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零一章 女王求偶

第七百零一章 女王求偶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引某人赤语,转讨头,嘀咕道!“就知道跟她说话没好 月娥,琉月娥,难不成跟那疯婆子一样的琉欣有什么亲戚关系?嗯,看起来还真有点像。”

    “什么?你说什么?贵客您刚才在叫我?”那琉月娥耳尖,竟听到了她的名字。

    “没有。我在打嗝。”

    “啊?男人打嗝还能打出别人的名字来?”那琉月娥大惊小怪道。

    这次,李松石是彻底地将她无视掉了,连理都不理会。

    但没想到,那女子又道:“贵客,贵客”奇怪,男人也会有耳背的时侯吗?”

    旁边有人忍不住了,说道:“月贼,是你太罗嗦,那贵客嫌你烦了。”

    “啊,原来是这样啊。”琉月娥有些后知后觉地道:“那我不出声就是了。”

    说着,依然跟在李松石和白牡丹背后。紧紧跟着,不让人流冲散。

    这时,说话间,李松石和白牡丹已到那女王面前。

    周围执戈之士环绕,当然,也全都是女人。同是,旌旗仪仗,各是不缺。

    百姓们都被拦在外面当然,也仍全部是女人。

    李松石来到那王座面前,抬头一看,只见一位二十来岁,天香国色,仪态万千的绝代佳人,稳稳当当地坐在王座上。

    只不过,看起来,却没啥王者之气,也没什么特别的威严,倒像是个普通的邻家女孩,当然,世间也难找到这么美的邻家女孩来。

    那女王打量着李松石,也盯了好一会,正要出声,旁边就有人大喝道:“大胆,见了女王陛下还不下跪,该当何罪?”

    李松石瞥一眼过去,现正是之前骑着白马的那个女子,当即理也不理她。

    那女王挥了挥手,道:“无妨,贵客不需多礼。”

    李松石自然是顺着竿子爬,道:“谢陛下。”

    白牡丹也如此应着。显然,完全没引起那女王的反应。

    那女王盯着李松石问:“你就是男人?!!”

    李松石一噎:“没错,我的确是男人。”

    那女王眨了眨眼,道:“那。你拿什么来证明你是男人?!!”

    李松石差点没吐出几十两血来:“这还用证明吗?”

    “当然,不然随便谁来到我的国家,说他是男人,那还得了?”女王陛下振振有辞地说着。

    李松石一时间憋气无语。旁边的白牡丹道:“女王陛下,男人也没什么好冒充的啊。”

    “大胆!!”之前骑马的女子又道:“女王陛下没问你话,你岂能胡乱出声插嘴?来人啊,”

    那女王淡淡看了她一眼:“琉暖,远来是客,而且化外蛮夷之民,不知我国礼仪也属正常。”

    一时间,李松石和白牡丹只感到自己眼界大开”这世间自大之人,居然能自大到这种程度?

    再看看四周,就见那女王周围环绕着大批女大臣们,一个个两眼放光地看着李松石,仿佛饿狼在盯着肉看似的。此时听到女王一说,就个个摇头晃脑,很是赞同的样子。

    “她们该不会也觉得我们是“化外蛮夷,吧?”白牡丹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李松石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两人嘀咕着,就听那女王又问:“下方那个男人”嗯,貌似男人的贵客,听说,你让我来见你?”

    李松石点点头:“没错。”

    “哦?倒是来了,不知道,你可有话对说?”女王问着。

    李松石:“是有句话想问问陛下。”

    旁边的众人听到他如此“无礼”都有些愤怒。

    不过,外面的百姓们却不如此以为。男人嘛,这种稀奇生物,与众不同一些也很是正常的。

    而且,国体不国体这种东西,对于她们这种从来没见过外国人的女儿国国民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不过,那女王显然也不重视。只好奇地问:“哦?不知道你有何话要问?”

    李松石与白牡丹相互看了看,点点头。李松石就道:“我想问陛下,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位名叫施锦华的人?”

