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四十六章 相互威胁

第七百四十六章 相互威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那中年男子回转过头,盯着李松石,长吸了一口气,忍着怒火道:“本源之主是吧?不知可否将我儿子与儿子还回来?在下李宗元。恭为李家家主,若本源之主肯让在下得偿所愿,那李家上下俯听命。必以阁下马是瞻

    李松石一怔,听着那中年男子的话,又望望下面那寂静无声的李宅。

    沉默了一下,心中想道:“幸好,与父亲不是同名同姓,不然也实在太过巧合了

    当即问:“你们李家是一言堂?你所说的话,下面的人都没有反对?”

    那李宗元哼了一声,道:“既为家主,那自然是全权决断家族走向

    李松石到是有些讶然了:“在这真实本源世界,如此有实权的家主可是极少啊。对了,这么说,之前派着几万家丁去对付我,是你下令的?。

    “是我李宗元点点头。

    李松石顿时笑了。

    这到底是李宗元下令还是那个同样名叫李松石的人下手,已经不重要了。不过能听到他这般说,李松石倒为那个与他同名同姓的年轻人感到高兴。

    “你是个好父亲,可惜,你儿子冲动了点李松石点点头,正要说什么,突然感到极远处有一股相当焦急的神识在向这边扫瞄。不是念动道生境界的神识,而只是合道冥冥初期的神识。

    李松石讶然,心念一动,神识锁定,朝那边望去。刹那间,就看到了让他再度倒吸一口凉气的情形。

    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呆在希望之城的某个角落,满是担忧地望向这边。

    “朱再蓉?!”。

    李松石顿时到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地将神识扫到自己的虚拟神国当中。

    没错,那朱丽蓉,现在垂好好地呆在李某人的虚拟神国当中。

    这位年轻美丽的女子,前世之时,李松石在追求冷香凝,就是她在倒追李松石,结果弄出了一番纠葛。

    今生,按照本来的生死薄,她就生为某位高官的女子,应该与李松石生一段美妙的感情。结果,生死薄已被改,她与李松石的相遇,也变得与原来的轨迹大不相同。

    如果是按照原先的生死薄,李松石是因为与今生的朱丽蓉之间的美妙相遇,最后被人殴打重伤,便与梅雨心重逢,结合。直到老年,才在人间落花村种植花卉,让花仙子诞生。

    最后的最后,就是这三千大千世界,不会因为李松石的崛起而毁灭。而李松石,也在这三千大千世界崩溃毁灭之前,与梅雨心脱出来,来到这真实本源世界,得到水恒。

    结果,命运被神云改变了。但是,估计太上老君也有插手其中,如此,李松石一步步强大,最后却仍是脱到这个真实本源世界之中。只不过,他不是以普通生灵的身份,而是以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身份降临这里。

    而梅雨心,也成为了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与他之间,有夫妻之实而无夫妻之名份。此外,李松石还带着大量的花仙子一起出来。

    若是按照本来的轨迹,这些花仙子,说不定就只会呆在盘古宇宙当中,最后,有可能随着三千大千世界的崩坏,直到下一个混沌宇宙纪,或者,提前遇到下一任的花主,然后慢慢脱离脱。

    可是,现在全变了。

    就连那朱丽蓉,也呆在李松石的虚拟神国当中,成为李松石的虔诚信徒,一起出来了。

    只是,这朱丽蓉既然仍在他的虚拟神国当中,修为也才不过是天仙境界,那这希望之城当中,那个长得跟朱丽蓉完全一模一样,除了实力,就连灵魂和精神波动都是一模一样的家伙,又到底是谁?

    李松石沉吟着,回转过头,望着李宗元,笑道:“李家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李宗元问道。

    李松石笑道:“你认不认识一位叫朱丽蓉的小姐?”

    李宗元脸色微微一变,他还没说,李松石就点点头:“哦,我明白了。那位朱丽蓉小姐,与你家儿子李松石是很熟吧?”

    “哼,老夫可没听过这回事李宗元道。

    李松石点点头:“原来如此,看来,那李家公子到是个多情种子啊。是担心那位朱丽蓉小姐赶过来时,会遇上我吗?对,没错,应该是这样的。那位李家公子现朱姓小姐,必定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在刚才我围攻李宅布设阵势之时,那位小姐就想要过来,与李公子相聚,只不过又见我在此,才担心。呵呵,那李家公子可是急糊涂了才跑出来与我理论吧。却没想,反倒是落入我手中。”

    李宗元脸色不禁变了:”你还知道什么?”

    李松石摇摇头:,“我只知道,我无意与你们为敌,但你们一味针对我,我到也不好不还手,否则岂不是让人觉得我本源之主好欺负?李家主,你既然投诚,那也就罢了。你先回去好好呆着,这段时间不许任何家人出门,也不许任何人进入,我自然不会伤害你那儿子与儿媳妇。如若不然”哼

    李宗元脸色再变:“本源之主,您要如何才肯将犬子放回?”

