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八十四章战罢再战,两军将对阵

第七百八十四章战罢再战,两军将对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怎么,难道你们心中不也是这么想的吗?”李松石问。

    众皆面面相觑。

    李松石顿时作恍然大悟状:“哦,我明白了,肯定是那诺坦狄说,等到搞定那些太古蜃婴后,就要与你们联手先将我镇压……呃,你们不会是这么打算的吧?”

    众多强者暴汗。

    太上恶身干笑道:“呵呵,这怎么可能呢?”

    李松石摇摇头:“如果是别人说我还有可能相信,如果是你说嘛……”

    太上恶身顿时无语。

    李松石道:“那,依我看,为了加强我们彼此间的合作,大伙一起来发个誓吧。誓言就是,我们联手将诸多太古蜃婴全部封印后,再考虑别的事情。在将所有太古蜃婴都封印起来之前,不得对我动手。”

    众多强者相互看了看。

    太上恶身道:“你怎么可能这么好心?只要求我们在合作没结束之前……”

    话说到一半,突然就跳了起来:“不对!!!不可能!!!我不答应!!”

    李松石眨了眨眼:“为什么不答应?”

    一旁的陆仁炳道:“那‘所有的’太古蜃婴,也包括诺坦狄吧?”

    李松石笑了笑:“他也是太古蜃婴嘛。”

    “果然……你一说话就觉得有阴谋。”太殇道。

    “哼,有这么夸张吗?”李松石不爽地问。

    “总之,不可能答应这个条件的。”

    “为什么?难道你们还真想等着跟诺坦狄联手先将我镇压?”

    “呃,那倒不是。只是……我们应该考虑如何和平相处,三方共同开启希望原力池嘛。不要想着镇压谁谁谁的。”太殇说着。

    李松石撇撇嘴:“信你才怪。”

    太殇有些无奈地道:“李松石,你也该想想,如果我们和你发了这样的誓言,那回头那诺坦狄却要与我们一起发誓,说要先将你镇压,那该怎么办?”

    “我管你们怎么办?我只要自己好办就行了,你们好办还是难办,那是你们的事。”

    众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为之气结。

    “好了,若依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到时侯邀请那诺坦狄过来,发下誓言,就说在开启希望原力池之前,我们不得相互攻击,如何?”

    李松石一提议,众多强者们互相点了点头。

    “那万一太古蜃婴们没被镇压完全,希望原力池就要开启了呢?”有人问。

    “呵呵,那个时侯,恐怕我们哪个都想着冲进去吧?什么不得相互攻击……恐怕,在抢着挤入希望原力池之时,都会不小心破坏掉这誓约吧?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要对此而立约比较好。万一我们因此不敢全力前冲,反倒便宜了那别的太古蜃婴……就如同我们之前立了誓不得掳走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结果让太古蜃婴们捡了便宜一样。”

    众多强者们相互看了看,都是点点头,认同李松石这说法。

    唯有李松石在肚子里暗笑:“嘿嘿,我要的就是你们这样……”

    当即,就与诸多强者相互立下了誓约。不过,诺坦狄那边还没办法过来,就在这边坐等着。

    很,李松石等人就看到了一场大戏。

    那些太古蜃婴们居然真的不将这边的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看在眼中,更不将李松石这个只有“区区”念动道生中阶的强者看在眼中。

    一群太古蜃婴,相互征伐着,不时有强者被镇压封困起来。

    虚空中,一个个巨大的光茧凭空生成,里面困封着一个个名传太古的超级强者,困封着一个个太古蜃婴。

    虽然以那些强者的实力,很容易就能逃出来。

    但这所谓的“很容易”,却至少要花上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时间,到时侯,什么事情都过去了。

    如此,上千名太古蜃婴的数量剧减着。

    而这幕超级内杠的戏剧,也一如“云澜仙子”的算计一般,迅速地发展下去了,让知道内情的李松石等人惊叹不已。

    而诸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却是看得目瞪口呆。本来他们以为要联合李松石,一个个将那些混战的太古蜃婴们各个击破,一个个镇封起来,然后再考虑别的。

    但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居然不用他们出手。他们之前与李松石的联手,仿佛没有什么意义。

