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八十一章应劫之人,联手

第七百八十一章应劫之人,联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哦?很重要的事情?!!”李松石一副大惊小怪的表情。

    随后左右张望了一下,一副做贼的表情,小声地嘿嘿笑道:“什么重要的事情?”太殇差点忍不住抓狂,咬牙切齿地道:“麻烦你不要说得那么暧昧好不好?”“有吗?”李松石一脸无辜状:“我只是小声点问问而已……你不用这么敏感吧?会不会是……”说着,满脸诡异地打量着太殇。

    太殇直觉不该问下去,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会不会是什么?”“会不会是……你心里有鬼啊?太殇大姐,我可严辞警告你,我可是有妇之夫,不喜欢乱来的……”“你……你给我去死!!!”太殇怒吼着,正要捏起拳头,背后极远处突然就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显然是陆仁炳等人在提醒她。

    这太殇咬牙切齿地,忍住了气,冷声道:“李松石,我们联手吧。”

    “联手?联什么手?手拉手吗?”李松石装糊涂道。

    “你……”太殇冷冷道:“无数太古蜃婴纷纷醒来,你我之间,合则两利,分则两害……”李松石哈哈一笑:“太殇大姐,什么叫合则两利,分则两害?我可听不明白。

    而且,我们之前还是敌人呢。”

    太殇道:“但我们在成为敌人之前,不也是誓约盟友吗?可见,没有永恒的敌人……”“但也没有永恒的盟友……除非,变成自己人。”

    李松石说道。

    太殇便一脸幽怨地道:“是啊……真正的自己人才会永恒,但是,我想和你变成自己人,你却不愿意啊。”

    李松石干笑两声。

    那太殇微微一叹,道:“至于合则两利,分则两害,你也明白了。

    如果你不与我们联手对抗那些太古蜃婴,到时侯希望原力池,可就没有你我的份了。”

    李松石摇摇头:“太殇大姐,太古蜃婴哪一个不是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高手。

    实力与你们相比,只强不弱。

    如今数量又多,我们凭什么对付他们?”“凭你!!!”“凭我?!!”李松石有些失笑。

    “不错,就凭你那种光球……你别急着否认,你既然能禁锢困封莱丽斯和丹妮尔,就必定能够禁锢困封别的太古蜃婴。”

    李松石听着,微微一叹:“你怎么知道我手中那光球连别的太古蜃婴也能困封呢?说不定,这是某种法器,而数量又有限……”太殇道:“我们也不知道,但只能赌上一把。”

    李松石道:“好吧,我也不隐瞒不乱兜圈子了。

    我的确有办法将那些强者给禁锢起来。

    但是,我凭什么帮助你们呢?我隔岸观火不好吗?”太殇道:“就凭你如果不帮助我们,最后连你一起倒霉。

    我们商量过了,如果你不肯和我们联手,那我们就将你只花了十二年就晋阶念动道生颠峰的事情到处传播,并将你仅止是念动道生中阶就能够将太古蜃婴镇封起来的事情,也到处宣扬传播。”

    李松石听着,微微一叹:“太殇大姐,你们这也太毒太狠了吧?”“最毒妇人心嘛。”

    太殇毫不忌讳地道。

    李松石摇摇头:“可是,如果我没料错,那诺坦狄已经知道我的事情了,就算你们不说,他也会到处去宣扬,那结果还不是一样?”“可是,那时侯你有我们站在你背后,有我们给你打掩护,总比你独力面对那些强者,甚至比你面对我们双方联合的力量要好得多。”

    李松石略一沉吟:“算你说得有道理。

    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对付他们呢?我只有一个人,一次能对付的人数不会太多。”

    “简单,我们联手出击,将那些强者一个个抓来,让你禁锢。

    我们人数不少,只要一批拖住对方,让你一个个地禁锢,这样下去,终究是我们会胜利……对了,你那禁锢那些强者的时间,应该不会短吧?短的话,我们给你多加封印。”

    李松石道:“这倒不劳你们费心了……只是,此事我还需要考虑考虑,我们的联手也不急在一时。”

