其是阁下,更是鄙国有史以来头一次出现的男人。”

    李松石无语。好一会才道:“这样,不是更显得我比你们女王陛下重要吗?你们快快把她请出来,再让她把我们亲自迎回王宫里去,这才合理。”

    那女子听着,不禁为之气结:“你还真是油盐不尽啊。”

    说着,马鞭一扬,在空气中狠狠地抽了一鞭:“好,我就去请示女王陛下,由女王陛下定夺。”

    然后,低头朝那女兵守领道:“琉欣,派兵驱散周围围观的百姓,哼,这么围观一个男人,成何体统?”

    那女兵领大声应是。那马上的女子心中冷笑:“臭男人,别得意,现在我们这边人少,打不过你,而且周围百姓太多,折腾起来也麻烦。现在就把百姓驱散,回头就请女王陛下派大军过来,看你还嚣张?到时侯捆也要把你捆回王城里去。哈哈,进了王城,可就由不得你了,我非得让女王陛下把你赐给我研究两三天,好好搞清楚,你这种叫“男人,的生物到底和我们女人有何不同”到时侯就要你好看。”

    李松石在这里不能乱用神通,自然不清楚那马上女子心里的恶毒主意,只笑眯眯地在那里道:“那你快去快回啊。”

    那女子哼了一声,拍马扬鞭,朝城池里疾驰而去。

    白牡丹看看那女子的背影,忽道:“石哥哥,这个女的好像心眼很小啊。”

    “什么?有吗?”李松石愣了愣。他看人的本事实在不咋样”因为他平常都是用神通法术感应人心,谁还注意那由面看心之术?

    白牡丹点点头:“是啊,她的地个应该不低,刚才恶狠狠地盯着你,心里肯定不知在转什么主意。”

    李松石想了想,道:六心眼小啊嗯,那就的确不像是肯善罢干休的人,回到那咋。什么女王陛下身旁,肯定会说我们的坏话。只是,对于这个王国来说,我们两个贵客,份量应该不轻,她说的一般坏话,可没办法让那女王不把我们不当贵宾看,”

    说着,瞄到周围被驱散的百姓,李松石笑了:“你说,她会不会找更多人马,再施展强硬手段呢?”

    白牡丹点头道:“会,肯定会。”

    “那就是了。”李松石一拍手道:“怪不得之前允许百姓围观,现在却将民众赶走,分明是清场嘛。不过,我们也不怕。”

    “虽然不怕,毕竟是有些麻烦,真打起来,弄死几个就不好了。”

    李松石听着,想想也是道理,就道:“那干脆,我们跑到城里去,看看这世界的民风俗情。我倒要看看,在城内,她可有本事派大批人手围剿我们?”

    白牡丹不禁扑哧一笑:“大哥,我还是第一次现,的好坏啊。”

    李松石哈哈一笑:“这也算坏吗?”说着,拉着白牡丹的小手,往百姓撤退的方向离去。

    那女兵头见状,脸色微变,忙带着几个人过来拦住:“你们想去哪里?”

    李松石笑问:“这个琉欣小姐,我想请问一下,贵国的女王陛下,可曾说过要限制我们的自由?”

    那叫琉欣的女子皱皱眉:“这倒没有。可是”

    “没什么可是了,既然没要求你们限制我们的自由,那你就没理由拦住我们。是不是这个道理?”

    “可是

    那女子的话尚未说完,又被李松石打断:“要不然这样吧,你放我们离开,回头我给你介绍几位帅哥?你不是对男人感兴趣吗?到时侯可以给你研究个够啊。”旁边的白牡丹顿时俏脸通红,狠狠掐着李松石腰间的软肉,嗔怪道:“大哥,你在胡说此什么?”

