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零二章 新花仙的能力

第七百零二章 新花仙的能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牡丹似笑非笑地道!“怪不得大哥你说不算委屈。原 八招你为王后啊。”    “好啊,你敢取笑我。”李松石说着,伸出“一指禅”准备朝白牡丹腰间戳去。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而后就很快恢复了平静。

    李松石和白牡丹面面相觑。

    “看来,那位女王陛下是担心你会跑了啊。”白牡丹说道。

    李松石笑了笑:“就凭这些虾兵蟹将,此能困得了我们?”

    李松石说得没错,虽然在这个精神世界他们不敢乱用精神力感应。但是凭着他们的耳力,周围的一切都如有亲见。比那倚天屠龙记里的谢逊还牛叉。那三百六十度的听力视角,想对付周围人,一点问题也没有。

    “不过,想要离开,我们还得打听清楚子母河的方位才行。”白牡丹说着,李松石就道:“这倒简单。”

    当即朝外面大喝一声:“侍女,进来。”

    当时就有几个侍女一起跑了进来,李松石就道:“留下一个,其它人出去。”

    众女相互看了看,而后就只剩下一个。

    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模样,那侍女服却是类华夏服饰,布料浅蓝,外面套着围兜稍显紧绷的曲裾样式,衬托得那小身子曲线玲珑,很是诱人。

    “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李松石问道。点都要流泪满面了:难得啊,堂堂女王陛下登场,连名字都没有,咱这个小龙套,居然能有个名号,这是何等的荣幸啊。

    只听李松石道:“不要叫我大官人。”

    “是,贵人。”耳儿应着。

    李松石无语。

    顿了顿,道:“可儿,我身旁这个女伴,对你们国家的民俗风情很感兴趣,不知道你可以给我们说一说,这国家里有什么有趣的风俗,有哪里比较好玩的风景名胜?这几天,说不准我们要去玩玩。”

    可儿眼睛一亮,道:“贵人老爷,要说有趣的风俗和比较好玩的风影名胜,你问这个我可就最清楚了。

    “先说这个风俗,我们这里最出名的,最盛大的节日,就是“聚孕节。了。”

    李松石和白牡丹顿时瞪大了眼睛:“聚孕节?”

    “对,每年农历三月初八,我们城里每一位年满十八岁的少女,都要到子母河上游的神山那里举行成年礼,然后集体饮用子母河水”

    李松石和白牡丹听到这里,差点忍不住喷了。

    这样的节日,也实在是嗯,不过,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

    子母河,神山?嘿嘿,

    李松石想着,就问:“那好,你在这?坐下,给我们好好地,详细地说一说。”

    那叫可儿的小婢当即喜洋洋地在一旁的凳子侧边坐下,然后把自己所知的,都跟竹筒到豆似地霹雳叭啦地倒了出来。

    李松石一直很纳闷:这么多嘴的小丫头,怎么可能在这王宫里当差,还没惹祸被人责罚呢?

    不过他也不是很关心,只让那小婢把她知道的东西,与子母河还有神山有关的,以及无关的,乱七八糟的各种东西,统统都说了一通。

    而后,李松石两人心中就明白了大致情况了。

    原来,子母河的方个就在他们今天过来的那条河的上游处,位于王城东北方十几里外,一点也不远。

    如此,可就妙极!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最后借口说困了,让这小婢先下去,并且吩咐,没有听到这里招呼,不得随意跑进来打扰。

    如此,将人赶出,李松石和白牡丹也没急着离去,而是相拥抱在床上,静静地等到了三更天。

    这时,躺在李松石怀中的白牡丹,突然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大哥,城里城外的人应该都休息了吧?”

    李松石点点头:“嗯。我记得今天好像看到一个铁匠铺,等下我们出去之后,先到那里拿点东西,方便爬城墙。”