    李松石在旁见着,就笑道:“你们与我的联手,肯定有用,我会帮助你们的。只是……估计你们跟诺坦狄之间的联手,已经泡汤了,被一位盖世奇女子给破坏掉了。”

    “谁?!!”太殇耳尖,问道。

    李松石笑而不语。

    他说的,自然就是云澜,在云澜的计策当中,根本没给诺坦狄将一个个敌人引来让李松石镇封的打算……换句话说,诺坦狄将完全做不到之前他所答应的,将那些太古蜃婴来给诸多老牌至强者和李松石镇压。

    诺坦狄的计划,就被云澜仙子在无意中轻而易举地破坏掉了。

    而此时,诺坦狄也正在为此事苦恼着。

    却说,那群太古蜃婴们的数量,现在就只剩下五十人了,其中三十人正在对那二十人出手镇压。

    其中二十人将那边的十九个人给牵制住,另外十一个人对那一个进行围剿镇封,造成这样的局面,很,就能够将那二十人给镇压下去。

    “太好了,只剩下我们三十个人了……诸位,现在只剩下我们这个团体的核心人员了,该如何分配希望原力池?可以考虑了吧?还是先去将那些小家伙们抓过来?”

    一名全身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女子说道。

    这女子的本体也是太古蜃婴状,但现在也是变成自己长大后的模样。看起来身材非常之惹火,非常之火爆。整理]而且,身上都是穿着大红的缎料制作的衣物,贴身的衣物紧紧绷着,料面光滑,让人忍不住产生出一种想要抚摸过去的感觉。

    “哈哈哈哈,玛蕾丝,你说得不错,现在的确是该考虑考虑我们这部份人该如何分配希望原力池的事情了。”

    诺坦狄说着,就带着二十来人,将玛蕾丝在内的八人个给围了起来。

    “诺坦狄,你这是什么意思?!!”玛苗丝惊怒交加。

    “没什么意思……我们一开始就打算只是利用你们而已。上!!!”诺坦狄一声大喊,周围人群疾扑而上。

    一阵怒吼,那八个太古蜃婴们拼死反驳,结果,逃窜也罢,反击也罢,最终仍是被镇压困封住了。虽然只是暂时性的,但也足免了。

    “只剩下二十二个人了……”诺坦狄看了看周围,点点头:“诸位之前相互间立下誓约的,请站出来。”

    “立下誓约?!!”又有八名强者脸色一变:“你,你……诺坦狄,难道你……”

    诺坦狄淡淡一笑,然后就是十一个人与诺坦狄站在一起,一共十二个人,将那八人给围困住。

    那八名强者一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掉下来了:“诺坦狄啊诺坦狄,原来你竟然连我们都一起算计了。只是,你们十二个人,就想将我们八个人给镇压困封掉?呵呵,你们也太有把握了吧?”

    “不是十二个人,而是十三个人。”诺坦狄淡定地说着。

    “十三个人?!!”那八名强者神色一变。

    “不错,这个算计上千名太古婴蜃强者的计划,不是我想出来的。我也没这等本事。”

    “难道……”那八名强者似乎想到了什么。

    而这时,真实本源世界当中,其中一个浮于虚空中的光茧,突然爆炸开来。

    云澜仙子神色清冷,平静地坐那边飞了过来。

    在场八名强者全部神色一变。

    他们八名在之前的排位战中,只属于排在第

    七百八名之后的,而那十二名强者,也都是排在一百多名这样,实力有一定差距,但相差还不远。

    但是,云澜仙子却是前三十名的强者,一旦排到她那位子,实力就比后来者高出不少。

    不说别的,单只追踪手段,就能让在场任何一个都逃不掉。

    只要有她居中调度,剩下的人……将完全失云逃脱的希望。

    接下来,也果真有如所料。

    云澜仙子身上涌起强大的精神意志力量,与那十二名强者联手起来,只一阵冲杀轰击,炸得真实本源世界当中虚空破碎连连,就把那八名强者弄得分散开来。

    虚空中,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凝聚成一丝丝一缕缕的七彩之光,仿佛洞穿一切时间与空间,在周围不断地盘旋着,禁锢了方圆亿万光年内任何强者进行空间穿越……除非,对非硬生生地将这禁锢给撕裂掉,然后再进行空间跳跃。

