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八十二章拐骗原住民,太古蜃婴闹翻

第七百八十二章拐骗原住民,太古蜃婴闹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某天,李松石终于拿到了下面发上来的方案。

    一看,暴汗啊,感觉自己怎么跟邪教教主似的了?当即,大手一批,批复:同意。

    请着人速去办理。

    于是,李某人与诸位花仙子座下的信徒们就迅速行动起来。

    这一天,真实本源世界当中,处处可见白光闪过,一个个李松石和诸位花仙子们座下的信徒的投影化身……包括话多就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的投影化身,相继出现在一座座城池的各处,然后潜伏到各处。

    很,诸多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都发现了这回事,那些太古蜃婴也都发现了。

    正赶往李松石那边,准备和他好好谈论一下关于“合作”事宜的太殇等人,心中纳闷:“那李松石又要搞什么鬼?”陆仁炳道:“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刚说着,来到李松石悬浮在虚空的真身处,就见方圆数亿光年,处处是密密麻麻的能量乱流,布设成了周天星辰大阵和诸天万道大阵,将整个真实本源世界各位强者释放出来的精神意志都围拢了过来,将此地打造得如同铁桶一般。

    远远望去,就如同一大团混沌星云,让人难以接近。

    “我晕,这家伙搞什么鬼?”太殇看了看,突然大声一喝:“李松石,你给老娘我滚……给我出来!!”蕴含着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的声音,刹那间穿透了大半阵势,结果却在中间被无数阵势给吸纳过去了,声音为之消散。

    众位强者一阵傻眼。

    “怎么办?”相互看了看。

    如果就这么飞进去,哪怕是光速,也得飞个几亿年。

    而这星云内部有着强烈的禁锢,是不能进行跨空间跳跃的,想以超光速飞行也没办法。

    除非……除非直接将周围方圆数亿光年的阵势毁掉大半。

    可是,这虽然不是什么难事,却意味着要得罪李某人了。

    现在可是要跟李某人进行商谈合作事宜,结果跑上来就把人家辛辛苦苦布设下来的阵势毁掉,那像话吗。

    “这混小子……”太殇极度痛苦地道。

    “我看,我们干脆跑去抓他一两个信徒问问好了。”

    “以大欺小不好吧?到时侯李松石肯定不会介意狠狠地嘲笑我们一番,那可就让人郁闷了。”

    太殇说道。

    “那我们派手下去将他的信徒抓回来。”

    太上恶身道。

    “省省吧。”

    奥古斯都道:“不用抓,直接派人去通知就行了。”

    “可是通过李松石的信徒联系他,要慢好多……”“慢点无所谓,反正那些太古蜃婴还没打起来,不急。”

    “就是因为没打起来才着急啊。

    如果打起来了,他们哪会注意到我们,哪有空理会我们?现在他们还在磨嘴皮子,没动真火气,一旦想起我们,说不定就会有变故了。”

    陆仁炳说道。

    “那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该怎么办?”太殇道。

    陆仁炳道:“还是赶紧派人去通知他的信徒吧……我就不信我们来这里那李松石会完全不知道,这家伙分明是想给我们吃个软钉子。

    那我们就作个姿态,派人去与他座下信徒联系吧。

    那他也就不好意思再躲着了。”

    “说得对。

    如果事态紧张了,我就不信他也不着急。

    比如,让某些人有可能占据希望愿力池,那时侯可能许出对他不利的愿望……嘿嘿”“可惜这种可能性太低了。”

    众位强者在这边吱吱歪歪着,暗中派人去联系李松石的信徒。

    结果却发现,刚才虚空中白光闪个不断,出现个不停的信徒的投影化身,一个个都不知道藏哪个角落去了,居然全部都找不到。

    “怎么回事?怎么有股阴谋的味道?”诸多强者想着。

    就在这时,一百四十四座大城的虚空中,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影像,之前太古蜃婴一个个都醒转过来的影像,全都在各大城池的虚空中播放着,如同电影。

    一百四十四座大城,所有生灵都在抬头仰望。

    那天空中的影像虽然没有声音,没有多少文字说明,但几乎所有生灵都心知肚明,这就是说明之前一股股浩浩荡荡,压制得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都趴下颤抖的气势出现的缘故。

