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七十五章破坏失败。占卜结果

第七百七十五章破坏失败。占卜结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很,那边的莱丽斯已经与太殇等人谈判结束了。

    作为她帮忙占卜的代价,太殇等人说服其它点燃希望之火的强者,如果能晋阶到念动道生境界,就必须“陪”莱丽斯一次。

    最少陪一次。

    最少要三分之二的强者答应这个条件。

    对此,太殇等人松了一口气,就跑去与那些点燃希望之火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说。

    那些强者大多数是不愿望的。

    只不过,又舍不得这次借助希望原力池晋阶的机会。

    所以,就依照阿弥陀佛的指示,一个个都只誓:“如果这次莱丽斯占卜出真正私藏花仙子之人,让希望原力池得以顺利开启,我等得以借助此希望原力池的力量得到晋阶,则必定陪莱丽斯共渡巫山**一次以为报答。”

    这誓言当中暧昧不明之处极多,但是,看在这些强者似乎也只是为了谨慎的份上,莱丽斯也就不计较了。

    只是,心中毕竟有些不爽,当即道:“诸位,看起来你们还很怀疑我的占卜能力啊,不然不会这样说誓言。”

    当即,眼睛一瞄,道:“北斗星君,你很喜欢年纪很大的成**人吧,南极仙翁,你比较喜欢萝莉,元始天尊,你很闷骚,太乙真人,你对娈童很有兴趣是吧?还有,土地老儿,你喜欢……”话说着,诸多强者一个个脸色骤变。

    就听太上恶身哈哈大笑:“看到了吧?看到了吧?这就是报应。

    就连当初坦丁偷窥太殇大姐,把她的裤子偷了过来穿都被莱丽斯算计出来了,何况是你们?”李松石讶然:“太上,你笑得这么开心,就不担心会乐极生悲?”话声一落,一顿老拳饱揍在太上的脸上。

    太上恶身暴怒:“为什么打我?”“谁叫你乱说话的?”太殇满脸的怒意。

    “我……这事当初是莱丽斯算出来了,你怎么不说她?”太殇一噎:“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怎么着?”“不错。”

    莱丽斯道:“太上,你想挑拨离间吗?”太上善身也摇摇头:“恶身的嘴巴的确是贱了点。”

    “好了,别说了,赶紧占卜吧。”

    坦丁非常淡定地说着。

    太殇狠狠地横了他一眼。

    坦丁没理会,心想:“看什么看?当初我偷窥你,那说明你长得漂亮,应该很荣幸才对。

    如果你长得像恐龙,你求我我都不会看。”

    只不过,这话他打死都不敢说出来。

    这时,李松石就道:“喂,诸位,时间不早了。

    你们还有完没完?如果没谈够,我就先回去休息一下了。”

    “不行,没占卜出结果,不许走!!”太上恶身道。

    “那你们占啊。”

    李松石一说,那莱丽斯伸手捋了捋头上的丝,道:“需要回到那希望原力池处,释放出力量,才能占卜得出来。”

    于是,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地赶回到那希望原力池。

    一切准备妥当后,只见莱丽斯右手一挥,一道光照在周围的虚空中。

    就见周围浮现出一个美丽的花仙子的影像,正从那希望原力池中倒退回来,渐渐退回光门。

    消失了。

    然后,又浮现另一个美丽的花仙子的影像,从那希望原力池中倒退回来,也是渐渐退回光门,消失了。

    李松石望着,一阵哑然,心道:“这法术怎么看起来跟灵月的‘回魂仙梦’那么相似?”刚想着,就见莱丽斯皱眉道:“奇怪,怎么看不出问题?”李松石顿时不遗余力地打击:“哈,当时那么多强者就在这里,那花仙子就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了,难不成你现在重现当时的场景,就能找出端倪来?”太上恶身在旁道:“那是因为,我们怀疑当时自己都中了幻术。

    那真正的花仙子不知什么时侯已经被掉包了,后来看到的都是幻觉。”

    李松石讥笑道:“太上恶身,你眼睛不好,眼神有问题就直说,修为不如人也不要怕丢脸,为什么非要把你自身的问题归结到别人身上呢?明明是你自己容易被幻术幻觉迷惑,凭什么也认为别人跟你一样?天地间,还有人能用幻术将你们堂堂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给迷惑住的吗?哼,你不要把自己的弱点套到在场诸位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身上啊……”“你……”太上恶身哼了哼,道:“我可记得,当初你那边的花仙子晋阶之时,就曾用了两种奇异的花之灵气,产生出奇特的能力,让我们在场所有人都被迷惑住了,要不是后来盘古大神……”“哈,哈哈哈……这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啊。”

