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二十章 感念超脱

第七百二十章 感念超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松石等人正在议论着,而私人世界那里的原”:却突然现了一件奇异的事。    她现自己的虚拟神国当中,多出了一批不是她们花仙子和李松石的信徒的神灵。

    而且奇怪的是,这一位位神灵身上的神力特性,对她的神力有着很奇妙的促进作用。

    最后,还没等她与这些神灵接触,她就现,自己似乎也拥有这种力量酬是从李松石那边借过来的神力。

    “希望神力”能给人带来希望的神力。以前我怎么没注意到有这么奇妙的力量呢?”

    原青青沉吟着,直接以自己的意志,在虚空中创造出等量的神力。

    “如果是按照我的理解,希望,就是奇迹的种子。只要有希望存在,奇迹就肯定会出现,终有一日会出现,只不过是奇迹出现得或迟或早罢了。

    “奇迹这种东西,之所以被称为奇迹,正因为不受人的控制,出人的想象,出人意料。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就算是所谓的奇迹之神。也只是偶尔创造出奇迹,与所谓的“偶然之神。差不多,神力最不好控制。

    “所以,寄望于奇迹,基本上是最傻气的行为,因为谁也不能肯定奇迹是否会出现。而且出现的机率。绝对远远少于不出现的机率。

    “但是,如果有了希望,那奇迹,就必定会出现”绝望中的人得到了希望,就会遇到奇迹。平凡的人们得到了希望,奇迹就在于平凡当中,将能创造出伟大的成就。”

    原青青喃喃地说着。有些是她自己的理解,有些却是从信徒那里得来的智慧。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对这种神力的兴趣总算是提起来了:“如果用这种神力与生命神力相配合,岂不是能让所有死物都有机会转化为生物,所以死去的东西,都有机会重新复活?”

    希望,就是一切。

    想着。原青青顿时兴致勃勃,跑去找到了车瑞华,然后两人就用这些融合的神力,找一些生命体什么的来尝试。

    李松石还在那边研究如果搞清楚这希望神力的本质,让众花仙子当中出现一位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希望女神,但原青青已经开始在尝试着将这些希望神力的应用给试出来了。

    最后,她甚至直接弄几个化身,跑去找那些希望女神。

    当然,最先找的自然是属于李松石座下的信徒当中的希望女神。让她们前来参与。

    由此,而对希望神力多出了许多种理解。

    先,这种希望神力几乎是一种万能神力,可以与绝大多数用来试验的力量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

    比方说,用这希望神力来预测未来,只耍预测的目标,事件相关的对方和外力的全体实力,不比自己这一方强大得太多,那就能精准预测。若是外力强大得太多。准确率也相当之高。哪怕天机紊乱,也是无妨。

    因为,一丝高质量的希望神力,便可以与冥冥之中的某些东西产生奇妙的感应。

    “这希望神力,可真够神奇的。以前怎么会没现这种东西呢?”原青青赞道:“如果以前就能找到这种东西,我们想要预测其它姐妹的灵识失落之地,就很容易了。只要一丝寄托于冥冥之中的希望未绝,就必定有一日能够找回,找全,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一旁的车瑞华等人也是微微点头。希望之力。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神物天生自晦。”一起跟来“研究”的梅雨心说道:“这希望神力,哪怕是相对于神灵来说,都是极宝贵的东西,而希望原力。更是神物之中的神物,时机没到,恐怕就是至强者也没办法将它掘出来。”

    一旁有一位名叫“爱拉莎”的生命女神点点头,道:“两个主上说得不错,希望往往诞生于绝望之中,是奇迹的起源。所以没到关键时。往往很难觉的。就是我们有着希望神职,也难以完全捉摸把握。”

    这位名叫“爱拉莎”的女神,是李松石的座下信徒之一。不过是普通信徒,有着人间东方人的相貌特征和肤质,色与肤色却是金色及牛奶一般的洁白,细腻,看起来就觉得像是东西方混血儿。

    不过,这女神长得倒是极美,心灵也美,能成为希望女神的。心里的阴暗面自然是极少。

    原青青听着。却是有些宛惜:“只可惜我们拥有的希望神力不够强大。没把握住她的本质,不然就可以直接将其它流落在外的花仙子姐妹们所在的方位统统算出来了。”

