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八十九章疯周通,战双虹,困蜃婴

第七百八十九章疯周通,战双虹,困蜃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吼啊”

    那太古蜃婴一声怒吼,眼睛猛然睁开,刹那间,就见天地间处处都是一名名强大的太古蜃婴,一个个实力超凡,都以着他冷笑,指指点点。然后,一个个轻蔑地挥了挥手,一个个巨大的巴掌拍打在他脸上,霹雳叭啦地响个不停。

    “死,死,死你们统统都该死”

    那太古蜃婴身形一晃,就扑向一名不认识的太古蜃婴虚影,一掌轰杀过去,就将那名太古蜃婴给拍得灰飞烟灭。

    “哈哈哈哈,让你还取笑我,让你还敢扇我耳光?”

    他身形一晃,又朝另一名太古蜃婴冲去,一掌轰出,直接将那名太古蜃婴给轰飞百万公里之外。

    一时间,周围的太古蜃婴虚影们大怒,纷纷朝他扑了过来。

    “跟我肉搏?你们想跟我肉搏?哈哈哈哈,你们没见识过我小霸王周通的厉害是吧?”那太古蜃婴一声暴怒,冲过去,拳打脚踏,与诸多太古蜃婴的虚影们战作一团。

    只是,双拳毕竟难敌四手,周围的强者毕竟数量比他多,一下子就拳脚不断地轰在他的身上,一拳一脚中蕴含的强大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力量不断轰入他体内,在那个自称小霸王周通的家伙体内暴炸开来,轰碎出一片片飞散的血肉。

    片刻间,他就是皮开肉绽,全身鲜血淋漓,不成*人形。

    但是,头上长发箕张,爆炸如蓬,肤色黑黝,通体环绕着强烈的电光与火花。

    剧痛刺激得他更疯狂了,猛地扑到一名太古蜃婴的身上,狠狠地抱着,大口就咬了上去,两手不停地撕抓着。

    轰

    一声巨大的闷响,被他抱在怀中的太古蜃婴猛然炸开,只有一团元神暴飞了出去。

    “哈哈,死了,死了,你肉身殒灭了吧?”那自称小霸王周通的太古蜃婴疯狂地笑着,刹时间,又被周围几拳轰了过来,炸得他手脚齐断。

    但他毫不理会,眨眼之间,手脚继续长出来,身上的皮肤血肉瞬间恢复完美状态,然后猛地回转过身去,如同老鹰抓小鸡,扑向周围一名名太古蜃婴。

    那些太古蜃婴也刚烈异常,被小霸王周通扑到,就是直接自暴,轰得他里焦外嫩。

    如此,千千万万的太古蜃婴如同飞蛾扑火一般,与那周通撞在一起,不断地自爆,不断地让那周通狂喷鲜血,身受重伤,又不断地将受伤的身体修复,状若疯狂,恍如地狱深处跑出来的修罗。

    纪洛如在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突然心中一动,就望向虚空。

    李松石的身影若隐若现,道:“本来还担心洛如姐姐你收拾不了太古蜃婴呢,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

    纪洛如笑了笑,手一挥,虚空中一个个巨大的光团不断地朝那个自称小霸王周通轰去。而那个小霸王周通居然将那些光团视为仇敌,自己撞上去,被一个个巨大的光团炸得皮飞肉绽。

    虽然他是太古蜃婴,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虽然纪洛如的攻击只是念动道生中阶。但在周通完全没有任何护体力量自动上去的情形下,他还是受伤了。

    周通每受伤一次,都不知有多少能量和精神意志从皮肉血液中流散,被这个禁锢空间所吸纳吸收。然后,又不知浪费了多少精神意志力量修复自己的身体。

    只听纪洛如道:“是巧合罢了,没想到那股蕴含着无限杀伐的意志涌入他的元神之中,竟然让他陷入了重重幻境。看来,这么一支攻击下去,让他自残,估计不用多久,这个禁锢空间的范围就足够大了。”