    但是,云澜仙子布设下来的禁制岂是让人轻易在瞬间就能破开的?只要在撕裂禁制的时间稍缓,就会迎来云澜仙子的打击,迎来其它人的打击,打断掉那那撕裂禁制的举动。

    之后,看着这八名强者被分散开来,还无法通过跨越空间逃跑。剩下的十三名强者,其中十一人只盯着一个敌人围攻,根本不理会其它七名敌对强者。

    而云澜仙子和诺坦狄则在周围旁观,随时支援,不给那名强者逃跑,也不给另外七名强者救护。

    “可恶!!!诺坦狄,云澜,你们两个贱人给我们等着!!!大家跑出去,把那些被困封住的强者们统统解救出来,我看他们还想要独霸希望原力池!!”

    有人大声吼着,另外六名强者顿时响应。

    一刹那,朝向四面八方飞去。

    同时,还在身上凝聚了强大的精神意志,准备随时撕裂虚空逃跑。只要七人同时动手,至少也有一两人能逃窜,那救出那些被暂时镇封的强者,局势将会彻底扭转过来。

    “哼,你们现在才这般打算,已经太迟了!!”

    云澜仙子说着,那名被十一人同时围困的强者已经被镇封住,困在一个光茧当中,动弹不得。

    而后,十三名强者同时朝四面八方追去。

    云澜仙子追一个,另外的十三名强者两人追一个。

    只听一阵乒乒乓乓的剧烈爆响。

    那些以二敌一的强者很就将那想要逃窜的七名强者给逼退了回来。

    十三人将那七人团团围拢住,凝成一个阵势。

    “看你们还想跑!!!”云澜仙子冷声道。

    “啊!!!云澜你这个贱人!!你给我等着,只要我有脱困出来的一天……”

    话未说完,云澜仙子右手一伸,一股凝聚成实质的精神意志力量形成一道光速旋转的光柱,狠狠地轰入他体内。

    刹那间,每一寸肌肤当中都有无穷无尽的异种精神意志,凝聚转化为一个个宇宙位面,然后轰然爆炸。

    倾刻,就将他炸得皮焦肉烂。

    周围十二名强才一拥而上,就将他给禁锢了起来。

    然后,就变成了十三对六!!!

    五五互相缠斗,互相困封空间,另外八人专门针对一人攻击。

    倾刻间,局势完全扭转过来。只剩下十三名太古蜃婴。

    云澜仙子冷目一扫,道:“诸位,希望原力池最少有十个愿望出现,只要不是很倒霉,十三个愿望是会有的,我们每个人都能许一次愿。现在,我们先去将那些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小家伙们抓过来吧。

    “如果他们不是心甘情愿的,就要抓到两个以上,不给他们陷入深睡的机会,也既不给他们稳守自身力量不外泄的机会,也不给他们散发出拥有破坏性的精神意志,那就绝对能献祭成功。如果运气好,还能让他们保持着清醒且心甘情愿,一个就能将希望原力池召唤出来……”

    云澜仙子一说,这些人顿时大为兴奋。

    “让他们心甘情愿也很难。让他们不稳守自身力量不外泄也难,而且想要禁住他们散发出来的拥有破坏性力量的精神意志,更难……”

    诺坦狄道。

    云澜仙子冷冷道:“那就多抓几个,把他们打晕后丢进去。虽然那样献祭起来效果会差些,但只要抓得多了,丢十个八个进去,十个不行就二十个,二十个不行就三十个,那哪怕是处于沉睡状态,只要他们自身不蕴含恶念的希望之力被激发出来,也一样能被献祭成功!!!”

    众多强者凛然。

    诺坦狄道:“那有希望之光护体与有希望之火护体的生灵,能不能拿来献祭召唤希望原力池?”

    “也不是不能。只不过他们蕴含的希望之力太少。而且,一旦妥协,就是立分生死。所以很容易在心中抱着一点永不妥协的希望,那本源紫气当中的希望之力就不会被调动。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不同。因为他们足够强大,性子由方锐而变得圆滑,心中能抱着永不妥协之念的,少之又少。所以,反而能被利用。”

    “原来如此……”诺坦狄还是听得不大明白。

    但起码也了解了一点:拿大量昏迷状态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去献祭,肯定能将希望原力池召唤出来。

    当即又问:“那为什么以前没人用这办法将希望原力池召唤出来,而是用什么花仙子?”

