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七十三章谈判结束,再次召唤

第七百七十三章谈判结束,再次召唤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刚才你说,你要在真实本源世界传教,那是可以,但是,不能只有你单独传教,我们也可以在那里进行传教,这才合适。”

    陆仁炳退了半步说道。

    李松石沉吟了一下,心想:“难道我不能将那种催孕药和传教的事情连到一起来吗?答应信奉我这边的,而且也让其将来生下来的子女信奉我这边的,才给那催孕药。

    如此,长期以往,这个真实本源世界的新人都是我这边人。

    “而且,那些想要隐退的老一辈强者,来到我这虚拟神国后,信仰渐渐虔诚,产生出希望原力越来越多,最后就更容易凝聚出液态希望原液,对付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也不怕了。

    甚至是面对太古蜃婴,都有一拼之力。”

    想着,当即道:“你们想跟我一样,在真实本源世界当中传教,那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有条件。”

    “什么条件?”“勒令教众传教,不得以任何暴力手段。

    而且只要不使用暴力等强迫手段,就不可以相互干涉别人的传教,不可以对异教传教士进行任何主动攻击。”

    李松石说着,陆仁炳等人略一沉吟,道:“细节,还是需要斟酌?”“当然。”

    李松石道:“而且,有一点你们还要注意。”

    “什么事情?”陆仁炳问。

    李松石笑道:“传教事大,这些事,你们能作主吗?”太殇顿时皱眉:“你什么意思?”“我的意思,就是说你们不能作主。”

    “哈,哈哈,真是个笑话,我们……”太殇的话刚说到一半,突然就嘎的一声,如同一只被掐断了脖子的鸭子。

    李松石见状,微笑道:“你们的确是有着代表的身份,代表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绝大部份清醒着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前来与我谈判。

    但是,你们代表的事宜,只是代表谈判关于希望原力池召唤过程的事情,还有子虚乌有的花仙子被掳事件……”“花仙子是真的被掳走了!!”太殇再度声名道。

    “好吧,就算是被掳吧。

    但现在可不是说这件事的时侯。

    我是说,你们……只是代表了这方面的事情,可没有代表诸位念动道生境界强者谈判关于他们在真实本源世界当中传教的事情啊。”

    太殇听着,一阵郁闷,嘀咕道:“我知道……”是刚刚才知道的。

    “知道就好了……关于这个传教的问题,可是我最为重要的条件……之一……”“还之一?!!”太殇瞪大了眼睛,心想:你还想开更离谱的条件吗?但李松石却是笑嘻嘻地道:“嗯,的的确确是‘之一’,因为之前谈论的两个条件,也很重要嘛。”

    “你……”太殇发现自己又被李松石摆了一道,当即郁闷地别过头去。

    “好了,三位,我们现在是先暂时磨磨嘴皮子,虚无飘缈没有目的地谈论出一个大概来,还是让三位先回去跟那些老家伙们说一说,看看他们的条件如何,再过来仔细谈判?”太殇皱眉道:“没这个必要了吧?还要回去?”她不想自己再经历一次“失败”。

    李松石笑道:“可以啊……只要你们认为你们能与我谈出一个让各方都满意的结论来。”

    “你什么意思?”“太殇大姐啊,你也不想想,哪一位不在真实本源世界当中藏着自己的阴暗势力。

    比方说,弄一个地下组织,偷偷地给那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抓一两个当红的,看起来水灵灵的,又丰满的,漂亮的……当然,是比不殇大姐你,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也不容易动心,但无碍于他们想要尝尝鲜啊,这种情况……”太殇听着顿时火冒三丈:“你说就说,干嘛又扯上我?”李松石耸耸肩:“我不过夸赞太殇大姐你很漂亮而已。

    意指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当中,长得再水灵再丰满再惹火再让人心生邪念想疼爱一番的人,都比不上太殇大姐你这么漂亮……”“你!!!!”太殇怒意勃发。

    李松石这听起来像赞美,但里面蕴含的字句,无一不是充满了猥琐之意。

    但是,这个时侯,偏偏她又发作不得,就不用说心中如何郁闷了。

    李松石却只是笑眯眯的,心中直念:“阿弥陀佛,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我居然把太殇气成这个样子,真是罪过罪过啊……不过,她多气几下也好,说不定以后可以有机会利用这点。”