    李松石听着,微微笑道:“那也未必,太古蜃婴们毕竟实力不凡。这个家伙虽然倒霉了点,但不用多久,将渗入他体内的那股杀伐之意全部释放出来,他便会渐渐恢复清醒。”

    “哦……”纪洛如想了想,又道:“既然如此,就让他再多疯狂一会吧。”

    说着,掌心中凝聚一团血红色的光团,里面仿佛有着无数条血魂在挣扎。那都是以前龙妹妹吞噬冥河老祖时,分解出来的记忆。那些杀伐之意,李松石不喜欢,众位花仙子也不喜欢,但是,还是保留了下来,作为某种攻击性力量。

    现在正适合使用,就将那记忆复制过来,以精神意志放大,加持到能量当中。这样,就相当于一名念动道生境界的冥河老祖在出手了……只不过,那冥河老祖早就灰灰而已。

    一掌轰飞过去,那血色光团狠狠轰中周通,将他的身体炸飞出亿万公里之外,轰轰轰的一连串巨响,无数颗星球被他的身体给洞穿,炸成粉成,变成太空中的一颗颗巨大陨石,且相互碰撞不断。

    然后,周围的身体狠狠地轰入一颗巨大的恒星当中。

    就听一阵巨大爆炸声响,整颗恒星如同亿万吨核物质同时发生裂变爆炸,狂列的能量袭卷四周。

    周通双目通红,疯狂嘶吼地从那恒星中钻出,朝四面八方张望,然后恶狠狠地朝纪洛如这边扑来。

    “似乎刚才那股力量没对他的神智产生影响了,反倒还让他清醒了不少……”李松石说着。纪洛如身形一边飞退,一边道:“应该是刚才的爆炸中蕴含的星辰意志注入他体内,震消了部份精神力量吧。”

    话声刚落,就见那周围眼神一阵清明,随即暴怒:“无耻贱婢,鼠辈纳命来”

    右掌虚张,刹那,整个虚空与他释放的精神产生共鸣,一只方圆数百万光年的巨大手掌,黑雾涛天,狠狠地朝纪洛如轰了过来。

    纪洛如眉头微皱……那巨大手掌蕴含的精神力量太过庞大,她也没办法直接让这手掌由真实转化为虚无。

    当即,右手一点,碰触到的虚空处,仿佛宇宙大爆炸,仿佛整个宇宙从中诞生似的,千千万万数之不尽的巨大恒星,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星系不断地从中飞射了出来,撞向虚空中的巨大手掌。

    星辰与星系之中蕴含的星辰意志不断地与那个巨大手掌碰撞,对消。

    “吼居然还敢反抗?”

    周通怒吼一声,两眼白光绽放,射出两道炽烈的白光,照射到那个巨大的手掌当中,令那个手掌一下子凝实了千百倍,仿如混沌晶壁加持了本源紫气一般,坚固无比,直接轰杀了过来,且瞬息亿万里。

    纪洛如身形不断飞退,手不断挥动,身边不断地浮现一个个巨大的白洞。白洞里飞出一个个恒星,飞出一个个星系,飞出一个个位面,乃至一个个宇宙。

    这些都是虚影,但是,虚影在白洞的光照下,竟然都化虚成实,变成际真实的存在,不断地朝那个巨大的手掌轰飞过去,炸得那巨大手掌一顿一顿地,不断爆碎出一块块巨大的混沌晶壁,在虚空中化作浓浓的混沌之气,并与那散发在起的本源紫气混杂在一起,弄得虚空一片暗紫。

    但是,这暗紫之色,却又有相当一部份在那巨大手掌自身蕴含的强大引力之下,被吸纳了回去。

    并且,在那个周通的精神压制下,整个手掌仍以跨越空间的高速不断地推过来,似乎要一直轰到纪洛如为止,要将她一举轰向禁锢空间的边缘,狠狠地挤压成肉饼。

    李松石打量了一下,发现那手掌还散发出强大的精神意志,在周围亿万光年虚空中,形成一层层透明的屏障,让纪洛如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突破那些精神屏障逃开,就只能在那巨大手掌的正前方数百亿公里之外,不断地飞退。

    但是,被轰中也是迟早之事。

    李松石见着,问:“洛如姐姐,需不需要帮手?”