    白牡丹点点头。

    然后,两人悄悄地爬起床。

    也没去哪里,李松石只是用床上的被子将桌面上的茶杯茶壶什么的都包得紧紧的,然后重重地砸碎。

    没有出大声惊醒外面的人。

    李松石和白牡丹各自从那被子里取出一块块破碎的瓷片,走到窗口下,闭目倾听外面的人的情况。

    凭着呼吸声和心跳声,很快就将外面守卫之人的方个给锁定住了。

    两人也不客气,猛地站起来,抖手将瓷片向外射去,只嗤嗤数响,就击中的单独站在周围瞒着房门这边方向的人的头部,刺在穴个上,令他们的晕了过去。

    剩下的,就都是背对房门的了。

    两人轻轻推开房门,将外进的侍女什么的统统弄晕,然后走出门去,一个个地敲晕。

    直到所有监视的女兵都被弄晕,包括那个名叫琉欣的,也倒在树下,都没有人现这边情况有异。

    如此,李某人和白牡丹就这么大大方方地朝王城大门外走去。

    也没换什么衣服,隔着百丈之远听到巡逻女兵的个置,两人就远远绕开。通过呼吸声心跳声听到的暗桩,则一个个全部掐晕或敲晕。

    或许,对一般人来说,这个王城的守卫相当森严,但对李松石两人来说,却是处处破绽。

    最后,走到大门城楼上,把守卫宫城城门的几个家伙给敲晕了,李松石和白牡丹才双手拿着匕,从城墙外围一边刺着城墙砖缝,一边爬下去。

    临近下方,用力一踩城墙,向外飞射。就跳过了宫城那不算宽的护城河。

    如此,沿着小路走了不过几十米,拐个弯,就是王城了。

    城中巡逻的兵士更少。两人也不找铁匠铺,直将将一队巡逻的女兵弄倒,摘下她们的武器,往城墙溜去。

    到了城墙边,照样用短剑爬上城墙。

    只不过,这次出了意拜

    李松石正爬到一半,上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然后,就见一个身材相貌俱佳的女兵,爬到城墙垛上,如裤子,蹲下,然后道映射着月光的明亭水线就旱抛物轼削 下来。

    我靠!!!

    这里的女兵也太牛了一点吧?

    李松石满脸暴汗,身形迅横移,短剑刺在城墙砖隙,锵锵直响。

    上面那个女兵有些诧异,低下头往下看。

    这时,一阵风吹来,那女兵身子摇摇晃晃。

    李松石突然脸色微变:“不好,是酒味!!”

    没错,那女兵居然趁着守夜,偷偷喝酒了,怪不得会站在城墙上尿尿。

    不过,话说起来,要尿尿不是该向着列面的护城河尿吗?怎么朝城里尿下来了?总不会醉到如此程度吧?

    想着,就见那女兵身体一沉,就朝这边栽倒下来,从城墙上往下执

    一瞬间,那女兵猛然惊醒。当即大声尖叫了起来。

    直把城墙边上的李松石吓了一跳。不过,却不得不救,便将脚伸出去,勾了一下。

    那女子胡乱地抓住了李松石的脚,身子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停是下意识地拉着李松石的裤腿,直令他哭笑不得。

    就听喀嚓两声,李松石手中短剑断掉,两人一起往下掉。

    然后扑通一声,那女子先垫在底下,李松石才重重地砸了下去。

    那女子承受不住,吐出一口白沫,转过头就晕了。()()

    李松石低头一探,觉她没受什么内伤。只不过,这女子好像忘了拉裤子了。

    李松石再次暴汗:“幸亏我的裤子刚才没被她拉掉,不然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可是,没等他反应过来,突然,城墙附近就一声尖叫:“刺客,刺客,有刺客进城了。”

    原来,是城墙上的女兵们都被之前掉下城楼的女兵的叫声给吵醒了。只不过,也太没见识了,有人逃跑居然当成刺客进城,还真是,

    一时间,整个城市沸腾了起来。背后的宫城里,顿时灯火通明,铜锣声叮叮当当地响着。

    “大哥,快上来。”白牡丹在城墙半腰喊道。

    李松石苦笑地晃了晃手中两把断剑,道:“来不及了。”

    眼睛一瞥,见到附近有个废弃的巨大石狮子。

    他就道:“牡丹妹妹,你也下来。”

    李某人说着,抱起那数百斤重的大石头,转过身,就咚咚咚地朝城门跑去。

    城门楼上已有兵士下来,见到李松石抱着大石头,都吓了一跳。

    李松石大喝一声:“都闪开了!!”

