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九十章傻叉蜃婴,悲催之王

第七百九十章傻叉蜃婴,悲催之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百九十章傻叉蜃婴,悲催之王

    “牡丹妹妹,我出手帮你对付那太古蜃婴吧。”

    白牡丹听着,先是一惊,随即微笑地点点头:“也好。”

    只见李松石身形一晃,突然出现在那名太古蜃婴的背后,右掌重重一按,轰在他的天灵盖上。

    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中阶境界的意志,混融了诸多花仙子的花之灵气,狠狠贯入那太古蜃婴的体体,融入他的元神当中。

    倾刻之间,那太古蜃婴一阵茫然之色。

    然后,那太古蜃婴就哈哈大笑起来,越笑越开心:“哈哈哈哈哈哈,小辈,看你还敢跟我作对?这回总会是陷入沉寂了吧?”

    说着,哼了一声,抬头四处张望,又喃喃地道:“奇怪,刚才那花仙子不是进入近乎永恒的沉睡中了么,这个禁锢空间应该破开了才对,我怎么还会在这里呢?”

    说着,手一挥,一道道光柱轰向四面八方,震得整个禁锢空间晃荡不断,有几欲崩坏破裂之兆。

    李松石见着,暗暗捏了一把汗……刚才他插手于白牡丹和那太古蜃婴的战斗之中,虽然只是偷袭出了一掌,但还是释放出了一股力量,干扰了这个空间的平衡。如果那太古蜃婴刚才那几掌更狠一点,说不定这个空间已经破碎了。

    不过,此时李松石停止了动手,这个禁锢空间又吸纳着那名太古蜃婴释放出来的力量,正在渐渐地自我修复,又稳定了不少,才让李松石放下了大半的心思。

    “大哥,他怎么好像看不到我们啊?”白牡丹通过命运之丝与李松石交谈。

    李松石笑道:“刚才我将蕴含着希望原力的念动道生中阶境界的意志,以及自自浮夸自大的意境,硬生生地轰入他的元神当中,令他的元神受伤并受到了改变。

    “希望原力的力量,让他的元神受着我的精神意志中蕴含的意境所影响,所以就自行产生幻觉,以为已经将你击败了,就对你我视而不见。”

    白牡丹微微点头着。

    然后,就与李松石在这里看着那名太古蜃婴发疯发狂,那个可怜的家伙,越出招越觉得不对劲,等到他发现这个禁锢空间居然在吸纳着他释放出来的力量时,才慌慌张张地取出希望原力。

    只是,这个倒霉的家伙似乎有些吝啬,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被李松石轰伤他的元神的关系,神智不大清醒了,所以表现得有些白痴。

    那个家伙居然没有一次性拿出多缕希望原力,而是一次只拿出一两缕希望原力,然后,竟然还是满脸心疼可惜的模样,又将那道希望原力收了回去。

    李松石见状,差点发噱。不过,还是忍住了,对白牡丹道:“牡丹妹妹,趁着这个家伙不清楚,你现调运出我们精神世界当中的液态灵魂力量,给你补充精神,然后就将你的精神意志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来,让这个禁锢空间吸纳着你的力量变强大。”

    白牡丹点点头,依言而为。

    随即,就见那禁锢空间的范围在迅速地扩大着。

    而那名太古蜃婴居然浑然不觉,拿出一道希望原力,手一挥。

    过得一会,一股希望之力在他身旁环绕,然后化散开来,竟被整个禁锢空间给吸纳。

    那傻乎乎的太古蜃婴有些发怔:“怎么一道还不够?难道要两道才够吗?”

    想着,又拿出两道希望原力来。

    显然,仍然不够,仍然被吸收了。

    这个禁锢空间又大了少许。

    那太古蜃婴有些慌张了:“这个空间居然能够吸纳我释放出来的力量?那如果第一次应该用两道希望原力,结果我只拿出一道。那被这个空间吸纳了,就是让这个空间阻以阻挡三道希望原力的力量,然后我却拿出两道,又被吸纳了……

    “那现在,岂不是要拿出五道希望原力,才能够冲破这里,传送出去?这……这这这……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想着,很是不舍地取出五道希望原力,便从心中酝酿着一股绝望之意,融入那希望原力当中,一下子激发出那希望之意。

    充满希望的意志环绕着他的身体,一下子就朝四面八方扩散。

    结果,失败了,被整个禁锢空间给吸纳了。

    一下子,他面色如土:“难道,一开始这个空间不止能承受两道希望原力?难道,能承受三道希望原力的力量吗?