    李松石呵呵一笑。自从他悟得“随心所欲不逾道”的道理之后,心境越来越不羁,只要不是面对着与他命运相连的花仙子,他的性格竟是渐渐有些变,变得有些放浪了。不过奇怪的事,他的修为竟因此而稳步上升。

    此时,见着白牡丹娇嗔,便收敛了一点,没再乱说。

    只听琉欣略略有些犹豫,似乎被李松石的“条件”给打动,要知道,女王陛下都没有过男人啊,日思夜想就想着男人。因为,这国家里能够;父二尔西,女圭陛下都是唾手可得。什么都享妥讨赞刘曰说中的男人,一直抱着好奇,而没有机会好好见识见识,好好交流交流,好好研究研究。

    如今,李松石居然说要介绍几个男人给她?那她是不是应该先虚与委蛇,回头再将这些男人“克扣”一个下来,私自“享用”别的就进献给女王陛下?或是女王陛下身边的大臣们?

    这样一来。她,岂不是不仅无过,反而有功了?

    只是,考虑了一下,毕竟觉得这个办法实在太过冒险,她就迟疑着,既想答应李松石的条件,又不想他离开,道:“可是,你不是让女王陛下来见你的吗?如果你离开,”

    李松石道:“我是让女王陛下见我没错,可是,没听说她答应啊。如果她一直不答应,我总不能一直傻傻地在这里等吧?你说,对吧?”

    那女子张张嘴,想说什么,却烈兑不出来。她可是被李某人给绕傻了。似乎他的话有道理,但听着怎么不对劲。

    于是。猛摇头:“不行,你就是不能离开。”

    李松石问:“那,你不想要大帅哥了?”

    那女子一阵迟疑。

    李松石问:“怎么,想不想要男人啊?”

    “想。”那女子点点头。李松石肚子都差点笑破了,却听那女子又道:“不过,还是不能让你离开。”

    “你不让我离开,就是不想要男人了?”

    “男人我也想要,你也不能离开。”那女子说着。

    一边的白牡丹听了,差点笑忿气了,轻轻锤着李松石的肩膀,笑得花枝乱颤地伏在他肩头:“大哥,你太坏了,以前怎么都不知道你这么贫呢?”

    李松石一本正经地道:“那是我的嘴被你养叼了。”

    白牡丹先是一怔,随即想到李松石这话里蕴含的暧昧,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话,不禁俏脸微红,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谁被谁的嘴养叼。”

    此话一出,反应到自己说错话,更是脸红,别过脸去不出声。

    李松石呵呵笑着小声陪罪。那个名叫琉欣的女子在旁听着,虽不知道白牡丹和李松石在笑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话里什么地方说错。但光看对方两人的表情,她就知道自己被戏弄了,当即大怒:“好啊 你们竟胆敢戏弄于我?哼,兵士,统统给我围起来。”

    李松石摇摇头:“琉欣小姐,你们可不是我的对手。”

    “哼,为女王陛下尽忠,在所不辞。”那琉欣说着,却只让士兵围而不攻。

    李松石见状,就摇摇头,道:“果然不错,动念之间你就想到了拖延时间的计策。只是,你以为这样拦得住我,我会让你乖乖地拖延吗?”

    说着,就要拉着白牡丹离开。

    这时,那女子大喊一声:“为女王陛下尽忠,冲上去,拖住他。”

    话声一落,刹那间,数十名女士兵猛围了过来。她们自知不是李松石的对手,一时间,五六名女兵扑上,一个抱左右,一个抱右手。一个扑上来拦腰抱着,另一个抱着李松石的两条大腿。还有一个从后面扑来,想将他拦倒在地。李松石大吃了一惊。只是,任他反应再快,身手再强,周围全被人拦住了,也没办法避得过。而且想不到对方堂堂王国士兵,竟然一动手就用这么无赖的招数,就不及防被抱住了。

    他下意识地拧身用力一甩,耍将挂在身上的女兵甩出。只听撕拉一声,左手袖子竟被那飞出去的女兵给撕了下来。

    然后,撕拉一声,右手袖子又被另一个女兵给撕下来。

    而后,撕拉一声,却是抱着他两条腿的女兵,抱得太用力,却不小小心被新扑来的同伴压下,就将李松石的裤子抓着往下一沉,那裤子便也被拉了下来。

    “我靠!!!”李松石吓了一跳,现自己两条大腿光溜溜的,如果不是还有条内裤,都要走*光了。当即伸手去抓住裤子。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啊,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听声音,简直像是牛顿被苹果砸到,又好像哥伦布现了新大陆。

    旁边有人问:“你看到了什么?”

