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七十四章邪恶魔女莱丽斯

第七百七十四章邪恶魔女莱丽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什么?!!!陆仁炳,你也觉得一开始是我错了?我怀疑错了吗?”太上恶身怒气冲天,觉得自己是受了委屈。没办法啊,身为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这老家伙高高在上好多年,从来没有谁敢轻易挑衅过他。就算有人挑衅了他,最后别的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一般也会站在他一边,哪像现在?!!

    陆仁炳苦笑:“我可没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太上恶身怒气冲冲地道。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都这么大的人了,像话吗?”太上善身说着。

    那太上恶身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嘀嘀咕咕地道:“不是我对不对的问题,而是立场问题。陆仁炳你这混蛋不是我的好哥们,如果是的话,哪怕老子做错了,你也会先站在老子这边将敌人揍趴下了,回头再跟老子算帐,而不是现在在这里拆老子的台。哼,以后你还想我帮你,那就怪了。”

    陆仁炳满头暴汗。

    李松石在那里摇摇头,道:“行了行了,点开始继续召唤吧,不然那血煞又要散开了。”

    李松石说着,心里却在嘀咕:“这死不要脸的角色还真不好装,不过不装不知道,一装还真现,人不要脸,果然无敌。

    “但是,也没办法,不这样的话,那言青囊还不知道什么时侯出场呢。只要将言青囊劫走,带回虚拟神国里面去,别的已经有了花主陪在一边的花仙子们嘛……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他心里想着,那太上恶身又转回头,恶狠狠地道:“继续召唤?难道让更多的花仙子被你掳走吗?”

    “喂,我都说了,绝不是我掳走的。之前可是了誓的。”

    “但是却有可能是花仙子们掳走。”

    “你也说了只是有可能而已,你有证据就是花仙子们掳走的吗?而且,之前我不是立了誓,约束好花仙子们的吗?现在怎么没应誓?”

    太上恶身听了,脸色再度变了变。

    “哼,我看你就是想故意跟我过不去,想找打是不是?”

    “什么?你敢威胁我?!!”

    “好了!!!!!!T***,老子不威,你们都当老子是病猫啊!!”坦丁的声音传来:“都给我住嘴,想想,到底是召唤希望原力池的方式不对,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吵个毛啊。”

    “等等……”一个声音传来。

    坦丁扭过头一看:“太殇?怎么,你对我的话也有意见?”

    “不,我的意思是说,刚才的事情实在是太古怪了,如果不搞清楚,就这么继续召唤,说不定接下来的花仙子们还是同样会消失了。”

    “那应该怎么搞清楚?你觉得该怎么办?”坦丁问。

    太殇道:“简单,如果我猜得没错,刚才那花仙子不见了,十有**是我们当中的人弄不见的,没人掳走,那进入本源紫气当中,就算召唤希望原力池失败,也该有些动静才对。”

    众人点点头。

    而后,就听太上恶身道:“那你怀疑谁?是不是就怀疑李松石?”

    太殇道:“我也不清楚。”

    坦丁道:“你都不清楚,那还搞毛啊。”

    “但是有人清楚啊。”太殇道。

    “谁?”

    “莱丽斯朱蒂尼。”

    “莱丽斯?”坦丁一怔,想了半天,问:“那是谁啊?”

    这时,旁边的太上恶身突然跳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

    “啊什么啊?”坦丁怒道。

    太上恶身道:“坦丁陛下,你可曾记得,当初你偷窥了太殇大姐,然后……”

    坦丁突然瞪大了眼睛:“你们说的就是那个算出我的秘密的疯婆子?!!!”

    太殇顿时暴怒:“太上,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吧。”

    南极仙翁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道:“太殇姑奶奶啊,何必这么大的火气呢?若依老朽来说,年轻就是好啊,什么偷窥之类的玩意,年轻时觉得很气愤,年纪大了,就很怀念那时侯的美好时光了,想当初,老朽……”

    “行了行了,别提你的陈年烂帐了。”太殇怒气冲冲地道。

    李松石则在一旁说:“我倒觉得南极仙翁说得对,不就看一看吧,反正大家都这等的修为境界,人体的秘密哪个不是一清二楚?太殇大姐别说是被坦丁看一看,就算你们结为夫妻,在房间里慢慢研究都没问题,何必这么小题大作?”

