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零七章 擒玉帝

第七百零七章 擒玉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二松石愣!“原来你一直都对我不放心※

    “之前是有点担心。”盖娅嫣然一笑:“不过,听到你此时还能如此详细地解释,足以证明你对我的重视,绝不会是只为了把我抓来当炮灰或做别的,如此,我岂能不放心?”

    李松石摇摇头:“既然放心,那就将契约签了吧。”

    盖娅一手抓过契约,眼睛一瞄李松石:“吾主,您真的不打算再考虑考虑了吗?其实让我做您的女人也不错。”

    李松石无语。

    盖娅嫣然一笑,心道:“可惜了”还以为可以借此攀上高枝,回头站在奥丁头上拉屎拉尿呢。”

    想着,手一抓,那团契约之光顿时融入她体内,与神魂聚合。

    李松石见状,道:“好了,关于提升你信仰的问题,回头再说,现在嘛”先把玉皇大帝请进来吧,我有些等不及和这位老朋友会会面了,呵呵,”

    话声网落,盖娅和奥丁顿时就是面面相觑。

    此时,玉皇大帝的声音再次传来:“盖娅女神陛下,昊天有要事再三求见。”

    李松石听着,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玉帝这家伙,连再三这词都用出来了。看来早等得不耐烦,若盖娅再不出声,这家伙真要强行闯入了。

    “等等。”只听盖娅的声音朝外面传去:“昊天陛下稍待,小神尚要更衣理容,不便此时会客。”

    奥丁忍不住在旁嗤地笑出声:“盖娅女神陛下,您还需要更衣理容?”

    “你懂得屁。”盖娅瞪了他一眼,然后问李松石:“吾主,是让玉小帝进来,还是我们出去会会他?”

    “引他进入这里,就说身体不便,,他会以为你修练出了问题的。而且自恃修为高过你,他不会有太多考虑。”

    盖娅听着,恭声应是。

    过得一小会,顿时感到整个神国一震,一股浩浩荡荡的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意志,将整个神国扫描了一圈。

    盖娅的脸色很是不好着,奥丁也道:“这家伙真是太失礼了。”

    “多年为帝,疑心病重点也正常。”李松石说道。

    话声网落,就感到外面那股强大的精神波动收敛了,聚拢作一团,却缓缓朝这边飞来。

    没多时,就到了神殿的大门,一路进来,最后,到此寝殿之中。

    引玉皇大帝进来的只是盖娅的一个分身,他一见到李松石和奥丁都在这里,顿时脸色大变:“李松石?!!”

    李松石微微一笑:“玉帝,许久不见,我很是掂念你啊。”

    “你怎么会在这?”玉皇大帝身上气息凝重,仿佛随时都要出手。他的神识,在扫描着四周。

    李松石微微一笑:“别找了。你一进来我就封锁了周围的空间,你是找不到可逃之处的。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叙一叙别来之情”

    话未说完,就感到一股浩大得足以倾刻间覆盖住整个大千世界的气息涌现,玉皇大帝一拳朝李松石轰来。

    倾刻间,仿佛诸天万界在一瞬间都凝聚在他的拳头上,整个神殿内部的力量,都在他那强大的帝皇意志召唤下,集聚于一拳。

    一拳轰来,整片空间为之破碎。

    而后,趁着这一轰轰出,玉皇大帝身形一震,猛地朝后方撞去,片刻之间,就破开神殿,飞到了亿万公里之外。

    但是,只一刹那间,玉皇大帝的身形就顿住了。

    他现,自己来到了一片无垠的星空当中,附近方圆数百万光年,处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恒星。这正是在某个大星系的星际之间。

    而背后不足百米处,李松石和奥丁,还有盖娅,正好端端地委在桌椅上,笑眯眯地看着他”当然,笑的是李松石,奥丁和盖娅都是满脸震惊之色。

    玉皇大帝看看四周,神色大变。当即,右手一划拉,撕裂虚空,身形一闪,闯了进去。

    按理来说,这一下破空传送,足以逃出亿万光年之外,但此刻,虚空中出现一道空间裂缝,他又回到了原来。

    一时间,玉皇大帝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回过头,死死地盯着李松石,满脸不敢置信的神情:“幻境?!!”

    李松石微微一笑:“玉帝果然好见识。”

    玉皇大帝面色如土:“这怎么可能?你的幻境,居然对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也起作用?”

