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八十八章激战阴殇

第七百八十八章激战阴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空间中的众多强者心神一凛,下意识地就破开空间逃跑出去。

    随后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个闪烁着强烈雷光的拳头,方达千丈,一下了就将这个空间给轰碎,不知多少强者来不及逃离,被被轰飞了出来。

    眨间之间,大批量的太古蜃婴连手闯入了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所在的地方,然后以三个围一个,狂殴了起来。

    “不,不可能对方怎么可能来这么多人?”太上恶身等人惊怒万分地吼道。

    就在这时,李松石手一挥,身边顿时出现了二十几名花仙子的化身,都不是真身出现,但都是接近于念动道生初阶颠峰的境界,如果被击溃击散,真身一样会元气大损,不吝于以真身出动。

    当即,众多花仙子身形一晃,迎上去,分别选了一名太古蜃婴,直接就动手。

    只见一连串的轰鸣巨响,一连串炽烈白光爆绽出来。

    等白光过去,李松石和诸多花仙子都消失了,在场的许多太古蜃婴也都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个个巨大的光球。

    太殇心神震憾,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李松石……李松石出卖了我们?不对,不是出卖,他算计了我们?”

    心中惊疑之际,太殇手一挥,李松石交给她的那件神奇物事释放出来,她就与一名太古蜃婴卷进一个禁锢空间当中。两人,只有一人能离开。

    只不过,在场诸人的动作都不明显,周围的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混然不觉,那些太古蜃婴们更没发现李松石和太殇等人不见了踪影。

    甚至,就算是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们发现了,也只以为李松石是为了帮助他们,而先将那些太古蜃婴们给困住,一个个还满怀着希望,等着李松石去救他们。但是……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那些光球仍存在于虚空当中,周围太古蜃婴们的攻击越来越强烈,加入进来的敌人越来越多,最后,一个个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不得不逼着消耗希望原力来抵挡。

    可惜的是,他们释放希望原力的速度如何比得上几名太古蜃婴同时出手的速度?对方的希望原力也不比他们少。

    所以,以多打少,很快,就是一名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被硬生生揍晕,被**力困封了起来。

    当然,说是揍晕也不完全妥当,起码那名强者还是能清楚地知道外界的事的,只不过,却被**力给禁锢住,短时间内无法突破重围,元神被封印在真身内,动弹不得罢了。

    如此,一个个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被困封压制,一个个满脸悲怆之色,心中都在想:“李松石呢?李松石那混蛋呢?他到底在哪?为什么这么久还没从那些光球中超脱出来?难道,他出了意外了吗?”

    这些强者们,现在一个个都将希望寄托在李松石身上,浑然忘了,不久之前,他们还想将李某人镇压起来,将他置于死定,浑然忘了,他们还一心想要对付李松石,更忘了,他们与李松石是敌人,是立场彻底敌对的敌人。

    但是,他们现在做梦也想不到,现在,他们早被抛弃了。

    除了一开始对李松石仇恨不是很深的几名颠峰强者得到李松石的帮助,现在还困在某些禁锢光球内部,与各自敌对的太古蜃婴战斗,其它的,统统都被李松石给算计了,给抛弃了。

    这算不上是出卖,因为李松石从来没将他们当成自己人看,他们也没将李松石当成自己人看,只不过是相互利用,短暂合作罢了。一回转过头,就是敌人。

    所以,这个时侯,他们被李松石算计,也无可厚非。

    至于李某人,现在又如何了呢?

    此刻,李松石正呆在某个光球当中,对面站着一个全身散发着阴森森寒气的太古蜃婴。那个名叫阴殇的男子。

    “真是意外啊,居然把你给困进来了。”李松石很意外地说道。

    阴殇抬头看看天空,又看看脚下,发现这里是一个方圆数百万光年的小位面空间,随着吸纳的能量增多,这里便会渐渐地转化为一个宇宙,有着若干个大千世界的大小。

    而且奇怪的是,这个位面的能量和精神意志,仿佛和他及另外一个人的气息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并且能够将他们释放出来的精神意志力量尽数吸纳,成为这个位面空间的一部份。