    纪洛如略一沉吟,道:“这是难得的磨砾机会,你先去看看其它姐妹如何吧。”

    李松石摇摇头:“她们都不愿意我帮手啊,而且遇到了危险还可以随时传送过来……算了,我还是在这里看你打架吧……”

    “这不是打架。”纪洛如没好气地道。

    李松石笑道:“就是因为你没把这当作打架,所以现在才赢不了啊。”

    纪洛如一怔。

    李松石笑道:“我向来觉得花仙子不适合战斗。哪怕是曼华姐姐的红莲业火很霸道,杀伤力也很强大,都仍是觉得你们不适合战斗。因为,你们缺少了一股霸气,缺少了一股凶悍之气。所以,在战斗中感悟境界,对你们来说,并不适合……当然,效果还是有一些,但不是很大。所以,只有到这般临界点时,才不得不一边使用希望原力,一边辅以战斗……如果是别的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直接进行战斗就可以了,完全不需要再借助希望原力的。”

    纪洛如沉吟了一下,若有所思。

    一边想着,一边下意识地挥动纤纤素手,在虚空中点爆出一个个白洞,不断地喷涌出一个个星辰与位面。

    那些星辰飞到虚空中,便有了灵性,不再是直接轰向前方,而是不断地变幻身形,然后转化为一个个神灵,一个个以星辰转化为躯体的神灵。

    同时,一个个在虚空中爆开的位面,一个个小宇宙,其中不断有能量爆出注入那些神灵的体内。

    而这些刚刚诞生的类似于先天神祗的强大神灵,则直接撞向那个方圆数百万光年的巨大手掌。

    如此,且战且退。

    那周通与纪洛如两人不断地释放出各自的精神意志。周通是想要“一力降十会”狠狠地将纪洛如压制。

    而纪洛如则不断地变幻着精神意志的运用,一个个白洞当中蕴含的精神各自不同,变幻莫测,但是,释放出来的力量,统统都被那巨大的手掌压制住。

    如果这样的情形持续下去,纪洛如的溃败,只是时间问题。别看现在禁锢空间不断地吸纳着两人释放出来的力量不断地涨大。一旦禁锢空间的涨大速度比不上两人飞行与倒退的速度,那胜负就定了。

    李松石静静在旁看着,也不再作提醒。

    突然,纪洛如眸中精光一闪:“我明白了。”

    她话声一落,居然不再逃避,也不再释放白洞,突然在身体周围涌现起一股狂烈旋转的花之灵气,念动道生中阶的意志凝聚成实质,如同一道狂烈旋转的水旋涡,围绕着她不断地游走。而她的右手掌心处突然涌起一团蕴含着无限杀伐之念的意境,一股一往无前的锐意进取之念。

    随后,身形一晃,就朝那个巨大的手掌迎面扑上:“化实为虚”

    纪洛如左手一挥,面前那个巨大的手掌中心居然出现了一个直径一丈的空洞。那个空洞,变成了半透明状。她的身形就迅速穿了过去,与周通面对面,相距不过数十万里。

    就在这刹那,纪洛如身形一晃,变成了千百个纪洛如,而后,千千万万个纪洛如的虚影遍布了虚空,一个个都是一模一样的身形相貌。

    趁着周通一愣神之际,他背后一道倩影一闪,纪洛如出现在他的身后,右手狠狠一按。

    轰的一声巨响,充满了无边无际杀伐意境的精神意志,一下子从那周通的头颅直灌注入他体内,轰入他的元神当中。

    一瞬间,周通整个人都呆住了,那个方圆数百万光年的巨大手掌也消失了。

    但是,他的眼睛,却渐渐浮现起红光,眼神中蕴含着狂烈的疯狂之意。

    纪洛如身形一闪,也退避入虚空中。

    “吼可恨,可恨,可恼,可恼,可恶,可恶”