    想着,就又道:“所以啊,每一位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都有着自己的暗中势力。

    现在,大家不先沟通好,万一谈判结束后,有人去将那些强者的暗中势力结拉拢了过来吗?这岂不是平白制造矛盾吗?所以,现在就该先去商量妥当,议论议论清楚,分清哪块地盘哪个势力是谁的,别人传教时也不能去动,这样才可以啊。

    “而且,还得担心某些不良之辈……比如太一陛下你,万一信口开河,说已经在这真实本源世界布下了大局,有着无数暗中的势力,皆不允许别人拉拢传教,那不是出乱子吗?”太一听得连翻白眼。

    李松石这货跟他有着莫明之仇,这点他是清楚的。

    所以李松石怎么冷嘲热讽,都不会轻易动怒的。

    此时也讽回来:“是啊,我们怎么也得商量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将混沌之主的传教事宜能过传教的手段狠狠地打压下去,那才好有谈判的底线啊。”

    李松石也不动怒,只笑道:“这本就该是题中应有之意。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回去肯定商量这事。

    不过,既然太一陛下表态应该回去商议了,那另外二位呢?是想在这里陪我多吃几顿饭,呆个十万八万年的,还是先赶回去?”陆仁炳与太殇面面相觑。

    “太殇大姐,你看这个……”陆仁炳是想回去的,哪怕是因此而丢面子,但毕竟有个理由,也算是有台阶可下。

    但是,就担心太殇会有意思。

    “哼,回回回,都回。

    不过,李松石你等着,我们很就会再回来的!!”李松石听着,摸摸鼻子,心道:“怎么这话听起来那么像卡通动漫里的大反派所说的话呢?”当即,也不说:“那,在下就恭送几位了。

    欢迎再回来啊。

    尤其是太殇大姐,我会准备好床铺……”“你说什么?!!!!!”“呃,别激动别激动,我的意思是说,我会先准备好焚香扫地,沐浴更衣,再在准备好的床铺上美美地睡上一觉,醒起来后,精神饱满地迎接你的到来的。

    毕竟,到时侯说不定还会与你谈判啊。”

    “哼!!!”太殇回转过身,但转得过去尽时,突然一巴掌扇了过来。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李松石这个身体破碎毁灭了,整个空间为之爆炸。

    而李松石的真身,却是在远处笑眯眯地望着这边。

    太殇为之顿足,哼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太着,面面相觑,随后苦笑。

    “没想到,那李松石居然还是太殇大姐的克星啊。

    回去以后一定要与诸位老大老幺们说说,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摆不平这太殇大姐,把李松石请出来就是了。”

    陆仁炳在心里想着。

    很,三人就回到了真实本源世界的深处,回到了那准备用来召唤希望原力池的地方。

    见到他们,诸多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就都高兴地道:“啊,回来了,可真啊,是不是谈出什么结果来了?”三人在那里跟李松石磨了将近二十年的嘴皮指,外界才不过一弹指间的刹那,所以看起来就。

    “别提了。”

    陆仁炳随闷地道:“诸位,赶紧布设结界和空间,加速时间流转一亿倍,我们再慢慢详谈吧。”

    诸位强者愕然。

    “一亿倍?老朽可不可以进去呆着也旁听旁听?保证不插嘴。”

    南极仙翁又不知何时跑了出来。

    “哼,等你晋阶念动道生境界再说吧。”

    奥古斯都鄙视地说着。

    “奥古斯都陛下,你这话就不对了,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个老人呢?所谓敬老尊贤……”南极仙翁话刚说到一半,奥古斯都屈指一指,就将他轰飞出百亿光年之外:“哼,又想用言语搔扰我,打击我的精神状态?门都没有。”

    一旁的太上老君淡淡地道:“奥古斯都陛下。

    你的确是该尊敬仙翁一点。”

    “什么意思?”“仙翁才不过点燃希望之火,就能以言语让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心神失守,脾性暴躁,那如果仙翁晋阶到念动道生初阶境界呢?若是他再有机缘晋阶到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呢?恐怕他一旦将精神意志集中在言语当中,我等都得退避三舍吧?”太上老君说着,在场之人都是微微色变,随后若有所思。