    “我让他研究?还结成夫妻?!!我呸!!!”太殇与坦丁同时怒道,几乎要作。但突然就相互看了一眼,又指着对方,将怒火转移了过去,道:“你呸什么?!!”

    “行了行了,两位。大爷,姑奶奶,我求求你们,都这个时侯了,别吵了行不行?”陆仁炳说道。

    两人顿时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就听太一道:“诸位老前辈……”话说着,就见太殇猛地盯了过来。

    于是,太一只好多加了一句:“还有年轻美丽的太殇大姐……”

    随后才道:“我想问一下,莱丽斯到底是什么人?她真的能弄清楚我们这些人当中,到底是谁将那花仙子给掳走的吗?”

    “当然,那个老妖婆可是真实本源世界最为强大的占卜师。陆仁炳一说,在场之人都愣住了。

    “占卜师?!!”

    “没错,前占五千万亿那由它阿僧祗劫个纪元,后占五千万亿那由它阿僧祗劫个纪元,几乎就是算无遗策啊。如果我没记错,当初她就好像曾占卜说过,若干个纪元之后,我们这个真实本源世界当中出现了一个绝代强者,区区十几年时间就能够由比大罗金仙还要弱小的生灵一路晋阶到念动道生的境界。当时,我们还取笑她算错了呢。”

    陆仁炳这么一说,太上恶身等人都是点点头,然后满脸诡异地望向李松石。

    李松石一脸的无辜:“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那不关我的事,我可是辛辛苦苦才有这样的实力的。而且,我也称不上绝代强者。”

    “可是,老娘我怎么看都觉得你就是莱丽斯算出来的那个变态。”太殇道。

    “我呸,你才是变态。”

    “什么?你骂我是变态?”

    “谁让你先骂我的?”

    “我……”太殇一阵郁闷。怎么每次对上李松石她都吃亏呢?

    “那,该怎么把莱丽斯陛下请出来?”太一问道:“而且,她会帮我们算出是谁掳走花仙子的吗?”

    太殇皱眉道:“这个,可能有些麻烦……因为那莱丽斯正在沉睡当中,当初说好谁都不许打搅她的。如果真的把她弄醒,她暴走起来,整个真实本源世界都会天翻地覆,这种时期,怎能让她乱来?”

    “不错,而且想让她帮忙占卜推算,代价也不轻。”陆仁炳道。

    太…怔,问:“什么代价?”

    奥古斯都嘿嘿笑道:“也没什么代价,只不过……”

    “等等。”太上恶身阻止奥古斯都说出真相,道:“太一,我问你一个问题……为了找出谁将花仙了掳走,你可不可以帮我们一个小忙?”

    “什么小忙?”

    “很简单的,你绝对能办到。”太上恶身说着。

    这时,太殇与陆仁炳等人也是眼睛一亮,上下打量着太一,啧啧作声,很是满意的样子:“嗯,不错不错,真是个合适的人选。”

    太一只觉得自己心里毛:“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李松石在旁淡淡地道:“如果我没猜错,他们是想让你去劝说莱丽斯,让她占卜吧。”

    太一瞪大了眼睛:“我……我……本座跟莱丽斯又不熟,凭什么让我去劝说她?她会听吗?”

    李松石皱眉道:“我也是觉得有些奇怪……太一你要实力没实力,要性格没性格,要人品没人品,要智谋没智谋,要……”

    “李松石!!!!本座真有你说的那么差吗?”

    李松石微微一叹:“就跟我说的差不多,如果你不信,去问问南极仙翁。”

    南极仙翁摇摇头:“混沌之主,此言差矣。太一陛下虽然人品差了一些,但还不至于如混沌之主说的那么一无是处。嗯,比方说……实力就比老朽强那么一点点,而且治下平衡手段,那帝王之术,也还是可以。当然,这些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太一陛下长得可是比混沌之主你英俊不少啊。”

    李松石满头冒汗:“他这也算英俊?好吧,的确是比我现在英俊那么一点,但是,那是因为我要保持本来相貌的缘故,不然……哼。”

    李松石可不希望自己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去跟花仙子们呆在一起。要做就做自己。自己长什么模样要什么紧?只要有本事就行了。

    他这般说着,却突然反应过来:“等等,难道你们不会是只需要太一英俊就足够了吧?”