    “原来竟然是太古蜃婴醒转过来了?怪不得那么可怕。”

    “不止如此,好像这些太古蜃婴要争夺传说中的希望原力池……天哪,它们不会打起来吧?那可是一个个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啊。”

    “末日啊,世界末日啊,我等未晋证道尊者境界的生灵,该如何过活啊。”

    “天哪,真打起来,我们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啊,我们家那群小兔崽子,还未成年,没晋阶到证道尊者境界啊……”“真要打起来,恐怕我们都会元神飞散,不知道什么时侯才会重聚吧?”“不,元神飞散不可怕,可怕的是,说不定整个真实本源世界所有生灵的元神都飞散啊。

    那无数亿万年后,我们元神重聚,还不知道在哪里复活,到时侯……到时侯,就连自己的至亲是否已复活,如何见面可都不清楚啊。”

    众多生灵议论纷纷,神色惨变。

    虽然百城血战可怕,但毕竟还可以知道复活台的所在,还可以通过种种办法知道自己亲人所在。

    还可以知道在血战过后,能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复活,并与自己亲人会面。

    但现在,太古蜃婴们打起来,那对于这些念动道生境界以下,而又没有希望之光笼罩的生灵来说,无异于末日,只要想想就会觉得恐惧。

    “那该怎么办?那该怎么办?”众多生灵愁眉不展。

    随后,就见虚空中的影像变成一块水晶屏,专门直播那准备召唤出希望原力池的地方附近的太古蜃婴们的情形。

    所有生灵都停止了多余的举动,都全神贯注地仰望着天空。

    不知多少生灵因为挂念亲人,想到一旦大战爆发就要强行分开不知多少亿年,而赶紧回到了家中,聚在一起。

    真实本源世界的生灵们,向心力第一次如此凝聚。

    而那些还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以下的生灵,则是脸色如土:“早知道就信奉那个混沌之主了……”刚想着,这时,就听到人群中隐隐传来了声音:“诸位,你们这么看,要看到什么时侯?到时侯那太古蜃婴真大战起来,恐怕不用那水晶屏直播,你们都能看到。

    而且,哪怕能看到,等你们想要反应过来,也已经迟了,想与身边之人说一声道别,都办不到。”

    众多真实本源世界的生灵们脸色如土,转过头去恶狠狠地盯着说话之人。

    却发现,说话之人竟是一位位美丽的女子,看起来实力都不怎么强大,而且还只是一个位面投影之身。

    但是,奇怪的是,居然能够在比她强大无数倍的强者面前夷然不惧,不被任何气势震慑。

    “我有说错吗?真实本源世界虽绝大部份人都能永生,但是,我相信,亲情也依然是存在的,相互爱慕而难分难解的恋人也是存在的……哪怕只是短时间。

    而且,我也相信,你们不管是因为习惯,因为安心,因为强力的后盾,或是因为什么原因,都不大愿意离开家族,不愿意离开亲人。

    因为,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离开背后势力的支持,就意味着只能独力奋斗,只能孤独,任人欺侮。

    “不说别的,只说现在,仍处于百城血战的过程当中,诸位还有许多们无法与自己的至亲见面吧?想到即将分离无数年,却没能在走之前说一声再见,许多人都不甘吧?”那女子说着,旁人怒了:“你到底想说什么?”那女子道:“现在,你们可以有一个机会,避免因为太古蜃婴的战斗的波及而元神破碎。

    同时,也可以在这个机会当中,在某个地方与自己的亲人团聚。

    如何办,你们自己决定吧。”

    如此的话语,真实本源世界一百四十四座城池处处皆有。

    因为这边的诡异景像。

    此时,就连太古蜃婴们和诸多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都关注过来了。

    这些女子们把话说完,那些太古蜃婴还没反应过来,那些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都“恍然大悟”了。

    只是,还没等他们反应,那一百四十四座大城的虚空中,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光门,同时还有一个个发着光的身影。

