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三十九章 反歼陷阱

第七百三十九章 反歼陷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二松石静静听着,脸卜吊然带着微笑,但心却渐渐沉那什么花仙子,似乎在这个真实本源世界过得并不怎么样。

    因为,每一个前代花仙子与前代花主,都不过大罗金仙的修为,虽然拥有希望之光,别人也无法将他们怎么样,但毕竟只是在社会底层。

    不过,若要说一点也不好,那到也不见得。

    因为,还有不少生灵到是羡慕她们。因为,她们不用参与什么勾心斗角之类的事情。在这个真实本源世界。她们就如同以前李松石在华夏之时的那个社会底层的平凡普通的小夫妻。

    钱不多,够用,平艾吉样,只能过着小日子,但到也和和美美。

    平凡之中,有着外人难以感受的幸福。

    但是,这前提是不会有别人胡乱打扰她们。而事实上,哪怕在这真实本源世界,也依然有不少人对花仙子垂涎。虽然就算抓住花仙子也没什么用,但不信邪的人还真不少。所以,不少前代花主和前代花仙,倒像是逃犯似的,隐瞒行迹,四处流浪,极少进出各大城池。

    至于说孤身上路的花仙子,到是有过几位,并不仅止言青囊。而且每一次出现都引来轰动。想打她们主意的生灵倒也不少,但却未曾成功过。也是因为她们身上就有希望之光的存在。一来是没什么益处,二来是不想把她们困得太久,引背后给她们加持生命之光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出来。所以,倒还安全。

    此外,奇怪的是,自古以来,所出现的花仙子,不论是单人还是与前代花主成双成对,每一次都是惊鸿一现,就一直往希望之城的方向前去。当然,路过本源城所需要的时间,却不同。有些受了不少阻碍,隔着几千几万年才能继续前进,有些却好点,不过停留了几百年。

    别看几百年时间漫长,但对于没有特殊法宝在手的大罗金仙境界的生灵,在短短几百年内,在真实本源世界当中横穿上亿光年的虚空。已经是一件极难能可贵的事情了。

    这还是不少生灵得罪了花仙子后,没见捞到好处,也免得引来花仙子们背后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小而将她们送到城池边缘,或者直接丢到希望之城的方向,让她们自生自灭,这才让她们的前进度加快的。

    “这般说来,言青囊如今应该就是在希望之城,或在本源之城与希望之城之间的路途上了。

    “几十年的时间”,估计她最多也就到达希望之城,甚至还没到”如果没遇到意外的话。”

    李松石心里想着。

    这时,诸位吴家家族的长老们把自己心中所知的都说了出来,就见李松石在那里沉吟,不禁有些忐忑。

    “原来这花仙子身上居然有希望之光啊,,哈哈,我就不信了,有希望之光,就不能得到花仙子吗?回头我倒要试一试。”李松石说着,就拱拱手:“多谢诸位的消息了。”

    “不用谢不用谢。”那文质彬彬的长老道:“反正我们的消息不是什么紧要的秘密。若是本源之主想了解,随意打探都不能得知。”

    李松石笑了笑,随后又道:“对了,我还有几个疑问。”

    几个吴家家族的长老问就道:“本源之主但说无妨。我等一见如故,若您有什么需要知道,而我等又恰好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松石就笑了。随后就打探一些乱七八糟,杂七杂八,却又相当机密的事情。像是在哪里有什么特殊的晶石矿。还有那些蕴含着念动道生境界的晶石什么的,是不是可以随意制作各种法宝。

    反正这些问题东南西北的乱扯一通,哪怕是哪里有什么特别好吃的特产,都问一下配方。

    最后,假装似有意似无意地问了一句:“只不知,如何才能见到奥古斯都至尊陛下啊。本座向来仰慕已久,却缘悟一见,慰为生平憾事。

    李某人刚才说话,都提过许多“慰为生平憾事”了。所以在座诸位倒也不是很在意。只不过那文质彬彬的长老却留了个心眼,心道:“这本源之主前面问什么问题都表现得很关注,却偏偏这个问题仿佛轻描淡写”哼,必然是这个问题才是他最为关心注重的问题,前面所问的一切,不过是铺垫,为了最后一个问题不引人注意罢了。嘿嘿。本源之主虽狡猾,但是却又怎比得上我呢?终于被我现了他的秘密了。不过”这本源之主这般关注奥古斯都至尊的事情,又是为了什么缘故呢?”