    李松石道:“如果我有这个本事,早就把你太上给灭了。

    你可真会开玩笑。

    恐怕,当时也就是你自己鬼迷心窍才被惑住了吧?问问看?在场诸位,谁当时被迷惑住,被幻境给欺骗了,谁当时出丑了?“嗯?太殇大姐,陆仁炳陛下,奥古斯都陛下,当时你们都被幻境迷惑住,在里面想入非非,做出什么傻事了吗?”太殇等人脸色微微一变,哼了哼。

    李松石对太上恶身道:“你看,是吧?当时没人像你这样被迷惑吧。”

    “那不一定……”南极仙翁就在一旁说着:“当初老朽就仿佛做了个美梦,梦到诸位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在里面集体裸奔……唉,恐怕老朽也是被幻境迷惑住了。”

    太殇等人差点喷了出来。

    什么叫睁眼说瞎话?南极仙翁这就是了。

    李松石则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南极仙翁,又看看太上恶身,便笑道:“那,看到了吧?听到了吧?幻境当中,诸位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都在里面集体裸奔?这估计也只有南极仙翁才会产生的幻境吧?不知道太上恶身你产生的幻境如何?“或者,难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们所见到的幻境,都是真的?当时,你们都是被我的幻境所迷惑,真的做出了裸奔这样的事情来?”太上恶身听着,差点没吐出血来。

    太殇等人则恨得牙痒痒的。

    偏偏那莱丽斯还在一旁兴致盎然地听着,一副很有兴致在看好戏的表情。

    众人都作不得,免得反倒落了下乘,被取笑。

    “你,你血口喷人。”

    太上恶身指着李松石怒道。

    李松石道:“我怎么血口喷人呢?我只不过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证明当初诸位强者大多数没有被幻境所惑,更没做出集体裸奔这样的事情来而且。

    怎么,难道我说得错了?还是……太上恶身你有证据证明,当时在场的诸位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都中了幻术,一个个都集休裸奔了?那好,你拿出证据来吧。”

    “你………”“你什么你?拿证据啊?怎么,拿不出证据来了?还是说,你拿不出证据,还非在心底认为诸位强者当时在裸奔?哎哟喂,这样的事情,该不会只是你自己的幻觉吧?你不会把自己的幻觉当成当时真正生的事情吧?唉,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太悲哀了,你回头问问,看看哪位强者当时是看到这样的事情了?”“你……”“你什么你?估计也就是你,心术不正,心里一直想着看到众强者一起做出那得不知廉耻的事,所以当时心神失守,才会一不小心自己陷入自己构造的幻境当中。

    结果,你不自己反省,反倒还认为只有你自己清醒,别人都被幻术所惑,做出了集体裸奔的事情来……你呀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连南极仙翁都知道那只是他自己做梦梦见的东西了。

    你却把当时自己的幻想臆症当作真实的事情,还套到诸位强者的头上。

    你说说你,你这人,实在是……让人不知该怎么说好了……”李松石一副痛心疾的样子,直气得那太上恶身上气难接下气,怒急而攻心,差点就要吐出血来。

    莱丽斯在旁见着,不禁暗暗好笑,当即劝道:“好了好了,一个少说一句嘛,过了的事情就过了。”

    太上恶身终于忍不住了,一口血猛喷了出来。

    李松石的强辞夺理和狡辩,再加上莱丽斯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深深地刺激到了他。

    当即,暴怒一声:“我要杀了你!!!”精神凝聚,刹那间,一股强大到极致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涌出,在虚空中化虚成实,凝聚成一个巨大的太极轮,一下子就砸向了李松石。

    李松石冷冷一笑:“当我怕你啊。”