    一看,就都发现那些人影以前都是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现在是李松石的信徒。

    他们在虚空中道:“信奉混沌之主者,得永生。

    欲得超脱者,念混沌之主名号,或念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之名号,即可超脱世外,不受此方世界之苦,不受太古蜃婴战斗之危胁,不用与至亲分离……此门,是窄的,唯虔信者能过……”这声音一下子传播整个真实本源世界。

    下方那些生灵们一个个恍然。

    毕竟这段时日,到处传教的李松石的信徒实在是太多了,没听说过混沌之主名号的生灵可几乎没有。

    只不过,以前他们没注意也没理会罢了,甚至某些人心中还不以为然,觉得自己永生不灭,根本不必害怕什么。

    但是,现在即将被卷入太古蜃婴的战斗中,所有人都傻了。

    就在这瞬间,无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以下的生灵,一个个狂喜狂喊着,说自己愿意信奉混沌之主,而后,就一个个被吸纳进入那光门当中。

    “吼~~~~~李松石那混蛋,居然话都不说一声,就拐骗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坦丁等人怒吼着。

    陆仁炳皱眉道:“如果不是他曾发了誓,恐怕已是直接出手抢夺了吧?”“哼,可是,我们也出手了,该怎么办?”太上恶身道。

    元始天尊则喃喃道:“与当初三千大千世界崩坏时的情形很近似啊。

    当初李松石就是用这一招拐走无数生灵,充实他的虚拟神国的。”

    “不错,我们也该出手了。”

    太上老君一声既出,身形一晃,就出现在某座城池上空:“末日大劫将至,稍有迟疑便是殒身大祸,悔恨终身。

    吾今当救世,信奉我者,得永生!!”话声一落,身上释放出念动道生的精神意志,虚空中直接张开一个通往他的虚拟神国的光门,其中太极图旋转不息。

    众多强者精神为之振奋。

    不少生灵也选择通往太上老君的光门。

    毕竟,这是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亲自出面啊,说他能庇护住众人,这可信度更高。

    只不过,太上老君出手了,那太一,玉皇大帝,耶和华上帝,卡俄斯,元始天尊,紫微大帝,布洛陀,开天始凰,开天祖凤,一个个都跟着出手,在不同的城池上空大叫着。

    太殇与太上恶身等人见着,也不再迟疑。

    “吾乃太殇,自古闻名之念动道生颠峰境界至尊也,今末日将临,我来渡尔等,欲逃脱大劫者,可念诵吾名,即刻超脱!!!”“吾乃陆仁炳,太古至尊,今当末日,我渡尔等,欲超脱大劫之外,即刻念诵吾名,即渡尔等解脱!!”“吾乃奥古斯都,一切曾听过吾之名号曾信奉过吾者,速速来投,可保平安!!!”“吾乃太上,欲求平安者,速速皈依!!”…………一个个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相继出手,本来某些还很淡定的生灵,也都慌乱了。

    太古蜃婴的事情,不用说也知道能得证实了。

    如果稍有迟疑,恐怕就是万劫不复!!一时间,无数人便要皈依。

    可是,有着大家族的,自然想要商议一番。

    就在这一刻,虚空中最先开出光门的李松石的座下信徒附近,那一个虚影都在大声道:“我乃希望之城城主,今信奉于混沌之主,于其世界中安乐无边,今为实证!!”其它光门附近的李松石的信徒,也都一个个大声喊着,一时间,下方之人具为之振奋。

    进入哪个念动道生强者的虚拟神国当中,这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那待遇如何,是否庇护得自己平安。

    只听下方某个家族的人道:“家主,你觉得我们该去何方虚拟神国?”“嗯,这个还得看看。

    毕竟我们家族中没有人有希望之光笼罩,没办法一下子就决定下来。

    所以,可以观望一下,看看哪边的提的条件要好……如果我所料不错,那些至尊,必定会相互许下不同的许诺。”

    “唉呀,家主,时间不等人啊。”

    “那你说该去哪个至尊的治下好?”“我觉得该去混沌之主那里,毕竟有实证。”

    “哼,谁知道混沌之主是何时冒出来的,实力如何?倒不如去那奥古斯都至尊那里,毕竟是闻名已久的至尊。”