    李松石呵呵一笑:“没什么不可能的。”

    试想想纪洛如那等幻化出三千大千世界的变态幻境,用来对付这王小皇大帝,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只不过纪洛如的精神力量的“量”虽已比玉皇大帝还要强大,但“质”却颇有不如,毕竟未证得元神寄托虚空境界。

    但李松石却可以将他的意志加持上去,别说是玉皇大帝,哪怕元始天尊来,都能迷惑得了”前提是对方之前对此无防备。

    以如今李松石操控幻境的能力,已经能将部份幻境转化为真实,同时,还能将真实转化为幻境。

    之前听到玉皇大帝来,李松石早就将幻境遍布整个神国,寂然不动,待玉皇大帝来到,直将将幻境化虚成实,变成布设着无数无形阵势的无垠虚空,困住玉皇大帝,然后再将这真实转化为幻境,把玉皇大帝和奥丁盖娅等人,都拉到幻境之中。

    在幻境里,李松石就是天,除非其它三人能从这幻境中醒来。可是,凭着李松石如今二十几倍于普通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的精神力量,再加上他的境界早比玉皇大帝等人更胜一筹,他有可能脱离此境吗?

    当即,李松石道:“我也不会向你解释这个纪境的玄妙,但可以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在我将这个幻境中的你击败之前,是不会主动碰你现实中的真身的,免得你因此而惊醒。而只要我不主动碰触你现实中的真身,你就不可能主动醒来”除非能打败我。

    “好了,勇敢的勇士,为了让你不至于元神溃散,现在,勇敢地前进吧。”

    玉帝等人听着,顿时无语。冷冷地盯着李松石,玉皇大帝突然右手一伸,化作弥天大掌。巨大的天宫印在掌心处呈现,猛地

    一下子将李松石和奥丁盖娅团团困住。

    只是,很可惜的是,就在玉皇大帝的天宫印刚刚拢罩下来时。李松石只轻轻一挥手,就将他那弥天大掌拍飞了,玉帝想暗渡陈仓攻击奥丁和盖娅都办不到。

    这时,李松石冷冷一笑,手指着玉皇大帝,突然说了一声:“光着上半身到处见人,很有帝皇风范吗?”

    玉皇大帝一怔,突然现,自己身上的冕袍什么的,全都消失了,只剩下一条中裤,上半身竟是光溜溜的。

    “你”李松石!!!,小玉皇大帝虽知此处是幻境,根本不是真实的。但还是暴怒。

    这时,李松石又指着他,哈哈大笑:“没穿裤子。”

    玉皇大帝下意识一捂裤挡,但却现,自己的裤子好端端的。当即爆怒,猛地飞扑过来。

    只是,他的人飞了过来小裤子却留在原地,只剩下一条裤子在身。

    李松石右掌平伸,虚空中便呈现出一面厚厚的混沌晶壁,将玉皇大帝挡住,然后才淡然道:“抱歉,我刚才不小心说错了,不是没穿裤子,而是没系裤头带”不过,玉帝,我不得不赞美你一句,你的腿毛”真…。性感啊,肯定有不少女神被你的腿毛所吸引了吧?”

    一瞬间,玉皇大帝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当即大吼一声,全身化作一团赤金色的光团,虚空中,浩浩荡荡的至强者意志凝聚出一个个巨大的位面幻影,幻影叠加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四四方方的巨印:“诸天万界印,镇!!!”

    一声大喝,那蕴含着亿万位面之力的大印就镇封下来,其中蕴含着至强者的意志,足以倾刻间洞穿任何大千世界。

    只是,那玉印未到,李松石轻轻吹了一口气,就将之吹飞,然后说了一声:“难道你忘了么?这里是幻境”在外界应该很强大的攻击,在这里”嘿嘿,不然的话,你的腿毛刚才也就不会暴露了。”

    玉帝一时气结。

    就在这时,李松石淡淡地说了一句:“好了,时间到。”

    话声一落,玉帝身影就软软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奥丁与盖娅惊愕着,但随后。就现周围的无垠虚空消失了,他们和李松石仍好端端地坐在盖娅的寝宫会客厅之中。

