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三十八章 打探到了消息

第七百三十八章 打探到了消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那罗英。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幸亏实力不是很强的样子。若是此人有一分把握能提升到念动道生境界。李某人非得第一时间找这家伙击杀掉不可。

    不然的话,这货有时侯正义凛然得连你都不禁觉得自己做过的合情合理的事情是不是理亏了,让人不禁产生幻觉,是不是只有站在这家伙一方才是正义。

    这货实在是个级大杀器啊。

    想着,心念一动,朝四周环视,就见藏在人群之外的杨泰坦,却是一声不吭了。

    此次前来,无功而返,不仅是他,就连那些龙神教会的成员,估计也是一个个面子丢尽。能隐瞒身份的还好说,没隐瞒好身份,被叫破真名的“麦哲伦阿尔卑斯”和“喜玛拉雅”这三个,可就真是“晚节不保”了。

    回头,非得从杨泰坦的身上刮下一大层东西来不可。

    李松石见着,微微一叹,心道可惜。

    为何这杨泰坦突然变得这般低调了呢?为何这家伙这么不顾惜面子了呢?如果他跳出来反对李某人与吴家转移他杨家的房契地契。李松石就有借口一举将他收拾掉了。

    当然,李松石也不会很过份小最多也就把那老家伙找一个地方镇压起来而已。毕竟他体内有着希望之光,也不方便交给如来佛祖和弥勒佛他们感化。

    但可惜,这杨泰坦现在就一副缩头乌龟的样子,仿佛是打定主意认输服软了,所以李松石也不好现在就动手还是得回头再找个机会。把这家伙偷偷抓起来,然后封印到盘古大神的梦境宇宙当中去吧。

    那样的话,只要盘古大神不放人,别的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也没办法。顶多能保证杨泰坦不灭。却不能捞人”除非对方也钻进盘古大神的宇宙当中去。

    此时,李松石一眼瞄过。那杨泰坦微微转过头,轻轻哼了一声,而与他正眼相对的其它人,也都稍稍避开了目光。于是,他不禁笑了。

    至于另一边,无尽本源紫气的深处,几个老牌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在那里盯着虚空中悬浮的数百万个记忆水晶。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面面相觑。

    奥古斯都的声音问:“太上,你认出那杨泰坦甲和杨泰坦乙,哪个小是真哪个是假了吧?”

    “废话”如果我认得出来小还用这么盯着死瞧吗?”太上恶身的声音道。又问:“陆仁炳。你呢?”

    “嗯,也认不出。可恶啊,那个本源之主实在是太狡猾了,他和杨泰坦两人打得难分难解,让我们都搞不清楚最后哪个是杨泰坦甲。哪个是杨泰坦乙了,怎么分?”陆仁炳的声音郁闷无比。

    “嘿嘿,这么说,你们谁都分不出到底是杨泰坦甲是本源之主变的,还是杨泰坦乙是本源之主变的了?”奥古斯都的声音道:“那既然这样,庄家通杀,哇哈哈哈哈哈,这几百亿年,老子可是很久没这么开心了啊。居然一下子就把你们全都赌赢了。嗯,老子必定要将此事写成一本传记,流传下去。”

    “我呸,你想得美。现在分不清谁是杨泰坦甲谁是杨泰坦乙。不代表以后分不清啊。等过得几万年后,百城大血战结束,我们降临到混沌城中,找他们今天打斗的地方,用回溯仙术察看一下那里生过的事情。应该不难推断得出来。而且。本源之主那小子身上有希望之光,命硬得很,我们盯着他,回头向他询问,那不就可以了吗?”太上恶身的声音回应道。

    “不错不错,正是此理。”老龙的声音也在掺合。

    “哈哈,老子觉得这个办法也好啊。现在只是暂时分不出本源之主到底是变成了杨泰坦甲还是变成了杨泰坦乙。就像掷锻子暂时还分不出大但是不代表着永远都分不出。而且只是分不出,又不是说殿子掷出来的点数没有“大,“小”之别,这怎能算通杀呢?”陆仁炳的声音道。”嗯,是该等等,是该等等才好。”旁边又传出一个声音道。

    显然,还有一个更闷骚的家伙一直没吭声呢。

    于是,奥古斯都郁闷了:“你们至于这样吗?又不是赌多大的赌注,居然还要等上几万年时间?怎么,输不起啊。”