    不知多少个家族当中,都有着类似如此的谈话。

    也因此,一开始主动投入光门的不多。

    但是,就在倾刻间,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突然笼罩出一股股厚厚重重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

    那是太古蜃婴的意志。

    “嘿嘿,太有趣了,虽然不清楚为何要收拢这些原住民,但我也要抓一批来看看,说不定有用!!”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而后一个大手在虚空中笼罩,一下子就将一个城池给连根拔起,把里面所有生灵都投入到一个黑洞当中。

    这一幕,也通过那水晶屏传遍了真实本源世界。

    一刹那间,其余一百四十三城的生灵都觉得遍体生寒,心中后悔万分。

    而各个大城周边的无数小城的生灵们也都是如此。

    内心深处,悔恨的种子如同一个毒蛇,在啃噬着他们的心灵。

    可是,他们想再挣扎再反抗,已经有些迟了。

    虚空中无数股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笼罩下来,狠狠地压制下来,让许多生灵都直接晕倒了过去,也就只有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才能勉强保持着不晕。

    随后,一个声音传来:“欲救超脱者,心中念诵混沌之主名号,必得庇佑!!”话声中蕴含着强大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蕴含着强烈的花仙灵识波动,传遍整个真实本源世界。

    正是李松石出手了。

    此时,他脸色难看之极,暗中咒骂这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一个个奇蠢如猪。

    这么紧张的关头居然还吱吱歪歪犹豫不决,实在是……实在是……他直恨不得自己亲自出手把下面的生灵给灭杀掉算了。

    笨成这个样子。

    “哼,把这些家伙收拢起来,就当猪养着吧,只要提供信仰之力就行,也不让他们随便出来走动,也不让他们做太多的事情,省得费心关注他们,避免他们出祸事给我丢大脸。”

    李松石愤怒之余,不无孩子气地想着。

    同时,心中也有些讨厌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如果不是因为当初的誓言,他现在直接出手把下方的生灵掳走,要多啊。

    弄得现在,估计最多只能收拢一小部份。

    当即,手一挥,一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传遍整个真实本源世界,刹那间将那些生灵都震醒,同时稍微阻一阻那些太古蜃婴们的精神意志。

    而后,诸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也同时出手一阻。

    就在这一刻,下方的生灵们清醒来,瞬间知道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个个都脸色大变。

    绝大多数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直接就祈祷,念诵自己平常信奉的至尊的名号,或是李松石的名号。

    这样,只要他们一念诵,李松石和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出手将这部份生灵抓走,就不算违誓了。

    因为,这时“接引”,而不是掳走。

    随后,几乎一瞬间,李松石和诸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的精神意志力量,就如同虚空中的一层光层,被那些太古蜃婴们一轰就碎。

    浩大的意志力量再度朝那些生灵压制下去。

    不知多少刚才犹豫了一下的生灵,瞬间被吸纳抓走。

    只有偶尔一些在昏迷之前念诵了一下混沌之主或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的名号。

    而后,就有极少数一部份,被李松石等人虎口夺食,硬生生从太古蜃婴们的手下抓了过来。

    片晌之后,整个真实本源世界一片荒漠。

    再没有任何念动道生境界以下的生灵。

    包括有希望之光笼罩的,来自三千大千世界而点燃希望之火的,乃至其它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嗷嗷待哺者至年纪大得不可思议的,统统都被吸纳抓走。

    要么被李松石与其它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掳去,要么被太古蜃婴夺去。

    “呼……结束了。”

    李松石合拢了虚空中的无数个光门,诸多投影出来的手下都收起了化身,他也身形一晃,要离开。

    “等等。”

    太殇道。

    李松石忙道:“我知道你们说什么,来我真身附近。”

    说着,元神一闪,就自离开。

    诸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一愕。

    就在这时,无尽虚空之外,一股股太古蜃婴的精神意志笼罩而来,压制在眼前这上百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的头上:“喂,小家伙们,说说清楚,刚才突然把那么多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掳走,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恶!!”太殇怒喝一声,就划破虚空,直接穿梭到李松石真身附近。

    其它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也一个个同时出手,直接瞬移了过去。

    抓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干什么?自然是备用着,留着他们厮杀血战来引动真实本源世界的本源紫气。

