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八十三章有点像“言青囊”

第七百八十三章有点像“言青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个条件也简单。”李松石笑道:“一道希望原力,换取一个服药名额……”

    “不可能!!!你,你怎么不去抢?!!”太殇暴怒。

    李松石呵呵一笑:“这比抢可要得多了。而且我也抢不过你们,否则……说不定还真抢。”

    太殇差点就气晕了过去:“你……你这个无良奸商。”

    “谢谢你的赞扬!!”李松石笑眯眯地回答。

    众皆无语。

    陆仁炳道:“混沌之主,这个条件,实在是太难为人了。如果一道希望原力只换取一个服药名额,那我们可就没什么赚头了。”

    李松石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一瓶药,能生下一个后代甚至多个后代,那就是源源不断地出产希望原力的机器啊。区区一道希望原力,跟他们的‘生产力’相比,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太殇怒道:“可是一名真实本源世界的后裔想要晋阶到合道大尊者境界,需要太长的时间了。而且,每产生一道希望原力的时间,也不短。”

    李松石摇摇头:“正因为这样,所以我才用一道希望原力池换取一个服药名额啊,否则,就是十道希望原力池换取一个服药名额了……”

    “你……你怎么不去抢?!!”

    “我说过了,这比抢更赚……而且,你们也可以选择不买,我还不喜欢卖呢。”李松石说着,众多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差点气晕了过去。

    “更何况,你们别忘了,我与你们之前差点成为敌人。日后可能会合作一段时间,但最终是敌是友还难说,我怎么可能随意‘资敌’呢?换了你们,你们会不会这么做?”

    李松石这么一说,众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都沉默了下来。

    的确,换了他们,他们也不愿意“资敌”啊。

    更何况,一道希望原力换一个真实本源世界的后裔,而若是双胞胎三胞胎,说不定还是两个三个……那也未必是亏的。

    毕竟,现在亏了,未来可就赚了。

    那些新生的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每一个资质都非同凡响。有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的帮忙,想要晋阶到合道冥冥境界并不难。晋阶到合道冥冥颠峰境界也不难。只是需要花的时间长一点罢了。

    如果只是晋阶到合道冥冥境界的初阶……那……似乎也不是等不起。

    而且,百万年一道希望原力的产出……也可以接受。

    可以说,最多只要十亿年就能够收回“成本”了,的话几亿年就可以,到时侯就一直是赚的了……

    只是,只是……一想到被李松石痛宰,他们就觉得郁闷。而且,一道希望原力啊,还是很心疼的。

    “如果以前早知道有将希望原力凝聚成微型希望原力池的办法,早就把那真实本源世界的高阶原住民都掳走,那该多好啊。”这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都想着。

    不过,他们也只是想想罢了。毕竟,以前那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的生育很困难。隔了不知多少个年代纪,才出现那么一些生灵。他们才舍不得把那些生灵都培养为专业信徒呢。

    真正的原住民,一出生就是念动法随境界,一成年就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啊。只要认真点修炼,元神寄托虚空境界颠峰根本不是问题,想要晋阶也能办到。

    只不过难就难在难生育罢了。

    所以,向来个个都把那些原住民看得很紧,不会给谁胡乱掳去。而且,再加上他们的眼光都高,只盯着血战后的希望原力池,唯有那等原力池才能满足他们的愿望。就算有微型希望原力池,在产出严重不足的情形下,他们也宁愿不要行望原力池,也要将那个大型希望原力池弄出来。

    因此,他们才个个相互盯着,没人胡乱动那些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的主意,也没给别人动。

    呃,说来说去,还就是以前人数稀少惹的祸。

    但现在,他们得知李松石手中拥有这些药水之后,一个个都心动了,都想着拿那个微型希望原力池来玩了。

    只是,他们不知道一点,那纪念昔等人呆在虚拟神国中,观看着这些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被李松石宰,一个个都撇了撇嘴。

    纪念昔道:“那些家伙真是傻蛋啊,难道不知道先弄一些希望原力液体,许愿获得一种制造催孕药的办法,然后就能大展宏图了吗?还是石叔叔聪明。”

    原青青道:“那是当然,不然洛如姐姐怎么会喜欢上石哥哥的呢?”