    而五小皇大帝的真身,却在不远处,倒在地上。

    李松石喃喃道:“玉帝,抱歉啊,刚才可不是有意污辱于你。只不过你毕竟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如果想把你这元神打散了,必须得动用到混沌不灭金光才行,那可就太浪费了。而且你元神化散,也就会立即被太上老君等人觉你情况不妙。所以只能先将你激怒了,让你心灵露出破绽,这才一举将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注入你精神世界当中,镇封住你的元神。”

    说着,手一招,那玉皇大帝的真身就化作一团光团,收缩到拳头大落到李松石手中。

    李松石掂了掂,突然两眼绽射出紫金色的光芒,呈扇形,笼罩住了那团光团。

    一瞬间,海量的记忆碎片,就从玉皇大帝的元神当中读取了出来,注入能量当中,变成一个个字符虚影。顺着李松石眸中射出的紫金色光芒,直注入他脑海当中。

    “原来如此”玉帝了解得不少啊。哼,幸亏紫董妹妹也证道成功了,让我可以感应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任何修为比我低的人的心里的任何想法,不然,还真不容易读取他的记忆。小

    想着,手一翻,那玉皇大帝变作的光团就不见了,显然已被李松石收了起来。

    随后。望向盖娅,道:“好了,依照之前的许诺,你成为我的信徒,我引领你进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门槛,到底是十天半月能证道,还是十年百年,这可就看你的造化了。”

    说着,右掌虚压,盖娅就身不由主地跪倒在地上。

    看着眼前这么一个念动法随颠峰,生得如此之妖娆,如此之美,却穿得如此之诱惑的女神,跪在面前,一副任君为所欲为的表情。李松石却是全然无动于衷,只道:”向我祈祷吧

    盖娅闭上眼睛,很是生疏地舁始祈祷着。

    一刹那,李松石右手食指点出,一道紫金色的光芒,直照射入姜娅的印堂之中,才眨眼工夫,盖娅身上就燃烧起了熊熊信仰之火,圣洁,明亮,,

    如此,时间流逝,半个小时之后,盖娅喜滋滋地站在李松石身旁,满脸恭敬之色。

    李松石却是暗暗摇头:“还差小半步才能晋为圣徒,不过是狂信等级,但是,也无法背叛了,任何心里的想法我随时都能清楚,这也足够了。”

    看了看盖娅,就道:“你融合的那道混沌不灭金光,算不上完美无瑕,但也是完整了,足以在未证道之前就能挡住至少一次的任何强度的攻击。

    “若是你的信仰等级能再提升,我会帮你将你的混沌不灭金光也再祭炼一番,达到真正完美无瑕的程度。

    说着,顿了顿,又道:“接下来,我们要去下一位念动法随境界强吧,盖娅留在这里,奥丁去。”

    奥丁与盖娅齐齐愕然。

    去月下老人那里?似乎”这月下老人只不过是新晋念动法随境界吧?

    只听李松石道:“月下老人之前连大罗金仙境界都未达到,不过到是趁着我的《羊的世界》的掘起。获得大量信仰,勉强踏入大罗金仙之境。之后,幸运地凭着华夏大地的信仰,退回到华夏大地之上,得以幸存。

    “不过,之后却被太上老君等强者接来了。他算是老牌的神灵,但修为不高,所以执念寄托在玉皇大帝之上,由此勉强迈入念动法随的境界。如今玉皇大帝落在我手上,对付这月下老人,也就不担心会暴露,不会有问题了。”奥丁与盖娅面面相觑。

    但是,却没有任何疑问,就听李松石的话。

    盖娅留在这里,给人一种仍在与玉皇大帝谈论事情,而奥丁却被逼得离去与月下老人会面的假像。

    很快,奥丁顺利

    这个个面相当之诡异,正如以前原青青的奋斗目标,在这里完美地实现了”大树和石头成亲,鸡鸭共育后代,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

    见着,李松石等人暗暗摇头:“这月下老人,就是如此修炼来提升境界的吗?。

    也不用细述,月下老人被引出来之后,李松石一个巴掌就将他给拍晕过去,然后直接封印住他的元神,再让自己的元神钻了进去。控制住月下老人的肉身。

    月下老人毕竟已将执念寄托在玉皇大帝身上,想要录离,非常非常之困难”当然,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他和玉帝之间没有命运之丝。但是,却必须有着一件混沌至宝给月下老人寄托新的执念,而且 还要很耗费时间,李松石可没空在这里磨蹭。