    左脚猛地站定,趁着惯性,一拧腰,身子一侧,双手一抛,就将那块几百斤重的大石头给抛到城门上。

    轰的一声,包着铁皮的巨大城门居然被砸开一个大洞。

    李松石冲上前,三拳两脚把城门附近的兵士打倒,然后一把拉过正好从后面赶来的白牡丹,就跳上城门那个巨大的洞口,两脚一蹭,就跳了出去。

    护城河虽宽,但对于李松石此时的巨力来说,只要能完全使力,跳过去根本不是问题。

    双足落地,就与白牡丹急急忙忙朝东北方向跑去。

    一边跑,一边笑,白牡丹道:“大哥,今晚可真够有趣的。”

    李松石道:“很快后面的追兵就上来的,就没那么有趣了。”

    “不会。”白牡丹道:“那些马可没有我们跑得快。”

    李松石想想,觉得也是。

    普通人类百米短跑冲刺的冠军,百米不到十秒。那就是接近四十公里的时。

    李松石两人可是牛叉得多了,少说也是六七十公里的时,而且持久力绝不是区区一百米,后面哪有马儿能追得上?

    如此,一路风驰电掣,等那王城里的人反应过来,李松石两人已经穿过密林,出现在了子母河畔。

    看着那在月光下散溢着淡蓝色光芒的河水,白牡丹道:“这就是子母河吗?与现实中的不一样。”

    现实中,原青青曾经使用过个面投影化身前去寻找子母河水,李松石等人也去见过了,与此地不一样。

    李松石道:“不过是精神世界里的东西,怎么离谱都正常。”

    白牡丹微微点头。

    两人循着河流直上。很快就能看到那里有着一片连绵无际的山脉。

    最前端,竟是一座开满了十姐妹花的大山,山下有着一个巨大的神殿。

    两人相互看了看,心道:“看来是找对地方了。”

    也没迟疑,一直朝那神殿奔去。脚步声重重踏在地上,咚咚咚作响,直把那守卫神殿的女骑士们都惊醒过来。

    但是,李松石和白牡丹毫不客气,冲上去,三两下就把人揍晕了。不说“一力降十会”就是两人的技巧,对凡人来说,也已是武技的颠峰。如果不是这个精神世界太弱,不能施展手脚,那哪怕不用神通,不用意志威能,不用法术,单凭肉身,两人也能将整座山夷平了。

    如此,整个神殿一百卫兵尽数倒下,一个身穿着类似道袍一样的宽松玩意的女主祭被抓了过来问话。

    “我问你,这里通往神山内部的入口在哪里?!!”

    李松石说着,那个三十来岁,成熟丰满的美丽女主祭,突然大声尖叫:“男人,男人,天哪,真是男人啊”

    李松石暴汗。

    一旁的白牡丹道:“大哥,还是我来问吧。”

    李松石点点头退开,到隔壁房间中呆着。

    没多时,就见白牡丹过来了。

    “怎么样?”李松石问。

    “有两条通道,一条是在水底,沿着子母河逆流而上,到了中途往上,就是一下地下水潭,那里有天然道路通往神山内部。不过,那里有着巨大的石门镇封,必须有钥匙启动开关才行。”

    “一直逆流而上不行吗?”李松石问。

    白牡丹摇摇头:“再往上就是山石了,子母河水是从百丈高的岩壁的岩石缝隙里流下来的,过不去。”李松石点点头:“那另一条路呢?”

    “在神殿后面,有一处山壁,看起来是石壁,但却可以开启。不需要钥匙。”

    李松石一听,似乎没什么好选的了,当即与白牡丹直奔

    来到这后方,只见一片宽阔的空地,尽头靠山处,果然有一块白的山壁。

    两人走上前,抓着石壁上的环扣,往一旁用力拉开。

    就感到一阵寒光闪过,有人从里面拿剑朝外砍着。李松石直接用手抓住那剑锋,一拉,直接把人拉了出来,就一掌把那人敲晕了。

    区区凡歹,还伤不了李松石。哪怕是在这个精神世界当中也一样。

    看看地上晕倒的人,李松石道:“不知道里面还有什么。”

    说着,与白牡丹进去。

    只见前方是一个厅子,厅后是一条高大宽阔的甫道。

    只不过,此时厅中有着七八名女武士。其中一人指着李松石和白牡丹,道:“就是她们。”

    接着,就见武士群中,有人喝问:“你们是什么人?”

