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零八章 暴露

第七百零八章 暴露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跟李松石搏命?想着逃出去?开玩笑啊。()()

    正如李某人所说,当初他念动法随颠峰境界时,在座的人都没把握逃遁,何况是现在?

    一时间,众人都不禁有种李松石为刀俎,他们为鱼肉的感觉 脸上满是消沉之色,一点斗志都没有。

    见此情形,李松石心中大定,既是开心,又是诧异。他没想到,自己的名号居然已经这么响亮了。才一亮出来,竟然就能让如此多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连斗志都完全消去了。

    要知道,每一个能修炼到念动法随境界的神灵,都是意志信念无比坚定的,哪怕是到了绝境,都不会放弃希望,都要拼死一搏。但现在,却是完全颠覆了。

    李松石略一沉吟,就明白了。

    或许,在座众人心里的想法。是觉得现在拼死一搏,那就是最后一分希望都没有。而如果乖乖地坐下来,拖延一点时间,可能还会有转机吧。

    想着,李松石微微一笑,道:“如果诸位不愿意尝试逃离这里,那么,何不好好坐下来,和我慢慢详谈?说不定,我们还真能谈出个皆大欢喜的结果来呢。”

    众人面面相觑,不过,在座的都不是凡人,更不是一般的神灵,通过感应都能感应得出,此地是真的被李松石全都封锁住了,根本没办法出去,也没办法与外面流通信息。

    更重要的是,李松石就站在这里,他们根本都没机会相互商量联手之事,一旦有这个苗头,就必定会被打压了。而只要稍缓一缓,李某人就绝对可以让他们都不再有机会离开。

    于是,为了各自的安金,在座的都是坐了下来。

    弥勒佛满脸含笑,呵呵地笑着,道:“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不知尊驾此来,有何见教啊。”

    李松石微微一笑:“弥勒尊佛,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你们都跟着我一起混吧,大家一起吃香的喝辣的。”在座众人大圃,这像至强者嘴里吐出来的话吗?

    正想着,就见李松石屈指一弹,一个记忆光团在指尖浮现,倾刻间一分为四,化作一道流光分别飞向梵天,弥勒,地藏王,观世音等四佛面前,悬凝着。

    四位佛以神识稍一感应,就知道那记忆团里面没有任何古怪。因为,那记忆团内部只蕴含着普通的神力,连一点念动法随阶层以上的意志力量都没有。

    当即,心下稍松。一道意志力量扫过记忆团,现完全没有更特殊的隐藏力量,没有触任何意志力量,便接收了过来。

    以李松石如今一力压众的形势,他的确也没必要在这里弄手脚。

    想明白这点的四个佛便将记忆团的内容给读取了。里面的内容也没什么奇特的,就是当初李松石进入因果幻象长河,在众个老牌至强者的眼皮底下夺到了大道本源。而诸位老牌至强者却趁着指天剑稍离之机,将三千大千世界给推毁掉的情形。

    看到这里,诸个佛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弥勒佛脸色沉重:“李施主,若言有不实者,当坠恶趣。”

    李松石微微一笑:“以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之佛名为誓,那记忆光团当中的一切都无假。而且诸个都不是寻常神佛,此事到底是真是假,往昔心中应该有过种种推测吧。串联起来,那不必本人解释,真相如何,想必你们都该清楚了。”

    弥勒佛闭上眼睛,唱诵道:“阿弥”,陀佛,”

    唱到一半才觉不妥。不过。瞄了李松石一眼,才继续诵毕。

    李松石道:“我曾记得,弥勒佛往昔与艾欧勾结,却因本性之光大亮,照彻一切心灵污垢,遂大彻大悟,乃至于修为大进。如今更是念动法随颠峰的境界。

    “若我没记错,弥勒佛你心中之愿,只为普渡天下苍生出苦海,不止你,地藏王尊佛,观世音普渡慈航尊佛,也是这般心思吧?

