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四十七章 又抓了两个

第七百四十七章 又抓了两个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二了子脸煮大变,满头冷汗,就连他身后的几个看起来处刀练淡大很牛的家伙,都不敢吭声的。

    如此大事,他们根本没有权力作决断。

    迟疑了一下,他才吱吱唔唔地道:“我,我们回去商量一下。”

    李松石点点头:“很好。不过。对你们,我的耐心真的很有限的”因为,谁叫你们刚才想挑起全城反抗呢?所以,就算你们投诚,条件也会比李家要苛刻一些,就算是小小的惩罚吧。”

    说着,静静站着,不再出声。

    那几个人看着,面面相觑,随后直接就飞回自己家族的宅地中去。

    而李松石就静静站着,没有什么反应。

    突然,心念一动,他直接跨越虚空,出现在了另一处地方。

    这是希望之城城中的羲家。

    为几个人也是站在家族大门口,在那里说要见“本源之主”李松石一出现在这里,一看小顿时又是倒吸了口凉气。

    今天,他承受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因为,面前这羲家家门口的几个人,李松石看起来也觉得非常之眼熟。

    为一个,长得跟太一一模一样,第二个,就长得女奶一模一样。

    女奶变成了羲灵月,自然不用说。现在就在虚拟神国当中。李松石神识感应了一下,顿时无语。

    那羲灵月也是好奇地通过李松石的眼睛,通过命运之丝感应这边的情况,道:“松石,那个人长得好像我啊。”

    李松石点点头。

    的确是像。人蛇身。上半身极美,且身上那股子威仪之中带着温和亲切之感的气具,那种母仪天下的气质。还有那力量本质,都跟当初的女妈一模一样。

    所不同的是。面前这个羲家女子,是合道冥冥巅峰的境界修为。比起现在的羲灵月,自然是差上许多,但比起当初的女奶,却是强大得太多了。

    “石哥哥,要不要将他们也抓进来研究研究?”原青青的声音道:“我对那个长得很像灵月姐姐前身的人很感兴趣啊。”

    “青青妹妹!!”羲灵月的声音有些恼怒。

    原青青笑道:“怎么,难道灵月姐姐你不感兴趣吗?”

    羲灵月沉吟不语。

    李松石想了想,以心念沟通道:“我想想看,有什么办法将他们弄进来。顺便,让那些信徒们,在城中注意观察打听打听,看看这希望之城当中,还有谁跟我们当初三千大千世界里的某些人长得一样的,一定要统统找出来。

    “这件事,实在是太诡异了。如果不弄清楚,我心里不踏实。”

    这时,谢紫壹的声音突然在心中响起:“大哥,会不会是盘古大神在沉睡时,精神无意中感应到这边的人的情况,然后就让这些人在梦境中重现,并具现出来?”

    “不大可能。”李松石道:“哪所是念动道生境界的颠峰,也没可能直接跨越这远的空间感应这边的情况啊。盘古大神是强大 这没错。但中间隔着血战战场,又隔着实质化的本源紫气晶壁,也没可能直接感应这边的情况的。

    “不然的话,他就会直接将路上哪里曾经出现过言青要姐姐的气息和前代花仙子的气息的地方,告诉我们了。”

    精神世界中。众女微微点头。

    李松石道:“如此,还是先想办法将一批人抓起来询问再说。而整个希望之城也要监控起来。暂时不许人出去”我们现在不大可能将所有看起来熟悉的人都抓住去审问,但却可以先将他们稳住,不让离开希望之城。”

    众女点点头:“大哥你拿主意就是。”

    这时,众位羲家之人看见李松石在那里沉吟着,脸无表情,他们都感到很忐忑。

    最后。那个长得很像太一的家伙突然出声道:“呃,本源之主”

    李松石突然抬头,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家伙道:“太一。”

    “太”太一?”李松石愣了愣,居然还真连名字都一样啊。当即问:“你不是羲家人吗?怎么不姓羲?”

    “呃”那个小叫太一的家伙不知该怎么解释。这时,旁边长得很像女奶的人出声道:“她是我堂妹夫。”

    “堂妹夫?”李松石问:“你堂妹叫什么名字?”

    “羲和…”

    羲”羲和?

    好像是帝俊的妻子,在神话传说中生出十二个月亮的那位  ,

    没想到,现在竟然是嫁给太一?

    李松石点点头,又问:“那你呢?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名叫羲灵月”

    “灵”灵月?”李松石愣了愣,问:“为什么叫灵月?”

    那长得像女娼的女子愣了愣,迟疑了一下,道:“是姑母给起的。”

    “你姑母?”

    “嗯,五百亿兆年前。小女子出生时,姑母路经家门,被家母拦下帮着起名,她就给小女子起了这个名字。”

    李松石暴汗。

    羲灵月的声音突然在李松石的心里响起:“松石,问问她姑母的名字。

    李松石点点头,问:“那你姑母的名字。”

    “叫女妈,又名风里希”

    李松石听着,彻底无语了。

    这还真是乱套了啊。罢了,先不理这个,回头再问个。

    想着,就道:“嗯,你们让我过来,有什么事?”

