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一十八章 最伟大的力量

第七百一十八章 最伟大的力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二松石阵脸红,忍着心中的尴尬,道!“我要将众咋稍”界祭炼晋阶,把我录离出来的部份元神与这个精神世界融合在一起,结果,现在才弄到一半,不上不下的。[][]”

    说到不上不下这里,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周围不少花仙子俏脸都是一红。

    不过,李松石所说的话,大家都听到了,而现在这种情况特别尴尬,实在不适合再作详谈”只是,羲灵月还是不得不多问一句:“那接下来你怎么办?”

    李松石道:“那缕元神才与整个精神世界融合了一半,不论是撤出来,还是继续融合进去,都会”都会和刚才一样。”

    众女一怔,顿即明白李松石所说的“一样”是什么。

    当即,羲灵月一顿足:“你继续椒巴,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身形一晃,元神已撤离这个精神世界。

    而其它花仙子见状,人人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却也不好在此时多说,也都一个个告辞离去。只是,她们虽然离开了,命运之丝仍连着,此地所生的一切,她们岂会没有感应?不过是鸵鸟埋头罢了。

    李松石也是不禁一阵苦笑,心道:这回的事悄生过后,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呢。

    只是想到刚刚生的事,那种奇妙的感觉,却不禁让他心神一荡。

    一种想要再尝试多几次的卑动,从心底涌起。

    不过,凭着他那强韧的意志,还是勉强忍受住了诱惑,只是当场盘膝坐下,在那里定在心神,缓和自己的心绪。毕竟心情没平定就再将那元神与精神世界融合,只会越弄越乱,搞不好还得重新来过。

    而其它花仙子,各自跑到不同的地方,也都是坐下来,好不容易平定自己的心绪。

    但是,预料中会再次出现的那种让人脸红耳赤又尴尬的感觉,却一直没出现。这就好比那个笑话,顶上的房子,天天晚上都要甩响两下,把人吵醒,结果有个晚上小只响了一下,那楼下的人反而等得心火如焚了  ,一直想着好等那第二下响完就赶紧完事睡觉,没想到,一直都等不来

    此时花仙子们的感觉就是如此。

    一个个心里既恨不得那一次奇异的感觉快点来,快点结束,又希望一直不出现,免得尴尬。

    只是,不论这里心情怎么混乱,李松石那国的情况久久没出现。她们想去察探,却又不好意思。就这么纠结着。

    最后,原青青忍不住了,元神风风火火地闯入了精神世界。

    就在这一刹那间,李松石再次控制着那缕元神与整个精神世界融合。

    一葬比刚才更强烈,说不出的快感,从心底深处涌起。

    刚刚进入精神世界的原青青的元神,竟是忍不住出一声呻吟。把那专心控制着元神与精神世界融合的李松石吓得心里一跳,忙里出错,那融合就出现了问题。

    原青青觉李松石回转过头来,比恍惚惚间,她心里竟浮现起一种种奇妙的幻象,仿佛当初自己在那手提电脑上看到的男人和女人脱光先,不穿衣服缠在一起的情形,又浮现在她的脑海当中。

    当即,神情一阵恍惚,她忍不住一跺足。就猛地离开了精神世界。

    元神来到了私人小世界自己的房间,照着镜子,就现自己脸红得厉害,心跳得厉害,全身火热,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从心底涌起。

    她现,自己心里满门心思都是李松石的鼻子。

    “这是什么感觉?这就是姐姐她们所说的,情窦已开吗?”

    原青青喃喃地望着那镜中的自己,觉自己已不是纯粹的花之灵气幻化了,而是有血有肉的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此时却与凡人一般,也脸红,也心跳。心里,也开始对异性有了某种渴求,,当然 前提条件是,那人必须是李某人。

    因为命运之丝的关系,她已注定不可能再对别人有特殊好感的了。只是,花仙子向来不是不需要这种东西的吗?男女之情只是为了渡情劫。但为何,,

    “为何现在我会想着与石哥哥花前月下呢?是我变坏了吗?