    然后,这个位面空间,又成为禁锢住两人的牢笼。

    换句话说,两人在这里释放的精神意志和种种能量越多,这个牢笼就越牢固。

    “天才的构思啊……除非能够一瞬间释放出超过整个牢笼数倍的力量,才有可能突破出去。但是,攻击这个牢笼,又相当于攻击自己。可以说,这是个几乎无解的难题……除非拿出海量的希望原力,强行突破此地,才有可能出去……”

    阴殇说着,眼神静静在虚空中扫视着,淡淡地道:“你是谁?弄出这么一个牢笼来,可了不起啊。”

    只是,虚空中没有任何人影浮现,只有李松石的声音传来:“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我一起被困封在此地。你想脱离这里,只有两个办法。”

    “哦?两个办法?”阴殇悠然说着,却是不紧不慢,暗暗戒备与打量着四周。问:“不知是哪两个办法?”

    “第一个办法,自然就是使用你刚刚所说的,采用大量的希望原力,强行突破此地……不过,这样会让你受伤。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希望希望原力突破这个牢笼,而是借助希望原力将自己传送出去。”

    “嗯。说得好。”阴殇点点头:“如果强行突破这个地方,反倒是让你也逃出去了……第一个办法是使用希望原力,那第二个办法呢?”

    “击败对方”

    “击败对方?”

    “不错,在击败对方的一刹那,就会获得彼此双方的力量加持于身,引动整个禁锢空间的力量,将他传送到外面去。而失败者,就被困封在这里。”

    李松石淡淡说着,那阴殇先是沉吟了一下,随即失笑:“厉害,实在是厉害……果然是厉害。这真是相当阴险的手段啊。”

    “哦?怎么说?”李松石的声音从四面八方飘飘缈缈传来,似乎在打量着阴殇的破绽。

    “如果我与你在这里激战,那最后释放出来的力量,肯定会被这个禁锢空间吸收,到最后,反倒更难以脱离这个地方吧?”

    “不错。”李松石承认。

    “而且,这个地方却是坚固,我想使用希望原力离开这里,就越是困难……可以说,我们战斗得越是激烈,那最后双方都离开这里的机率,就越是渺茫。当这个禁锢空间的禁锢力量强大到我们单凭自己储备的希望原力全部用上也没办法离开的情形下,那我们两人,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除了那条拼死战胜对方的道路,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错,你说对了。”李松石说道。

    这时,阴殇突然笑道:“好阴毒好诡诈的招数,不过,我可不上当呢……隐身在暗处中的小家伙啊,如果我猜测得没错,你肯定有办法不借助希望原力,也不用击败我,就能够离开这里吧?所以,你就想逼我向你出手,然后,等到战斗激烈到一定程度时,你就突然脱身离开,将我镇压困封在此……是也不是?”

    李松石的声音沉默了。

    “呵呵,看来我是猜对了……”阴殇说着,手一翻,一团希望原力凝聚而成的希望原液在掌心凝聚。

    就在这刹那间,辟辟叭叭的一边串巨响,阴殇竟然不明不白地就挨了七八十个耳光,然后一个大腿狠狠地踹在他的跨下,将他踢飞出百十光年开外,狠狠地撞到这个禁锢空间的内壁,又重重地掉落下来。

    “嗷~~~~~~~~”阴殇一阵惨烈的痛呼,双手捂着跨下,满脸豆大的冷汗不断滴落,眼神中充满阴狠的光芒,盯着周围的虚空:“小辈……小辈……你好狠哪”

    “哼。”李松石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中传来:“既然你看破了真相,我岂能容你从容离开?你再试着将希望原液取出来吧,看看你能否离开?”

    话声刚落,就见虚空中一团希望原液迅速化散,变成了一圈紫金色的光波,朝四面八方扩散,一下子融入了整个禁锢空间当中,将整个禁锢空间扩大了数千倍,而且坚固了不知多少。

    阴殇取出来的希望原力液,不知道是不是蕴含着什么古怪的地方,李松石是不敢在没经过仔细检查之前就随意收取起来的。否则倒霉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现在这种情部我,根本不可能避开阴殇的耳目将那希望原力液检查一遍,所以,干脆就转化为护持这个空间的能量,让阴殇更难以脱离此地吧。

    做完这一切,李松石的身影又不知藏到哪去了,声音自四周传来:“阴殇,你果然够聪明够机灵。智计几乎不在云澜仙子之下,一眼就看破了这个禁锢空间的奥秘。但是,我又岂容你从容离开?”