    “施锦华?”女王和周围众大臣都有些讶异。随后,女王摇摇头:“本国国民,可没有姓施的,所以,”

    “等等,陛下!!”旁边一位年约三十来岁的女官道了一声。

    女王讶异地回转过头,就见那女官凑上前,小声地嘀咕了一句。那女王脸色剧震:“你不说,倒是”

    说着,脸色沉凝地转过头来。盯着李松石:“贵客远来,想必是没有进过食吧。来人啊”回宫办设国宴,要宴请这两位国外来客。”

    便有人应着,离去。

    李松石与白牡丹相互看了看,都是暗暗点头。看来,有戏”

    只要这里真有人名叫“施锦华”那可就好办得多了。想必,就算不是施锦华的灵识本源,也能由此而将她的灵智给唤醒起来。到时侯”就不用跟这些女线国的国民们打交道了。

    想着,便见周围有人抬来大轿,要两人上轿。两人也不推辞,就上去了。

    于是,女王摆驾回宫,李松石和白牡丹随行,一路上仪仗浩浩荡荡。也不知这小国寡民的,哪来的这么多宫用人员。这开支吃消得起吗?

    李松石心中疑惑着,却也没多说。

    而后,就一路顺利地进入了王城,然后进到王宫当中。

    王宫还算是比较气派的,内里也比较宽敞。不过对于李松石这种见惯了神国建筑的人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而后就是设宴,吃的是各种山珍野味,酒也有。而且每个不同职位的大臣都过来轮番敬酒,似乎想要灌醉李松石似的,对此,他也没理会得太多。

    而这里所谓的宴会,却是连同舞会的。不过看着池子里两个女人搂搂抱抱跳舞,实在是”嗯,不知该如何形容。

    之后,女王亲自邀请李松石跳舞,被李松石婉拒了,说自己不会跳,直把周围的人气得就要跑来指鼻子怒骂当然,这不过是表面功夫,事实上。她们心里可完全没把女王乙…的事看在眼她们的想法,泣千年盅的男人…国,那是天大的祥瑞,架子再大也是正常的。

    什么国体,什么女王,此时全都无关紧要。不过,看在吃王粮当王差的份上,才表现得站在女王这一边罢了。

    当然,若真要说有谁是真的很注重这些,那也就是之前骑着白马的那个女子。

    她名叫琉暖,乃王庭侍卫队队长兼国家兵部大臣,领一等紫荆花侯爵爵个。

    对此,李松石表示很是讶异。这个国家,封建利不像封建制,帝制不像帝制,实在是奇怪得很。

    话说,宴会才开了一个小头,还不到一个小时,这女王似乎就有些忍耐不住了,私下找到李松石,说是关于那个什么“施锦华”的事情要与他单独相商。

    李松石听着,自然是赶紧跟那女王去密谈。毕竟在这个精神世界当中,根本没有人有可能伤害到他,大批军队也不行,那还怕个啥?

    留着白牡丹在大殿,李松石与那女王来到了书房。女王在中间桌子背后坐着,旁边有女侍者送来桌椅,然后退开,将门口关上。

    “我一直好奇,男人是长什么样子的,从来没想到,居然会有一天,真的能遇见男人。”女王说着。

    李松石淡淡道:“陛下说笑了。男人又不是什么稀奇的生物,怎么可能会无法遇见男人呢?”

    女王摆摆手,道:“李先生,或许在国外,男人的数量不少。==就 要读==记住我们的网址1但在本国,有史以来,你还是第一个出现的男人。”

    李松石有些无语。过得一会,问:“既然我是第一个出现的男人,那你们怎么会知道这世上有男人这种生物呢?而且,不止是一个两个人知道,全王城的民众,似乎都很清楚,而且好像对男人的了解也不少”

    女王道:“那是女神留给我们的祖先的信息。”

    “女神?!!”

    “不错。”女王道:“李先生,据女神所说,你们外国人那里,女人生小孩,都是需要男人帮助的,没有男人,根本没办法生小孩,是这样子的吗?”