    “唉呀,早知道偷偷通过命运之丝观察石哥哥的情形就好了,还何必亲自溜进去呢?这下子麻烦了吧。”原青青心里无比的纠结。

    而李松石现在,心中的纠结也不比原青青弱。因为他现,现在元神倒是与这个精神世界融合了,只不过,出现了一点点的小问题。那就是”他与众位花仙子之间的相互感应增强了。

    这不是心灵感应,而是身体上,元神上的感应,都跟着变强。

    换句话说,他有可能以后与某个花仙子圈圈叉叉时,会让别的另一位花仙子隐隐约约感觉得到那番滋味……

    “这算什么事呀。”李松石哭笑不得。那青青闯进来真不是时侯。

    唉,也怪刚才心神不宁。忘了将她们的命运之丝暂时封堵了。

    想着,暗暗摇头。

    但是,再摇头也没有办法。大不了回头等事情平息了一点,再找人商量商量,看看怎么办好了。

    只是,这段时间,就别想与某个花仙子做某种事情了。只希望不会因为憋得太久而欲火大炽吧。到时侯欲火太烈,也会让花仙子们感应得到。

    李松石想着,手一晃,从自己的元神上抹下一层粉红色的分沁物。这是他刚才心中升起的所有**,与精神意志融合。

    只消一丁点气息,足以让任何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以下的神灵疯狂,欲火大炽,哪怕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神灵,也难以避免。

    想必,刚才众位花仙子的元神,也有这种东西分沁出来吧。

    丢了怪可惜的,可是这东西,,想了想。李松石还是将之藏了起来一  这玩意可是极佳的欲火燃料,如果交给洛清玉使用,威力更是不同凡响。但现在嘛,暂时还别胡乱转交了。

    将东西收起来之后,李松石脸色一正。双手开始不断地掐印。一咋。个印诀蕴含着一种不同的意志力量,释放出一个个不同的法则,控制着整个精神世界的地形地貌和地质生某种神奇的变化。

    片晌之后。整片大地看起来多了一些起伏,但总体与原先区别不大,但是,地下的本质已经完全改

    李松石那一缕元神,与众位花仙子的部份灵识,彻底地混合在一起,相互之间,只隔着些许精神力量。只要一个不小心,那作为隔离媒介的固态精神力量化散开,任何一个灵识与李松石的元神接触,都会生才才那种尴尬至极的事情。

    只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李松石只得先将此事抛开,放开心神感应这个精神世界的变化。

    大道意志,混沌意志,而且是最为纯粹的,没有包含任何力量的意志力量,与整咋。精神世界都融合了”这也多亏洛清梁的净化之力,将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净化。

    而且,诸多精神力量所化的阵势,以众位花仙子不同的灵识所凝结的阵基,密密麻麻地布设着。

    如此,就可以达到李松石与众位花仙子的所有精神力量,精神意志,还有天赋能力完全共享的作用。

    只要是命运相连的花仙子,只要有部份灵识与这个精神世界融合,那谁都可以随时借助所有人的力量。

    而且,更为奇妙的是,外界的精神力量或是信仰之力,进入到这咋。精神世界之后,会被强大的阵势所转化,转为所有人都能吸纳的意志力量。转化为所有人都能借助的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

    在李松石眼中,已有两小缕的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暗暗在这个精神世界大地深处成形了,互为太极盘旋。

    李松石推算了一下,最多不过百年时间,这个精神世界的状况就能稳定下来,到时侯,就算他要将自己那一缕元神撤离,这个精神世界也不会降阶了。

    此时,他才暗暗松了一口气一  毕竟以后要证得念动道生之境,必须让元神大圆满,所有分出去的元神必须回归,不论是这个精神世界当丰的元神,还是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那里的元神,都要融合回来。[][]

    如此,就该无忧。

    百年吗?等得起。

    如果不是还想着要与众位花仙子保持命运之丝相连,到时侯哪怕拼着精神世界降阶,强行将自己的元神彻底脱离出去,也能证道。

    只是这样一来,没有了寄托执念之物。能否再达到念动道生,就难说了。

    “必须想办法将时间再减小”李松石想着。

    这个问题也不难。但是,困难的是,现在如何去面对众位花仙子呢?刚刚才生这么尴尬的事,而且,也静不下心来再去感悟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

    罢了,换个法子吧。

    李松石当即,通过命运之丝向众位花仙子送了一道意念:“我要到信徒们创造的文明当中去体验一番,以不同身份感悟众生意志,寻求自我信仰之道路。很快就会回来了。”

    说着  心念一动,真身驻于此,却分化出无数分神化念,投射了出去。

    随即,洛清玉的身影出现在这精神世界当中,见着李松石,不禁一顿足,心里嘀咕:“哼,无胆鬼,怎么跑了?”