    “没想到,三千大千世界当中,还藏着如此变态的人物……”奥古斯都喃喃道。

    太一道:“我们也没想到。

    以前仙翁都是与世无争的样子,不大清楚他怎么混到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又怎么能超脱出来,还点燃希望之火的。

    好像他一直都是在打酱油,打着打着,就跟着我们一起超脱了,还差点就晋阶。”

    诸多强者顿时暴汗。

    这么极品的人都有?不过,也因此而对南极仙翁高看了一筹。

    毕竟能在这么多强者的眼皮子底下,闷声发大财地一路晋阶过来,还超脱出来,并点燃了希望之火。

    这份本事,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不说别的,单只那隐蔽自身实力的手段,就实在是让人不得不重视。

    “嗯,以后我会重视他的……我不会再一指将他弹飞百亿光年,最多将他弹飞出几十米开外就算了。”

    奥古斯都冷酷地说着。

    众皆无语。

    “好了,别拖延时间了,赶紧吧。”

    陆仁炳说着。

    随后,就挥手布下一个空间结界,并与诸位强者联后将这个空间的时间流速加了一亿倍。

    一群强者们化作人形,在这里密密麻麻地盘坐着。

    新晋强者数量稀少,但老一辈从闭关当中醒转过来的,数量可就多了。

    “陆仁炳陛下,事情如何了?似乎……”奥古斯都问着。

    陆仁炳苦笑道:“的确是不顺利,而且是不顺利到了极点。”

    “哦?怎么说?”“你们听我把事情慢慢说来,那就清楚了。”

    陆仁炳说着,就将去见到李松石之后发生的事情都大略地说了一通。

    诸多强者们听着,越听眉头就越皱,最后两道眉毛都纠结在一起了。

    “这么难缠?要不,干脆我们联手去将李松石那小子灭杀掉算了。”

    坦丁说道。

    太殇冷哼一声,道:“你去呀,你去呀,那小子能在我们眼皮底下不声不响地弄走两名花仙子,还不知藏着什么手段呢。

    万一打蛇不死,回头他再溜回来,我看你怎么办?”坦丁顿时无语。

    他也担心李松石藏着什么古怪手段啊。

    不说别的,单只李松石通过命运之丝,将所有花仙子的力量都集于一身,那实力就够恐怖的了。

    虽然没体验过,没尝试过与李松石交手,但是,却可以想象得出……绝不简单!!!更重要的,谁也不清楚李松石手中是否还有希望原液存在。

    如果有的话……嗯,众多强者肯定能胜利,但李松石却绝对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而且,他还是可以有很大机会继续破坏希望原力池的召唤过程的。

    到时侯,只会两败俱伤,大家都吃力不讨好。

    只听那长得与太上恶身很像的太上善身轻咳了一声,道:“依我看,李松石这人,与别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不一样啊。”

    “废话!!!”众人心想着。

    就听太上善身又道:“所以,对付非常之人,就必须用非常之手段。”

    “什么非常之手段?有什么办法对付得了李松石?”太殇问。

    太上善身笑道:“如今,除了怀柔,别的手段都不好使。”

    “切!!!”众皆竖起了一根笔直的中指。

    “不过,就算是怀柔,也是有分寸的嘛,现在我们不是正要商议吗?”“太上,你就不能说点富有建设性的东西吗?”“建设性的东西?好啊,大伙把自己的意见都写在纸上,封印起来,聚集到一起,再找人把大家的意见说一说,再讨论,然后再作表决好了。”

    太上善身这么一推托,众皆无语。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在人多嘴杂的情形下,还得用这样的办法,才能够显得公平……除非就不要公平了,只要一言堂。

    当即,就听太殇道:“那既然这样,我们就照做吧。

    不过,由太上给大伙念念大伙的意见……嗯,必须由善身上去,如果是恶身,我们都不放心。”

    太上恶身一阵暴汗:“我与善身不都是一体的吗?而且必要时,还可以跟他合体。”