    周通怒吼狂呼,全身爆发出一股狂烈的气浪,一下子扩散到整个禁锢空间,就直勾勾地盯着空间当中的一颗颗星辰,身形一晃,就朝那些星辰撞去,一拳一个恒星,不断地将之轰爆。

    “杀了你,杀了你,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他一边嘶声怒吼,一边不断在砸着那些恒星。

    把一个星系砸完了,就气喘吁吁地朝下一个星系扑去。

    纪洛如见状,手一挥,虚空中再度出现一个个白洞,一个个浩大的星系从中飞出来,在虚空中由虚影转化为真实,不断地朝周通撞击了过去,在他周边不断地爆炸,爆碎了他身体的皮肉,给这个禁锢空间不断地补充能量,让这个禁锢空间不住地扩大。

    李松石见着,心中暗叹:“好厉害……看来,胜局将定,不用我插手了。”

    如此,时间流逝,那个名叫周通的太古蜃婴,不断地轰击着周围的星辰,不断地骂骂咧咧地。撕裂着虚空,在天地间四处飘来荡去,到处不断地破坏着。

    而且,更为雷人的是,这个家伙打杀了一通之后,居然自己创造出一个个星辰,创造出一个个星系来,然后,再一头撞向那些星辰,撞向那些星系。

    “阴殇,别以你实力比老子强大,还懂得阴谋算计,就处处指使老子,现在,老子不忍了,也忍不下去了,一拳轰了你,死吧”

    一声狂吼,周通身形一窜,化作一道流光,轰轰轰轰轰地连响,一个个星系,数以千万亿计的星辰被他不断地撞得破碎,还一边飞窜一边指着前方:“别跑有种给老子停下来”

    李松石无语:“那混帐白痴到底在追什么玩意啊……他前面有什么东西在逃吗?”

    刚想着,就听周通哈哈一声狂笑:“诺坦妮,哈哈哈哈,你是诺坦妮,虽然名字只跟诺坦狄那忘八蛋差了一个字而已,但比他漂亮多了,来,哥哥我疼你……”

    说着,就扑过去,抱着一颗内部不断进行着核聚变的恒星,不断地亲吻起来。就连那恒星烤得他的皮肉吱吱作响都没停下……太古蜃婴的身体虽然强大,但也是因为那身上自然而然有着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所守护。可是,现在那周通变得疯疯颠颠的,比周伯通加上达文西再加上欧阳峰还变态,身体上本能性流转的精神意志都被他撤离开了,自然会让身体受伤。

    李松石看着那个家伙吻恒星吻得好好的,随后又是哈哈一声大好:“好大一团希望原液啊……”说着,咔吧一声,狠狠地啃下一口核物质,将那正在核聚变的物质给吞进肚子里去,还不断地赞道:“哇,好烫好烫……太够劲了……”

    李松石暴汗,回转过头问:“洛如姐姐,你到底给他加持了什么样的精神意志啊?”

    纪洛如苦笑:“我也不知道,是直接从冥河老祖的记忆中复制过来的……据说是当初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某些血海修罗和怨魂的记忆,被冥河老祖藏着,这部份记忆被我加持了精神意志,转化为一股连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意境的精神,就轰入那个周通的元神当中。

    “因为偷袭得法,他本能地将那股精神吸纳进元神中,又没来得及防备,没来得及转化为己用,就受到了那股精神的影响,变成这个样子了……”

    说着,顿了顿,又道:“当然,也是因为我还向一道希望原力许愿,强化那股精神意境的关系。”

    李松石摇摇头,打量了一下周围不断扩大的禁锢空间:“看来,就算我们不在这里,他都会这么一直爆发着能量,等他清醒过来,恐怕这个禁锢空间已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了。”

    “是啊……”纪洛如微微一叹:“看来,我们也没必要呆在这里了。李松石问:“那,洛如姐姐刚才战斗,有什么感悟吗?”