    太殇拍手笑道:“不错,我们的确是只要他英俊,就足够了。”

    “什么?!!”李松石顿时瞪大了眼睛。

    南极仙翁则问:“难道,那莱丽斯也跟太殇姑奶奶你一样,都喜欢老牛吃嫩……”

    太殇心头火一下子蓬地燃烧了起来,一脚直接将南极仙翁踩在脚下,不断地跺啊跺,碾啊碾:“死老头,臭老头,刚才你说什么?你说什么?老娘我老牛吃嫩草?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啊,断了断了,老朽的骨头要断了……现在的人怎么这么不懂得敬老尊贤?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唉哟喂,轻点轻点……刚才我不是说你老牛吃嫩草啊,你听错了。”

    南极仙翁狡辩着。太殇脚跟用力碾了碾,才停下来,问:“那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说你……老牛吃嫩鸡而已……”

    噗~~~~~~

    众皆忍俊不禁。

    而李松石更是哈哈狂笑。

    太殇暴怒,一脚将南极仙翁踢飞,回转过头瞪着李松石,怒道:“你在笑什么?”

    “哈哈,哈哈,怎么,难道我笑笑都不行吗?”

    “你!!!!”

    “呃,其实,我是看到那边有一只老母牛在天上飞,所以才笑。太殇顿时怒气勃,一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涌了出来,一拳就要朝李松石轰去。

    李松石冷然一笑,回过来一拳就要打过去。

    但在这时,太上恶身拦在两人之间:“等等。”

    “干嘛?!!”太殇怒道。

    太上恶身冷冷一笑,盯着李松石,道:“太殇大姐,你觉得我会帮他?”

    “那你干嘛拦我?我帮你揍他一顿,你不是更爽吗?”

    “哼,太殇大姐,你别中了李松石这混蛋的计了。我敢肯定,十有**,那花仙子就是他掳走的。他在这里这么捣乱,肯定是想趁这个机会阻止我们将莱丽斯叫醒过来,哼,可不能上了他的当。”

    太殇顿时瞪大了眼睛:“原来如此。”

    李松石瞪了一眼太上恶身:“无凭无据的事情也乱说?我只不笑两句而已,刚才,难道你没笑,我还看到你跟旁边的人嘀嘀咕咕呢,是不是在说太殇大姐的坏话?”

    太殇一阵暴晕,回过头瞪了太上恶身一眼。太上恶身委屈道:“我至于用得着嘀嘀咕咕吗?直接用心灵感应不就好了吗?”

    “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原来太上恶身你是用心灵感应跟人说太殇大姐的坏话,而不是嘀嘀咕咕地说……嗯,很好,很强大,我总算是明白了。”

    “我没有……”太上恶身刚一狡辩,太殇就一拳轰了过去,然后一脚朝李松石踢了过来。

    李松石闪身避开,太殇也没追,就道:“好了,赶紧把太一弄过去,让他把莱丽斯唤醒,那疯婆子肯定不会生气的。”

    太一脸色一变:“为什么是我?玉皇大帝和紫微大帝可是比我还英俊的。”

    一时间,众人诡异的眼神转到玉皇大帝和紫微大帝的脸上。

    “好像还真是这样啊。”

    “等等。”玉皇大帝道:“耶和华上帝也长得不比我差……而且,如来佛祖如果把头上放下来,比本座还英俊啊。”

    “我呸!!!”李松石道:“你这话真够无耻的,滚一边去。”

    “好了,把他们都一起拉过去。”太殇道:“莱茵斯这疯婆子有个爱好,就是特别喜欢念动道生境界以上的英俊男子。如果遇上她感兴趣的事情,不求她她也非占卜不可。如果遇上她没兴趣的事情,她就非要有念动道生境界以上的英俊男子陪陪她,让她采阳补阴舒爽够了,才会开始占卜。这几个虽然只是念动道生初阶,但也足够了。”

    “采……采阳补阴?!!”李松石等人面面相觑。

    都修炼到这等境界了,还用得着这得下三滥的修炼方式?

    太殇解释道:“这只是隐讳的说法。实情你们懂的。”

    李松石等人点点头。

    然后望向太一等道:“别挣扎了,太一陛下,玉帝陛下,紫微大帝,我知道,你们虽然反抗得厉害,但心里其实还是很高兴的。能修炼到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哪个身材相貌也差不到哪里去啊。那御姐型的人物,你们平常哪里去找这么强大的御姐型的人物?恐怕心里早就愿意得不得了了吧?”