    “那到不是,只不过是不想集体一起输给你啊。你这人模龙样的东西,尾巴本来就很翘了,如果再让你来一次通杀,那尾巴还不翘得更厉害?所以,此事是坚决不容许生的。”太上老君道。

    “嗯,不错不错,就是这样。”老龙的声音道:“而且,奥古斯都,你也别不服。

    不然的话。我们民主意见,少数服从多数。诸位,你们赞成庄家通杀的。举起手来。”顿了顿,又道:“你看,一个都不举手,全都反对啊。奥古斯都,说明你此举不得民心啊。还是顺从民意,少数服从多数吧。”

    一时间,奥古斯都郁闷得无以复加。

    这时,轮到太上恶集哈哈狂笑了。郁闷之中的奥古斯都问:“你丫的笑什么?”

    “我是开心,我是高兴啊。这几百亿年,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心。奥古斯都你这货难得一次可以通杀的机会。被我们联手给破掉了。哈哈,此举可真是大快人心,不值得我开心吗?嗯,回头就要写一本传记,要将此事大举宣扬。就说奥古斯都你个傻,明明有一次大好的通杀的机会的,却只因为自己嘴贱,给葬送掉了。”

    太上恶身狂笑着,旁边几位也都跟着呵呵笑了起来:“嗯,不错,此事值得大写而等写,回头就要写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要流芳百亿代,传扬亿万无量阿僧祗劫。”

    奥古斯都的脸色如何,外人难以看到了,但相信,肯定相当的不好看。不信?只需只它那牙齿咯咯作响的声音就清楚了。

    这时,奥古斯都长吸了一口气,又道:“对了。对于那个本源之主,你们还有什么看法?”

    周围众皆沉默了下来。

    太上恶身道:“嗯,很强,很强,几可同阶无敌了。在我们没出手的情形下,下面再多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小家伙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而如果想找出干  二河他单桃的。热怕仇难找得出算能找得出来硅本源之主容易,想将他弄得沉睡。却是根本不可能。”

    “嗯,看来此子是个极度破坏平衡的大刨”陆仁炳的声音道。“那,要不要给他多加点麻烦?”老龙的声音道。”嗯,要加,要加。反正他就是个打不死的小强,怎么加估计都不要紧”对了。不如把他弄到血战战场上,让他那变身的绝技用不上,看他怎么办?”

    “切,馊主意。他能听你的话去血战战场?那还不如把整个本源城弄成血战战场呢。那还差不多。不过,百城大战不就是要让整个本源城变成血战战场的吗?那都跟我们本意差不多,没必要因那本源之主而提前。”

    “嗯,说得不错。而且,我也觉得,看着那个叫什么本源之主的家伙不断地面临种种巨大压力。不断地凭着命硬命大一点事没有地挣扎过来,那更加有趣啊。这么好玩的棋子,你们平时到哪找去?”

    “不错不错,这等棋子是该珍惜,要好好地布局。这一次的百城大战,就以这个什么本源之主为主角好了,就要让他成为动乱之源。把百城之生灵都引得与他作对,这样一来,那事情才会有趣”

    “百城之生灵尽与他作对?恐悄不容易吧?不过,倒可以尝试啊。嗯,对了,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就该让别的城池的生灵加进来了?”

    “不急不急。先将那些在血战前线的强者调转回头。嗯。就选希望之城吧。到时侯让血战前线的小家伙们转回来与这本源之主为敌。他们当中,不是有一个什么“炮灰团,吗?一个个无亲无故,就是有亲人,相互间也有着血契命契,而且还是放在自己的私人精神世界当中,拿他们来对付本源之主,最好不过了。而这个炮灰团一撤回来,就正好让希望之城那方面的小家伙趁势攻入本源城的地盘。那这乱局,想不乱起来都不行啊。”

    “哈哈,太上恶身你这个,主意妙。嗯,就打到杨泰坦的身上吧。让他被血战前线的小家伙牵扯上关系。然后嘛  对了,那个炮灰团,当中有不少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小家伙,是整个家族获罪,所以将自己家族的人都迁入自己的精神世界当中,再由自己去血战搏命的吧?给那些小家伙一次机会,能让本源之主吃瘪就能得到希望之光。那相信他们肯定会很乐意的。”

    “嗯,这主意很好。我们还可以尝试着让这本源城,还有别的城池当中,关系很亲密的家伙,彼此间搞一些灵魂契约什么的。普通的灵魂契约自然不行了。但以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为凭,那应该有效。起码像是夫妻之间,或兄弟之间,就很有效。那样,本源之主的变身术瞒不过众人,看他还怎么办?”