    话声一落,一道炽热的光芒从阴殇背后嗖的一声,直接洞穿了他的肩膀。强烈的红莲业火与净化之光纠缠着,一下子燃掉了他的大片衣服。

    阴殇冷冷一哼,精神意志迅速流转,一下子就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的火焰给灭掉了。以十倍于那红莲业火与净化之光当中蕴含的精神意志,将这道炽芒给化散。

    他的身体与衣袍也迅速恢复原状。但是,刚才的损耗可不小。释放出来的能量,也有大量被周围的禁锢空间给吸纳掉了。

    他身形一动,一股浓浓的黑雾气息将他团团笼罩住,然后,他的身形隐没在虚空当中,也消失不见了。

    整个禁锢空间当中,仿佛只是一片虚空,还有一些刚刚形成的星辰。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影,阴殇与李松石都不知道藏在哪处。

    “小辈……”阴殇的声音自虚空中传来:“虽然我不知道你用的什么办法隐去身形,但是,想要在我这玩隐形的老祖宗面前隐身?哼,那是你最大的失算”

    话声一落,一股无形的精神波动从虚空中的某个点朝四面八方扩散。

    那是阴殇的精神意志力量,如同无形的电磁波一般,不断地扩散着。

    但是,他的精神意志力量实在太过强大了,所过处,精神波动都与虚空中游离的能量相互感应,形成一圈圈密密麻麻的蓝白色光圈,如同电弧一般。

    每一道光圈,都拥有着强烈的磁暴力量,足以轻易毁灭一般的物质,连原子核都不放过。

    这样的光圈,拥有着跨越空间的力量,迅速地扩充到了无数光年之外。片刻之间,就遍布了整个禁锢空间,撞击在禁锢空间的内壁,又反弹回来。

    整个禁锢空间当中,处处都是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的波纹。纹理紊乱不堪。

    就如同一个大水盘里,水波从一个点不断朝四周扩散,又反弹回去一样。

    更可怕的是,这里的波纹是立体的,相互交织,就与禁锢空间当中的游离能量产生了相互感应。一时间,波纹与波纹之间,产生了强烈的电弧,电光不断跳窜。强大的混沌雷光,在整个禁锢空间内不断地碰击释放着。

    这,还仅只是阴殇释放一股神识而已,还不是真真正正的出手,就引如了这如同雷池炼狱一般的可怖场景。

    实在是太强大了

    只是,他释放出来的这股精神意志,这股神识,仍被禁锢空间吸纳着,让这个禁锢空间不断地扩张。

    而且,更可怕的是,在阴殇如此强大的神识扫描下,居然仍没有任何办法发现李松石的影踪。

    “怎么可能?”阴殇心中暗骇,不信邪地加大了神识探察力量,加大了精神意志力量的释放。

    可是,李松石的身影仍然不被他察觉。

    冷汗,暗暗从他额上流出。

    只不过,他仍身处于隐身当中,而且声音也是通过神识从四面八方扩散出来的,所以没被人看到。

    “难道……那小辈已经通过什么古怪的办法离开了?嗯,一定是这样的”

    阴殇想着,就问:“小辈,你还在吗?”

    话声一落,阴殇顿时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狠狠地撞击在他的后腰上。

    他整个人就如同炮弹一般,轰的一声巨响,撞飞出了数千万公里之外,狠狠地撞碎了一颗恒星,身形狼狈地现形在虚空中。

    “在。”李松石的声音冷冷地从他刚才站立的地方传来。

    阴殇心中一惊:“你知道我的位置?”

    话声刚落,就反应过来了:“刚刚我释放出神识探测,你就是从这发现我的位置吧?”

    阴殇问着,李松石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不错……你那神识波动,居然与游离能量产生了感应,简直就如同黑夜当中的烛火啊……哪怕是凡人,都能一眼看出,那光波的中心点在哪里。稍微学过几何的人,看到一个光圈,都能推测出你的位置,更何况是我?”