    纪念昔道:“嗯,我也喜欢石叔叔。”

    纪洛如在一旁怒道:“你们两个别乱说,谁喜欢……”

    她发现周围的人都盯着她看,才改口道:“那只是姐姐对弟弟的喜欢。”

    原青青道:“洛如姐姐,我们本来就说姐姐对弟弟的喜欢啊,你想到哪里去了?”

    纪洛如一怔,突然回转过头来瞪着陈绮玫:“绮玫妹妹!!!”

    “呃,我只是想试一试,我的花之灵气对大家有没有用……看看自己人有没有免疫力,呵呵……”陈绮玫干笑着,手一指纪念昔:“是小念昔自愿说让我们找她妈妈来做试验的。”

    纪洛如暴晕。

    纪念昔满脸发苦:“惨了,回去又要挨罚了……”

    而外界,李松石正悠然地望着诸多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慢悠悠地道:“嗯,诸位老前辈,怎么样?想通了想好了吗?要不要来我这里购买呢……对了,忘了说一句,这个数量有限,只在我们合作期间内外销,恕不奉送啊。”

    众皆眼晕,心中暗暗咒骂:“为什么俺以前不早点想到将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给掳走?只要趁着别人没反应过来掳走一大半,现在能省下多少希望原力啊……那可以几万亿乃至几万~,~。]E最]亿兆的原住民啊……呜呜呜。哪怕才一将这些原住民掳走就直接被别的强者联手镇压起来,也合算啊……毕竟总会有一天醒来的嘛。”

    李松石见着众人心动,又道:“对了,友情提醒一句,我那促催孕药,拥有加强生育下来的后代的信仰度更提升的效果。你们也知道,信仰提升得的好处……嗯,首先是精神意志更容易凝聚集中于一点,那样潜质就大许多,培育起来方便,更容易晋阶。

    “其次是容易管理。再次就是收获信仰的时间缩短了。哪怕他们没晋阶到合道冥冥境界,没能产生希望原力,也能收取一般的信仰之力来作为液态实质化的精神力量作储备备用啊。这么好的事情哪里找去?”

    奥古斯都翻翻白眼:“任你说得天花乱坠,那都是太贵了。”

    李松石道:“那好吧,你们爱买不买。我回头去看看我收拢进来的那些原住民吧。过段时间再出来,你们什么时侯想通了,再与我联系吧……对了,那些太古蜃婴们没打得足够激烈,或是你们没打算大批量购买催孕药,可千万不要叫醒我,我很忙的……呃,周围的阵势也麻烦你们帮着管理维护了。再见。”

    说着,元神一闪,藏回真身里面去了。

    众多强者们一见,不禁破口大骂:“我!!!这些阵势可是你布设,还是用来保护你的真身的啊,就这么丢给我们了?你还是不是人,你还厚不厚道啊。”

    “厚道?他也知道这两个字?若说厚脸皮他就知道。”太殇讥道。

    众皆无语。

    相互看了看,都觉得没意思,相对找地方盘坐起来,一边等着外界的事态发展,一边考虑向李松石购买催孕药的事情。

    “好了,你们慢慢聊吧,我要进入我的虚拟神国中看看了……嘿嘿,这次好像有不少美女被收拢进来,我得先举行一个选美大会,精挑细选一番,不要多,十亿八亿后宫就可以了……免得太过无聊。”

    太上恶身说着,诸多强者一阵眼晕。

    “十亿八亿太夸张了,朕为天帝之主时都没这么恐怖。这个,后宫贵精不贵多,朕也就收拢个十万八万足够了。别的嘛……哪怕是长得再美,也留着。毕竟还得给她们买点药呢,到时侯才能源源不绝啊。”玉皇大帝说着。

    “呃,还是玉帝有理啊。后备源源不绝那才是正道。”太一摇头晃脑道。

    太殇的恨恨地瞪了他们一眼,心中诅咒:“哼,保佑你们‘铁杵’磨成针。”

    随即,便也盘膝进沉寂当中。

    毕竟,不管怎么说,那向李松石买药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想不买也不行……否则就落后于别人了。所以,得回头检点一下,看看自己应该支付多少,购买多少,那才合适。