    说着,右手一拳轰出。

    刹那间,虚空中百花飘散,一片片散着奇异的花瓣,纯以精粹的能量凝聚而成的花瓣,不断飘洒着。

    一股花香,就形成一个不同的领域,领域中运行着不同的法则。

    数十个不同的领域重叠在一起,数十种不同的强**则凝聚,其中蕴含着数十个宇宙之力,一拳轰杀过去。

    一阵强烈的闷响。

    浩浩荡荡的强大力量,竟被两人凝聚在方寸之地。

    只见拳头与手掌交织之处,浮现起无数幻影幻象,可见其中山崩海裂,开昏地暗,见到无数星辰日月陨落。

    更见到一个太极磨盘将若干个大宇宙,无数个大千世界的影像一起碾磨着。

    还有着无数破碎的世界被重聚,化生出一个个花草繁茂的世界。

    两人那惊天动地的强大精神意志就被凝聚在方寸之地间,那浩浩荡荡的精神意志与种种能量,形成一个方圆百丈的光球,将两人团团笼罩住。

    这光球看似不起眼,但谁都知道,里面时时刻刻都有千百亿个位面生成又殒灭。

    别看这光球区区方圆百亿,但里面的真实空间,却是越了三千大千世界的大小。

    突然,一丝比头丝还细小的能量流从里面涌出,刹那间,就释放出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在虚空中扩散着,演变成一个大千世界,数以万亿光年计数的空间,突然变成了一个新的世界,然后新世界崩溃破坏,无数物质重归混沌湮灭。

    强烈的力量袭卷一起,令在场之中所有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却点燃了希望之火的强者们心中颤胆寒。

    就连诸多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都不得不释放出护体力量,防护着这一切。

    “不好,阻止他们吧,他们有些控制不住自身的力量了。

    如果暴出来,这次召唤希望原力池的事情,就悬了。

    众皆面面相觑。

    这时,太上善身淡淡地说了句:“恶身,你上了李松石的当了。”

    突然,那爆炸的光球当中能量一滞,太上恶身猛地抽身出来。

    李松石的身形疾追,但是见到太上善身与太上恶身并肩站在一起,才停止了追击。

    “哼,差点上了你的大当。

    你想借此机会破会希望原力池的召唤过程,还想破坏掉莱丽斯的占卜过程吗,我不上当了。”

    太上恶身说着,李松石冷冷一笑:“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小人骂谁?”李松石笑道:“是啊,刚刚你这个小人在骂谁?”说着,手指着太上恶身。

    太上恶身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好了好了,别吵了。”

    太殇极度郁闷地道。

    今天的事情,怎么着都不顺利。

    李松石这货就是个级惹祸精。

    往往只轻轻挑拨,他们这边就得乱上许久才平息下来。

    实在是让她无语。

    李松石耸耸肩:“又不是我先要动手的。”

    太上恶身大怒:“谁叫你刚才……”话说到一半,就哼了一声,坚决认为自己不应该再上李某人的当。

    于是,众皆不再出声。

    只听莱丽斯轻咳了一声,道:“诸位,大戏表演完了?那接下来就该让我上场了吧。”

    李松石点点头:“嗯,接下来就该莱丽斯大姐你上场表演了。”

    莱丽斯大囧。

    怎么听起来,她也成演大戏的了?当即横了李松石一眼:“小抵敌,你这么说,大姐姐我很伤心呢。”

    “不用伤心,回头找太一他们给你抚慰一下就可以了。

    虽然他们现在是皮包骨的样子,但说不定食髓知味,反倒对你生了兴趣了呢。”

    李松石指着无垠虚空之外说着。

    莱丽斯摇摇头:“实在说不过你。”

    当即,手一挥,虚空中便有一股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力量笼罩着,方圆圆数百亿光年的虚空中产生一种压抑之感。

    而后,虚空中就浮现出一个个巨大的眼睛,从各个不同的角度窥视着,盯着众人,乃至刺探到众人的心灵之中,探测众人的秘密。

    “诸位,这是我的神术之一。

    千万不要试图反抗啊……呵呵呵呵……”莱丽斯嘿嘿怪笑着。

    突然,她轻咦了一声,就盯着李松石,道:“你,你怎么……”太上恶身忙问:“是不是他把花仙子掳走的?”莱丽斯瞥了他一眼,没吱声,沉吟了一下,道:“十有**。”

    “啊,果然是你!!!李松石,将掳走的花仙子交出来!!!”太上恶身怒道。

    李松石冷冷一哼:“空口无凭,凭什么莱丽斯说是我,你就认定是我了呢?是不是我偷偷塞给她一堆猛然贿赂一下,让她说是你掳走的,那也就是太上恶身你掳走的了呢?”“你……”太上恶身一下子哑口结舌。

    莱丽斯淡淡地道:“不要污辱我的职业道德,我从不说谎的。”

    “哈,哈哈,听到了吧。”