    这吴家长老心里的想法,一样没逃过李松石的感应。他以为李松石是不小心露了马脚,却不知李松石却是差点笑破肚皮了。

    他刚才拐弯抹角地问了这么多,固然是因为有些问题真的需要找这些地位较高的人解答一下,同时,也是因为隐瞒他对花仙子的真正关注,不想让这些人知道他对花仙子的消息真的很重视。

    没想过,果然误导成功了。

    这时,就听对面一个面红如火的吴家家族长老道:“此次承蒙本源之主盛情款待,我等不胜感激。不过,“我等此次前来,除了送还本源之主的房契地契与产业契约,却还是有一件事情需要本源之主帮忙啊。”

    “哦?不知道什么松  ”李松石心知肚明,却装着不明自。

    “呃,是这样的,我等吴家家放在贵处叨扰多时,不便久留,我等想将家主迎回家中。不知”

    “哎?!!这位长老,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吴则家主来到我处才不到一天时间,怎可称得上叨扰多时呢?而且,堂堂吴家家主呆在我这里,可谓是让鄙处蓬壁生辉,本座荣幸之极,又怎可说得上是叨扰呢?”

    李松石佯怒说着。

    几位吴家家族长老只得陪笑:“本源之主说得是,说得是。只是,我等家中事务烦多,实在离不得家主 …”

    “唉,诸位。在下与你们虽然只是相识未久,但却一见如故,视对方如亲兄弟一般,所以,有句话,在下就不得不说了。你们哪,实在是太依赖吴则家主了。家族当中有知。你们多分担点就是了嘛,若是什么都要依靠吴乐滞甲,岂不是让他太过操劳了?这很不好”

    李松石说着,见诸人脸色难看,就问:“嗯,本座说这话,会不会交浅言深了点?”

    诸位吴家家族长老忙说不会。虽然心中是恨得要死,急得要命。但是,却此时却不得不顺着李松石一点。

    李松石见着,本来还是可以拖一拖的,比如说那吴家家主在这里吃得好住得香,有些乐不思蜀,不愿早归什么的。不过,看来若再拖,这几个吴家之人就憋不住了。若是让他们肝火太盛,不小心**了,岂不是罪过?

    于是,李松石就没再折藤他们,就将“吴则”给让人送了出来。

    当然。这个吴则嘛,就自然只会是伪劣冒牌产品,而绝不可能是正牌玩意。

    那些吴家家族长老们随意验明了一下“正身”就将这假冒的吴则给带了回去了。

    之后,李松石笑着,将一缕心神通过命运之丝,时刻与那假冒的吴则沟通。同时,就进入了虚拟神了当中。见了诸位花仙子,就现她们早知道李松石打探来的消息了。

    没什么意外,人人都支持赞成前去希望之城寻找那些前代花仙子。不过,也提到这边的“基业”不可以放弃。毕竟还要拿去和盘古大神换取盘古宇宙当中的花仙子们的。

    所以,最后决定,李松石等人,派几个位面投影化身朝那边赶去。

    以诸位花仙子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修为,一个化身就有着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在这真实本源世界当中,也是一方高手的。

    至于李松石等四位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却是难以分离出化身,哪怕一心二用一心万用之术再强大也没办法。

    于是,只好让花仙子们行动。不过,每个化身都带着一个护符 以防万一,可以时时自爆化身,或将护符转交给寻到的前代花仙。

    而后,一干化身就偷偷地出了。

    至于这化身会不会被暗中观察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现。李松石到是不担心的。因为,这些花仙子的化身们,都收敛了气息,伪装为念动法随的颠峰境界。同时,李某人还派出大量的念动法随境界的手下,朝向本源之外外面四面八方而去。他之前在席上向诸位吴家家主长老询问到的事情,需要派人去调查的,此时全都派人了。