    那女的惊奇地道:“我看到了”原来,那个男人有腿毛啊。”

    一时间,李松石差点有种想搂块豆腐撞墙的冲动。

    如果是在外面,他心念一动,这裤子就自动生成了,而且身边的女兵根本也不在话下。但偏偏这种地方,他不能动用自然力量,免得强大的意志力会冲垮这个看似稳固,实则脆弱无比的精神世界 最后导致那花仙子的灵识重伤,再度沉睡。

    郁闷间,李松石还不及反应,周围就有着五六个女子再次扑了过来,一下子猛地将他扑得重心不稳,倒在地上。

    而后,就被叠罗汉似地压着。

    而且,更为可恶的是,这些从没见过男人这种“神奇生物”的女兵,一个个跟好奇宝宝似的,都忍不住趁着这个压住李松石的机会,上下其手,大吃“豆腐”还要撕扯下一两块衣料准备做个纪念。

    当然,更为郁闷的是,李松石被压也就算了,居然还听到极远处隐隐约约还有人在谈论他的腿毛。一女声道:“切,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呢。男人有腿毛有什么?女人不也有腿毛吗?”

    “可是,那男人的腿毛好粗啊”还有,你才有腿毛呢,我可没有,我的可是细得看不见。才不像你呢,母猴子。”

    “什么?你”,母猴子你骂谁?”

    “母猴子骂“好啊,你居然敢绕着弯来骂我,看老娘我不撕拦了你的嘴。”

    一时间,百姓当中,两个看起来气质还不错的优雅漂亮的女子,竟当街撕扯起来,一时间,将周围的人都牵扯进去了,外衣肚兜碎布横飞,好不壮观。

    只不过,此时李松石没办法欣赏这场世纪之战,而一旁的白牡丹,也因为李松石倒在地上而吓了一跳。

    她之前被几个女兵绊住,一时放不开手脚,才让李松石被偷袭成功。一时间,也顾不得了。当即下重手,一手抓一个,将周围的女兵给丢出去。

    三拳两脚,就将剩下

    一时间,远处惊呼连连:“快看,那个女的好大力气。”

    “是啊是啊,如果见了女王陛下,肯定能当上女将军。难道外面的女人都这么厉害吗?”

    “不会吧?会不会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关系,那个女人才那么厉害呢?”

    “嗯,有道理。肯定是因为外面的女人有了男人,所以力气才特别大。”

    白牡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时被气得哭笑不得。心中苦笑道:“锦华妹妹啊锦华妹妹,你这精神世界里”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个性人物。都有啊?你以前都接触了什么东西?”

    此时,在私人小世界当中的原青青突然打了个喷嚏,不由奇怪地左右张望:“奇怪,是谁在说我坏话?”

    突然心中一动:“唉哟,不好,命运之丝的感应,是牡丹姐姐在骂我”该不会是我在沉睡的花仙子姐妹们的储魂空间的灵气中动了手脚被现了吧?嗯,这也怪不得我啊,都是小念昔出的主意”,说是要让她们醒来后就能“与时俱进”所以才把小念昔弄来的记忆光团里的记忆打碎了加持到灵气当中”就算是石哥哥,如果不细心观察,也不会现,”

    可怜李某人太过信任原青青她们了,现在“撞大运”了都不知道。

    却说,白牡丹一边听着周边女儿国百姓的风言风语,手下不停,却是抓着压在李松石身上的女兵士,一手一个朝周围丢开。

    但才动手了不到几下,还被七八个人重重压着,又被五六个人抱着手脚拖着按在地上的李松石,突然猛地一挣,站了起来。

    背上,就这么背着七八个挂香肠一样吊着的衣衫绫乱的大美女,手上,架着两位,腿上,还拖着一位。

    他身形这么一震,就有人忍不住手一滑,松脱了下来。但是,其它女兵士一个咋。跟粘皮糖似的,抓得更死紧。而掉下去的女兵士又要爬起来,周围的其它女兵士,更是一个个找好个置,准备也向前扑。