    “等我一统希望之城时”那时或许会考虑。脏”汽不会食言而肥。李松石说着,年抛,丢 必训的令符给李宗元,又道:“如果有事,比如有人想强闯入李府,你们又拦不住,就捏碎此符,通知我”亨,虽然你们曾作出对不起我的事,但现在既然投诚了,就是我手下,便得庇护

    顿了顿,又道:,“不过,先说好。你们说要投诚,须先拿出点诚意,可不能仅止是口头上说说而已。明白吗?。

    说着,身形一晃,便迅飞退离去。

    “本源之主那李宗元大叫着。

    但李松石却只道:“记住我的话,包括你,不要有人离开。外面那个阵势”哼,大概几年几十年,还不会对你们李府造成什么伤害。切记切记

    身形闪动,已出现到希望之城的另一角。就见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脸现惊骇之色,猛地要逃离。

    李松石身形一闪,出现在她面前。这年轻美丽的女子却突然站住不动了,也不作防备。

    李松石讶然,问:“为何不逃了?”

    “我能逃得掉吗?”那女子冷声道。

    但是,李松石却感应到她心中所想,不禁嘴然道:“你是想。就算被我抓住,也未必是坏事,起码能跟那李家公子在一起,是吗?。

    那女子冷冷地不出声。顿了顿,问:“可以吗?”

    李松石怅叹:“真是多情种子啊

    手一挥,就将那女子收拢了起来,藏进储物空间当中。

    这李家公子,那梅姓女子,还有眼前这女子,在没经过神识探察之前,李松石是不会让他们进入自己的虚拟神国当中的。

    当即,李松石沉吟了一下,暗想:“是该直接回去审问那三个家伙,还是先跑去找希望之城其它家族的麻烦呢?”

    想了想,还是先将那李家公子的事情压下。虽然此事很要要,但要是他才收服了李家,抓住了这李公子和两个奇怪的女人就不再动手,就太惹人起疑了。

    当即,李松石身形一晃,就出现在另一处家族的居住地,三两下,就用同样的手段将这个家族给镇封起来。

    最后,更是将自己储物空间中的大批合道冥冥初期境界强者的身体投放出来,无数信徒的灵魂投影进去,控制着这些身体跑到一个个不同的家族乖里,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

    而李松石则在虚空中居中坐镇,那里不服,就往哪里跑去

    这希望城与本源城一样,本源紫气统统被驱散了出去,神识在些畅通无阻。

    想要用神识探测城中之人心里的想法,这比较难,很容易惊动别人。但如果只是用神识进行常规的察探,却不要紧。那种不怕惊动别人的常规神识用法,随意使用。

    所以,李某人的神识就像探照灯似的,在城中不断地扫视。

    突然,他心中一动,感应到某个希望之城的家族那边有人跑来违抗,就身形一晃,朝那边飞了过去。

    来到此处,就见几个身形伟岸的男子站在虚空中,冷冷地望了过来:“本源之主,别人怕你,我们可不怕你

    “哦?”李松石冷冷一笑,那男子又道:“你最大的本事,无非是变作别人的样子。只要我们时刻保持着契约关系,彼此可以感应到对方的真伪,你也不过是一位实力较强的合道大尊者颠峰境界的强者罢了,对我们根本没有多少威慑。你看,我们家族中人,尽数呆在防护大阵当中,现在就只有我们五个合道大尊者颠峰境界强者站在这里,你又能拿我们怎么样?。

    此言一出,全城顿时哗然。

    不错,那本源之主之所以让人感到可怕,无非是那防不胜防的变身绝技。别的强者也能变身,但变的只是相貌,只是模拟出来的精神波动。那灵魂本质,是绝无可能改变到一模一样的程度的。尤其是一身修为,更无法变成与对方一模一样。然而,本源之主就可以。这才让人忌惮。

    但如果他这能力不足以形成威慑时呢?

    一时间,全城当中在暗处观察事态的诸多强者,一个个眼睛亮,对那本源之主的畏惧,一下子去掉了不少。

    李松石冷冷一笑:“自从一年前,我就想到你们会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我。好得很

    李松石说着,手一挥,身边就多出一大群密密麻麻的,悬浮在半空中的手下,一个个实力高强,都是合道冥冥境界的初期,将这个家族方圆数亿公里的地盘团团围困住。

    “有人出来。杀无赦!!”李松石杀气腾腾地说着,随后朝一边的手下们吩咐:“你们跑到城里面去,看看,凡是属于这个家族的种种产业,全部接手,破除原有阵势,并布下我们的阵势。我看看,这个家族没了产业支撑,单凭他们自己收藏在家族当中的大千世界,能支撑得了多久?”

    一时间,几个站在虚空中还很淡定的强者脸色一变:“你敢!!”