    “男人和女人。”李松石应着,又冲了上去,丝毫不怜香惜玉 尽数放倒了。

    “前面应该没有阻拦了吧?”白牡丹说着。李松石微微摇头:“难说。”

    顺着甭道往前走,约莫过了几百米,就到了一个巨大的门前。

    门上,鲜花缠绕,一股股微弱的花仙灵识波动向四周散,花之灵气环绕。

    李松石与白牡丹相互对视一眼:“看来就是这里了。”

    李松石微微点头,道:“难不成那些女儿国的人来神殿参拜,最多只到这里吗?可没有前进的路了。”

    说着,略一沉吟,走上前,伸手右掌,小心按上去。

    李松石小心翼翼地释放出微弱的神识波动。这神识波动弱到几乎感应不到周围的情况,只是想着要惊醒神殿后面的人。

    只不过,李松石的手掌按上去好一会,都没有反应。

    白牡丹问:“大哥,怎么样了?”

    李松石摇摇头:“没有反应,我也不敢轻易再增大神识波动了。”顿了顿,又道:“那牡丹妹妹你来试试?”

    白牡丹一怔,点点头:“也好,希望那锦华妹妹能记得我。”

    说着,走上前,待李松石退下,她的掌心也按到了门上,微微灵识波动散开来。

    只是,依然没有变化。

    突然,白牡丹心中一动,稍作考虑,她的精神波动就突然一变,倾复间,便将那大门附近环绕的十姐妹花的花之灵气给逆转了,将几缕硬生生改变成牡丹花灵气。

    李松石吃了一惊,但就在这时,那大门背后,突然有股强烈的灵识波动朝四面八方扩散。

    “牡丹”,姐姐?!!”

    一个动听的女子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李松石与白牡丹都是大喜。

    就在这刹那,夫门背后的精神波动猛烈地增强了,朝四面方扩散。

    受着这精神波动的袭扰,周围的巨大石壁,就如同被水浪冲过的沙子,一下子滑落下来,又如同被风吹过的云烟,一下子消散。

    而后,一股红色的光芒小从那门后照射出来,上达九天,下达九地。

    浩浩荡荡的强烈精神波动,朝四面八方涌动。

    就听轰的一声,方圆千米,整座神山,包括周围的神殿,地下水子母河,全部化为飞灰。

    这里,成为了一片虚空。

    就连白牡丹之前所按的石门也消失不见,只在前方见到一个全身穿着红衣,平躺在虚空的年轻美丽女子。

    身上的红色百褶裙子无风自动,狂烈的花之灵气在周围环绕涌动。

    这时,李松石心有所感。朝后面一看,顿时就见,之前的整座王城,一道道流光,源源不断地朝这里涌来,迅束凝聚到那年轻美丽的女子身上。背后十余里外,大批女骑兵。正疾驰而赶,此时,她们和身下的马匹,都在瞬息间散出红光,然后转化为一团团光团,凝聚成小光点,朝这边的红衣美女聚来。

    见此情形,李松石有些怅然若失。

    虽然才到这女儿国不到一天时间,这里的糟遇也算不上很愉快,但这里的“人”却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像。一想到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那女王陛下,见不到那琉欣琉暖琉月娥和那名叫可儿的小丫头 李松石心里竟忍不住泛起一丝别情。

    白牡丹仿佛感应到他的心思,微微侧头,道:“大哥,她们都不过是锦华妹妹的精神碎片幻化而成的而已,算起来只是锦华妹妹的分神化念,一个个都是她的化身。锦华妹妹存在,就与她们存在无异。

    “我知道。”李松石点点头:“这世间,也只有花仙子能让我心情有所波动。若她们不是锦华妹妹精神碎片所化,我也不可能对她们留下什么印像了。只是一想到之前的一切都如浮云云烟,心里就感觉怪异。”

    白牡丹微微一笑:“这些都会成为记忆碎片存在于锦华妹妹的记忆当中的。她可以随时将这一切都具现出来。只不过”说着,突然扑哧一笑:“若是锦华妹妹回想起这些经历,心里不知会不会尴尬?”