    顿了顿,又问:“对了,瑞华姐姐,我们现在要不要去给那些沉睡未完全醒来的姐妹们加持希望神力?说不定可以让她们提前醒来。”

    车瑞华还没出声,梅雨心就道:“还是不耍了吧?现在我们还没把握住这种力量的本质,应用起来很不顺手。

    倒不如去向石哥哥打听一下,问问看情况怎么样,等到石哥哥悟透了这种力量的本质,再来尝试。那才能把危险降到最低极限。

    “如果三年半即将过去,实在不能让其它姐妹尽数醒来,且达到念动法随境界,那再作尝试比较好。”

    如今的李松石,将精神世界祭炼成功后。花仙子们只耍有着大罗金仙颠峰境界的修为,就能与他进行命运之丝相连,而后直接达到念动法随顶峰,且有着操控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力量了。

    只不过,想证道还差着小半步。而且,还得要到大罗金仙颠峰才能缔结命运之丝,算是美中不足。但对于拥有着海量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和液态灵魂力量的李某人等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就在梅雨心与车瑞华还有原青青商量着的时侯,突然一阵奇妙的感应传达到了她的心里:“雨心妹妹,你现在方便吗?可否到我们这里来一趟?”

    梅雨心一怔,随即俏脸红了红。原来竟是李松石在通过命运之丝通知她。

    也不知到底是为什么缘故,梅雨心下意识地就想起了那天李松石祭炼精神世界时,带给她的那种真实而强烈的刺激感。

    与其它花仙子们不同的是。梅雨心本质上是花仙子,但性格上,心理上,更接近于人类。而且还是与李松石做过那回事的女子,自然对此特别的敏感”;间,单止想权那天的事情,就足以让她脸红耳赤※

    好不容易等她平复下来,一旁的原青青就诧异问:“雨心姐姐,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嗯,没事。我有点事要离开一下,你们慢慢研究。”说着,身形一晃。直接传送离开。

    原青青诧异道:“雨心姐姐怎么这么奇怪?一下子说没事,一下子又说有事,语无伦次的。”

    车瑞华嫣然一笑,心念感应知会原青青:“十有**是石哥哥刚才在和雨心姐姐说话。”

    “哦原青青顿时恍惚。

    此时,梅雨心已经来到了李松石所在之处。觉周围还有谢紫莹沈幻云和羲灵月等人,就不禁诧异。

    李松石笑道:“雨心妹妹来得正好,快快过来。”

    听到这声音,梅雨心定了定心神,没敢让自己胡思乱想,就平静地飞了过去:“石哥哥,还有诸位姐姐,生了什么事?”

    李松石道:“刚才我好像感应到,青青和你在使用希望神力?”

    梅雨心点点头:“是啊,我们现这种神力很奇特”怎么了?石哥哥,是不是与这事有关?”

    李松石点点头:“嗯,的确是与这事有关。你们刚才所使用的神力。不过是我参悟到的一点东西,还只不过是希望之力的皮毛。如果能参悟透这种力量的本质,将更为强大。

    “只不过,我参悟了一下,就现这种力量对于人的心性要求很严。我的性情根本不适宜参悟和使用这种力量。所以考虑了一下,决定将改由你来参悟。”

    梅雨心顿时愣住了:“我?!!”

    “对。这种神力只适合心性善良,想着一心帮助别人的人参悟。我考虑了一下,花仙子姐妹当中。只有你最为适合。”

    梅雨心听着,迟疑了一下。问:“我能行吗?”

    “能行!!”李松石道:“我们每个人的力量都会支持着你。而且,你可以部份化身在独立的虚拟世界当中进行思维加,这会让参悟度更快。所以,你要对自己有自信。”

    “好吧,那我试一试。”梅雨心点点头。

    李松石笑道:“放心地尝试吧,石哥哥相信你能行的。”

    听到这句话,梅雨心顿觉信心十足,猛地点了点头:“嗯。”

    李松石见着,笑了笑,将那团记忆光团递出,道:“这是三千大千世界,混沌宇宙当中,硕果仅存的三百六十五位希望之神的全部记忆。你可以尝试着将这些记忆变成幻境之后。你全心全意地感受着她们的全部经历。然后,醒来时,再去各个不同的文明,感受一下那里的氛围,感受一下众生的意志。应该就能悟出希望之力的本质了。”

