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三十七章伪君子的颠峰境界

第七百三十七章伪君子的颠峰境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吴则家辛,你众是何意。”李松石问道。却是看也不甘甘旁围困着他的那十几个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

    而那些老家伙也非常之“善解人意,就站在附近围困着,居然没主动趁机攻击。

    不过,他们也是不怀好意,看到吴则等人站在一旁,也想拉这吴家的强者下水。据他们估计,吴则不站在“本源之主。一边的可能性更大。

    当即,就见吴则等人在那边沉吟着,没有吭声。

    见此情形,李松石心下明白了,而那些老家伙也明白了。

    不过,这时却不是李松石说话,反到是杨泰坦出声了:“吴则家主,你等至今没帮他弄好房契地契,让他行为名不正言不顺,已是大大地得罪。

    如今这情形,若是让这自称本源之主的人胜过我们,回过头来,第一个对付的,必定是你们。如此情形下,你们还不动手吗?。

    吴则猛然张开眼睛,手一挥,就下令让所有吴家高手与他一同将李松石团团围困住。

    李松石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微微一叹:,“看来你们是恨不得我不死啊。”

    “哼,怪只怪你不会做人。”杨泰坦冷哼道。

    吴则则道:“本源之主,报歉了,怪只怪你的名头叫本源之主,与我吴家地位相冲突,若今天站在你这一方。明日起,我吴家也没有脸面立足本源城了

    李松石微微点头,左右张望,问:“还有谁?有谁觉得本座好欺负的,也请出来吧

    话声刚落着,就见近十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又飞了出来,将李松石团团困住。

    李松石一看,仿佛早有所料,心中微微一笑。

    但是,城中的其它人,包括此时飞悬于半空中的吴家及龙神教会的诸位强者,却是有些傻眼了。

    “罗家?他们不是昨天就向那本源之主服软了吗?”

    城中隐在暗处感应这边战斗情况的人低声喃喃道。

    众人议论纷纷。

    这罗家,正是昨天李某人手下一个还不到大罗金仙境界的神灵跑过去送请贴,不中心被那门房一口气喷飞,结果李某人派了大批神秘人过去堵门,把那门房硬生生要回来的罗家。

    只见到为一个四十多岁的壮硕中年男子,满脸威仪,气度很是不凡。声若洪钟,极有气魄的样子,道:“本源之主,昨日正好罗某不在家中,你派人强索我罗家之人。家中小儿不懂事,当时正为别事气愤,一时在气头说要将那罗家之人逐出家门。如今我等此来不为别事,只为要回那罗家之人。且请本源之主将那人送回,并赔礼道歉。如此,罗某可当什么事情都没生过。若不然,就只好得罪了”嗯,想必本源之主也不愿意在此局面下,与罗某为敌吧?”

    那罗姓龙族的家主在那里平静地望着李松石,眼神中带着淡淡的杀机。

    这一刻,城中喧声四起,无数人在暗中骂:“无耻,这罗家,也太无耻了。这罗家家族看起来道貌岸然,原来也不过是披了张好皮的伪君子罢了。我呸!!”。

    不过,也有一些无耻之徒对罗家的作为大为欣赏,反而心生敬佩:,“高明啊,识时务者为俊杰,能审势,知进退,这罗家果然厉害。怪不得近年家势蒸蒸日上。如此懂得隐忍的家族,嗯,值得一交。”

    不提暗中众人纷纷议论,李松石却是哈哈大笑:“罗家族,你们将门房逐出家门。自找你罗家小儿将那门房寻回便是,来找本座,这算什么一回事?”

    “哼,本源之主你听错罗某话中之意了吧?罗某是说鄙家小儿一时气愤乱说,事实上根本就没将任何人逐出家门。他向来宅心仁厚,体贴下人,不过是看到有个美差事,就将那门房派出去,以得个好处,也处是给他口不择言以作赔罪。谁想本源之主你居然派人截下我罗家外出公干之人,藏了起来。正所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本源之主,难不成你以为你所做所为小竟瞒得过所有人不成?”

    那罗家家主正气凛然地说着小满脸浩然正气,一股正直光辉的气息,扑面而来。

    整个本源城中的强者们听到这段话,顿时傻住了。

    有些修炼炼傻了的家伙,自然会忍不住想:“难道事情跟罗家家主所说的一样?”

    但是,更多的强者却在心中暗呸,呸完了又挑大拇指:“无耻之人令人讨厌,但无耻到如此程度的,实在罕见。伪君子做到如此正气凛然,仿佛事事无心于愧,胡乱颠倒黑白而不损身上丝毫浩然正气的,也是本源第一龙了。能做到如此程度,就算此龙再让人讨厌,也不得不说个服字。”一时间,众人竟时那罗家大为改观。

    对于这个真实本源世界来说,伪君子人人会当,但做到罗家家主这等登峰造极的地步,可就不容易了。而要有如此的造诣,非得经过,“刻苦练”细心琢磨才行。那怎能不让人敬佩呢?

    此时,李松石微微一叹:“世间无耻之人,你算是第一位了。怪不得别人说,罗家之龙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极致,非要争个第一不可。而如今”在伪君子这伟大的事业上,你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的

    “多,休得胡言。罗某堂堂一家之主,行事上无愧于天,下无作于地,向来是行得正做得直,岂容你胡乱朝罗某身上泼脏水?本源之主,正所谓公道自在人心,难不成你以为你这般胡说八道,就能毁了罗某的名誉,让人轻信你的胡言乱语了吗?说不得,今天你不给我个交待,说清楚,以正罗某清誉,罗某必定不会甘休

    罗家家主说得义正辞严,一派正人君子胸怀坦荡的架势。而配上他这相貌,倒也完全说得过去。

    而且,离奇的是,这罗家家主如此狡辩,反到让暗中不少窥视的强者忍不住心生疑惑了:“难不成事情真像罗家家主所说的那样,那门房根本只是派出去公干,而不是被逐出家门?也对。说不定是为了避开那本源之主,没想到反而被抓罢了

    可笑啊,居然有些人想着想着,反而相信罗家家主的话了。尤其是那些没荐亲眼右六二时事情的展的人,更易轻一此大家族的小车因为修炼太过顺利,不如盘古宇宙当中的生灵,每进一步都要历经千难万险才能成功。所以心志在某方面并不是很坚定。在面对修为比他们弱的人还好,若面对比他们更强大之人,心志就不稳了。此时被这罗家家主一说,居然到是相信了罗家家主的话,哪怕是昨天亲自用神识察探到那边的情形,也会先想自己是不是被幻境所惑,而不是想到罗家家主在撒谎。

    特别是罗家的小辈后人,更是对这罗家家主信任有加,一时间,对本源之主义愤填膺。

    感应到如此种种情形,李松石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心道:“原来无耻到一定程度,居然能让假话假事变得无限接近于真实。这到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如今真是长见识了啊。

    想着,也不再辩论了,就道:“罢了罢了,本座不与你争这口舌之利。”

    “哼,岂是口舌之利?罗某心中有道理,话中有道理,哪怕本人拙于口舌,所说之言辞自然也是无往不利。而你虽善于辩论,口舌争风,却因胸中无道理,话中理亏小自然不如罗某。而且,也非是罗某欲争这口舌之利,实为真相与道理,不得不争。也因身为罗家家主,为我罗家名誉,不得不争