    太殇急得跳脚:“你还考虑什么?再迟些,希望原力池就不够分配了……”李松石笑道:“太殇大姐,你搞错了,现在急的不是我,也不是你们,而是那些太古蜃婴啊。

    你看他们虽然早已沉睡,仿佛不闻不问真实本源世界中的一切,对那希望原力池似乎不感兴趣……但是,那只是他们对每一次凝结希望原力池相隔的时间太久而觉得无聊没趣才宁愿沉睡而不愿意等吧?“但现在,希望原力池可成功召唤在即,你觉得他们不会相互争夺吗?那我们就该趁这个机会隔岸观火才对……”太殇听着,顿时恍然。

    想了想,又问:“那到时侯他们一怒将那希望原力池给拆了,或是根本不等到召唤出来就破坏掉……”“真实本源世界要开始合拢了,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子。

    他们不会不分轻重的。

    出了祸事,他们自然会想法办弥补。

    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我们现在强行出手,就能保得住希望原力池了吗?!!”李松石一说,太殇顿时明白了,心中沉吟片晌,才略略点头:“嗯,算你说得有道理。”

    李松石笑道:“我说得本来就有道理。

    好了,你们先商量好该如何与我合作,我先闪人了……记得,暂时先帮我保密那件事。”

    说着,不待太殇再说,李松石真身一晃,就消失了。

    在场的太古蜃婴当中,除了诺坦狄对他的离开乱转眼珠之外,别的太古蜃婴却是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直接当空气,离开就离开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太殇却是愣愣地张大了嘴巴,有些神色复杂地望向那群开始吱吱歪歪争吵起来的太古蜃婴,便摇摇头,退到那些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的身边。

    “他怎么说?”陆仁炳问。

    因为之前太殇与李松石谈到重要的话时,已经改用心灵感应,屏弊周围的声音了。

    只能让人看到他们在谈话,是否谈得愉。

    至于谈了什么,却是不清楚。

    “他说要考虑考虑……”“什么?!!”坦丁暴跳如雷:“那小子还考虑考虑?!!”太上恶身喃喃道:“那他是不是又想要点什么条件……要不,太殇大姐你牺牲一下色相?”“你找死啊?!!”太殇怒道。

    心里却在想:“那也要看他愿不愿意啊……我想牺牲色相,恐怕他都不乐意要……真是个可恶的小混蛋!!”不知不觉之间,这太殇居然已经对李某人产生了某种绮念,甚至忍不住将他当成她的某种幻想的对象了。

    顿了顿,太殇道:“他不是要拿捏,而是想要隔岸观火?”“隔岸观火?”坦丁怒道:“他想看我们跟那些太古蜃婴们PK?!!”“那倒不是。”

    太上老君道:“我估计他是想看那些太古蜃婴们狗咬狗吧ж”众人一望过去,看到一大群太古蜃婴们,相互间都是皮笑肉不笑地打着招呼,当即恍然了。

    “嗯,的确……看来是得看这些太古蜃婴们互斗了。

    起码等到他们乱起来了,不太注意我们的时侯,我们再悄悄地,一个一个地暗中收拾掉他们,那样效果会更好。”

    奥古斯都喃喃道。

    说着,又回头问:“对了,李松石说到他那种光球招数,真能连那些太古蜃婴也困封禁锢吗?能禁锢多久?”这边议论着,而那个名叫诺坦狄的太古蜃婴,却与别的强者打招呼,道:“那边的小辈们看起来太碍眼了,我去把他们赶走。”

    另一个太古蜃婴道:“诺坦狄,要不要我陪你过去啊?他们实力也不弱啊。”

    “哼,哼哼,不用。

    区区一群小辈,还不看在我眼里……我可先说好了,谁跟过来,那就是看不起我的实力,我可要生气的哦。”

    众多太古蜃婴顿时笑了起来:“好,你去你去,看你拿什么本事将那些小辈人说走……”“呵呵,我估计那些小辈们肯定也不会舍得放弃希望原力池,看来诺坦狄有苦头吃了。”

    “别说话别说话,我们等着看大戏,看他们打起来……”一干太古蜃婴在那里嘀嘀咕咕地说着。

    诺坦狄却是暗暗冷笑:“哼,回头看看到底是谁在看谁的好戏……一群蠢货,竟然还不知道,真实本源世界传说中的‘应劫之人’已经出现了,传说中的大劫即将降临……却还在这里吱吱歪歪自高自大互相争斗,简直是不知死活。