    太上恶身道。

    李松石又冷冷一哼:“好,我姑且不说莱丽斯是否在说谎,也姑且不谈论她的职业道德,就算她刚才没说假话。

    那也只是说十有**是我掳走的。

    她都没敢确定,你太上恶身怎敢肯定就是我?!!”“哼,十有**,那还错得了吗?!!!”“十有**就是确定的了吗?真是天大的笑话。”

    李松石道:“那我在你面前放一颗包得严严实实的糖果和九颗包得严严实实的狗屎,不得用神识探察,让你直接蒙一颗放到嘴巴里吃掉。

    那你十有**会选到狗屎,难道,你就肯定吃到狗屎,而不是吃到糖果了吗?哈,哈哈,怪不得你嘴巴这么臭啊。”

    “你……你!!!!”太上恶身怒火贲涨:“李松石,你说话积点口德。”

    “这句话该是我对你说的才对。

    刚才可是你先将十有**当成百分之百的。

    这才叫真正的不积口德!!!”太上恶身听着,一噎,正要反驳,李松石又道:“更何况,我还想问一句,莱丽斯,那十有**的结论,你是如何得出来的?!!给我个交代吧!!!”“给你交代?!!呵呵呵,小抵敌,小冤家,你是我的什么人啊。

    人家为什么要给你个交代?”莱丽斯抛出了媚眼道。

    “我呸,你才小抵敌。

    我跟你说,大米弥,你不将得出这十有**的结论的理由说出来,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哦?你要如何不善罢甘休法?与我没完没了吗?正好啊,我才不想和你这么匆匆地就结束呢。

    嗯哼?!!”莱丽斯说着,太殇在一旁叹气,道:“莱丽斯,别在这里装骚了,你不会算不出来就胡扯一通吧?”“胡说八道,老娘我会算不出来?”“那你就不要再**李松石了好不好?那人很纯洁的。

    众人一听,差点喷了。

    李松石很纯洁?!!这,这是想要将在场所有人都雷倒吗?!!只见李松石点点头:“还是太殇大姐了解我,知道我很纯洁,经不起**的。

    嗯,莱丽斯,说吧。”

    “好吧,不说出来,估计你们也不会死心。

    事实上,刚才我的确是没能肯定李松石这小家伙就是将花仙子掳走的人。”

    “看吧看吧,我就说……”李松石道。

    却听莱丽斯话锋一转:“不过,虽然不敢肯定是李松石将花仙子掳走的,但我却敢肯定,在场的诸位,除了李松石以外,其它人都没有将那花仙子掳走。”

    众人一怔,就听莱丽斯道:“我是通过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转化为的‘伟大之眼’,观测人心的。

    结果,其它人的都能看得出来了。

    当时花仙子出现,诸位在座的都各有心思,但都不是在想着将花仙子掳走。

    “比方说,最后一次,那花仙子出现时,坦丁心里就在想,可惜这花仙子实力太弱了,否则偷偷掳走也不错……”众人一下子望向坦丁,直令他头冒冷汗。

    “不过,他终究没有动手……”莱丽斯说着,直让坦丁舒了一口气不已。

    “而奥古斯丁当时却在想,这花仙子虽然漂亮,却不如太殇大姐这么成熟丰满,承受力强大。

    只是不知向希望原力池许愿,能不能让太殇大姐主动投怀,任他玩个百八十亿年的,那就爽了。”

    话声一落,众人都瞄向了奥古斯都,犹其是太殇,更是杀气腾腾。

    奥古斯都满头暴汗。

    而莱丽斯继续说着:“当时,他还幻想着如果能得到太殇,会跟太殇如何用元神交合,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感受着种种出肉身感官千倍万倍的奇妙感受……”“奥古斯都!!!!!!”太殇羞愤交加,一掌便要掴过去。

    “喂喂喂,莱丽斯大姐,你可不能这么不厚道啊。

    我不过心里胡乱想想,这也不要紧吧?你怎么都说出来了?”奥古斯都一边闪避,一边大叫着。

    莱丽斯淡淡地道:“的确,yy不是罪啊……可是,为什么小奥奥你心里yy的不是我,而是太殇呢?难道我不如她那么成熟丰满漂亮,难道我的元神,不如她的元神那么让你心动?这让我很不甘心啊。”

    奥古斯都大声道:“可是当时你还在沉睡中,不在旁边啊……”“哦,这么说,你一早就把我给忘了,只记得太殇,那更是罪无可赦。”