    而且,甚至有可能会因此而悟出众生之意志的本质,进而想出自我信仰之法。

    不过,李松石却没有多说。怕给她太大的压力。只道:“这些神灵,每一位都是女性。只不过有些是人类出身,有些是异族出身罢了。而且她们大都心地纯洁良善,没有太多的阴暗面想法,我觉得很适合你。就算你亲自经历她们的经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梅雨心只是点点头。

    其实,李松石还有一件事没说出来。那是与众位花仙子日后证念动道生境界的事情有关的。

    纪洛如和楚香虞等人自然不愁,但是梅雨心等人想要达到那个境界,非得要感悟众生之意志不可。众生之意志多有负面的东西,李松石颇为不忍。

    若是能从希望之力入手,以希望原力真达彼岸。那可就是一条最适合花仙子们的捷径大道了。她们就完全可以走出一条不同李松石的道路。

    那时侯,众位花仙子便能陪着他一同脱这三千大千世界,混沌宇宙,也不担心因此而泯灭。

    “只是”石哥哥,我现在还差一点点才能证道,只是念动法随的颠峰,这不要紧吗?”梅雨心问。

    李松石摇摇头:“不要紧。恰恰相反,这才合适。如果你已经证道,有了属于自己的道,再想参悟希望神力。反而困难。你如今只差半步之遥,已能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以下的最强大程度,堪称至强者之下无敌的存在了,而又仍未有自己的道,所以,现在参悟“希望。之力的本质,最为适合不过。如果能将之转化为你自己的道路,一举突破,那时更妙。”

    这样,日后就能一直坚守着这样的道,更容易突破到念动道生之境。也更能帮助其它花仙子直达彼岸。

    梅雨心微微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就拿着李松石给的记忆光团,与其它几位花仙子打一下招呼,就跑去闭关了。

    其实,李松石等人之所以选择她,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她和李松石相当之接近。

    如果是换了别的花仙子去参悟,悟出了希望神力,日后必定会与李松石靠得很近,那样,倒不如让梅雨心直接参悟为妙。

    这是诸位花仙子们的一点点小小的私心。所以,才没选择由慧兰等人。

    至于为何没让几人同时参悟,却是因为几人同时参悟,不仅不会提高成功率,反而让参悟成功的机率大幅度下降。

    很奇妙?不,很正常。

    因为,想要参悟成功,必须有个决条件,那就是要有希望原力的眷顾。要有三千大千世界混沌宇雷中的希望原力的眷顾。如果几位花仙子同时参悟,那希望原力就会犹豫不决,不知该选择谁。

    那倒不如只让梅雨心一人参悟,其它人暗中辅助,将自身天赋仙术和种种力量借给她用,方便她参悟。这样,希望原力就没办法犹豫了,只会倾尽全力,帮助梅雨心悟透它的本质,以便日后梅雨心等人将这希望原力推动,变强,变大。

    同时,众人帮助的力量集中小也更为便利。

    所以,才只选择梅雨心,而放弃了其它几位花仙子,”

    而且,以其它几位花仙子仍没有饰结命运之丝为借口,也足以说得过去了。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一时间,众位花仙子各自归去,羲灵月继续找别人代替李松石陪她去参悟那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其它花仙子也各忙各事。

    唯有李松石,,友三,自只想要感悟众生的意志,感悟出自只信仰自只饷叉陷入了瓶项。

    “难不成,真要化身凡人。到凡尘当中历练一番?”李松石有些迟疑不决。

    倒不是他不愿,只是这样花费的时间,谁也不敢保证会要多久,这才是难题。

    考虑半晌,才摇摇头,道:“罢了,还是按照之前的办法,在不同的文明世界的上空,吸纳那众生之意念。由此感悟出那股脱之意吧。

    “虽然需要的运气成份多一些,但那一日,已能隐约感应得到了。”

    想着,李松石就再次飞临某个文明的上空。在那帝都的高空中,感受着众生释放出来的杂念和意志力量,敞开了心神接纳着着那些杂念当中的讯息。

    虽然大都是负面情绪。但李松石此时心坚如铁如金网,换了任何一位佛来都不怕,他又何惧之有?只要是与花仙子无关的事,只要是与他的执念无关之事,别的,都难动他心。

    如此,时间流逝。一眨眼,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

    这一天,李松石的身形站在某个科技文明世界的都星的上空,眸子睁子,微微一阵长叹:“如此感悟,的确是需要运气。”

    这么长的时间来,他几次隐隐约约触摸到了那股脱之意,就被惊醒。有时甚至才网敞开心神一小会。就被惊醒过来。

    那样的情形,简直如同人刚刚要睡着,就被惊醒,惊醒后又开始睡。才网开始要睡着,又不断被惊醒,如此循环往复,谁能不恼?