    此时,李松石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了,站在原地,用力拖着抱住他大腿的两位美女兵士,这么挪动着转身,用力旋转起来,然后双臂一震,就将肩头上的女兵士给抛飞出去。

    然后一手一个,不停地从头上背上骑大马搭人梯的美女一个个抓下来。也顾不得抓到大腿还是什么部份。不管抓到的地方多软多滑腻,都是随手一抛。

    远处众百惊见,不由大哗:“好强壮”原来男人这种“生物。力气大到这种程度啊,怪不得女王陛下天天都想着找男人来研究。”

    李松石充耳不闻,用力将坐在他脖子上,两条修长美腿搭在他前身的最后一个女子的大腿给抓住,一拉”突然,李松石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原来,头上那女子竟然紧紧地揪着他的头。

    “我靠!!!!”李松石差点要骂人。这时,感到耳朵一痛,头上那女的竟然低下头,咬着他的耳朵。同时,还听到一个满怀怨气,含糊不清的声音:“让你戏弄我。让你骗说介绍男人给我,给果说话不算话。哼,不给你点厉害尝尝。还以为老娘我好欺负。”

    听声音,正是那琉欣。

    李松石苦笑:“痛痛痛,放开放开,快放开,耳朵快要掉了。”

    “就不放开。”

    “你放开,大不了我回头真找个男人给你还不行吗?”

    “真的?”琉欣略一迟疑,又道:“一个不行,起码要三”

    话没说完,旁边白牡丹一掌切在琉欣的脖子上,而李松石适时来咋。前空翻,右脚后跟抬起,来个龙翘尾,狠狠地蹬在那香臀上,令琉欣再也抱不住,整个人朝前飞了起来,滑落到地上,一下子痛醒过来。直摸着胸口:“平了平了

    李松石气愤地道:“哼,早就平了。”

    白牡丹差点一口气没回过来:“大哥,你怎么,”

    “抱歉抱歉,我给她们气炸了。”李松石平定心绪道。

    白牡丹轻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我还担心你乐在其中呢。”

    李松石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我至于这样吗?”

    堂堂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要什么女子没有?而且,已经不至于对普通女子动心了吧?

    白牡丹吐了吐舌头:“开个玩笑嘛”只是担心这些女子都是锦华妹妹的灵识所化,大哥你一时把持不住。”

    李松石气结。

    同时,心中也是讶然:“看来,牡丹妹妹的性子真是改变了。”

    想着,左右张望,却现能站着的女兵已经没有了,一个个躺在地上吭吭吱吱的,或是昏迷不醒。

    当然了,她们受伤未必如看到的那么重。但是,她们知道对付不了李松石,自然就不肯再爬起来,只装着重伤躺在那里,回头见了女王陛下也好表功。

    至于心里还想着再去“占便宜”吃男人的“豆腐”的主意,想到李松石的怪力,就没那心思了。

    此时,李松石看了看四周,就到:“好了,刚才已经被拖延了不少时间,我们先去城里吧。”

    白牡丹点点头,于是,李松石将掉下来的裤子重新穿上,系紧裤头带,这才牵着她的小手,一路小跑,往城里跑去。

    路旁围观的美女百姓,就是很兴奋地围观,既想上前,也学着之前的女士兵们,个个都伸手去撕下一两块衣服布料,留着做纪念,也好以后对自己的女儿孙女妹炫耀:“以前你们奶奶我可是见过“男人。这种生物呢,”

    只不过,她们又有些畏惧,所以不敢靠得太近,只让开一条路给李松石他们通行。

    当然了,虽然她们不敢拦阻,但不碍于女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纷纷:“你们看看,那个男人的手臂好结实,就跟干多了粗活的人似的。真是的,外面的人真不懂得珍惜啊,有了男人不知道好好藏在家里养着,竟然让他们去干重活?”