    而此时,太古蜃婴那边正打得热火朝天,如火如荼……

    这里有着一个方圆数百万公里的巨大擂台,内部空间与外部空间分割开来。内部不仅扩张开数百万亿兆光年的巨大空间,而且,还进行了时间加速。

    一对对强者就上台不断pk对决着。

    为了“公平”起见,上千太古蜃婴都是两两对决,每个人都要跟另外的上千人决斗过一次,都是三盘两胜,然后记录积分。

    最后,所获得胜利场次的人多的,积分高的,就代表着在众多太古蜃婴当中实力最为强大,可以获得希望原力池的使用权限。

    此时,那诺坦狄一脸失望之色地站在台下。

    他与上千名太古蜃婴都激战了一遍,算是比较结束战斗的。结果,这家伙赢了七百多人,输给三百多人,只能说是不上不下。

    可是,希望原力池最少可能只出现十个愿望,多也不会多到那里。除非他一直胜利,能排进前十名当中,那才有可能获得使用权。

    现在嘛……他这不上不下的水平,实在是……

    “看来,就算不想与那些小家伙们合作都不行了……嘿嘿,这么多强者当中,我居然才只排在三百多位?虽然许多人都只能我高出一线,并不强太多,但不将他们彻底镇压禁封起来,实在是让人不爽啊……他们随便两人联合我都会被撵得到处乱窜,那何不如我先联合别人?”

    想着,诺坦狄就眼睛一转,朝一边挤过去,伸手轻轻拍了拍一位身穿蓝色纱衣的年轻美丽的女子。

    这也是一名太古蜃婴,只不过,太古蜃婴也是可以变形的。而且,心理也足够成熟了,也是有爱美的心理。所以,不少太古蜃婴都不以真身出现,直接变成自己长大后的模样。

    这个女子就长得极美,那一身如雪肌肤,晶莹剔透,温润如玉。一袭蓝纱过滤着清纯的色泽照在她的身上,令她显得分外美丽。其美,足以令世人叹服,绝不在花仙子之下。

    只可惜……仍是个老怪物。

    只不过,太古蜃婴们就喜欢这同期的强者。

    那诺坦狄先找上她,也不无yy之念。

    只是,正当他的手拍上她的香肩之前的一刹那,那蓝衣女子身形一晃,就避过了一旁,冷冷一扫:“诺坦狄,你想干什么?”

    之前的对决,诺坦狄可是实力不如她的。她比他明显高出一筹,所以现在根本不怕他。

    诺坦狄微微一叹:“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你的名次而已。”

    那女子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虽说此女美得宜嗔宜喜,不论喜怒,都是那般的动人。但是,脸色沉了下来,也令周围的人心情不禁跟着沉下来。

    “哼!!”那女子愠怒未消地转过头去。

    “我才三百多名,看来,这次没什么希望了。只是看着云澜仙子刚才实力比在下强出一筹,所以来打听打听罢了。”

    “二十二名……”那女子脸色很不爽地道。

    诺坦狄作出一怔的神色,但心中却是暗爽:“二十二名?二十二名好啊……刚才我就知道你是二十二名了,不然干嘛来问你呢?”

    诺坦狄心中奸笑着,但脸上却做出一副哀叹之色:“没想到,云澜仙子也没能达到标准啊……”

    云澜脸色愠怒:“你是来讽刺我的吗?”

    诺坦狄手一挥,一个结界在周围布下,那云澜顿时满脸戒备之色。

    诺坦狄道:“真人不说假话。云澜仙子,难道你真就这么甘心失败吗?”

    云澜眼中神光闪烁:“不甘心失败又如何?”

    诺坦狄道:“哼,在下三百多名尚不甘心……而且,我相信,就算是不如在下的,也不会甘心,而云澜仙子名次这么前,与胜利距离那么近。那我相信,你更不会甘心。”

    “有话就直说吧。”云澜道:“不要拐弯抹角。”

    “很好。”诺坦狄道:“云澜仙子果然爽,我喜欢……”

    “哼,我可不喜欢你!!”