    又如同人看片子或做事情,正专心做着,被打断,好不容易头绪重新理清,又再被打断,再将之前的头绪接回来,又再被打断”这泥人都难免有三分火气啊。

    李松石虽然没因此而生气或郁闷,但这么长时间来没有任何进展,也难免有些不耐烦了。

    “罢了,先去散散心再说吧。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得想想,有什么办法能在敞开心神接纳外界意志进行感悟,任由这些杂念变成幻境冲击自己的心神。且不封闭周围世界来自冥冥之中的力量,却又能够不被打断,一直参悟下去,”

    只是,这要求实在太苛教了,甚至还有些相互矛盾,李松石想着就头大。

    于是,干脆暂时放弃,抛开这一切,回到虚拟神国当中。

    如今虚拟神国里的时间流逝已极快,里面过了许许多多年,外面才只一弹指间。

    而进来一小会再出去,在外面看起来,简直就如同根本没进来过似的。在这里打时间,最好不过了。

    如果贪图享乐的。现在外界三四年时间,这里甚至能够延长到千年万年,十万年百万年,甚至千万年都不成问题。只要有足够的神力护着信徒们的灵魂,又护着人造神格。让这个虚拟神国运转度加快多少倍都不成问题。

    只是,外面的根源问题没解决,李松石等人又怎么静得下心来?

    不是众人齐聚一堂,又岂会放得开心在这里悠闲渡日?

    李松石此时到了虚拟神国当中,就现新加入的希望女神们相当的活跃,在这里生活得很好。就连虚拟神国当中的信徒们,她们都会去帮助。

    犹其是那些让信徒忘掉记忆再转生的文明,那些“游戏世界”里,更是处处活跃着希望女神们的身影。令众个花仙子的化身,好多次不得不提醒她们,尽量不要破坏文明的自然流程。

    不然的话,每个“游戏世界”说不定都会被她们折腾成天堂。这就失去了磨砾信徒们的信念和推广文明的本意了。

    李松石就一边在虚拟神国中飞行着,观望着这里的一切,以普通神灵的身份,而不是高高在上,一刹那间全知全能整个虚拟神国的事情的身份。

    难得的宁静,难得的享受。感觉很是悠闲。

    来到那信徒们所在的“游戏世界”当中,见着他她们相互间恩怨交缠,或是阴谋阳谋互斗厮杀,不知何来由,李松石竟觉得心情很是平静。

    如此久久观看了好长时间。才突然恍然:“若以凡人的目光来看,我是脱了。”

    凡间之人,有不少是喜欢在幽谷之中,避开世外,独建一庐,自居得乐。

    平常在家门前开垦块小田地,种着一些日常用度的瓜果蔬菜什么的。闲暇时,或于花草之间行走,享受着自然闲适的风光,谓之:“远离喧嚣,远离争斗。”

    但是,真是远离喧嚣,远离争斗吗?

    不是,大自然之中,处处皆弱肉强食。或许有人能看见,那人悠闲舒放情怀纵情于山水之间,与人无争,不用想那勾心斗角,不用争斗厮杀。只在那山水之间平平淡淡,与世无争地生活着。

    但是,却未必有人能看到,就在他的家门前,那几只非猛蟋蟀什么的。就在为了争夺配偶而相互厮杀,或许外面的鸟儿,与草间的虫子玩着捉迷藏。行子间,虫子是步步惊心,四周杀机重重,步步危机。

    就连地上的花草,也在相互争夺着地下的水源,泥土中的养份。和大自然中的阳光。

    这些,都没有人会注意。就在他们以前那很和平很宁静的地方,也是天天厮杀争斗不断。许多人眼中不曾注意的小生灵们,一样在勾心斗角。厮杀不断,为生存而挣扎,甚至,时不时动战争“君不见,那蚁群在动大军征罚虫尸或重伤落地的鸟儿?君不见,那蛇鼠与鸟。相互打着游击,相互潜伏算计?