    “嗯,有意思有意思。其实。我们还可以这样这样,…把这办法偷偷地让那些本源城中的家伙们先现,然后“…嘿嘿…”

    一群“阴险”无比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在那无尽本源紫气的深处商量着如何对付李松石。

    可怜那现在自称“本源之主”的李松石还完全不清楚这回事。不过,就算他清楚,也不放在心上。

    反正,就算这群老变态一起动手,也没办法将他怎么着,那他怕个鸟。只是担心自己想要办的事情会搞砸而已。

    所以,现在就在自己的虚拟神国当中,与诸位花仙子们商量着接下来的事情。

    “那过得两天。就拜侯一些强大家族吧。到时侯只要当作无意间提起花仙子的事情,他们心中的想法泄露出来,我们就可以慢慢感应得知了。”

    李松石说着。他做这些,除了要给盘古大神弄一个势力在这边之外,就是要有一个能与诸多本源城的大家族的家主之流的人物心平气和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而且。还不仅止是和一两个家族的家主交流。

    那样,就有机会通过言语试探,将想要知道的消具弄清楚了。

    当然,也不是不可以将这些家伙全抓起来。但是,正如之前所说,必定会引起念动道生境界的老不死的注意。到时侯,李某人这边的形势没展开,事情没完全办妥,难免会多生事端。

    话刚说着,突然心中一动,就见之前一直不在旁边跟着讨论的沈幻云的身影浮现了。

    才一露面,一股信息就通过命运之丝传达到李松石的心中。

    一刹那,李松石脸色变得有些古怪:“怎么会这样?”

    原来,沈幻云主动说要打探成黑袍法师的样子,跑去将那杨泰坦给抓住,镇封起来,不给他在短时间内有出来搅风浪的机会。

    但没想到,中途出现一队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将那杨泰坦给截走了。

    当然,以沈幻云的实力,要强行将杨泰坦留下来很容易,但却会百分之百暴露真正实力。所以不得以,就只好悄悄在那个杨泰坦身上留下一个印记。然后远远盯着。

    就现截走杨泰坦的那群家伙,都是从血战战场归来,据说是得到了密令,要将一些秘密文件拿回来转交给本源城的城主。不想,碰到了杨泰坦被截杀。又非常巧合的是,那个领头之人与杨泰坦是熟人,便救下了。

    而后,更让人惊异的事情生了。那些家伙竟能现沈幻云留在杨泰坦身上的印记,不过却消弥不了,最后,便带着杨泰坦身上的印记,溜回前方本源城与希望城交界处的血战战场上。

    并且,不久,杨泰坦身上的印记就消失了。

    李松石接受着沈幻云传过来的消息,沉吟道:“我现在还能感应得到杨泰坦的大致个置,就是在血战战场当中。不过,那边的杀气太强烈,还有禁制,隔这么远感应不真切。这只是个小卒子,是否将他封印。倒不是很重要,只要他远离此地,不跑来捣乱就可以了。”

    顿了顿,又问:“你下在他身上的那个印记,是什么样的情况?”

    “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印记小没用到念动道生境界的实力。但是,除非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出手,否则,凭着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是不大可祜川二下记抹消掉的,起码不可能在泣短时间内抹

    “这样啊看来,是有念动道生境界的老家伙们出手了李松石分析着,众位花仙子都是惊咦。“他们怎么会帮杨泰坦呢?只是因为杨秦坦身上有一道希望之光吗?”风飘零问。

    李松石摇摇头:“应该不是。可能是我们的动静太大了,弓起他们关注了。不过,不要紧,他们不会直接跑来找我们的。如果我估计得不错,这些老得不知活了多少年头的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与那盘古大神很相似,最怕寂寞与无聊。所以应是现这边的事情有趣。就出手在暗中推了几把,不想让我们的事情太顺利而已。