    心里想着,背后却突然出现了池淑瑶的身影:“石哥可不止是自己想静一静,也是想给我们时间静一静吧。”话说着,两女都是一愕,随即不由失声:“你我能感应到我你的想法?!!”

    随后,都不禁苦笑了。因为现在这个精神世界变得很敏感。进入此地的花仙子,相互间任何心里的想法,心里任何的感觉,周围的人都能清清楚楚地感应到。

    “完了,日后该如何是好?”池淑瑶和洛清玉不禁喃的道。

    若是说,在以前,她们身为花仙子,倒是没有独占李松石的心思。但在刚才那种强烈感觉的冲击之下,她们的心境,已有点向凡人转化了。也就有着凡间女子的某种渴望与需求。可偏偏就是这种情况下,她们有可能很难再几个人霸住李某人的情感,这就有点让人失落了。

    不提众个花仙子心里的想法,只说李松石分开无数化身,来到了不同的文明世界。

    有些是现实当中的文明,不过这里的时间不好加,李松石也没过来,只到虚拟神国当中新建立起来的一个个“游戏世界”中去。

    这些世界,都经历过了数百年的文明。有着神灵在背后做推力,极其之繁荣。

    当然,信徒们在这里,是有着生老病死,没有前世的记忆。虽然有着神灵的信奉,但却极少人能知前生后世,所以,种种利益纠葛,恩怨情仇,就在这里出现了。

    李松石才一出现在某一个文明世界的某一个帝国都城当中,就能感受到,都城的上空,有着众生的意志在汇集,其中聚满了无数的杂念。

    欢喜,悲伤,祈求,绝望,希望,爱帐恨妒怨,怜惜,坚毅,网强。愤怒,豪气,还有种种欲念。

    无数繁杂到极点的众生意志。就在虚空中凝聚。

    见此,李松石心中一动:“只是虚拟神国当中产生如此庞大的杂念吗?”

    当即,派出一个化身,来到大千世界某个个面的某个星球之上,手一挥,周围的恒星系直接改变,那个星球也跟着变幻,形成了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而后,手再一挥,将虚拟神国当中某个文明的信徒全部弄晕,再直接投影出来。

    一个个信徒的灵魂投影到现实当中。在这个星球上重塑血肉之躯,变成了活生生的人类。

    而虚拟神国当中那个文明的一切建筑物,也在李松石的大能之下,直接在这个现实星球上具现了。

    所有信徒醒来,都不清楚自己之前是在虚拟神国,而现在已经转换到现实中的星球当中。没有任何信徒知道这一点,只感到自己仿佛恍惚了一下。

    但是,某些感应能力强大的信徒,已经隐隐觉了不妥了。

    抬头仰望,这天空,似乎与之前有一些区别。星辰的位置,已是完全变幻。

    “怎么回事?为何一刹那间,天上的星辰已经全部改变了个置?”无数星象学家,无数占星大师都对此现象纷纷讨论着,在那个文明的社会上兴起了一阵热潮。

    不过,李松石不着心这里,他只是凝视着这个星球的上空,直接就看到,无数生灵的意志和杂念在那里凝聚。

    而且,因为有着真实的肉身的缘故,这里的杂念比虚拟神国当中的更为强大,产生网又二二明中的生灵,特别是人类,更难控制自只蝴附一种种意志杂念,以及种种**。

    从虚空中的杂乱意志当中,李松石甚至强以看得出,每个生灵心里的各种各样的想法。其中不无光怪陆离之事,种种扭曲了常理,现实当中不敢做,只敢在心里想的事情,就在这些杂乱意志中完全展现开来。

    看着这些杂念当中显示的种种场景,就是在观看众生百态。

    “众生之意志”就是这些东西吗?”李松石喃喃地说着。

    如此杂乱可怕的意志,哪怕是大罗金仙,是强大神力的神灵,是神上之神,都难以承受。大罗金仙遇之,立即蒙了心智,削去顶上三花,顿时掉落天仙境界,甚至有可能因此而动了凡心凡念,不得不转世投胎历练,洗去心灵的污垢。