    包括城里城外。

    而且,所有手下体内也有着护符。这样,只要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一用神识探察,这些手下体内的护符就会自生反应,然后化身自爆。

    如此,就避免了李松石暴露出自己最关心的事情。

    那样,花仙子们一路赶向希望城,就安全了许多。

    当然了,这安全也是相对而言的。不过,只要目前情形下,暂时没什么人敢打李松石的人的主意小这就足够了。

    另外要说的一点就是,这些花仙子们的化身,并不是直接穿梭虚空前进就可以的。一路上还需要搜索,感应诸多前代花仙子们留下来的气息。免得有些前代花仙子根本没赶到希望之城,却在路上错过。

    不过这希望不大。因为盘古大神之前都没现路上有着前代花仙的气息。想必不是被谁抹去了,就是被掩饰掉。

    所以,还有一些花仙子必须先穿过血战战场,赶到希望之城 从那里找起,又再转回头来寻找。

    总之,不是件容易的事。

    此时,话分两头,却说另一边。那沈幻云变成了吴则的模样,回到吴家之中。

    尚未进入家族地盘的腹心地带,就听到有大管家前来禀报诸位长老,说是有贵客前来,只有几位长老正接待,却要求诸位长老及家主回来,就立即赶过去。

    那文质彬彬的长老问:“是何方贵客前来?有何重要之事?”

    大管家摇头表示不知,随后小心地提示了一句:“听说和至尊,以及那本源之主有关。”

    众人顿时一凛,就连那耸牌吴则和正牌吴则都是一凛。

    那正牌吴则现在被困于李松石亲造的混沌玉碟当中。但是,受着幻境的刺激,他却表现出了如同真正回到自己家族当中,真正听到这消息的表现一样。

    在这吴则心里的想法,还打算回家族当中,安全下来,独自一人时,得好好泄一下之前的郁闷之情,没想到,现在就听到这个大事件。

    而沈幻云更是振奋,没想到才一潜入吴家当中,就听到这么重大的消息。本来是想在这里搞点破坏,或偷取一些机密或真实本源世界的贵重稀罕物品的,但没想到,竟会有这样的意外。

    于是,冒牌吴则与诸多长老就一起赶紧去与“贵客”会面。

    那贵客是一个全身赤红如火,身上也一直散着几近透明的苍白火焰的人。

    “混沌麟族?”众多吴家长老心中都是惊讶。这可是一个远离混沌之城的生灵种族。实力与混沌龙族相比,不分上下。

    唯一不同的是,就是混沌麟族本族中没有产生出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只能依附在别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手下。但真正实力,绝不弱于混沌龙族。而那几位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也不弱于混沌龙族背后的至尊。

    至于这些至尊们相互间关系。下人就不清楚了。

    此时,奥古斯都和太上恶身等级大凹《在虚空中观望着,盯着那吴家里的情形,一个个大眼瞪小眼。

    “坏事了。奥古斯都,你弄的手脚估计是要被那本源之主现了。没想到啊,那本源之主如此之狡猾小居然让手下假扮成吴则。而且,还能用阵势弄出来的幻境让真正的吴则被迷惑,还能避开一般合道大尊者的探测。嘿嘿,真是”啧啧,这计划是要被现了。”

    太上恶身说着,奥古斯都一阵郁闷,却假装无所谓:“被现就被现了,若不然,几十上百号合道大尊颠峰境界的强者跑去找本源之主。在他的变身手段没能起到作用的情形下,说不定会有大危险。如今他假扮的人探听到消息污洽他,也正好是个平衡。省得让我们环要想办法给那心淋源!主提醒,免得他因此挂掉,接下来的棋局不好玩。”

    顿了顿,又道:“而且这事又不是我给那混沌麟族的族人提醒的,只不过是它们自己因为意外,有意无意现我们伪造出来的远古契约方式,可以互通心灵,分辨敌我,就以为是得到我们的庇佑,根本不会猜到是我们弄手脚,也没暴露,不要紧。”

    奥古斯都自我安慰似地说着。太上恶身却是笑道:“奥古斯都,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而是”