    “你……你……李松石!!!”太一气得吐血。

    他可是刚晋阶念动道生境界没多久啊,如果真被一个老妖婆吸掉了元气,那他虽然不会降低境界,但想要将目前的境界稳固,又不知道要花上多长的时间了。

    只是,众位强者围拢在一旁,道:“如果你们不答应,那以后就别想在真实本源世界混了。如果答应,回头给你们炖几条混沌龙族的鞭补一补,我们再给你们输一点功力,让你们把境界稳固下来。”

    于是,太一等人才没再反抗。

    而后,一群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就这么浩浩荡荡地朝真实本源世界的另一个角落涌去。

    如今,真实本源世界当中剧变,面目全非。但这一切,仿佛都无法影响到那些正在沉睡当中的强者。更无法影响到那些太古蜃婴。

    李松石和诸多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就来到了一处相当陌生的角落,就停了下来,然后,直接划开虚空,就把太一、玉帝和紫微大帝三人丢进传送通道中,让他们一出现就撞到了几百亿光年之外的某个巨大人形物体。

    然后,一股强大之极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力量从那个人形物体朝四面八方扩散。虚空中,一股股无形的能量汇聚成一个个眼睛。

    数以万亿计,乃至百万亿,百万亿兆计的眼睛,密密麻麻地遍布了虚空,朝众人一扫。

    刹那间,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被某种很阴冷的力量给探测了一下,当即就都皱眉将心灵封闭,阻止外面的力量入侵。

    “哦……谁?是谁?是谁打扰了伟大的莱丽斯的沉睡?!!!老娘我正梦到一大群美丽的帅哥哥在一起圈圈叉叉,如此美梦,谁敢打扰?!!”

    众皆暴汗。

    然后,就见那个巨大的人形物体迅缩小,在虚空中凝聚成一位非常之妖艳美丽,身体外面只披着一袭黑色的魔法师袍的神秘女子。

    看起来二十来岁,但是,美丽,妖艳,同时还有着一股神秘,对人有一种极其强烈的致命吸引力。她头金色,眸子浅碧,朱唇红润,看起来不像是占星师,倒像是一名大牌歌星,大牌名星。

    此时,虚空中仿佛有一阵风吹过,那黑色法袍紧紧贴着她的身体,就勾勒出诱人的曲线,让人觉,她里面似乎什么也没穿。

    一时间,太一和玉皇大帝等人忍不住,心醉迷离了。

    “好强大的精神媚惑力量!!”李松石暗暗皱眉。

    刚想着,就见那莱丽斯眼睛一亮:“妙极,妙极,竟然是念动道生初阶的帅哥哥,还是童子鸡,太美妙了。”

    手一挥,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太一等人吸了过去。然后一股强方将方圆百万公里都团团笼罩住。

    李松石有些怔,正要问,却听南极仙翁已问了出来:“不对呀,玉帝虽然不敢说后宫三千万,但三五百万的后宫佳丽,还是有的。那莱丽斯姑奶奶怎么会把玉帝和太一等人说成是童子鸡呢?”

    太殇道:“那是因为晋阶念动道生境界后,任何生灵都会重塑真身。希望之火点燃元神与灵魂,也将元神灵魂重塑,全部都以希望之火凝聚。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生命……”

    “哦……”南极仙翁点点头:“原来如此……嗯,太殇姑奶奶,你怎么会这么了解?”

    太殇冷目一扫:“你什么意思?”

    “呃,老朽的意思是说,太殇姑奶奶你如果对这希望之火重塑真身的事情了解,可不可以跟老朽我仔细说一说,好让老朽能尽早迈入那个境界啊……当然,最后可以举例说明。”南极仙翁说道。

    太殇哼了哼,那南极仙翁抹了抹额头:“吓死老朽了,真是太凶了……”

    “你说什么?!!”太殇回眼瞪他。

    南极仙翁做眺目远望状:“你们看,那边能量翻滚,显然莱丽斯活动得很凶悍啊。”

    太殇咬牙切齿,一脚将这南极仙翁踢飞到一边:“让你来调侃老娘。”

    李松石伸手将南极仙翁接下,拍拍他身上的灰尘,道:“仙翁,你老人家小心点,更年期的人脾气比较暴躁,某些人看起来虽然年轻,但年纪却比你大,你要容忍,要忍耐,要敬老尊贤,知道吗?”