    那罗家家主一说,李松石顿时有些傻眼,心道:“我以为天底下伪君子当以岳不群为典范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更牛的。行,他厉害

    李松石暗暗摇头,手一挥:“如今不与你说,真相我回头自然要让所有人知道

    “哼,你所谓的真相,难不成想要妖言惑众不成?须知朗朗乾坤之下,自有正气。谣言也当止于智者,不管你怎么说,天下有智之生灵,都不会被你迷惑的

    罗家家主说着,李松石气极反笑,不理他,回过头,厉声问:“还有谁?还有谁要与本座为敌?尽可出来!”。

    话说着,周围没人出声了。

    诸多大家族成员有心出手把那本源之主灭杀。不过看如今这情形,就算他们不出手,也没什么了。

    若是在场之人能将本源之主困住,他们出来也没用,反倒让自己名声中多了点以多欺少的小瑕疵。

    而若是在场之人尚不能将本源之主困住,那面对如此可怕的人物,他们可不能胡乱出头。

    半天,没见有人出声。李松石就回转过头,望着杨泰坦十几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以及吴家和罗家的诸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眼神扫了一圈,就点点头:“好,好得很。果然是妙极。你们是想以多欺少?那就别怪我以尔之道还施尔身了

    话说着,就见在场的诸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同时出手了。

    刹那间,大群强者的精神意志猛地临头压了下来,便将周围的空间困住。除非是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在此,否则任合道冥冥境界的强者再强大的通天手段,也别想使用空间法术。

    别说将空间中藏着的什么神秘强者召唤来了,就连附近的别的强者想跨越空间直达此地,都无法办到。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众人却突然现,那本源之主突然消失不见了。不由得面面相觑。

    “啊,你,你是谁?!”。杨泰坦无比震惊的声音传来。

    众人望去,顿时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

    原来,就在杨泰坦面前,居然还站着另一个杨泰坦。两人不仅身形相貌完全一致,就连身上所穿的衣物,还有身上散出来的气势力量,精神波动,包括元神修为,居然完全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

    一时间,所有人傻眼了。

    “你又是谁?”另一个杨泰坦沉着脸,问着最先出震惊声音的那个杨泰坦道。

    为了方便,就将沉着脸的那个称为“杨泰坦乙”而最开始出声的那个就叫做,“杨泰坦甲。”

    此时,杨泰坦乙的声音和杨泰坦甲的声音也是一模一样的,说话的语气都是一样,分不出来,就连话中蕴含着惊讶之意都一样。

    一时间,所有人再次面面相觑。

    此时,杨泰坦甲道:“你是本源之数居然想冒充老夫?哼,能装得如此之像。也倒难为你了。”“哼,满口胡言。本源之主,你以为你变成老夫的样子,就能瞒过所有人了吗?”杨泰坦乙说着,回转过头,道:“麦哲伦老友,阿尔卑斯老友,吴则家主,罗英家主,一起来助老夫将这假冒老夫的本源之主擒下

    “哈哈,真是贼喊抓贼。麦哲伦老友,阿尔卑斯老友,吴则家主,罗英家主,别听他的话,他才是假的。怎么?你们不信?喜玛拉雅老友,三百万年前我曾亲自进出过你的大十世界,在你的神国当中一起渡过了十万年的美好时光呢。”

    杨泰坦甲说着,其中一个神秘黑袍人就指着他道:,“这才是真的,此事别人都

    “喜玛拉雅老友,你岂能轻信他的话?三百万年前我进出过你的大千世界,在你的神国当中,不是有一人名叫,诺特斯莱雅妮蒂娅。的吗?。杨泰坦乙说着。

    一瞬间,那个名叫喜玛拉雅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突然怔住了,随即望向别人,摇摇头:“我也分不出来。小

    一时间,满城哗然。就连无尽虚空的本源紫气之中的老家伙们,都是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怎么可能?就算能变得像也就算了,居然连对方如此秘密的事情都知道得清清楚楚,这是怎么做到的?。

    无数人心中暗骇,满脸不可思议,心中充满了不解。

    同时,心底也升起了一股极度恐惧的感觉。

    试想想,如果那个号称本源之主的家伙,突然变成你最为亲近的人,身形相貌气息气质完全一样小包括精神波动灵魂特征以及修为能力都是一模一样的,然后接近于你,或是接近于你这家族的最核心之地,在最关键的时侯”,

    单止想想,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尤其是某些女性的混沌之龙小一想到说不定自己某天晚上,一觉醒起来,结果都没现,方小黄是那本源!辛变成的,那一一一就实在是太可怕了目然。某些喜欢臆想的雌性混沌之龙,也因此而大为兴奋,忍不住心生期待,幻想着真有这么一天的出现了。

    若真是这样,能与那本源之主睡上一晚,倒也不错”毕竟。这里是强者为尊的真实本源世界。对于某些雌性混沌这龙来说,能和本源之主如此强大的男人生一段美妙的故事。也是求之不得。

    此时,不说本源城中诸人的哗然,不提某些花痴龙心中的白日梦幻想,只说那奥古斯都等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在嘀嘀咕咕。

    奥古斯都的声音在本源紫气的深处传来:“诸位,你们认得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吗?”

    “切,怎么可能认得出?身形相貌,气息气质,说话语气,精神波动,灵魂特性,还有一身修为,甚至包括身上的衣服什么的,全都一模一样,谁能分得出来?除非我们用神识察探,或以神通法术辩别,否则别想分得出来。只是,那小子身上带着蕴有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的护身符,我们若用神识察探,或是施展法术针对他,必定会被觉,那就没意思了太上恶身的声音传来。

    “要不,我们赌赌看,哪个是真哪个是假?”陆仁炳的声音道。

    “也好,怎么赌?”太上恶身的声音道。

    “等等,要赌我也来。

    只不过,等下怎么分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万一他们打起来,两人混在一起,就算分出真假,也不知此时哪个是哪个了。”奥古斯都的声音道。

    “也对。要不然,先把现在的情况一直用记忆水晶全方位记录起来,然后等到那小子变回真身,再作辩别,只要不释放出能量气息,就不会被现”。

    “嗯,这办法很不错,也免得等下有谁删改记忆。不过就是有点不好,万一他们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家伙打起来,力量余波太强大,那记忆水晶也不好记录啊

    一干老不死的念动道生境界老家伙们在那里嘀嘀咕咕着。

    而下面的杨泰坦甲和杨泰坦乙则是在指着对方大呼小叫了:“你是假的,我是真的

    “你才是假的,我才是真的

    两个人叫着叫着,然后就挤到一团,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

    令人无语的是,两人施展出来的招式手段,居然也极是相似,散出来的精神意志力量,那力量本质特性也是一模一样。

    而且,战斗越来越激烈,打得难分上下,直令周围的吴家之人和罗家之人都是面面相觑,包括龙神教会的神秘老头子们,都是眉头大皱。

    “怎么办?。罗则回头问自己身边的长老

    诸位家族长老们摇摇头,却是暗暗后悔。

    如此情形,实在是太过诡异了。真这么下去,别说几十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围攻了,就算是数百数千数百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也为难不了那个本源之主啊。

    只要那本源之主随便变做一个自己这方的人,那到时侯,陨落的是本源之主还是己方之人,都搞不清楚。

    可以说,只要他有着如此诡异的能力,那一切围攻的手段,对这本源之主都什么用了。不管集合再多的强者,只要不是能够单挑战胜他的,那就一点用处都没有。

    别说两个家族加龙神教会联合,哪怕是一百个家族联合起来也拿他没办法”当然,诸多强者并不怕这本源之主。而且,只要小心警戒,也不可会让他偷袭成功。但问题是,这面子丢得大啊。不论多少人来,虽然不怕他,但他也不怕人多的一方。

    更重要的是,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谁知道这本源之主何时会报复回来?