    同时,也是为了阻止那些太古蜃婴们将这些原住民先搜刮走。

    这个理由,那些太古蜃婴们也猜想到一二。

    可是,他们一旦多疑,猜想或许有深层的原因,或者想要逼迫太殇等人将那些掳走的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都抓出来,那可就不妙了。

    虽然未必怕了这群相互不团结的太古蜃婴,但战斗起来终究是麻烦。

    当即,所有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都溜到李松石真身附近,藏身到那方圆数亿光年的阵势当中,而且一个个都释放了精神意志加持在李松石的阵势当中,让那些阵势更强大,足以护住他们。

    随后,一个个朝李松石的阵势当中飞了过去。

    同时,坦丁极度郁闷地道:“我们为什么要逃啊?为什么要逃啊?那些太古蜃婴们也不见得比我们强大到哪里去,而且他们还闹着内杠,我们怕个鸟啊。”

    太上恶身道:“是啊是啊,这回丢脸丢大了,堂堂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不战而逃……”“闭嘴,原因你们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嘀嘀咕咕个鸟……”太殇怒道。

    两人无语。

    陆仁炳在一旁淡淡地道:“如果我们留在那里,不管最后是不是打起来,都会牵涉到那些太古蜃婴们的内杠之中,这争斗都会把我们卷进去。

    而且,说不定还会让他们暂时联合起来,将我们镇封,然后再自己开打。

    所以倒不如我们避开,打死不出头,那他们觉得没趣,又因为轻视我们,就暂时不会理会了。”

    太上恶身微微一叹:“是啊,道理我们都懂,不然也不会做这么丢脸的事情了,可是想起来,还是郁闷。”

    “你郁闷?你郁闷老娘我就不郁闷了吗?可恶,居然哪里不躲,还得躲回李松石这混蛋这里。”

    太殇怒气轰轰地道。

    太上恶身苦笑不已。

    要说郁闷,他才郁闷呢。

    之前最想对李松石下手的人是他,再在却主动溜过来了,实在是……尴尬啊。

    刚想着,虚空中就开启了一个门户,直通李松石的真身附近,这些强者们就都一个个穿越过去了。

    而另一边,那些太古蜃婴团拢过来,发现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都逃跑了,一个个瞪目结舌:“不是吧?就这么逃掉了?”“啧啧,现在的后辈们啊……”有人摇头叹息。

    “嗯,怪不得之前连希望原力池的召唤地都不要了,直接丢给我们,胆子竟然这么小?”“呵呵,难说,说不定他们是坐等观山虎相斗呢。”

    “哼,观虎斗,那又如何?这些小家伙们实力浅薄,我们随便三五人就能将他们统统都揍趴下。

    更何况,你看看他们刚才的胆气……啧啧,估计都是一个个习惯玩阴谋诡计了,一点正面相抗衡的勇气血气都没有,有啥好怕他们的?”“我倒是觉得他们知明退很了不起,这样的人最是危险了。

    依我看,应该先去把他们镇封起来再说,免得到时侯他们来搞破坏。”

    “那你去啊你去啊。”

    “靠,如果我去了,你们悄悄占据那希望原力池的召唤地,在周围布设阵势,趁机把希望原力池给弄出来,那怎么办?你当我傻啊。”

    “你知道就好。”

    一群太古蜃婴们嘀嘀咕咕着,一个个都想跑去将太殇等人先轰趴下了。

    可是却都知道这时间不短,真打起来缠上了,可就是太过浪费时间了,很容易出现意外,难以分身。

    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于是,一个个想让别人去对付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而他们自己却都想溜回去守着希望原力池。

    “难道你们就不眼红那些小家伙们搜刮走的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吗?”“废话,谁不眼红?想当年,我们沉睡之时,那真实本源世界才多少个城池?区区一个大城数百小城而已。

    想召唤一次希望原力池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现在,却有一百四十四座大城,小城数之不尽,生灵密密麻麻,就算是刚刚召唤希望原力池,许愿完毕后,也不是没可能再召唤第二次。

    只不过,就这么过去抢夺,必定抢不回来。”