    “呃,我说的是你的性格。”

    “我也的也是你的性格……我很讨厌你的性格啊。”云澜道,。

    诺坦狄苦笑,也不争辩:“好吧,你讨厌我就讨厌我吧。我也不拐弯抹角,就直说吧。那希望原力池……嘿嘿,我们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不知云澜仙子意下如何?”

    云澜仙子白了他一眼,转过头去望向别处,声音自幽幽传来:“谁和你是‘我们’。而且,你的说法我也不同意。那希望原力池,你我也未必有机会染指啊。”

    诺坦狄笑道:“那是,正想要云澜仙子主持大局,联合一干有志之士,将那希望原力池夺下。”

    云澜仙子问他:“你有何想法?”

    “我的意见是,我们先悄悄出去抓一两名准备用来献祭的念动道生境界的小家伙们,私藏起来,然后等他们出去抓人时,我们再突然献祭,再然后……”

    话未说完,云澜仙子就没好气地道:“你白痴吗?我们一离开这结界跑出去,他们必定就发现了端倪,那我们献祭时,他们也必定发现了端倪,你想钻这空子,根本办不到。”

    “是是是,还是云澜仙子聪慧,考虑得比较全面,那,不知道云澜仙子有何见解?”

    那云澜仙子听着,有些古怪地望着诺坦狄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对我这般低声下气的,颇有古怪。”

    诺坦狄心里一突,随即就笑道:“云澜仙子说笑了,美女嘛……男人总是想着要为之服务的……”

    云澜仙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语。

    诺坦狄干笑了一声。以他们如今这修为这身份,怎可能随便向美女献殷勤?

    “好吧,我也不怕实话实说,我对你有点那个意思……呃,你可以讨厌我,但不可以阻止我喜欢你啊。”诺坦狄无耻地道。

    “是吗?那你还真是有心了……我不会对你有好感的。”云澜仙子淡淡地道。

    “是是是,我明白……呃,其实,除了我对你喜欢之外,我还是有一点点私心,想要借助你的力量获得希望原力池的一次使用权……这不过份吧?”

    云澜仙子听着,脸上带着淡淡的讥笑之意:“恐怕最后那句话,才是你的真心吧……不过,我也不介意。好了,你刚才说到要想夺取希望原力池的使用权……哼,以我们两个人联手的实力还不行,我们先联合更多的人,相互间出谋划策,根据彼此的实力定谋,才能找出更完善妥合算的计策。”

    诺坦狄道:“我也有这么个意思,可是人多了,到时侯如何分配?”

    “哼,引狼驱虎,我们先找十几个人为核心,拉拢别人一起过来,然后将那些高手先镇压起来……不要求消灭,就被困封在一个地方千百年时间,那就足够了。然后,我们再趁机用这个办法,将之前与我们联手的盟友镇压一部份,最后用种种手段慢慢削减,一千人变五百,五百变两百五,两百五变一百二十五,一百二十五变六十三,六十三变三十二,三十二变十六……”

    云澜仙子说着,诺坦狄一阵眉头大跳:“那些强者,不会这么容易被镇压吧?”

    “那也相差不多,大不了一千变九百,九百变八百,八百变七百,总能镇压得下去。”云澜仙子冷声说道:“人总是自私的,就算知道这样下去人数会不断地被削减掉,很有可能自己先被削减,但是,却会抱着侥幸心理。

    “而且,不论是否抱着侥幸心理,在众多人数没削减到一定程度的时侯,大多数人总会忍不住落井下石的。不说别人,就是你我,也会忍不住动手落井下石。

    “这个时侯,只要出手突然,甚至就算追杀围剿也无妨。完全击败一名太古蜃婴很难,但在多人联手对付一人的情形下,困个几十几百年,还是非常容易的。

    “然后,当人数剩下十几人的时侯,那……大局将定了。”

    云澜仙子一番剖释出来,诺坦狄一阵心头狂跳,暗道:“好厉害的女子!!!手段狠辣,而且,竟然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想出这么近乎周全的办法,想到可行之策……她的心计,实在是太可怕了。”

    心中暗暗冒冷汗,诺坦狄又问:“那我们具体行事,该如何做?”