    而强大神力的神灵,更会直接因为这强大的杂念污染神格,最后被直接拖入星界当中,殒落。如今没有星界了,只有无序混沌乱流,但也是殒落的下场。

    所以,一直以来,任何神佛,任何仙家,接受信徒们的信仰之力,香火愿力,都必须将这杂质净化,抛去绝大部份的杂质,才能得到当中最纯净的一丝丝意志本源,再与大千世界或位面的原力结合,才能形成神力。太多太多的杂质抛弃掉了。因为一般的神灵吸纳不了,只会导致自己殒落。甚至是念动法随初期和中期的强者,也无法吸收。

    李松石若是没有那个龙族少女帮着吸纳这众生杂乱意志转化为纯净的精神力量和灵魂力量,当初念动法随颠峰时,也很难直接利用。

    所以,只是视而不见,或到万不得已时,借助这众生的信仰意志来对招敌人,随后,就得以种种手段清洁自己的元神,不使沾染杂质。

    如此,一直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时,可以将众生之意志吸纳过来,转化为自己的意志力量使用。但是,这样的意志卓量,却又比不上直接借助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的意志力量了。

    所以,也基本上是将之转化为精神力量储藏起来的。

    但现在,李松石达到了合道冥冥的境界,才现。这无数众生的杂念,对于想晋入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而言,却是无上魁宝。

    众生之意志,即天地之意志,众生之意志,即无上大道之意志。

    大千世界之原力,位面之原力,皆因众生之意志而改变方向,而运转。

    但是,众神却只能吸纳原力与精神力量转化为神力而用,却抛弃这众生之意志,殊为可惜。

    李松石沉吟着,凝视着那越来越浓厚的杂念,心想:“该如何使用呢?难不成真接进去感受所有的杂念,再从幻境当中将种种杂念具现成真实,从中感悟这众生意志的本质,感悟众生意志之所以能推动大千世界原力,能推动大宇宙原力运转的奥秘?

    “或者,还是从中感悟众生百态,磨砾自己的心志,而后感受到“不二大道。将执念寄托于这种种众生杂念当中的境界?”

    只是,如何能将执念寄托在这种杂念当中?

    李松石着着,就现绝大部份杂念都是幻生幻灭,一下子就化为了虚无,只有一小部份,吞噬着别的杂念变强,而后过得一段时间。要么消耗,要么被吞噬。

    这是杂念意志被整个天地所瓜分的缘故,是被“不二大道”吸纳了众生意志的缘故。

    如此不稳定的杂念,根本就无法寄托执念。更何况,即便能寄托,李松石也不会选择这些玩意,而抛弃众位花仙子。

    想了想,李松石身形一动,穿入无穷无尽的杂念当中,稳守一丝灵智,感受着这诸等等杂念对心神的冲击。

    只一刹那间,几乎彻底开放心神,几乎没有防护的李松石,就隐入了无穷无尽的幻境当中。

    恍恍惚惚间,他历经了无数轮回,变成了一个个不同的生灵。时而是高高在上,大权在握的帝皇。醒掌杀人权,醉卧美人膝,后宫三千佳丽,想醉生梦死或是杀伐果断。任意妄为  ,前提是不怕帝国被推翻,不怕自己被大臣推翻。

    时而李松石又感到自己是一个低下的乞丐,任人欺凌辱骂。时而甚至是奴隶,遭遇悲惨。时而又是疆大吏。一时为男,一时为女,一时年老,一时年少。或有生子诞女之喜,或是家道中落之悲。

    种种离奇杂念,仿佛都变成了他的亲身感受。他就仿佛化身为众生,在无限的轮回当中,以着一个个不同的身份,在经历着。

    如此,也不知过了多久,比恍惚惚间。李松石心底深处,似乎捉摸到了某种东西。仿佛,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异感觉,在隐隐约约之间蔼生。那种感觉,将是经历了无数生灵的全部情感变化之后,脱了一切情感和脱了一切理智想法的思想境界。

    那是脱凡尘万物的意境。

    哪怕是大道本源与混存本源。又或是至强者,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都是有着不同的情绪感情的。有着理智的思想的。他们都是生命,就脱离不了生命的范畴。

    但此时,李松石恍恍惚惚,看到了生命的所有思想感情的极限,看到了所有生命意志的极限。并且,脱了一切生命与非生命的灵性的边界范围。

    那里,就是大道!!!