    “既是如此,你们认为,追随阿弥陀佛其后,真有机会实现生平大愿?。

    三佛皆是沉默。

    李松局又道:“阿弥陀佛慈悲为怀是不假,然而,许多时侯,立场决定作为。如今他与诸多老一辈的至强者站在一起,同一立场,便是身不由己。一如当初弥勒,心中虽有善愿,却因一念之差,不得不随艾欧。后来虽是迷途知返,终难免有旧憾。如今阿弥陀佛既未脱出此漩涡,诸位何不上岸拉一把?却是跟着一此入漩沦落,岂是正道?。

    三佛闭目不语。

    李松石回转过头,望向绵娥,道:“广寒仙子,之前我的建议如何?若是你想摆脱后真,我倒是可以给你庇护。”

    始娥神色闪动,看着被奥丁踩在脚下的后鼻,犹豫不决。

    李松石身边的诸位花仙子,娇娥有不少是接触了解过的,与那谢紫莹更是合得来,由此也对李松石有了不少的了解。

    虽然说,诸个花仙子对李松石向来只是溢美赞叹,从没在外人面前说过一丁半点李松石的坏话,娇娥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只看李松石为着诸位花仙子,之前就与整个三千大千世界无数强者相抗衡,更以一己之力,尽封灭杀诸个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

    能因一素未谋面的花仙子,就与冥河老祖那等巨头不死不休。又因一新复苏也同样未见过面的花仙子,而与另外几位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相抗衡。更为难得的是,当初冥河老祖是念动法随颠峰,李松石不过初窥那咋。门槛。

    由此,就足以让婶娥这等女仙心中感动向往了。与一旁的后鼻比起来,李松石在她心目中的形象,更为高大。

    只是,她毕竟不是花仙子,日后到了李松石这边,又是何境地?这可就难说了。断然不可能如同花仙子重要。

    这点,才是婶娥心中耿耿于怀之处。

    地上的后喜后到婶娥脸上似有心动之色,当即又惊又恐,狂怒道:“李松石,你焉敢勾引我老婆?!!”

    李松石凝望着后鼻一眼,随即有些恍然:“原来如此,你竟是将执念寄托于广寒仙子身上,怪不得能死而复活。不过,她也是你的软肋吧

    后鼻神色大变,李松石冷然道:“你放心,凭我泛“二谴时的实力。对付你都不过易如反掌,如今你更是难川猜山眼要对付你,还不需要用到那等手段。”

    说着,望向婶娥,淡定地道:“我只是心中敬佩,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生而不是花仙子,没那等天份,却能在后天之中,渐渐能修炼得让灵魂通彻灵净到这种程度,实在难得。除开花仙子,除开念动法随境界以上的诸强,能有如广寒仙子这般纯净的灵魂的,已是屈指可数

    顿了顿,又对婶娥道:“广寒仙子,你意下如何?三千大千世界,诸天神佛,除开我,便无可能再有谁能对你这纯净这时魂完全无动于衷的了。”

    滞娥道:“感谢混沌之主重视。”

    话说是感谢,但表情依然是冷冰冰的,一点感激的样子都听不起来。

    “我只想知道,若是我应允,混沌之主如何安排我?”

    婶娥这么一说,地上的后鼻顿时惊怒交加。婶娥若落入李松石手中,别的什么先不说,单止那等对他心神造成的重创,对他的自信造成的伤害,就足以让他跌落念动法随境界,直回大罗金仙之境了。

    只不过,奥丁大脚一踩,一股无形而又隐晦的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涌现,将他硬生生地镇压在地上,连话都说不出。

    一时间,另外四位佛猛然睁开双目,凝视这边,心中惊骇。

    奥丁一般恭敬地道:“都是吾主赐下的能力。”

    梵天目中神光闪烁:“奥丁陛下,您已经掌握住了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之用法?”

    奥丁道:“已通晓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部份本质,一旦得闲下来,吾主赐下诸多感悟记忆,最多不过半年,便可证得大道。[][]”

    诸佛脸色微变。

    李松石微微一笑,也不看向他们,是对婶娥道:“那广寒仙子想要我如何安排你?”

    滞娥略一沉吟,微微一叹,道:“曾听闻混沌之主座下有一位名叫赵飞燕之女子,”

    李松石摇摇头:“她的地位,是功劳换来。”

    婶娥心中焦急,她知道如今这情形,李松石询问她的意见,算是最后的机会了。在她的想法里,李松石这等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看上她这等不到念动法随境界的女仙,岂会心中没有算计?如今的形势,由不得她不答应。答应得跟着,不答应自然也不得不跟着。

    当即道:“只愿混沌之主除去后喜寄托于我身上执念,另能给我一分尊严,便可。”

    李松石一愣,这婶娥难得一次性说这么多话啊。随即便笑了,她心里想什么,他当然明白。不过,他的确是没什么算计,只不过一时心善,当即道:“后鼻的执念我会去掉,你可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之忘忧花花仙谢紫壹座下服侍,如何做,我概不插手。”

    婶娥听着,大松了一口气。

    诸位花仙子当中,她与谢紫莹最为谈得来,虽说也是君子之交,平淡如水,但却远胜其它诸人,三千大千世界,诸天神佛,与她关系最近的,已是谢紫莹了。

    当即点点头:“就遵混沌之主之意

    李松石看了看她,道:“你如今是八分元神在此,两分元神在后真精神世界当中吧?”

