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三十六章 再起冲突

第七百三十六章 再起冲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忌么,老方。你想在汉事件背后出手推动事情的展 泣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的声音在虚空中皿荡着。

    哼,难道你就不想么?”另一位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声音传来。

    “呵呵,你们两个闷骚的家伙,就不用说别人了,也别藏着掖着,你们的心思,在座的各位谁不懂啊。”“哼,太上恶身,你不也是这样吗?”老龙的声音传来。

    “不不不,当然不是一样,你们是闷骚,而我是风骚。你们心里明明想得紧,却偏偏不肯表露出来,而我呢,想就说,大声地说啊,我不怕别人说我想要的。”那个叫太上恶身的声音传来。

    “算了算了,你们也别争了。”第四个声音传来,声若洪钟,很是响亮,道:“这次的事情,哪个念动道生境界的老怪不心动?啧啧,你们看看,希望之城,本源之城,混沌之城,鸿蒙之城,真实之城”诸多大城里面的生灵都休养生息了数百亿年了,很适合开展再一次的,袭卷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的大血战战役啊。这样,我们就又有得几万年不无聊的日子了。”

    “嗯,奥古斯都,你这个人模龙样的东西,是想通过那个叫什么本源之主的小家伙的事情,引出百城纷争来?”太上恶身的声音道。

    “哼,太上,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吗?那小家伙跳出来搅风搅雨,而且看起来又命大命硬得很,我们不趁这个机会,在暗中悄悄推动,让事情不得不闹大,搞到百城混战的地步,那多浪费如此大好良机啊。”奥古斯都的声音道。

    “可是,那个小家伙身上似乎有着极其强烈的希望之光,也不知道是哪个老东西的眷顾者,没搞清楚之前,不好胡乱动手啊。”太上恶身的声音道。

    “多,管他哪个老东西的眷顾者?那些老家伙若是没陷入沉睡。也会参与我们的游戏,只要不让那小家伙挂掉,就是拿那小家伙当棋子玩玩又怎么了,总不至于这么小气吧?而若是隐入了沉睡,那就更不用管了。谁理会得了几百亿几千亿年以后的事情啊。”奥古斯都的声音道。

    “也对。”老龙的声音道:“哪个老东西要在沉睡中完全醒来,不得花上几百亿几千亿年啊。谁会一下子醒过来,把自己美梦中的事情会忘掉?所以,根本不用担心。”的极品大龙套的声音传来。

    “什么叫事情就这么定了?6仁炳,事情还没搞清楚呢。嗯,正好难得悠闲,我们坐下来,静静品茗,好好谈一谈,该如何做好这暗中的黑手,如何在背后把事情推动闹大。那才有趣。”太上恶身的声音道。

    “我呸,难得悠闲?你们哪个不是天天闲得蛋疼?如果不是现在跳出了这个小家伙”哼哼,太上,恐怕你也闲得要去沉睡了吧?”那叫6仁炳的极品大龙套说道。

    “哈,哈哈,你说错了。事实上,太上善身和太上本体早就沉睡去了,现在只有我在这里晃荡。”太上恶身的声音无耻地传来。

    “怪不得,最近听说不定老家伙的梦境世界当中,都有一个叫太上老君的投影,是你需出来的吧?”奥古斯都的声音问。

    “是啊。”太上恶身直认不讳:“我也是在那个最古老的老变态的梦境当中,遇到一个叫什么冥河老祖的杂毛,见到他将自己的投影弄到无数个大千世界的深渊位面当中当什么深渊意志,好像很好玩的样子,才学来的。”

    “其河老祖?好像很耳熟啊。”6仁炳道。

    “呸,你们当然耳熟了。在不知多少年前,我们这里不就有个叫做冥河老祖,才合道冥冥境界的小家伙吗?闹得风风雨雨的,结果不小心得罪了奥古斯都那货,被迫逃到最古老的老变态的梦境世界当中”老龙的声音传来。

    “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奥古斯都的声音传来:“对了,那小家伙还活着吗?”

