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三十二章 情报网

第七百三十二章 情报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方有人传来呵呵笑声!“吴公子叉何不给我们行方便啊一※

    那姓吴的年轻男子脸色铁青:“看来是难以善了了。”

    想着,手一挥,后面数十万混沌之龙身上的气势徒然大涨,无形的意志力量凝聚为实体。数十万元神寄虚空境界乃至合道冥冥境界的意志力在虚空中交错着,直令空间隐隐为之扭曲,中间意志力量交汇之处,隐隐形成一个巨大的紫金色光团。

    光团之中,包含着十万大军的意志力量和强烈的杀气,方一出来,杀意笼罩十面八方。天地万物,俱为之一寂。诸天神魔神佛,气势之之所夺,心胆为之一寒。

    这一刹那,无数强者,合道冥冥颠峰境界以下的,神魂俱为之所慑,没有任何强才能反应得过来。

    因为,神魂已被锁定。

    而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几乎没有任何停顿,那巨大的光团就化作紫金神雷,朝下方猛地劈了下去。

    就听哗的一声,划小破天际,那紫金色的神雷即将降临大地。无数强者因为先手错失,此时神魂受制,除了极少数身上戴有特殊护身宝物的,都是脸色骤变。

    只是,一声微微冷哼:“吴公子,好大的煞气啊。”

    这声音,说起话来有些慢悠悠的,有点悠闲的感觉。仿佛说一句话,已经经过了两三秒钟的时间。但是,令人感到无比神奇的是,这句话说完,那道紫金色的神雷闪电,还没劈到大地上。

    仿佛刚才那一瞬间,天地万物的时间,竟被大大地延长了。仿佛整个天地,在刚才那一刹那当中,竟经历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

    如此诡异古怪的感觉,却没有让人兴趣任何不和谐之感。

    而后,就见一道金色的流光,从下方飞起,迎着那道紫金色神雷,一触。

    只刹那,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爆出来,吸纳着所有的雷光,并持续不断地逆流直上,飞到虚空中,将所有混沌之龙散出来的意志力量尽数吸纳过去。

    骇然间,所有混沌之龙的身形一沉,从天上重重地降落下来。

    这混沌之龙乃是御意而翔,根本不是靠着空气飞上去的。只时,就无法滞空了。

    只不过,没等它们尽数掉落到地面,那虚空中的金光,就停顿了一下,那强大的吸纳力量突然消失。让所有混沌之龙能重新飞在天际。

    而那金光,就自行掉落了下来,落到不知何时站在门口处的李松石手中。

    他淡淡地接过这块形同护身符模样的玩意,看了看,摇摇头:“险此浪费我这道蕴含着念动道生意志的护身符啊。”

    众皆无语。

    事实上,在场许多强者手中都有这种蕴含着念动道生境界意志的护身符。只不过,他们手中的护身符,并没有主动吸纳外界力量的功用。而且。就算是被攻击,也只是被动的防御。与主动吸纳,是两回事。

    而就这一点点小小的区别,让两种护身符的价值差得天差地远。

    那能主动吸纳外界精神意志力量的符,相当于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随意一击。而且,只要外界的力量不太强大,就可以源源不断地吸纳着外面的力量,让那护符的力量永不衰竭。

    如此,就是无价之宝。有价也无市。

    而后者,不能主动吸纳外界精神意志力量的护身符,顶多相当于被念动道生境界强者随意守护了一下。而且,那符的价格昂贵无比,里面那道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力量,还会不断地被削弱。

    每被攻击一次,那道意志力量就削弱不少。有很多甚至只是一次性的。不论面对外界的攻击强还是弱,只要救下主人一命,就会自行消散,点滴无存。

    一时间,诸多强者望向李松石,眼中竟不由得闪过贪婪之色。幸亏,他们猛然又想起,在刚才,所有人都是动弹不得。

    但李松石,居然能够轻易地出手。这证明了他的实力。哪怕是面对几十万混沌之龙的气势意志力量凝聚起来的压力,也能毫不动容。

    这代表了什么,在场的人都很了解”这代表了,他绝对不会被围攻而遭殃。

    再强大的阵势,再强大的军队,围攻他时,正面与他相遇的,都不会过十人。而他,轻而易举就能对付十位合道大尊境界的强者。那,再庞大的军队,对他也不起作用。只能用气势镇压。但现在,气势阵压也不起作用。

    所以,除非能在单体实力上比他强大许多,否则,别想伤到他。

    一时间,望向李松石的目光,就都从贪婪变成了敬畏。

    李松石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如同高高在上的君王俯视自己的臣民一般,环视于一圈。那蕴含着强意志的眼神,让周围所有人不禁避开,不敢直视。

    李松石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抬头一望,就是一声冷哼:“下来,尔等小辈,竟敢在我顶上?!!”