    滞娥点点头:小仙宁可舍弃两分元神。”

    李松石微微一叹,看向后鼻。心道:“看来,后鼻这家伙不止击杀吴网而已啊,否则,凭着他将执念寄托于婶娥身上的这份真心,何以惹怒到滞娥宁可损失两分元神都要离他而去?是婶娥太狠薄情?若真如此,必是自私之辈,也不可能轻易放弃自己两分元神了,若真如此。早对我攀附了。”

    当即道:“两分元神,岂可随意放弃?”

    右手虚抓,一道闭目平躺的婶娥的身影就飞了过来,一下子投注入婶娥的体内。

    倾刻间,她身上气息爆涨,直达大罗金仙颠峰之境,甚至更进几阶,隐约触摸到了念动法随境界的门槛,全身上下神光湛湛,艳光令人不敢逼视。

    李松石微微点头,正如一颗完美的盖世宝珠,缺少了十分之二与完整的宝珠,价值简直就是天上地下。而人的元神也是如此,完整的元神与缺失一丁半点的元神,实力都是天差地远,更不用说缺少两分元神了。

    想了想,看着后鼻,心道:“这个醋坛子,恐怕是单独将婶娥放在神国后宫,都不放心吧。所以才用这办法带了出来

    暗暗摇头,就朝婶娥虚抓,刹那间,便将婶娥元神拉扯进泥丸宫中,她的真身,却不知藏到哪个储物空间中。

    后典惊怒:“你对小娥做了什么?”

    一瞬间的爆,令他冲破了奥丁困上去的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但也只是如此了。

    他的意志虽在急怒下临时凝聚在一起,但不过片刻间,却是大幅度溃散,很快就跌落大罗金仙颠峰之境。虽仍比一般大罗金仙颠峰强个千百倍,但与念动法随相比,也是蝼蚁了。见此情形,弥勒佛等佛都是叹息不已。

    李松石就道:“念动法随之境,皆因执念凝聚信念唯一,以此大愿,生出无穷自信无穷意志,才致强大。后鼻心中执念被我除去。修为自降。

    “而弥勒尊佛,你执念在何处?在于以普渡苍生为念,若此念不为继。必也修为大降,那时,想再实现自己愿望,便是更难了。只是,今日你得知了往昔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之缘故,心中必有心结,此心结不解开,想必没办法更进一步不说。都有可能境界下降。尊佛意下如何?”

    弥勒佛叹息道:“本座之心结在于彼处,然而,混沌之主未必肯给本座向阿弥陀佛询问以解心结的机会。若因此转投混沌之主,却也是有心结了。”

    李松石笑道:“如今我能短短五年内证得大道,身边十余个花仙子也证得大道,还让奥丁甘为我信徒,顿悟掌控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之办法,你等认为,我有没有把握能让你们也证得大道?

    “我在此立誓,若诸个肯归于我之下。必定让诸个证得大道

    说着,瞄了一眼众人,道:“尔等之大愿,我也可以助你们完成。三位佛尊,所求者无非是普渡众生,庇护众生,如此,戏二汽那十二个大千世界当中天量众生皆参佛礼拜,叉如…讪勿那大慈大辈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化身与你等共事就是。

    “至于梵天尊佛,你是前辈,我也不要求你为我信徒,只需你立下大誓愿,永远为我下属,听信命令,否则元神破碎,亿万万载不得复生,一旦复生,必又破碎。如此,我也可以助你证得大道。”言罢,一瞄众人,道:“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诸位自请选择。”

    说着,示意奥丁。

    奥丁微微点头,一脚将后真踢飞。他的身体在半空中飞行时。已是被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导困封住元神,昏迷醒不来。

