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七十八章暴露,全面战争暴发?!!

第七百七十八章暴露,全面战争暴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看到李松石把事情推托得一干二净,诸位强者不禁面面相觑。怎么办?该不该相信这李松石的话?

    只是,不相信,又能怎么办?

    而如果相信……那似乎也不妙。

    只听李松石道:“所以啊,我现在得赶紧将这个光球给移到别处去,你们如果有什么疑问,现在就尽搞清楚。如果没什么疑问了,我就把它移开了啊。”

    “等等。”太上恶身道:“实在是太奇怪了,之前莱丽斯还一个劲地说你就是那掳走献祭的花仙子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就改变了口风?”

    李松石道:“你说错了两件事。第一,她并没有说我就是那掳走献祭的花仙子的人,只说十有与我有关。这百分之十与百分之百完全是两回事。

    “第二,她改变了口风,不是突然,而是早有准备。她亲口跟我承认了,之前说我是最大的嫌疑者,是胡言乱语,根本作不得准的,只是想要诬陷于我。所以心中才愧疚,才会想要向我道歉的。”

    太上恶身听了,冷冷一哼:“嘴巴张在你身上,你怎么说不行?但是,你拿什么来证明?”

    李松石冷冷一笑:“你爱信不信。没有证明,你想信就信,不信就不信,反正我就是这句话。有本事,你想办法来证明我是在说谎啊。”

    太上恶身一噎。

    李松石这是咬定不松口啊。

    此时,就见李某人跑到一旁打坐,说了句:“你们如果有什么想法,就尽搞定,然后通知我一声,等我把这个光球给弄走了,咱们继续接着召唤希望原力池……不然,又不知道磨磨蹭蹭到什么时侯了。”

    言毕,就闭上眼睛,静坐调息,不理旁人了。

    众人狂晕。

    “李……李松石,你实在是太……太猖狂了。”太上恶身怒道。

    李松石理也不理。

    这些强者一下子面面相觑,太殇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要不,去试试他?”坦丁道。

    “可以啊。你现在就去将他揍扁,然后逼他把事情真相给说出来吧。嗯,这个光荣伟大而又艰巨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前进吧,勇敢的坦丁陛下……”太殇讥讽地说着。

    坦丁不禁暴怒:“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刚才你不是提议将他暴打一顿吧?你过去?”

    “谁说要暴打他一顿了?”

    “你不是说……‘试’一‘试’他吗?”太殇挥了挥拳头。

    坦丁一阵眼晕,道:“我说的‘试’是试探的‘试’。”

    “咦?伟大的坦丁陛下什么时侯也会学玩计谋了?那好,你过去试吧,看你怎么说服他。”

    坦丁听着,摸摸鼻子,道:“我怎么知道该如何说服他?只不过是想出个主意,然后让你们当中哪位口才好的……对了,陆仁炳,你口才不是很牛吗?能跟李松石谈判了将近二十年时间,惊为天人啊。就该你上。”

    “省省吧,刚才我试过那个光球了,除了有莱丽斯的气息,完全探测不到里面的情形,这种情况下,怎么说服李松石松口说出真相?手中没有底牌,而且还被敌人知道你手中没有底牌,那怎么可能谈得赢别人?”陆仁炳摇摇头道。

    坦丁心中一动:“李松石怎么知道你没有底牌?大不了,我们可以装着已经探测出里面的情形,诈一诈他……”

    陆仁炳怔了怔,有些发傻地看着坦丁。

    坦丁被看得心里有些发毛:“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陆仁炳差点喷了出来,苦笑:“我也对你不感兴趣,只是有些好奇,坦丁陛下什么时侯也能出了这么一个好主意了?”

    “嗯,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啊。”太殇在一旁应道。

    坦丁满头黑线:“你才是愚者,你们全家都是愚者。”

    “好了,别吵了,不然等下又让李松石渔翁得利了。”太上善身说着。

    坦丁脸色不善:“那你是暗示我们像傻鹤和傻蚌。”

    众人转过头都不理会。

    “好吧好吧,是我说得不对,行了吧?陆仁炳,你,上。”

    坦丁刚说着。

    李松石在那边淡淡地道:“喂,几位,麻烦你们不要把我当成聋子好不好?”