    “那简单。”云澜仙子道:“我们先在核心处找**名女性,不要实力太强的,但却要足够漂亮的。那样,在削减人数时,其它人不会主动先将这些女性太古蜃婴先削减掉……”

    诺坦狄眉头再度狂跳。

    这云澜仙子,真的只是随意想出来的计策吗?

    实力不弱,又是女性,还漂亮……那只要在人数没被削减得太少之前,大多数男性太古蜃婴都会忍不住有些心软,这点,就足够算计了。

    只听云澜仙子又道:“另外,再找几名男性。实力也要中等水平就好,不要太强的。太强的容易成为别人围攻的目标,太弱的也容易被最先弱井下石,成为头一批被剔除出去的对象……毕竟要捡软柿子先捏嘛,这批人最容易被捏到。”

    诺坦狄点点头。

    云澜仙子又道:“然后,我们十几人相互先联合起来,相互起誓,到时侯削减人数时,相互支援,有人被提意削减攻击了,我们就出手暗暗帮助,或找附近的人帮忙说话,以保证我们十几人当中,尽量多的人能保留到最后。”

    诺坦狄又点点头。

    云澜仙子继续道:“接着,我们十几人就假装相互先不认识,再分头去找几个人做为假核心,让那几个人作为帮助我们的对象。接着,再另外多找几个人作为假核心。那样,我们这边就有着三十几人的保证,足够支撑得到最后了。

    “到时侯,人数只剩下三十几人的时侯,我们将第三批加入我们队伍的假核心抛弃掉。那第二批的人不清楚有第一批人的存在,也会很高兴的落井下石打压第三批人。

    “而第三批人打压下去后,我们最核心的十几个人,就将第二批加入的几个人也一起打压下去。那剩下我们十几个人,就好分配了。”

    诺坦狄眉头狂跳,心中暗骂:“我骂了隔壁的,这云澜仙子也太狠太毒太阴险了吧?”

    只见云澜仙子淡淡地望着他,道:“所以,我们第一批核心之人一定要选好,要会演戏的,懂得在开始装作彼此相互不认识,只在无意中被介绍进来的,能让第二批人以为我们这个核心团一共有二十几个人,那就成功了。

    “而找到第三批人为假核心之后,再去四处拉人,不搞什么假核心了。反正在人数削减到五十人之内以前,大多数人不会有危机感的。而削减人数到五十人之内时,我们这三十人的团队,已占据绝大多数的胜势。”

    诺坦狄长吸了一口凉气,除了点头之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只听云澜仙子还在吩咐道:“另外,我们在拥有三十个人的团队后,跑去拉人时,一定要先保密不让人知道我们先暗中联合,然后尽量分散开来,先拉拢那些不成小团伙的人,不让他们结成团伙。只要不出现超过三十几个人的团伙,不给他们在短时间内结成超过五十人的团伙,那我们就没有威胁。

    “一旦有超过五十人的团伙,我们就先发制人,呼吁对大众说他们是聚拢成团,慢慢把我们人数削减,那就可以先将那人数较多的团伙先排除出去,一直保持着我们的优势,让我们十几个人一直支撑到最后。”

    诺坦狄又点点头。

    只听云澜仙子一脸郑重地道:“最后,还有两点,第一点,就是我们先不要把计策的详情说出去,做出事情是群策群力推动出来的样子,不要让人对我们产生戒备。要尽量做出打酱油的角色。那样,在必要时,那十几个最核心的,我们还可以继续删减。

    “而第二点,等下我们聚拢到足够多的人开始反抗那些高手时,将那前十名高手都镇压下去之后,第二批削减的,不是别的高手,也不是别的普通人,而是削减那些实力最弱的。第三批削减的,一定要是实力处于中下水平的女性太古蜃婴。”

    诺坦狄听着,心中不解:“为什么?”