    李松石点点头。就听女王道:“这就对了。听说你们那里,根本就没有子母河这种东西。而我们这个国家,从来没有过男人,所有国民,都是通过饮用子母河之水,来让自己怀孕,生下后代的。”

    “嗯,子母河的确是条很神奇的河。”李松石道。

    女王笑了笑,道:“在我们这里,子母河又叫女神河。”

    “哦?”李松石讶然,心中隐隐想到了什么。

    女王道:“正是因为这子母河之水,是普通的水流经过女神陛下所在的神山,再从泉眼中流出,才变成子母河之水的。只有女神陛下的神山流出来的水,在十里之内,才被称为子母河水,我们的国民饮用了之后,才能受孕。”

    而且,根据社会等级不同,每个人能取用的河水也是不同的。比如,王宫大臣,就能在靠近神山的地方取水。而平民百姓,就只能在稍稍远离神山的地方取水。那生出来的孩子,灵性天资也各有不同。

    越是靠近神山的,喝下的水生下的孩子,越是聪明,越是健康,越是漂亮。而越是远离神山的子母河水,喝下后生下来的孩子,就越没有那么健康,越没有那么聪明,没有那么漂亮。

    只不过,这点,女王没有多作说明罢了。

    李松石听着,微微点头:“那么,那位女神陛下,不知名讳如何称呼?”

    “我们称呼她们母神,又称为送孕女神

    送,,送孕女神?!!

    李松石差点没笑喷。

    “至于名讳嘛很巧合,刚刚好与李先生你需要寻找的那一个人同名。”

    李松石先是一愣,随即大喜。

    女王察颜观色,心中讶异,忍不住问:“李先生,你们寻找的是人,而不是神吧?”

    李松石沉吟了一下,心下:“我本是要找锦华妹妹的灵识本源,谁管她在这个精神世界里是人是神?不过,之前说要找人,现在却突然变成找神,这女王难免会怀疑,我想去见到锦华妹妹的灵识本源。可就多有阻扰,困难多了。”

    想着,心中一动:“这个国家与外界接触不多,应该民风淳朴吧?那就忽悠试试。”

    当即道:“女王陛下,实不相瞒,在下也不知道此次前来是要找人还是要找神。”

    女王顿时大吃了一惊,满脸狐疑之色:“李先生,你不是在遍吧?还是在跟开玩笑?”

    李松石摇摇头:“在下实话实说罢了。”

    顿了顿,道:“实不相瞒,在下乃是受了伟大的混沌之主的托付,来到贵国,向来询问关于“施锦华,之事,并与之见面的。在此之前,在下也不知道所要寻找的到底是人是神。因为,混沌之主乃是神上之神,是万界神皇,是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最强大的存在之一。他颁下的神谕,我等不敢多问,只能照着去做罢了。”

    女王听着,隐隐有了相信之意:“原来竟是如此。”

    李松石又道:“那敢问陛下,贵国耳还有人与那女神同名?”

    女王摇摇头:“本国之人,岂敢与女神同名同姓?别说没有同姓的,就是同名的也没有。有史以来,本国也就只有那女神陛下是这一名讳。”

    “如此,那在下可要去与女神一会,不知,”

    女王听着,笑了。她一开始就有打算想用这件事跟李松石交换条件了。李某人去不去见女神是一回事,那女神是否见李某人又是另一回事,她管不着。但是,却可以用这个来提条件。现在李某人提出来 正好。

    当即,女王道:“这个”让我很是为难啊。”

    李松石看到那女王的表情,就明白她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当即也把竹扛送上去,任她敲。道:“还望陛下成全。”

    “唉,好吧,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上  ,我也不是不可以破例一次,让外国人进入神山。只不过,女神陛下是否出来接见你,我就不敢保证了。”

    “多谢陛下。”李松石说道。刚……口阳…8。o…渔书凹不样的体验!

    那女王却是一挥手:“且慢,我话还没说完。”

    李松石不动声色,女王道:“想让我帮你这个忙是可以,不过,也是需要条件的。”

    “什么条件?”李松石问。

    女王道:“不能让外来之人进入神山,这是祖上订下的规矩 也是以前女王定下的规矩,想要破例,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你成为本国正式公民,或者是成为本国荣誉国民,那才可以。”

    李松石问:“那想要成为贵国正式公民或荣誉国民,不知需要什么条件?”

    “很简单。你想要成为本国正式公民。需要在此居住十年以上,且牛下三女,为本国增添人口作贡献,那才能得到正式公民的称号。”

    李松石无语摇摇头:“在下须早日赶回去向神灵复命,岂能在这里呆在十年以上?”