    李松石也不禁呵呵一笑。

    虽说之前与他交流的是名叫琉暖、琉欣、琉月娥、女王陛下,的人,但事实上,与他交流的,也可以说是施锦华。

    待到她吸纳完所有记忆,就会将这女儿国中所有人的记忆当成她亲身所遇。那时面对李松石”想想还真是有趣啊。

    如此想着,就感到周围整个精神世界都动荡了,隐隐有破碎的征兆。

    不过,这不是外力弄破碎的,而是施锦华的灵识本源,灵识核心主动吸纳精神世界而造成的。所以不会因此损伤到她的灵识,也没什么大不了。

    如此再过片刻,周围的山林土地,那王城,那建筑,所有的生灵,还有之前的子母河水,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只留下一片方圆数百里的虚空,和一位悬浮于虚空中的美丽女子。

    她缓缓张开眼睛,身子直立起来,望向白牡丹,道:“还真是牡丹姐姐啊,,这不会是在做尖吧?”

    白牡丹微微一笑:“锦华妹妹,你不是在做梦,而是我们进入了你的精神世界。”

    施锦华点点头,望向李松石,心中有些疑惑:“这个是”

    按理来说,旁人不能随便进入她的精神世界的,除非是她全心全意信任的人才可进出。而现在,这李松石她都没见过,看着更没什么感觉,他却出现在她的精神世界当中,这就奇怪了。

    网想着,心中一动,那女王,琉欣,琉暖,琉月娥等人的记忆,涌上她的心头。想到之前自己的分神化念与李松石产生的交流的情形,她的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而后又变得有些白。

    实在是太羞人太尴尬太难堪了。

    整个精神世界虚空,都隐隐出现了空间裂缝,一股股不知道该是愤怒还是羞怯的红色火焰在虚空中升腾,化作熊熊虚空之火。

    白牡丹在旁见着。忙道:“锦华妹妹,这位是李大哥,是我们诸多花仙子姐妹最为信任最为亲密之人。”

    施锦华一愕,心情有些复杂地望着李松石。那虚空中的裂缝,却未增多了。

    李松石微微一叹,道:“锦华妹妹,在这精神世界当中,有许多事情不便与你详说。不如你醒转过来,回到现实当中,我们再作详谈,如何?”

    施锦华点点头,正要说什么,突然就是脸色微变:“咦?我的本体花身,我的幻体呢?”

    她有些茫然地喃喃说着。

    白牡丹试探地问:“锦华妹妹,你没事吧?”

    施锦华摇摇头:“如果我没记错,我是陷入了沉眠当中吧?那我应该是在本体花身当中重新醒来才对。但我怎么感觉,我的灵识还是在飘荡之中?”

    李松石和白牡丹相互一看,都松了一口气。白牡丹微笑着道:“锦华妹妹不必惊慌,你如今的情形有些特殊,你也难以直接在现实中醒来。如果你信任牡丹姐姐,那你就听着牡丹姐姐的安排,你照做 然后就可以保持着如此状态清醒过来,暂时在虚拟神国中存活。”

    “虚拟神国?那是什么?”施锦华疑惑地道。“算起来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幻境世界。但与一般的缸境不同的是,那个世界,很大程度上,与现实没什么区别。”

    白牡丹解释着,施锦华反倒是不明白了,满脸迷惑的样子。

    想了想,问:“牡丹姐姐可以再解释清楚一点吗?恕妹妹愚钝,听不明白。”

    白牡丹笑了笑,道:“当然可以。不过,我们这么一直呆在你的精神世界当中,也不好吧?”

    施锦华略一沉吟:“那好,牡丹姐姐,我该如何从这种状态下清醒过来?”

    白牡丹笑道:“你不需做什么,只要等我们离开这个精神世界,再将你唤醒就好了。”

    施锦华点点头。

    而后,主动令这精神世界出现了一道虚空裂缝,李松石和白牡丹钻了进去,就离开了。

    片亥后,施锦华感到极遥远处,有着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在呼唤她,一下子,就让她精神变得恍惚了起来。

    恍恍惚惚之间,她迷迷糊糊地,感到有人在摇她。

    猛地醒来,却突然觉得光线有些刺眼。

    好不容易恢复正常,才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一个很美丽的世界。天上阳光明媚,白云朵朵。蓝天下,微风和煦。

    有山,有水,有森林,有花草树木,还有着一些小鸟在远处欢快地叫唤着,一些小兽在地上奔驰着。附近有着一些蝴蝶蜜蜂在采着花蜜。

    施锦华怔了怔,突然揉揉眼睛,又用力嗅了嗅宴气中的花香 顿时愣住了:“我可是花仙子啊,一直都是以灵识感应周围的一切。那时的视觉,与现在的视觉可是完全不一样的。哪怕阳光再强到,也不会觉得刺眼。但现在,”