    之后,指挥着月下老人的肉身,引领着奥丁,飞到了一个佛界当中,求见梵天。

    梵天肤色粉红,四头四臂,人称四面佛,本该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但在太古时期不知生了什么事。让他数次接近元神寄托虚空境界时,证道失败,一直只能呆在念动法随的颠峰境界。

    可以说,如果不是运气太差,他就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至强者了。

    在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强者当中,除了当初的李松石和众个花仙子,应该就以这梵天的实力最为强大。与全盛时期的冥河老祖相比,毫不逊色。

    而且,据玉皇大帝的记忆显示,据是那三千大千世界崩坏得迟一些。这一位强者,绝对能够以力证道成功。

    只是,再次不幸运,他被李松石抢先了一步,然后没等他证道,三千大千世界就已经崩坏了。

    随后,凭着强横的实力,在无序混沌乱流中挣扎,被阿弥陀佛所救。救下来后不久,就进入了这个大千世界当中。

    相当悲剧的是,若不是进入这个大千世界,周围被诸多至强者以法宝封锁定,防护罩阻止了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的意志的进出,恐怕他也能在这大千世界当中证道了,,

    可惜的是,在诸个至强者眼皮底下,他要么臣服于诸多至强者,要么就只能乖乖地呆在念动法随颠峰境界。如今,被诸多至强者认为时机不对,所以他一直也没办法证道。

    更重要的是,这梵天似乎还没表露出太多的“忠心”这让诸多老牌至强者如何能容忍他证道,成为新的至强者呢?

    这,就是可集可叹的缘故。

    李松石听着,心中就在想:“这可是一位堪与传说中的盘古同一时代的人物,可能比现在绝大多数的至强者出生的年代还要古老,在许多现在的至强者还没出生时,他就是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了,如今,岂会轻易臣服于别人?”

    不过,如此强者,那底蕴之深厚,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所以诸多老牌至强者也没灭了他,就将他困着,困在他的佛国当中。

    李松石一从玉皇大帝的记忆当中现了这位四面佛,就想着要将他收服了。只不过,周围的监视太严密,不得不借助与这梵天有点交情的月下老人的肉身。

    此时,到了这个佛界外,月下老人还没出声,周围就是几道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精神波动扫描了过来,不仅扫描着月下老人,还扫描着奥丁。

    不过,这些至强者可能估计不到奥丁和月下老人居然已经被控制住,所以只关注一下,就略过去了。毕竟,他们再强大,也要给这两人保持一分尊重的,哪怕只是表面上,哪怕心里再不屑,也不能将他们当犯人似的,随意“搜身

    只片刻后,四面佛便开启了这佛界,让“化妆”为月下老人的李松石和奥丁进入。

    踏入佛界,李松石心中有些稀奇。按照他的想法,梵天与月下老人有些交情,邀请他进来很正常,毕竟这是佛,而不是西方神祗,所以佛国的顾忌没那么多,邀请同等级的强者进入,是很正常的事。

    但是,那梵天与奥丁不熟,怎么也要让月下老人先进去谈一会,说两句,才能让奥丁进入啊。

    最多最多,就是先以化身邀请奥丁在佛界外团,断无可能一下子就请进去了。

    但现在,却是把月下老人和奥丁都一起引领到佛国深处。

    所以,李松石很是疑惑。

    但这疑惑却未保持多夹,进入到里面,李松石顿时无语了。

    弥勒佛,地藏王佛,观世音普渡慈航佛,这三位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都在这里。

    弥勒佛乃是念动法随的颠峰,地藏王佛与观世音普渡慈航佛分别只是念动法随境界后期和中期,跟离大成颠峰,尚差得远。但是,没人敢小窥她们。

    除此之外,居然还有一位很眼熟的熟人。

    那是一个非常非常美丽的女子,其绝色,不在花仙子之下,与白牡丹相媲美,不过略逊半筹,当然,在某些时侯,甚至与白牡丹相比也毫不逊色。

    只是,这女子身上笼罩着一层厚厚重重的寒意,闭目坐在那里,身体周围,蓝色的莹光不断地流转着。

    那不是她控制不住体内的寒气,也不是她刻意释放出来的,而是自然而然地,仿佛在嫌弃周围的一切,以这层寒气排拒着周围的一切。

    只看她的脸,让人第一感觉,就是上面写着“离我远点!!!!!!!”这四咋。无形大字。

    此人,正是当初与李松石打过一两次交道的广寒仙子婶娥。

    这广寒仙子的修为如今也是大大的提升,但是,也不过大罗金仙后期,与在场众人比起来,与蝼蚁无异。只是,谁也不敢轻视于她。

    因为,在她的身边,就坐着一位身高一丈,全身肌肉匀称,爆炸有力,古铜色的色泽,额头上一个奇异的火焰印记,背后背负着一个箭囊,里面只装着一支箭,一支折断之后又重新修复过来的箭。