    云澜仙子道:“用这种办法,同样需要先发动血战。其次,动静太大,很容易将沉睡中的太古蜃婴惊醒。而且,如果一连需要将多名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献祭,那持续不断的巨大动静,就不是容易将沉睡中的太古蜃婴惊醒了,而是必定会把太古蜃婴们都惊醒,还全部吸引过来。

    “所以以前少用。但现在……嘿嘿,绝大部份太古蜃婴都被镇封。除了那些几乎都睡死过去,如同盘古大神一般的太古蜃婴,难以在短时间醒来的之外,别的就只剩下我们,那就不用担心动静太大了。

    “好了,不多说了,出发动手吧!!”

    云澜仙子手一挥,众皆应诺,朝李松石等人真身所呆的地方飞来。

    而与此同时,某个光茧当中,某名太古蜃婴,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呵呵,现在外面,肯定打得很激烈吧?云澜啊云澜,你和诺坦狄的计策,没想到会被我猜出来吧?看到你们交头接耳,然后就四处拉人,后来就发生了动乱,而云澜你却提前被镇封……哼,这等计谋虽然弯弯绕绕颇多,又怎么瞒得过我这等智者?

    “现在外面还没有希望原力池的波动爆发,而且,太古蜃婴们释放出来的力量波动也还有十几名,看来,你们现在是在进行最后的准备了……嘿嘿,一旦大战即将结束,就是你们抓住了几个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的时机,那时,我就可以考虑是否出去了。

    “虽然周围这封印很强大,正常情况下可以将我困封几十年时间,但是,如果我使用积累下来的希望原力一举轰杀,又岂会破除不出去?!!”

    那太古蜃婴悠然地说着,随后又喃喃算计道:“等下得仔细感应一下,看看他们是大战停止后没多久就迅速召唤原力池,我就该直接冲出,再迟没召唤希望原力池,就必定是在布设禁制,那时也不得不动手突围而出了……他们十三个人,我这里多出一个,想来他们不会浪费掉时间来追击我的,最多只是暂时阻止我入侵……那就是机会。”

    可是,这个太古蜃婴聪明,其它太古蜃婴也不笨。

    另一个光茧的内部,某个太古蜃婴神色凛然:“诺坦狄,好了不起的计策,虽然不知道你跟谁合作,但是……哼,老子早看清你是在背后推动的人手之一。你们现在把人削减得差不多了吧?现在正在与那些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小家伙们激战吧?等到你们激战结束,就是老子我出手的时机。”

    而再另一个光茧当中,一个全身燃烧着火焰,美艳无比的女子,冷声道:“哼,诺坦狄,算你厉害,居然把老娘禁锢了起来。没办法,既然这样,老娘我只好使用希望原力破围而出了。不过,现在还不争,等你们抓到几个小家伙之后……最后是在希望原力池开始召唤之后……嘿嘿,如果老娘我估算得不错,别的太古蜃婴肯定也有积聚着希望原力随时脱困的。

    “所以,老娘我就等到那些老不死的家伙们冲出去跟你们混战在一起,那时,才是渔翁得利之机……嗯,这次破开光茧,得消耗多一点希望原力,以部份原力掩饰我的动作,不要被人发现了端倪……”

    如此,一个个被临时困封起来的太古蜃婴,一个个都是老奸巨猾,将计就计地藏身在那些光茧内部,时刻等待着破茧而出,然后一举夺取最大利益。

    此时,这真实本源世界就是暗流处处,四处危机起伏。

    而那十三名太古蜃婴,此时就朝李松石的真身那边赶去。

    上百名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们一感应到,脸色一变:“不好,十三名太古蜃婴一起赶过来了!!!”

    李松石略一感应,脸上却装出讶异的表情:“哦?你们不是说,诺坦狄只将敌人一个个引过来,给我镇封的吗?现在,又该怎么算?”