    话声一落,脚一跺,刹那,大地崩裂,一股浩浩荡荡紫金色岩浆流从下方涌现,直冲虚空,在半空中就化成一个诸天万道大阵,接引着城外本源紫气当中的大道意志,一下子将所有混沌之龙困封住。

    一震,就如同下饺子一般,所有混沌之龙一个个地直往下掉。

    李松石仿佛对这战绩感到很平淡,只淡淡地道:“诸位,除了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我不喜欢别人站得比我高”你们可要记住了。

    “还有,吴公子,你之前说要让我到你们城主府那里转悠一圈,不知有何贵干?如果有急事,你就在这里说吧。只要不是太过无礼的要求,我是不会介意稍微高抬贵手,帮一帮你的,也当作刚才削了你面子的补偿。

    “不过,你可不要太过份。毕竟你败在我这等强者的手中,只有光荣,不会有谁因此瞧不起你。若是你以此纠缠不清,提出太过份的要求,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明白吗?”

    周围众强者并着,暗暗吸了口凉气。

    “这个神秘强者好狂妄啊,而且,相当之自大。不过,这才有高手气质。”

    众强如此想着。

    李松石已是手一招,将那吴公子吸了过来。

    不过,他导强大的与势,压得吴公子趴在身前动弹不得,站不巍辊  心上满是屈辱。

    可是,他也不敢在此时顶撞,因为李某人刚才已经给他半个台阶下了。在这真实本源世界。服从强者,没人会觉得有何不对。

    如果他现在顶起来,李松石直接把他元神打散,让他沉睡个几万年,一点问题都没有。

    唯一可虑的,就是此时服软,回去后在家族当中,难免要受打压了。

    想了想,吴公子就抬起头,盯着李松石。眼神看似凌厉,里面却带着一丝祈求之色。

    李松石笑了笑,心道:如果真让你趴着出声回话,恐怕你的面子以后就不用要了。

    当即,气势一敛,道:“起来回话吧,堂堂合道大尊的境界,也弄得如此小儿之状,成何体统?”

    这话里的意思,就如同长辈苛责小孩子似的。虽然有着敲打之意,但却透出了一点亲近之感。到底如何理解,就看各人的意思了。

    那吴公子眼中闪过一丝异芒,心里不是滋味。

    不过,以李松石这样的修为,如此教他,在某些人眼中,反而会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求之不得呢。

    毕竟,这就相当于与一位绝世强者拉上关系了。

    吴公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不敢动用精神意志力量,而是小心地拍拍身上的衣服,站好,道:“先生见谅,之前在城门时,不识先生大能,在下多有殆慢,还望先生大人大量,不以为怪。”

    李松石一怔,心中嘀咕:“这个世界的混沌之龙竟是这副德性吗?还真是“能屈能伸,啊,把他打趴下了,不仅没引来仇恨,反而得到了恭敬,简直就跟以前三千大千世界华夏大地附近的某个小国的国民相似到极点啊。

    “不过,这个世界的生灵,比那岛国之民要强大得多,气质也好得多了。虽然某方面的性格一样的低劣,但在别的方面对比,两者却是天差地别。”

    想着,点点头,大咧咧地道:“你知道就好,所谓不知者不罪,下回你注意点就是了。”

    周围无数强者暗暗咧嘴,包括那些混沌之龙城卫军。但是,没有谁觉得面前这一幕搞笑。仿佛在这真实本源世界当中,这一切才是真实的。弱肉强食,强者为尊,本就是天理。

    对于这个本源城来说,外来的强者若得到招览为城主供奉,哪怕是城主之子,对那供奉都得恭恭敬敬的。乍看是如此的荒谬,细想却是如此的合理。

    “是。”那吴公子应了一声。随后,嘴唇动了动,似乎想问关于那龙族少女的事情。还有那消失了的几千混沌之龙的事情。不过,却识趣地没敢出声。

    李松石见着,虽然心中早有应对之策。不过现在嘛,要装清高,要装高傲,自然不会与这等小杂鱼细细解释。就挥挥手:“你去吧。”