    一时间,众人神色尴尬,随后,望向坦丁,神色诡异。

    “都怪你,干嘛直接把计谋说得这么清楚?都让他听到了。”太殇道。

    坦丁憋气道:“好,你厉害,那你想个计策来看看?”

    “哼,要说计策,老娘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不过嘛……嘿嘿……”太殇笑得极度的阴险,如同一只偷吃了鸡的狐狸,还是一只非常非常漂亮的小小母狐狸,眼神中充满了狡诈之色。

    随后,就见她手一挥,一个结界在周围呈现,将几位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给笼罩了进去。

    并且,这个的空间内部的时间还在不断地加速。

    如此,过得一小会工夫,也不知道她们在里面嘀咕了什么出来。只是见到一个个脸色都不愉,但是,还要强自装着一副很和谐的样子来。

    “似乎,谈判不是很愉啊。或者说,他们只是装这个样子,让我以为他们谈判不愉好让我放松警惕呢?”

    李松石心中暗想。

    这时,就见一群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走了过来,一个个板着脸,好像别人欠了他们三亿五千万似的,但是,却强露着微笑。

    太上恶身冷冷一哼:“李松石,算你走运,把这个光球弄走吧。”

    “哦?你们不怀疑我的话了?”李松石问。

    “哼。”太上恶身回应道。

    只听太殇淡淡地道:“既然我们没办法证明混沌之主所说的话~整理]是真是假,但只要莱丽斯没出现澄清,就估且算是真的吧。”

    李松石听着,就笑道:“既然是这样,那是不是就能证明我的清白了呢?”

    众皆无语。

    南极仙翁又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若依老朽所见,那莱丽斯既然说是他污陷了混沌之主,那就证明,不是混沌之主的嫌疑最大了?”

    “不错。”太殇冷冷一哼道。

    “那既然如此,是不是应该另找一个办法看看到底是什么缘故导致希望原力池失败,是不是查查看到底有没有谁在暗中将那准备献祭的花仙子给掳走?”李松石问。

    “不用了。”陆仁炳冷冷道:“若是这样下去,想将希望原力池召唤出来,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侯呢。所以我们决定,还是想办法再召唤一次吧……这次,我们小心些,所有强者都释放出精神意志,守护好周围的空间,不能让任何生灵随意划破虚空逃跑进出。那成功的把握性应该很大……”

    奥古斯都也点点头:“嗯,这次我们是真该小心点了。”

    但是,南极仙翁却悄悄用心灵感应的方式与李松石联系:“混沌之主,似乎有诈啊。”

    李松石暗暗点头:“没错,的确有诈。这些家伙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相信我所说的话了?之前还喊打喊杀的,怎么可能一转眼就对我不闻不问了呢?

    “而且,在找出召唤希望原力池失败的原因之前,居然直接就要再冒险尝试召唤。这其中,实在是大有问题啊。嗯,仙翁,你联系好那些准备晋阶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让他们一觉不对劲,就赶紧离开,朝混沌之城所在的方向旧址而去,那里有花仙子的真身,会保护他们。

    “或者,也可以直接触动他们的护符,我那边的花仙子们就能通过我的力量来定位他们的位置,将他们转移到神国当中……这是连肉身都可以一起进去了,不用担心会影响修为。”

    南极仙翁听得大惊:“混沌之主,难道等下他们会发难?”

    李松石摇摇头:“难说啊……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阴险计策。说不定我一脚就会踏进去,暴露了自己。到时侯就引来他们攻击了。”

    南极仙翁又问:“那,混沌之主你看清楚他们是要算计你,就不能不上当吗?”