    那个长得像女妈的女子道:“我等是想询问,若是有人向本源之主你投诚,不知你会如何待之?。

    “这个嘛”李松石问:“难道你们羲家想投入我手下?。

    长得像太一的家伙道:“那要看看本源之主开何等条件了。要知道,我们羲家向来是供奉着太上的,若是你让我们放弃供奉太上,转投别的念动道生境界的至尊,我等可不能从命

    李松石似笑非笑地看着那长得像太一的家伙:,“你们供奉着太上?嗯,好,好得很。这个”我向来尊崇信仰自由,不会强行要求你们供奉着哪位至尊。至于说待遇,嗯,对于主动投过来的,你们可以参考本源城那边的情况。我会在这边为王,所谓平天下,平天下者,与众人平分天下也,这希望之城我要占最大一块蛋糕,别的嘛,就看你们的实力了。我只作居中协调者,你们私下的恩怨,种种产业什么的。我不会过多管束

    “这样”那个长得像太一和长得像女娼人,回转过头,众人相互望望,暗暗点头。

    随后,那个长得很像太一的家伙道:“既然如此,那我们需要回去商量一下

    李松石冷冷一笑:“你们是想观望吧?。

    众人大感尴尬,那个小长得像太一的家伙道:“本源之主何出此言呢?我等是愿诚心诚心拿出一个最好的方案与你”

    李松石挥挥手道:“别说这等漂亮的话。我只知道,是你们主动邀我过来的。结果你这个太一,居然说要让我等侯你们商量好后再给我消息。这放在旁人眼中,岂不是你们让我来我就来,让我走我就走,我本源之主的名号,岂不是大大的掉份了吗?难不成,你们竟想以此来折辱于我?”

    几人顿时脸色大变,齐道:,“我等绝无此等想法。”

    李松石厉声道:“你们有没有这等想法我不清楚,但放在旁人眼中。他们就会这么看,就会这么说!!!”

    那羲家人都是脸色再变

    长得像太一的家伙忍着气,道:“那本源之主意欲如何?”

    “你们得给我个交待。否则,想我本源之主的名号今天英名于此毁于一旦,你们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李松石大声道。

    “太一乙”为了方便,以后这丫就叫”太一乙”盘古宇宙中的叫“太一甲”同样,另外一个就叫女奶乙”。本来叫“太一”更方便的,但这样太过不和谐了。

    太一乙道:“本源之主,你这样说,未免太过份了。”

    “哼,太过份?”李松石道:,“这么说。你是觉得你们不给个交待,就一点都不过份?。

    说着,恶狠狠地瞪着太一乙:“你这般说话,让我很是怀疑你们羲家的诚意啊。”

    旁边的女奶乙忍不住道:“本源之主稍安勿燥,太一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李松石问。

    “我等是想问,本源之主需要什么交等呢?”女奶乙问。

    李松石哼了一声,道:“也没什么,为表示你们的诚意,我要你”没错,就是你。还有仙

    李松石手指着女妈乙和太一乙,话刚说到一半,那太一乙背后的一个中年男子就道:“这怎么能行?”

    李松石脸色难看:“怎么不行?”

    “这个”灵月向来勤于修炼,不曾有婚配,本源之主若是有意,”

    “我呸!”。李松石一张脸都快绿了:“你这混蛋,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有什么古怪嗜好啊。我是要拿他们俩个当上宾招待,到我那里住上一段时间,好吃好住,款待一番,同时等待你们的商量结果罢了“啊一时间,那女娼乙手足无措。她没想到,还没吭声,背后之人就将她出卖了。

    “本源之主,你这是要人质?。太一乙冷声问。

    李松石上下扫了一眼,道:“嗯,你这话是从何说起?难道我招待不起你吗?”

    说到这里,李松石心中忽然有些纳闷。这太一乙和女奶乙,都是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修为,而且看起来在这羲家的份量也不轻啊,怎么居然身上没有希望之光,”

    刚想到一半,突然恍然:“是了,这几个出来与我谈判的人并不是受重视,而是受排斥啊。他们将与我打交道看起是苦差事,那自然就是让一个入赘的家伙带头打头阵了。

    “由此可见,这个长得跟女奶一模一样的,同样也不受重视。不然,后面那个脑瓜子似乎不太灵光的中年男子,居然就能这么随随便便地说要将那个长得跟女娼一模一样的人要许配给我了

    想着,李松石脸色沉了下来,道:“我刚刚才突然想到一件事。太一,你是入赘的吧?还有,灵月,你在这羲家也不怎么受待见吧?哼哼,好得很,妙得很,你们这羲家,就派这种小虾米来跟我谈话?倒是很重视我啊。”

    一时间,在场的羲家人脸色一变。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一  本源之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啊李松石咬牙切齿地作出恶狠狠的样子道。

    在场之人脸色再变。

    李直!”既然如此,单单将泣大和灵月讨我那边接舌样”微待,已不能消我的怒火了。在座的诸位,都到我那边去做客吧。当然,听清楚,是做客,不是人质。所以,你们在那边的一切吃喝拉撒的消费,都有付帐,唯有如此,才能消我心头之怨。否则”哼哼 我不介意暂时先放下与其它家族之恩怨,先找你们羲家开刀

    “本源之主,你这算是威胁吗?”那个刚才说要将女妈乙许配给李松石的中年男子厉声问。

    李松石淡淡地道:“不敢,堂堂羲家。厉害得很呢。比整个统一了的本源城还要厉害,我很怕的,怎敢威胁你们?”