    “是。”于是,吴公子就灰溜溜地走了。

    是单人走的。那些城卫军还呆在这里,恭敬地等着落。

    这个世界的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当这些看起来强大无比的城卫军觉自己不能战胜李松石之后,担心日后会被他一一算计报复回来。此时,竟乖乖地不敢反抗。反而变成了李松石砧板上的肉,乖乖等着落。

    李松石见着,挥了挥手:“难道你们还想要我管饭吗?该干嘛干嘛去  ”本源城城门附近,如此重要的地方,你们不去好好巡视,维护地方安地,想在这里偷懒吗?”

    话声一落,众多城卫军皆灰溜溜地跑掉了。

    而围观的众位酱油党们,一个个又是暗暗咧嘴:“太牛了,竟将几十万城卫军当灰孙子。没有官职官阶在身,就像是城卫军们的顶头上司似的

    不过,这也是因为李松石想要当这边的“官”太容易了。而这城卫军也不是“亲卫军”若是“亲卫军”这样,就该撤了。不然。忠诚度不够。它们保护的人的安全岂不是没有保障?这亲卫军用来何用?但“城卫军”不是私军,不是私军,那服从别的强者就无所谓。不需要太高的忠诚度。

    这时,李松石回转过身,施施然地往院子走了回去。而后,大门合上。

    外面的使者们,一个没敢动弹。

    一个个面面相觑。

    终于,有一个三十来岁的紫膛面壮汉,全身长着紫金色之毛,看似熊人的家伙,咚咚咚地就朝那门跑去。

    但在这时,门口吱呀一声,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位神情平静冷淡的年轻美丽女子。眼神中却是充满着智慧之光,只平平静静地不用作势,就能让人感到她充满了智慧。仿佛天下间的书卷文秀之气,尽集于她身上。而这些文秀之气,此时又凝聚成了结晶,凝聚出了精华,才诞生出她这么一位惊世才绝之奇女子。

    那正是智慧女神雅典娜。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之后,一身的气质,更胜往昔。与诸位花仙子渐渐收敛。如渊如海般深邃的气质有些不同,她的气质,反倒外溢,控制不住外溢。

    她望了众位强者一眼,毫不畏惧。因为,她体内元神环绕着淡淡的希望之光。

    “吾主吩咐,不见外客。若有事,鲁下名贴礼单,但请自去。”

    周围的众人又是暗吸凉气。

    “吾主?!!”

    这么一位身上流转着希望之光的女神,居然称呼那神秘强者为“吾主”?!!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两种可能。

    一是那神秘强者是念动道生境界的至尊,级大助。

    而另一种可能,就是那神秘强者,是得到一位念动道生境界的至尊的无上眷顾。竟给他的信徒加持希望之光。或说,将一位身上加持了希望之光的人送给他当信徒。在众人眼中,前者自然不可能。原因前面已经说过了。别的大佬们是不会让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下凡的。而且,也没长这模样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若是新诞生的,那整个真实本源世界又会无人不知。

    所以,就是后一种情况。

    但是,什么样的宠眷,才能让那神秘强者得到如此的隆宠啊?

    要知道,古往今来,这真实本源世界当中,能有如此礼遇的神秘强者,屈指可数。每一位,均凡讽箔甘境界强者的信徒、使者,同时,大多数怀是念动膛洲叽介强者的至亲”比方说,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最疼爱的夫人,或是亲儿子。

    只是,这位神秘强者,会是哪位念动道生境界的助《的儿子呢?

    或者,是哪位念动道生境界的助《的干儿子,或亲徒弟,或亲手创造出来的批生灵呢?

    这就不清楚了。

    诸位心中暗暗猜测着。

    正如上帝创造出亚当夏娃,虽然对神灵来说,没什么用处,但是,却得到所有天使的眷顾。只因为是上帝亲手创出来的头批人类。仅此而已。

    此时,诸个都不觉得李某人狂妄了。

    最先跑到前面的紫金毛饮人,忙弯下腰,恭敬地道:“这位尊敬的小姐,鄙人是城南泰坦家族的使者,此次来为贵上献礼

    说着,取出礼单与一个储物戒,又小心翼翼地问:“不知该如何尊称贵上?”