    “如果是这样,现在我岂不是要花费……三加一加二加五,一共十一道希望原力才能逃离出去?

    “不对不对,如果一开始这个空间可以与三道希望原力相抗衡,那我现在拿出十一道希望原力,也只是与空间平衡,没办法冲破出去啊。

    “天哪,难道要拿出十二道希望原力出来?

    “呃,也不对,那如果一开始这个空间就不止可以与三道希望原力相抗衡,而是能与四道乃至五道希望原力相抗衡呢?”

    一瞬间,那太古蜃婴忐忑不已,心中在算计着:“嗯,这个空间,应该没有那么变态,算算他开始的大小,最多也就能承受六道……不,七道希望原力的大小,哪怕它连我和那花仙子战斗时释放出来的力量统统都吸纳过去,也绝对不到八道希望原力……那如果我用八道希望原力……嗯,干脆保险起见一点,当作它一开始就能撑住十道希望原力吧。

    “哈哈哈哈,俺就不信,这个空间它一开始就能撑住十道希望原力的攻击?呃,这样的话,我现在要突破,就起码需要十加一加二加五加十一,二十九道希望原力……哇,亏,亏大了……”

    那太古蜃婴嘀嘀咕咕着,当即恶狠狠地取出二十九道希望原力来,咬咬牙,又加了一根。

    李松石见状,啧啧称奇:“没想到,这个太古蜃婴元神被异种精神意志污染之后,竟然变得这么白痴?”

    刚想着,就见那太古蜃婴再将三十道希望原力释放出来,再被整个空间给吞没吸收掉了。

    “天哪怎么会这样?”那太古蜃婴满脸不敢置信之色,双手不断地抓着头上的乱发,惊骇万分。

    好一会,都没反应过来。

    “难道,我计算错误了?呜呜,那这样,我最少岂不是要花费十一加一加二加五加十一加三十……一共六十道……不对,一共六十一道希望原力?”

    那太古蜃婴脸色大变。

    沉吟了一下,恶狠狠地道:“拼了老子拿出一百道希望原力来……”

    结果,这家伙释放的希望原力再度被这个禁锢空间给吸纳了。

    “靠,老子就不信了,这一次。拿两百道希望原力出来……”

    于是,又有两百道被吸纳掉了。

    “靠,老子偏就不信邪,这一次,拿出五百道希望原力来……”

    于是,又有五百道希望原力被吸收掉了。

    “噢呜,这怎么可能?现在还被吸纳掉?干,老子这次拿出一千三百……不,拿出一千五百道希望原力,就不信它还能再吸纳掉?”

    李松石与白牡丹在旁看着,真是觉得好气又好笑。

    “这次,那家伙总算是算对了。这个空间吸纳了他与牡丹妹妹你战斗时释放的能量,再加上刚才你注入这禁锢空间的力量,就就可以与六百五十道希望原力相抗衡,加上他‘投资’进来的八百四十九道希望原力的力量,这个空间刚好可以阻拦那消耗希望原力的能量在一千五百道以下的生灵逃脱如果让这家伙一次性拿出一千五百道希望原力以逃离这个地方,还真会被他逃掉……”

    李松石说着,摇头叹息:“不过,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好事呢?牡丹妹妹,我们现在给这个禁锢空间加一点料,让空间更坚固一些。”

    白牡丹抿嘴一笑,手一挥,就将这个空间给加持上一道希望原力,这个数字,刚刚好……

    然后,那太古蜃婴又悲剧了。

    “天哪一千五百道希望原力的力量还不足以让俺逃离?俺不活了”

    李松石暴汗。

    回头对白牡丹道:“别理他,继续出手。”

    于是,白牡丹持续不断地把精神意志力量补充到这个禁锢空间当中。

    如此,片刻之后,某个傻叉太古蜃婴满脸的震憾,呆若木鸡:“五百万道希望原力……居然都无法突破?”

    李松石和白牡丹有些无语。

    居然还有人能傻到这种程度?这是太古蜃婴身上发生的事情吗?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家伙保累的希望原力还真是丰富啊,居然能拥有这么多希望原力。

    只可惜,统统都浪费掉了,让李松石看着都觉得眼馋。

    “真是个傻货啊,早知道就该想办法将他忽悠过来,把他的希望原力忽悠出来算了……”

    “呃,这不容易办到吧?”白牡丹问道。

    李松石道:“很难说啊,虽然这个家伙是元神被侵袭了才变得这么吝啬这么傻气,但说不定他的本质就是如此。

    “太古蜃婴大多数不是靠自己的努力达成念动道生境界的。事实上,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的原生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大多依靠天份来达到念动道生境界。然后又依靠希望原力池来晋阶。

    “达到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后,又跑去睡大觉充当什么太古蜃婴,说不定睡着睡着,就越来越糊涂了……”

    白牡丹听着,不禁扑哧一笑。

    就在这时,那名太古蜃婴脸色大变,一声怒吼:“天哪,我到底做了什么?”