    女妾笑道:“其实也不是没有特殊办法,只要你能成为我的王后”那,也是可以真接成为本国的正式公民的。”

    王后?!!

    李松石大圃,当即摇摇头:“还有别的办法吗?”

    女王有些失望:“怎么,你不愿意?”

    李松石摇摇头:“在下之前说了,在下须早日赶回去向神灵复余  ,

    “你可以先复命再来啊”我可以让你半边王座。甚至可以让你当王,我当王后,如何?”李松石无语。

    女王见着,微微叹了一口气:“也罢。本来我也知道,以本国的情况,哪怕是女王,也不可能长久独占一个男人的。”

    李松石再次无语。

    只听女王又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只有另一个办法能成为本国正式公民了。”

    “什么办法?”

    “想办法让本国一百位以上的臣民怀孕,留下男胎之种,如此,就是对本国有着巨大贡献,可以得享正式公民称号。”

    李松石听着,再次好傻。忍不悄道:“那,敢问成为贵国荣誉国民的条件事

    “唉,你这也不肯答应吗?”

    李松石无奈道:“让你们怀孕是可以,但谁能保证我留下的是男胎?万一有人说我是偷偷给你们喝的子母河水,滥芋充数怎么办?岂不是一直要等到孩子生下之后?那时间就久了。而且,若是生下的大多是女胎,就更麻烦。”

    李松石这是套话了,他根本不可能在这里留下孩子的。就算能办到,也不可能去做。

    但那女王却相信了,点点头:“这倒也是。”

    李松石道:“所以啊,若是在这里呆得太久而不赶紧把神灵的事情办法,可就是亵神大罪。在下不知贵国的亵神之罪是如何。但在我们那里,可是非常之严重的。想死都难。”

    女王脸色沉重:“原来你们那里的情况这么恶劣。”

    顿了顿,就道:“好吧,其实,想要成为本国的荣誉国民,也不难。只要你能完成我的愿望就可以了。”

    “女王陛下您的愿望是,”

    “我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给本国所有百姓,每个人都能找到一个男人,生下许许多多的男孩子,”

    李松石听到一半,再次无语了。

    这位女王,也未免太强大了。

    她看着李松石,道:“本王也知道这个愿望不容易实现。那这样吧,你能给本王找来一百名男子,愿意长居本国,且能帮助本国公民生男孩子的,那也不是不可以破例给你荣誉国民的称号。

    “再为,你有了如此功绩,那我也就有借口向诸多臣民们交待得过去。就算是破例让你去神山小也不会有人反对了。”一时间,李松石真有点哭笑不得。看来,这个国家的人,真是想男人都想疯了。

    唉”如果是让某些精力过剩的宅男们听到,不知道要有多兴奋多愿意才行。只可惜”可惜这里不是真实世界,也不是虚拟神国,只不过是施锦华的精神世界。

    所以,就算李松石能找到男人进来,也不可能允许他们进入。

    只是,刚才女王提的许多条件,李松石都拒绝了,此时若再拒绝,可就不妙。

    当即,李松石再次祭出忽悠**,道:“这个我倒是可以考虑。虽然说男人在我们国外的数量不算少,但还不至于太多。他们是否愿意抛下外面的生活而来到贵国,这还是未知之数。”

    “我们可以给他们最优惠的政策。”

    李松石听着,点点头:“嗯,这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回头我要出去问问看情况,尽快给女王陛下你答复。”

    李松石是想借此拖延了。心道:“你搞出这么多条件不让我立即去神山,哼,回头就跟牡丹妹妹偷偷溜着去,不就可以了吗?”

    至于神山在哪里,只要找到子母河,不就能找到神山了吗?而且,大不了,还可以施展一下“美男计”诱惑一下这里的纯朴宫女们”

    李松石“邪恶”地想着。

    而那女王,听到了李松石的话,却是依依不舍:“李先生这么快就要离开本国了吗?”

    李松石点点头:“是啊,不得不出去为女王陛下你收集美男子。”

    “可是,难道李先生不能留下来,让我好好款待于你,而让你那位同伴出去办事吗?事情有女人做就可以了。男人静静等着就行,何必这么亲力亲为呢?”