    “你这话不对,谁知道这男人是不是天生结实啊”不过他的皮肤好白好细腻,没想到,男人这种生物的皮肤,比我们女人的还要好看,还要漂亮,真想上去捏一

    “是啊,好奇怪,传说中的男人,不是应该皮肤黑黑的,黄铜一样的颜色吗?”

    周围叽叽咕咕着,又有人抱着婴儿小孩道:“宝宝,快看快看,那个可是男人哦”这是我们王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的真正的男人呢。此事必将记载在我们王国的历史上,流传千古,你现在可要看个清楚啊。”

    “宝宝宝宝,你看看,那个就是男人。你以后长大了,可要好好努力练功,长大了进宫当女王陛下的侍官,说不定也有机会得到个男人哦”

    李松石听着,仿佛充耳不闻。但心中却是暴汗:“没想到,原来传说中的“女儿国。居然这么恐怖”这里,不是男人的天堂啊,”

    想着,脸皮却厚着,挂着淡淡的微笑,一路走到城里去。

    过了城门,也没人检查,只见周围人人都在城墙或街道两旁,或门楼之上,不断地伸着脑袋来观看,生意活计都停了下来。

    李松石等人来到一个卖胭脂水粉的店面前,里面突然有个十七八岁,身上穿着短袖汗衫,下半身穿裳衣,却折起来塞进腰带里,露出两条修长光滑小腿的女子,看起来很是灵动,很有活力。一下子就跑了出来:“两位贵客,请止步。”

    李松石和白牡丹一愣,这还是头一个百姓敢来拦路呢。

    “有事吗?”李松石问。

    那少女兴奋地道:“请问客人,您就是传说中的男人吗?”

    李松石暴汗:“没错,我就是男人。”

    那少女兴奋地道:“天哪”没想到,我有生之年,居然还有机会能看到男人,我真是太幸福了。对了,客人,能不能麻烦您帮我签个名?!!”

    说着,就拉开自己胸口的衣服,露出里面的浅青色布料,绣着绿水碧荷冉的内衣,道:“就签在这里。”

    同时,右手递上一支眉笔,眼中满是期盼这色。

    李松石看着那涨鼓鼓的胸脯,暗道:“好有料”只是,可

    ,

    旁边还有一位牡丹妹妹呢,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

    更何况,

    还没想完,附近就是一阵乱轰轰了:“贵客,我也要我也要  ”

    “男人,我也要我也要男人,帮我签个名,我也要签个名。”

    李松石大圃。只见四面八方,一个个千娇百媚,妍姿艳质的美女纷纷涌上前来,一下子就将他和白牡丹团团困住。

    “停!!!”李松石大喝了一声。周围的女儿国百姓纷纷停了下来。

    李松石轻咳一声,道:“抱歉,我不识字。”

    一时间,周围静得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不识字?!!

    众人傻住了,白牡丹也禁不住瞪大了眼睛。

    这个谎撒得实在是  呃,不得不承认,实在是妙啊。

    简直就是绝妙!!!

    周围的人有谁能肯定李松石识字?有谁能指证他在撒谎?

    此谎一出,刚才万民围攻求取签名的危机,顿时立解。

    只是李松石面前那女子似乎还不放弃,道:“不识字,那画压就可以了。”

    李松石满头黑线:“我为什么要给你画压?!!”

    开玩笑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帮你画压了,别的人也要帮忙画怎么办?

    那女子道:“要是你帮我在胸口这里画压,留下五个手指印。那我就送给你这个,”

    说着,手一翻,就递出了几盒胭脂水粉。

    李松石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你送给我这个?!!”

    “对啊。客人你可以打听打听,我们“倩容庄。的特等胭脂水粉,可是特供王室给女王陛下和各位大臣们使用的。那质量,在城里可是数一数二的水准,数百年的老字号了。涂在脸上啊,保证让您”

    “等等等等。”李松石暴汗:“你是说,这胭脂水粉是给我用的?”