    一时间,诸多强者心中都暗暗有悔意。心里嘀咕咒骂着:“这该死的本源之主,有这个的力也不早点展露出来,早知道你有这能力,宁愿丢点面子,也不会与你做对了。该死的。居然把这么强大的能力隐藏起来,这不是在害人吗?。

    众皆脸色难看。

    忽然,罗家有一个长得高高瘦瘦,满脸奸诈之色的长老道:”家主,依我看,大家先将那两位杨泰坦长老给困起来吧。相信,事后道歉一下,那杨泰坦长老也会理解的

    吴则那边的人也点点头:“小嗯,这办法不错。如果本源之主不想被我们围困囚禁起来,必定会反抗的。若是杨泰坦长老,我们先说好事后向他赔罪,应该不成问题。不过”还需喜玛拉雅长老那边的人同意帮忙才好啊

    于是,一干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在那边嘀嘀咕咕地商议了起来。

    而这边,变成杨泰坦的李松石和那杨泰坦正大作一团。混乱程度,比西游记当中的真假孙悟空打在一起时还要厉害。

    毕竟那西游记当中,地府之中的什么什么王,和那如来佛祖还认得本源。而李某人现在嘛”啧啧,估计就算是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亲临,也没办法。

    毕竟,李某人现在可是借助梅雨心的“易容”仙术改头换面。那天赋仙术的强大且不说了,只说梅雨心如今也是念动道生的境界。就足够让人头大了。恐怕非得盘古大神跑来,才能认得出谁真谁假。或者是让某些拥有类似于羲灵月的“回魂仙梦。之类的仙术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才能现真相。

    所以,李松石现在根本就是肆无忌惮地变着,又用谢紫董的天赋仙术,感应那杨泰坦心里的全部想法。而这种探测,只需被动感应就好,不用释放神识,不用触动他体内的希望之光,完全不会被觉。唯一不好的,就是不能主动探测某方面的讯息。只能在那杨泰坦想到时,才能感知出来。如同看电视,遥控器在别人手中,看书时,别人翻页一样无奈。

    不过,虽然如此,但也足够了。再加上以他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身份。模仿区区一个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的种种行为,就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

    此时,诸位花仙子们藏身在李某人的精神世界当中,差点都笑得直打跌了。

    “很有趣啊。依我看,干脆让石哥哥把我们放出去,我们也都变化成其它人到时侯混作团,我看他们怎么办。哼,居然想欺个出们,门都没有。”原青青爱慢分明,立场坚定无比地说着。

    白牡丹微微笑道:“这办法倒好。不过我们一大群人都展现出如此神奇的力量,就太惹人注目了。还是让大哥在那里表演就好了。而且我们实力不到念动道生境界,现在出去也有一点被识破的危险,还是小心为妙。”

    原青青听着,嘀咕道:“被现也没什么关系啊,一大群人,一两个被现,再变作另一人就好了。”

    说着,顿了顿,又道:“不过,我听牡丹姐姐的,我们还是不要出去捣乱了。”

    事实上,原青青等人出来也无妨。李松石和诸位花仙子完全可以通过心灵上的感应,分辨出彼此的身份,但这样的确很容易造成过大的轰动。

    李某人展现出如此神奇的力量,已经不大好了,若诸位花仙子也都能办到,很容易就让人怀疑。一旦任人胡乱联想起来,事情就是大大的不妙。所以众花仙子现在只当看客,没有乱来。

    就在这时,吴则与罗英等认就将李松石和杨泰坦团团围了起来。

    几十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就将那杨泰坦甲和杨泰坦乙给困住。

    浩浩荡荡强烈无比的气势力量,如同亿万丈波涛,如同将倾之大山,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只要杨泰坦甲和杨泰坦乙任何一人想逃都绝对会引来几十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的联手攻击。

    一时间,受着这股气势的压制,杨泰坦甲和杨泰坦乙同时反应过来,两人猛地愣在了原地,定定地看着周围的情况。

    突然,其中一个杨泰坦大声道:“喜玛拉雅老友,阿尔卑斯老友,你们这是干什么?”

    很抱歉的是,现在众人知道这两人当中必定有一个杨泰坦甲,还有一个杨泰坦乙,但是,哪个是杨泰坦甲,又哪个是杨泰坦乙,现在都很不清了。

    所以,只好先将刚才那个出声的定为杨泰坦丙,而另一个定为杨泰坦丁”圃,

    此时,外面一个身穿神秘长袍的老者道:“杨泰坦老友,如今你们两个身形相貌俱是一致,精神波动灵魂本质以及一身修为也全相同,言行举止,包括过往隐秘之事,都是清楚。

    所以我们实在分不出你们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我是真的,他的假的!!”杨泰坦丙怒道。

    “我才是真的,他才是假的。”杨泰坦丁也怒道。

    一时间,两人怒目相视。

    “且慢,且慢。两位稍安勿燥。既然你们都自承认是真的,那好,待我们将你们两人擒住,细细询问,就知道了,若是真正的杨泰坦老友,你该知道我们此事是为了你好才对。就请不要反抗。而若是谁反抗了,那就是本源之主变化”

    “我呸!!”杨泰坦丙道:“老夫就是真的,你们如果将老夫擒了下来,这老夫这张老脸还用要吗?”

    “呸,我才是真的。不过,哼,本源之主说得不错,如果让你们把我们擒了下来,那这张老脸还用要吗?”杨泰坦丁道。

    外面的人一阵无奈,那个说话的神秘人道:“两位,我们也是无奈之举啊。如此我们在这里布设阵势,两位且自缚,只是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如此,不就没掉面子吗?两位既不是被我们击败的,只不过是想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罢!”

    “哼,说得好听。”杨泰坦丙道:“你能保证外面的人见了不会乱说什么吗?”