    南极仙翁感激涕零:“多谢混沌之主指点啊,老朽明白了。”

    话说着,突然感到背后两道蕴含着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洞射过来,差点让他体内的希望之火都爆炸了。

    但李松石只是微微拂了拂袖子,一股绵绵泊泊,蕴含着百花香气的力量,蕴着数百股念动道生境界意志揉合为一体的强大力量,轻轻地,就将太殇释放出来的意志力量给挥扫得散开了去。

    “咦?”太殇为之色变,盯着李松石:“你已经达到念动道生颠峰境界了?”

    李松石耸耸肩:“有这个可能吗?”

    太殇一怔,随即回想起刚才的事,不由暴怒:“李松石,你刚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呃,我有说到什么吗?”李松石道。

    “你……你敢装傻?”太殇怒问。

    李松石耸耸肩,轻轻拍了拍南极仙翁的肩膀,一道希望原力涌入他体内,让他体内的希望之火更为壮大。

    突然,南极仙翁一阵大吼:“老朽终于明白了!!!!”

    一股强大之至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猛地从他身上涌现出来。只倾刻间,整个人的身体就被希望之火团团笼罩住。身体,元神,灵魂,一切的一切,都在希望之火中重新锻铸,生命中的一切,都将开始充满了希望。

    同时,无法抑制的强大意志力量不断地朝四面八方扩散,引动了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的本源紫气。

    虚空中,一道道裂缝生成,其中隐隐约约可见一株株奇异的仙桃树在成形,又渐渐地化散为雷光消逝。

    “晋阶了?!!”无数强者眼睛瞄了过来,只点燃希望之火的强者们,眼神中满是羡慕。

    “哈哈哈哈,多谢混沌之主,多谢太殇大姐啊,如果不是你刚才那充满了娇嗔的一眼,引动了我体内的希望之火,又有混沌之主的帮助,老朽还不知道什么时侯才悟呢。”

    南极仙翁笑呵呵地说着,众皆傻眼了。

    一时间,众人都将目光转向太殇,神色复杂。

    李松石则作沉思状:“难道……与太殇大姐多说话,挑动一下她的娇愤,能帮助人晋阶吗?如果真是这样……”

    “李松石,你想试试我的愤怒吗?!!”太殇怒道。

    “我可没这么说。”李松石道:“我只不过感慨一下太殇大姐你的大能罢了。”

    “那个……那个……”一个有些怯生生的声音传来。

    太殇扭转过头,就见一名十一二岁的英俊少年郎,长得跟少女一样俊俏,脚下踏着两团熊熊燃烧着希望之火的风火轮,手中拿着火尖枪,脖子上挂着一个乾坤圈和混天绫。

    “你是……”看着这个娇羞满面,跟小女孩一样可爱的小正太,太殇心中的母爱之情隐隐被触动了,同时,还有一点奇异的兴奋之感。感觉自己荒芜了几千亿年的心灵,渐渐有些想要接受雨露滋润的感觉。

    “嗯,我叫‘哪吒’………”那小正太说着,随后羞怯怯地道:“太殇大姐姐,我可以不可……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太殇点点头:“没问题,说吧,什么事?只要不是太困难,我会帮你办到的。”

    “呃,是这样的。你知道,我从小就缺乏母爱,所以一直希望自己有一位大姐姐,希望能娶一位御姐型的大姐姐为妻子。因此,在当初第一眼看到你的时侯,我就心动了……只是,只是……一直就没敢行动。直到今天,我终于鼓足勇气了。太殇大姐,跟我交往吧,告诉我,如果从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男子汉吧……”

    众皆大囧。

    就在这时,一声蕴含着无比强烈愤怒之意的声音传来:“哪吒!!!!!你怎么可以找上一个这么老的老太婆呢?你这是在给我们李家丢脸!!!”

    拖塔天王李靖怒气冲冲地端起手中的玲珑宝塔,正要一头兜砸下来。

    太殇顿时暴怒:“你说谁是老太婆?!!”

    一掌蕴含着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力量就印了下去。

    而与此同时,哪吒也是暴怒:“臭老头,不要阻拦我自由恋爱的权力。”一枪也朝李靖捅了过去。

    只听轰的一声闷响,李靖在虚空中被拍得只剩下一团燃烧着希望之火的元神,然后就被哪吒给捅飞了出去。

    然后,犹自不解恨,从怀里掏摸出一块厚厚的板砖,狠狠地砸了出去,将那李靖的元神轰飞出百十亿光年之外。

    众人倒吸了口凉气。

    天地间,能将自己的父亲打得如此光明正大的,也只有哪吒这货了。

    而且,哪吒这家伙看起来很稚嫩,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个家伙其实也有阴险的一面的。否则的话,他凭什么能从三千大千世界当中闯出来,还点燃了希望之火?