    如果他心性坚定,能凭一己之力打破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束缚,便可直臻念动法随颠峰之境,若是没这机缘,就要一直被困,除非有人帮他解开。

    但以此看来,他没经个几千年上万年慢慢舔心灵的伤口,怕是恢复不过来了。除非他能迷恋上另一位各方面均不弱于滞娥,且能一心一意待他的女子,如此才可重聚执念,修为更进。

    此时,众人都不理会他。那奥丁则是嘴巴一张,一道混沌不灭金光和一道鸿蒙紫气在虚空中盘旋。

    然后飞回体内。眼睛一闭,头顶处点钻出微微散着紫金色的光芒,可以清楚地看出,是在元神深处的一个小点散,显然未能将那紫光融合。

    但在场的都是见识过人,此时都能看出到底生什么事了。那奥丁分明是已经祭炼成功一缕混沌不灭金光和一道鸿蒙紫气,且部份元神已与大道意志及混沌意志融合。

    大道,就在眼前。

    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境,不到半步之遥。

    而后,奥丁站回李松石身后,神态恭敬,寂然不动。

    弥勒佛等众面面们觑。

    李松石望向观世音普渡慈航佛,道:“观世音,当初为着渡大劫,你等能进入《羊的世界》为虚拟神灵,今日何不能侍于普渡光王佛左右?”

    话到此,就没再多说了,面前的都是圆慧智通之士,该明白的自然明白,若执迷不悟,说得再多也是无用。李松石是不介意下杀手的。

    只听弥勒佛道:“敢问混沌之主,若我等臣服,可是要为你之信徒?”

    李松石道:“为信徒又如何,不为信徒又如何?尔等之大愿皆是普渡苍生,证得大道也是为此。只要此愿成,余者何究?我只保证不干涉你等布道就是。”

    听李松石的意思,倒是希望这三位佛尊为他的信徒了。

    只不过,当初跟在阿弥陀佛之后,他们敬佛礼佛,也与阿弥陀佛的信徒无异。所以弥勒佛等才得以许下日后可以证得大道的缘故。便是因为即便证道,也于阿弥陀佛座下。

    但现在,却杀出个李松石,杀出个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而且还拿出了一招直接他们心神的大招,一举给他们锁下心结。

    可以说,即便李松石放过他们,他们在阿弥陀佛那里都是未必能解开心结。即便勉强解开,千年万年内是没机会证道了。

    只是,李松石都潜到这里了,明显是要破誓与老牌至强者大战,那时,不为至强者,皆为炮灰,他们还有时间证道吗?若是身死道消,什么大愿,都没了。

    当即,众佛皆是沉吟。

    就在这时,一声响亮的佛号自这个佛界外面传来:“阿弥陀佛。梵天佛座,阿弥陀到访,如来到访。”

    在座众佛脸色都是一变

    阿弥陀佛和如来佛祖携手而来?

    当即,望向李松石。

    李松石沉默不语,没有任何表示。

    就在这时,一股浩浩荡荡的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意志力量,笼罩住了整个佛界。

    倾刻间,天上地下,十面八方,处处都变得透明起来。

    仿佛整个佛国,在倾刻间,就变成了无形之物,变成了虚影。

    阿弥陀佛就站在佛国边缘,凝望此处,一见李松石,就道:“阿弥陀佛,李施主别来无恙否?”

    “有劳阿弥陀佛挂念,李某向来安好。”

    阿格陀佛听着,点点头:“善哉善哉。李施主,之前感应到我等与你之间誓约既破,就料到你有动静,老君说你有可能进出此地,现在果不其然。”

    说着,瞄向弥勒佛等佛。

    李松石顿时明白了。弥勒佛等佛常常将阿弥陀佛念在嘴边,就相当于时时刻刻都与阿弥陀佛联系,简直就等于一个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心灵链接器,让他们的一举一动,全然逃不过阿弥陀佛的眼睛。

    但现在,这种联系却突然中断。即便感应不到这里有异样,也能猜得出有问题了。怪不得阿弥陀佛会前来。

    至于如来佛祖,嗯,必是阿弥陀佛没肯定这里出现太坏的变故,所以找来佛祖,顺便一同前来。若是这梵天的地盘没有异样,十有**便要强迫梵天将执念寄托在他或执托到如来身上了。