    “早挂掉了。好像被一个叫什么混沌之主的家伙给灭杀了。”太上恶身的声音传来。

    顿了顿,又道:“说来也是厉害啊,冥河老祖那杂毛在那个梦境世界当中,不小心被那个自称盘古的老变态弄得境界从合道冥冥一直掉落到念动法随境界。而且经历了无数个混沌宇宙纪年,每一次都是用着同样的方法,每一次都是即将晋升回证道尊者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就遇到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但不管经历过多少个混沌宇宙纪年,那老家伙就硬是不死,不断地复活。

    “结果,这么死不绝的家伙。竟被那个什么混沌之主的小东西给彻底灭杀掉了。”

    奥古斯都听着,顿觉有趣:“哦,那叫混沌之主的小东西,那么神奇吗?跟我说说他的事?”

    “嗯,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那个最古老的老变态,一直死赖着睡死不肯醒来,结果不知为什么,突然有部份意识清醒了,将他的梦境封堵着,里面的情形,我全感应不到了。只知道那个什么混沌之主,姓李,叫李松石,而且才花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就从一个最弱小的。比大罗金仙还弱亿万倍的生灵,一路晋阶到合道冥冥的境界

    太上恶身的声音说着,诸多念动道生境界的老家伙顿时惊呼:“不会吧?竟有这么极品的小家伙?”

    “是啊。不过,想来那个叫盘古的老东西肯定舍不得这个小家伙,必定死留在梦境中了。不然我们把他弄出来搅搅局,那就有趣了。”太上恶身的声音传来。

    周围的其它强者都是叹息不断,很是惋惜的样子。

    “看来,太上恶身啊,你得多花时间探探,看看能不能将那小家伙从那个老变态的梦境中弄出来。”老龙的声音传来。

    “嗯,知道知道。对了,好像那小家伙,还跟花仙子有关。”

    “花仙子?呃,百花城不是早就封闭了吗?花仙子在那个老变态的李境当中也有投影?”

    “啧啧,你不知道吗?据说就只有那个叫盘古的老变态的梦境世界中,才出现花仙子的投影啊。被下面的小家伙

    “嗯,原来是这样”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了,刚才说到什么了?那个叫什么本源之主的事情,我们谈到部里了?”

    诸多老牌念动道生境界的老不死在那里谈论着,乱七八糟,杂七杂八,简直跟街头的八大姑七大婶说话似的,纯粹为了打时间,想到什么说什么,混没半点强者风范。

    而此时,李松石就呆在那“本源之家”当中,诧异地仰望着虚空,喃喃道:“刚才好像有人提到我的名字,是那太上老君的本体真身吗?不过,却有极其强大的屏障,让我完全不知道这呼唤是在哪传来的。如果不是那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疏忽大意,我都没办法听到。”

    摇摇头:“罢了,还是先搞好目前的事情吧。”

    此时,李松石尚不知道,有几个老不死的念动道生境界的变态,想要把他当棋子,要暗中算计”当然,就算他知道也不会介意。因为他本就是要伪装成棋子进来布局的,能被诸多老牌念动道生境界的老家伙把他当成真的棋子,那就证明伪装成功了。

    而太上恶身,也完全没现,下面那个叫本源之主的小家伙”就是李松石。更没现,他已是念动道生的境界。否则,没有一个老家伙能坐得稳。

    为何会如此呢?自然是多亏伟大的纪洛如姐姐了。

    虽然她还没晋入念动道生的境界,仍只是合道冥冥的颠峰,并点燃了希望之火,但这位花仙子姐姐的强大,是母庸置疑的,几乎有着越阶挑战的实力。

    只在当初念动法随的境界,就能布设出一个完美的大千世界大小的幻境,何况是此时?

    所以,凭着这位花仙子的特性。不管谁看到她,所见到的都是心中想象中最美好的一面,每个人所能见到的纪洛如的形象都有不同。这种神秘而强大的天赋特性,此时在李松石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再加上梅雨心作为花仙子特有的“易容”特性。足以在念动法随的境界,就让李松石的元神“易容”导致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现不了。而现在,梅雨心已经达到了念动道生的境界,那些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想现李松石的本来面目。怕是难上加难。

    她的天赋仙术加上纪洛如的本能特性,再揉和一下其它花仙子的花之灵气的作用,就能够碴以连李松石身上的花之灵气的气息,种种波动都完全隐蔽。

    如果不是李松石谨慎,恐怕直接将花之灵气释放出来,那些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都现不了是花之灵气。