    雅典娜看了一眼那熊人,道:“吾主尊号本源之主。”

    那熊人一怔,其它诸位强者都是心下一颤。

    这名字,实在是太嚣张了。

    本源之主,难不成暗喻自己是本源城的主人?

    或者,还是暗喻说自己能操控本源紫气?

    所谓的“本源之主”那可是只有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才能坐拥的称号啊。

    狂妄,狂妄到边了。

    不过,那紫金熊人不敢吭声。灰溜溜地退去了。他知道,今天想要招览,可不是他区区一个使者能办得到的。哪怕他在家族当中的地位再受重视也没用。没有长老们亲自出马,肯定没办法将之招览。

    所以,连说请李某人到他们那边做客的话,都不敢说出来。

    而其它使者,也都纷纷过来见礼,随后,人流不绝,如同街市。

    而院子里的李松石与梅雨心及几位花仙子的投影化身相对坐着。

    梅雨心问:,“石哥哥,本源之主的名号是不是太过了点?”

    李松石笑道:“没办法啊。如果我弱了名头,日后可就要被那些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取笑了,这个世界的面子又那么重要。”

    一旁的原青青猛地点头:“不错不错。本来还想让石哥哥叫希望之主来着,不过还是让给雨心姐姐你好了,现在用出来,会容易让人误会与希望之城有关。”

    而一旁的谢紫莹的化身则是微微笑道:“主要是因为大哥以前的名号是混沌之主。若是真说出来。也会让人误以为暗指混沌龙族之主,并不比本源之主的名号弱。而且还容易让不知藏身何处的太上老君的真身现。而若是不用混沌之主的名号,改用别的名号,日后被现了真实身份,很容易被那些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取笑说大哥是害怕得罪混沌龙族才改了名号的。那样,面子就没了

    此时,谢紫莹在这里说着这名字,也不怕被听去。因为身边有着念动道生境界的李松石和梅雨心在。就算是盘古大神想偷听,也没办法。哪怕直呼盘古大神的名字,让他无法感应,也能办到。

    梅雨心微微点头:“可是,这样一样,我们日后就有得麻烦了。定会有不少人找上门来。”李松石笑道:“我们本来的打算,就是要在借着无数来犯之敌立威,一步步斩灭顽敌,树立威信,然后建立起自己的势力来嘛。

    “我们虽然只是新晋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但是,也有了将真实本源世界当棋盘下棋的资格。就该趁着现在,暗暗布局布棋子。那以后,才不会被诸多老牌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排拒出棋局之外。

    “而且,这样一来,我们还可以让盘古大神醒转部份心神,也可以让他加进来,那就更好地完成他让我们探察这边的情况,日后能更好地向他提条件了

    梅雨心听着,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而这本源城中,诸位强者,却是没想到,李松石根本没打算接受任何一方势力的邀请,而是自行组建一方势力。

    也不怪他们没想到,现在哪一方势力的背后,不站着被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眷顾者。而现在,哪一方势力,不是盘距了百亿年以上的?历史悠久的,更是难以形容。所以,这新兴的势力,极少极少”当然,这指的是“真正的势力。

    那等随便哪个家族派一个小卒子过去就能弄得灰飞湮灭的,只有大罗金仙,最多只有念动法随境界的小势力,根本不被承认为一股“真正的势力”。而当作小组织小组合。

    至于比念动法随境界还高的强者嘛”哪一个不是拜入那等有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的眷顾者的家族当中当下人的?谁有心情再去理会那等小组织?省得还担心一个大罗金仙不小心得罪了别的家族势力的小杂鱼,而若得自己跟着到大霉。

    所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即证道尊者境界,就是一个分水岭。上下两层,几乎没有什么交界。

    而此时,本源城,吴家。

    也就是城主的家族。

    此时,这占地方圆数千万公里的巨大宅院”不,称之为国度更为合适。

    这么一个比国家还要庞大的巨大宅院,宫殿群落,就是吴家本宅所在。

    最深处的一片连绵不绝的连云山脉,山脉上连绵不绝的宫殿,其中一处深在山腹之中的密室,布置得富堂皇。

    但此时,却有着十几位脸色严峻,气势强大无比的老者端坐着。

    这些老者,一个个都是合道冥冥的颠峰境界。都是被称为合道大尊者的颠峰强者。一个个手掌重权。实力强大。

    他们肯定是不老不死、不生不灭的存在,但为了相貌有点威严,所以就维持着老者的形象。这,可是各个势力家族长老才有的特权。一般的手下,谁敢保持这样的形象?