    李松石笑了笑:“有时侯,明知道前面有人套,也不得不钻的。”

    比方说,如果对方找人假扮一个花仙子,而且还是言青囊花仙子,在全身释放的花之灵气和花仙灵识都相同的情况下,李松石又不能用神识溯本还源地察探,那就算明知是假的,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不得不出手掳走。

    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对方是否使用这计策,还难说。

    所以,李松石不得不早做准备,免得万一真遇上类似的事情。

    而南极仙翁,就没再说什么,只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而已。

    所谓人老成精,像他这样的老仙人,见多识广,很多事情看一眼,就能估料个七七八八。所谓明知道眼前有个圈套也不得不钻进去的事情,更是见过多了。

    所以,现在虽然猜不出具体详情,也一时没参透李松石为何会如此说,但是,无碍于这南极仙翁心领神会。这就是生活经验足够多的好处。

    当即,点点头:“混沌之主请放心,我这就联系他们……”

    “嗯,不要通过阿弥陀佛,免得被发现。”李松石提醒。

    “知道。”南极仙翁说着,就中断了心灵感应,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松石转过头,问:“何故发笑?”

    南极仙翁道:“听到奥古斯都等陛下这么说。老朽心中高兴啊。因为,能看到混沌之主清白得雪,而且诸位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都变得小心谨慎了许多,希望原力池召唤成功的可能性大增啊。老朽当然要为此而大笑三声。李松石嘀咕道:“你也晋阶了,等下就算有希望原力池召唤出来,也不会再有你的好事,你高兴什么?”

    “老朽自然高兴,因为老朽的几位故交好友,正等着晋阶呢。看到他们即将得以晋阶,老朽岂能不高兴?嗯,混沌之主,老朽去与众多老友们分享此事,顺便,让他们护在周围,就挡在诸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的外围,防止此地有变故。这样一来,就算有什么人想搞出问题,等他冲破了诸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的阻拦,也是强弩之末,正合该我们立下大功啊。”

    李松石无奈地摇摇头:“你想去就去吧,反正我估计也轮不到你们表现的机会。”

    “不错。”太殇冷笑道:“南极仙翁你就不用来凑这个趣了。”

    “哼,太殇姑奶奶此言差矣,希望原力池召唤成功与否,事关真实本源世界未来走向……‘真实本源世界之兴亡,匹夫有责’老朽身为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岂能不关注,岂能不关心?”

    当即,南极仙翁拱拱手:“老朽去与诸位老友知会一声了。”

    说着,身形一晃,窜出百亿光年之外,与那些呆在外围还不是很清楚发生什么事情的点燃希望之火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们关流了起来。有谈着话,也有通过心灵感应的。

    谈着的话,无关痛痒,但他们心灵感应时相互传达的消息到底是什么消息,那就难说了。

    如此,就瞒天过海,暂时性地避过了诸多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耳目,将李松石的话给转答了下去。

    却说,这边的诸多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已下令让下方无边无量众生继续发动血战,给这边积蓄力量。而与此同时,就看着李松石在周围释放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轰碎虚空,将那个困封着莱丽斯的巨大光球给吸了进去,然后传送到了极有遥远之处。

    那些强者们一个个盯着,想要看个奇迹,看看莱丽斯会不会突然从里面冒出来,结果却失望了。

    “难道莱丽斯还真会被这小子击败?这不可能啊。就算是被击败,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被这小子被镇封。通信莱丽斯是被这小子被镇压禁锢?或是真的甘心呆在那个光球空间内反省?这似乎也不可能。尤其是自我反省,那更不是莱丽斯的性格。以那妖女的性格,宁可一错到底,死厚着脸皮告诉别人她就是错了,旁人也拿她没办法。”

    诸多强者嘀咕着,但是,不管他们怎么猜想,事实上,莱丽斯就是不见了,李松石还活蹦乱跳地在这里。

    而后,李松石轰击出来的破碎的虚空重新拢合,就道:“诸位,这个光球我已经弄走了,如果你们想要继续召唤希望原力池,那就请吧。我拭目以待……对了,说一句,这次是否需要我在这里旁观?”