    他左右张望,见到白牡丹,顿时就怒吼:“无耻小辈,你居然敢算计我,敢偷袭我?”

    话声一落,便要冲过来轰杀白牡丹,但突然之间,心中一动:“不对,凭你的实力,哪怕在那种情况下也没办法偷袭到我。是谁?这里还有谁?谁刚才偷袭我了?”

    李松石一怔,喃喃道:“这货不傻啊……”

    白牡丹嫣然一笑。

    “你竟敢嘲笑我?吼”那太古蜃婴一瞬间暴走,右拳凝聚了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一下子朝白牡丹扑了过来,狠狠一拳轰下。

    砰~~~~~~

    一声巨响,整个禁锢空间都微微晃荡了一下,那被他一拳“轰中”的白牡丹的身影,带着那倾国倾城的绝色笑容,缓缓消失在虚空之中………

    原来,那个家伙只轰中了一个残影。

    而且,他暴发出来的意志力量,也被这个禁锢空间给吸纳了。

    “哈哈,你慢慢玩吧,傻大个,我先把我老婆带走了。”李松石笑着,声音在虚空中回荡。

    但李某人本人,却早已与白牡丹回到了虚拟神国当中。

    隐隐约约听到李某人刚才那句话在那个禁锢空间当中回荡,白牡丹的俏脸红得娇艳欲滴,芳心砰砰砰地乱跳个不停。

    与李松石在虚拟神国中相处多年,哪怕李某人当面跟她调戏取笑,她都能坦然了。脸皮早被李某人“调教”得变厚了。

    只是,这么多年来,李某人还是第一次说白牡丹是他“老婆”呢,怎让她芳心不动?

    此时,李松石与白牡丹回到虚拟神国后,就在她芳唇上狠狠地亲了一记,然后一副陶醉的样子:“啊,很久没见牡丹妹妹这么害羞的样子了,真是让我心动啊……”

    “你,你又胡说了。”白牡丹轻轻捶着他。

    “我可没胡说。”李松石呵呵笑着,将白牡丹搂住,凑到她的发际间,狠狠地贪婪地吸了一口气,才道:“闻一闻,直沁心脾,余韵悠长,天地之间芳菲之馥郁,莫过于此矣……”

    白牡丹大羞:“你又胡说。”

    “我可没有。”李松石堵住她的小嘴,贪婪地吸吮了一会,才道:“好了,我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形怎么样了。”

    白牡丹微微有些失落,但心情随即平复过来,点点头:“好,我在这里等你。”

    李松石点点头。

    他心念一动,元神脱离了虚拟神国。不过,没去别的花仙子与太古蜃婴们的战场观战,而是悄悄地弄了一个化身到外面真实本源世界,观察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的情况如何了。

    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只有太殇等几人接到李松石送过去的东西,可以释放一个禁锢空间,与一名太古蜃婴进行对决。其它人嘛……全都是被围殴的命。

    看那太上恶身,太上善身,坦丁,老龙,等等,一大串李松石看着不顺眼的,统统被算计,现在正辛辛苦苦地在那里左窜乱撞,想找地方逃命。

    李松石打量了一下形势,发现那块用来召唤希望原力池的地方,并未受到太大的破坏,被太古蜃婴们保护起来了。

    而诸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就被团团围困着,在一隅之地。

    而且,虚空中加临了浩浩荡荡的太古蜃婴们的精神意志,还有许多阵势的力量,挤压下来,让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一个逃不开,逃不离。

    “唉……何必呢?何必呢?早知如此,你们当初何必拼命打压我呢?这个时侯别怪我见死不救……因为,我不是见死不救,而是我本来就打算算计你们啊。你们这些老家伙,不一个个被献祭,沉睡上一段时间,我心难安啊……

    “反正你们也是不死不灭,若干年后自会恢复正常,现在,就该乖乖地束手就缚就好了,然后让我可以能坐看好戏,看那些太古蜃婴们内讧岂不是很好?为什么要挣扎,为什么要反抗呢?唉,你们再挣扎,再反抗,也是没用的。”

    李松石暗暗嘀咕着,突然,那边传来一声怒吼:“李松石你这混蛋,死哪里去了?”