    “他们应该还没现我们的目的,更没现我们的真实身份。

    不然,就算太上老君的真身不出现,其它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也不会允许我们在这里进行“棋子扮演,游戏的

    众女听着。都是同意他的分析。

    “那这么说来,我们接下来是不是也要装着什么都不知道?。风飘零问。

    李松石点点头:“不错,我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尽量趁运机会把事情办妥。只要打探好消息。把我们要找的花仙子找回来,那这边的情况,就可以随意了。大不了回头把盘古大神请来,那他们就算不承认我们弄出来的势力地盘也没用

    众女点点头。羲灵月道:“如此,我们就该合计合计了。为了让我们新弄出来的本源之家在这里真正扎根下来,就得尽早招览别处的高手

    “不错,民间的高手,或是别的家族的成员,都招览进来,当作普通成员或供奉什么的。我们也可以将部份别的家族的成员感化为我们的信徒,再将那些信徒弄出去,与另一些家族联姻。这样。搞得盘根错节起来,与别的家族都紧密盘在一起,我们这个本源之家才算是安定。否则,自身再强。没有这等盘根错节的关系网,没有这无形的保护网,也不是长久之计

    虽然这样做会导致有些掣肘,但是,也是不得不为啊。

    众人在虚拟神国当中商议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突然李松石心中一动,又笑了,道:“吴家之人过来了。把这杨家的地盘地契全都转化到了我的名下。不过,我是念动道生的境界,在上面留下印痕,很容易被现真实身份。所以就让那地契房契什么的,上面弄着本源之主的名字。却是留着纪念昔纪忆昔的印痕,无法仿冒。别的生灵也无法冒充。

    “没想到,如此做法,吴家也帮着办妥了,看来是急着想让他们的家主回去啊

    众女听着,原青青问:“那该怎么办呢?是直接将那吴则放回去吗?”

    “不放也不行李松石道:“不过,却可以动一点点手脚。”

    “动什么手脚?”原青青问:“是不是我们找个姐妹假扮着吴则跟那些吴家之人跑回去?”

    李松石笑道:“正合我意”不过,那吴则的真身也该早点处理。毕竟他身上有着希望之光的存在,还蕴含着一股拥有念动道生境界的精神意志的护符,不能太久呆在我们的精神世界里。不然,会被他背后的主人现他在这里,却探测不了我们的精神世界的情形,由此认出我们的真实实力。”

    “那我们应该让谁来假扮那个吴则呢?。原青青又问:“要不要,由我来?。

    “你?。众人齐齐望向她,但随后就都摇头了。

    “怎么,我看起来不适合吗?”原青青有些不乐意道。

    白牡丹笑着道:“可是你不擅长作伪啊

    “那,那我可以将那吴则带在身边,用幻境迷惑住他,让他以为自己被放回去了。然后,就在幻境当中对答,那我就可以彻底模仿他的言行举止。不会露出破绽了

    众人听着,一阵面面相觑。不得不说,原青青这想出来的倒还真是个妙法。

    只要原青青扮作吴则的样子。跟那些吴家长老们回去,而她的全部经历,就尽数弄成幻境。让那陷在幻境当中的经历,让吴则作出种种反应,然后原青青就可以由此而模仿了。

    这就好比有一个不懂棋艺的人同时与两位绝世高手对奕,却借助时间差而得一胜一负的道理是一样的。

    众人想了想,纪洛如道:“但这样有个问题。那吴则体内有着希望之光,我们恐怕不能轻易让他陷入幻境当中

    “那简单啊,我们先将他揍晕。那样的坏蛋,扁得他神智不清,再用种种禁制把他禁住,并保留一小部的神智,就用幻境将他迷惑。”

    原青青说着,纪洛如道:“倒也是个办法。这样的确能用幻境将他迷惑。但却容易被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现啊。”

    “不要紧。反正我将他带在身上,那些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也现。肯定想到我不是吴则本人,知道我是假扮的。那我就不瞒他们好了。只要他们不主动出来找我,那就暴露一小点实力也无所谓。只要他们不清楚我们这边也有念动道生境界的高手就可以。”

    原青青说着,李松石顿时心中一动:“倒是个好办法。反正那些念动道生的老家伙也盯住我们了。而且,为了让自己不无聊。基本是要躲在一旁看戏或搏奕的,只要我们不主动暴露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身份,及花仙子的身份,就不会惹来麻烦。”