    真真正正的,真实的大道。

    感受到这如同在漆黑无比的黑夜当中。在无穷无尽的狂风暴雨,看不见尽头看不见希望的苦海当,隐隐约约闪过的一丁点亮光,那带给人的希望,直让人欣喜若狂。

    那是脱一切的希望。

    至强者也在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哪怕再尘脱俗,也免不了世俗业力影响牵挂。

    那也不是脱。也仍在苦海之中。只不过是站在船上罢了。

    但现在,却仿佛看到了苦海之岸。那极限尽处的一点光明,那一点彻底脱的希望”,

    普通人欣喜若狂,李松石也不禁心神微颤。

    可是,就因为这心神一动,李松石顿时醒了过来,那种脱一切的感悟,倾刻间远离而去。

    他,又回到现实当中来。

    一刹那间,李松石心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愤怒。

    那即将脱一切的感悟,李松石感觉得到,那绝对是念动道生境界,一二江动道生顶峰的境是“不只大道”的但现在,全都没了,他如何不怒?

    愤怒几欲毁天灭地。不过,毕竟心性修为强大,只一瞬间,那股足以让三千大千世界倾覆的愤怒意志尚未散,就被李松石强行压制住了。

    泥丸宫中,识海深处,所有的愤怒之意,凝聚成了一颗如同实体一般的珠子,”愤怒之珠。

    其中的怒意,可以让大千世界倾刻毁灭,让三千大千世界为之崩坏,让任何合道冥冥境界以下的至强者或混沌龙族愤怒欲狂,无压抑杀意。

    如此可怕,如此强大的珠子,就如此蕴育而成。

    李松石张开嘴,口中将这珠子吐了出来。看着这一颗不断散着愤怒意志的火红色珠子,心中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是我的情绪吧?若是能将我的所有情绪,凝聚成所有的珠子,再祭炼起来,又会怎么样呢?”

    心里情不自禁地涌现出这样的感觉。

    但很快,李松石就将这荒谬的想法抛开了。不说这么做要耗多大的精力,要浪费多少时间,只说收获未知,就足以让他将此事无限延后了。

    将这颗愤怒的珠子收了起来,才深深吸一口气,让心绪完全平复。

    最后,抬起头来,凝望着周围。

    在凡人眼中,李松石现在是站在虚空之中。

    天空,万里无云。这夜空当中,月淡星浓,睛朗至极。

    但在强大的神灵眼中,李松石身边布满了种种数之不尽的杂念,怨气。犹其是怨气最浓。黑压压的,阻挡住灵眼、神眼、佛眼之类的力量看穿对面。

    李松石手一抬,一缕怨气在他手中滑落,喃喃道:“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怨气?”

    抬头再看前方,就见一个个怨气甚至凝结成了怨灵。因为,众生之意志,杂念,怨气,包含着精神力量,精神力量凝聚,若是产生了魂格,就会形成灵魂,变成魅魅魁翘之类的灵体,甚至,怨气吸纳过多,还会变成心魔。

    心魔无形无质,只能在这种怨气集聚。杂念集聚的地方,或是人们的心里存在。

    而之前,就是前方有一个心魔在产生,影响到了李松石的心灵。

    虽然他是合道冥冥境界的强者,但是,他刚才却是主动开放心神,接收身边的一切杂念意志,主动承受外界的影响。所以,自然而然,也会将心魔吸纳入体,将这心魔的影响吸纳进去,还下意识地顺着心魔的意志影响自己的心灵。

    这与实力无关。毕竟这种感受众生意志的办法,与自残无异。再强大的实力,自残起来,也一样能让自己受伤。

    所以,这是非战之罪。

    毕克无法在周围布设阵势防护自己,有人在旁看着也没用。

    “或许,这才是想要感悟众生意志的最大困难所在吧”除了悟性,基本上就靠运气,别的什么修为什么势力什么心性,什么人力物力都没用。”

    李松石苦笑。心性再强大,遇上这种情况也没辙。

    只是,这里怎么会这么快产生怨灵,并由此凝聚出心魔?

    李松石纳闷着,心中一动,与信徒联系,才现自己在这里不过呆了半个多月。虽然他的思想,恍若经历了亿万年之久,但怨灵,却是在现实中产生,不是在他思想中产生。

    想着,眼神一凝,朝下方俯视。

    倾刻间,就可以看见,一个个充满无数怨恨的念头,从下方浮现,形成一继缕怨气,在虚空丰凝聚。

    “怎么会这样?”