    纪洛如摇摇头:“战斗过程倒是没什么感悟,反倒是你跟我说的那句话,让我有些领悟……嗯,现在其它姐妹的战斗似乎没什么危险,我回去静修一下,如果有事,立即通知我,我也赶来助上一臂之力。”

    李松石笑道:“好,那我就先走一步,到幻云妹妹那里去,洛如姐姐也赶紧离开吧。”

    说着,李某人的身形渐渐黯淡,然后就猛然消失,通过命运之丝传送到了另一个禁锢空间当中。

    才一来到此地,李松石就听到轰的一声闷响,一个巨大的人影从他身旁飞过。

    然后惊愕地抬头一看,就见一个不知名的女性太古蜃婴飞出数十万里,狠狠撞在禁锢空间的壁障上,重重地摔倒下来。

    李松石仍是半隐着身形,没释放任何力量波动,避免破坏此地的平衡和稳定性。但是,沈幻云已经感应到李松石的所在,抬起头一望,心声就通过命运之丝传达了过来:“石哥哥,你怎么过来了?”

    “来看看你战斗的情况。”

    沈幻云俏脸一红:“有什么好看的?”

    话刚说着,突然脸色一变,脸上杀气暴绽,一晃,就出现在那名太古蜃婴的身后,右腿狠狠踢起,轰的一声,将那名太古蜃婴踢飞到高空,而她的身形已出现在那太古蜃婴的前方,右腿狠狠地跺下,一下子就将那太古蜃婴给跺飞到下方百十光年之外。

    所过处,无数虚空中的星辰被那太古蜃婴撞得粉碎,一个个轰隆隆地暴响不断、

    但是,沈幻云得势不饶人,身形再晃,已出现在那太古蜃婴的身旁,一掌印了过去。

    啪的一声巨响,燃烧着红莲业火的右掌与那太古蜃婴的手掌对轰在一起,那太古蜃婴再次悲惨地倒飞出千百万里之外,而沈幻云则是身形倒飞,一下子轰碎了一颗恒星,才略显狼狈地悬停在虚空当中。

    李松石见着,心中大为怜惜:“幻云妹妹,你没事吧?”

    “没事。”沈幻云冷冷地应着。

    随后,身形一晃,再冲上前去,与那名太古蜃婴乒乒乓乓地激斗在一起。两人的拳脚中都蕴含着浩大的精神意志,不断地轰在对方的身体上,想要将自身的精神轰入对方体内。

    李松石见着,不禁苦笑了起来。

    突然,沈幻云身形一晃,竟隐身在虚空中,不见了。

    那名女性太古蜃婴脸色难看,左右张望着,冷声道:“小贱人,怎么了,变缩头乌龟了?有种出来再跟姑奶奶我激斗三百回……”

    话声一落,那名女性太古蜃婴身形一拧,避开一道寒芒。

    但还是听到嗤的一声,一道白光闪过,她身上那袭足以挡挡千万位面星空爆炸的衣袍,竟被割成了两半,右肩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那名女性太古蜃婴震惊万分,退出了百十光年之外,心念一动,身上伤势完好如初,衣袍恢复如初。

    只不过,刚才毕竟*光乍现了,现且,还失去了好几滴精血。

    “鬼鬼祟祟……”她话说到一半,就是一道白光闪光,噗的一声,从她的脖子后面刺入,从咽喉前端刺出。

    李松石见状,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背心发寒……这是幻云妹妹的手段吗?