    她抬头眯着眼睛看向那太阳,对这刺眼的感觉感到很新奇。

    “这是人类的视觉。”白牡丹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施锦华一回头,就见白牡丹微微笑着。俏生生站在花丛当中。平静地看着她。

    “牡丹姐姐!!”施锦华猛地扑到了白牡丹的身旁,拉着白牡丹的手,惊奇欣喜地打量着她:“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啊。”

    顿了顿,有些愣地看着四周:“这里是哪里?我真的活转过来了?我怎么没感觉到本体花身的存在,却能有幻体自行活动?”

    “这里是青青的虚拟神国。”李松石的声音在旁想起。

    施锦华有些奇怪地打量着李松石,心情有些复杂。精神世界当中女儿国的事,她记起了部份。与李松石相关的,却是全都记起来了。

    包括她的某缕精神碎片幻化的那一位在河中游泳,结果一边飞快奔跑一边换衣服的女子,这记忆,也都记得。

    虽然说花仙子不是人类,没有太多人类的道德观念,但与人接触多了,也有着正常女子的羞耻感。

    此时,自然有些不大好意思面对李松石。

    李松石笑了笑,道:“就由牡丹妹妹先与你说说吧,我先告退,迟些再来看妹妹你。”

    顿了顿,又道:“对了,现在还有几位姐妹正好有空,为了方便一点,我让她们也过来吧。”

    李松石是担心白牡丹无法完全取信于施锦华”虽然这可能性不大,但是预防万一,还是多让几位花仙子过来吧。

    现在,原青青似乎有空,不过与施锦华不熟,若说熟悉而又正好有空的”洛清禀正是适合的人选。其它人要不在修炼。要不就是与施锦华不熟。虽然是花仙子,但信任度也还差点。

    如此,李松石就回到现实中,将证道结束的洛清集叫了过来。

    之后,约莫过了半天时间,白牡丹才通过命运之丝通知李松石:“大哥,可以了。锦华妹妹花了不少时间,吸纳了一团记忆光团,简单地了解了一些需要了解的事情。”

    李松石点点头,又进入虚拟神国当中。

    此时,施锦华看向李松石的目光,已经变了。不是变得激动,而是变得平静。她将心思都藏了起来。

    她问:“我也应该称呼你为大哥,或是石哥耸?”

    “随便你。”李松石说道。

    施锦华略一沉吟,心想:“现在我们花仙子是无论如何都得依靠这一位史上最强大的花主了,唯有他比川川得好我其它醒来的姐妹大都与他命这相连。数密愕小刊了。若我不主动拉近关系,日后可是大为不妙。”

    当即就道:“那我还是称呼你为石哥哥吧。”

    李松石微微点头,就听施锦华道:“石哥哥,这么说来,我现在就是在这个虚拟神国当中,静静修炼养神?!!”

    李松石点点头:“是的,在这个虚拟神国当中蕴养精神,现实中的你的灵识光团恢复度也会加快。我们会尝试将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和灵魂能力给你补充更多一点。

    “如果是你保持着清醒的状态全力配合,不用多久,现实中存在于人造神格储魂空间里的灵识光团,就可以拿到现实当中,植入本体花身之内。

    “到时,最多也就一小会,便可以让你完全复苏。”

    施锦华听着,沉吟了一会,问:“如果金力配合,大概需要多久呢?”李松石想了想,道:“很不好说。因为花仙子的灵识一人与一人不同,我也不敢胡乱研究,所以对花仙灵识的深层奥秘,并没有完全洞彻。据估计,,一个多月吧。”

    施锦华沉吟了一下:“慢了点,能再快些吗?”

    李松石摇摇头:“否快就会伤到你的灵识了。欲则不达。”

    一旁的洛清菜安慰道:“锦华妹妹莫急。反正现在呆在虚拟神国和在现实当中醒转过来,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啊。

    在这里,你也有着广阔的空的,也可以与我们众多姐妹相会”

    施锦华摇摇头:“我急着出去,不为别的,而是想要帮石哥哥。若是我能完全清醒过来,肯定能对石哥哥和各个姐妹有大用。”

    众人一怔,就听施锦华问:“牡丹姐姐,清禀姐姐,还有石哥哥,你们应该不了解我的天赋仙术吧?”