    话声未落,旁边就突然传来陆仁炳的奸笑声:“嘿嘿,赔钱赔钱。奥古斯都,刚才你还打赌说本源之主绝无可能自行现这个计策,还需我们去提醒,他才知道防备。你看,现在他有个手下在那里参与着吴家的密谋,回头肯定就立即禀报了。那你可就输了。”奥古斯都郁闷道:“现在本源之主不是还不知道吗?下面那个手下又还没将消息传回去。”

    “嘿嘿,我敢打赌啊”那本源之主肯定马上就知道。那个伪装成吴则的人,定然能够有办法通过心灵与本源之主联系。不管是契约还是什么办法都好,就是能直接互通消息,你信不信?要不要再赌一次?”太上恶身说着。

    奥古斯都沉吟了一下,不得不微微叹气:“哼,不赌了。输就输,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又不是没输给过我。”

    “哈哈,可是,你却是在一次有可能在赌桌坐庄将我们通杀的情形下,而放弃了那个机会,回头就立即输了,这可是亿万载难逢的机会。难得让我们好好取笑你一顿的机会,这样的大好机会,怎么可以随便放过呢?所以,我决定了,一定要将今天的事情写成书,然后流传亿万载

    奥古斯都听着,再次郁闷。心中憋闷,却暗暗将怒火转移到那什么“本源之主”身上,把那“本源之主”给记恨上了。

    可怜的李某人,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当中得罪了奥古斯都。如果知道,他还真要大喊冤枉了。

    这事能怪得了他吗?谁叫你真古斯都有眼无珠,赌输了?赌输了却怪那赌具不好,这赌品也未免太差了。

    不过,此时李某人却还不知道这点,只通过命运之丝与沈幻云进行着联系。

    听到吴家之人准备派出一批强大高手,与别的高手一起使用什么契约,让彼此间通过这契约感应到自己人,以分辨敌我之能力。然后再一起将李某人围截,将他灭杀,以绝后患。

    得到这个消息,李松石微微有些皱眉。这次的事情,有点麻烦大了啊。

    毕竟他不能暴露自己的真正实力,还让一大堆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给将自己围困住,那就是件大麻烦事。在不暴露真正实力的情形下,易容仙术没效,还不能使用那个让人产生幻境的能力。这,可就难了。

    沉吟了一下,李松石心中一动:“我这次让幻云妹妹假扮成吴则进入吴府,那些背后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会不现吗?

    “不,肯定是现了。只不过,他们还不知道幻云妹妹的身份和实力罢了。如果是这样,那,我有些手段,就可以不避开这些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了……

    “嘿嘿,看我如何设个局给他们钻。”

    李松石心中顿时冒出了一大堆计划。不过,却没直接敲定案。就传给那些手下,让自己虚拟神了当中的庞大智囊团分析研究计策的可行性。并不断完善其中的漏洞。

    然后,李松石就放下心来,专心关注另一边的花仙子们的情况。

    纪洛如等人的化身。一路朝希望之城进。不过,却遇到了麻烦。

    当然,不是路上有人打劫。而是在血战战场被拦住了。

    本源城与希望之城的边界处小有着一块占地方圆数亿光年的地盘。这里,终年血光不断,就是血战战场了。

    想前往希望之城,非得从此路过,根本没办法绕路。

    有人或问,在别处走不过去吗?

    不行的。

    在这里说明一下,这真实本源世界,其实也是一个类似于许多晶壁系聚在一起的世界。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蜂巢。一个格子当中,就是一个城的地盘。

    比如,这本源城,就只是占其中一个格子,而希望之城,只不过是与本源城相连的一个格子而已。

    两个“格子”之间,有着凝聚为实质的本源紫气阻隔着。如果是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自然可以强行通过,当然,闹出点大动静是避免不了。