    动则分生死,这看似平和平静的大自然,这人们所谓的和平没有争斗,与世无争的清静避世之地,这世外桃源。生灵们为争夺生存权的残酷性。远远于人类之间。

    动则分生死,没有丝毫转寰回旋余地。而人类,还可妥协。

    只不过,地上那些蝼蚁,树间的虫子乌儿,或是普通的老鼠,甚至是一两条蛇,都对人类不会造成威胁罢了。

    普通的蚂蚁,成千上万,人类也可以轻易灭之。

    地上的花花草草,相互间争夺着水源养份和阳光,又与人类何干?

    那避世之地的一切争斗,都对人没有丝毫影响。对那人来说。一切。都只是一场戏,偶尔旁观。便是闲情逸志。除除草,;二匀只喜欢的花草获得更多的水源养份和阳米。也是兴乃是随意踩死几只蝼蚁,掐了几只虫,甚至用整桶水淹没成千上万的蚁群,也不过是日常小事。

    不会因此而有所谓的杀气,更不会因此而感觉残忍,反而觉得这很是有趣,很是悠闲。

    他。已脱于这方天地。是这一小片避世之地的最强者。没有任何生灵可与他争斗,所以自然觉得和平,自然觉得此地没有争斗,没有勾心斗角与相互厮杀。这一切,不过是他无视大自然中的争斗罢了。

    那在神灵眼中呢?

    在神灵的眼中,凡人相互间的勾心斗角,相互间的斯杀,许许多多残忍之事,又何尝不是如同人类在看地上的蝼蚁相互间的厮杀,看着那蚂蚁在撕咬虫尸?

    人类见着地上蝼蚁争斗,不以为争斗。

    神灵见人类相互争斗,亦不以为争斗。

    因为,神灵脱于人类之外。所以,人类相互间死伤亿亿万万。千千万万,无数人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那。只要那位神灵不是依赖信仰而活。只要没有别的神灵与那位神灵相互争斗厮杀,袍也会觉得那是一块清静之地。

    哪怕是人类的世界末日,天翻地覆,人类灭绝九成九,无数悲惨之事生。在那神灵眼中,都不算争斗。只要不是有别的神灵去加害到袖。袍都会觉得,那些人类的悲惨,不算争斗。依然是和平之地。

    如同人类看着地面大块草皮被破坏,觉得有些可惜。但也只是摇摇头。大不了放弃,要么是重新布上罢了。

    神灵也是如此。一个世界的人类灭亡又如何?重新制造就是。

    如果是人类的小孩将草皮破坏,把蚂蚁淹死,大人不过多说几句,若是草皮太珍贵,也不过斥喝一下,拍拍屁股罢了。不可能有人把小孩子给杀掉”那反而会让人觉得那大人不可理喻,是个疯子,神经病,不正常。

    而如果是神灵当中的新神,不小心把一个世界一个文明给彻底毁掉。只要不是造成别的神灵的殒落。那最多也就会被别的神灵给责罚一下,为别的神灵服务个几千年,就没事了。断不会损伤到一根毫毛。

    如果那新神等别的神灵疼爱的,甚至还完全不用罚,连说都不说一句。

    神的眼中,凡人与其它动物一样,甚至。就是蝼蚁。人之间的争斗。自然就无视了。那在念动法随境界强者眼中小大千世界之主的眼中,普通神灵的争斗,又会如何?岂不是亦同蝼蚁。谁生谁死都无所谓?

    那在元神寄托虚空境界接者眼中,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眼丰呢?又会如何?

    李松石想着,不禁微微一叹。

    “几年前,我只是凡人,仰望神灵。然而,今日却是俯视神灵,而且,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有了神灵的心态了。

    “见着那“游戏世界,当中,亿万生灵,无数人类相互厮杀,勾心斗角。竟只觉得心境平和?”

    虽然只是“游戏世界”但其中种种残酷,不弱于真实人间。

    但是,自己却有着如此的心思,李松石不禁觉得有些茫然。

    才几年时间。就已是如此。

    那。如果千年万年之后呢?又会如何?