    “对啊。您看您,今天没用涂胭脂水粉吧?啧啧啧,可怜这张俊悄的脸蛋,”

    白牡丹听得忍俊不禁,别过头去,不敢再听了。

    李松石则是内牛满面:“抱歉小姐,或许你不知道,男人是不用胭脂水粉的,当然,或许在两千多年前的古代是有男人使用,但现在已经不流行了。”

    “啊”这样啊。”那女子想了想,道:“那干脆这样好了。胭脂水粉您不用,那这件无吊带纯绵抹胸,光滑柔嫩细腻,不伤皮肤,还很保暖。上面的海棠春睡图可是大师之作。整体价值五百两黄金,穿在您这样的贵客的的身上,是最适合不过了”而且您这皮肤啊,也正是需要这样材质的抹胸才会”

    李松石听着,差点气忿了:“我是不用穿抹胸的。”

    “啊,不用抹胸?”那女子愣住了,傻傻道:“那要是胸部下垂怎么办?!!”

    胸,,胸部下垂?!!!

    天哪

    李松石觉得,今天一天遇到的离奇事,离谱事,比他这么多年来遇到的怪事还要多。居然还有人关心他胸部是否下垂。

    李松石咬着牙,脸上的表情,都不知该如何形容了。哪怕他再淡定,此时也没办法无动于衷了”尤其是,一旁的白牡丹早已笑得趴在他怀中直不起身来了。

    “男人是没有胸部的。”李松石咬牙切齿地说着。

    “男人没有胸部?!!”那女子诧异地看着李松石,伸了伸手,还真想在李松石的胸口摸几下。只不过,看着白牡丹趴在那里挡着,她也不好出手。

    不过,心中却对白牡丹充满了嫉妒这个女人,居然能跟传说中的男人那么亲近,天哪,实在是太幸福了,老娘活了这么久,连男人都是头一次见过,更别说碰一碰了。

    那女子迟疑了一下,道:“男人真的没有胸部吗?”

    “没错,我保证!!”李松石道。心中却想:男人还是有胸部的,只不过,与女人的那两团不一样而已。不过,他也没多做解释。

    但是,没想到,那咋。女子又惊讶了,满脸震惊地道:“天哪”男人居然没有胸部?这,这这”这真是太奇怪好可怜哦,你如果没有胸部,那生下小孩子以后。怎孩子喂奶帆  …”

    一时间,李松石被雷得里焦外嫩。难道,还要让他给那女子解释一下,男人是不能生小孩的吗?或者说,在正常情况下,男人不能生小孩?

    这样,不知道那女子又会爆出什么样的惊人之语。

    算了算了,”

    李松石觉得,自己是被完全击败了。

    当即,根本就没理会那女子,只转过身,便要与白牡丹朝别处去。

    只不过,一回头,就见周围是围得密密麻麻的女人,简直就是水泄不通,一咋。个直恨不得挤过来,以最近的距离与李某人接触。只不过,李某人之前的武勇已是深入人心,这些女儿国百姓才没敢逼得太近,始终留着几步。

    此时,见李松石两人回转过身耍离开,她们下意识地想让开一条路,但却现,人流已经挤得实在是分不开路来了,只这么围着。与李松石大眼瞪小眼。

    “唉,贵客,别走啊。你还没给我画压呢。要不,你不用抹胸,我这里还有几条裙子,都很漂亮的。对了。这里还有这个卫生棉,每个月一次

    李松石听着,觉得此时在听天方夜谭。

    问他心里有什么感觉,他只想说一句:“原来这个国家居然已经展出卫生巾这种玩意来了啊,”

    可是,可是这玩意跟俺有啥干系?

    别说李某人了,就是花仙子们也全都用不上啊。

    只有当初,梅雨心还只是凡人时,呆在李某人的落花村旧宅处,曾用过,李某人有幸无意中得以见识。

    但现在,人家早成神了。这玩意早就成为历史了。

    但没想到……

    “我,我,我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那个女子嗫嗫道。

    听到这,李松石心里突然有种冲动,想要干脆拉着白牡丹离开这个女儿国算了。回头,让别的花仙子进来,他可不要再进来给人当猴看了。

    只是”这个国度,居然对男人的了解这么贫乏,这也太,也太”

    李松石无语问苍天。

    就在这时,极远处传来一阵巨大的敲锣声响:“女王陛下驾到!!!”