    鲜为人知的是,哪吒有个外号叫做“板砖教父”。

    没见到他的武器当中专门有一块用金子打造的砖头吗?专门用来砸人的。

    据称,街头小混混当中,喜欢拿砖头乱砸人的,把砖头当成“七种武器”之一的,都是被这哪吒给教坏了。

    由此可见,他也不是省油的灯。

    这时,只见哪吒转过头,望着太殇,道:“太殇大姐,我可是真心的……”

    太殇心中一动,看着这小正太,她心里也很是喜爱。只不过,周围一堆人都盯着,她脸上也是挂不住,当即冷哼一声:“回头再说。”

    “哦……”哪吒一脸委屈的样子,却是紧紧地跟在太殇身边。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刚刚晋阶恢复了原状的南极仙翁叹道:“果然还是童子鸡好吃。”

    说着,手拿着一只烤鹌鹑,有滋有味地啃着。

    太殇恶狠狠地盯着他,却见南极仙翁一脸无辜状:“怎么,老朽又说错什么了吗?”

    “没……没说错什么。”太殇的声音从牙齿缝里挤了出来,令人感到一阵寒气掠体而过。

    李松石不禁暗叹:“南极仙翁晋阶之后,那语言的杀伤力更加厉害了,还让太殇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实在是牛叉厉害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下面那莱丽斯所呆着的方圆百万公里的虚空,周围的厚厚屏障消失了。

    随后,就见着莱丽斯一逼容光焕,光彩照人,眼睛更是水汪汪的样子,身边则是软软地倒着太一和玉皇大帝等人,一个个瘦得皮包骨头。

    她理了理容妆,微微一叹,就飞了过来:“太殇,坦丁,奥古斯都,许久不见了。怎么,你们让本大师从沉睡中醒过来,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占卜的吗?”

    看着她这舒服过后的清爽劲,再看看那边可怜的太一和玉皇大帝,李松石无奈摇摇头。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没想到,真实本源世界当中居然还有这么极品的货色。

    果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只听太上恶身道:“我们正准备召唤希望原力池,结果被破坏了。那花仙子不知去向,想让你帮着占卜一下,看看是谁被藏了起来……哦,不对,是看看被谁藏了起来。”

    莱丽斯挑挑眉头:“又到了希望原力池开启的时间了?嗯,自从当年我晋阶念动道生颠峰境界之后,又开启了几次希望原力池……我就沉睡了,这么久也没再进去许过愿望。好吧,我帮你们占卜,你们给我一个许愿的机会就行了。”

    太殇冷冷一笑:“现在情况有变,根本轮不到你许愿了。”

    “怎么,想让人干活,不想付工钱是不是?”

    太殇道:“刚才那三个,不是付给你的工钱吗?”

    “太少了。”莱丽斯道。

    太殇又道:“莱丽斯,别吱吱歪歪了,你进入希望原力池,想要许下的愿望,最多也不过两川,我说得对不对?”

    “不错。”莱丽斯应着。

    南极仙翁诧异问道:“会是哪两种?”

    李松石淡淡地道:“第一,肯定是提升她的占卜能力,第二,就是要好多俊男。”

    “错。”莱丽斯说道:“第一,是要好多俊男,提升占卜能力排在最后……对了,小帅哥,我怎么好像没见过你?”

    李松石道:“我可不是什么小帅哥,我不也没见过你啊。”

    “可是,以我的标准还看,你虽然比不上刚才那三个小家伙,但还是挺帅气的。怎么样?要不要跟姐姐我单独畅谈一番人生理想?”

    李松石道:“免了,我担心你不小心就会挂掉。”

    “我会挂掉?”莱丽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

    但是,没笑停,就见李松石右手涌起一团熊熊燃烧的yu火。那莱丽斯一看到那火焰,就觉得自己全身都燃烧了起来,内心深处充满了某种渴望。就连周围诸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都有些神色不自然,望向莱丽斯和太殇,都有些心动之意。

    “那是什么火焰?”莱丽斯惊问。

    李松石道:“你说呢?”