    云澜仙子道:“实力处于中下水平的女性太古蜃婴,不容易让人产生被威胁感,再漂亮一些,还会被人可怜,说不定会呆得太久,对我们的核心团队造成威胁。所以,必须先将这部份人打压下去。而且,将她们先打压镇压下去,还有一个好处。”

    “什么好处?”诺坦狄忙问。

    云澜仙子淡淡一笑:“男人都是喜欢怜香惜玉的,第三批有太多女性太古蜃婴被打压,那些男性太古蜃婴,心中或多或少都会忍不住抱着一点点内疚感。那样,我们剩下来的女性太古蜃婴就得到了无形的保护,轻易不会被提及,被提及时,反击起来也容易。

    “那只要我们这个团队当中的部份人得到保存,那相互支援之下,我们就可以一直坚持到最后了……”

    诺坦狄一听,顿时恍然。

    “等等,差点忘了,还有一点最为重要的……”云澜仙子说道。

    “什么?!!”诺坦狄问。

    “我排名第二十二,威胁对你们太大了,难保你们会不会先对我打压。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你先对我发个誓,等下组成核心团队也要先发个誓。”

    “发什么誓?”诺坦狄问。

    云澜仙子淡淡一笑:“在第四批或第五批打压时,你们将我的名字提出来,说要帮我镇压困封起来……”

    诺坦狄倒吸了口凉气:“为什么?”

    云澜仙子道:“很简单,如果我一直呆到最后,我们的团队很容易暴露。所以你们就要先把我的名字提出来,然后你们专门出手对付我,假装将我困封,但却让我可以时时脱困。那到了最后只剩下几十人时,我再破围杀出来,也是一道奇兵……

    “对了,警告你一句,你们发了誓之后,可千万不要耍花样。否则违了心誓可不是件开玩笑了事。而且,如果你们想将假困封弄成真困封,我可以迅速将这个计谋说出来,让你们的计策破产。”

    诺坦狄点了点头。

    云澜仙子想了想:“嗯,差不多了,还有一点小小的漏洞,关于如何发誓言,选择哪些人选之类的细则,如何暗中引导别人的想法,达到让我们这个计策成功的目的……这些再考虑一下就差不多了。”

    诺坦狄满头暴汗。

    之前,他还以为自己阴险狡诈,准备可以暗中推动太古蜃婴们对战,为此还有些洋洋得意。觉得其它人都将落入他算计之中,很是令他开心。

    但现在……却是背生冷汗。

    云澜仙子……实在是太变态了。

    眨眼之间就想出如此周密详细的计划,那……会不会自己与那些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联手的计划,也早被她看穿了?

    诺坦狄心中揣揣,对这云澜仙子多了几分防备。

    随后,两人迅速商量妥当,就自各分开去,四处拉人了。

    而另一边,虚拟神国当中。梅雨心和原青青等人,通过一个平静的水池,静静地看着,望着水池中反映的云澜仙子的模样,听着她刚才和诺坦狄的对话,都是一阵无语。

    “没想到,那些太古蜃婴当中,也有如此杰出的人物。”沈幻云说道。

    “是啊,多亏刚才青青妹妹想到要浪费几滴希望原液看一看那边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变化……不然,就看不到这精彩的一幕了。”白牡丹在旁说着。

    就听羲灵月道:“那个云澜仙子这么强大,我们何不将她招揽过来?智计不弱于雅典娜女神啊。”

    风飘零道:“那我们凭什么招揽她啊……”

    众人无语了。

    其实,倒是有个办法的……那就是让李某人去施展美男计,再加上命运之线和再次改造过的姻缘红绳之类的种种手段,那也是有几成的成功机率的。

    只是,众位花仙子可不愿意在众女当中多出这么一个喜欢算计人的云澜仙子来。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云澜仙子给我的感觉,有些熟悉啊。”纪洛如道。

    众花仙子面面相觑。白牡丹沉吟了一下,道:“的确……她在算计别人时的感觉,与青囊姐姐有些相似。”

    原青青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原来青囊姐姐这么邪恶吗?”

    “当然不是。”白牡丹微嗔道:“青囊姐姐立场分明,对我们姐妹很好的。不过……对于想要伤害我们姐妹的人,她向来是下手不容情,算计得别人把自己卖了还帮她算钱,很厉害的。

    “可以说,她对我们来说,是个很温和善良的姐姐,但对于敌人来说,却是……却是一个相当可怕的对手。”

    纪洛如也是点点头。

    随后水波一阵晃荡,水中浮现出来的云澜仙子的影像就消失了。

    李松石在旁道:“其实,爱憎分明立场坚定,也是一种好事啊,我对诸位姐妹就是很好,但外面的人,可是把我当成大魔头来看了……”

    众女都是笑了起来。

    之后,时间一晃,流逝了……

    过了若干天,那些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终于忍不住找上门来了,一个个乖乖地挨宰,一个个乖乖地送来希望原力,以换取催孕药。

    李松石一脸笑眯眯的模样,道:“诸位,舍得来换了?”