    “对嘛,还是石哥哥想得明白。”原青青得意洋洋地道。

    李松石沉吟了一下,道:“如果是这样。那就要给吴则多加几亿层禁制了。给外人造成我们使用阵势之类的东西给他施加幻境,而不是我们自身拥有让那体内蕴有希望之光的人陷入幻境的能力,不要让人联系到花仙子身上。

    “另外。假扮吴则的人的元神和身体,也要带着一点点我的气息。那样。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就算关注到,也只会以为是我动手让那假扮之人变过来的,而不会觉得除了本源之主之外,还有别人也会这么神奇的变身之术,更不会联系到雨心妹妹的易容仙术上。不会引起太上老君的真身警觉了

    众女听着,

    “这么说来,青青妹妹的办法还真可用啊。”风飘零道。

    原青青顿时得意,正要说什么,白牡丹却道:“不过,还是不适合让青青去。”

    “为什么?”原青青有些委屈地问。

    “你还不到念动道生的境界小如果真身出动,真有个万一,就太危险了。而以投影出动,在吴家之外还不要紧,若是进入吴家,被现的可能性大增,很是不妥。”白牡丹说道。

    沈幻云也道:“不错,牡丹妹妹说得对“青青妹妹,还是由我前去吧。那就算有个万一什么的,我也可以轻松脱身。甚至还能大闹一场。不担心会有什么意外出现。”

    众人听着,也都点头支持。

    若说假扮,再没有人比沈幻云更合适了。李松石都没有沈幻云这么合适。毕竟她可是号称拥有亿万人格,想假扮别人,有着天生的优势。

    于是,众人便决定,由沈幻云假扮成吴则。而真吴则,就封印起来,镇封到一块混沌玉碟之中。给沈幻云随身带着。除了念动道生境界强者。谁也现不了玉碟中的古怪。

    那样,假扮吴则的事情,就可以顺利地施展下去了。

    此时,他们在虚拟神国当中谈论了良久,外面才过了一弹指间的时再。随后,用诸多阵势将吴则镇封起来,而沈幻云又变化为吴则的样子。都不过一小会的工夫。

    出现在“本源之家”的最深处。李松石道:“失策,真是太失策了,怎能如此露面这么久呢?我们等久一点,等那些吴家之人心急了,然后再慢悠悠地过去。不摆一下架子针对他们,未免太让他们好过了。”

    于是,吴家的几个长老在“本源之家”的最外围那里左等右等,等了大半天的时间,李松石才施施然出现,拱拱手道:“哈哈哈,诸位吴家的长老,在下家中的九龙辇突然有了点小毛病,飞行度稍慢了点,所以赶过来不得不花费多点时间。有劳诸位久侯,实在是罪过呀,罪过呀。”

    几个吴家的家族长老们听着。心中暗暗腹诽:“罪过你娘,他爷爷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不过一跨足数百亿光年了,区区百万公里,竟然飞上大半天时间。你这谱也摆得太过份了吧?”

    不过,毕竟现在吴家家主还在李某人手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于是,几个吴家的家族长老们只得脸上挂着笑,也拱手道:“哈哈哈,本源之主何出此言?我等在此,杯中茶尚未凉,阁下就到了。才多长的一点时间?不碍事不碍事。”

    “哦?!!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李松石作出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道:“如此,就是本人多心了,本以为会让诸个长老久侯,才不得不赶来。早知道,先将九龙辇修好,迟一些再过来也不迟啊。可惜,现在我那九龙辇都还坏着。坐着出门,都不好见人了。”

    几个吴家家族的长老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心中破口大骂:“没想到这本源之主也这般虚伪无耻,难不成是今天与那罗家家主罗英接触的时间太多,近墨者黑了吗?”