    外面的诸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杨泰坦丁突然脸色骤变,盯着杨泰坦丙:“你居然用神识探测我?你这个冒牌货。”

    说着,一掌拍了过去。

    “我呸,老夫什么时侯用神识探测你了?你才是冒牌货。”杨泰坦丙也是一掌还了回去。两人一掌相对,轰的一声,两掌并在一起,一股浩浩荡荡的合道冥冥真峰境界的精神力量在两掌之间流转。

    “哼,做了不敢承认,你也够无耻的。怪不得你知道老夫那么多私事,原来竟是用神识探测,用秘术察知老夫心里的想法。”杨泰坦丁怒喝。

    “哼,信口开河。在场有谁现老夫用神识了?”杨泰坦丙说着。

    忽而,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两人掌中蕴生,就弊轰的一声,如同原子弹爆,强大的力量化作冲击波朝四面八方绽射。

    强大的力量震得杨泰坦丙和杨泰坦丁的身形一下子倒飞了出去,分向两边,一下了,一人一个。方向,就撞入了周围的几十个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之中。

    而对如此情形,诸多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大眼瞪小眼,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同时对付两人吗?刚才还没商量妥当,这就相当于连杨泰坦和本源之主一起得罪,里外不是人了。

    想着,那爆炸中心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涌现。滚滚如浪涛的冲击波直令空间都破裂,一股股紫金色的本源紫气从裂缝中涌出,弥漫四面八方。再被那冲击波一搅,方圆千百里内,处处紫金色,神识难以探察周围情况。

    现场一片混乱。

    不过,却有人出手挥动狂风,瞬息间就将周围的鼻金色气息全部吹散了。距离骚乱,前后不到半秒钟时间。

    但是,这半秒钟,足够做好多事情了。

    只听吴则的声音忽道:“啊,现本源之主了。”

    众人望去,就见吴家家主吴则手指着的对面,竟站着一个吴则。

    那吴则的身形相貌,气息气质,一身的修为,精神波动灵魂波动什么的,都完全一样。

    至于衣服啊以及体内的血肉构造什么的,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

    不说用,现在也得将两个吴则划分开来了,刚才出声的就是吴则甲,另一个。就是吴则乙……圃。

    此时,吴则乙脸色涨得通红小不禁暴怒:“你,你,你贼喊捉贼,恶人先告状。本源之主,”

    话说到一半,吴则甲突然心念一动,感应到吴则乙心里的想法,不禁心中冷笑:“哼,居然想通过破口大骂“本源之主,的名号来证实自己的清白?不过,右”澡真拿着我的名头乱吼乱骂,而我却不肯出声,未克树“弘名头,日后平白被人取笑。”

    变成吴则甲的李松石右掌一挥:“无耻之徒,想变成本人的样子,被揭穿还不想承认?吃我一掌。”

    于是,乒乒乓乓地混战了起来。

    两个看起来一模一样,而力量本质也好似一模一样的吴则打作了一团。周围的众人再次面面相觑,心头升起一股强烈的无力之感。

    怎么办?之前气势汹汹志在必得,现在居然弄成了这等仿若儿戏一般的局面。

    一时,众皆愁眉苦脸。

    不过,很快他们就有了决绝。

    一瞬间,几十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同时将那再个吴则围困了起来,然后其中部份合道冥冥境界强者同时出手,便要将两人擒下。

    但吴家的家族长老们突然一阵犹豫,想了想,还是迟疑着,便要出手拦截。

    就在此刻,场中刺目的白光一闪。一瞬间,天地万物俱为之失色。

    而后,一声怒吼自吴则的口中。

    众皆惊疑,但白光散去时,却现吴则已经不见了,两个吴则都不见了。

    众皆又惊又怒。但是,却现现场多了一个罗英。

    其中一个罗英就望着另一个罗英在笑。

    其中一个罗英道:“我就是本源之主。”

    众皆愕然。现在这本源之主怎么自行暴露了?

    不过看看目前的局势,现两个罗英都离众人极近,很难对那两个罗英围攻。

    众人想退开,那变成罗英的李松石就道:“别动。若不然我就再变为别人。”

    一时间,众人停顿了下来。

    吴家的高手们不禁怒道:“本源之主,我吴家家主哪去了?”

    变成罗英的李松石笑道:“我先借来一用,过后再归还。”

    众吴家高手暴怒,其中几个道:“我和你拼了”

    但未冲出去,就被另外几位拦住:“别冲动,想害死家主吗?”

    那冲动的几个就停了下来。不然,事后被污为想谋篡,那就不妙了。毕竟家族之中,也不是和气一团啊。

    李松石笑着,变回了原状,道:“这就对了嘛。诸位,我问你们一句,事到如今。你们还想对我围困打击吗?如果还想继续,我敢保证,我可以随时变成在座的任何一位。想要离开此地,也轻而易举。随后只要再到诸位的家族地盘那里去拜访拜访,想信诸位一定会很开心很乐意很兴奋的,时吧?”

    众皆脸色难看了起来。

    “你在威胁我们吗?”一个神秘黑袍人道。听声气,似乎就是之前那个叫什么喜玛拉雅的神秘人。

    “你们当成威胁也罢,善意提醒也罢。就看你们怎么想了。”

    “哼,狂妄。”喜玛拉雅道。

    “你信不信我变成你的样子,或变成你那大千世界当中最重你信任的几位信徒?”

    “哼,你能变出信仰之丝来吗?”喜玛拉雅不甘示弱道。

    李松石笑道:“但我却能变成别人,引一群人去攻击你。什么栽赃嫁祸之类的事情,太过卑鄙,我是坚决不会做的。”

    那叫喜玛拉雅的顿时不出声了,顿了顿,才嗫嗫道:“刚才我只是在开玩笑。”

    “嗯,我知道,我也只是在开玩笑。”李松石笑着,又道:“对了,我这边就要举行开户大典了,吉时将至,实在不便久陪诸位。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兴致下去一起观礼啊?”

    “免了免了。”众皆拒绝。笑的,面子还丢得不够大吗?

    所以,只好说些“改日再行拜访”之事,仿佛之前的冲突完全不存在似的。

    “那就好。不过,哪能为难诸位前来拜访啊?是我主动去拜访你们才对。”李松石说道。

    一时间,众皆色变

    李松石却笑了笑,道:“当然,是光明正大地投拜贴拜访。怎么,诸位不欢迎吗?”

    “欢迎欢迎,岂会不欢迎?”诸位高手脸色难看,嘴里说着欢迎,但心里却巴不得李某人当他们不存在,日后不用打交道。此时,就是苦着一张脸,笑得比哭还难看。

    李松石望向吴家之人,道:“我与吴则家主感情深厚,需要和他培养培养感情。等你们将我名下的房契地契转移手续办好,那我再恭送吴则家主回去,诸位认为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是一点都不好小谁知道你到底侯会动什么手脚啊?

    不过,现在李松石形势比人强,吴家之人不得不低头。最多只能口头上问几句能否通融,不过只是平白碰软钉子丢面子,就没敢多问了。

    李松石笑眯眯地,又望向了罗英:“嗯,罗家主啊,好得很,你果真是个伟大的正人君子,我很佩服你的光明磊落,所以决定了。明天过后,就会亲自将那个门房。送回你们罗府,不知道,您意下如何啊?”

    罗英脸色如土,不过,才一眨眼,就恢复了正常:“哼,既然你承认将我们罗家的门房截走,送他送回也是合情合理的。如此看来,你本源之主到也是个小敢做敢当的好汉子。我罗英佩服你。看来,是之前我对你有误会了。在此道个歉。回头有机会,定当与你把盏言欢,浮一大白,也为人生快事啊。”

    说着,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一副“俺就是忠诚憨厚老实人”的样子。

    只不过,诸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看着他,都是心中鄙夷:“世间之无耻,莫过于此矣。”

    同时,也是暗暗倒吸凉气:“如此厚的脸皮,这般厚黑,显然在伪君子一道上已是登峰造极,堪称前无古人。后亦难有来者可追了。这么变态的家伙,危险程度不见得就比本源之主差多少。回头离他远点,没事少得罪。不然的话”

    一时间,众皆对这位罗家家主避而远之,心中既鄙夷又不得不警惧。

    这个罗英,已经将“笑面虎”和“伪君子”的事业,上升到哲学和艺术的程度了,如此人物。岂能不防?