    不过,哪怕强行通过之后,在大动静过后,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一切皆恢复如初。

    而念动道生境界以下的强者小根本就通过不了这凝为实质的本源紫气的阻拦。因为,那本源紫气内部,还蕴含着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能随时会将本源紫气的力量激出来。实力不足的,想要强行通过,只会是肉身灰灰元神破碎的下场。没有念动道生境界强者进去捞回它的元神碎片,那非得耗个几百亿上千亿年的时光,才会有元神碎片脱离集来,重新凝聚。

    而且,神奇的是,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可以不费什么力气通过那本源紫气晶壁”嗯,虽然闹得动静会大点。但也仍是不费什么力气。

    但是,哪怕是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也没办法将自己的神识通过这紫气晶壁。想要强行将神识探测过务的唯一后果,就是自己的神识当中蕴含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将那本源紫气晶壁蕴含的力量都引出来。最后乱为一团,更难以探测对面的情形。

    所以,就算是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神识,想探测对面城池的情形,也得通过血战战场进行探测。

    但问题是,血战战场那里也布有禁制,而且每座城与城之间的通道位置拐七拐八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想探测隔壁的几个城的周边环境,倒是能轻易办到,想探测更远的地方,就头大了。

    好比有人拿一颗珍珠,在里面弄出拐来拐去的弯道,让你叭凶孔看讨尖,要看到对面那孔正对的景物。根本就方难一到

    因此,哪怕是盘古大神,在真实本源世界,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再远一点的地方,他也没办法用神识感应出来。除非”除非这家伙完全清醒。彻彻底底地清醒过来,使用自己的神识,一路势如破竹,把所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的禁制全部破除掉,那样,就能看得更远了。哪怕是本源城希望城混沌城等等城池内部的情形,也一览无遗。

    但这样,就会被别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觉了。哪怕不强行破除禁制,用神识渗透进去,也会被别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觉”除非那强者睡大觉去了。

    所以,李松石现在的几个花仙子的化身,就只能朝那血战战场飞去。

    而血战战场,那里就是成千上万,数以亿计的合道冥冥境界强者混战一团。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在那里就是小兵,与炮灰没有多少差别。还每隔上不知多少年,才会暂时中断几年的战斗。

    再加上那里还时不时出现强行征召血战战场附近,百万内年没有过任何战斗的生灵进入血战战场的事情。

    所以,想通过血战战场,还真是相当之因难。非得等好时机才行。要不然就是实力强,一路闯过去。

    这”可不是几位花仙子的化身能办到的。若是真身前往,倒没什么问题。可那样,实在太危险,李松石又不放心了。

    因此,花仙子们的化身,现在只能停滞在血战战场这边,等待时机。

    李松石接到消息,沉吟了一下,群旱不承认,目前还真没办法突破过去。

    真是可恶的血战战场啊。

    据李松石所知,在这个本源城出去的生灵,身上会带着一点本源城的气息,除非是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才能抹消掉。而那边希望之城的也是如此。

    但奇怪的是,这边的本源城的生灵一旦突破到乖边的希望之城的阵地,就可以选择保留本源城的气息,或改换为希望之城的气势。可以远离,也可以改为为希望之城出战。

    真是万恶的设定啊。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参与血战的,竟有相当一部份人是心甘情愿的。为的是在血战当中获得突破。如果失败,最多也是隔个百万年的时间就能复活。快者不过几千几万年。而如果身上拥有特殊物品,还能瞬间在后方复活”当然,那特殊物品很珍贵就是了。

    跟沉睡若干年相比,只要在血战过程中悟得一点契机,那就是赚大了”许多生灵心里都是这样的想法。

    所以,在这个许多生灵都能不死不灭的世界当中,不知多少生灵,只将上血战战场当成一种致命的娱乐。虽觉得无聊了,就去逛逛。寻求突破。活腻了,想沉眠了,也要到那里泄一趟。

    由此,这血战战场,还真是乱七八糟的,要多危险就多危险。

    李松石暗暗摇头,心想:“还是过段时间再想办法亲自过去,将诸位姐妹的化身送过血战战场。只要过了中线,让她们用雨心妹妹的天赋仙术改头换貌,一路前行不停顿,绝对能进入希望之城的地界。

    “不过,现在还是先让诸位姐妹的化身,来回搜索一下沿途的情况吧。”