    如来佛祖,想必是要证得大道了。

    李松石瞄了一眼,就现这如来佛祖果然不同凡响,仍是念动法随颠峰,也没寄托什么执念,却能掌控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了。想来,证道已是易如反掌。

    老牌念动法随颠峰的境界,底蕴果真非同凡响。

    这一切,李松石能想到,梵天四面佛等人自然也能想到,那梵天佛也能想到。猜到这些老牌至强者就要对他动手,梵天佛心中一叹,当即跪地顶礼:“拜见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

    李松石点点头,右手一挥,一股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笼罩在他身上,道:”我曾应允的,必定做到。”

    声音一落,梵天佛闭上眼睛,那元神被李松石吸入泥丸宫中,镇封着,真身却被封于储物戒内。

    一时间,整个佛国震荡,无数佛信徒之元神神魂纷纷朝李松石这边飞涌过来。

    阿弥陀佛身边的如来佛祖大唱佛号,右掌一伸,亿万丈佛光照射,就将整个佛国的信徒都定住。

    佛信徒者,从来不会是某一个佛的信徒,而是所有佛的信徒。不拜此佛,必拜他佛。只为证得真如,何佛不可拜,何佛不可信?

    所以,如来

    李松石也不介意,望向弥勒佛等,就道:“事先想不到你们在此,所以我才来此处。但见了你们,也不得不将这里封印。引起阿弥陀佛注意,非你们之过,但也与你们有因果。所以。我也不给你们拖延,不厚待了。本来即便你们不应允臣服,也不过镇封亿万年,待大局定后再放出。

    “然而,现在只有两条路。”

    一条路,自然是要成为普渡光王佛的信徒,且能证大道。另一条路”只要看看李松石随意挥手。就是紫金色的光罩将他们给笼罩住,就知道是什么路了。

    弥勒佛微微一叹,转头望向阿弥陀佛:“佛尊,世尊,敢问当初三千大千世界崩坏真相如何?。

    阿弥陀佛闭上眼睛:“南无阿弥陀佛,非我所愿,非我所欲,不得不为也。虽非我愿,却是我过,本座无可解释。”

    弥勒佛等佛都是一怔,就连如来佛祖都稍稍一愣,这阿弥陀佛光明正大,这很正常。他真心承认过失。也是正常。

    但在此时此刻,却相当于恭手将其它几佛奉送到李松石座下,这就有些古怪了。不然,他完全可以出手”虽然未必能拦住李松石。

    只是,弥勒佛、地藏佛,还有观世音普渡慈航佛,听到阿弥陀佛如此说,哪怕心中再古怪,也只得微微一叹罢了。没有时间多想,直接朝李松石顶礼:“南无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

    话里的意思很清楚,他们彼依的是“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而不是“李松石”不是什么“混沌之主”。

    他们会成为信奉“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的佛信徒,却不会成为李某人的私人信徒。

    他们的向佛之心,他们的理念,他们的慈悲心怀,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因此而改变。否则,宁殒。

    李松石对此当然不介意。他只是微微点头,手一挥,依照之前的处理办法,收了诸佛的元神舍利,又将他们的真身藏到储物空间当中,而后回转过头望向阿弥陀佛。

    倾刻间,整个佛界的所有佛信徒被阿弥陀佛和如来佛祖都吸纳过去了。

    毕竟他们对此有着绝大的优势。而整个佛界,也被他们收容入储物空间之中。

    周围,只剩下一片虚空。

    李松石略一感应,就觉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太一,天老 布洛陀,耶和华上帝等强者,都朝这里靠拢。

    而如来佛祖却是托出一个金莲护着自己,有着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流转。在此时此刻,他觉得还是呆在阿弥陀佛身边最为安全。

    而且,乱战之中,他若有防备,相信就算李松石对他出手,他也能支撑一下。

    这时,诸多至强者的意志降临,李松石手一挥,收了奥丁,而极远处的盖娅的元神,也随着信仰之丝进入李松石的泥丸宫中,真身么就丢在神国,反正时时可以重塑。而信徒们,此时是暂时顾不上了。