    “不错,若依俺说,俺们还是先把希望原力池召唤出来。

    大不了到时侯匀出一个愿望,就是将那些小家伙们搜刮走的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全部弄出来,那就可以了。”

    “不错不错,倒是个好办法,到时侯我们就可以趁机将那些生灵抓起来,布设阵势镇封,不给那些小家伙们来捣乱,再让那些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们相互厮杀血战,那最后的结果,不就是很美妙了吗?”“嘿嘿嘿,你这主意,深合本座心念。

    嗯,不过,真要说起来,本座现在还是对那希望原力池的分配比较感兴趣,这样吧,本座也不要多,不要三个愿望了,只要一个愿望就可以……”“你去死,俺们现在上千人,你一个就想分掉一个愿望?!!”于是,一群太古蜃婴们,说着说着,就没去追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而且再次相互内杠了起来。

    那最先醒转过来的太古蜃婴诺坦狄微微松了一口气,心道:“总算是将这些家伙们的精力转回来了,没去追究那些小家伙们的事情,更没想到要理会那才念动道生中阶的应劫之人李松石……呵呵,这下子,就方便了……看来,得尽挑动这些家伙战斗起来,打得越狠越好,到时侯,我才好与那些小家伙们混水摸鱼,把这些家伙一个个抓去给那李松石镇封啊。”

    想着,诺坦狄便笑眯眯地朝那边飞了过去,道:“诸位,若依我所说,真要这么争辩下去,别说十天半个月,就算是千年万分,都没能分出个所以然来。

    “毕竟,这可是大利益,天大的利益啊,谁都不会愿意让步的。

    而且,一不小心,时间过久,那血煞散开,凝聚的本源紫气化散,恐怕连希望原力池都召唤不出来,白白浪费了。”

    就有人应道:“那你说该怎么办?”另一个道:“哼,依俺说,还不如比比拳头。”

    “可是打起来也太久,等分出胜负,这希望原力池就不能召唤出来了。”

    “不能召唤就不能召唤,老子得到不得到无所谓,可不能让别人得到,那就行了。”

    “我呸,你这混蛋,你不想要,俺还想要呢。

    真要说起来,俺们这些人当中,谁没有几个心愿想许一个啊?反正,俺铁定要许愿的。”

    “不错不错。

    那个希望原力池必须给献祭出来。”

    “呵呵,你们都说要献祭,那去哪找生灵来献祭?”“还不简单?去找那些小家伙们,他们也是念动道生境界,俺们一拳一个,就把他们全都揍趴下抓过来了。”

    “那你去啊。”

    “我呸,你想支走俺?俺才不上当咧?”“那我们还是先商议分配方案吧,到时侯抓人还不容易,又不要全打败他们,老子只需要随手抓一个,那就可以了。”

    “不错不错,此话有理。”

    “呵呵,我也同意。”

    “那话说回来,该如何分配?”“依俺说,还是用拳头吧,大不了先在那希望原力池周围用阵势将那地方包围起来,然后俺们四面布设加速空间,在加速空间里打一仗。”

    “好,不错,就这个办法……”诸多太古蜃婴们还是倾向于以实力解决。

    只是,当解决事情的办法弄到依靠拳头的程度时,就不是随便比斗一下就可以解决了。

    最终,斗争肯定是相当容易激化。

    失败者肯定是不甘心的。

    宁愿找别的失败者来合作,也要将那胜利者拉下台来。

    这些,那个诺坦狄清楚得很。

    所以,他此时心中笑得极是开心,暗暗觉得自己是算计成功了。

    不过,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神色,对诸多太古蜃婴道:“那,我们就先布设阵势,将那方圆数千亿光年的空间保护起来,并防止那本源紫气速流散吧。

    然后再弄加速空间,进入里面慢慢比斗不迟……嗯,就元神进入,真身还在外面守护。”

    “废话,那还用你说?俺们会不清楚?!!”于是,太古蜃婴们就迅速行动了起来。

    而另一边,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都来到了李松石的真身旁。

    而李松石也现身了,拱手道:“诸位,欢迎光临欢迎光临啊。”