    “呸,只听你说合体这两个字,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

    坦丁说着,在场之人一阵恶寒。

    于是,之后没再叽歪,众多强者纷纷写下自己的意见,投票。

    最后一看,靠,竟然有超过半数是“没意见”三个字。

    如此,经过念出各人的意见,再作讨论,再次表决,便得出了结论:要与李松石谈判。

    不过,该如何谈,什么细则之类的,都要在这里先商议清楚。

    于是,诸位老家伙又在这里商议起来。

    再后来,太上恶身说了句:“依我来看,我们一起去跟李松石那货谈判好了,人多势众嘛。

    而且是在时间加速的情形下,也不担心会浪费太多时间。”

    众皆眉头跳动:“这不大妥当吧?岂不是太给李松石面子了?”太上恶身道:“那就把他请来……”“估计他不会来的。”

    太殇道。

    太上恶身道:“那就没办法了。

    除非你们确认谈判过程中,自己不会有利益被牺牲。”

    众皆眉头大跳。

    是啊,之前让三个人做代表前去,那最终的结果就是让希望原力池顺利召唤,或是谈判失败,没有别的。

    但现在,看李松石那货的意思,是想要借这个谈判的机会,将真实本源世界未来的局势给预先划分了。

    如果在细则里面讨论出一些对自己不利的东西……而偏偏这些东西又不好表现给大家知道的,那不就郁闷了吗?如果自己在现场,还可以发表一下意见,将这不利的细则用别的借口给删掉。

    想着,太一就道:“我是肯定要去的。”

    太上老君也道:“我也去。”

    “去去去,都同去。”

    坦丁道。

    于是,事情出乎李松石的意料之外……一大群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们浩浩荡荡地朝李松石这边赶了过来。

    而那些没达到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得愣了愣。

    南极仙翁道:“难道是要去攻打混沌之主?这样似乎不大好吧?虽然老朽是不大喜欢混沌之主,但是他那个人还是很不错的,起码懂得敬老爱幼。”

    “那我们该怎么办?是在这里看着这个希望原力池,还是一同赶去?”“嗯,你们去吧,老朽在这里看家就好了。”

    而另一边,诸多强者来到李松石这边,李松石一看,顿时就靠了,一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中阶的境界,在四面八方布拢了起来。

    那边的陆仁炳等人也是有些傻眼。

    “本源之主,我们是要谈判的,不是要攻打你的。”

    “我x!!!你以为我会相信吗?要不然,你们当中哪一位打开自己的虚拟神国,让我和所有念动道生境界的花仙子一起进去逛逛?我也不是攻打的,只是进去游玩,你们相信吗?”众皆无语。

    李松石就道:“你们还是像之前那样,选出个代表出来吧……”众皆窃窃私语。

    片晌,太上恶身手一挥,弄出一个巨大的结界空间,一大群强者在里面讨论了一下,然后就出来了。

    太上恶身道:“好,既然这样,我们就派人跟他谈判。

    大不了周围方圆数百亿光年都封锁起来,都进行时间加速。

    诸位在周围旁观,代表人物就与李松石谈判。

    “如果心中有什么想法,我们可以通过讨论,再告知代表……”太殇听着,就道:“好了好了。

    刚才都商讨出这个办法来了,你就别重复了。”

    当即,诸多强者就继续派出太殇陆仁炳和太一三人前去。

    本来是不想让太殇再过去了,但她就硬是要去,非得要将事情办好不可。

    于是,三人与李松石困在一个空间当中,昏天黑地地谈了几十年时间,最后,终于谈妥了。

    除了少部份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不能动之外,其它生灵,统统可以被传教。

    不能动的原住民,全部记录在案。

    其余的,除了不能暴力掳走,不能暴力改变信仰,不可以使用药物晕迷或以强势实力催眠之类的手段,别的手限,不受限制。

    不管诱惑也好,威逼也罢(不能在实力比对方强大时进行威逼。

    但可以通过别的旁门左道手段进行威胁),只要能够成功传教,一切手段皆可用。

    随后,众多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就按照之前谈判的几大条件,相继发了心誓。

    并且,还将那点燃希望之火的强者抓来,让他们也发了心誓……哪怕那些强者没有经过任何谈判,也几乎没获得什么好处,但是,只凭着阿弥陀佛会帮他们许愿这点,这些点燃希望之火的强者,也不得不参与这立誓的仪式。