    李松石望了一眼诸个老牌至强者,心念一动,刹那间,一个半透明的大千世界虚影遍布虚空。那大千世界当中,蕴含着无数虚鼻阵势。这,不过是幻境。

    但是,却是李松石花了好长时间,在虚拟神国当中加时间,慢慢参详思考,才想出来的幻境。并在心里酝酿着,此时只心念一动。自然就是完整的幻境布设开来。

    也不需要多说什么了,既然李松石都破了当初相互不得算计攻击的誓约,诸位花牌至强者自然也就没有顾忌。

    虽然诸多法宝仍在守护这个大千世界。但是,他们的手段却未落下。

    只见太上老君双手盘旋,虚空中大道意志怀混沌意志凝聚成太极图。

    而元始天尊双手一挥,天地俱化无序混乱流,这便是他的法宝“混沌幡”的能力之一,哪怕护着大千世界,此时也能借来。

    阿弥陀佛却是掌心凝聚出一颗颗念珠,一珠蕴含大道意志,一珠蕴含混沌意志,在虚空中盘旋不断。

    太一取出一支绽放着紫金色光芒的巨剑,剑端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流转。身上还笼罩着一个金钟虚影,却是混沌钟的部份意志投影过来守护。

    卡俄斯双手一合,掌心飞出一张张扑克牌,在虚空中幻化出亿万空间”

    如此林林种种,诸位老牌至强者与新晋至强者一起出手了。

    李松石见着,微微一叹:“都是蕴含着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啊,实在是太妙了。”

    声弃一落,诸位老牌至强者顿时觉得不对劲。

    只见李松石这前的幻境虚影,居然在迅地变成实影,由模糊变清晰,由虚假变真实。而后,凝聚成了实体。

    这个大千世界当中,硬生生地多出了一个相对较山的大千世界。

    只刹那间,两个大千世界相撞,便不断爆炸崩坏着,两个大千世界相触处,虚空乱流,无序混沌乱流不断崩。

    但是,最可怕的是,李松石将幻境化虚为实的大千世界,居然蕴含着无穷无尽的阵势。一个个接引诸天星辰意志的阵势,接引大道意志的阵势,吸纳混沌意志的阵势,释放大道意志或混沌意志的阵势,流转着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欲火的阵势”,

    无穷无尽,密密麻麻。每一个空间座标,同时时间,都会被成千上万的阵势同时笼罩住。

    所有阵势,居然还不相克,没有相互冲突,反而是相辅相成。

    这一瞬间,不亚于任何一个小点,同时都承受着至少一位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的攻击。

    这里。就相当于无穷无尽至强者同时出手。

    何等可怕,何等之复杂?

    在场所有老牌至强者自然不懂得,这等手段,可是李松石与诸位花仙子考虑了许久,才想出来的新必杀手段。未必能对诸位老牌至强者重创,但只要他们不是联手起来,并且使用自己的得意法宝,那就必定会受困。

    试想想,有谁能够在元神寄托虚空强者的覆盖性攻击下,破开虚空逃遁的?不可能?

    不想受伤,就得防御,根本没机会破开虚空进行空间跳跃。因为这种情况

    空间海道空间裂继,都会在瞬间变成不弱干示神勺境界的攻势,而且更为可怖。

    所以,如此幻境化虚成实,正是困住诸多老牌至强者的手段。

    这一手,不止李松石与诸位花仙子一起完善。因为,李松石动用了无数智商三百以上的科学家信徒,又动用了无数加成长起来的混沌不灭天魂。

    在虚拟神国的时间加下,每一个信徒的灵魂都以神力支撑着,勉强保持着灵魂不会因为思维加而崩溃。

    就在这种情况下,花费了无数精英,集聚了无数智慧的结晶,才设计成了李松石这种大千世界当中套着无数阵势以围困老牌至强者们的方案。

    而后,李松石一边急士兵们将那十二个大千世界当中已布设好的阵势以此改进,同时自己则将这大千世界的种种变化,花费了不少时间硬生生地记下,并酝酿于心。

    此时一祭出来,顿时立下大功。

    太上老君一手攻击,直接轰灭了数以千亿计的阵势,方圆百万光年的虚空,所有阵势都毁灭了。而诸多老牌至强者的攻击,自然也都落空。

    只不过,他们就被困在这方圆百万光年的虚空当中了。每一次攻击,最多也就毁灭千万光年的虚空,然后逃遁,再然后承受着无穷无尽的阵势围困。

    每一秒钟,能遁出十亿光年就算不错了。

    可是,一个位面就是数百亿上千亿光年,一个大千世界,要多久才能毁掉所有阵势?