    同时,还有着一个巨大的弓,弓体散溢着紫金色的光芒,大道与混沌之意志流转。

    最令人感到奇异的是,这个壮汉的腰间,还挂着一个人头骨,上面塞着盖子,似乎里面装了东西。

    李松石略

    友二,就现,那头羔骨的与息很熟悉一好像是吴网啊 唬在广寒仙子婶娥那里砍桂树砍个不停的家伙。

    但可惜的是,脑袋却挂在这壮汉的腰间,不知是用来当酒壶还是尿壶了。

    至于这壮汉,李松石猜也猜得出来了,十之**就是后鼻。根据王小皇大帝的记忆,后鼻是一个级醋坛子兼妻管严,当年玉皇大帝还是念动法随颠峰初期境界时,不过稍稍调戏一下靠娥,就被后真不知从什么地方弄到一缕不全的鸿蒙紫气,融入箭支当中,把他给射伤了。

    太一却也把后鼻元神烧伤,逃遁,后真大怒,把与玉皇大帝同行的九只金乌给干掉。

    事后,九只金乌的长辈”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太一找来,想把后鼻给灭了。没料到,这后鼻早就挂掉,不知跑哪里轮回转世去了,还被人瞒了天机。

    没想到,如今这个家伙又复活。而且还修炼到了念动法随初期的境界。不过,加上背后的那支蕴含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奇异箭支。没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谁都不敢轻视他。而这咋。家伙之所以背着箭支四处转悠,据说就是为了防止太一和玉皇大帝再次找他打击报复来着。

    看看他,又看看婶娥,李松石心中若有所思。

    以绵娥这等绝色,如果没后骖护着,早就,被人给吞吃掉了。但奇怪的是,后真既然护着婶娥,却是让她能出来到处乱晃,就不怕被人抢走吗?

    正想着,里面的梵天真身,弥勒佛,地藏王佛,观世音普渡慈航 佛,后鼻,这五人就都转过头,望了过来,脸上带着讶异的神色。

    后鼻先是愣了愣,随即就猛地站了起来,脸现喜色:“月老?月下老人?哈哈哈,您老来得实在是太好了,在下正有事要找你相商呢。”

    李松石控制着的月下老人瞥了后真一眼,道:“你是想让我拿出姻缘红绳,绑到你和广寒仙子身上?”

    “对对对后弃猛地点头:“月老果真是在下的知音啊。”

    李松石控制着的月下老人哼了一声,道:“然后,你还想让我用点婚笔在姻缘薄上,再给你们牵上因缘。”

    “对对对。如果月老能满足在下这个愿望,那在下必定报答月老三个条件。当然,如果能将我和小娥的名字一起铭在您亲自炼制的三生石上,那就更妙了。”

    后真说着,婶娥忽然张开眼睛,满脸寒意地盯着月下老人。

    难 ”真是难 ”

    向来冰得像个死人,完全没有任何表情,无喜无悲无愤怒,比艾欧还要冷面的广寒仙子,眼中居然带着淡淡的杀意。

    不过,李松石一点荣幸之情都没有,只控制着月下老人道:“免谈!!!”

    “什么?!!你个老不死”不对,月老,为什么不行?!”。

    李松石控制着月下老人摇摇头,冷声道:“你将那吴网杀了,还挂在腰间到处显摆,那广寒仙子心中岂能不恨你不怨你?我这姻缘红绳可没这么强的力量,足以帮你让她回心转意。”

    后真听着,顿时爆怒,手抓起腰间的吴网头颅,一下子丢到地上,狠狠地踩上几脚,用力碾了碾,直令头骨喀喀作响,里面传来惨呼不断,才道:“你是说我杀吴月这小白脸杀错了?!!”

    李松石无语。

    吴网那家伙,糙得跟头熊似的,也能算是小白脸?