    吴则家辛,你众是何意。”李松石问道。却是看也不甘甘旁围困着他的那十几个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

    而那些老家伙也非常之“善解人意,就站在附近围困着,居然没主动趁机攻击。

    不过,他们也是不怀好意,看到吴则等人站在一旁,也想拉这吴家的强者下水。据他们估计,吴则不站在“本源之主。一边的可能性更大。

    当即,就见吴则等人在那边沉吟着,没有吭声。

    见此情形,李松石心下明白了,而那些老家伙也明白了。

    不过,这时却不是李松石说话,反到是杨泰坦出声了:“吴则家主,你等至今没帮他弄好房契地契,让他行为名不正言不顺,已是大大地得罪。

    如今这情形,若是让这自称本源之主的人胜过我们,回过头来,第一个对付的,必定是你们。如此情形下,你们还不动手吗?。

    吴则猛然张开眼睛,手一挥,就下令让所有吴家高手与他一同将李松石团团围困住。

    李松石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微微一叹:,“看来你们是恨不得我不死啊。”

    “哼,怪只怪你不会做人。”杨泰坦冷哼道。

    吴则则道:“本源之主,报歉了,怪只怪你的名头叫本源之主,与我吴家地位相冲突,若今天站在你这一方。明日起,我吴家也没有脸面立足本源城了

    李松石微微点头,左右张望,问:“还有谁?有谁觉得本座好欺负的,也请出来吧

    话声刚落着,就见近十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又飞了出来,将李松石团团困住。

    李松石一看,仿佛早有所料,心中微微一笑。

    但是,城中的其它人,包括此时飞悬于半空中的吴家及龙神教会的诸位强者,却是有些傻眼了。

    “罗家?他们不是昨天就向那本源之主服软了吗?”

    城中隐在暗处感应这边战斗情况的人低声喃喃道。

    众人议论纷纷。

    这罗家,正是昨天李某人手下一个还不到大罗金仙境界的神灵跑过去送请贴,不中心被那门房一口气喷飞,结果李某人派了大批神秘人过去堵门,把那门房硬生生要回来的罗家。

    只见到为一个四十多岁的壮硕中年男子,满脸威仪,气度很是不凡。声若洪钟,极有气魄的样子,道:“本源之主,昨日正好罗某不在家中,你派人强索我罗家之人。家中小儿不懂事,当时正为别事气愤,一时在气头说要将那罗家之人逐出家门。如今我等此来不为别事,只为要回那罗家之人。且请本源之主将那人送回,并赔礼道歉。如此,罗某可当什么事情都没生过。若不然,就只好得罪了”嗯,想必本源之主也不愿意在此局面下,与罗某为敌吧?”

    那罗姓龙族的家主在那里平静地望着李松石,眼神中带着淡淡的杀机。

    这一刻,城中喧声四起,无数人在暗中骂:“无耻,这罗家,也太无耻了。这罗家家族看起来道貌岸然,原来也不过是披了张好皮的伪君子罢了。我呸!!”

    不过,也有一些无耻之徒对罗家的作为大为欣赏,反而心生敬佩:,“高明啊,识时务者为俊杰,能审势,知进退,这罗家果然厉害。怪不得近年家势蒸蒸日上。如此懂得隐忍的家族,嗯,值得一交。”

    不提暗中众人纷纷议论,李松石却是哈哈大笑:“罗家族,你们将门房逐出家门。自找你罗家小儿将那门房寻回便是,来找本座,这算什么一回事?”

    “哼,本源之主你听错罗某话中之意了吧?罗某是说鄙家小儿一时气愤乱说,事实上根本就没将任何人逐出家门。他向来宅心仁厚,体贴下人,不过是看到有个美差事,就将那门房派出去,以得个好处,也处是给他口不择言以作赔罪。谁想本源之主你居然派人截下我罗家外出公干之人,藏了起来。正所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本源之主,难不成你以为你所做所为小竟瞒得过所有人不成?”

    那罗家家主正气凛然地说着小满脸浩然正气,一股正直光辉的气息,扑面而来。

    整个本源城中的强者们听到这段话,顿时傻住了。

    有些修炼炼傻了的家伙,自然会忍不住想:“难道事情跟罗家家主所说的一样?”

    但是,更多的强者却在心中暗呸,呸完了又挑大拇指:“无耻之人令人讨厌,但无耻到如此程度的,实在罕见。伪君子做到如此正气凛然,仿佛事事无心于愧,胡乱颠倒黑白而不损身上丝毫浩然正气的,也是本源第一龙了。能做到如此程度,就算此龙再让人讨厌,也不得不说个服字。”一时间,众人竟时那罗家大为改观。

    对于这个真实本源世界来说,伪君子人人会当,但做到罗家家主这等登峰造极的地步,可就不容易了。而要有如此的造诣,非得经过,“刻苦练”细心琢磨才行。那怎能不让人敬佩呢?

    此时,李松石微微一叹:“世间无耻之人,你算是第一位了。怪不得别人说,罗家之龙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极致,非要争个第一不可。而如今”在伪君子这伟大的事业上,你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的

    “多,休得胡言。罗某堂堂一家之主,行事上无愧于天,下无作于地,向来是行得正做得直,岂容你胡乱朝罗某身上泼脏水?本源之主,正所谓公道自在人心,难不成你以为你这般胡说八道,就能毁了罗某的名誉,让人轻信你的胡言乱语了吗?说不得,今天你不给我个交待,说清楚,以正罗某清誉,罗某必定不会甘休

    罗家家主说得义正辞严,一派正人君子胸怀坦荡的架势。而配上他这相貌,倒也完全说得过去。

    而且,离奇的是,这罗家家主如此狡辩,反到让暗中不少窥视的强者忍不住心生疑惑了:“难不成事情真像罗家家主所说的那样,那门房根本只是派出去公干,而不是被逐出家门?也对。说不定是为了避开那本源之主,没想到反而被抓罢了

    可笑啊,居然有些人想着想着,反而相信罗家家主的话了。尤其是那些没荐亲眼右六二时事情的展的人,更易轻一此大家族的小车因为修炼太过顺利,不如盘古宇宙当中的生灵,每进一步都要历经千难万险才能成功。所以心志在某方面并不是很坚定。在面对修为比他们弱的人还好,若面对比他们更强大之人,心志就不稳了。此时被这罗家家主一说,居然到是相信了罗家家主的话,哪怕是昨天亲自用神识察探到那边的情形,也会先想自己是不是被幻境所惑,而不是想到罗家家主在撒谎。

    特别是罗家的小辈后人,更是对这罗家家主信任有加,一时间,对本源之主义愤填膺。

    感应到如此种种情形,李松石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心道:“原来无耻到一定程度,居然能让假话假事变得无限接近于真实。这到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如今真是长见识了啊。

    想着,也不再辩论了,就道:“罢了罢了,本座不与你争这口舌之利。”

    “哼,岂是口舌之利?罗某心中有道理,话中有道理,哪怕本人拙于口舌,所说之言辞自然也是无往不利。而你虽善于辩论,口舌争风,却因胸中无道理,话中理亏小自然不如罗某。而且,也非是罗某欲争这口舌之利,实为真相与道理,不得不争。也因身为罗家家主,为我罗家名誉,不得不争

    那罗家家主一说,李松石顿时有些傻眼,心道:“我以为天底下伪君子当以岳不群为典范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更牛的。行,他厉害

    李松石暗暗摇头,手一挥:“如今不与你说,真相我回头自然要让所有人知道

    “哼,你所谓的真相,难不成想要妖言惑众不成?须知朗朗乾坤之下,自有正气。谣言也当止于智者,不管你怎么说,天下有智之生灵,都不会被你迷惑的

    罗家家主说着,李松石气极反笑,不理他,回过头,厉声问:“还有谁?还有谁要与本座为敌?尽可出来!”