    李松石听着,一阵无语。

    这年代,哪里不是男人把女人当宝来看?哪怕是恐龙女,那也有恐龙级的男人去宠。更不用说那些长得国色天香,千娇百媚的美女了。

    而这里,竟然完全相反,把男人当宝了  ,不过,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他想着,却道:“多谢女王陛下美意。可是,为了尽早完成神的托付”而且外面的人比较信任我,所以还是由我亲自出去招人才方便。若是让我那同伴单独去,恐怕

    说着,摇摇头。

    那女王见着,满脸可惜:“先生就不能多留一两天吗?”

    李松石考虑了一下,如果自己现在就离开,或者说明天就走,那十有**女王是要派人一直送到外面的。那想要偷…山,可就不方便何况,想要打探,也需要上。只刚间

    所以,还不如说迟一点再走,先把这女王拖着,然后再偷溜离开,潜去神山。

    当即,李松石道:“嗯小神的嘱托,不得迟延啊,不过嘛,既然女王陛下盛情,而且为了更好地完成神的嘱托,我也需要对此地有更多的了解,需要对贵国神山处的女神有更多的了解,所以,也还是需要多留几天,那才好离开的。”

    女王听着,顿时大喜:“如此就实在是太好了。先生放心,只要你在本国一天,你就是本国最尊贵的客人。只要你提出条件来,我们都会尽可能地满足。”

    李松石暗暗撇嘴:“说得倒好听,我想直接去神山,你怎么不安排?”

    不过,这话却没说出来,只道:“如此,就多谢陛下的盛情了。”

    女王点点头,突然,有些迟疑地道:“李先生,本王”我。我有个不情之请,呃,私人的不情之情,不知道李先生您可否满足我一个小小的愿望呢?”说着,忙道:“放心,不会耽搁李先生您的时间,不会影响到您完成神灵的嘱托的。”

    李松石一怔,问:“什么不情之情?”

    女王道:“是这样的。我从小到大,就有个心愿,是想有朝一日,能拥有一位男人,”

    李松石暴汗。

    女王又道:“所以,一直以来,对男人很是好奇。所以,看到了李先生”嗯,我不敢强留下你,只是希望李先生能满足我的一点点好奇,好让我得知,这男人到底和女人有何不同,是怎么让女人怀孕生孩子的?”

    李松石大圃……

    这,这个问题也实在是,”嗯,如果是牡丹妹妹她们提出这样的要求,李松石倒是会毫不犹豫在答应了,而且还会十分配合地,尽量让她们满足“好奇”

    只不过,如果是眼前这位女王”哪怕她长得也很美。但,还是免了吧?

    李松石想着,那女王却兀自想得寸进尺地道:“而且,我还听说,男人有种本事,在帮助女人怀孕的同时,让女人很舒服,不知道,我是否有韦能见识一下,能体验一下呢?

    “李先生,拜托了。只要你能让我满足,那么,对于你想要进神山拜见女神的事,定然会大开方便之门,尽可能地帮助你完成神的嘱托的”

    李松石听着,一下子傻住了。

    这个,算是色诱吗?

    而且,不是自己在色诱这女王,而是对方在要求他色诱对方啊。

    李松石神色变幻:“这个,在下今天身子有些不舒服”

    女王脸色变幻,突然猛地站了起来,冷冷哼一声:“李先生,本王今天晚上与你会面,好话说尽,怎么提出来的要求,你一个不行 两介,不行。本王已经尽可能地提供给你方便了,现在怎么还这般推托?也罢。你不愿意答应本王,本王也不强求,只不过,你想要上神山的事,本王可就要多加考虑了。”

    李松石一下子傻眼了。心想:这算是因为欲求不满而火吗?

    不对啊”她应该还是处”呃,如果没生过小孩,的确是处的。但如果生过,就另当别论。

    网想着,这里,却见那女王背着手,左右走来走去不停。突然,停下脚步,仰天长吸了一口气,才回转过头,神色缓和,道:“李先生,刚才我太激动,有些失礼了,还望勿罪。”

    “呃,不怪不怪。都是因为我今天身子不适,要不然,定然让陛下满足。”李松石口不对心地说着。

    女王脸上浮现奇异之色,顿了顿,问:“不知道先生的身子会不舒服多久啊,用不用我派宫庭御医来给你看看?”