    阴殇大惭,正要再问,顿时就感到一股浩浩荡荡的红莲业火从他脚底下传来。

    他吓得身形一晃,退开了百十公里,一下子又隐入了虚空当中,又惊又怒地问道:“小辈……你,你厉害。你到底是怎么隐身的?居然连我的神识都发现不了你的所在。”

    李松石淡淡一笑:“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李松石现在可是将诸位花仙子的天赋仙术和能力的资料,交给那些对他的忠诚度是恒定不变的百分之百的混沌不灭天魂创造出来的信徒,让那些美女智囊团信徒们分析着,搞清楚种种花之灵气相互融合会产生出什么样的力量,不同的花之灵气配比,相互融合后拥有的神奇能力,时时刻刻都在不断地分析着。

    再加上李松石那虚拟神国当中,专门用来研究这种东西的地方,时间加速又比别处要快许多。

    所以,他的实力,在不知不觉当中,就是突飞猛进,相当于时时刻刻有人在帮他参悟他的力量,有人在帮他感悟他自身的力量,他只需要吸收这部份详尽分析过后的资料,再自己稍稍思考一番,转化为完全属于自己的知识,就可以了。

    因此,他的实力,不知不觉当中,已经变得无比的强大和可怕。几乎外界每隔一秒钟,他的实力就提升了好几成。

    如今他施展的能力,是一种融合了楚香虞花仙子的天赋仙术和梅雨心的天赋仙术而成的能力。

    楚香虞的天赋能力是融合,晋阶后的能力更是能将天地万物相互融合,将种种不同的精神意志相互融合。

    以此力量,李松石完全可以将自己的精神波动和一身的气息,完美地融入这个空间中的任何精神波动和气息当中。不论这个空间内部多出或减少什么精神波动,增加或减少什么样的力量,他都能完美地融于其中,不会被人发现。

    再加上梅雨心那种能让人身形相貌,包括精神波动和元神状态都进行“易容”伪装变化的能力,更是如虎添翼。

    两种力量相互融合,两种花之灵气以特殊的比例融合,加持上两种不同的精神意志波动,再以洛清蕖那种能吸纳消化任何异种精神波动的能力,那种净化之光……只需极微弱的少许,一配合起来,刚好与李松石释放出来的精神意志波动相互抵消,没有外露。

    如此,在这广达数十亿光年的空间当中,他想要完全隐藏自己,简直是太容易不过了。

    任那阴殇如何瞪大眼睛,任他如何耗费心思,如何释放神识波动,都无法察觉出李松石藏身何处。

    这时,发现不了李松石在哪里,就冷冷一哼:“你以为,你藏身在暗处,我就逼不出你来了吗?”

    当即,再度释放出强烈的神识波动,他身上就涌现起一股强烈的黑雾,迅速朝四面八方扩散,弥漫遍周围的虚空。

    黑雾之中,蕴含着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所以,每一小缕的黑雾,都仿佛拥有了生命。一缕缕黑雾,如同一个个恶鬼,张牙舞爪,吞噬着虚空中的任何力量,将虚空中的能量转化为自身所有。

    李松石见状,哂然一笑,手一指,一团团红莲业火就在不同的空间方位点燃。

    数以百万计的红莲业火光团,数以百万计的净化之光,数以百万计的yu火,在整个禁锢空间内部不同的方位燃起,星星点点,一点都不起眼。

    而后,一连串轰鸣巨响,这些加持了念动道生境界意志的火焰团和光团,自行吸纳着虚空中的能量和精神力量,变成一个个拥有生命的强大神灵,刹那间,身形不断扩大着。

    这些虚拟化的神灵,这些红火焰和光芒组成的神灵,游走不断,不断地吞噬着四周的力量。

    最后,甚至两两相融。

    前后不过片刻工夫,整个禁锢空间,就有将近一半的空间燃烧起了熊熊红莲业火,净化之光处处闪现。

    更可怕的是,那阴殇释放出来的黑雾,居然被净化之光给转化吞噬,力量削弱之后,又被红莲业火点燃,让红莲业火更为强大。

    “这是什么火焰,这是什么光?”阴殇骇然说着。

    随后,就感到自己有些不妥。晃了晃脑袋,看看四周,就见周围的火焰当中,似乎有着一个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在翩然起舞。

    一时间,阴殇砰然心动,喃喃道:“湘湘………”

    而后,就猛然一咬牙,骇出一身冷汗,打量着四周:“无耻小辈,居然以幻术来蒙弊……”