    话说着,周围没人出声了。

    诸多大家族成员有心出手把那本源之主灭杀。不过看如今这情形,就算他们不出手,也没什么了。

    若是在场之人能将本源之主困住,他们出来也没用,反倒让自己名声中多了点以多欺少的小瑕疵。

    而若是在场之人尚不能将本源之主困住,那面对如此可怕的人物,他们可不能胡乱出头。

    半天,没见有人出声。李松石就回转过头,望着杨泰坦十几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以及吴家和罗家的诸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眼神扫了一圈,就点点头:“好,好得很。果然是妙极。你们是想以多欺少?那就别怪我以尔之道还施尔身了

    话说着,就见在场的诸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同时出手了。

    刹那间,大群强者的精神意志猛地临头压了下来,便将周围的空间困住。除非是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在此,否则任合道冥冥境界的强者再强大的通天手段,也别想使用空间法术。

    别说将空间中藏着的什么神秘强者召唤来了,就连附近的别的强者想跨越空间直达此地,都无法办到。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众人却突然现,那本源之主突然消失不见了。不由得面面相觑。

    “啊,你,你是谁?!”杨泰坦无比震惊的声音传来。

    众人望去,顿时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

    原来,就在杨泰坦面前,居然还站着另一个杨泰坦。两人不仅身形相貌完全一致,就连身上所穿的衣物,还有身上散出来的气势力量,精神波动,包括元神修为,居然完全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

    一时间,所有人傻眼了。

    “你又是谁?”另一个杨泰坦沉着脸,问着最先出震惊声音的那个杨泰坦道。

    为了方便,就将沉着脸的那个称为“杨泰坦乙”而最开始出声的那个就叫做,“杨泰坦甲。”

    此时,杨泰坦乙的声音和杨泰坦甲的声音也是一模一样的,说话的语气都是一样,分不出来,就连话中蕴含着惊讶之意都一样。

    一时间,所有人再次面面相觑。

    此时,杨泰坦甲道:“你是本源之数居然想冒充老夫?哼,能装得如此之像。也倒难为你了。”“哼,满口胡言。本源之主,你以为你变成老夫的样子,就能瞒过所有人了吗?”杨泰坦乙说着,回转过头,道:“麦哲伦老友,阿尔卑斯老友,吴则家主,罗英家主,一起来助老夫将这假冒老夫的本源之主擒下

    “哈哈,真是贼喊抓贼。麦哲伦老友,阿尔卑斯老友,吴则家主,罗英家主,别听他的话,他才是假的。怎么?你们不信?喜玛拉雅老友,三百万年前我曾亲自进出过你的大十世界,在你的神国当中一起渡过了十万年的美好时光呢。”

    杨泰坦甲说着,其中一个神秘黑袍人就指着他道:,“这才是真的,此事别人都

    “喜玛拉雅老友,你岂能轻信他的话?三百万年前我进出过你的大千世界,在你的神国当中,不是有一人名叫,诺特斯莱雅妮蒂娅。的吗?。杨泰坦乙说着。

    一瞬间,那个名叫喜玛拉雅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突然怔住了,随即望向别人,摇摇头:“我也分不出来。小

    一时间,满城哗然。就连无尽虚空的本源紫气之中的老家伙们,都是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怎么可能?就算能变得像也就算了,居然连对方如此秘密的事情都知道得清清楚楚,这是怎么做到的?。

    无数人心中暗骇,满脸不可思议,心中充满了不解。

    同时,心底也升起了一股极度恐惧的感觉。

    试想想,如果那个号称本源之主的家伙,突然变成你最为亲近的人,身形相貌气息气质完全一样小包括精神波动灵魂特征以及修为能力都是一模一样的,然后接近于你,或是接近于你这家族的最核心之地,在最关键的时侯”

    单止想想,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尤其是某些女性的混沌之龙小一想到说不定自己某天晚上,一觉醒起来,结果都没现,方小黄是那本源!辛变成的,那一一一就实在是太可怕了目然。某些喜欢臆想的雌性混沌之龙,也因此而大为兴奋,忍不住心生期待,幻想着真有这么一天的出现了。

    若真是这样,能与那本源之主睡上一晚,倒也不错”毕竟。这里是强者为尊的真实本源世界。对于某些雌性混沌这龙来说,能和本源之主如此强大的男人生一段美妙的故事。也是求之不得。

    此时,不说本源城中诸人的哗然,不提某些花痴龙心中的白日梦幻想,只说那奥古斯都等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在嘀嘀咕咕。

    奥古斯都的声音在本源紫气的深处传来:“诸位,你们认得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吗?”

    “切,怎么可能认得出?身形相貌,气息气质,说话语气,精神波动,灵魂特性,还有一身修为,甚至包括身上的衣服什么的,全都一模一样,谁能分得出来?除非我们用神识察探,或以神通法术辩别,否则别想分得出来。只是,那小子身上带着蕴有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的护身符,我们若用神识察探,或是施展法术针对他,必定会被觉,那就没意思了太上恶身的声音传来。

    “要不,我们赌赌看,哪个是真哪个是假?”陆仁炳的声音道。

    “也好,怎么赌?”太上恶身的声音道。

    “等等,要赌我也来。

    只不过,等下怎么分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万一他们打起来,两人混在一起,就算分出真假,也不知此时哪个是哪个了。”奥古斯都的声音道。

    “也对。要不然,先把现在的情况一直用记忆水晶全方位记录起来,然后等到那小子变回真身,再作辩别,只要不释放出能量气息,就不会被现”

    “嗯,这办法很不错,也免得等下有谁删改记忆。不过就是有点不好,万一他们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家伙打起来,力量余波太强大,那记忆水晶也不好记录啊

    一干老不死的念动道生境界老家伙们在那里嘀嘀咕咕着。

    而下面的杨泰坦甲和杨泰坦乙则是在指着对方大呼小叫了:“你是假的,我是真的

    “你才是假的,我才是真的

    两个人叫着叫着,然后就挤到一团,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

    令人无语的是,两人施展出来的招式手段,居然也极是相似,散出来的精神意志力量,那力量本质特性也是一模一样。

    而且,战斗越来越激烈,打得难分上下,直令周围的吴家之人和罗家之人都是面面相觑,包括龙神教会的神秘老头子们,都是眉头大皱。

    “怎么办?。罗则回头问自己身边的长老

    诸位家族长老们摇摇头,却是暗暗后悔。

    如此情形,实在是太过诡异了。真这么下去,别说几十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围攻了,就算是数百数千数百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也为难不了那个本源之主啊。

    只要那本源之主随便变做一个自己这方的人,那到时侯,陨落的是本源之主还是己方之人,都搞不清楚。

    可以说,只要他有着如此诡异的能力,那一切围攻的手段,对这本源之主都什么用了。不管集合再多的强者,只要不是能够单挑战胜他的,那就一点用处都没有。

    别说两个家族加龙神教会联合,哪怕是一百个家族联合起来也拿他没办法”当然,诸多强者并不怕这本源之主。而且,只要小心警戒,也不可会让他偷袭成功。但问题是,这面子丢得大啊。不论多少人来,虽然不怕他,但他也不怕人多的一方。

    更重要的是,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谁知道这本源之主何时会报复回来?