    “也罢,我也不用理会这群蠢蛋,只需想办法与那应劫之人交好,未来便是大有好处……嘿嘿……可以禁锢困封太古蜃婴的念动道生中阶强者,十二个就从凡人修炼到这境界……我可得保密才行,不能让这些老家伙们知道了。

    “想着,就朝太殇等人飞去,脸上笑眯眯的样子:“诸位,谈论什么?谈得这么热闹好。”

    太殇等人都是戒备地看着诺坦狄:“你想干什么?”“也不想干什么,只不过,我想加入你们当中,与你们一同联手而已。”

    众皆面面相觑,盯着诺坦狄:“你什么意思?”诺坦狄笑道:“明人不说暗话。

    你们之前派人去与那个叫李松石的小家伙联系了吧?”“那又怎样?”太殇挑眉头道。

    诺坦狄笑道:“我就知道……那个小家伙以念动道生中阶境界,便可以将太古蜃婴镇封,你们不想借助他的力量把别的太古蜃婴一起镇封掉,好让你们得利……那才叫奇怪呢。”

    诸多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脸色都阴沉了下来,冷冷地盯着诺坦狄,一个个围拢了过来。

    “你们想干什么?”诺坦狄道。

    太上恶身道:“差点忘了还有个了解内情的,是不是先将他给擒下?”“此言大善。”

    太上善身道。

    其它强者也纷纷点头。

    “哼,擒下我?我们这等境界的强者,围攻还能有多少作用?你们心知肚明。

    如果我不依老卖老,不仗着自己的本事与你们硬拼,在你们将我合围并发作精神意志力量之前,就开始直接逃窜,你们觉得自己有几分本事可以将我留下来?”众多强者一听,脸色顿时显得很是难看。

    之前的蠢蠢欲动的行动顿时停止了下来。

    那诺坦狄笑眯眯地道:“这才对嘛。”

    众多强者一问:“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也没怎么样。

    相信你们也希望那些太古蜃婴们继续进入沉睡,我也是如此。

    既然这们,我们何不联手合作呢?”“联手?”“不错。

    你们刚才肯定也与那李松石合作了吧?你们必须借助他的能力对付那些太古蜃婴。

    既然如此,你们何不多加上一个我呢?”“你?你与我们联手,有何好处?”“很简单。”

    诺坦狄道:“我进入他们内部,当内奸,把某些人单独行动的行为暗中通知你们,然后你们再出动对付那个太古蜃婴。

    如此岂不是事半功倍?”众多强者相互看了看,太殇问:“你为什么这般帮助我们?”“因为这也是帮助我……希望原力池之事,相信你们不会想更多的人分,我也不会。”

    “你果然是想打希望原力池的主意啊……那你想到时侯得到多少支配权?”陆仁炳问。

    诺坦狄笑道:“你们不觉得现在问这个问题太早了一点吗?诸位,我的个体实力比你们整体稍弱一些,但杀手锏必定强于你们,也强于你们任何单个人。

    而李松石也基本如此。

    那这样,就变成我与你们还有李松石那一方三足鼎立。

    现在多了太古蜃婴一方,我们就该联手将第四方赶走,那样,三足才稳固,很多事情才好商量。”

    众多强者微微点头。

    太一忽而叹道:“现在以老牌太古蜃婴强者最为强大,我们就联手对付他们。

    那太古蜃婴境界强者们都沉寂以后,你是不是又要与李松石联手对付我们?”诺坦狄笑了笑,道:“那可要到时侯看看再说。”

    太上善身忽道:“诺坦狄陛下,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们这边有几位是来自某个特殊的地方,在这个世界才晋入念动道生初阶的。

    而与他们一同前来的,有着数百位近千位点燃了希望之火,时时可以晋阶的强者。

    “那些强者现在都投靠到李松石那边了……”诺坦狄听着,脸色微微一变。

    “所以,李松石可不仅止是个体实力大啊。”

    太一叹道。

    诺坦狄道:“区区点燃希望之火的合道大尊者颠峰境界,还不怎么看在我们眼中吧?”“问题是……有一个名叫南极仙翁的,就是在李松石的随手帮助下,一下子就晋阶到了念动道生境界。