    如此,李松石掳走两名花仙子的事情,就“圆满”结决了。

    直到最后,那两名花仙子也没被夺回去,而且,李松石还获得了第五个许愿的机会,并得到在真实本源世界当中随意传教的机会。

    其实,能不能独占传教的权力,李松石根本不在乎。

    所在乎的,只是担心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会阻止他继续传教,继续搜刮当地的原住民去充实他的虚拟神国,去获取那希望原力。

    如今,既然能获得自由传教的权力,诸多强者也都发誓了,李松石就松了一口气。

    虽然说,这传教的权力也下放了许多给新晋念动道生境界强者,达到念动道生境界后,人人均有份。

    也就相当于人人有机会获取那希望原液,但是,这是利益均沾,也唯有如此,李松石的第三个条件才能够通过。

    嗯,闲话休提,只说李松石这边的事情处理妥当之后,诸多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就都回到了那准备召唤希望原力池的地方。

    然后,诸多老牌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们,再次控制着真实本源世界中的各个势力,继续展开血战。

    又是无数生灵殒落,引来的血煞,浩浩荡荡地,令之前散离开的本源紫气再度凝聚在一起,很就又达到了临界点。

    这一天,就是再度召唤希望原力池的时间。

    李松石也前来观礼了,孤身一人前来。

    众多花仙子可都藏在虚拟神国当中,秘不示人。

    “诸位,既然人都来齐了,那就开始吧。”

    太上等人淡淡说着。

    诸多强者相互看了看,都觉得没有纰漏了,然后才都点点头。

    却是把眼睛都转向李松石这边。

    李松石双手交叉在胸前,道:“都这么看着我干嘛?”太殇道:“看你还会不会动手脚。”

    “哼。”

    李松石说了一句。

    太上老君突然皱眉:“我们好像忘了什么?”“没忘吧?”陆仁炳说道。

    随后众皆点点头:“嗯,也对。”

    于是,奥古斯都一声令下,虚空中,顿时浮现出一个光门。

    光门之中,便走出了一位全身发着光,看不清真实面目的女子。

    但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给人一种心旷神怡之感,让人如沐春风,如同站在大自然中一般。

    李松石一怔:“奥古斯都陛下,不说是只有超脱之后,成双成对的花仙子才能唤醒希望原力池的吗?怎么这……”奥古斯都道:“我也不想啊,只是,唉……一言难尽……”众多强者心中皆是直泛嘀咕:“这回不会再出问题了吧?”那南极仙翁更是张大了嘴巴:“啊……啊啊啊……啊……”奥古斯都皱眉:“仙翁,你啊什么啊啊?”“呃……没有,我后背痒,很想让人帮着抓一抓。”

    奥古斯都气得直哆嗦。

    就听南极仙翁道:“不过,奥古斯都陛下,不要怪老朽我多嘴,前面两次,只用花仙子进去,没有花主陪着,结果失败了,那这次……”“你给我住嘴。

    你这个乌鸦嘴……”“奥古斯都陛下,你这话就不对了。

    什么叫乌鸦嘴?老朽我这明明是人嘴好不好?你怎么可能会看成乌鸦嘴了呢?难不成……”话刚说到一半,奥古斯都顿时暴发了,身上涌出一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

    但是,太殇却也释放出等量强大的意志,将奥古斯都暂且压制了,道:“小奥奥,稍安勿躁。”

    奥古斯都长吸了一口冷气,点点头,望着南极仙翁,冷声道:“前两个花仙子,还不是因为本源之主给掳走……”“奥古斯都,你有证据吗?不要证据就别乱说。”

    “除了你,还能是谁?”“哼,我还说是你私藏起来了呢。”

    李松石说道。

    奥古斯都一噎,就听南极仙翁道:“不错,老朽我啊,还是相信本源之主的为人的,别说他没掳走,就算是掳走了,也是为了花仙子们好。

    哪像奥古斯都陛下……”奥古斯都眉头大跳:“老家伙,我又怎么了?”“没什么。”

    南极仙翁退了若干步:“老朽我的意思是说,奥古斯都陛下是不会做出掳人的事的……因为你没那个胆。”