    刚想着,就见那名太古蜃婴右肘向后狠狠一砸,似乎撞到了什么,然后才将那插在她脖子上的白光抽了下来。

    李松石认得出,那是一道混沌不灭金光……只不过,加持了念动道生的意志。

    混沌不灭金光,足以抵挡一次必死攻击,拥有无坚不摧的能力……当然,用来对付念动道生境界强者,自然力量大减。但是,加持了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哪怕只加持念动道生初阶或中阶的意志,也能够轻易地洞穿太古蜃婴的身体。

    只不过,想要将两相完美融合,很不容易罢了……哪怕是楚香虞亲手融合,也极为困难。

    但现在,李松石就见沈幻云的身形藏在极远处一颗行星的背后,收敛了全部气息,与整个禁锢空间的气息都融为一体,隐藏了自己的身形,又抽出另一把混沌不灭金光融入了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而变化成的短剑。

    李松石不禁惊叹:看来那楚香虞姐姐的实力也提升了,不然沈幻云妹妹手中不可能出现这么完美化的短剑,而且用起来毫不心疼。

    刚想着,李松石突然惊觉,那把混沌不灭金光转化为的短剑当中,居然还蕴着希望原力的力量。

    而后,沈幻云嘴角泛起一丝古怪的笑意,就将一团蕴含着无边悲戚之意境的精神意志,融入短剑当然,接着,身影隐没在虚空中,慢慢地朝那名女性太古蜃婴接近。

    那女性太古蜃婴不断地释放着神识探测着周围的一切,同时大声怒道:“小辈,贱丫头,有本事就出来与本姑奶奶光明正大地斗上一场,看我蔺双虹……”

    话声未落,就听噗的一声,那支短剑狠狠地洞穿了她的心脏,蕴在短剑上那股悲风伤秋,有着无边悲戚之意境的精神意志瞬间涌入她的血脉当中,让那蔺双虹心底涌起一股生无可恋的感慨。

    恍恍惚惚间,蔺双虹竟有种想要寻死之念:“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怜我世人,忧患实多,罢了罢了……匆匆人世一场,到头不过是一场空。太古蜃婴虽名永恒,但永恒生命之中无穷无尽的记忆,也会随着时间的变化,终究藏到记忆深处,难以记起……那与化为虚无有何区别?

    “生,死,得,失,不过虚妄罢了……”

    她喃喃说着。

    这时,那沈幻云突然身形浮现了出来,怒指蔺双虹:“臭女人,你不是让本姑娘与你大战一场吗?现在本姑娘出来了,有种你就掏刀子对干吧”

    话声一落,手一指,数道希望原力与千百道混沌不灭金光以及鸿蒙紫气凝聚作一体,然后吸纳着虚空中的能量,转化为一支长达千万里,宽达千百里的巨大长剑,狠狠朝那蔺双虹挥去。

    轰的一声,蔺双虹被劈飞出百万公里之外,撞到了一颗恒星之上。

    一阵巨大的爆炸,那蔺双虹的身形也在虚空中停顿了下来,身上释放出来的阴寒精神意志,让那颗炽热无比的恒星瞬息间冷却下来,变成了冰块一般的物体,然后喀嚓喀嚓地破碎。

    恒星破了还不止,周围的虚空也跟着破碎,一连整个小恒星系,一个大星系,乃至千百万光年,数十亿光年,都跟着破碎,虚空为之破碎崩坏。

    然后,猛烈的空间风暴朝他身上聚拢,再一挥扫,一道直径数百万公里,长达千百光年的鞭狠狠地扫了过来。

    沈幻云夷然不惧,扑上前,一剑砍断了空间乱流鞭,身形窜到那蔺双虹面前,一拳就轰了过去。

    但是,蔺双虹左掌竖起,轻轻一扫,一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爆发出来,炸出一道巨大的光波,将沈幻云轰飞了过来。