    而且,据说还可以将其它强者一样带动晋阶。

    所以那些强者才会投靠近去……”诺坦狄脸色再次微微一变,倒吸了口凉气:“那如果那些人都晋阶……不,哪怕只有一半个能晋阶,那李松石那方实力也大增。”

    “不错。

    这还只是他实力的冰山之一角。

    姑且不说刚投靠近去的南极仙翁与阿弥陀佛等人,也不提那些还没晋阶的,只说他那虚拟神国中隐藏着的诸位花仙子的实力……”陆仁炳说着,就将李松石那边的花仙子们晋阶时的景像一一说了出来。

    而后太上老君又补充了一下花仙子们在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没遇见李松石之前的境界,还有遇到李松石后的速晋阶的变态境况。

    “虽然说,李松石自称在梦境中修炼,集无边无量生灵的智慧。

    但即便如此,我们也相信,他自身的资质也非同凡响。

    更可怕的是,他那边还有着一大批花仙子没晋阶,如果连那些花仙子也与他连接命运之丝,乃至晋阶,那最后,李松石的实力强大到何等程度,可就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了。”

    太上老君说着,诺坦狄脸色更是难看,心中喃喃道:“怪不得可被称为应劫之人啊……这真实本源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的劫数即将出现,他就是应劫而生者……”想着,就抬起头,对诸人道:“那你们的意思,我差不多明白了……你们是不想我在其它太古蜃婴被趋赶走之后,就急着与李松石联手对付你们,是吧?”众强者也不否认,都是微微点头。

    太上老君还道:“论潜力,论实力,李松石可比我们强大得多了。

    自古以来,只有弱者联手对抗强者的吞食,或是投靠依附于强者,可从来没有说强者与弱者联手,再去吞并另一个弱者的。”

    诺坦狄略一沉吟,闭上眼睛,良久,才微微微点头:“不错,所谓的联手,是建立在相互间平等的实力上的。

    如果那李松石实力太过强大,而我却要去联手……那已经不是联手,而是送上门给他吞并了。”

    “诺坦狄陛下明白就好。”

    太上老君点点头。

    诺坦狄一声长叹:“好吧,看来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要与你们联手在一起了……”于是,诸多强者就与诺坦狄匆匆订下了一第过去的协议,相互间友好亲切地交谈了,点明了双方应该结成战略合作伙伴才有望共同发展,在未来的真实本源世界大变局的舞台上占据一席之地……而另一边的太古蜃婴们,却是远远地观望着。

    其中一个洁白如雪的女婴道:“舒洛克,你觉得那个诺坦狄能成功说服他们吗?”“呵呵呵,怎么可能?”另一个全身有着咖啡色肌肤的男婴道:“你没看到诺坦狄脸色变来变去吗?肯定是被那些小家伙们气得直欲发狂,差点忍不住想要动手了。

    依我看啊……说不定我们很就能够看到一场战斗大戏了。”

    “哦?说得好像是有点道理……”那女婴沉吟着。

    “不是有点道理,而是事实就如此。”

    舒洛克转过头,指着别的太古蜃婴,道:“如若不信,你问问看他们?”那女婴一转头望过去,就见诸多太古蜃婴都是微微点头。

    那女婴微微一叹。

    舒洛克问:“心蕊,怎么突然这么叹气?你为那诺坦狄可惜?”“是啊,想当年他也是纵横天下的强者,但现在就要丢一个大脸,实在是……”那女婴话刚说到一半,就见那边的诺坦狄与坦丁及太殇等人友好微笑地挥挥手。

    然后,一群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就这么溜走了。

    而诺坦狄则是笑眯眯地回转过头来,你上带着胜利的微笑。

    这表现,简直就是赤果果地打脸啊。

    之前那心蕊和舒洛克才说诺坦狄会失败,现在他就成功而归……这,这……实在是……正当心蕊和舒洛克等人心中郁结之时,那诺坦狄已经笑着打招呼:“呵呵,诸位,怎么样?我成功地把那些小家伙们都劝退了吧?”诸多太古蜃婴脸色很不好看。