    李松石转过头一看,靠,坦丁那个家伙,那个惨啊……全身上下不知道被人轰了多少拳,右边肩膀一时石质化,一时金属化。左边大腿一时变成水流,一时变成火焰,一时又变成金钢钻。

    那是太古蜃婴们的精神意志轰到他的身上,不断地将他的身体的物质以精神意志转化为别的物质,然后就变成这副怪模样。

    “唉……可怜滴娃啊?”

    刚想着,就听轰的一声闷响,扭转过头,就见太一的身体被狠狠地轰飞,被人揍成了猪头,然后就一棒槌给敲晕了。

    只不过,那货的精神很坚韧,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但是,刚刚清楚,又被人抓着一顿猛揍,好几名相当强大的太古蜃婴,跟打皮球似地不断地轰击着他,将他从一边踢飞到另一边,又被人用拳头从另一边轰了过来,然后再被这边的人给踢过去。

    虽然太一已是念动道生的境界,但对方可是太古蜃婴啊。强大的意志力量笼罩在虚空中,让他全无反抗之力。

    “看来,不用多长时间,这些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就都会被一一收拾掉了,太一这些新晋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李松石刚想着,突然就听到一声怒吼,那边传来卡俄斯的声音。

    他手指着李松石隐藏在这边的化身,大声怒喝道:“李松石你,你你,你居然藏在这里?还不快来帮我们?”

    李松石打了个哈欠:“我说哥们,我可只是念动道生中阶境界啊,怎么可能有回天之力,单挑这么多太古蜃婴呢?”

    此言一出,诸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和那些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强者们,一个个脸色惨变。

    “李松石,你一开始可不是这么说的”

    “哦?那我开始是怎么说的?如果我记得没错,我是说要使用我的那种办法,与那些太古蜃婴们单挑吧?现在你们也看到了,我连我身边的花仙子都派上了,现在已经有三十多名太古蜃婴被我这连给牵制住。而我的真身,还在跟太古蜃婴单挑,现在不过弄个化身过来看看情形,关心关心你们,看看你们死了没有……怎么,难道这也有错吗?哼,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李松石说着,卡俄斯等人与太上恶身等人顿时气结,坦丁怒吼连连:“那你什么时侯能够将那些太古蜃婴摆平,快点过来帮助我们?”

    “这个啊,哈哈,这个我也不清楚。”李松石道:“太古蜃婴的实力比我强大许多啊,如果我能单挑赢一个,那恐怕相当于你们一个挑赢几个太古蜃婴了吧?你们看,你们现在打得这么狼狈,那就可以想象,我在那边打斗得如何辛苦了。现在,我还得赶紧把这化身收回去,集中力量,以期尽快将那阴殇给镇封住呢。”

    “嗤……”旁边传来一声冷笑,一名站在极远处的太古蜃婴冷冷望着李松石:“就凭你区区一名念动道生中阶境界的强者,也想对付得了阴殇?简直是异想天开?”

    李松石顿时内牛满面:“是啊是啊,俺都有些后悔了,为啥俺单挑的对象是阴殇呢?那个变态,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如果是挑别人,说不定我早就可以借助希望原力的优势,镇封对方了。”

    “切”那名太古蜃婴又冷笑了:“李松石是吧?区区一名念动道生中阶境界的后辈,虽然你无声无息掠走云澜的元神,让我们刮目相看,但是,你的实力,依然不在我们眼中。就凭你,也想与我们太古蜃婴媲美?

    “哈哈哈哈,别开玩笑了。我们哪个不是积累了几千万亿兆年,积累了不知多少个年代纪?所蕴含的希望原力,多到你所不能想象。你居然想凭着希望原力压制我们太古蜃婴?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一时间,周围的太古蜃婴们也都哈哈狂笑起来。

    李松石暴汗,无语。心道:“这群家伙不是脑残吧?堂堂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太古蜃婴,这等高手,居然素质这么低下?完全没有一点道德修养?这么浮夸浮躁,跟下九流小说中的九流配角一样,他们怎么可能修炼到这种程度?”