    “当然需要。”诸多强者应道。

    李松石摇头叹息:“看来你们对我的怀疑还没消除了。”

    太上恶身哼了一声。

    随后,没多久,这边的血煞积聚得够厚了。

    就见诸多强者先用自身的精神意志在周围遍布了无数层阻隔……事实上,前两次与现在也差不多,只不过现在看起来那精神意志力量弄成的阻隔层更深更厚罢了。

    而且,这些强者们一边布设着那阴隔层,还一边相互示意,暗暗点头。

    如此,诸事准备妥当,众多强者围拢在一起,那些点燃希望之火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们就都围拢在外围,时刻准备着逃跑。内部诸多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却是各怀鬼胎。

    只听奥古斯都一声令下,虚空中又开启了一个光门,里面又走出了一位长得国色天香的绝艳美人。

    一阵阵花香飘散,一片片花瓣飘飞。

    同样是李松石不认识的花仙子,同样是他没听过的花卉。毕竟,超脱了的花仙子,那她所代表的那种花卉,也会在凡间开始绝迹,然后迅速就没了踪影。

    而那花仙子因为情殇殒落,永远地消失,那花卉也是如此。

    这等花仙子,来自太古,早就超脱出三千大千世界这外,自然就不会是李松石所认识的任何花卉。

    只是,李松石心中也是不禁嘀咕:“不是说,花仙子只有渡过了情劫,与历代花主在一起,才有可能超脱出三千大千世界吗?怎么我现在见着这里的花仙子,却一个个都是孤身一人?难道,竟有这么多花仙子能单身超脱?

    “更奇怪的是,奥古斯都那混蛋,他们历代以来,到底收集了多少花仙子?

    “可恶了,如果我知道他们将花仙子藏在什么地方,非得全都搬走不可。”

    不过,李松石也只知道,这不过是说说罢了,那些家伙藏得这么严严实实的,根本没办法找到。

    除非……除非进入希望原力池进行许愿。可是,这样一来,那就要牺牲某位花仙子了,这是李松石所不愿意的,就成了悖论。

    如此,心中正想着,那边的花仙子已经跨越了虚空走来,一步步地,便要朝那希望原力池走去。

    不过,在接近于李松石之前,突然有些讶异地朝这边看了过来,喃喃道:“奇怪,我怎么好像感应到有花主的力量?”

    说着,摇摇头,便又朝那准备召唤希望原力池的地方飞了过去。

    这个花仙子有古怪。李松石心念一动。

    因为,花仙子们如果不遇上李松石,实力最多也就大罗金仙之境,怎么可能隔着这么远感应到李松石所在的位置?

    但是,就在这一刹那,那个花仙子突然消失了,还没进入希望原力池应该出现的地方,那个花仙子就凭空消失了。

    然后,诸多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在同一时间凝视过李松石这边的方向。

    “李松石,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

    太上恶身怒道。

    李松石冷冷一哼:“这又关我什么事?”

    “哼,看来你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太上恶身言毕。虚空中无数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力量散去,就露出一个个悬于太空中的摄像头来。

    这些,都是装着超科技位面的天文望远镜,令李松石见状不禁惊叹:“真是让我意外啊,没想到你们也玩这科技位面的玩意。”

    “哼哼,多亏了卡俄斯陛下,他那个‘无限空间’里面,就有着许多科技流和无限流的东西,他就大大方方地弄过来给我们使用。”

    李松石只着,冷冷一笑:“好吧,就算是超科技的东东,那又能怎么样呢?你们当时就呆在这里,一只眼睛两只眼睛,都是盯着那边,却斜瞄我这边。可以说,我做了什么没做什么,你们都是一清二楚。难不成,你们意思是说,这些科技位面的玩意,竟然比你们的眼睛还管用不成?如果是这样,那你们的眼睛也就只能用来透气和放屁罢了……”

    “你!!!!”太上恶身等人暴怒,坦丁更是差点要挥舞拳头冲上来。

    太上善身就阻止道:“让他心服口服,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好!!”

    太上恶身等人手一指,那边的摄像头就照射出一束影响,浮现在虚空中。然后,就看到刚才那花仙子走于虚空中的情形。

    只见那花仙子走着走着,突然停顿了下来。

    这一刹那,太上恶身指着那里,道:“注意没有?那花仙子停了下来一刹那,而且身上还有一股朦朦胧胧的雾气,那是一种花之灵气。”

    “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哼哼,李松石,当时我们任何人都没看到那花仙子停顿,更没注意到那花之灵气在积聚。所以,就说明一点:我们的眼睛被骗了。”

    “哦?你们的眼睛被骗了?那是太上恶身你自己不顶用,关我什么事?”