    没工夫跟李某人闲扯下去,只见一个看起来显得文质彬彬,头上顶着两个鹿角”嗯,是长得跟鹿角差不多的龙角,这么一副模样的长老,轻咳了一声,道:“本源之主,我等此次前来,就是要将贵家的家族地契房契,以及诸等等产业的产权契约。都带过来了,你看,可都弄好了,上面都是本源之主的名字。”

    说着,取出一个薄薄的本子小上面还有着一个储物戒。

    李松石神识一扫。就知道那个本子是地契和房契以及产权证明的目录清单。具体的东集,还是放在储物戒里。

    当即不由笑道:“哎呀呀,才多长时间啊,这就弄好送过来了。啧啧,真有劳烦诸位长老了。而且。为了这点小事,还劳烦诸位跑过来一趟。这实在是”实在是,让本座如何敢当呢?”

    “呵呵,不劳烦不劳烦。既然是本源之主的事,那再小的事情,也是大事啊,我等岂能不重视?”那长老笑眯眯地说着。就仿佛前两天故意拖延李松石派人拿去的房契地契的过户手续。与他们无关似的。

    “唉,如此,如此”…本座就谢过几位了。诸位如此之重视。实在是愧煞本座了。对了,诸位长老,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显然劳累多时。我这就让下人给诸个设宴,本座亲自陪席,给诸位接风洗尘。”

    李松石说着,拍拍手。

    “不用了不用了。”那文质彬彬的长老道:“我等怎敢叨扰?”

    “不叨扰不叨扰。”李松石一副非常之热情的模样,但心里早就笑破肚皮了。因为。他知道,这些老家伙们,肯定是一个个都心急得不得了了。所以。就故意吊一吊他们的胃口。

    并且,装出一副微微生气的样子,道:“怎么。难不成诸位长老,觉得本座款待不起诸个?”

    “不是不是”那几位长老连忙摆摆手。

    “那,难道诸位是觉得,本座这里的酒菜,恐怕会不合诸位的胃口?也对,毕竟是吴家大家族,诸位常吃的东西,我这里恐怕还真准备不了啊。”

    李松石装着有些生气了。

    几个吴家家族的长老们顿时大为着急。可是,现在这种情形,又不适合撕破脸皮。当即,那文质彬彬的长老道:“这,这,这是从何说起?我等是担心会因此而多作打扰,而且,劳本源之主亲自设宴,怕我等 嗯,难担得起啊。”

    “这叫什么话?”李松石佯怒:“诸位可是堂堂本源城第一大家族一一吴家的家族长老,走出去,提起诸位的名头,谁不得翘起大拇指,说一声“赞,啊。本座能宴请到你们,那是本座的荣幸,怎可说你们担不起呢?”

    “啊  ,啊”本源之主竟如此之说,那我等若再推辞,就是不识歹了。既如此。那就是恭敬不如从命了。”吴家的诸多长老听到李松石刚才那稍稍的吹捧,心中也有点舒服,有点飘飘然之感。

    面前说话的人是谁啊?那可是堂堂本源之主。而且,目品古汞烹老环在他手,他却说得出泣番话,男然不是违儿心公二这岂不是说明,咱几位吴家家族长老,真就是那般的威风?

    而且,本源之主宴请,又亲自说的这番话,也是给咱面子啊。

    一时间,哪怕是心中再焦急,这些吴家长老们也实在是没办法推辞了,只得应宴。

    宴席中”

    李松石与诸位吴家家族长老分开在一个个桌案上吃着,那架式倒有如华夏春秋之时的诸侯客宴,人人各据一案,身边自有陪酒之人。

    当然,这里的饮食,可比那春秋之时要精美不知多少倍。而且,陪酒之人,也一个个都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都是李松石手下的神级信徒,以投影化身夺舍基因人的身体前来的。

    只不过,这些人美则美矣,却是一个个实力弱得厉害”当然,是在这真实本源世界当中显得弱,若在别的混沌宇宙,那等格十五级以上的神力,可就是一方强大神灵了。

    现在,这些美丽的女神陪酒。那些吴家家族长老,却是一个个如坐针毡,丝毫不敢异动。

    为何?