    “哼,诺坦狄那卑鄙小人,肯定是临时改变主意了,这个墙头草!!!”有人骂道。

    太殇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周围的阵势,肯定抵挡不住。”

    坦丁哈哈大笑:“挡?!!为什么要挡?!!现在我们就一举冲杀过去。我们的实力又不比太古蜃婴弱得太多,大家都是念动道生颠峰境界,谁怕谁啊?而且,我们有上百人,他们才十三个,我们怕个屁!!!”

    众多强者顿时反应过来。

    “诸位,我觉得不该一窝蜂地冲杀出去!!”李松石说道。

    众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讶然:“那你觉得该怎么做?!!”

    李松石嘿嘿笑道:“我们一举冲杀出去,说不定其中一部份人会被那些太古蜃婴们各个击破……要知道,太古蜃婴与我们最大的不同,就是可以化身亿万!!”

    “化身亿万?!!那我也懂得!!”坦丁不以为然道。

    李松石淡淡道:“我来自三千大千世界,就是来自盘古大神的梦境。在座的诸位当中,太上老君,太一,元始天尊,阿弥陀佛,紫微大帝,玉皇大帝,卡俄斯,天老,布洛陀,开天祖凰,开天始凤……等等等等,诸位都是盘古大神梦境中意念所化。

    “而且,还是一小缕意念,却能有念动道生境界的修为,那如果盘古大神分散无数意识出来,变化无数化身……”

    众多强者听着,脸色一变:“那岂不都是念动道生初阶的强者?!!”

    “不错!!”李松石道:“念动道生的境界,高低分明,初阶的再多也打不赢高阶的,更打不赢颠峰状态的。但是,想要做做坏事,却足够了。比方说拖延时间什么的。蚁多也难免咬死象啊……”

    众多强者略略点头。

    的确,念动道生初阶的强者再多也对他们造成不了威胁。但问题是……那个境界的强者数量一多,就足以将他们给困封住。

    “所以,依我所看,我们就该将自身的精神意志集中在我们周围的阵势当中,以阵势跟他们对抗,缓步推进,稳打稳扎!!”

    李松石一说,坦丁顿时反对:“为什么这么麻烦?何不直接干脆点出手,干净利落?别说怕什么哪个人落单被他们各个击破,我们现在可是人数比他们多。有谁会是在一瞬间被他们给击垮的?”

    李松石道:“好吧,就算我们实力强大……但是,太古蜃婴的任何一人都比我们当中的人要强大。他们就算对我们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胁,但想要‘败事”也足够了吧?如果某一名太古蜃婴逃了出去,事后潜伏在侧,等到我们召唤希望原力池时再冲杀出来……”

    众多强者一阵惊呼:“难道你想将那些太古蜃婴们一网打尽?!!”

    李松石嘿嘿一笑:“为什么不呢?!!”

    随后又解释道:“我们可以先作一个伪装,装成害怕他们而固守大阵的样子。但是,我们却不要让大阵变得太过坚固,让他们花费一点手脚才突破进来,那样他们就不会起疑。

    “接着,我们就……”

    话说到这里,太一顿时击节道:“那就关门打狗?!!”

    “不错。就是关门打狗!!我们一开始先诱敌深入,然后再关门打狗!!只要他们突破阵势当中几万光年,那我们就可以将绝大部份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加持在阵势上,让他们进不来出不去,没办法进行空间跳跃,只能高速飞行。然后,我们再联手出击,以强势一举将他们击溃,镇压!!”

    众多强者听着,眼睛顿时大亮:“这个办法好,这样一来,这些强者们就一个都跑不掉了。”

    “那如果他们不上当怎么办?”太殇问。

    李松石冷笑道:“不上当?如果不上当,我们就在这里固守,急的是他们。而且,什么叫诱敌深入?!!我们可以派一两个人过去试探嘛。不用装作打不过了,太一陛下肯定是逃亡的命……”

    “你!!”太一怒气冲冲。

    “难道我说错吗?”李松石笑道:“我们先派念动道生初阶,然后派中阶,再然后派颠峰境界。人数多多少少地掺杂,不断地试探着,给对方一种我们正在试探突围的感觉,而不会怀疑到我们在yin他们。

    “然后,那些强者在连续发现我们的实力似乎不怎么样之后,再加上等得太久,总会忍不住想要尝试着也攻进来的……但只要他们一攻进来,那就别想出去了!!”