    想着,就做了如此决定。

    李松石就与众位花仙子的真身在虚拟神国里悠悠哉地混日子,不时学习点有趣的东西,或是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办法晋阶念动道生境界中阶。

    就这样,时间一晃,真实本源世界就过了好几天时间。

    这一天,李松石得到消息,知道那吴家几位家族长老,与城中众多家族的长老们,组成了一队人数近千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的“狙杀队”

    唯一的目的,就是通过特殊的临时契约,将彼此心灵连接起来,然后一起出动,将“本源之主”围杀,然后将“本源之主”的元神碎片进行封禁,拖延其复活时间。

    听到这个消息,李松石与众位花仙子都是暗暗咋舌。

    羲灵月和纪洛如等人更是失笑道:“看来,你把那本源城中的各大家族的强者们,吓得够呛啊。”

    “是啊”没想到,表现得太强点也有过错。”李松石无奈摇摇头。

    “那,之前定下的计划 要不要更改?”纪洛如问道。

    李松石道:“当然要改。现在我们的人。如果按照原计哉,一下子将这批绝顶高手灭杀掉,事情可就大条了。所以不能灭杀囚禁,只能将陷阱改变一下,”嘿嘿。”

    李松石本来的计哉,是觉得这批强者如果数量不多,就可以来个反伏击灭杀掉。但现在数量太多了,就不好动手了。

    如此,又过了几天时间。那“狙杀队”的成员预先弄好契约,然后一直在暗中等侯着时。而就在这一天,终于让他们等到机会了。

    机会出现得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快,也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好。

    就见“本源之主”带着一群莺莺燕燕,看起来才勉强晋入“证道尊者”境界的女人们,乘着九龙辇,一路朝北飞去。

    这九龙辇度极快,一下子就离开了城池,并朝那龙神教会所在的方向飞去。

    “原来那“本源之主,是想要拜访龙神教会?哼,他做梦也想不到我们敢于暗中袭击他吧?”

    “估计他是觉得,自己拥有变身奇技,不怕任何围攻吧。当然,也因为此去龙神教会,就会觉得我们因为担心他有要事到龙神教会商谈。不敢胡乱袭击。只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我们的人当中”嘿嘿。”

    “那就是他的死期到了,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诸多“狙杀队”的成员,通过心灵感应相互交谈着。

    突然,那假冒的吴则道:“那,如果他真的万一与龙神教会有要事商谈呢?”

    众皆愕然。

    那假冒的吴则道:“我们都知道,“本源之主。身上有希望之光,还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说不定会与某位念动道生境界的至尊有关系。如果他是奉了那” 说到这?,众皆沉默了。

    虽然这“狙杀队”的成员当中有着龙神教会的成员。但是,这并不能代表着,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将别的至尊传递给龙神教会的信息给截断。

    想到这里,有人问:“那该怎么办?”

    假冒的吴则笑道:“那简单小我们先做好伏击,等他回头时,再伏杀就好了。”

    众皆恍然:“就这么办。”

    于是,一群强者隐着气息,远远跟着。

    只是,在到达龙神教会之后,望着这龙神教会的大门,沉吟了一下,那“本源之主”却又突然回转过头了。直让一干强者们面面相觑。

    回到半路上,“本源之主”突然停顿住身形,让九龙辇停在半空中,望向四周,淡淡地道:“都出来吧,你们跟在我屁股后转悠这么久了,就没想到自己已经被现了吗?”

    暗处的“狙杀队”成员们面面相觑。

    “出去,拼了。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有人提议。于是众皆点头”这狙杀队本来就是要狙杀本源之主,现在不正是大好机会吗?怎么事到临头,反而退缩了呢?

    众人也不是被吓大的。

    一时间,所有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狙杀队成员,人数近千,就都飞了出去,隔着百万公里,将“本源之主”牢牢困住。

    “哦?好大的阵仗啊。”坐在九龙辇当中的“本源之主”抚摸着一个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女神的娇躯,一边悠然地道:“看起来,你们是想来狙杀我的,对吗?”