    一时间,诸多强者心中都暗暗有悔意。心里嘀咕咒骂着:“这该死的本源之主,有这个的力也不早点展露出来,早知道你有这能力,宁愿丢点面子,也不会与你做对了。该死的。居然把这么强大的能力隐藏起来,这不是在害人吗?。

    众皆脸色难看。

    忽然,罗家有一个长得高高瘦瘦,满脸奸诈之色的长老道:”家主,依我看,大家先将那两位杨泰坦长老给困起来吧。相信,事后道歉一下,那杨泰坦长老也会理解的

    吴则那边的人也点点头:“小嗯,这办法不错。如果本源之主不想被我们围困囚禁起来,必定会反抗的。若是杨泰坦长老,我们先说好事后向他赔罪,应该不成问题。不过”还需喜玛拉雅长老那边的人同意帮忙才好啊

    于是,一干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在那边嘀嘀咕咕地商议了起来。

    而这边,变成杨泰坦的李松石和那杨泰坦正大作一团。混乱程度,比西游记当中的真假孙悟空打在一起时还要厉害。

    毕竟那西游记当中,地府之中的什么什么王,和那如来佛祖还认得本源。而李某人现在嘛”啧啧,估计就算是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亲临,也没办法。

    毕竟,李某人现在可是借助梅雨心的“易容”仙术改头换面。那天赋仙术的强大且不说了,只说梅雨心如今也是念动道生的境界。就足够让人头大了。恐怕非得盘古大神跑来,才能认得出谁真谁假。或者是让某些拥有类似于羲灵月的“回魂仙梦。之类的仙术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才能现真相。

    所以,李松石现在根本就是肆无忌惮地变着,又用谢紫董的天赋仙术,感应那杨泰坦心里的全部想法。而这种探测,只需被动感应就好,不用释放神识,不用触动他体内的希望之光,完全不会被觉。唯一不好的,就是不能主动探测某方面的讯息。只能在那杨泰坦想到时,才能感知出来。如同看电视,遥控器在别人手中,看书时,别人翻页一样无奈。

    不过,虽然如此,但也足够了。再加上以他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身份。模仿区区一个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的种种行为,就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

    此时,诸位花仙子们藏身在李某人的精神世界当中,差点都笑得直打跌了。

    “很有趣啊。依我看,干脆让石哥哥把我们放出去,我们也都变化成其它人到时侯混作团,我看他们怎么办。哼,居然想欺个出们,门都没有。”原青青爱慢分明,立场坚定无比地说着。

    白牡丹微微笑道:“这办法倒好。不过我们一大群人都展现出如此神奇的力量,就太惹人注目了。还是让大哥在那里表演就好了。而且我们实力不到念动道生境界,现在出去也有一点被识破的危险,还是小心为妙。”

    原青青听着,嘀咕道:“被现也没什么关系啊,一大群人,一两个被现,再变作另一人就好了。”

    说着,顿了顿,又道:“不过,我听牡丹姐姐的,我们还是不要出去捣乱了。”

    事实上,原青青等人出来也无妨。李松石和诸位花仙子完全可以通过心灵上的感应,分辨出彼此的身份,但这样的确很容易造成过大的轰动。

    李某人展现出如此神奇的力量,已经不大好了,若诸位花仙子也都能办到,很容易就让人怀疑。一旦任人胡乱联想起来,事情就是大大的不妙。所以众花仙子现在只当看客,没有乱来。

    就在这时,吴则与罗英等认就将李松石和杨泰坦团团围了起来。

    几十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就将那杨泰坦甲和杨泰坦乙给困住。

    浩浩荡荡强烈无比的气势力量,如同亿万丈波涛,如同将倾之大山,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只要杨泰坦甲和杨泰坦乙任何一人想逃都绝对会引来几十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的联手攻击。

    一时间,受着这股气势的压制,杨泰坦甲和杨泰坦乙同时反应过来,两人猛地愣在了原地,定定地看着周围的情况。

    突然,其中一个杨泰坦大声道:“喜玛拉雅老友,阿尔卑斯老友,你们这是干什么?”

    很抱歉的是,现在众人知道这两人当中必定有一个杨泰坦甲,还有一个杨泰坦乙,但是,哪个是杨泰坦甲,又哪个是杨泰坦乙,现在都很不清了。

    所以,只好先将刚才那个出声的定为杨泰坦丙,而另一个定为杨泰坦丁”圃,

    此时,外面一个身穿神秘长袍的老者道:“杨泰坦老友,如今你们两个身形相貌俱是一致,精神波动灵魂本质以及一身修为也全相同,言行举止,包括过往隐秘之事,都是清楚。

    所以我们实在分不出你们谁是真的谁是假的。”

    “我是真的,他的假的!!”杨泰坦丙怒道。

    “我才是真的,他才是假的。”杨泰坦丁也怒道。

    一时间,两人怒目相视。

    “且慢,且慢。两位稍安勿燥。既然你们都自承认是真的,那好,待我们将你们两人擒住,细细询问,就知道了,若是真正的杨泰坦老友,你该知道我们此事是为了你好才对。就请不要反抗。而若是谁反抗了,那就是本源之主变化”

    “我呸!!”杨泰坦丙道:“老夫就是真的,你们如果将老夫擒了下来,这老夫这张老脸还用要吗?”

    “呸,我才是真的。不过,哼,本源之主说得不错,如果让你们把我们擒了下来,那这张老脸还用要吗?”杨泰坦丁道。

    外面的人一阵无奈,那个说话的神秘人道:“两位,我们也是无奈之举啊。如此我们在这里布设阵势,两位且自缚,只是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如此,不就没掉面子吗?两位既不是被我们击败的,只不过是想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罢!”

    “哼,说得好听。”杨泰坦丙道:“你能保证外面的人见了不会乱说什么吗?”