    话刚说到一半,就见虚空中的红莲业火渐渐凝形转化,形成那一个他称呼为“湘湘”的奇美女子。

    那可是他当初还是实力很弱时的初恋。只不过因为意外,而被毁灭了。他一直就想着借助希望原力池将她复活。

    只是,以往的希望原力池的威力很有限。想要复活旁人很容易,相要复活一名太古蜃婴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初恋情人,却极难。

    要知道,那个时侯,真实本源世界当中,哪有多少生灵啊?虽然那些生灵都还不是不死不灭,但是,却是一个个资质超凡,比现在真实本源世界的生灵的资质还要强大。

    不然,阴殇也没那么容易达到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甚至更高一筹了。

    愣愣地打量着虚空中的那名女子,阴殇脸上神色变幻,忍不住抬起右手来,就要重重一掌轰过去,将那个刚刚被创造出来的女子给毁灭掉。

    但是,不知为何,他内心深处就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忍之意。往昔曾与那女子在一起时的种种回忆,在心底深处回想起来。脑海中,不断地浮现着与她呆在一起时的种种美好记忆。

    喃喃地,念着她的名,阴殇竟不禁有些痴了。

    李松石藏身在暗处,看着这一幕,淡淡一笑:“洛如姐姐令梦境成真的天赋仙术,加上玫瑰花花仙子陈绮玫妹妹那莫明其妙的降低人智商的‘浪漫之道’,融合起来后,果然神妙非常。”

    说着,右手一抬,手心处,抓着一根根红绳:“尤其是,将陈绮玫妹妹的花之灵气和精神意志,在楚香虞姐姐的力量的帮助下,融入这姻缘红绳,那效果更是神妙。”

    而此时,不知不觉间,阴殇的身影浮现在虚空当中,他的身体周围,隐隐约约有着虚幻化的姻缘红绳的影像在浮动。一边在他身体周围的虚空中盘旋缠绕着,另一边则系在那些刚刚出现的年轻美丽女子的身上。

    那些女子,此时已凝聚为一个人,如同一个活生生的人……只不过,实力是强大到超出神灵境界以上的强者罢了。

    阴殇愣愣地看着那个女子,眼神中满是柔情,良久良久,不忍移开眼睛。

    但最后,却仍是狠狠地盯上眼睛,右拳一轰。

    一道直径数十公里的光柱,轰的一声,直接就炸出百万光年之外,那个具现出来的女子,更是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本来,以他太古蜃婴的实力的一拳,那女子应该彻底烟消云散殒灭了的。

    但此刻,她眼神中居然充满着不敢置信的神色,满是哀伤,嘴角带着淡淡的,却又平静的笑容,凄凉地望着阴殇这边。

    最后那一眼……阴殇看到了。

    而后,就看着她缓缓消散。

    刹那间,强烈的怒火从阴殇身上释放出来,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笼罩住整个禁锢空间,一个充满了无比愤怒的声音传来:“无耻小辈”

    李松石微微一叹:“本来想以此引你进入最深层次的睡眠的。那女子全身上下都是以你释放出来的力量具现出来。若你心甘情愿进入梦境当中,那将是一个美梦,你不就能够永永远远与她呆在一起了吗……”

    “闭嘴”阴殇右掌虚张,散发出来的精神意志力量,吸纳着整个禁锢空间的游离能量,凝聚着一道道法则,转化成一道道光柱,倾刻间就凝聚入了他的右掌当中。

    那一团光,炽烈得如同千百亿个超新星爆炸,任何一道光线,都蕴含着强大的精神意志,蕴含着强烈的法则力量,足以刺伤任何元神寄托虚空境强者的眼睛,足以炙烤得任何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的身体焦热难奈。

    任何合道冥冥境界强者,更是擦着那光团就会肉身殒灭,元神破碎。

    而后,一股股相互纵横交缠的诡异精神波动,朝四面八方扩散着,描瞄着。一个个半透明的信徒的身影从他身上浮现出来,似乎要以人海战术,以位面投影化身将整个禁锢空间填满,以此找出李松石真实位置所在。

    “哼,好狠的手段,好强大好可怕的力量”李松石冷冷一哼,身形一闪,也在虚空中释放出自身最为强大的精神意志的力量,刹那凝聚到自己的掌心当中。

    “哼,你终于肯露面了?”阴殇眼神中充满了残忍之色,眸中的冷静已消失了大半。

    李松石心中喃喃道:“看来……那种花之灵气,再加持了希望原力之后,果然将这太古蜃婴的智商给降低了。”