    李松石讶然。

    因为,不仅是普通的平民百姓,不仅是底层的奴隶乞丐娼妓,就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都会有着怨气的散。

    这个文明,负面情绪,远远强于正面情绪。

    所有正面的,光明的,美好的思想和信念,都比种种** 怨恨,想着报复的意志,要少得多,弱得多。

    如果不是这里有着神殿,如果不是人们到神殿当中向神灵祈祷,净化心灵,获得心灵的宁静。如果不是这里的教育教育着人们向往美好,向往光明,如果不是这里有着许多心灵还相当纯净纯洁的小孩子”那,恐怕正面的情绪更少。

    “是这个文明比较特殊吗?”

    李松石心念一动,顿时投放出亿万分神化念,到每一个不同的文明去观看。

    不论是现实中的文明,还是在虚拟神国中的文明,又或是在那个残破大千世界当中的文明。甚至是太上老君等存在的那个大千世界当中的文明。

    也不止是人类的文明,就包括种种异类,种种野兽生长生存的天地,李松石的分神化念都去感受了一下,最后,竟奇异地现,居然是负面情绪更多。

    一切生命,在生存当中,内心深处,都是不安的,越是充满智慧的生命,就越是如此。

    有生,必有死。只要是活着的生灵,无时无刻都要面对着种种的危险,种种的不顺,面对着一日日不断接近的死亡。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哪怕是有神的存在,那也终须抛开凡间的一切。

    凡间,高高在上的人类,人类当中高高在上的掌权人物,也会有敌手,也有意气之争,也有种种不顺。也有远虑,也有近忧。而生存于社会底层的人类,或是比人类低级的种种动物,生而长大,为砧板之肉,生的痛苦,死前的遗恨。

    这一切,就是所有负面情绪的最大根源。

    只是,哪怕是生得再艰难,也没有生灵愿意轻易放弃。蝼蚁尚且偷生啊。

    那强烈的求生意志,直令那明知死后可以前往神国的人,都宁愿在这充满污浊与种种不顺的世间,再多停留一刻。哪怕忍着一口气不咽下,也非得要多看这世间一眼。

    如此强烈的意志,就令怨气更重。

    种种恨,求不得,令这世间,成了“五浊恶世”

    “果真是天地似烘炉,世间是苦海啊。可是,众生却还不得不进入这苦海,不得不眷恋这苦海。因为,其中有着太多大多的不舍,太多太多的牵挂了。

    “哪怕是曾经怨恨,曾经痛苦,曾经无比慢恨讨厌的东西,在临死之前,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

    为什么呢?

    李松

    为什么这世间,就非得是苦海呢?为什么,如此人世,如此苦海,就让无尽生灵念念不忘呢?

    那些痛苦,也是一种精彩吗?为何,不选择逃避,

    想了好一会,下方突然一声婴儿出生的啼哭,冲破云霄,进入了他的耳中。

    一刹那,李松石清醒过来。

    人们常说,婴儿生下来,是因为要面对人世无穷无尽的苦难而痛哭。所以第一声是哭的。但是,李松石此时此刻,却在那哭声中听到了喜悦。

    之所以欢喜,是其中蕴含着希望,充满了强烈的希望。

    活着,就有希望。

    所以,苦海之中,除了痛苦,还有希望。别的不多,但处处都有希望。只要有希望,任何欲念妄念,都有满足的一天。只要有希望,任何痛苦都有过去的一天。只要有希望,那就有云破天开的一天。

    人生,苦海,这一切,只因为有了希望,所以就精彩。因为有了希望,所以人们才掂念不舍,更有着勇气去面对,去迎接那未来的一切。

    想到这里,李松石顿砷比然大悟,,希望,”

    希必…

    隐隐约约间,李松石仿佛感悟到了什么。

    希望,或许就与念动道生境界有关。

    想着,李松石心念一动,精神意志瞬间在自己的虚拟神国和众位花仙子的虚拟神国当中扫视了一圈,甚至,肆无忌惮地将华夏大千世界这块被混沌本源所守护的世界,以及被太上老君等诸多至强者所守护的大千世界,都统统扫描了一圈。

    不怕激怒太上老君,不怕惹来混沌本源的强力反击,不断地以神识狂烈扫视着。最后,感应到几股强大的神力波动。

    李松石顿时大手一抓,合道冥冥境界的力量,让他瞬间穿越无数空间,将一个个神灵抓了过来。

    大手伸入太上老君等老牌至强者们的大千世界时,惹来一阵怒吼,李松石却是不管不顾,直接丢下数千吨的液态灵魂力量,道:“以这力量购买你们这边不受重视的几位低阶神灵,你们有赚无亏!!!”