    一般的小势力,谁敢保持这等老年人的形象?

    不过,就算他们不弄出这副老相,也是气度森严。眼神中,不时闪过一丝丝蕴含着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力量波动,而一举一动,却又暗暗合乎天地之法则,能时时刻刻地完美融入天地之中。

    此时,根本不用任何作势,哪怕是刻意让气势平缓,也让这密室中气势凝重。念动法随境界的强用绝对法承妥众等环境,铁定就是灰飞湮灭的下※

    他们,可是一个个都比当初的太上老君元始天尊还要强大百倍的存在啊。

    “本源之主?!!哼,好大的口气为一位相貌堂堂,脸如冠玉的中年男子说道。

    这正是本源城的城主,吴则。

    他这一声冷吭,下方跪着的吴公子却是额渗冷汗,大气不敢喘一声。

    旁边一位文质彬彬,头长褐角的长老道:“年轻人,得到至尊们的眷顾,气盛点也是正常。不过,能得到至尊们的眷顾。也就有了这等资格。”

    另一位气势四面八稳,沉凝如山,头上也长着褐角的长老则道:,“不过,这名头可是压在我们吴家头上啊。若不做出点表示。岂不是表示我们示弱了?。

    而再一位气度如同万年雪山底下潜伏着的滚滚岩浆一般的红脸长老,头上长着森红如火的龙角,身穿深红大袍,眉须皆红。他道:“老规矩,就让人去打探打探,如果可以,就顺便敲打一番吧

    其它几位长老听着,微微点头。那形如中年人的吴家家主吴则说道:”那小过子的事情呢?。

    他说的正是下方跑着的吴公子,吴过”乃是他的一个排名相当靠后的儿子。

    众位长老相互看了看,那文质彬彬的长老道:小过子犯了错,弱了我们吴家面子不假。不过,似乎被那神秘年轻人了一顿。勉强算是扯得上点关系。日后也不是不可以厚着脸皮上门行后辈之礼,与那神秘年轻人交好

    “可是,我们吴家现在面子被削了,怎么办?就让小过子现在上门去巴结?”那面红如火的长老问道。

    文质彬彬的长老道:“所以我才说日后。现在,就先让小过子呆着,禁闭一下,等着我们查探清楚,有了决定后,再让他过去见那人吧。”

    到时侯,关系拉得好,说不定就能将那高人拉入吴家。而如果关系拉得不好,还可以推在小辈身上,与吴家无关。

    文质彬彬的长老打的算盘,在座的都清楚得很。

    “不过,只让小过子禁闭还不行。

    被那人了,现在不以后辈之礼去见,日后再去,怕是就迟了,就生份了。所以,让小过子受一下家法吧,重伤难以行走,只好派下人去见礼。什么时侯我们有决断,可以让他出去了,他就什么时侯好。”吴则说着。

    众位长老略一沉吟,都是微微点头。

    就这样,在家族的利益之下,吴过的事情就揭过去了。

    甚至,因为李松石那一番教的话,反而还让吴过得到了重视”毕竟吴过因此而与李松石牵扯上了嘛,日后可以无耻点,就当自己是后辈前去拜见。

    否则的话,这吴过犯了的事,或许被家法处置,也或许不用领家法,很难说。但可以肯定一点,就是绝无可能进入这里,当着诸位长老的面跪下。

    家族中的无数兄弟姐妹,还不知道该有多羡慕他呢。

    对于这等家族而言,想进去受罚,也要讲究个身份。身份不够,家族对你的重视不够,想进去领罚都没资格。

    所以,吴过此时,虽是领罚,但心中却是欢喜。知道如果不出意外,他就有可能大大地迈进一步了。

    至于李松石”嗯,白天的确是敌人,但他不介意现在就将李松石当成他的靠山和大腿。那位,“本源之主哪怕家族里的人不让,他吴过也是会让手下悄悄送礼前去,表达谢意的。感谢李某人今天那一番教后辈的口气所说的话。