    莱丽斯说着。

    太殇则更怒:“那奥古斯都你的意思是说,如果莱丽斯醒来,你yy的就是她。

    那你就是在暗指我不如她?!!!没有她那么好看漂亮?!!”奥古斯都大囧。

    一阵手忙脚乱,心中哭笑不得:“这叫什么事啊?天啊,女人真麻烦……幸亏当初晋阶时没选择女人的身份啊。”

    “行了行了。”

    坦丁劝止道:“莱丽斯你这是来占卜的还是来挑拨矛盾的?直接说结论就是了,何必还要说得那么详尽呢?”“哦?你是说我说得不对了?坦丁,当时你心里可是在想:那花仙子长得不错,可惜看不到真面目。

    如果让你选,你也会选太殇?”莱丽斯一说,坦丁顿时暴汗。

    李松石在一旁点点头:“哦,原来坦丁也是这么想……是不是越得不到越显得珍贵啊?”坦丁怒道:“住嘴,关你什么事?”“嗯,我只是在实话实说罢了。

    越是得不到越显得珍贵。

    那反过来,岂不是越是容易得到,就越不容易珍惜?万一太殇大姐真跟你生点什么,你得到了,岂不是一转身就弃如弊履?看来,你也只是想着yy把太殇大姐玩玩罢了。”

    “你……你给我住嘴!!!”太殇转过头来怒视李松石。

    “好吧,我住嘴。

    只是,有一句我还不得不说……小哪吒,这个时侯不打算为你的太殇大姐姐出头,轰杀那两个敢对你的大姐姐有窥觑之心的恶徒吗?”哪吒略一迟疑,便驾了风火轮飞过来。

    太殇气不打一处出,赶紧将他拦住:“哎呀,这个时侯,你来捣什么乱嘛?”李松石道:“啧啧,小哪吒。

    太殇大姐很关心你嘛。

    你可不要辜负她哦?如果有谁觉得她是在包*你,觉得你只是个吃软饭的,这对她的名誉,啧啧……”“李松石!!!!你给老娘我住嘴!!!”“好,我不说。

    哼,我只是好心想让哪吒帮你出头,增进你们的感情罢了。

    没想到你不识好歹,是不是不喜欢哪吒了,只想着保护着他,不让他展现他的男子汉气概,还是不想要他了,让莱丽斯带他去一夜*啊。”

    “你……你你你!!!”太殇怒极,正要对付李松石,那哪吒却被李松石蕴着强烈精神意志力量的诱惑之间给迷惑住了,当即怒道:“我不是吃软饭的。

    太殇大姐姐,我要保护你,我要给人看看,我是个男子汉,不是个小男孩!!!”然后,身形一晃,就朝奥古斯都扑了过去:“恶贼,你给我纳命来。”

    “呵,小屁孩,你这小白脸,也敢对本座动手?!!”奥古斯都五指大张,掌心之中涌现出无数幻化的星辰,兜掌便要罩向哪吒。

    但这时,太殇雌威大:“奥古斯都,你敢!!!”当即冲上去,右掌一托,便将奥古斯都给震飞了出去。

    “啧啧,果然是母牛护犊啊。

    小哪吒,你真是太幸运了,居然能有这么一位对你的大姐姐,将你保护得这么妥当,真是羡煞老朽矣……”这次出声的不是李松石,而是南极仙翁。

    那哪吒顿时大怒,正要作,太殇已一掌将他切晕过去,抱在怀中,一收,藏到不知什么地方了。

    “啧啧,金屋藏面,大开眼界啊。”

    南极仙翁摇头晃脑:“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闭嘴!!!!!!”太殇雌威大,一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力量涌现出来。

    莱丽斯一见,心觉不妥,忙喊道:“停下!!!”而太上恶身他们也忙拦住,将意志力量朝太殇那边涌去。

    “难道你想毁了这次希望原力池的召唤?到时真实本源世界挤压下来,别人活不活得了难说,但你那小哪吒小情人……”莱丽斯说着,太殇心神一震,同时想到自己虚拟神国中的许多生灵。

    如果真实本源世界拢合,那她的虚拟神国中的生灵是否会受到影响呢?毕竟希望原力池能影响到别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虚拟神国中一切的生灵,甚至能将某些生灵身上的希望之光剥离开来。