    “你……李松石!!!”太上恶身怒道:“你还不承认吗?这分明就是你用花之灵气蒙骗了我人的眼睛。以那种能让人产生幻境的花之灵气……但是,那幻境没能影像到摄像头……”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李松石冷笑道:“说不准这录像还是你们修改过的呢。”

    “你……你!!!”

    太上恶身暴跳如雷。

    而这时,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的不知名深处,突然涌现起一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

    只见虚空中打开了一道光门,里面浮现出太殇的样子。

    太殇淡淡地望着这边,道:“诸位,我才是太殇的真身。现在我在李松石所开辟的空间里。”

    太上恶身望着李松石,露出了冷笑,然后转过去望着太殇,道:“太殇大姐,你怎么会在那里?”

    太殇道:“刚才我假扮成花仙子,只让我的一个分身呆在那里装样子,没想到竟然被某人给拉到这边了。”

    李松石无语。

    只听太上恶身得意洋洋地道:“可是李松石将你拉过去?”

    “不是……”太殇微微一叹,声音中带着可惜:“不是李松石将我拉过来的,毕竟他之前许了愿望,所以不会是他亲自动手。”

    “那是不是李松石身边的花仙子们动手?”

    “也不是。”太殇道:“毕竟之前李松石立誓说约束身边的花仙子们不乱破坏。”

    太上恶身一怔:“那是谁?”

    “是李松石身边一位名叫羲灵月的人……不是花仙子,却拥有着念动道生初阶顶级的力量,随时可能晋阶到念动道生中阶……而且,极可能已与李松石以命运之丝相连。”

    太殇一说,所有强者同时转过头来盯着李松石,身上都涌现起一股浩浩荡荡的气势,如同整个天地都会因这气势而震倒倾覆一般。

    太上恶身冷笑着,满脸的兴奋:“李松石,你还有何话说?!!你还敢说不关你的事?!!”

    “的确是不关松石的事。”这时,突然有一个动听至极的声音自虚空中传来。

    只见虚空中浮现出了羲灵月的身影。美得不逊于白牡丹,令诸多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都不禁心神一震,杀意顿消,然后才缓缓回转过神了。

    “好强大好可怕的亲和力,精神意志中蕴含着一股包容天地万物,母仪天下,足以天地之间所有生灵所有物质对他产生孺慕之情……这股精神力量……这股精神力量……这世间,怎会有着格局如此伟大的精神意志?!!”

    众皆不可思议。

    不过,毕竟心性坚定,只一下子就回过神来,太上恶身冷冷道:“不关李松石的事?”

    “不错。他曾立誓,不再破坏希望原力池的召唤过程。也约束花仙子们不去破坏,这些他都办到了,他自己与花仙子们都没出手。而且,说不关他的事,也是如此。”

    “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你都与他命运之丝相连,据说会是时刻心灵相通的,怎么可能你做什么却与他无关?”

    “只为前段时间。他在与你们谈判之前,我就已经封闭了心灵,进入了闭关状态。随后的一切事情,松石尽皆不知。只是我通过命运之丝借助花仙子们的力量罢了。其它花仙子,在我掳走献祭的花仙子之前,也不知道我有所行动。所以,都不算破誓……”

    话声一落诸多强者脸色都绿了。

    居然还可以这样?!!

    难不成,李松石那家伙早在事先就预料到这点?!!

    一时间,所有强者都望向他。

    李松石一脸无辜地道:“看吧,我说过不关我的事吧?”

    “你事先早就料到了这一切,所以早就准备好了这枚棋子?”太上恶身寒着脸问。

    李松石笑道:“没有。就算要料到,我也将自己猜想的记忆暂时封印。免得破誓。我只不过在你们要去谈判之前,想到有可能会被誓言束缚,所以就跟灵月说一句罢了。

    “其它的,我全部没有插手,都是她自己,或是找人出谋划策。我全部都没有插手,没有过问。甚至刻意封印自己的思想,不去理会这部份事情,以免得破誓。

    “所以,我之前与你们所说的话,没一句是假的。全部是真的。在我当时还不清楚羲灵月出手的情形下,此事真的与我无关。而且,绝对不是我和我身边的花仙子们出手。”

    诸多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们眉头大跳。

    太变态了!!!