    这就是花仙子天赋仙术的强悍所在。

    却说,时间流逝,一晃眼,一天时间过去了。

    很快,第二天到来。

    这一天,正是李松石正式决定“本源之家”的什么开户大典的仪式。

    本来也不用这么匆忙的,不过,李某人不担心那个杨泰坦现在就跑出来,就担心那个杨泰坦缩头。想趁此机会,给那杨泰坦出来掏乱的机会。然后一举扬威,向诸多大家族的掌权者展现实力,最后。就能跟他们面对面平起平坐了。

    那时,再稍稍表示一下对花仙子感兴趣。相信根本不用自己浪费力气,就能得到那消息。

    只可惜,现在谢紫莹和羲灵月现在仍是合道冥冥的颠峰境界。不然的话,凭两人的天赋能力,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谢紫壹的天赋仙术察探人心。而羲灵月,虽然不是花仙子,但那个“回魂仙梦”也的确属于她的天赋仙术。

    李松石微微一叹:“就算这两位没晋阶,洛如姐姐晋阶或是淑瑶妹妹等人晋阶都好啊。再不行,牡丹妹妹晋阶也行。”

    白牡丹能大幅度增长花仙子的实力,若是让她先晋阶,哪怕别的花仙子的实力才合道冥冥境界,都能在她的帮助下,拥有念动道生境界的实力了。

    不过,这都是无奈。

    这一天,举行庆典,一切都是由李松石的几个神级信徒搞的。

    那些神灵以前在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在各自的神国里,就喜欢玩这掏。尤其是这些神灵信徒座下的历任教皇们,对这些事情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所以,李松石就放手让他们去弄,弄得热热闹闹的。

    而事实上,这事搞砸了李松石也无所谓。反正本就是要等着事情搞砸。只要能展现实力,别的什么东东,都是浮云。

    此时,李松石就猫在杨家本宅大宅的最深处,与众位花仙子们在清理着一块地盘。这里,方圆万里都是连绵无际的山头,山谷无数。

    这最中间的山谷,就是以前杨家的秘密大本营,算是禁地什么的。现在李松石与众位花仙子就要将此地给彻底平了,重新布设阵势。弄成除了李松石与最亲密的众人之外的其它生灵皆不可以进出的。

    然后,再将这里改造为李松石的地盘,就弄成和落花村一模一样就好了。或者搞成以前私人小世界的样子。

    而且,既然达到了念动道生的境界,就不要浪费了,每个房间里,也弄一个专门用来游玩的大千世界吧,以芥子空间的样子存在衣柜里,随时可玩。

    至于现在正要来“本源之家”观礼的众人嘛,李松石是干脆不理会了,除非是哪一家的家主亲自前来,否则是不可能亲自去接待的。总之,只要等到迟一点再出去露一下脸,说几句话,就完结了。

    只不过,还没等到李松石出去露面,该露脸的时辰也还没到。果然麻烦就来了。

    只感到方圆百万里的虚空,本来是艳阳高照的,此刻,却是天昏地暗一片,昏沉沉灰蒙蒙的乌云不知从何处而来,笼聚作一团,黑压压的,闷雷滚滚,隆隆地响个不停。

    一股强大的天地意志,从那乌云里涌出,仿佛有着一个巨大的无形大磨盘,要将大地上的一切都要碾得粉碎。

    此时此刻,那沉闷至极的气势直让人郁闷子差点想狂。

    而这狂烈的气势,却是从极远处的一位来客身上涌起,直上虚空,然后才压制下来的。

    强大矛比的与势就以那人为核心,朝四面八方加双百六

    他缓缓前行,所过处,仿若虚空皆破碎,滚滚黑云不断时冒。

    身后千公里处,虚空中却是停着十几位个用十六抬的大轿子。

    让人震惊的是,那些抬轿子的,都是合道冥冥境界的强者,那轿中之人的身份,就可想而知。

    明眼之人一下子就认出,找碴之人来了。

    “何方贵客到访,居然敢不给“本源之家。面子?”幽幽清冷的声音从极远处传来。

    却是一位全身穿在黑袍当中的人的声音。

    那个来客,不是别人,正是杨泰坦,此时却恢复了四五十岁的模样,全身暴着狂烈而暴躁的气息,看也不看向那身穿黑袍之人,只冷声喝道:“滚开!!!”