    “不用不用,只是有些水土不服,外加一点,嗯,一点小毛病,明天,,最多明天晚上,就会好了。”

    “真的?”女王眼睛一亮。

    李松石无奈地点点头,心道:“我明天就赶紧开溜”

    想着,果然就听到那女王提要求了:“那不知先生明天晚上可否”

    李松石道:“这个”明天晚上,倒应该是有空的。”

    女王当即开心地道:“既如此,那我就期待着明天晚上了。”

    李松石大圃。

    这时,女王又道:“放心,先生如果明天晚上能让我满意了 我定然不会让你吃亏的”必有厚赏。”

    李松石暗暗苦笑。

    接着,却见那女王似乎有点意犹未尽,而且,她的性格似乎有点小耐心不太够的样子,忍不住道:“李先生,既然你今天晚上不舒服,不能让我体验一下那种男人让女人很舒服的事。那,可不可以先给我口述一下,解说一番?我对这实在是太过好奇,有些等不及了。”

    李松石再次暴汗。想了想,道:“陛下。何必急于一时呢?将惊喜都留到明天晚上,那不是更好吗?”

    “可是可是我有些等不及了,先生就不能先给我解解惑吗?”女王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

    李松石暗中苦笑,道:“实在是抱歉。陛下,在下的身子想要明天晚上之前就完全恢复,那就得今晚早早休息,休息足了,才能好得过来。”

    “这样啊”女王大为失望,当即道:“既然如此,那先生便早些休息吧”我让宫女们给你安排住处。”顿了顿,又道:“你那位同伴”

    “如果可以,不知可否与我同一个房间?”李松石问着。

    女王愣了愣,忍不住问:“你们不会是想晚上做点什么吧?”

    李松石苦笑道:“在下身子不适,哪里做得了什么?只不过习惯了与那同伴在一起。”

    女王点点头:“也对。以前我还是公主的时侯,出外修炼,也是喜欢和几位女伴一起睡的。”

    当即,朝门外道:“来人啊!!!”

    只听大门轰的一声,一大群人闯了进来,为的,正是白天骑白马穿白衣的绝色女子,手执宝剑,身边带着一群武士,猛地冲了进来,将李松石团团围住。

    女王愣了愣。那女子引朝女王行礼,然后剑指着李松石,道!“大胆狂徒,知联川女王陛下不利?这下子看你还往哪里逃?”

    女王愣了愣,不由怒喝:“琉暖,你这是干什么?怎可对贵客无礼?”

    琉援愕然,好一会才道:“刚才听陛下呼叫臣下,难道”难道不是这狂徒对陛下你不利?”

    女王看了看周围那些士兵,挥了挥手:“我没事,都退下。”

    士兵们看了看,又看看琉暖。这才迟疑着执器而退。

    女王则朝李松石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李先生,琉暖也是护驾心的,不小心冲撞了先生。回头,我一定将她重重地责罚,给先生请罪。”

    说着,回转过头,瞪着琉暖:“谁让你进来的?我是让女官进来给李先生安排住处,”

    顿了顿,又道:“既然你冲撞了李先生,回头坦露上身,跪到他门前负荆请罪吧。”

    李松石当即道:“不用不用。正如陛下所说,琉暖侯爵也是护驾心切,不知者不怪。责罚就免了吧。”

    女王暗暗松了口气,瞪着琉暖,道:“李先生宽宏大量,你还不快快请过李先生?”

    琉暖有些不情不愿,心里暗暗嘀咕:“还以为能把他绑到地牢里,好好研究一番呢,没想到,真是可恶啊。哼,这臭男人,早晚要让你落到我手上。我倒要看看,你真有什么本事能让我舒服快活?!!”

    想着,不情不愿地上前马马虎虎地拱了拱手:“谢过李先生”

    李松石摆摆手,没有多说。

    女王又对琉援斥喝道:“还不快下去?”

    琉媳当即告退。一边走,心里一边想:“哼,可恶的臭男人,你少得意。今天晚上”嘿嘿,等你睡着了,我给你下迷香。绑过来,看你还嚣张?