    那真实本源世界聚合收缩,的确就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了。

    当即恶狠狠地盯着莱丽斯:“都怪你!!!”莱丽斯打了个哈哈:“我不过随口说说,谁让你们这么激动?不过就是yy一下嘛。

    在场的诸位……嗯,除了南极仙翁之外,哪位在心里如何yy我,想着把我如何如何,跟我做出什么越友谊的事情,我都只有高兴开心,而不会怒啊。

    这说明我媚力十足,说明我漂亮成熟?人,我就该高兴。

    哪像太殇你,居然会因此而怒呢?真是让人不解。”

    “你……你……你……寡廉鲜耻!!!”“啧啧,这就不对了。

    什么叫寡廉鲜耻那叫性开放。

    刚才我观察了来自三千大千世界诸位强者的心灵,就现,在那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某些位面某些国家,这就很流行。

    甚至,某些**之神和爱情女神的神国里,比我更疯狂的,可是数不胜数。

    而且,还疯狂多了亿万倍。”

    太殇顿时气得差点晕了过去。

    李松石则是心中暗叹:“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实在是让人屁服,屁服!!”就听莱丽斯道:“好了,我也不多说了,看你们激动的……万一把希望原力池弄得不能召唤也来,无法让那些三千大千世界的强者们晋阶,那我哪里找来数百位念动道生初阶的童子鸡们过一过一夜情呢?那损失可就大了。”

    众皆无语。

    这样的极品,实在是,实在是……无耻,无耻到了极点。

    几乎可以与当初李松石遇到的混沌之城当中的那一位罗家家主相媲美了。

    遥想当年,罗家家主已达到了伪君子的颠峰境界。

    而眼前这莱丽斯,也不遑多让,几乎达到了水性杨花的颠峰境界了。

    正暗暗摇头之际,就听莱丽斯道:“综上所述,在场诸位,任他修为如何强大,当初在希望原力池召唤过程当中,在花仙子登场即将献祭的那一瞬间,你们心里想的事情,我都了解了七七八八,都知道你们没动手。

    但是,只有一人例外……”说着,望向李松石。

    李松石道:“看着我干嘛?”“这么说,就是李松石出手的了?”太上恶身恶狠狠地道。

    “不敢肯定。”

    莱丽斯微微一叹,道:“在场诸位,只有李松石的心里在想什么,他心中的想法,我完全看不透。

    只知道有着重重叠叠密密麻麻的奇异灵气,充满了各种不同的光,紧紧地守护着他的心灵,让人无法看透。”

    “哈,哈哈,我就说嘛。”

    李松石心中得意。

    诸位花仙子与他以命运之丝相连,那他保护着诸位花仙子,诸位花仙子的花仙灵识也会紧紧地守护着他,随时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做一切事情。

    自然而然,心灵朝他敞开,所有天赋仙术的能力,就加持在李某人的身上。

    区区莱丽斯,根本无法洞察李松石心中的想法。

    别说是莱丽斯,就是再多几十几百个来,都没辙。

    只因为花仙子那宁玉碎不瓦全的花仙灵识特质,就能阻止一切外来探测的入侵。

    更不用说花仙子当中,还有谢紫萱这位最擅察人心,还有纪洛如这等能直接感应人心想法变幻自己相貌,再加上种种花仙子的特殊能力了。

    在花仙子的天赋仙术面前,那“伟大之眼”简直就是跳梁小丑,是弄斧于班门之前,上不得台面。

    不说别的,单止谢紫萱一人的力量就足以完全抗衡“伟大之眼”,更别说还有其它花仙子的力量了。

    此时,只听李松石继续说道:“我就说,你根本探测不到我心中的想法,那怎么可以肯定,当时是我掳走花仙子的呢?你完全没有证据!!!”“哼,我是没有证据。

    所以才说十有**。

    但是,有一句话,叫做:排除掉一切不可能的可能性之后,剩下的就是事情的真相。

    在场诸人都没有谁掳走花仙子,那剩下来的唯一可能性,不就是李松石你在动手脚了吗?”众人一听,顿时恍然。

    “李松石,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太上恶身怒喝。

    李松石冷冷一哼:“哼,哼哼……哈哈哈哈,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先,你说在场诸人心里的想法都被你完全探测清楚,除了我以外,其它人都没有动手掳走花仙子。