    并且,光波不断,她的左掌抬起,就有无穷无尽的光波朝四面八方扩散,笼罩整个禁锢空间,就这么狠狠地一掌劈了下来。

    沈幻云身子在倒飞过程中一晃,直接穿越虚空,出现在那蔺双虹的身后。

    刹那间,沈幻云眸中冷过一丝冷厉之意,整个2120749人变得冷静异常。双手结印,虚空中一个个化身不断飞散出来,一个个凝聚了强大的精神意志,不断地聚入她的体内。

    瞬息之间,她的精神意志就提升了亿万倍。相当于亿万名念动道生初阶境界强者的精神,融于一身。

    然后,这“量”大到足以让太古蜃婴都惊颤的精神意志,凝聚为一道光束,融合到千亿道混沌不灭金光当中。

    嗖嗖嗖的声响不断,虚空中数以万亿计的光芒不断地朝蔺双虹飞射而来,倾刻间,就将她的身体轰成漏筛。

    伤口处,一股股异种精神意志入侵她的体内,不断地侵袭着她的身体,侵袭着她的精神。

    让她那悲怅之念更盛,自己寻死的念头加剧,那种想要反抗的想法和本能渐渐地落于下风。

    沈幻云趁此机会,手一挥,浩浩荡荡的红莲业火燃烧了过来,其中散发出一股股狂烈的悲伤意念。一如当初李松石第一次见到史曼华时,以史曼华眉间那股浓得化不开的忧伤似的。

    此时,那忧伤扩大了亿万倍,以念动道生境界的精神意志扩大,加持,转化,并融入红莲业火之中,焚烧了过来。

    蔺双虹骇然,刚才沈幻云两次用异种精神意志侵袭她的身体,侵袭她的元神,并没有真正动摇她的意志。虽然她心中的寻死之念极强大,但是,她仍是处于清醒状态,正调动心境,改变自己想要寻死的想法。所以,她是不担心的,认为最多只需几秒钟时间,就能彻底恢复。

    但是,战斗瞬息万变,几秒钟,已足够这等强者对招无数次了。

    而且,体内元神被侵袭,还让她精神不够清醒,反应稍慢了那么亿万分之一秒,就被沈幻云引来的红莲业火焚烧到。

    继而,沈幻云不断双手掐诀,令红莲业火布设了一个个强大的阵势,接引,吸纳,吞噬蔺双虹的精神意志来强化阵势,又以阵势的力量镇压轰击蔺双虹,多重打击。

    此时,沈幻云冷静得就像一名沉着指挥战斗的指挥官,算计着,释放着一股股强大的力量,用来对付敌人。

    看到这情形,李松石心中隐约有些明白了:“原来这幻云妹妹是在不断地变幻着自己的人格,尝试将所有人格最适合的战斗方式揉合起来,变成她自身最为适合的战斗方式。

    “同时,还想将自己一个人格再度分化出亿万人格,让每一个人格都晋阶,然后集所有人格的精神意志于一体,让所有人格都重新融合,完美融合……一如当初超脱时那样,彻底融合起来。那就能够晋阶了……而且,如果能成功,估计就不止晋升念动道生中阶了,恐怕能‘以力证道’直接晋升到念动道生高阶,馁至颠峰境界都说不定。”

    只是,这种人格不断变化的战斗方式,倒让李松石看着不习惯。

    沉吟了一下,李松石就道:“幻云妹妹,你先慢慢感悟,我先去其它姐妹那里看看,回头再来看你。”

    沈幻云微微点头。她也觉得自己人格不断变化,颇为不雅。把自己不大好的一面展现在李松石面前,让她也有些脸红。

    只不过,都命运之丝相连了,而且,说句俗语,她与李松石都是“老夫老妻”了。她也知道李松石能理解……同时,也打算在战斗之后,再次将所有人格彻底融合起来,不分彼此,那也就无所谓了。因此,才没有避开李松石,直接在这里用自己想的种种不同人格以不同的战斗方式进行战斗。

    “那,幻云妹妹你就小心些吧……”李松石再打量了一眼这禁锢空间,发觉以这个空间的大小,哪怕那太古蜃婴动用希望原力,在没有不惜血本的情形下,在没有不惜代价的情形下,是无法脱离此地的。这才定下心,转身离开了。