    右手一挥,一股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意志就朝那边涌云。

    这时,穿着黑袍,打扮得如同魔法师一般的神秘人,突然一声冷冷的娇哼:“米粒之珠,也敢放光?!!”

    右手一挥,虚空中,本来是杨泰坦释放出来的气势所造成的乌云,却在刹那间被她控制,变成一只巨大的拳头,从上空猛地轰下来。一下子将杨泰坦砸得直掉入地底,深达不知多少丈。

    而杨泰坦刚才那一拂,却只不过轻轻吹动了她身上的黑袍衣襟。

    刹那间,所有人都震惊了。

    就连那些藏身在无垠虚空外等着看好戏的老家伙们,已不禁张大了嘴巴,愣愣了好一会,才道:“哦”比想象中的还要火爆啊。啧啧,奥古斯都,你的眷顾者被人欺负了喽。”

    哼。”奥古斯都哼了一声,不再理会。

    对于李松石来说,希望之光很珍贵,毕竟百万年才有一缕。就算是四位花仙子,也是一百万年才有四缕。

    而这些老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的老变态,自身拥有的希望之光可不在少数。

    虽然大多数都用掉了,只剩下不太多的库存。虽然那剩下的也显得珍贵。但是,却不如李松石般吝啬。不少希望之光分放下去,只是为了有人好在真实本源世界帮忙办事而已。真正的眷顾者,其本上都是塞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当中。根本不会露出来。

    所以,那格泰坦被打,那奥古斯都是一点不心疼。除了面子不太好看之外,别的根本没啥。

    不过,像他这等老变态,用一点点小小的面子跟即将出现的好玩有趣的事情相比,他会选择后者。区区一点小面子,只要不是被别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或是别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手下信徒所削,他根本不在意。

    此时,就无比蛋腚地看着下边。

    而本源城之中,现本源之主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实力强大的合道冥冥境界强者,众人皆是震惊了,无比的震惊。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就听一声长吼,杨泰坦的身形从大地深处飞了出来,全身笼罩着浓若实质的合道冥冥境界的意志,加持在黑云之上。一点云气,就蕴含着亿万时空变化,强大得让任何合道冥冥境界以下强者一靠近,就会迷失在水但的虚空中,找不出出路。

    “你是谁?”杨泰坦冷声问。

    黑袍当中的孟玉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暗想:“雨心姐姐的易容仙术可真好用啊,我连元神气息都隐藏得起来。嘿嘿。只要不动用真实力量,就算是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在旁也现不了”除非那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用神识察探。可是。它一察探,我不会逃跑么?”

    孟玉菩心中得意,就是转过头,望向杨泰坦。

    这时,杨泰坦才现,那个神秘黑袍人的脸上,居然还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眼睛的部位还镶着两块水晶,将她的眼神全笼罩住。除此以外,口鼻都没有开口。

    实在是”,无语了。

    “你,还没有资格问。”孟玉菩淡淡地道。

    杨泰坦气得几欲狂:“小妮子,老夫成名之前,你还没从娘胎里蹦出来呢。嗯”

    “是嘛。”孟玉暮淡淡地道:“这么说,就是白活着浪费粮食了。这么老的年纪,才这么一点修为,我都替你脸红。也真亏你没羞愧致死,还真是脸皮厚啊。”

    杨泰坦气得爆怒,右手猛地朝孟玉暮抓来,指尖划破了虚空,震得宴间几欲破碎,直接跨越虚空,就到了孟玉菩的面罩之前。

    但是,嗖的一声,一抓抓过,他只捞到了一道虚影。

    “这里是本源之家,今天开户大典,一切没有请柬者,不得入内,违者,杀无赦。”

    孟玉誓淡淡地道。

    杨泰坦“哼了一声,从怀中取出一支权杖,上面散着强烈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波动。

    这是他耗费极大的代价弄来的。

    一般来说,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盘距的地方久了,那里就会产生一种蕴含着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的晶石。

    虽然蕴含的意志力量很弱,但却可以提炼。

    提炼出来的,一般用来制作护符。但却有某些大能,想出办法,可以将这些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诱。

    不过,类似的武器非常之少小而且能诱的意志力量也不强大。也就比普通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强大个十几倍罢了。只要对方认真想逃,还是能逃得过了。毕竟,这意志力量只是激,并不是就能被对方控制得住。失去了灵活,也就可避了。