    “我呸,李松石,实话实说,为什么之前你不通知我们一声,就将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给骗过来?”太殇问道。

    李松石道:“好吧,我实话实说,那是因为我贪多,我想自己多捞几个,就没通知你们。

    反正只要我能得到更多的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你们能不能得到,关我屁事……嗯,这个解释,可以吗?”太殇顿时为之气结:“你……你你你……”“好了。”

    李松石道:“我们准备结盟了,别在这个时侯拿这个来斗气嘛。”

    “你也知道我们要结盟啊。”

    “我们结盟只是在对付那些老家伙们的份上,跟在真实本源世界传教吸纳信徒无关。”

    李松石一下子就把太殇想强加过来的罪责推掉,又道:“并且,现在你们不是也各种捞了一点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吗?我早就料到你们反应不会比我慢。

    所以,不通知你们也就无所谓了。”

    太殇气乐了:“你还真有理了。”

    “好了好了,太殇大姐,别闹了。

    你想跟他打情骂俏,回头再说吧。”

    “我……我CAO你,奥古斯都,说话小心点。”

    太殇怒曰。

    奥古斯都闭嘴不说,心道:“谁看不出来啊,太殇大姐你现在就跟个怨妇似的……啧啧,可惜人家李松石看不上你……不过话说回来,你一个堂堂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怎么这么容易就被那李松石给吸引住了呢?嫌他缺少一个御姐就巴巴地送上门吗?真是让人不解。”

    不过,这话,奥古斯都是打死都不会说出来的。

    “好了,诸位,你们过来,恐怕是已经商量好该如何合作的事宜了吧?接下来,该怎么说?”李松石手一挥,周围空间禁锢渐渐变强,然后就加速了起来,令此地成为一个独立的空间。

    诸多强者也都纷纷出手将此方空间加固加速。

    “合作对付太古蜃婴的事情迟点说也不迟,现在我倒是有件事想与混沌之主你谈谈。”

    陆仁炳说道。

    “什么事?”“关于那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的催孕药……”“免谈!!”李松石道。

    陆仁炳一阵瞠目结舌:“我还没说呢。”

    “想要配方,绝无可能,想让我免费供应,绝无可能。

    想要购买,绝对高价,怎么,你们愿意支付?!!”李松石一说,所有强者都差点气晕过去了。

    陆仁炳和李松石这么一对话,他们就都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李某人那种催孕药,有两个非常讨厌的后遗证。

    那就是:使用过他那种药的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只有再次使用他的那种药才能生育后代。

    同时,使用那种药生育出来的后代,必须使用他的那种药,才能再有后代。

    那就意味着,如果没有李松石的那种药,他们搜刮过来的那些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就一个也不会再增加了。

    如果说,在那些原住民使用李某人的那些药之前,这些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还无所谓。

    没有李松石的催孕药,他们可以研究。

    但就在不久前,李松石某一名相当阴险的手下就献了个计策,要在真实本源世界处处散发那种药,不仅发给人使用,还发散到空气中。

    结果弄得再在,所有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都中了招了。

    而在有李松石的药打底的情形下,再想出破解办法,可就难上千倍万倍。

    花费多不知几千倍几万倍的时间都不止。

    “本来还想着能有一大批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不断地生育后代,不断地成为我的信徒,能够得到更多的希望原力的,现在看来……”陆仁炳等人心中都是一阵郁闷。

    自从李松石利用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的合道冥冥境界强者的信仰之力转化为希望原力,然后再凝聚出希望原液,创造微型希望原力池,让诸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都吃瘪之后,这些强者们就对这招数动心了。

    只是,真正的大型希望原力池召唤在即,他们就迟迟没有机会,拖延到如今。

    而到如今想要动手时,却发现已经迟了……李某人那家伙早就布好了局。

    “那你要我们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肯将那种催孕药卖给我们?”太上恶身忍不住道。

    李松石笑道:“简单,两个条件。”

    “两个条件?”“不错。

    为了保密,第一个条件,是我不卖药,你们可以派人过来直接吃药。”

    诸多强者顿时为之气结。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换了他们,也会这样做。

    以避免被人破解那药的原理。

    “那第二个条件呢?”太殇黑着脸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