    说着,大声朝那羲家的方向道:“现在,我欲请这几位到我那里做客,不知羲家主事之人何在,又意下如何?请赶紧给个答复吧。否则若让人说我本源之幸随着羲家几个不重要的人呼喝几声,就呼之则来挥之则去,那我的名声还要不要?我非得向羲家讨个公道不可了

    整个羲家一阵沉默。

    整个希望之城一阵沉默。

    所有人都在静静地。等待着,观望着事态的展。

    这时,就见羲家内院中飞出一个看似七八十岁的老者,一副道袍打扮,鹤白眉白须,脸色红润似婴孩,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本源之主,伏羲这边有礼了。”那老者说着,李松石差点没被自己给呛着。

    下意识地就问自己精神世界当中的羲灵月:“这家伙长得像伏羲?。

    羲灵月的声音传来:“不像

    李松石点点头。突然,心中不自禁地有股酸溜溜的感觉  传说中,女奶与伏羲之间的关系非同凡响啊。回头是不是要打探一下呢?

    虽然这变成羲灵月的女奶与李松石之间,并没有生除了饰结命运之丝以外的任何特殊关系。但是,这羲灵月,怎么说也是李某人的女儿的母亲啊。

    此时此刻,李松石才忽然醒觉,原来他对这羲灵月,并不是没有感觉啊,只不过一直压抑在心底罢了。

    沉吟着,就望向前方,问:“你叫伏羲?羲家之人不姓羲,实在让本座难以想信你在羲家中的地位啊

    “呵呵,本人虽不姓羲。但却为羲家家族大长老。羲家向来有两大姓,一姓风,一姓羲,这点,希望之城中虽不敢人人皆知,但起码十之**的路人都是清楚的。贫道虽姓风,但也可是主事之人。”

    李松石听着,点点头:“嗯小那你说。该怎么办吧。”

    伏羲乙道:”既然本源之主欲邀太一及灵月等人前去做客,自然是他们的荣幸。

    如此,可就叨扰本源之主了

    那太一乙和女娟乙等人脸色一变,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这样被伏羲乙给放弃了。

    不,应该说,是没想到就要为家族牺牲了。当即,脸色很是难看。

    李松石却是笑了笑,道:“那,羲家之事”

    “我等旬日之内,必妄给本源之主一个合理的答复

    “合理的答复?。李松石笑了笑。心念电转。

    这合理的答复,可不代表着就是满意的答复啊。这个伏羲乙在玩文字游戏。

    不过,现在看到伏羲乙代表羲家低头。他也不好压迫过甚。否则到时侯真正闹僵了不好。这太一乙和女妈乙也不好,“弄到手。了。

    想着,似笑非笑地道:“嗯,好,好。不错。既如此,就静待你们的答复了。”

    顿了顿,李松石心中又想:“现在连太一乙与女妈乙都要逮住了,等尽快找地方审问这几号人了

    当即,就抬头大声道:“既然羲家如此通情达礼,明辨时势。那我就等十日。十日过后,听羲家之答复。相信,有李家与羲家之前车之鉴,以及刚才那个家族的表现,城中诸位都会选择。如今,我暂且放下私人恩怨,为大义着想,暂不追究你等之前数亿大军围困我一人的无礼之事。给你们一个好好考虑的时间。

    “十天之后”哼哼,若是没有满意的答复,我自然就要新帐旧帐一起算了

    声音传遍全城,所有人都沉默。

    然后,李松石就望着太一乙与女娼乙等人,道:“诸位,既然你们家主这般说了,那你们就请吧”

    一时间,就见诸人脸上露出悲恰的神色。

    此去凶多吉少,落入本源之主的手中。祸福难料,命难自主。他们怎么不担忧?虽说自小就受着教育要为家族服务,时刻为家族牺牲。但此刻,他们心中仍难免悲凉。“怎么,难道要我再三亲请你们?还是,你们“羲家,想出尔反尔啊?!”。

    李松石不说这几人出尔反尔,只说“羲家”出尔反尔,这样一来,这几个人就不能不动了。

    否则,就是他们已替羲家做了直接拒绝本源之主的招览的决定。这后果,可不是他们能承担得起的。

    毕竟,是否拒绝本源之主的招览。以及是否要拖延时间布局再拒绝或再接受,这些都轮不到他们来管。

    当即,几人不得不静静地,飞出了家族防护大阵的范围,来到了李松石的近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