    孟玉菩见着,心下不禁一叹,有些郁闷。因为对方拿出这件武器来,除非她也拿出同等级的玩意,否则真要将杨泰坦战而胜之,非得运用念动道生境界的力量不可,那可就暴露了。

    想着,手一挥,一股强烈的合道冥冥境界的意志力量融合在虚空的能量当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拍向杨泰坦,而她的身子则飞后退。一瞬间就站在几千公里之后了。

    那杨泰坦此时被那一掌所阻,不过,却只是一杖挥出,那一掌就破掉了。

    但是,毕竟慢了一步,再看时,就现整个。“本源之家”的周围,已笼罩着一个巨大的光罩,严严实实的,岳是杨家的防护,体系动了。

    此时,弄“二二得不出来了,出现在孟玉警的身边,点点头让她退引 汀着杨泰坦,问:“你是何人?”

    “哼,你就是本源之主吧?”杨泰坦不答反拜

    李松石道:“不错。”

    “原来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他刚说着,李松石就反驳道:“哼,听到你这么臭的口气,我就想到了,你定然就是那个自己改名叫泰坦。去拍奥古斯都至尊的马屁,结果人家不理你吧?我就想,奥古斯都这等大能,怎么会给你起这么难听的名字呢?”

    一时间,杨泰坦的脸色变成了猪肝色。

    李松石这是昨晚才从手下那里得来的消息,此时用来刺激杨泰坦,果然神效。

    “小家伙,也别太嚣张了。”一个声音悠悠然从后面的轿子处传来。

    随后就见一个个身上也穿着披着白袍。头脸皆盖住的神秘人从轿中走了出来。

    一个个都是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一个个身上都蕴含着希望之光,实力强大无比。

    李松石一眼望去,就现有一个轿子空着,无人出来。想来是杨泰坦之前所坐这处。

    而其它强者嘛,啧啧,都是一个个老头,是那龙神教会的成员。

    或许,他们的装扮能瞒住一般人,但怎瞒得住李松石?一眼就看穿了。

    甚至,许多大家族的长老和族长们,长老阁的成员,各种然势力的掌权者,哪个不猜得出他们的身份?这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或许只为作个姿态。

    李松石道:“你们又是什么东西?一个个藏头露尾的,难道你们见不得人吗?”

    “放肆!!”

    对面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声音当中蕴含着强大的精神意志。刹那间,声音在虚空中分解扩散,竟仿佛有亿万黄钟律吕在敲响,暮鼓晨钟,铃锁清脆,八千万种不同的韵律,错杂在一起。无数种乐器的声音,无数种波频的声波,皆蕴含着无比强大的精神力量,在刹那间扩散开来

    而奇妙的是,这些声波。彼此相处居然是无比的和谐,自然。最后又凝聚一股,朝李松石聚来。

    李松石见着,伸出右手,淡淡道:“雕虫小技。”

    屈指一弹,竟将那无形的声波反弹了回去。

    刹那,无数蕴含着浩大精神力量的声波,刹那间朝那老者身上集中。就轰的一声,将他身上的袍子炸得破碎,露出里面散着金色光芒的身躯,和流转不息的紫金色气流。李松石淡淡地道:“暗箭伤人,这不过是以尔之道,还施尔身罢了。”

    原来,屈指一弹的刹那,李松石已经将自己的意志力量凝聚在那声波之中,与那老者的声波相抗衡小待撞回去时,就爆。

    这一手的高明之处,直看得暗处之人眉头狂跳。

    李松石给他们的震惊实在是太强烈了。

    此时,那个丢了面子的老者顿时怒极狂,一阵咆哮就扑了过来。

    凌空右掌平伸,刹那间,仿佛整个天地都与他的手掌产生了某种神秘的联系。掌心一翻,仿佛整个天地都要倒转过来似的。

    一掌按下,就感到整个天空的精神力量都蕴在那一掌当中。仿佛天塌了下来似的。让人只能看到天崩地裂。却是那掌中蕴含的精神意志实在太笼在,一掌当中蕴含着无数位面虚空,临头扑来。