    太殇气不打一处出:“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李松石满脸无辜地道:“冤枉啊,谁得了便宜还卖乖?咱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太殇顿时为之气结。

    不过,李松石的确也说得不错。现在他们的确是送上门挨宰的。

    不过,心痛虽然心痛,还不至于让她们伤筋动骨。因为这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储备的希望之光和希望原力,实在是太庞大了。

    相当一部份拿来换取催孕药,还有相当一部份储备起来,转化为希望原力液,凝聚为微型希望原力池,以备不时之需。

    李松石也隐约猜到这点,早就与花仙子们嘀咕了:“这些老家伙们懂得使用了微型原力池,说不定就能从我们那种禁锢当中逃离出来,很麻烦很危险。所以,安全起见,能不对付他们就暂时不对付。如果到最后实在不行,就用尽量让那禁锢再强大一点,让他们哪怕使用微型原力池也要花费上许多时间,只要我们打开了大型希望原力池,许下愿望让这些老家伙们逃脱不出来,那就万事大吉了。

    “然后,再慢慢想办法磨掉他们的希望原力……”

    李松石是打算趁这个机会聚拢大量的希望原力的。只要自己有足够的希望原力与这些老家伙们手中的希望原力对抗,那就可以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甚至……说不准还能借此晋阶呢。

    他心中想着,那太殇和太上老君等人就一个个地过来,交付了希望原力,并且,将那些准备要使用“催孕药”的信徒们带过来。

    不过,这批“敌方”的信徒,没能获准进入李松石的虚拟神国,而是呆在一个独立的空间当中。

    而李松石则是派大批信徒,拿着一碗碗药水去给那些信徒们喂药。

    当然,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是不能够闯入那个喂药的空间的,李某人会在旁盯着。一旦发生这事,李松石不介意将那个空间先摧毁,连同里面的药一起弄灭掉。

    李松石这边的信徒只有化身出动,而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的信徒,却必须是真身出动。两者相比,李松石可不怕会伤到自己的信徒。

    就这样,一个个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服了药,就进入另一个空间呆了一会,等到药效全部吸收了,这才放走人。

    诸多强者在旁看着,瞠目结舌。

    太殇气结道:“李松石,你用得着这样像防贼一样防我们吗?”

    李松石道:“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诸位见谅。”

    “可是,我们是盟友啊。”

    “今天的盟友,也可以是明天的敌人,更何况,我们还没有开始共同结盟呢。貌似你们来到这里这么多天,就是在定定呆着等那些太古蜃婴们暴发大战,顺便清理一下收过来的真实本源世界原住民,别的事都丢一边去了啊。”

    李松石说着,众人一阵脸红。

    李松石又道:“另外,如果你们真的不想打这催孕药的主意,那我防得再严,也无所谓,是不是是?”

    众人听着,没办法再厚着脸皮说这个话题。

    陆仁炳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就先来说说关于如何联手对付那些太古蜃婴,将他们一一镇封吧。”

    李松石点点头,那边的奥古斯都却道:“不过,在说这事之前,有个不知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的消息要告诉你……那个叫什么诺坦狄的太古蜃婴找上来了。

    “他答应说不把你在念动道生中阶就能将太古蜃婴和我们这一代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给镇封起来的事情说出去。所以,你的事情不用担心会泄露,暂时不用担心会引来太古蜃婴们的关注或围攻。

    “但是,他却要求加入我们……说与我们一同联手将那些太古蜃婴镇封起来,然后再与我们一同研究如何分配希望原力池的事情……”

    李松石沉吟了一下,道:“这倒是个好事情啊。大不了……我们可以先答应他,等把事情办好后,再过河拆桥连他一同灭掉就行了。反正只要没发誓,到时侯通过希望原力池一许愿,就万事大吉ok。”

    众皆无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