    李松石一愣,回头远望。只见极远处,还真是有着大群人流拥着一个八抬轿子,要往这边行来。

    显然,是某人觉这种情形下,派大军围困李某人实在不是件好主意,所以才干脆不顾“国体”让女王亲临了。

    只不过,她们还是失算了。此时此地,此情此景,让那女王如何进得来,如何与李某人会面?

    白牡丹也听到了声音,终于从李松石怀中抬起头来,轻轻理了理头上稍显凌乱的钗,和不小心垂落下来的几缕丝,才朝那边张望。一看,就不禁轻轻惊咦出声。

    “怎么了?!!”李松屁问。

    “不是锦华妹妹。”白牡丹说道。

    一时间,李松石倒是愣住了:“不是锦华妹妹?!!”

    本来以为,这个精神世界是十姐妹花花仙子施锦华的灵识所化,那这里出现的唯一国度的女王,应该十有**就是她的灵识本源主体才对。那样,与之接触,凭着白牡丹带给她的熟悉感,足以让她回忆起一些往事,然后渐渐清醒过来。

    这样,事情就好办了。

    但是,没想到,这女王居然不是施锦华的灵识本源,这可就有些麻烦了。

    李松石与白牡丹相互看了看。

    这时,就听到极远处传来大喝声:“城中百姓听着,女王陛下有令,围观外来贵客者,请回避,不要给贵客留下不好印像,伤我国体。也切勿阻碍女王陛下与贵客会面,否则定然严惩不赦。”

    话声落着,城中的百姓先是一阵沉寂,随后,声音嗡嗡嗡地响着,外围有些人渐渐散开了,但有更多的人还是围拢着。

    最后,这城中的女人们,还是通情达理的,都纷纷散开了。只不过,只散出去一些,留着中间一条通道,勉强可让李松石等人通行。

    李松石与白牡丹相互看了看,白牡丹道:“大哥,是我们过毒,还是给那女王一个下马威,让她自己过来?”

    李松石摇摇头:“算了,还是不要多生事端了。”说着,看看周围的女性,心想:“若是让那女王过来,一旦闹僵,可是不妙。而且呆在这里久了,说不定这些“好奇宝宝”们指不定又说出什么话,污了我的耳朵。”

    想着,继续道:“还是由我们前去见她吧。顶多是不行大礼罢了。”

    白牡丹点点头,与李松石一路向前。

    旁边的女人人自动退避,但李松石他们网走过,背后的通道就被堵上了。而且,让李松石感到郁闷的是,之前那位要送他胭脂水粉抹胸卫生棉的女子,居然跟在他们背后,亦步亦趋地跟上来。

    李松石忍不住回头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你还没给我画压呢。”那少女说着,手中翻着一个不知从哪拿来的印泥,道:“呆要你用手指在我这里按个掌印,就可以了。”

    没想到,她还真执着。

    李松石皱眉问:“你要这个画压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这可是留着做传家之宝的。以后有了孩子,就给她们流传下去。上面我还要写字,说她们的某代祖先,琉月娥就亲眼见过我们国家历史上第一个出现的男人,还让这个历史上第一个男人在胸衣上划过压。”

    李松石听着,一阵眼晕。

    “不过,如果你肯帮我生小孩,给我留下个男孩子,那就更好了。只是,想到女王陛下肯定把你留下,让你只帮她和大臣们生孩子,那再怎么排队,也轮不到我啊。”

    那女子说着,还一边数手指头,似乎在计算着李松石某方面的能力。

    比:警告,看这一章时,请不要喝水,不要进食,不要在电脑旁放置任何易碎物品”呃,希望这警告放在文章末尾没有太迟”如来保佑,阿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