    这等算计,简直是让人心寒。

    只听太殇问:“你就这么相信那灵月会帮你把事情办好?”

    李松石笑道:“当然,百分之百相信。身边任何一位与我同生共同并拥有着共同的命运的人,我都是全无保留地信任。”

    太殇脸上露出异样之色:“你就不担心那灵月会把事情办砸?”

    “不担心……大不了办砸了再想办法就是……这就好比一个凡人拿针线缝衣服,一不小心被针刺到,他会怪自己的手不小心,以致自己痛了一下还流血吗?不会。要怪也怪那针太尖了。虽然怪那针是没有道理,但是,这就是立场性的问题。我与她们互视为一体,自然就是彼此全然接纳对方的一切,信任就是百分之百的,成与不成,都会全盘接受。”

    李松石说得有些模糊,但语意中蕴含着的那种浓浓的强大的信任,让太殇一阵震动。

    好一会,忍不住发来一个心念传音:“那你这里还有位置接纳别人吗?”

    李松石愣了愣:“抱歉,估计是极少了,而且只会接纳花仙子。”

    太殇一阵喟叹,不知何来由,竟对那些花仙子们产生一种强烈的嫉妒之情,几乎就是嫉恨了。

    “那你现在说怎么办吧?!!”太殇怒而大声道。

    李松石不知道这女人怎么突然就发怒,只笑了笑,道:“有什么怎么办?这只是证明我之前完全没有说谎,我是无辜的而已。”

    “你!!!!!”众多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怒目而视。

    羲灵月的声音在虚空中微微一叹,没有出声,就身形一晃,回到了虚拟神国当中。

    太殇身形猛然破开虚空浮现出来,脸色难看。因为,刚才她只呆在一个的空间当中,羲灵月一离开,那里就只剩下她了。

    虽然抓到李松石的把柄,但却没能潜入到李松石的虚拟神国当中,这让她大为不甘。更不甘的是……李松石这支超级无敌潜力股,她竟然没办法分到一点。

    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

    一时间,她心中都不禁升起一股连她也不知从何而来的妒火,妒而成恨:“李松石,现在你必须将之前掳走的花仙子们都交出来。”

    “办不到!!”李松石淡淡地道。

    “你……现在已经证明那花仙子就在你那边了……而且,就算后面那个不是你弄走的,难道你敢说前面两个不是你掳走的?”

    李松石淡淡地道:“是又如何?”

    “哈哈,亏你之前还好意思否认!!”

    “我可曾否认过?我只不过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罢了。我没说自己没做,只说你们拿不出证据证明来做而已。是你们听不清楚听不明白,怪谁?活该!!”

    “你!!!你你你,李松石!!!无论如何,一定要将之前那些花仙子交出来。”

    “不可能!!!”李松石再次拒绝。

    “怎么,你掳走了我们辛辛苦苦备下的花仙子,那就是破坏了希望原力池的召唤,你想毁誓吗?”奥古斯都问道。

    李松石听着,冷冷一哼:“一开始我带走那两名被你们用来牺牲的花仙子时,并没有立誓。而之后立誓,只是说‘从此以后不得破坏希望原力池的召唤过程’云云,并没有包括之前的破坏。而且,之后那名花仙子也不是我带走的,所以也不算是我破坏。

    “现在,姑且不说那花仙子是否已转到我名下,就算已转到我名下,那我不把她们交还出来,最多也只是代表着我‘不支持不帮助’希望原力池的召唤而已,并不代表着我就是有意破坏。

    “不然的话,你们何不自己跳进去献祭出希望原力池,那样才算是不破坏?相信以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的献祭,应该还是不难将那希望原力池召唤出来的。

    “你们既然能将我不把花仙子拿出来献祭看成是故意破坏。那我何不能将你们不主动跳进去献祭当成是故意破坏?这根本是毫无道理的。

    “因此,我保有几名本该献祭的花仙子,只要不是我主动将她们掳来,那就不是有意破坏,而是不予合作,不予帮助而已。

    “而之前,我立的誓,也只是不主动去破坏,且约束花仙子们不主动破坏而已。一切被动,或不支持不帮助,都不在誓言当中。

    “那现在,我不把花仙子献祭出来,又有何地方违了誓言?!!”