    想不毁掉阵势就跨越个面?那就要承受整个大千世界所有阵势的困封,根本不可集如此逃窜。

    至于李松石,却在将幻境化虚成实的一刹那,身体周围一道道混沌不灭金光环绕形成了阵势”这种奢侈程度,让诸多老牌至强者看了都眼红。

    所有攻击,被周围的阵势和混沌不灭金光平均分下。

    只见李松石左手一搓,浓郁的融合花之灵气释放,诸多老牌至强者释放出来的混沌意志与大道意志,竟被这幻境变成的大千世界的阵势吸纳转化,相互融合。

    同时,熊熊欲火,燃尽整个大千世界。对于无生命的实体虚体,统,统无用,但对于诸多有生命特征的至强者,却是起作用。

    一时间,各个至强者竟有种气血贲涨之感。

    这还不止,加持了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红莲业火,焚尽虚空,将他们团团围拢。虚空中,混沌雷光炸射。

    这一切,都是李松石加持上了他十八倍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的精神意志。

    所以一瞬间完成了诸多攻击,每一种攻击威胁性都极大,十八倍于普通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的意志力量,足以让他们手忙脚乱一阵了。

    “哼,想要不用法宝就能单靠围殴让我吃亏,想得倒是美

    李松石想着,却见太上老君元始天尊等人,随意一挥手,就将周围攻击给逼退。

    李松石心念一动:“是了,他们身上已有不少念动法随境界强者的执念寄托,论精神意志的力量,不弱于我。不说十八倍,就是二三十倍都有可能。”

    只不过,李某人也是藏了实力的。

    所有花仙子的意志的加持,也让他有着二十多倍普通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意志,若不是沈幻云未证道成功,那更是可怖。

    此时,李松石将手中一道混沌不灭金光和一道完整的鸿蒙紫气揉合在一起,凝聚成了一个紫金色的太及图案,所有精神意志凝聚其中,刹那间,产生无穷无尽的吸纳力,不断地吸取着周围的精神意志强大自身。

    李松石不敢久持,双手一抛,那个太极图瞬间扩大到方圆千万里的大将周围的至强者们团团拢罩住。

    一时间,就是鸡飞狗跳手忙脚乱。

    李松石身形一晃,却没攻上前,而是扑到一旁的如来佛祖处 右掌凝聚混沌意志,形成一个方圆百万公里的巨掌,一掌拍了下去。

    如来佛祖大骇,飞退百万公里,却被后方一个周天星辰大阵和接引释放大道意志的几个阵势的力量给扫中。无穷无尽的强大意志力量,瞬间将他困封住。

    “你若臣我,依旧为佛,可证大道。否则身死道消!!!”李松石一掌拍下,牢牢将之抓住,大喝一声:“南无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

    强大的意志力量,凝聚成一个普渡光王佛的精神影响,直接投影到如来佛祖的识海当中。由如来佛祖的元神与这个加持了元神寄托虚空境界意志的光王佛幻象缠斗。

    而后,李松石手一收,将如来佛祖真身收于储物戒指中,无数阵势就布了上去。

    “弥勒佛等能瞧依,如来又如何不能板依?又不是板依我李松石,而是板依普渡光王佛,依然是佛。从于阿弥陀佛是从佛,从于普渡光王佛也是从佛。一下可证大道,一下不影响大志大愿,如此。不信如来可顽抗多久。”

    李松石想着,他这是怀柔手段。而且普渡光王佛的身份,给了他的天大便利。诸佛投诚,不仅诸佛没多少心理障碍,哪怕是无边无量众生,都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在无边无量众生眼中,都是佛,都是善,一样的佛理佛义,一样的教条,一样的道。种种皆无变,也不阻碍他们再诵阿弥陀佛名号,何碍之有?

    如此,诸佛瞧依,不过时间问题。

    当即,李松石也没有多想,身形一晃,就撤离了这个个面世界。他化幻成真的大千世界,是他创造,自然不会阻碍他的行动。但老牌至强者们,可就困难了。

    李松石隔着几千个个面遥遥感应,喃喃道:“化幻成真的大千世界消耗的精神意志太多了”而且,目前这个大千世界正与原先的大千世界相撞碰撞,再加上诸多老牌至强者的攻击,最多一个时辰,也会被毁灭掉,一切物质化入原先的大千世界。

    “不过,能困住他们一个时辰,足够了”足够我做好多事情了。”

    李松石说着,微微一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