    怪不得当初那么多至强者随手将三千大千世界彻底毁灭,也不眨一眨眼了。

    或许,对于那等强者而言,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生灵,不过是草地上的杂草罢了。其中诞生出一个有可能影响到他们的“妖怪”为了将那“妖怪”除去,别说毁掉整块草地,就算毁掉大片草原,又如何?

    三千大千世界,在他们眼中,或许只如草地,生灵只如草芥,李某人,不过是其中化生出来的变数,一介。“妖”罢了。反常即谓妖。为了对付李松石,毁灭三千大千世界,自然也就根本无需考虑。

    “原来上位者的心态,神灵的心态,竟然是这么的漠然,无视凡人之生死。难不成。我有朝一日,也会如此吗?”

    李松石有点想不通了。

    昔日为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虽说渡无量众生,却只为功德。为了自身罢了。如今想得到希望之原力,虽说有不世出之大功德,但也只是为了提升力量罢了,”又岂会真有只为了别的生灵的心思?所谓救济芸芸众生,只是附带。

    即便那所谓的“不二大道”不也是因为众生之意志,能对它有大用吗?

    怪不得。《道德经》上曾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大道一视同仁,无偏无倚。但同时,大爱也化为无爱。与无情,又相去几何?

    太上老君早已明白此点了。

    “天地不仁。诸神无情,”李松石喃喃道:“莫非,真要彻底脱。就必须要太上忘情,乃至无情,而心境脱于三千大千世界之外,视至强者为蝼蚁。这才能真脱么?

    “不,不对,如果真是这样小那希望原力,又岂会成为最为伟大的力量?只是,反过来想,那希望原力,又会偏爱谁?虽是生于无边无量众生的心灵之中,但只眷顾希望之神,也只是因为这希望之神能让希望原力壮大罢了。

    “神灵,神力,除了极少数者,鲜有能渡众生。能关注普通生灵的,,

    李松石喃喃说着,一阵失神。

    这时,突然听到了颜琼絮在叫他的声音:“石哥哥,你原来在这里啊。”

    李松石一愣神,回转过头,不禁微微一笑:“原来是琼絮妹妹啊,怎么,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颜琼絮说着。

    “自然可以。”李松石淡淡地笑了笑,颜琼絮就不禁问:“怎么了?石哥哥,感觉你的情绪好像很低落。”

    李松石摇摇头:“没什么。只是刚才见着下方的凡人们相互争斗,颇有些感叹罢了。”

    颜琼絮低头看了看,不禁摇摇头:“原来凡人的争斗这么厉害,幸好当初我们对凡尘的涉入不深。不过,如今只是个游戏世界罢了,石哥哥不必太过认真。”

    李松石笑了笑,随即手一挥。便将周围的空间给彻底封锁住了。虽然是虚拟世界,但一样能断开与其它人的联系。

    李松石就问:

    州二沫妹,我感货到。你好像真的有事啊六” 颜琼絮俏脸突然绯红,道:“石哥哥,还记得那天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吗?”

    李松石一愣,随即喜道:“你将证元神寄托虚空之道了?”

    颜琼絮点点头:“嗯。只是,现在好像不适合证道。而且,而且,”

    说着,就有些迟疑犹豫,李松石见着,不禁微微一笑:“琼絮妹妹可是想来要我兑现当日的诺言?”

    颜琼絮顿时大窘。

    当日李松石给她承诺,若是她能办到某些事,那日后李松石便可以答应她几件事,跟她做某些非常之羞人的事情。还单独相处一段时间。

    这让颜琼絮大为心动,也因此,证道度倍增。

    此时,裴低低垂着,俏脸早就红透半边天了。

    她声音低低地说道:“本来我是想等以后,以后再找石哥哥的。只是”只是突然想问问,可不可以先兑现一半的诺言?”

    李松石听着。一愕:“为什么?”