    莱丽斯略一感应:“yu火?不对,难道,你就是我在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卜算出来的那个,即将出现在真实本源世界当中的,十几年时间就从小小的蝼蚁级生灵修炼到念动道生境界的级大变态?”

    李松石无语,手中的火焰里加持了一股意志力量,让那莱丽斯感到身子更滚烫,眸子中更像是随时都会滴出水来似的。

    当即,她长吸了一口气,转过头去,平息心绪,才回转过头来,娇笑道:“呵呵呵,小兄弟你可真是厉害。好,姐姐我不惹你。”

    然后,回转过头,对太殇道:“太殇,你既然知道我的爱好和愿望,那就好了,就该给我一个进入希望原力池的机会。”

    “哼,正因为知道你的要求,才不能答应你啊。”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我有办法能让你得到的,比在希望原力池中许愿所获得的更多。”

    “哦?!!”莱丽斯眼睛顿时一亮,随即点点头:“好吧,你说出来,如果我满意……那就什么都好商量。”

    太殇笑道:“说来也简单。你的那两个愿望,其实不就是一个吗?拥有了念动道生境界以上的美男子,相信你的占卜能力很就能够提高。

    “可是,真实本源世界当中的美男子,或者说,足以让你心动的美男子,何其之少?尤其是念动道生初阶了,这么久都没有过了。”

    莱丽斯听着,点点头:“不错,刚才还真是感谢你们啊,毕竟我太久没遇上念动道生初阶的生灵了。”

    “呵呵,其实,你很就会有更多的机会了……我们这边拥有着数百点燃希望之火的强者,在经过希望原力池的事情之后,都会晋阶,到时侯……”

    莱丽斯听得眼睛直光:“真的?”

    眼睛一瞄,就见虚空中许多点燃希望之火的强者,当即大喜:“你能保证,他们都会跟我吗?”

    “那就凭你的魅力了。不过……既然他们需要借助希望原力池的一次愿望来让他们集体晋阶,作为既得利益者,总也该付出点代价。等下我会与他们说好的,想要晋阶,那就要晋阶之后,陪你一次,怎么样?”

    太殇说着,回转过头一望,就见诸多强者脸色都是很难看。

    而哪吒则道:“太殇大姐姐,我只认你的啊。”

    “乖,小吒吒,你放心,我不会送你入虎口的。”

    众人大囧,暴汗。

    岂料,那莱丽斯看到哪吒,眼睛先是一亮:“没想到,太殇你竟然藏着这样的好货色……算了,我也不夺人所爱。这等看起来就像银样蜡枪头的,没兴趣。”

    “谁,谁是银样蜡枪头?!!”哪吒怒道。

    “哦?要不,咱试试?”

    “哼,才不上你的当。”

    几人嘀咕着,李松石这边摇头:“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这真实本源世界怎么这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听她们谈话,都污了我的耳朵。”

    这时,就见阿弥陀佛靠近过来,唱诵佛号:“喃呒阿弥陀佛,混沌之主此言甚是啊。与这等如同邪魔外道一般的人呆在一起,佛心都受影响。混沌之主,不如,我让他们都投到你这边,如何?”

    李松石摸摸下巴,道:“条件是让我帮他们都晋阶到念动道生的境界吧?”

    “不错。此外,还需光大佛法,不为我,而为一切众生。”

    李松石听着,就道:“好,那只要你将佛国设与我的虚拟神国相连,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与你平坐,那到时侯,真实本源世界,我手下之人与你一同布教,务必令整个真实本源世界,处处佛光大盛。但所得的希望原力……”

    “本座不需要。若有需要,也只希望将那希望原力转化为众生心中的佛光。若混沌之主能将众生心中佛光点亮,有无希望原力,便也无所谓了。”

    “很好……那,我们就商议一下细则。”李松石说道。

    阿弥陀佛温和地笑了笑,道:“细则什么的,本座相信混沌之主。就让座下弟子交流吧。”

    李松石点点头:“我也相信阿弥陀大师,虽然我等立场曾不同,因此而为敌,但却未见过你说话不算数的。哪怕因此而自己吃亏。所以……我便让座下的手下去与你弟子商谈细则,只消给他们一个公平环境便可。”

    阿弥陀佛含笑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两人只一接触,前后不过千分之一刹那,就凭着心念交流完毕了,外人完全没现这些变化。

    而让阿弥陀佛下定决心转投李松石的,却是莱丽斯的出现,这点,是太殇她们始料不及的。V

    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