    那心蕊更是问道:“你是怎么办到的?”“有什么怎么办到的?我只不跟他们申明一下大义,顺便说一下敬老尊贤的道理,再展示一下实力,说明我们这边强者太多,让他们该回哪去就回哪去,别在这里穷搅和……然后,那些人就十分恭敬客气地离开了。”

    “你……你……你这么容易就将他们劝退了?没有割让什么利益?”“这怎么可能?”诺坦狄失笑着,突然,问:“怎么,看你们这样的脸色,难道希望我失败?难道……你们刚才在这里说了我什么坏话?”一时间,众多太古蜃婴觉得脸上火辣辣地。

    虽然一个个脸皮极厚没表现出来,但也都觉得不自然。

    毕竟,不久前,他们才刚刚那样说的啊……而且,也不止舒洛克与心蕊这般说,别的太古蜃婴也在通过心灵感应这般说着诺坦狄的情况。

    现在事实却如此,让他们情何以堪?他们正郁闷之际,而另一边,李松石却已回转到了虚拟神国。

    只见许许多多点燃了希望之火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呆在他独立开辟出来的精神世界当中。

    就连阿弥陀佛都进来了。

    阿弥陀佛虽然已是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但却只是初阶,不如李松石的中阶。

    更何况,李松石这边还有着别的花仙子的实力的加持。

    尤其是沈幻云那人格化身亿万,颜琼絮那灵识分化亿万,两种能力,尽将自身精神意志放大了亿万倍。

    再加上暮朝颜等人修炼的办法也是用自己的精神养自身,实力也非同凡响。

    如此,李松石的实力在品质上,几乎不弱于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

    而“量”上,更是比之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缺的,只是境界修为罢了。

    就好比李某人这台计算机比那些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计算机拥有着更强大许多倍的配置,只是操作系统太过废材而暂时无法与对方比拼而已。

    此时,阿弥陀佛与南极仙翁进入此处,就是时时都可以随意被李松石禁锢,被他控制起来……他们这样的行为,就是在表示自己对李松石无条件的信任。

    李松石微微一叹:“看来,这两位可以是真正的自己人了。

    那就照之前的约定,可以将他们的虚拟神国与我的虚拟神国相边,只加上几个关卡就可以了……”事实上,李松石本来也不介意与别的强者们抱成一团。

    只不过,自从他一路崛起以来,选择与他为敌的敌人实在太多罢了。

    否则,能不争斗,他何想争斗?此时,阿弥陀佛与南极仙翁选择示好,他自然高兴之极。

    对于那些一开始就直接选择进入这里的点燃了希望之火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李松石也暗暗有接纳为自身手下的意思了。

    这批人,不管是太过聪明想透了关键,还是因为对李某人的信任,只要他们在第一时间选择传送到这里,就是代表着真正从内心认同李某人,并愿意让自己接受李松石的领导。

    愿意将自己的安危交托到李松石手中。

    这批人,也可以发展为忠心手下。

    李松石也不介意庇护他们……只要这些人不要搞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不要做出对李松石利益大损或刻意与李松石作对,皆可收拢之。

    至于另外两批,仍在真实本源世界的,还有传送进来时稍有迟疑的,都需要分层次地划分,暗中观察。

    等确认了忠诚度,那时才可以帮助他们晋阶……哪怕不能成为手下,也起码要这些人不成为敌人,那才可以出手帮忙。

    李松石打定主意,就没直接与他们联系,只藏身在虚拟神国中,暗暗关注这些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们的行为。

    当然,他这举动,已是暗暗示意阿弥陀佛和南极仙翁了。

    那两位也发现隐隐被人窥视的感觉,开始觉得不大舒服,被李松石一说,便也释然,只默认了李某人的行为。

    如此,李松石就将此方空间的时间暗暗加速,看看那些强者们对李某人的信心如何,信任如何。

    并且,还暗暗偷听着他们的对话。

    “真是幸运啊。”

    只听北斗星君的话声传来:“多亏我们跑得,不然可就倒大霉了。”

    “不错。”

    一个骑着驴的老头说着:“多亏我们当初选择跟随混沌之主啊。

    不然的话……嘿嘿,现在那些太古蜃婴们一个个出现,与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斗在一起,那希望原力池,可就不由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掌控了。