    颜琼絮俏脸通红。抬起头,却壮着胆子道:“我是想,如果到了以后。空闲下来时,石哥哥你会有更多的时间陪着,那我们使用时间加。我就能有更多的时间和你单独在一起在一起做想做之事。”

    说到这,脸色更羞,却仍是忍着羞意道:“只是,那天你祭炼精神世界”嗯,让我有些”

    说到这,说不下去了。

    李松石却是一乐。原来,这琼絮妹妹春心动了。

    当即道:“好,就先兑现一半诺言。既然琼絮妹妹你“等不及。了,那石哥哥就先单独陪你一段时间。剩下来的。等到日后时间空闲。再抽出时间来,完成接下来的承诺。”

    听到“等不及”这三个字。颜琼絮顿时大羞,忍不住跺了跺脚,娇嗔道:“石哥哥

    “呵呵。”李松石笑道:“琼絮妹妹,此时这里只有你我,这谈话天不知地不知,只有你知我知。怕什么?有什么放不开的?说说看,这一半诺言,想让石哥哥我如何承诺?”李松石说着。脸上带着调笑之意。直看着颜琼絮心中大“恨”玉齿咬着下唇,眼神水汪汪的,望着李松石,道:“那天”那天的感觉我生平未有

    李松石听着,走上前,一把揽住了她的纤腰,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呼吸火热,道:“其实,那天过去,我心里也是掂念。如今琼絮妹妹来得正好,不如我们一起来,再回味那天。元神神交之时的感觉。”

    颜琼絮嘤咛一声,顿时软倒在李松石怀中。

    而后,”其中的旖旎风光。自不必尽述了。

    元神交融之感觉,直令李松石沉迷其中。几乎难以自拔。当然。也因为对方是花仙子的缘故,是与他命运相连。心灵相通,不分彼此,还深得他所喜所爱,被他执念所寄托的花仙子”如此,心防更低,更是难以自拔。

    如此”虚拟神国当中到底过了多久,这个很不好说。李松石与颜琼絮单独呆着的独立虚拟空间,里面经历了多少时间,那就更不好形容了。

    只知道,现实中的私人小世界,已经过了足足三天时间,”

    这些日子,李松石都是在那独立虚拟空间中与颜琼絮单独渡过的。至于生了什么,还有那独立的虚拟空间中。是否还创造出一个小型虚拟世界。还有什么东东,这外人就无法察觉了。

    众位花仙子,也仿佛没现此事似的,都没见有人去理会。

    毕竟,在外界看来,才三天而已,比起李松石闭关参悟,算是短的了。

    至于虚拟世界里过了多久,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装着鸵鸟没看见吧。也免了想越多越伤心。

    只有池淑瑶等几位,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单独陪陪那“石哥哥”几天时间,而且都是在虚拟神国里,过着“两人世界”呢?

    她们还没有做决定,这一天。李松石已与颜琼絮回到了现实当中。

    因为,李松石突然觉得,或许应该想想法子,让颜琼絮证道了。

    虽然李松石如今还没有现自己信仰自己的最合适办法,但是。他的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的化身收下的诸位佛陀,还有他所收下的奥丁等神,都已是时时都可以证道了。一旦他们证道,李松石将有一批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信徒。

    然后,便有可能得到一种全新的,强的力量。到底是何等力量,还不得而知,但总是值得期待的。

    而且,越早一日得到这境界的信徒,好处就越大,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因此,李松石不得不努力开动脑筋。

    “如今,混沌龙族虎视眈眈,一旦这边证道,触动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那混沌龙族必能现。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惹得那混沌龙族放弃了老牌至强者们镇守的大千世界,转而攻击我这边,又或是引来背后更庞大的混沌之龙大军,那可就悔之莫及了。

    “所以。就必须有一咋,办法,能暂时屏蔽掉混沌之龙对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的感应。或者,屏蔽掉它们对外界的感应,那琼絮妹妹和奥丁等人。就能倾刻证道。

    “只要证道过程当中的天劫变化,那浩大的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之力没被现。那事后,只要她他们不随意暴露实力,想来混沌之龙们也现不了混沌本源和大道本源深处已多了几个元神烙印。”

    毕竟,混沌本源的核心所在小还有大道本源的核心所在,能让人在证道时烙印元神上去,已是难能可贵。若还想要打探清楚混沌本源与大道本源的核心的情况,知道那里有多少元神烙印,那除非是合道冥冥境界的强者小心翼翼,花上不少时间才现。

    而混沌龙族当中,目前似乎还没有合道冥冥境界的家伙除临,就算有,也不会想到这方面。

    李松石沉吟着,想到这里,就有了一个办法。所以,才与颜琼絮从虚拟神国中出来。

    而后,李松石就进入到了那个神秘的,残破的大千世界当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