    太一听着,就问:“那如果他们也是试探性地攻进来呢?”

    “我们就以绝对的人数将他们赶出去。比方说,我们这边有上百位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就装作十个人联手就可以将他们一个人击退……这样,他们不会怀疑我们的实力太弱,也不会觉得我们的实力太强。然后……”

    李松石略一停顿,那奥古斯都道:“然后那些傻3们就会派出十个以上的人出手,近乎倾剿出动?!!”

    “不错,我们就可以加持大阵,将他们一举困封!!不过,在困封大阵之前搞清楚对方是不是十三个人进来,如果是十一十二个进入,我们还要悄悄留着几十号人按兵不动,然后在大阵将那些人困封之际,几十号人一举出动,将那观望的一两个人给赶进来!!”

    李松石说着,诸多强者皆恍然。

    “不错,此计大妙!!!”众多强者抚掌大笑:“如此,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只是,在笑着的同时,这些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却是一个个目光闪烁,心中暗凛:“李松石这丫的,兵法计谋怎么这么出色呢?真是太危险了。看来,我们击败那些太古蜃婴后就要与李某人放对,胜算不高,是不是搞点小动作为以后作准备呢?”

    而李松石则是笑眯眯的,但心中却是在哈哈狂笑:“一群蠢蛋,到时侯你们就会发现,到底是谁上当,谁被算计了……可怜的太古蜃婴,可怜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还有,好可怕的云澜仙子……除了我,剩下的人全部都落到你的算计当中了……如果我这边不是偶然发现了你,就一直关注着,恐怕,就连我都被算计在内。

    “只是,到底那云澜仙子是何来头?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头脑,几乎可以与我手下的智囊团的集体力量相媲美了?!!”

    李松石疑惑不解的同时,另一边,那云澜仙子与诸多太古蜃婴们一边赶来,一边以神念进入加速空间速交流着。

    “云澜仙子,此战不妙啊!!”诺坦狄说道。

    “如何不妙?”云澜仙子问。

    诺坦狄道:“对方有上百人,实力比我们强大……”

    旁边一名太古蜃婴道:“我们又不是击败他们,而是要抓走一部份人。所以我们只需要一大群人一拥而上,盯着一两个人追杀,总能抓住几个的。”

    诺坦狄为之气结,心中怒骂:“哪来的傻?!!”

    当即就道:“可是如果他们有大量人逃跑出去,潜伏起来,岂不是对我们接下来的召唤希望原力池造成威胁吗?”

    “怕什么?我们十三人将那希望原力池周围团团困着,那区区小辈,就算有上百号人,又岂能冲击过来?!!”

    诺坦狄一听,气不打一处出,道:“那如果他们看到冲击无果,跑去将那些太古蜃婴们给解封,让那些老家伙们给我们找麻烦怎么办?更何况……你以为上百个小辈集中力量一举冲杀,就不能冲破我们的阵势?哼,如果是在我们团结一致的情形下还有几分可能,但在召唤希望原力池成功之后……”

    说到这里,周围的太古蜃婴们脸色都是一变。

    的确,到时侯,大家能否万众一心,还是两说呢。

    “那该怎么办?”有太古蜃婴问着。

    诺坦狄道:“我不知道,所以才问云澜仙子啊。”

    所有人都望向云澜。

    只听云澜仙子道:“很简单,瓮中捉鳖就可以了。”

    “瓮中捉鳖?”

    “不错,如果我所料没错,那些小辈们没亲眼见识过我们的实力,应该不大会把我们放在眼里,所以,要么是一举冲杀出来,要么就是固守在他们现在呆着的那些巨大的阵势当中,yin我们进入,企图一举将我们全部镇压!!!”

    云澜仙子一说,太古蜃婴们先是一怔,随后就哈哈大笑起来:“那些小辈想将我们都镇压?实在是太好笑了。他们也不看看自己的实力。”

    云澜仙子恍若不闻,只冷静地说着自己的办法:“他们不会一开始就冒头攻击,可能会等我们接近得差不多时侯,再一举突袭,以争取最大战果。所以我们一开始先不要靠得太近,去到差不多接近那个阵势时,我们就突然凝聚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将周围全部困封起来,不让他们跳跃空间离开。

    “然后,将我们的意志渗透入他们的阵势中,与他们争夺阵势的控制权,将精神意志加持在他们的阵势当中,反过来困住他们,不让他们有任何人能逃得掉……”

    众人微微点头:“就如同攻城,城里的人依靠围墙拒敌,但外面的人如果夺了城墙,守住四门,也可以让里面的人出不来?!!”