    有那句话,只要他吴过肯无耻点,去低头认错,那事后被人提起,只会被传为美谈。最多就是被认为,他被自家靠山自家长辈教。而他的手下,也会因为他多得一个靠山而更跟紧他,绝不会因此背离,或对他的“力量”产生怀疑。

    这事情,就是这么离奇。但是,却是事实。若在政治上,如此情形,很正常。

    而在这真实本源世界,如此事情,也是正常。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

    每天都有大量的使者跑来李松石居住的地方送礼。甚至还有几位中小型家族的族长亲自前来。

    普通的人,李松石随意打就是,全某些中小型家族的族长亲自前来,李某人就不得不见一面了。

    而那些族长也识相,知道自己小山容不了大庙,都没提招览。而又因为是家族基业,也没人提让贤。只不过是相趁此机会来露露脸,表示一下善意。

    而李松石,也悠闲地在这里度日,似乎根本不着急。但是,私底下。他和诸位花仙子们的信徒的投影化身,已纷纷渗入城中各处。不知不觉间,不知多少大罗金仙级别的生灵,被抓了回来,由李松石复制他们的记忆,注入自己的信徒手下,再让自己的信徒夺舍,代替这城中的原居民,在这城中活动着。

    而那些大罗金仙级别的生灵,神魂就丢在李松石的虚拟神国当中,该干嘛干嘛去。

    就这样,不知不觉当中,李松石竟已在这本源城里布下了密密麻麻的眼线,已经弄出了一个情报网。

    因为他选择的对象,都是那些身上没啥希望之光存在的家伙。而且,李某人派出去的信徒们的投影化身,都打着他的“管家”的旗号。说是有事找那些人。

    而那些大罗金仙级别的生灵,甚至是念动法随境界的生灵,听到李松石这么一位突然名声大震的神秘强者的”管家”相邀,又是从后门进入李某人的小院。然后进来的人又正常地出去,没现有任何异样,只一个个脸带满意而又神秘的微笑,就都没有怀疑。

    事实上,怀疑也没用。李松石动的手脚,那些不到念动道生境界的生灵,根本就看不出端倪。

    “实力强大就是好啊。”李松石再次感叹。

    凭着强大的实力,一下子就弄出了情报网络。而且,一个个的忠诚度都是百分之百的。都是以化身夺舍。而且夺舍之身的身上又都有着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守护,只要不遇到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时时可以自爆。

    安全程度,就不用细说了。

    此时,海量的信息,就源源不断地流到了李松石这里,四用以前掌管情报的赵飞燕,迈有雅典娜,以及其女人等呸酣口贝

    而归结出来的消息,让李松石惊讶。城中的确是有流传关于花仙子的消息,简直是五花八门。

    有说花仙子是盘古宇宙中的“特产”的。有说花仙子是生存于真实本源世界,但是却有无数投影投到不同的蜃婴的梦境具现的世界中去,或在蜃婴们的精神世界中生存的。

    但是,没有哪个消息是确切的。

    除此以外,到是有些关于花仙子出现,并被许多人亲眼所见 然后又莫明其妙不知所踪,过一段时间又神奇出现的事情。

    到底遭遇了什么,谁也说不清楚。

    “估计只有这个世界的上层才知道吧。”

    李松石喃喃说着,却是通过梅雨心进行了占卜,得到的结果,却说与“一花一世界”有关。

    但是,这个结果却迷迷糊糊,李某人此时都参详不透。所以就只好先行放下。

    这一天,李松石摆驾出门。要到城里转悠了一圈。最后,他也现了,暗中盯着他这边的人,非常之多,似乎是想找麻烦的。但是,却没有人敢真正上门动手。

    毕竟李松石太强大了。而他住的这块地方,说不定还事先有所布置,就没有谁敢自投罗网。

    可是,却似乎有人不死心,一直盯着。同时,一些强大势力的长老们根本没来与李松石接洽。似乎还在等着一个机会。

    “是想再看看我的真实实力。或是想让某个大家族先吃螃蟹吧?哼,没想到,这些大家族大势力们还挺谨慎的。既如此,我就给他们一个机会。”