    不过,刚才那头颅里有惨呼传来,莫不是吴网的魂魄还困在里面,没死透?

    正想着,就听后真指着脚下的头骨道:“月老,吴网这个小白脸,胆大包天。居然敢勾引我家娘子。我呸,他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自己长什么模样。我杀了他还算是好的了。哼哼,他想死,一了百了?可没那么容易,不让他的魂魄困在头骨中瑕上千年万年。我这怨气都难消。”

    李松石再度无语了。

    控制着月下老人,道:“你就这心胸,这气魄,也想让广寒仙子回心转意?想都别想了。”

    后界嘴巴里传来喀嚓一声,竟是他将自己的牙齿都咬碎了,满目狰狞:“月下老人,死老头,臭老不死的,你刚才说什么?我给你个条件,你立即给我交出十吨姻缘红绳来,帮我将小娥的心拉转回来,不然的话,哼哼哼,”

    说着,捏着拳头,骨节响个不停。

    一旁的奥丁忍不住了:“你是叫后鼻吧?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冒充的吧?”

    “你,”你说件么?”后真暴怒。

    “我曾听闻,东方上古神族当中的后具,乃是顶天立地气盖世的豪迈男子,胸襟广阔,为人豪爽。但今天见着,怎么就是一个吱吱歪歪,活像戴了绿帽子没处伸冤的没卵蛋男人?”

    话声方落,后鼻顿时怒吼:“吼!!!你死定了,死定了!!”。

    手抓弓,一拉,弓弦上便出现了一道紫色流光凝聚而成的箭支,上面隐隐约约有着微弱的混沌意志。

    李松石啧啧称奇,这后鼻才这等修为,就能借用部份混沌意志,天赋实在是不错”只可惜,这一箭的威力嘛,也就相当于李松石当初以周天星辰大阵困人,对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强者,并没有太大的伤害。

    只能让人灰头土脸受伤,却没有致命威胁。

    此时,忽听一个冰冷的女子声音传来:“后”

    那声音冰冷得如同在牙缝里挤出来似的,如同咬牙切齿在盯着仇人。

    后真冷冷打了个寒颤,回过头望着婶娥:“小娥”

    “把箭放下来。”滞娥道。

    “不!!!”后弃道:“除非那混蛋”不对,除非月下老人那死老头肯帮我让你回心转意。”

    “休想!!!”这不是月下老人的声音,却是婶娥的声音。

    “你!!!”后鼻先是暴怒,随后气势就泄了下来了。

    这时,月下老人的声音传来:“罐娥仙子,我相信你是清白的

    婶娥一愣,就听月下老人道:“后鼻这莽汉定是以为你跟吴网不清不白吧?哼,他不信你,老夫信你。”

    婶娥愣了愣,随后,脸色恢复平静,占川是满脸冰霜。拒人千千甲辽外的样午六※

    只听月下老人道:“独守广寒待君归。无数年来,陪你的只有几只玉兔,还有那想勾引你却有色心没色胆的吴网。虽说你对他不动心,但无数亿年来,有着个人在门前傻傻地砍树逗你开心,想必你也将他当成蓝颜知己了吧?

    “千古寂寞叙谁知,若非这吴网时时劝慰助你开怀,怕你是等不到今日,已随同广寒宫一同冰封埋葬。但岂料,这抛下你无数年的后鼻一醒来,第一件事却是将吴月杀了,对你充满怀疑,这岂能让你不伤心?

    “若依老夫说,这等汉子,不要也罢

    话声未落,后鼻就是一箭射了过来。

    但是,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月下老人手连抬都没抬,那支箭就在他面前支离破碎了。众人骇然,弥勒佛更是当场站了起来,满脸惊异地盯着月下老人。

    但月下老人恍若未注意众人的眼神,只盯着婶娥,却听婶娥幽幽道:“非我不愿弃,实是弃不得。”

    月下老人道:“是他缠着你吧?同时,你也不得不需要他的庇护,才免除其它人的贪婪,是吗?。

    婶娥点点头,脸上的寒意似乎没那么重了:“女子有绝色,若持璧于市,没有足够的实力,只能引人窥视。只可惜我这等修为,元神凝固,即便毁容,也是无用

    “的确是无奈啊。婶娥,若是你不弃,我帮你打后鼻,你来我这里,保证不会让人随意打你主意,如何?。

    月下老人说着,婶娥不由诧异地盯着他,随后,冷然一笑,转过头去。

    月下老人笑了笑:“你也以为我是贪图你美色?”