    “不错。”云澜仙子点点头。

    “可是,万一他们一开始就没等我们靠近,而是直接就冲杀出来,怎么办?”有一名太古蜃婴问道。

    云澜仙子冷声笑道:“不可能!!他们毕竟不是白痴,哪怕再自大,哪怕自认实力比我们更强,在能够选择偷袭获取更大战果的情形下,不会主动出击,放弃偷袭的机会。而且,如果心大一点,想将我们全部吞没,那就更不可能主动出击。

    “否则……不用等到我们靠近,他们现在就会出动了。”

    众人点点头。

    云澜仙子又道:“所以,此战一定要小心……因为,现在我们背后用来召唤希望原力池的地方没人看守着,就必须将他们全部困住,一个都不让逃出。”

    众人凛然。

    “怪不得之前我们不派人在后方镇守,就是为了想将这些小辈们都困住,那后方有没有镇守都无所谓了啊。”诺坦狄拍马屁道。

    云澜仙子笑道:“不错。不过,这也是一道计策……诸位应该想到,那些小辈们肯定会对我们身后那个可以用来召唤希望原力池的地方感兴趣。

    “所以我们这般倾尽全力出击,一来是可以凝聚全部实力,更方便战斗,二来是为了防止内部某些人暗暗在后面动不良心思。而第三嘛……就是给那些小辈们一个机会,让那些小辈们以为可以通过困守阵势的方式,yin我们一举出动,让后方空虚,那样,他们就有了机会……”

    云澜仙子说到这里,众人沉吟了一下,诺坦狄最先反应过来,道:“云澜仙子的意思是说……如果他们有人溜出阵势之外,向我们主动攻击,那我们就会有部份人回守,守在那个希望原力池附近。这样,就算这些小辈们将我们进攻的一部份人击败,他们也没办法安全地获取希望原力池……

    “所以,他们为了获取更大的战果,就会暂时按兵不动,静等我们离他们近些,同时也是离用来召唤希望原力池的那块地方远此,由此一举将我们困住,让他们好有机会安全地夺取那块用来召唤希望原力池的地方?!”

    云澜仙子点点头:“不错。所以,我们只要倾全力出动,那些小辈们就会有极大的机率选择固守不动,好让我们离开那块用来召唤希望原力池的地方远一些。

    “同时,这也方便他们潜伏在阵中准备偷袭我们,或将我们一网打尽。

    “但也因此,给了我们将他们尽数困封住的机会……”

    这下子,众人终于是所有人都听明白了。

    “那等下,我们就用先前所说的办法,反过来将他们困在阵中,接着,把他们有可能出现的试探一一打退回去,或直接把他们试探的人手抓住。然后,就大功告成了!!”

    云澜仙子说道。

    那诺坦狄道:“那如果他们试探的人太过小心谨慎……”

    “那我们就假装深入一些,被他们困在阵中……但反过来,我们也在他们阵势的基础上,更加多一些阵势和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让他们也出不来,同样能困住他们!!”

    众人听着,又有人问:“那要是他们上百号人集体冲杀出来……虽然我们不惧,但难免有顾及不到的人逃跑啊……”

    “那我们一旦感应到大批人手出击,就退出阵势外,固守阵势,将他们狠狠地压制回去。只要能护着他们的阵势不被破坏掉,他们没办法速突破逃离出来……如同攻城战中,只要城墙没被毁,城内的人也没办法从城门以外的地方逃出……”

    云澜仙子说着,这些太古蜃婴们考虑了一下,觉得似乎没有太大的漏洞了,就相互完善了一下。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云澜仙子心中却在暗笑:“一群傻瓜,其实,你们用什么进攻的方式都无所谓,战斗是胜是败也无所谓,只要你们在这边进攻……那就足够了……呵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