    李松石想到自己要创建一方势力,只要这个势力想摆到明面上来,就绝对要与这些强者打交道。并且,让以后就算他撒手不管,只凭着手下之人,也能与这些老牌大势力相抗衡。那就必定要让自己创下来的势力经得起考验。如此,盘古大神才会满意地接手。那时,索取仍流落在盘古宇雷中的花仙子灵识,李松石底气才足。

    而想让他创下来的势力经得起考验,那就要他现在够强势,招览的手下够牛。

    而招览的手下强大与否,可就要看他展现的“力量”有多强大,是否可以庇护得诸多手下吃香喝辣了。

    所以,现在就要出去接受考验。在这些家族们还不知道他想自创一方势力,还不知道他也想组建一个新家族之前,就开始展现强势了。

    一路上,李松石以九条混沌之龙为驱,拉着马车,他则陪着梅雨心,朝城北方向慢慢飞去。

    至于别的雅典娜什么的,早就收起来了。

    如此,一路行来,果然感应到路上多了许许多多关注的神识。不知多少人在间中盘算,看看他想到哪去。

    李松石只微微一笑,不语。

    如此,度不快,近中午时,只路经一处城池。

    城池方圆千百里,不大,名字就叫“聚宾城”

    其实,就是一个酒楼,不过建成了城池模样,也算是真实本源世界的一大特色。

    飞过上面时,李松再道:“饿了,我们下去吃点东西。”

    梅雨心点点头:“我也是有些好奇,这个世界的生灵会吃什么呢?”

    降落到城中,还没进去,就见人流散开,前方哈哈一声大笑,一介。三四十来岁的粗大男子,穿着员外袍,身边跟着几个伙计,远远地拱手迎了过来:“本源之主驾临,鄙人不曾远迎,失礼啊,失礼。”

    众人围在周围观看,不敢靠近。李松石坐在龙车上,俯视着下方,梅雨心问:“你是何人?”

    “鄙人恭为迎宾城之掌柜,刘至轩。闻得本源之主驾临,匆忙让手下备下筵席为本源之主接风,此时接驾来迟,还望恕罪。”

    那人说着,李松石与梅雨心却是听得忍不住暗暗好笑。堂堂一城城主,却自称为掌柜,如同酒楼一般,实在有趣。也算是这个世界的风格特色吧。

    当即,梅雨心手一挥,只刹那间,虚空中无数充满灵性的花瓣凝现,其中蕴含着完全实质化的灵魂力量,就这么一片片,散着让人闻之神醉的馥郁芳香,落在地上,铺了一条直通李松石脚下,到那掌柜面前的路。

    李松石施施然走走,踩在那花路上。

    周围的人们见得,不产都是暗暗咽口水。

    不是盯李松石,而是盯他的脚下。

    那可是实质化的灵魂力量啊,稍微改变,就是无上美食,对于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以下的生灵来说,是无上之享受。还能增强实力。

    就算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证道尊者,吃这些美食,也有迅恢复自身意志力量的作用,一样是美食。虽无法再提升实力,也是有着大用。

    不过,这样的好东西,竟只被李松石踩在脚下,不禁让众人暗叹。

    李松石见状,暗暗好笑。这是他刚刚临时的主意。他心念一转,就现这城中的生灵们吃的食物的特征。多数食物就是液态或固态的实质华的灵魂力量,可以补充精神意志,提升弱者的实力。

    而一些罕见的食物,则是蕴含着提练提纯过的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的物质做成的。有些单独蕴含大道意志,有些单独蕴含混沌意志。有些则是两者完美融合的本源意志,不过,少了希望之力。

    这些将无形的意志实质化后做出来的食物,不仅精美,同时能提升实力。吃下后,这些意志还会转化为精神意志,蕴含着种种美好的幻象,刺激着人的元神或神魂,让人陷入种种美好的幻境当中”当然,这幻境相当轻微,不对强者的精神造成多少的障碍影响。但是那等直接作用于元神和神魂的刺激,实在是美妙无比。

    怪不得这里的食物种类这么多,这么繁盛了。

    也因此,李松石就让梅雨心来这么一手,显一显他的财大气粗。

    此时,一脚踩在那花瓣上,花瓣当中,甚至流散出微微的大道本源意志与混沌本源意志,更让周围的笨客们眼神直亮。

    他笑道:“刘掌柜的何须客气?前面带路便是。”,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 肌,章节更多,支持件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