    “不错,死到临头,嘿嘿,本源之主。你有什么遗言交待?”杨泰坦的声音突然想起。

    “本源之主”不禁微微一叹:“杨泰坦,又是你啊。你果真贼心不死。上回放过了你,你居然又回头来送死?”

    “多,谁死还说不一定呢。而且,上回是你放过我吗?我呸。就凭你,也想把我怎么样?事后截杀我的人,还不是被血战战场归来的勇士们给打跑了?”

    在这个真实本源世界,沉眠就被称为死,死也被称为沉眠。因为,哪怕是大罗金仙境界或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灰飞烟灭后,若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肯帮手,也是有机会复活的。

    这里,似乎没有真正的死亡小所以用词也就随便得多。

    此时,“本源之主”望着其它诸位强者。看着众皆黑袍裹身,脸戴面具,道:“看来,诸位身份不俗,嗯,是城中的诸位大家族的人吧?此时居然都出动了。难道,你们就不怕我事后报复你们的家族?”

    “哼,本源之主,你能逃得过此劫再说吧。”有一老者的声音传来,听起来,似乎正是那个叫什么喜玛拉雅的。

    “本源之主”微微一叹:“看来你们很有自信啊。你们不知道我懂得连合道大尊者颠峰境界强者都瞒过的变身之术吗?”

    “哼”哈哈哈哈。”在场诸位都狂笑,有些笑得眼泪都快掉了。

    “本源之主啊本源之主,我们既然想要伏击狙杀你,就有把握将你灭杀掉。”

    杨泰坦说着,“本源之主”就不禁笑道:“是通过某种契约。让彼此心灵相通,相互间知道自己人的身份吗?”

    此言一出,如同晴天霹雳。一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住了。

    阿尔卑斯的声音更是无比震惊地道:“你,你知道这事?”

    “呵 …”本源之主神秘地笑着。

    一时间,在场诸位强者心中寒。因为,这“本源之主”知道了众强的凭恃,居然还有着如此的自信和把握,淡定无比,那必定是还有着什么没祭出来的杀手铜。

    只听“本源之主”悠然道:“你们的这种办法,在我眼中,狗屁不如”

    “你!!!”“别急着反驳。我问你,你们知道,我拥有一种可以让合道大尊者颠峰境界都无法觉的变身之术吗?嗯,知道?既然知道,那,你们为什么就不多想想,难道我这变身术,只能让我自己变身,只能让我变身成你们当中某一人的样子,然后趁机逃跑或破除你们的围攻吗?难道,你们就没想过,我这办法小也是可以,让别人变成我的模样吗?”

    本源之主说着,在场众位强者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强烈到极点的不妙之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听本源之主呵呵笑道:“看来,你们都没现,我这里只是具空壳而已啊。根本不具有任何战斗力,却把你们都耍得团团转,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本源之主的声音笑着,而后小就轰的一声,他自己与身边诸位绝色美女,还有那九条牵引着九龙辇的龙,一下子全都炸开了,变成一具具没有任何生命的肉躯浮在半空中。

    诸位强者神识一扫描,就现那躯体内居然没有任何力量波动。甚至这身体的强度,比大罗金仙境界强者还弱小千百倍,比城中任何一株树木,都还弱

    这么弱小的假人,没有任何灵魂,居然将在场所有强者都骗倒了。这无异于将所有围攻者都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

    而如果这些强者知道,这些没有意识的生化人的躯体,制造起来还花了不到李松石的半点力气,就不知更会怎么样了。

    “不好!!!”

    喜玛拉雅的声音忽道:“本源之主如此狡猾,如此早有预谋地弄出几个假身,他岂会只是为了出来转上一圈,把我们骗出来而已。”

    一时间,诸位强者心中寒。俱想:“不错,本源之主既然早料到我们要狙杀他,还知道我们的契约手段。更有着用愧儡肉身骗我们的能力。那他就必定预先设了陷阱对付我们,那个陷阱,岂会如此简单?”

    众强者刚想着,就听到周围的虚空中。四面八方回荡着一个声音:“不错,你们能想到这点,难能可贵。但是,现在才想到,已经是”太晚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