    冷冷一笑,右掌平推,狠狠一掌朝那阴殇轰了过去。

    “来得正好”阴殇一阵怒吼,右掌也是狠狠地朝前一按,轰向李松石。

    刹那间,一股狂烈至极的力量爆发出来了,倾刻间,袭卷整个禁锢空间。

    那狂烈的力量,震得整个禁锢空间都摇晃不断,仿佛随时都会崩砰破裂。就连阴殇都在刹那间被轰飞出亿万光年之外,狠狠地撞在禁锢空间的壁障上,连他都忍不住狂喷出一大口散发着强烈紫金色光芒的鲜血。鲜血当中,还蕴含着浓浓的希望原力……

    但是,在这么恐怖的剧烈爆炸当中,这个禁锢空间居然仍没有直接破碎,反倒是吸纳着这剧烈的爆炸所释放出来的能力,迅速地扩张扩散着,不断地变大。

    由之前的数十亿光年扩张到数百亿,数千亿,数万亿,数百兆,数千兆,数万兆……不断地扩张出去。

    整个禁锢空间内部的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初生的宇宙。

    刚才两股强大力量的爆炸,就如同宇宙奇点大爆炸一般,将整个宇宙炸了出来。

    此时,这个宇宙当中,星云滚滚,不断翻涌。如此,千百万年过后,就会分割开来,形成一个个星系的雏形。最后,将产生漫天繁星。

    阴殇的身形从虚空中站了起来,惊骇万分地盯着周围的空间,不禁脸色一变:“上当了……禁锢空间扩大到如此程度,凭我储备的希望原力,已经很难传送出去了”

    要耗掉他储备的希望原力强行传送离开此地,也不是不行。但是,那会让他储备的希望原力几乎耗尽,让他沉睡了无数个年代纪在梦境中修炼的收获都尽数浪费掉。

    当然,更重要的是,现在外面太古蜃婴非常之多,他出去之后,还能否在接下来的争夺当中,获得到这次的希望原力池的使用权呢?

    要知道,他耗掉这么多的希望原力,那实力已一不比一般的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强大到哪里去了……最终,只会成为被抓去献祭的命。

    “可恶的小辈”阴殇随闷得快要吐血了。

    因为,他被算计了,还偏偏不知道是被谁给算计。

    “出来你给我出来”阴殇怒吼着,想要找李松石算帐。

    但现在,李松石早回到自己的虚拟神国当中了。

    通过命运之丝,穿越到外界某位花仙子的真身所在之处,就直接藏起真身,元神进入了虚拟神国。

    刚才与阴殇对拼的那一记,他也受伤了。虽然是即将接触的刹那,他就快速传送离开,但仍是不可避免地受了一点伤。

    他早就算计好了,如果想要将一名太古蜃婴彻底封印,那至少要让那禁锢空间内部达到相当于真实本源世界一个城池及周围所有空间的广阔程度,那才能够有足够的力量阻止对方使用希望原力逃离出来。

    只要那禁锢空间达到如此的广阔程度,那哪怕对方耗尽自身积累的希望原力,也难以逃离出来。

    当然,如果能将禁锢空间的内部扩大到相当于整个真实本源世界这么广大,那就更好了。

    但事实上,这几乎不可能办到。

    而这次,这禁锢空间也不够宽广,李松石就因为那一招对轰太过强大,而不得不提前传送离开。

    只是,只要想到那家伙也不敢随便跑出来,李松石就跑得很是洒脱。

    此时,在虚拟神国当中,李松石调息了一下,感觉元神好得差不多了,就站起来:“嗯,还有点轻伤,只要使用希望原力就能完全治愈,不过……有点浪费了,暂且如此吧,等大战结束后再作打算。”