    “如果我们现在还跟着他们混,想要得到借助希望原力池的帮助而晋阶,还不知道要何年何月呢。

    还是混沌之主这边好啊。”

    那老头赞着,旁边就有一个赤着脚丫子,看起来十五六岁,漂亮可爱无比的小仙女问:“陈老仙君,那些太古蜃婴们真的一个个都醒转过来了吗?”“当然。”

    那老头道:“我一开始没直接传送进来,藏身在外面,亲自感应到真实本源世界中的种种变化才进入这里的。

    唉,想想那时,那么多比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的实力还要强大的精神意志在扩散着,简直就如同整个真实本源世界都崩坏掉一样,实在是让人心惊……”“这样哦……可惜我之前直接就传送进来了,没太留在外面停顿……嗯,我就是胆子小了些。”

    “呵呵,有什么可惜的?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哟。”

    那老头道:“老头子我年纪大了,疑心病重……而且,自己也知道自己疑心病重,但也没办法,如果老头子我一开始就和你一样直接传送进来,那就好喽。”

    那小仙女诧异地问:“此话怎讲?”那老头笑道:“情司仙子,你这可就是故意为难我老头子了,你可别跟我说你没有想到……既然决定跟随了混沌之主这边,那就该在我们选择要了他的护符护身的那一刹那,就该真心转投过来才对。

    “你一开始就直接传送进来,表示出来的完全信任,那混沌之主岂会不看在眼里?所以,要晋阶,也先是仙子你先晋阶,到时侯还要照拂一二。”

    那小仙女笑道:“老仙君此话有理,只不过当时我还真没想那么多,就是胆子太小,觉得呆在那里太危险,还不如投靠到混沌之主这边……事实上,早在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时,我就很羡慕那些花仙子,就连那走了大运最先投向混沌之主的赵飞赵都羡慕得不得了。

    只可惜,生不逢时,又没有机缘,一直没机会过来而已。

    此次有如此好的机会,岂会不把握?”那老头脸现讶然之色:“你倒是不讳,这么把心里话说出来……”“有什么?实话实说呗。

    而且,也不止我如此想,我们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有多少姐妹不是这般的想法?就连不少男仙,都想着投过这边啊。”

    那老头略一沉吟,道:“那些男仙,不少是不长进的,想投一方强大势力罢了,那你们呢?总不会想打混沌之主的主意吧?”“为什么不呢?”那小仙女道:“虽然我曾听说,混沌之主只对花仙子有兴趣。

    那我也不需要成为他的亲密爱人什么的,只要能得他宠幸一次,倒也不错了……只可惜,估计这样的机会很难。”

    那老头瞪目结舌,半晌才摇摇头:“你还真是大胆啊,这样的话……”“有什么奇怪的?发乎心而显于言表,心里喜欢就直说。

    他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不可以剥夺我们喜欢他的权力啊,你说对不对?而且,若是心里喜欢而藏着掖着,那才叫不好呢,总给人觉得会有什么算计似的。

    闷骚……”那老头听得差点就喷了。

    摇摇头,喃喃道:“看来,是我老头子落伍了……”李松石在暗处听着,也是哭笑不得。

    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一位女仙子在暗恋他。

    而且,再细听,还真发现有这样想法的女仙真不少。

    沉吟了一下,摇摇头:“这些女仙一个个‘心怀不轨’,如果让雨心妹妹等人知道了,难免心中不舒服。

    不过,她们又是可以将忠诚度提升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这么放弃又可惜了……嗯,回头就让灵月和洛如姐姐她们,将这些女仙子都收下吧。

    “让她们晋阶后,为灵月和洛如姐姐等人身边的随侍,或在她们手下做事,也不算委屈了她们……只要她们愿意。”

    心中暗暗思索着,又继续观察。

    同时,推动那个空间的时间流逝,想要看看在经历过漫长的时间变化后,这些人的心理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只是,正当他在观察之际,羲灵月却通过命运之丝与他联系了:“松石,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与你说一下。”

    “哦?”李松石问:“什么事?”“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李松石刚听着,就是心头一动,喃喃道:“这么说,倒是忘记了……”当即,在虚空中站了起来,眉头轻蹙,就身形一晃,出现在虚拟神国中。