    因为,就连他也不敢肯定,如果对方战胜沈幻云而脱离此地,那沈幻云困在这里之后,通过命运之丝,还能不能轻易离开。如果不行……那还得消耗不少希望原力。

    如此,眨眼之间后,李松石就出现在了白牡丹的身边。

    白牡丹的天赋仙术主要体现在压制其它花仙子,及增幅其它花仙子的天赋仙术之上。单独作战能力并不强。

    此时,白牡丹盘坐在虚空当中,周围隐隐约约地浮现着千百万朵牡丹花,花之灵气不断地环绕虚空,守护着她。

    花瓣飘飞,凝聚着一股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的精神意志,席卷着朝对面轰飞过去。

    那边是一名太古蜃婴,看起来是一名男子,正盘坐在虚空中,无聊地不断挥手,轰碎白牡丹挥扫过去的凝聚着念动道生境界意志的花瓣,淡淡地道:“我说,那边的美女,咱们别打了好不好?反正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到底该怎么离开这个地方?你可别逼我辣手摧花啊。”

    李松石见着,顿时无语。

    李松石和纪洛如以及沈幻云所呆的禁锢空间,时间加速很快,而白牡丹这个禁锢空间的时间加速倍数不大,所以,看起来这边的战斗还不是很激烈,甚至还没开始。

    那边那个一看起来就让人觉得讨厌的太古蜃婴还在吱吱歪歪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白牡丹。同时,以神识不断地探察着周围的情况。

    似乎,那个家伙更加重视这个禁锢空间,以脱离这禁锢空间为第一目的,完全没将白牡丹放在眼里。

    而白牡丹也不气馁,不断地破开虚空,将一股股花之灵气,一股股漫天飞舞的花瓣从不同的空间方位朝那男子轰了过去,又不断地有花瓣被轰散。

    于是,虚空中飞舞的花瓣越来越多。

    “喂,美女,如果你再……”

    那太古蜃婴话声一落,顿时脸色一变:“这是……”

    而这边的白牡丹却是甜甜一笑,那倾国倾城的绝色娇容上,露出无瑕的笑容。

    “结”一声娇喝。

    只见虚空中无数花瓣,突然暴发出一股股浩大的精神意志力量,相互间融为一体,凝成了千百个巨大的阵势。

    虚空中,无数精神意志力量,之前大量被太古蜃婴震散的花瓣中释放出来的精神意志的力量,竟然都被接引吸纳了过来,形成厚厚重重,如同实质一般的一座大山。

    轰的一声巨响,那“大山”重重砸落下来,一下子便将那太古蜃婴给镇压住。

    白牡丹毫不留手,诸多花之灵气飞散出来。红莲业火,净化之光,yu火……等等,凡是晋阶念动道生境界的花仙子们的花之灵气,都化作攻击,缠绕在那名太古蜃婴的身上。

    而且,轰击去的精神意志,才被那太古蜃婴击溃,就被虚空中的阵势所吸纳,被那净化之光所吸纳转化,一层层更浩大的力量轰击下来。

    除了大半被禁锢空间吸走,剩下的,仍比那太古蜃婴自身强大一些。

    如此,白牡丹竟借着阵势之威,压制住那太古蜃婴,以种种花之灵气转化的攻击消磨着对方的实力,让这个禁锢空间的力量渐渐壮大,让这个禁锢空间不断地变大。

    李松石不禁摇头:“真是个倒霉的家伙啊……那太古蜃婴,分明已经看出牡丹妹妹根本就不是战斗的料,根本不适合与人战斗。结果……反倒不小心被阴了……

    “按理来说,诸多花仙子当中,就以牡丹妹妹的能力最不适合战斗。但偏偏对方就大意了,还真是天意啊……

    “不过,刚才那突如其来变招成阵,是牡丹妹妹的主意,还是虚拟神国中那些智囊团们出的主意呢?”

    李松石想了想,看看白牡丹,觉得这位妹妹不大适合在战斗中感悟,当即就浮现出身形,手一挥,一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中阶意志,加持在那些阵势上。

    李某人要插手了,要尽快解决这边的战斗,好把牡丹妹妹带走,让她回去静修算了。看她越阶战斗时的情形,李松石都为她捏了一把汗。

    如果不是运气很好,估计现在输得一塌糊涂不得不通过命运之丝逃遁的,就是牡丹妹妹了。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有最新章节更新及时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