    “大不了,到时侯再偷偷把你放回去,来个死无对证。要不然”想到这里,琉暖突然砰砰心动:“要不然,就把这臭男人藏在家里,偷偷养起来,嘿嘿,到时侯如果能生下一群男孩子,那哪怕女王陛下知道我做下的事,也不会责怪了。

    “凭着那批长大之后都能变成男人的男孩,说不定,女王陛下还要给我赏赐呢。”

    她无比邪恶地想着,心里已经在井划。晚上怎么把李松石给绑走,然后来个“金屋藏男”了。

    可怜李某人此时小心翼翼地不敢乱用神识,不敢胡乱感应这个精神世界的一切,被琉俊那个看起来美丽,实则内心无比疯狂的疯婆子给掂记着准备算计,都不知道。

    此时,女王对李松石再次道歉。

    李松石再次表示不介意。然后,就有女王的近侍女官进门,领着李松石去找地方休息了。

    书房的门关上,女王脸上神色变幻,片晌,冷冷笑道:“哼,这男人一看就是不想答应我的条件,那还得防他行什么诡计,或是偷偷溜到神山才是。”

    当即,大声道:“来人啊!!”

    话声一落,外面迟疑了一下,就见白天那个名叫琉欣的女兵领,带着大批女侍卫冲了进来,恭侯听命。

    而后,外面才跑进来慌慌张张的琉暖。

    女王皱皱眉,道:“琉娱,你先回去反思吧,暂时没你什么事。”

    琉暖无比郁闷地退出,接着女王才朝那琉欣吩咐道:“琉欣爱卿,今日李松石架临本国,那是本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出现的男人,是天大的喜事,断断不容有失。所以你今晚必须亲身带队,安排好人手,守侯在李先生休息寝宫之外。

    “一定要做好防备,坚决不能让任何人随意进出,哪怕是一只蚊子,也不要让它有机会在你们眼皮底下溜过。”琉欣一怔,随即恍然:“是,陛下,臣下一定安排好人手,亲身带队,守在李先生寝宫之外。绝不会让任何人随便进入,也不会让任何人从里面随便出来。”

    “嗯。”女王满意地点了点头。

    有谁会随意从李某人睡觉的地方出来?除了随侍的宫女,还有李松石和白牡丹,应该就不会是别人了。所以,这是在防备李某人偷溜了。

    如此,琉欣离开,女王沉吟了一下,又喃喃道:“那些进他寝宫里侍侯的宫女不会监守自盗,打扰李先生的休息吧?罢了,应该没那么大的胆量。

    “倒是李先生是本国有史以来出现的第一个男人。如果能给本国留种,日后本国也有了男人,男女配对,说不定就不需要依赖子母河水了。这样的大事,要不要让神殿那边的人向女神献祭礼,顺便禀报一番呢?”

    女王在这边苦思着,而那边的李松石。却是在宫中女官的引领下,找到了住的地方。

    住宿安排妥当,已是花了不小时间。

    李松石就让那些宫女都到寝室外侯着,不要随便进来打扰。然后,房中就只剩下白牡丹。

    白牡丹笑道:“大哥,那女王请你过去,没生什么事吧?”

    李松石无奈叹了口气,看看白牡丹,道:“倒是生了一点事小

    “什么事?”

    “我说出来你耳不许笑。”

    “好,不笑不笑。就算那女王要招你当王后,我也不会笑的。”

    李松石一愣:“你怎么知道她想要招我当王后?”

    白牡丹猛地瞪大了眼睛:“什么?她真要招你当王后?”愣了愣,又问:“那大哥你答应了没有?”

    李松石无语:“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白牡丹不禁扑哧笑了出来。但随即,猛反应过来,捂着小嘴。没笑出声。

    李松石微微一叹:“你爱笑就笑吧。”

    白牡丹反倒不笑了,走过来,轻轻搂着李松石,让李松石头靠到她怀中,道:“大哥,辛苦你了。为了唤醒锦华妹妹,竟受这等委屈。”

    李松石摇头:“倒不算什么委屈。”说着,从白牡丹怀中轻轻挣开,倒是将她搂到他怀中,然后小声地在她耳边将刚才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echo 处于关闭状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