    众强者一听,脸色顿时紫了又绿,绿了又紫。

    “更何况……请你们翻一下之前那份契约,上面的条款和立誓誓词当中,有一部份应该是不对劲的……那是因为,当时我用某种力量暂时屏弊了陆仁炳、太殇及太一等人的感知,然后悄悄改动了一下。很不起眼,你们没注意。现在再回考虑多一下下,配合别的条款,是不是有两条条款相互产生了些微的冲突?那就有了破绽了……”

    众多强者一听,脸色更是大变,急急忙忙取出己备份的那份东西,一看……

    “嘶~~~李……李松石,你狠,你厉害!!!”陆仁炳手一挥,一下子就撕烂掉了自己手中备份的那东西。

    李松石淡淡一笑:“所以,除非你们与我重新立誓,保证不再追究之前三名花仙子的事,然后……”

    “没这个可能了!!!!”陆仁炳双目通红如火,太上恶身也是杀气腾腾。

    “李松石,真实本源世界之大祸大患也,不除之,不灭之,我等寝食难安!!!”奥古斯都怒道。

    诸多强者身上涌现出强烈的杀机,也是一个个盯着李松石,时刻准备出手的样子。

    “不错……虽然无法将他彻底灭杀,但是,却要彻底镇压!!!!哪怕所消耗的代价极大!!!”

    太上恶身怒吼。

    于是,一干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全部释放了自己的力量。

    一刹那间,无数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力量从这里朝四面八方狂涌,瞬息间就笼罩住了整个真实本源世界。

    世界上的所有生灵,念动道生境界以下的,全都是全身发颤,甚至是被直接吓晕了过去。

    而不知名的城池当中,则有李松石的传教士在道:“喃呒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施主,您也看到了,念动道生境界强者视我等如同蝼蚁,时时释放强大之力量,令我等失态,尊严不存。且时时可将我等如同鱼肉般抓取,以刀俎相割,何其悲哉?

    “欲得脱离此苦,唯独信奉本源之主,信奉混沌之主,信奉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信奉阿弥陀佛,如此才得大超脱大逸乐。”

    而那传教士对面的人则哆哆嗦嗦地道:“这……这位兄台,你怎么不怕那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精神意志压制呢?在下合道冥冥颠峰境界,虽未有希望之光笼罩,亦相去不远,都承受不住,可是观诸于阁下,竟如此淡定,实在令在下……令在下震精万分。”

    “喃呒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信本源之主者,得永生,信本源之主者,落地原地满血复活,信本源之主者,刀枪不入,万法不侵,喃呒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李某人的手下传教士极度神棍地说着,手却是悄悄地握着李某人传教士们专用的信徒,一本正经地说着。

    而另一边,李松石却也同时释放出强大的精神意志力量,也是一瞬间就笼罩住了整个真实本源世界,冷冷一笑:“哼,你们想镇压我?!!手一挥,道:“你们要k,那就来吧!!”

    话声一落,只听轰的一声,接着就是一阵持续的响动。那些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点燃了希望之火却未晋阶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们,一下子就朝四面八方逃散。

    看大多数人,是直接朝着混沌之城旧址的方向而去。但是,却也有不少人是直接捏动护符,一刹那间就传送得不知去向。

    只倾刻间,周围所有来自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点燃希望之火却仍没有晋阶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们,统统跑掉了。

    那南极仙翁虽也晋阶,但此时更是离谱,只是一手拉着阿弥陀佛,一边回头道:“混沌之主,劳烦您阻一阻他们,老朽带着阿弥陀佛庇护那些老乡们逃难去也……”

    “没问题!!!”李松石哈哈大笑,精神意志封锁了周围的空间,一下子,令所有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们都无法直接瞬移追击。

    一下子,所有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不管是新晋的,还是老牌的,一个个脸色难看,绿得发黑。v有最新章节更新及时Z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