    李松石道:“我有何不敢?!!哼,本来我不想做这么狠的,但你们这样的话说出来,便是始作甫者,想让全城的人效仿,想让我那本源城也要跟着效仿吗?我岂能容此事生?。

    “好,本源之主,你厉害。你做得了初一,划口戏们做十此家族产业,你拿讨尖便是,大不了四穴吼旧就不断组织强者队伍去你那里抢动,我就不信你能时时盯着这边。”

    虚空中为的那个男子道。

    李松石冷声道:“是吗?你放心,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生的。”

    “哼,你说不生就不生吗?我们家族的防护大阵,你花上多长时间才能打破?这么长的时间,你就像只狗一样守在我们的家族门口?我就不信你能拦得住一群强行突围去劫掠你本源之主名下的产业,又再突围回来

    全城的人听着,一时又是哗然。

    这威胁,果然够劲啊。

    不过,李松石更狠,道:“好,不错,有胆识。真是有勇有谋,我都不得不佩服你们的算计了。不过,你们狠,我更狠!!”

    李松石道:,“你们想抢劫我名下的产业吗?那大不了一拍两散,我就不在这边设下产业,又如何?

    “如今,我就光明正大地宣布了。哪个家族向这个家族一样反抗的,我就将他们名下的产业会部搜刮一空,留下一块空白地皮,然后废弃执

    “而如果全城都反抗,那我就让全城所有的经济运转瞬间停顿。哪一个家族都别想在希望之城有什么产业。大不了一拍两散

    李松石说着,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看样子,他是想干脆把希望之城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废城啊。

    谁知,对面那男子却哈哈大笑:“本源之主悄本源之主,你这是自掘坟墓,让本城之人一起站起来与你做对啊。”

    李松石“哼了一声,道:“我不这么做。难道你们就不会与我做对了吗?不过,我先说好了,如果哪个家族不反接我的管理”注意,是协助管理,不是统治。那样,他们的产业,我协助保护。如果他们的产业被你们这群反抗者抢了,那我就可以协助他们,一起联合出手 倾力进攻那个主动抢劫的家族。

    “你们的防护阵势是强大。但是,只听说过千日做贼,没听说过千日防贼的。你们这般全力运转,阵势能运转得了多久?如果不能从外界吸纳力量,还不断被攻击,那十万年?还是百万年?百万年过后,你们这个家族将灰飞湮灭。积聚了百万年的仇恨,将让你们永劫不复。会把你们的元神撕碎,分形镇封在无数个不同的位面空间当中。哪怕永远有着复活的机会,却永远没可能再复活。我就不信,你们不怕?”

    说到这里,全城中暗中偷荐的人,统统到吸凉气,脸色大变。

    果然够狠,够毒,够辣,真不愧是本源之主辄

    只听李松石继续道:“至于说全城反抗”哼,哪怕连同刚才的李家一起出尔反尔,与你们一起来针对我。哪怕你们每一家再次派出强者全力联合,以契约互通心灵,来围剿我。那难道我不能再次逃离吗?

    “我就先离开这希望之城又如何?大不了我三天两头,一年半载,不断地偷偷潜进来。以一个个不同的身份潜进来,搞破坏”哼,难不成,你们这本源之城,从此就不接待外来之人,不让人出入了不成?!!”

    话声一落,全城之人再次倒吸了口凉气。

    他们突然想起来,这希望之城还有大批人马在血战战场之外。周边也还有不少小城池。一个个城池,还有着不少的人。

    所以,除非真像这本源之主所说,彻底封困希望之城,与外界人流断绝来往。否则,本源之主就有无数种办法,时时侵入此地。

    当然,也可以暗中用别的办法通知血战战场及周边城池之人都形成一个个团结,缔结契约。

    但是,谁又能肯定,本源之主不会用自己的军队团队,冒充成血战战场刚回来,或是周边小城的团队进出此地呢?那样,如何分辨。

    而且,想到了这里,城中之人还想到某种可能性。

    现在,希望之城还是各个家族的人分开来,自管自事。那如果本源之主冒充成别的友好家族的人进出来访,那也不是很难分辨吗?

    除非全城所有人都用同一种契约,彼此间都能感应到对方的存在。

    但是,姑且不说在订立契约时,会不会让本源之主的人假冒进来。就算本源之主不捣乱,那整个城池之中,这么多人,能订得下一个共同的契约吗?

    想到这里,城中的强者们顿时升起一股无力之感。

    李松石望向那几个男子,冷冷道:“怎么样?几位,你们想将全城的人一起拉下水,与你们一起受苦吗?做梦。希望之城当中,谁不是聪明绝顶之辈?岂会如你们这般愚蠢?岂会听信你们摆布,你们就别妄想了

    “你,”你你你”那男子顿时哑口结舌。

    李松石淡淡道:“现在,该何去何从。继续与我做对,还是投诚。诸位,自己做决定吧”不过,我耐心有限,能给你们的时间可不多

    防:除夕了,先祝各位新年快乐,合家幸福美满安康。,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心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