    有两大缘故。一是吴家家主仍在那“本源之主”手中。二是身边这些陪酒的,实力实在太弱了。若是一不小心,一个手指头用力碰一下,说不定就碰死了。若是一个喷嚏,不小心喷死几个,那麻烦可就大了。

    所以。面对着这些陪酒之神,那些吴家的集族长老们,一个个心翼翼地,如临天大的阵仗。大气都不敢出。说话都得放轻声,仿佛害怕一不小心就怕旁边某个给吓死。那这一趟可就白来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那吴家家族的长老们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言辞,准备要询问关于吴则的事情。

    这时,李松石却感应到了他们心中的想法。

    只听吴家家族的那个文质彬彬的长老道:“本源之主,我等敬你一杯。”

    说着,仰头一饮直下,然后才道:“此次前来,有劳本源之主款待了。我等实是不胜荣幸”

    说到这里,正要话锋一转,就提那吴家家主之事,但李松石却猛地打断了他的话头:“哈哈,好说好说,诸位长老,在下还恐招待不周呢。”

    “岂会。岂会?!!本源之主过谦了。”那长老便不得不停下自己的话头。接过李松石的话茬:“如此盛宴。本源城中也是难得一见,岂会有招待不周之说?”

    “如此,诸位可是觉得满意?”

    “满意满意。”

    李松石听着,不禁呵呵一笑,道:“说来也不怕诸位见笑,若说这菜肴果品和酒水,在下不敢自夸小与城中别处的府宴相比,也不敢自认胜一筹。但若是说到陪酒之美女嘛”呵呵,在下可就不得不傲上一回了。自认为若说我此处的美女为第三,别处。怕是难提第二了。”

    众位吴家家族长老皆是愕然。

    的确,李松石这里的陪酒女神,是一个个长得天香国色没错。但实力太弱,中看不中用,有什么用?

    正想着该如何措词回答。这时。李松石却是微微一叹,摇头叹息:“不过,可惜啊,可惜在下最多敢自夸第二,却不敢夺那第一之名。”

    说到这里。就问:“诸位,可知本座为何说,不敢自居第一?”

    诸位吴家家族长老只是摇摇头。

    李松石就叹息:“在下曾听闻,有一种女子,名叫花仙子,那真是天香国色,若称第二,天下绝无第二种女子堪称第一啊。之前,在下就曾目睹过梅使尊的真容,那可真是”啧啧。罢了,不说也罢,那是吾主的眷宠,在下也不敢做多想。不过,在下生平大愿,就是想自己也拥有多几位花仙子,平常在身边陪着。只可惜,一时无缘遇到,实在是,实在是”慰为生平莫大之憾事啊。”

    李松石半真半假地说着。

    他说什么“吾主的眷宠”倒也不是假话。因为他现在是自己信奉自己。自己信仰自己,元神燃起熊熊希望之火,永居念动道生境界之位。所以,自己是自己的主人,自己奉自己为主,这一点也不奇怪。

    那梅雨心是李某人心中疼爱之人,称她为他自己的眷宠,虽有些不太恰当。但也不见得为过。也是说得过去。

    至于什么生平莫大之憾事,那可就是有点假了。

    这时,众位吴家家族的长老们面面相觑,李松石就问:“对了,关于那个花仙子,诸位长老们可曾听说过有什么消息?”

    众位吴家家族长老又是面面相觑。

    他们心念电转,却不知,李松石已经在开始运用谢紫莹的天赋仙术,不断地感应着他们心里的想法了。

    虽然他们记忆深处的东西探测不出来。但凭着谢紫董如今的能力,想凭空感知实力不如她的人的心中想法,还是可以轻易办到的一前提是。对方不正在运转浩大的精神意志护身。否则,如果对方实力不比她弱太多,依然会警觉。

    此时,众长老的心思没能瞒过李松石。

    据李松石感知到的,这些长老还真了解出点消息,虽然不大确切,但是,也是相当之准了。他们也没打算隐瞒。

    “关于花仙子的消息,我等以前倒是听说过一点。”那文质彬彬的长老沉吟了一下,说道。

    李松石眼睛一亮:“哦?诸位长老知道确切的消息?哈哈,若是真能确认消息是真的,那不管本座是否能找到花仙子,都会承诸个的这个,人情。而若是本座因此而得到那么一两位花仙子,那”此情,本座必永记于心。”

    众吴家长老心中大喜。

    得到本源之主的一个承诺。可真不容易啊。而且,这承诺,也是大大的好处。不说用这承诺做什么。单止能让这趟顺顺利利地将家主迎回去。并且与本源之主修复关系,就是天大的好处了。当即,他们就将自己知道的,关于花仙子的消息,统统都说了出来……

    或许,在他们心目中,并非是那般重视这花仙子吧”,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心。触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