    “翻天掌?!!”李松石想起自己听到的这个名字,据说,是某个。大家族的招牌武技啊。

    “看来,你们真是来捣乱的了。既然是恶客,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身形扑了过去,一脚踢出。刹那间,虚空中浮起出无数幻影,那一脚的气势,沉重如山,却又有着洞穿九霄之意志。

    仿佛一座方圆亿万里的巨山从大地深处涌起,一下子直捅到天空,将天空穿破了似的。

    轰的一声,李松石一脚将那老者的右掌踢飞踢碎。虚空中,产生如同原子弹爆炸的狂烈气流,朝四面八方涌动。

    不过,却不是普通的冲击波爆炸,其中蕴含着合道冥算境界的力量,所过处,虚空都绽放出道道裂缝。

    无数才合道冥冥中阶的强者被这冲击波扫到,被那冲击波蕴含的精神意志震到心神,都感到自己仿佛看到了有一座大山,将天捅破了。天向西北倾斜,大块大块的巨石不断地滑落。

    “可怕!!!”

    只不过是散出来的冲击波的余波,其中蕴含的精神力量,就足以让合道冥冥中阶的强者产生出幻觉幻象。那如果是正面被轰中,会是什么结果呢?

    这时,他们看到了。

    因为李松石竖起来的一脚,突然猛地往下一压,此刻,就如同不周山倒,又如同绝地天通,建木崩陷。一脚压在那老者的肩膀。

    两人肩腿交接处,无数空间裂缝朝四面八方绽放,虚空丰,空间裂缝处浮现种种幻象。仿佛就在那一刹那,无数空间,无数位面世界已被压垮。

    而知道的人,自然清楚这是真实的投影。因为那老者也是混沌龙族,此时,肩头破碎,无数紫金色的鲜血飞溅,那一脚,的确是将无数位面轰碎。

    只是,才见到那老者受伤。而后,就轰的一声,也不知生了什么事,强烈的紫金色光芒朝四面八方绽放,“本源之主”猛地被震退了千里开外。而那老者,则像炮弹  ,不,像火箭一般,被轰得倒飞出百万公里开外,撞碎了无数建筑,最后洞穿了一颗悬浮在6地上空的巨大恒星,不知去到何处。

    李松石身形一晃,又来到防护罩外围。问:“还有谁来?”

    刚才看似简单的交手,已将众人都震慑住了。

    “好强!!!”

    正是因为那出手简单,才显得强大啊。

    好比小国战争股军队在广阔的丛林原野之中,阴谋诡计尽出,用尽种种兵法手段,看似精彩,但是,却不过是实力不足才不得已的办法。

    而级大国战争,国民一怒,挥师亿万,长驱直入。刹那间,敌国灰飞烟夹。这才是真正的强大。

    在这等绝对的实力之下,不用任何花巧手段。而面川省儿雄师。再广阔的空间也只得狭也不容得任何花川;※

    之前,“本源之主”与那神秘老者的对战就是如此。不过一掌一踢一压。前后看似简简单单的动作,就蕴含着世人难能想象的耳怕威力。

    如同亿万大军一个简简单单的进攻命令,就蕴含着极其可怕的威力。

    此时,众皆失声。

    众位老者还是自顾身份的,一个人单挑不过那神秘的“本源之主”都没想到要围攻。

    不过,杨泰坦却突然道:“我等同来便是同气连枝,一人失败,众皆颜面受损,这场子岂能不找回?更何况,此子如今如此强大,若再让坐在,百万年内,诸君诸家族非得仰其鼻息不可。所以,不得不除,能为诸君诸家族延得百万年时光或千万年时光都是好的。”

    众位神秘老者面面相觑。最后,就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同时身形一晃,在四面八方将李松石团团困住。

    “啧啧,单挑打不过,就来群殴吗?”李松石笑问。

    杨泰坦冷声笑道:“你灭我杨家,强占我杨氏龙族地盘,如今我归来取回我家族之地,名正言顺。你若阻拦,是为邪为恶。我等面对你这恶徒,何需讲究什么公平?”

    “好,说得好。”李松石道:“不过你杨家前日百万大军主动围困我一人,被我自卫反击击败,你等便是手下败将。这块地,便是战败割地培偿款,我收下乃是合情合理,名正言顺。你凭何说我强占呢?”

    说到这里,转过身,喝问道:“吴则城主,敢问杨氏地契房契转移手续办好了没有?”