    婶娥没出声,似乎默认了。

    对于神灵来说,凡间什么美色,已经不重要。因为神灵随时可以创造出更美的绝色来。但是,美丽的神灵却与美丽的凡人不同。美丽的凡人只是躯壳美丽,灵魂未必是美的。而且,在凡人眼中很美的东西,在神灵眼中,实在是处处污秽。无数堪称千古绝色的凡人,在神灵眼中,也不比无盐东施美到哪里去。毕竟,只要是凡人,身上每一寸肌肤,就有着亿万小虫,更不用说体内体外这么大的地方了。实在是污秽。

    而美丽的神灵,却是真真正正的美,体内体外,浑然一体,灵魂元神与肉身,皆是如一。灵魂元神没有杂质。肉身美得不可思议,没有污秽。如此,便能吸引神灵的**。

    而婶娥这等绝色,在神灵当中,已是极罕见。她虽冷,但灵魂,元神,却是极纯净的,几不逊色于花仙子,怎让别的神灵不动心?

    月下老人虽老。毕克是神灵,未必就没有色心。

    此时,滞娥背转过身,却听到弥勒佛满是惊疑地问:“你是谁?你不是月下老人!!!”

    婶娥一下子回转过脸,讶异地望着。

    月下老人笑道:“我不是月老又是谁?。小

    弥勒佛道:“以本座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实力,也无法无视后鼻的一箭,你却能办到,”

    月下老人笑了:“弥勒尊佛谦虚了,佛法无边,区区后鼻的一箭,又算得了什么?”

    那边的后鼻顿时大怒:“你再试我这一箭试试?”

    说着,竟从箭囊中取出一支流溢着紫金色光芒,散着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箭支,直指月下老人。

    却未料,月下老人连看都不看他,旁边的奥丁已伸出巨手,一掌直接将后鼻拍翻在地。

    月下老人轻轻一叹:“奥丁。你抢了我的风头了。”

    奥丁顿时恭敬地道:“吾主,下信愿受惩罚。”

    在场众人大惊。

    奥丁是谁?号称神王,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强者,居然称人为主。

    而且,还不是主仆的主。听着的,好似还成为了那月下老人的信徒。

    这”这这这”这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一时间,在场的众人谁都坐不住了,四面佛大梵天更是直接划开神国虚空,便要破空离去。

    只听月下老人道:“诸位,别妄费心思了,刚刚我已将周围的空间尽数封印。而且”顺便用了一个小东西,复制了在座诸位的气息,并源源不断地释放。所以,就算这里出了什么事,你们有了什么问题,外面的至强者是完全不会知道的。

    “同时”我也敢保证,哪怕你们当中哪个将执念寄托在外面的老牌至强者的身上,也绝对不会有时间有机会把信息传出去。”

    在场众人骇然失色,因为他们已经现,月下老人所说的是真的了。

    “你你是到底是谁?”弥勒佛说着,突然,元神深处闪过一道灵光:“李松石?!!!,小

    月下老人微微一笑,这身体就倒下了,一道紫金色的流光从他额中射出,在旁变化成了李松石的真身:“诸位,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一时间,在座诸人,面无神色,皆是倒吸凉气不已。

    就算是弥勒佛,也万万猜想不到,他居然会猜对了。

    李松石,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与他们的紧张不同,李松石却是施施然地随手变幻出桌椅,在一旁坐下,道:“来来来,各位,不要客气,反正都不是什么外人,都先坐下来吧,有什么疑惑,咱们慢慢谈。”

    在场众人无语。

    趴在地上的后鼻有气无力地道:“李松石,别以为你厉害,如果我们在座之人拼死一搏,你也讨不了好去

    “是吗?”李松石似笑非笑,道:“莫非诸位忘了?在我晋阶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之时,就能聚拢二十多个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花仙子的全部力量于一身。就是当时的实力,你们对着都够呛。而现在嘛”诸位有谁觉得,合力之后,能从我这里逃出去的?

    “若是有这个信心,你们尽管一试。只要逃得出去,甚至只要能将这里的消息泄露一丁半点到佛界外面,那我让诸个安全离去,如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