    “什么?你说什么?我没那个胆?!!!”奥古斯都暴怒。

    “呃,难道,你还真想掳走不成?!!”南极仙翁一逼“莫明惊诧”的样子。

    奥古斯都正要动手,太殇就拉着他:“小奥奥,注意形象。”

    “形象个屁。”

    “他这闲言碎语,有利于磨砾你的心境啊。”

    奥古斯都呼嗤呼嗤地喘息着,然后扭转过头,冷冷哼了一声,就对那虚空中的花仙子道:“你进去吧。”

    那花仙子点点头,看不清表情。

    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光很奇特,竟然蕴着花仙灵识,竟然连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都看不透。

    然后,就见她一步步地走入那凝聚起来的本源紫气当中。

    接着……噗的一声,那花仙子就化作一团轻雾,消失了……一刹那间,所有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包括没到这个境界的强者,都是张大了嘴巴:“这……这这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又消失了?!!”随即,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李松石投注了过来。

    “靠,都这么盯着我干什么?这又不关我的事?”众位强者皆是无语。

    南极仙翁的声音顿时就传来:“那,奥古斯都陛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奥古斯都顿时跳了起来:“这不关我事,又不是我私藏起来的。”

    “陛下,你这话就不对了。”

    南极仙翁摇头晃脑道:“我又没说是你私藏起来的,我只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而已,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你……你你你……”奥古斯都气得差点晕了过去。

    这南极仙翁,仿佛天生就跟他不对,仿佛天生就是他的克星一样。

    如果以后南极仙翁修炼到一定的境界,估计这奥古斯都除了绕路走之外,就没别的办法了。

    这时,只听太上老君道:“松石,关于这件事,你怎么看?”李松石失笑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是发了心誓说不会破坏这希望原力池的召唤过程的,总不可能自己违誓吧?如果违了誓约,你们会不发现吗?”众位强者皆是无语。

    李松石这话,说得倒也有道理。

    看起来,他不像是违背了誓言的样子。

    之前那些誓约的细则,可弄得够细了,不可能给他留下漏洞来。

    这时,太殇道:“会不会是单独的,没有超脱的花仙子,没办法唤醒希望原力池呢?”众位强者皆是沉吟,不敢肯定。

    正纳闷之间,太上恶身突然一拍手:“啊……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怪不得刚才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李松石,你好了不起啊……”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朝李松石聚集了过来。

    而与此同时,真实本源世界当中。

    诸位花仙子们都在围绕着一个全身发着光,却正在沉睡的花仙子。

    “这位姐姐怎么一进入我们的虚拟神国就陷入了沉睡啊?”白小香纳闷地问着。

    风飘零摇摇头:“可能是因为灵月姐姐她们刚才施展的法术效果差了点吧?”众皆点点头。

    “也对,毕竟灵月姐姐不是花仙子嘛。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众女问。

    车瑞华道:“先让她沉睡着吧,现在连我都搞不清楚她的清况,还是等石哥哥回来再说?”众女点点头。

    这点晕迷,实在不算是什么问题,有的是办法将那沉睡中的花仙子给弄醒。

    只不过,现在众女皆以李松石为主心骨,就是打算要等李松石回来再处理。

    反正,在这虚拟神国里,仿佛无穷无尽的漫漫岁月当中,还真的是悠闲得紧,什么事情都变得仿佛有些不紧不慢了,似乎都没什么是急着要做的。

    毕竟希望原力在,念动道生境界在,什么事情都不会没可能办到。

    而此时,那本该召唤出希望原力池的地方,诸多强们都盯着太上恶身,然后又盯着李松石,问:“怎么回事?!!”李松石道:“这该问太上恶身。”

    太上恶身道:“是花仙子啊,刚才那事,就跟花仙子有关。”

    南极仙翁道:“废话,老朽当然知道这事跟花仙子有关,毕竟怎么说,被掳走的也是花仙子啊,而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太上恶身连翻白眼:“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刚才是李松石身边的花仙子们出手将那花仙掳走啊。

    “诸位没发现吗?刚才出现了一点异样的花之灵气。”

    众人一听,都是一副恍然地样子,回转过头盯着李松石。

    李松石却是冷冷一笑:“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们看看之前发誓的细则当中。

    我可是全力保证约束好花仙子,不允许我身边的任何花仙子插手此事的。

    你们仔细看清楚了。”