    当即,手一挥,破开虚空,直接出现在某位花仙子旁。

    那是纪洛如化身所在之处,她与一名太古蜃婴同时被困封在某个禁锢空间当中。

    李松石来到此地,瞬息间收敛了身上的全部气息,以阻止破坏这里的平衡。

    这个禁锢空间,一旦多出第三者的力量,就不稳定了。所以,李松石要么旁观不出手,要么将自身的力量模拟得与纪洛如完全一模一样,那才可以。

    此时,只见纪洛如手一挥,虚空中不断地浮现起一颗颗星球,一个个星系。星球上,是一座座巨大的城市,竟以星球为基地,以星球为炮台。

    一阵阵炽烈的白光闪过,无数光束不断地朝前方轰射。

    那名太古蜃婴左闪右避,好不容易才扑到纪洛如所在之处,却发现这个纪洛如是假的。

    随后,整个禁锢空间当中,又有数十个纪洛如的身影出现。

    “没用的,我这数十个,每一个都是真身,每一个都是幻化,虚幻相互变化,你还是老老实实出手跟我正面作战吧,不要想着什么先夺敌魁了。”

    纪洛如清冷的声音在这个空间中回荡着,对面那个不知名的太古蜃婴,看起来是一名全身笼罩在黑雾中的男子,但是,实力远不如阴殇。此时就悲愤地道:“无耻的小辈你说正面作战?是你一直驱使着变幻出来的东西来纠缠我,不敢与我正面作战吧?”

    纪洛如淡淡地道:“所有幻境具现之物,皆由我精神意志所幻化,你与它们对战,便是与我对战了……”

    “你”那太古蜃婴为之气结。

    就在这时,纪洛如心念一动,刹那间,整个禁锢空间内部的空间猛地扩大,仿佛一下子就扩张到相当于三千大千世界的大小。

    只不过,这只是一种诡异的假象。

    随后,就见这空间中浮现的幻影,一下子变成了真实,相当于整个三千大千世界的物质一下子狠狠塞在这个禁锢空间当中,要将这个禁锢空间撑爆。

    刹那间,所有物质都迅速分解裂变,原子核爆炸,强烈的能量轰隆隆地作响,狠狠地轰击向那名太古蜃婴。

    等他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虚空中又是一个个越巨型的阵势林立。

    一时间,他竟被数以亿万计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组成的阵势团团围拢着。

    “嘶~~~~太,太离谱太变态了吧?小辈,你真的只是念动道生中阶境界吗?”那太古蜃婴不敢置信地问着纪洛如。

    “哼,你说呢?”

    纪洛如一手抓着一团通过命运之丝从虚拟神国中取来的液态灵魂力量,一手一指,虚空中就又是无数虚影浮现,竟是一条条混沌之龙。然后,这幻境具现为真实,狠狠地朝那太古蜃婴扑去。

    “吼小妞,适可而止吧,别以为你这些下三滥的手段能对付得了我”那太古蜃婴身上绽放出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朝四面八方扩散,刹那间,虚空中所有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尽数被扯裂,破碎,虚空中的能量尽数被转化为黑雾。

    眼见着,黑雾就要将整个禁锢空间都吞没了,那纪洛如却是手一挥,一股七彩的光波朝四面八方扩散:“化实为虚……一切现实之物,终归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话声一落,光波过处,那些黑雾竟然统统都变成了幻影,所过处,竟然没有对禁锢空间当中的任何东西造成影响。

    那太古蜃婴骇然,立即中断了与周围那些幻影黑雾的联系,再度释放出自己身上的精神意志,释放出新一股黑雾。

    纪洛如见状,左手轻轻虚托,掌心就涌现出了一块十二面体的棱形结晶。右手指尖一点,就有一道光照射到那结晶当中。

    然后,结晶迅速旋转,反射出千千万万道光线,照到虚空中,浮现出千千万万个形态不同的强者的身影。

    纪洛如右手一挥:“化实为虚……一切梦幻梦想,但有希望,即可具现为实”

    话声一落,虚空中那些身影就变成了一个个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甚至有一些就是纪洛如的形象,仿佛拥有着如果她一般的实力……只不过,估计不能持久罢了。

    而后,不等那太古蜃婴反应过来,周围千千万万个站在不同方位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就同时凝聚周围的能量,转化为自身的精神意志,加持入一股充满无尽杀伐之念的意境,然后狠狠一轰。

    刹那间,千千万万道充满杀伐之意的血红色的光柱,就狠狠地贯入那太古蜃婴的体内。无穷无尽的杀伐之意,注入他身体之中,让他的脸色变得狰狞可怖,眼神中也受着那意境的影响,变得充满了杀伐之念。()v

    共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