    白牡丹愣了愣,道:“锦华妹妹你的天赋仙术是什么?以前倒是一直没听你说过。”

    施锦华无奈道:“那是因为,我的天赋仙术,在以前根本没机会,也没必要施展出来。”

    李松石心中一动,问:“那,锦华妹妹你的天赋仙术是什么?可以说说吗?”

    施锦华点点头,道:“我的天赋仙术,说起来也不是很神奇。只不过是能够和别的姐妹共用本体花身罢了。”

    众人一听,顿时倒吸了凉气:“共用本体花身?”

    “没错。”施锦华道:“石哥哥,我们现在不是还有着几十位姐妹在沉睡当中没醒过来吗?”

    李松石点点头。

    施锦华又道:“这些姐妹的灵识还很虚弱,根本无法移入本体花身当中。但是。如果我施展天赋仙术,把本体花身给她们共享,那不论她们的灵识再虚弱,也可以在我的灵识的保护下,得到我的本体花身的蕴养。直到她们的灵识壮大,再送回到她们所掌管的花卉形成的本体花身当中”石哥哥,不是说我们现在花之灵气充沛吗?只要有足够的十姐妹花花之灵气,那呆在我的本体花身当中的其它姐妹的灵识,就能极快恢复。

    “如此,不用多长时间,就所有姐妹都能醒来了。”

    白牡丹等人听着,忍不住问:“锦华妹妹,你说的是真的吗?”

    施锦华点点头:“当然,十姐妹花的本意,不就是多花同株,多花共体吗?我身为十姐妹花的花仙子,能与别的花仙子姐妹共用我的本体花身,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洛清集愣了愣:“以前还真是没听你提到过啊。”

    施锦华道:“那是因为以前用不到我这能力啊。我出生之时,前代花仙早就都没有了。而唐朝武后敕令百花齐放之后,我也是自身难保,一下子就陨落了,所以生平根本没需要到使用这天赋仙术来寄存别的姐妹的灵识的情况。而且,我这天赋仙术还有个限制。”

    “什么限制?”

    “必须是比我弱上许多的灵识,才能进入到我的本体花身当中,要么就必须是让我从潜意识当中真心喜欢接纳的花仙子姐妹的灵识,才能进入到我的本体花身内。”

    施锦华说着,顿了顿,又道:“当初众多姐妹当中,我的修为并不算太强。因为成为花仙子的时间短,花之灵气也不足。与其它姐妹虽然相互信任,但却未完全达到心心相印的地步”本来与紫莹姐姐已经达到心心相印了,但是,也没理由莫明其妙就让她的灵识进入我的本体花身 …之后没多久,我就陷入沉眠了。”

    众人听着,这时才恍然。

    怪不得,一直以来,这位十姐妹花的花仙子给其它花仙子的感觉,都是没什么天赋仙术。没想到,竟是因为这天赋仙术太过古怪啊。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天赋仙术根本就用不上。也没什么作用。

    甚至,都没必要跟别人提起。

    试想想,一个花仙子的本体花身,就相当于自己睡觉的床。打个比方,一般的女孩子会邀请闺中密友进入自己房中,但是,却不会有谁眼巴巴地跑去和人说:“其实,我房间里的床,你也是可以睡的”吧?!!

    所以,一旦用不着,这天赋仙术就会埋没了。

    但现在,这施锦华的能力,正出现得是时侯,对李松石和众花仙子而言,不吝于“急时雨”啊。

    当即,李松石道:“如此就好。待到锦华妹妹完全恢复,到时侯,还得依仗妹妹来将其它仍在沉睡当中的诸多姐妹救醒了。”

    “不敢,大家本是姐妹,这就是我必须做的。”施锦华说道。

    李松石点点头:“嗯,说得有理。只是,锦华妹妹你再急,也还是要等上一个多月的。只有你恢复得好了,到时侯,才能更好更方便地帮助其它姐妹复苏。

    “而且,我们会考虑让你在帮其它姐妹复苏过程中,依然不断提升实力。这样,你的天赋仙术能起到的作用更大。同时,我们也很期待,当你的修为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甚至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时,天赋仙术和花之灵气,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