    外面的诸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杨泰坦丁突然脸色骤变,盯着杨泰坦丙:“你居然用神识探测我?你这个冒牌货。”

    说着,一掌拍了过去。

    “我呸,老夫什么时侯用神识探测你了?你才是冒牌货。”杨泰坦丙也是一掌还了回去。两人一掌相对,轰的一声,两掌并在一起,一股浩浩荡荡的合道冥冥真峰境界的精神力量在两掌之间流转。

    “哼,做了不敢承认,你也够无耻的。怪不得你知道老夫那么多私事,原来竟是用神识探测,用秘术察知老夫心里的想法。”杨泰坦丁怒喝。

    “哼,信口开河。在场有谁现老夫用神识了?”杨泰坦丙说着。

    忽而,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两人掌中蕴生,就弊轰的一声,如同原子弹爆,强大的力量化作冲击波朝四面八方绽射。

    强大的力量震得杨泰坦丙和杨泰坦丁的身形一下子倒飞了出去,分向两边,一下了,一人一个。方向,就撞入了周围的几十个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之中。

    而对如此情形,诸多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大眼瞪小眼,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同时对付两人吗?刚才还没商量妥当,这就相当于连杨泰坦和本源之主一起得罪,里外不是人了。

    想着,那爆炸中心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涌现。滚滚如浪涛的冲击波直令空间都破裂,一股股紫金色的本源紫气从裂缝中涌出,弥漫四面八方。再被那冲击波一搅,方圆千百里内,处处紫金色,神识难以探察周围情况。

    现场一片混乱。

    不过,却有人出手挥动狂风,瞬息间就将周围的鼻金色气息全部吹散了。距离骚乱,前后不到半秒钟时间。

    但是,这半秒钟,足够做好多事情了。

    只听吴则的声音忽道:“啊,现本源之主了。”

    众人望去,就见吴家家主吴则手指着的对面,竟站着一个吴则。

    那吴则的身形相貌,气息气质,一身的修为,精神波动灵魂波动什么的,都完全一样。

    至于衣服啊以及体内的血肉构造什么的,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

    不说用,现在也得将两个吴则划分开来了,刚才出声的就是吴则甲,另一个。就是吴则乙……圃。

    此时,吴则乙脸色涨得通红小不禁暴怒:“你,你,你贼喊捉贼,恶人先告状。本源之主”

    话说到一半,吴则甲突然心念一动,感应到吴则乙心里的想法,不禁心中冷笑:“哼,居然想通过破口大骂“本源之主,的名号来证实自己的清白?不过,右”澡真拿着我的名头乱吼乱骂,而我却不肯出声,未克树“弘名头,日后平白被人取笑。”

    变成吴则甲的李松石右掌一挥:“无耻之徒,想变成本人的样子,被揭穿还不想承认?吃我一掌。”

    于是,乒乒乓乓地混战了起来。

    两个看起来一模一样,而力量本质也好似一模一样的吴则打作了一团。周围的众人再次面面相觑,心头升起一股强烈的无力之感。

    怎么办?之前气势汹汹志在必得,现在居然弄成了这等仿若儿戏一般的局面。

    一时,众皆愁眉苦脸。

    不过,很快他们就有了决绝。

    一瞬间,几十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同时将那再个吴则围困了起来,然后其中部份合道冥冥境界强者同时出手,便要将两人擒下。

    但吴家的家族长老们突然一阵犹豫,想了想,还是迟疑着,便要出手拦截。

    就在此刻,场中刺目的白光一闪。一瞬间,天地万物俱为之失色。

    而后,一声怒吼自吴则的口中。

    众皆惊疑,但白光散去时,却现吴则已经不见了,两个吴则都不见了。

    众皆又惊又怒。但是,却现现场多了一个罗英。

    其中一个罗英就望着另一个罗英在笑。

    其中一个罗英道:“我就是本源之主。”

    众皆愕然。现在这本源之主怎么自行暴露了?

    不过看看目前的局势,现两个罗英都离众人极近,很难对那两个罗英围攻。

    众人想退开,那变成罗英的李松石就道:“别动。若不然我就再变为别人。”

    一时间,众人停顿了下来。

    吴家的高手们不禁怒道:“本源之主,我吴家家主哪去了?”

    变成罗英的李松石笑道:“我先借来一用,过后再归还。”

    众吴家高手暴怒,其中几个道:“我和你拼了”

    但未冲出去,就被另外几位拦住:“别冲动,想害死家主吗?”

    那冲动的几个就停了下来。不然,事后被污为想谋篡,那就不妙了。毕竟家族之中,也不是和气一团啊。

    李松石笑着,变回了原状,道:“这就对了嘛。诸位,我问你们一句,事到如今。你们还想对我围困打击吗?如果还想继续,我敢保证,我可以随时变成在座的任何一位。想要离开此地,也轻而易举。随后只要再到诸位的家族地盘那里去拜访拜访,想信诸位一定会很开心很乐意很兴奋的,时吧?”

    众皆脸色难看了起来。

    “你在威胁我们吗?”一个神秘黑袍人道。听声气,似乎就是之前那个叫什么喜玛拉雅的神秘人。

    “你们当成威胁也罢,善意提醒也罢。就看你们怎么想了。”

    “哼,狂妄。”喜玛拉雅道。

    “你信不信我变成你的样子,或变成你那大千世界当中最重你信任的几位信徒?”

    “哼,你能变出信仰之丝来吗?”喜玛拉雅不甘示弱道。

    李松石笑道:“但我却能变成别人,引一群人去攻击你。什么栽赃嫁祸之类的事情,太过卑鄙,我是坚决不会做的。”

    那叫喜玛拉雅的顿时不出声了,顿了顿,才嗫嗫道:“刚才我只是在开玩笑。”

    “嗯,我知道,我也只是在开玩笑。”李松石笑着,又道:“对了,我这边就要举行开户大典了,吉时将至,实在不便久陪诸位。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兴致下去一起观礼啊?”

    “免了免了。”众皆拒绝。笑的,面子还丢得不够大吗?

    所以,只好说些“改日再行拜访”之事,仿佛之前的冲突完全不存在似的。

    “那就好。不过,哪能为难诸位前来拜访啊?是我主动去拜访你们才对。”李松石说道。

    一时间,众皆色变

    李松石却笑了笑,道:“当然,是光明正大地投拜贴拜访。怎么,诸位不欢迎吗?”

    “欢迎欢迎,岂会不欢迎?”诸位高手脸色难看,嘴里说着欢迎,但心里却巴不得李某人当他们不存在,日后不用打交道。此时,就是苦着一张脸,笑得比哭还难看。

    李松石望向吴家之人,道:“我与吴则家主感情深厚,需要和他培养培养感情。等你们将我名下的房契地契转移手续办好,那我再恭送吴则家主回去,诸位认为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是一点都不好小谁知道你到底侯会动什么手脚啊?

    不过,现在李松石形势比人强,吴家之人不得不低头。最多只能口头上问几句能否通融,不过只是平白碰软钉子丢面子,就没敢多问了。

    李松石笑眯眯地,又望向了罗英:“嗯,罗家主啊,好得很,你果真是个伟大的正人君子,我很佩服你的光明磊落,所以决定了。明天过后,就会亲自将那个门房。送回你们罗府,不知道,您意下如何啊?”

    罗英脸色如土,不过,才一眨眼,就恢复了正常:“哼,既然你承认将我们罗家的门房截走,送他送回也是合情合理的。如此看来,你本源之主到也是个小敢做敢当的好汉子。我罗英佩服你。看来,是之前我对你有误会了。在此道个歉。回头有机会,定当与你把盏言欢,浮一大白,也为人生快事啊。”

    说着,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一副“俺就是忠诚憨厚老实人”的样子。

    只不过,诸位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看着他,都是心中鄙夷:“世间之无耻,莫过于此矣。”

    同时,也是暗暗倒吸凉气:“如此厚的脸皮,这般厚黑,显然在伪君子一道上已是登峰造极,堪称前无古人。后亦难有来者可追了。这么变态的家伙,危险程度不见得就比本源之主差多少。回头离他远点,没事少得罪。不然的话”

    一时间,众皆对这位罗家家主避而远之,心中既鄙夷又不得不警惧。

    这个罗英,已经将“笑面虎”和“伪君子”的事业,上升到哲学和艺术的程度了,如此人物。岂能不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