    对于这点,我不敢置信。

    所以,请你拿出证据来,证明你探测清楚他们心中所有的想法。

    “其次,请再证明当时除了我们众多强者在这里围观之外,周围没有别的潜伏者……”莱丽斯冷笑:“要证明当时周围没有别的潜伏者?试问,如此多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埋伏在此,有人有可能潜伏在周围吗?”李松石道:“既然能有人在众多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的眼皮子底下将花仙子掳走,那就有人能在众多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的眼皮子底下潜伏起来。”

    莱丽斯一噎。

    陆仁炳就道:“这话不对。

    现在我们就认定是李松石你掳走了花仙子。

    所以,不应该是我们找证据,而应该是李松石你要找出证据来证明当时周围还潜伏着别的强者。

    如果证明不出,那就反过来说明周围没藏有别的强者。

    如何?!!”李松石听着,一阵郁闷。

    没想到,十几年的谈判时间,倒让陆仁炳这家伙嘴皮子变厉害了。

    唉,真是,真是……意想不到啊。

    当即道:“好吧,现在我找不出证明周围藏着哪位强者,但总有一天,会证明出来的。”

    “哼,那等到你证明得出来再说吧。”

    陆仁炳道。

    李松石完全不理会,只调转枪口,道:“只是,莱丽斯你不也证明不出刚才她完全看透了周围其它人心里的想法?”这一下子转移话题,就让陆仁炳如同狠狠一拳轰出,却只打在空气中一样难受,心里要说多憋闷就多憋闷。

    而此时,李松石已全然盯着莱丽斯,仿佛陆仁炳说什么他都当耳边风没听见似的。

    “谁说我找不出证据来?”莱丽斯道。

    “那好,你证明啊,证明在场所有人的心里想法,你都能探测得清清楚楚。”

    “好,我就证明给你看!!!”莱丽斯说着。

    但突然就后悔了。

    她现,自己似乎中了激将法。

    因为,此时周围所有强者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她莱丽斯能将别人的心里看穿?这样的能力,让谁都不觉得好受啊。

    谁心里没点重要的秘密?如果都被这个无耻下流水性杨花的女人给看穿了,再大嘴巴一宣扬……当即,所有人心中都不豫。

    那莱丽斯见到众人的脸色,就知道一件事了:从此以后,众人将会对她有很大的顾忌……这种顾忌,不是那种她实力比众人强的顾忌。

    不是那种众人仍会接纳她,却让她当头头的那种顾忌。

    而是那种隐隐约约将她排斥在外的顾忌。

    估计,以后很多情况,她都会被隐隐排斥于众人之外。

    不过,她转念一想:“怕什么?大不了以后有事情,直接窥视他们心中的想法,就不怕他们瞒我。

    我硬要插上一脚,他们能奈我何?”当即道:“先,是南极仙翁这老儿,他当时心里就想着如何找一位花仙子当干孙女的事。

    不知道,我说得对吗?”那南极仙翁先是一怔,老脸通红,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莱丽斯,你这小妞这回可说错了吧?老朽我最喜欢萝莉,这点没错。

    但那花仙子虽然真面目难辩,但一看就不像是萝莉,老朽怎么可能这么想呢?“莱丽斯,绝无此事,看来,你的‘伟大之眼’也不是绝对准确啊。”

    莱丽斯脸色顿时大变,那南极仙翁就转向李松石道:“混沌之主啊,当初老朽是想着那花仙子与你成亲,生下女儿,老朽再认为干孙女的,可没敢乱打主意……”李松石一脚将他踹飞:“混你的蛋!!!”一脚轰飞出数百亿光年外。

    不过,那南极仙翁耳边就听到李松石的声音:“这次算你将功折罪,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事,你可就等着我拿你开刀吧。”

    南极仙翁打了个哆嗦。

    来自三千大千世界,来自当初李松石纵横三千大千世界的年代,李某人与花仙子身上有着何等变态的天赋能力,南极仙翁比任何人了解得都多。

    通过纪念昔的夸大言辞,他早就对李松石的强大产生了一种敬畏。

    所以,他对这真实本源世界的别的强者不怎么放在眼中,独独敬畏李某人。

    不得不说是一个异数。

    这时,李松石就冷笑地望着莱丽斯,道:“怎么,莱丽斯,这回你说不出话来吧?南极仙翁的心里都看不穿,你怎能保证,别的人你都能看得穿?你怎能保证,是不是有别人暗暗动了手脚?只因为你探测到了一些虚假的信息,就觉得完全探不到我李某人的信息,直接就把我李某人定罪,这也未免太武断了吧?”V有最新章节更新及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