    话声一落,也将一个个神灵擒拿。

    最后,一个个神灵,惊惶地落在李松石的面前。

    一数,三百六十五位,一位不多,一位不少。

    李松石凝视着袖们,默默不语。

    三百六十五位,全部都是掌控着“希望”神职的神灵。全部都是号称“希望之神”的神灵。

    奇异的是,绝大部份都是女神。

    “希望女神?!!”李松石喃喃道:“你们不需要害怕,我要借重你们的能力。你们当中有着我的信徒,有着异界之神,但只要好好合作,我可以让你们成为我的属神,当然,继续作我的信徒,也是欢迎。”

    众神忐忑不拜

    李松石就道:“把你们的一切经历一切记忆都贡献出来。”

    李松石不仅需要她们的修为经验,不仅需要她们当作神灵的经验,而且,包括她们的日常生活,种种情况,一切记忆,全部都需要。不管是再私秘再**的事情,李松石都要知道。

    因为,身为希望之神,如果心中没有强烈的希望之念,那身为凡人之时,就不可能让她们点燃神火成神。成神后,也不可能维持神位。

    所以,她们的一切记忆,李松石都需要复制一份,以从中参悟希望的本质。

    “希望,生于**,却脱出一切**。如果将**比作是污浊血海,那希望就是血海当中诞生出来最为纯净的莲花。她有着近似于**的本质,却又脱出一切欲念,有着不可思议的圣洁。

    “如果说,这个三千大年世界,整个混沌宇宙,有着什么东西可以得到全部生灵的认同,可以让一切生灵都追求都喜欢都需要,那就是“希望”

    “一切生灵,皆有“希望希望”是一切生灵之所以能生存的动力之源。为了“希望”一切生灵可以忍受任何屈辱,做到种种不愿意做不敢做的事情。为了“希望”所有生灵都愿意心甘情愿地屈服,心悦诚服,没有丝毫反抗。

    “一切生命,会反抗任何对他们不利的东西,有时也会反抗对他们有利的东西。但绝不会有任何生命反抗“希望。要反抗,也只是反抗与“希望。在一起的附加品,而不是对“希望。本身进行反抗。

    “所以,“希望。这种东西,是一种力量,是全宇雷,整个三千大千世界,整个混沌宇宙当中,最为强大最为伟大的力量。是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最为强大的世界原力。

    “她脱一切,高于一切,甚至足以让至强者都为之顶礼膜拜臣服。”

    所以,如果得到这种力量,参悟透其本质,甚至,能凭着这股种力量,将所有证得念动道生之境的办法,统合起来,将一切难题,直接触决掉,直达三千大千世界之彼岸。若是韦运,甚至还有机会不需依靠别的办法,就能只接凭着这种力量,直达念动道生之境。

    只是,想要洞察“希望”这种原力的本源,谈何容易?

    任何人都能说出许许多多种充满希望的故事,说出许许多多种希望。但这都是表相,都只是表面,而不是真真正正的本质。

    正如真实大道是唯一的,事物的终极本质也是唯一的。希望这种信念,这种原力,她的本质,也必定是唯一的。如果仍有多种解释,就未能把握到最根本的本质所在。

    而想要把握住这种本质,却是可意会不可言传,只能自行领悟。

    甚至,李松石敢肯定,古往今来,三千大千世界,任凭有过多少“希望之神”这些神,都不可能有过任何一位能真正感悟到希望的本质,最多,只能在表面。

    哪怕是在传说中,将“希望”封存于潘多拉之盒里的那个神王,也不可能了解这种东西的本质。

    那,只是传说。那,只是一股混杂的希望神力。而不是真真正正的原力。

    现在,李松石就要参悟,就要搞清楚。为何这东西,足以让三千大千世界,任何生命,皆为之迷醉,为之沉迷,为之臣服,,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