    “咦?”众皆愕然,猛然回想着之前的誓约内容,还一个个调出之前各自备份的卷轴,查看了起来。

    太殇道:“好像还真是这样啊。”

    太上恶身道:“可是,当时只是李松石参与发誓了,花仙子们可一个都没有参与发誓,还一个都没参与这边的观礼。”

    李松石冷冷一笑,道:“虽然她们没参与发誓,但在我的誓言当中,可是规定好约束我身边的任何花仙子不得插手此事的,否则就是违约。

    而且,你们这次又没有分配任何使用希望原力池的权力给我身边的花仙子们,她们凭什么要来观礼?”众皆无语,唯独太上恶身道:“可是,那誓约之中只说了李松石负责约束他身边的花仙子们,但现在,那些花仙子不在他身边啊。”

    李松石冷冷笑着,转过头去不语。

    陆仁炳轻咳了一声,道:“太上恶身,我们跟本源之主谈判那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想到花仙子这个漏洞?又怎么可能没想到如何阻止李松石利用这个漏洞?你回想一下发誓时的细则,里面可是说了:让李松石负责约束他身边的花仙子,包括与他以命运之丝相连及没用命运之丝相连的诸位花仙子……”太上恶身一阵哑然。

    好一会,才喃喃道:“好像还真是如此。”

    李松石冷冷一哼:“什么叫好像还真是如此?事实就是如此!!!太上恶身,你刚才没搞清楚情况,就像我发炮,是什么意思?你在欺负我实力没达到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吗?如果是这样,那来来来,我跟你大战三百万年,看看到时侯到底是谁吃亏。”

    太上恶身哼了一声,没理会。

    李松石虽然只是念动道生中阶境界。

    但是,真的全力爆发起来,并通过命运之丝借助花仙子们的实力,他会达到什么程度,谁都难以预料。

    而更难以预料的是,李松石手中似乎还藏着不少的阴招。

    而且,更重要的是,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召唤希望原力池,真跟李松石斗起来,那就浪费时间了。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吗?”李松石咄咄逼人,道:“刚才你不是还指着我说我在搞鬼吗?现在怎么说?”太上恶身脸色铁青。

    李松石就道:“其实,我就认为有可能是太上恶身将刚才那名花仙子私藏起来的。”

    “什么?!!你说什么?!!”太上恶心暴跳如雷。

    李松石冷冷道:“难道不是吗?在座的诸位,可都没有在誓约当中规定不能自己将那花仙子掳走啊。

    好像就只有我被规定了不能破坏这希望原力池的召唤,而且不能掳走那花仙子。

    “而诸位的誓言呢?哼,只是规定了不能破坏这希望原力池的召唤,可没说能不能将那花仙子掳走。”

    太上恶身听着,顿时气结:“你,你这是强辞夺理。

    将花仙子掳走,不就是破坏了希望原力池的召唤?”“哦?你也知道?那你为何要将那花仙子掳走?”“我,我什么时侯将那花仙子掳走了?”“我怎么知道你用什么手段?!!”“你……你你你,你……李松石,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掳走的花仙子?”“哼,我没有证据证明,但直觉里,就觉得有百分之零点几的可能是被你掳走的。”

    李松石冷冷说着。

    太上恶身气得肚皮都炸了:“你无耻!!你这是莫须有的罪名!!”“你才无耻呢?刚才是谁先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说是我掳走那花仙子的?好,我就在这等着,你拿出证据来证明啊!!”李松石就硬是不说不是他掳走的,也不说是他掳走的,就咬定了别人没证据,含糊其辞。

    “你……你你你……”“你什么你?你拿不出证据来了吗?哼,那这样说来,最先拿莫须有的罪名压我的,到底是谁?”李松石说着,太上恶身脸色就是大变。

    随后,李松石又道:“怎么,不服气?刚刚你拿莫须有的罪名来压我,结果压不动了,没有证据了,一句道歉都没有。

    那反过来,我是不是也该将这莫须有的罪名扣在你头上,然后不用任何道歉?!!”话声一落,众人顿时恍然。

    陆仁炳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别争了,都一人少一句吧。

    反正本源之主这么一说,也就两相扯平了,此事就这么揭过吧,如何?!!”V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