    话声中蕴含着腾腾杀气。

    那吴家家主脸色骤变

    这种时侯,可就不能两面讨好了。如果此时说办好了,手下自会迅办妥,那就是站在“本源之主”这一方了。

    可是,这样一来,就会得罪了杨泰坦及那十几位级强者。同时,吴家的面子也会有所损失。

    而如果现在站在杨泰坦等龙这一方,那就是彻底得罪了本源之主。接下来可就要不死不休了。

    若是让乖本源之主与吴家交恶,那结果的可怕,并不比得罪那十几位老家伙要来得轻。一时间,吴则犹豫不决。看向他身边的诸位长老,而这些长老也都是皱眉。

    就在这时,无尽虚空之外,本源紫气当中,诸位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道:“快看快看,精彩的地方到了。你们说,那吴则小子会怎么选择呢?”

    “那还用说?十有**是联合那十几个藏头露尾的白袍小家伙对付那本源之主嘛。毕竟那本源之主表现得太过强势了。”6仁炳的声音道。

    “不错。而且”嘿嘿,就算那吴则不想得罪本源之主,我们也要让他不得不得罪啊。

    嗯,就悄悄催眠一下,精神暗示一下,让他下意识地讨厌本源之主吧。这样一来,接下来城中的混战才会越来越激烈啊。”太上恶身的声音传去

    “你个太上,也太会搅局了小不过我喜欢。但是。有一点要说清楚,这吴家现在可是我座下信徒直管的,回头他们完蛋了,你们可得给他们一点补偿,不能让他们委屈了。”另一个声音道。

    “清楚清楚,大不了下回让他们家族再当城主。如果真被那本源之主灭了,就让他们家族再强盛一些。如果只被打残,那就让他们的人多一些提前复活就可以了。到时侯百城大血战过后,处处是沉睡未醒的生灵,他们正好展势力,也算对得起他们现在当炮灰了。”太上恶身的声音说着。

    于是,吴家的命运就这么决定了。不是要被灭杀。就是要被打残。

    至于那“本源之主”是否有这个实力嘛”这根本不用担心,也不看现在到底是谁在背后搅风搅雨。就算“本源之主”的实力再弱,那些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也会暗暗相助的。对于这等强者来说,看一场好戏可以吴家的兴衰要重要得多了。

    当然,不是必要,他们也不会出手的。就算出手,也只会给一小小丁点的帮助,让那本源之主不会挂掉就行。不然的话,事情的展都是他们在推动,没点自主,那就无趣了,看着也无聊。

    只是,所有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到现在还没现,那个所谓的本源之主的真实身份竟是李松石这个新晋念动道生境界的变态。

    所以,不管它们出手与否,那本源之主都会安然无恙的。

    话说,此时说来迟,那时却快。

    李松石一声喝问,那吴则心念电转,前后不过一两秒钟时间 就脸现决绝之色,猛地站起来,道:“诸位长老,若让本源之主得势,我吴家丢失面子事怕是日后无数年间,都要仰那本源之主的鼻息了。”

    众长老相互看了看,也都暗暗点头:“不错,那本源之主自身实力如此之强,身边还有着一个不弱于杨泰坦的盖世强者。若让他得势,还得了?是该压一压了。

    “若是我们能压得下他,自然不担心他能翻何等风浪。若是我等联合那十几位龙神教会的盖世强者还对付不了那本源之主,哼,就更应该压了。以后就该他压在我们头顶上了,岂能不除?就算我们不除,城中诸多家族也会联起手来的。”

    诸位长老相到商讨着。

    这时,李松石脸色渐沉了。心想:“看来是有变数了”难不成真得用雷霆手段才能成事?”

    想着,就见刷刷刷地,数十条身影浮现在万里之外的虚空当中,一个个都身具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修为,正是那吴家家主吴则,以及诸位长老,以及家族供奉们。

    他们脸上神色平静无波,无喜无悲,寂然不动,仿佛亿万年亘古不变的雕像似的,看不出善意或敌意。

    而那吴则,则平静地站在一旁,定定地望着,既没过来,也没动弹。仿佛只是想旁观。

    但是,区区万里之遥,对这等强者来说,算得了旁观吗?

    他们,到底在为哪一方压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