    就见好多位念动道生境界的花仙子都集中在一起了。

    李松石道:“刚才灵月跟我说了,那的确是一件大事。

    我们不得不防备那些太古蜃婴们直接将他们掳走。

    而且,就算不掳走,一旦发生大战,那些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也会遇上危险。

    “可是,偏偏我之前又与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们立誓了,不得直接出手掳走那些生灵……如果单靠传教,那速度可就太慢了。

    “所以,在这里与你们商量一下,有什么办法可行。”

    众女沉默了一下,李松石就道:“放心,我们不急。

    现在外面的局势还没有那等地步,也没有太古蜃婴开始掳人,战斗也没打响。

    我们这里的时间流逝速度加了上亿倍,所以有着很长的时间慢慢地消磨,慢慢地商量,不急的。”

    众女都松了一口气。

    风飘零道:“石哥哥,依我所说,不如派人直接将太古蜃婴们的事情通过种种办法传播出去,传播遍那真实本源世界,然后专门在各个城中开启门户,让他们自行逃来……如果有太古蜃婴想出手拦阻,我们就过去对付一下。”

    李松石沉吟了一下,道:“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其它姐妹怎么看?”“可行。”

    沈幻云道:“但是,要不要跟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说一下,让他们配合?”李松石道:“那你的意见呢?”“我觉得我们直接出手就可以了。

    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肯定会见样学样。

    就算是太古蜃婴,说不定也会有不少人见样学样。

    虽然不知道将这些原住民先拐来有什么用,但是,却会先拐走了再说。

    甚至会直接出手掳人。”

    沈幻云一说,李松石就微微点头。

    “对了,那些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在虚拟神国中的繁衍情况如何?”如今的虚拟神国,已不完全是虚拟了,拥有着现实的特性。

    可以是实体的存在,实体生命进出无碍了。

    就如同当初《羊的世界》与三千大千世界联合在一起的情形一样。

    又与李松石当初见到那被压缩到可以储存在原子核内部的大千世界的技术有关,对他这等强者而言,实现这些并不困难。

    所以,那些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居住在这里,完全可以如同在外界一样。

    只听车瑞华道:“好像情形有些怪异。

    在这虚拟神国当中新出生的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与外界的差不多,只有少许差别。

    但是,那些在这个真实本源世界当中怀孕然后生育下来的新生后代,却与三千大千世界的生灵仿佛,并在元神中有着我们的虚拟神国的特性,仿佛是烙印一般。

    “如果让他们的真身出去,能否还能通过血战来召唤希望原力池,还是很难说的事。”

    李松石听着,想了想,道:“那看来,还得想办法让这些人先到外面受孕再进来生产。

    或是在外面直接生,元神中拥有了真实本源世界的烙印,让他们以后发动血战时,血煞能够引动真实本源世界的本源紫气……否则就浪费了。

    “那,我们还得在真实本源世界占据一块地盘,一块绝对安全的地盘……哪怕只是临时的。

    而且,我们也没办法通过让这虚拟神国当中的来自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自然繁衍的办法取代招收现有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的事情。

    “所以,还是得像飘零妹妹所说的一样……要重视外面那些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啊……能不放过,就尽量一个也不放过。”

    众女皆是点点头。

    然后,李松石等人就将搞定这事的详细实施办法分派给雅典娜,让她指挥李松石座下的那一批忠诚度百分之百的美女智囊团……不,现在可以称为女神智囊团了……全都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以上的参谋……让这些人分析妥当搞清楚实施办法的细则后再来上报。

    而李某人,则是与花仙子们悠哉悠哉地玩乐着,享受着这虚拟神国中的安逸生活。

    只是时不时地关注外面真实本源世界的情况和那一批投靠了李松石的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点燃了希望之火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们的情况。

    而后,一段时间,还陆陆续续不停地有那些点燃了希望之火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投来。

    就连那些只有希望之光笼罩,却来自三千大千世界,如今流落于真实本源世界各处的强者,也有闻名而渐渐赶来,投入李松石座下。

    他的势力,不知不觉中,又更强大了。

    如此……时间一晃,就又过去了许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