    当即,不再理会那几名太古蜃婴,转过头去,看着那狼狈不已的坦丁,道:“诸位,你们也听到了吧?我是有心无力啊……”

    “呸,你之前不是很容易就搞定一名太古蜃婴了吗?我们可是亲眼看到了的。”太上恶身等人指的是那个名叫丹妮尔的太古蜃婴。

    李松石微微一叹:“如果奇迹能够不断重复,那就不叫奇迹了。”

    话声刚落,旁边就传来刚才挑衅的那名太古蜃婴的声音:“喂,小子,老子在跟你说话呢,怎么转过头去跟那边的小家伙聊呢?是不是很看不起我,是不起很不爽我啊?”

    李松石打量了他一眼:“我就是看不起你,就是不爽你,怎么样?”

    “哈,哈哈,妙极。过来,跟你祖爷爷我单挑,让我教训教训你。”

    李松石听着,一愣:“你确认你是我祖爷爷?”

    “没错。怎么样?”那名太古蜃婴道。

    李松石手指着太上老君,道:“那个家伙叫李耳,是我祖爷爷的祖爷爷的祖爷爷的祖爷爷……可以说,是我的老祖宗。如果你不介意,先喊他一声祖宗……说不定他会让你认祖归宗的。”

    周围顿时传来噗的一阵狂笑。

    “李松石”

    “哦?你认得我?”李松石装着讶异地道。

    那太古蜃婴脸色顿时通红。

    周围的太古蜃婴们一阵哈哈大笑。

    李松石伸出右手,中指高高竖起:“傻13,十三儿,bb儿,你的激将法落伍了,想激着我把自己的实力暴露出来?也太不靠谱了,你就这等智商吗?”

    “无耻小儿”那太古蜃婴说着,一拳朝李某人轰了过来。

    刹那间,李松石的身影消散,虚空中留着他哈哈大笑的声音:“诸位,我去也,等我收拾了阴殇,再过来救你们……”

    “等等,等等”太上恶身大喊着。

    可是,李松石已经不见踪影了。

    “靠,本来还想问他借一两个光球,像太殇大姐那样,可以把自己跟敌人困起来的。虽然需要跟一名太古蜃婴困在一个空间里,但那也总好过被几名太古蜃婴围殴啊……”太上恶身说着。

    一时间,周围的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一个个都是眼色通红,狠狠地扫了过来,盯着那名将李松石的化身轰飞的太古蜃婴。

    “怎么,你们想造反吗?”

    “扁他”一声怒吼,大群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激奋之余,都冲了过来,围攻那名太古蜃婴。

    刹那间,浩大的力量不断地朝四面八方绽射,无穷无尽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力量在一个狭窄的空间内乱窜着,不断地撞到那名太古蜃婴的身上,不断地渗入他的体内。

    无数颗星辰,无数个位面,在他的体内诞生又毁灭,诡异的种种精神意志涌现出来,将那名太古蜃婴的身体摆弄成了十七八种模样。一时变人,一时变狗,一时变成女人,一时变成东方不败,一时变成岳不群,一时变成一坨屎,一时又变成一头驴。

    狂烈的种种精神意志,压制住了他本来用来控制着身体形状的意志力量,占据了他的身体的细胞,将他的体形不断地改变着,不断地破坏着他体内的神经。

    但很快,他的精神意志力量回涌过来,修复着自己体内创伤的部位。如此,循环往复,创造出修复不断地重复着,那名太古蜃婴就悲惨万分地在种种生物形态模样中变幻不定。

    三千大千世界,六道轮回,无穷无尽种生物,这太古蜃婴都变化过了,甚至边草履虫阿米巴巴什么玩意之类的虫子都变过。

    这此形象,被诸多强者记录下来,弄成了记忆碎片,加持了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再轰入那太古蜃婴的体内,让他难以忘记此时此刻之事,削弱他的意志,打击他的心理,弱他他的精神。

    悲愤之余,那名太古蜃婴吐血了,流泪了。

    活了无数个年头,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的屈辱,如此的憋屈。

    但是,周围的老牌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却是兴奋异常,七手八脚地朝那太古蜃婴轰击着,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将那名强者困封着,压制着。

    上百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合力压制一名太古蜃婴,一旦形成合围之势,那名太古蜃婴除了乖乖挨揍之外,别无它法。

    此时,诸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们,就是趁着压制住那太古蜃婴之时,七手八脚地轰上去,一种种精神意志通过拳头或大脚轰出来的光柱狠狠地打入那太古蜃婴的体内,强行改变他的身体形态……就像是揉面团似的,揉啊搓啊的,被揉的人痛苦非常,揉动的人们却是兴奋异常。

    一个个异想天开,想出种种造形,什么连体婴,什么三头六臂,什么半男半女,什么上半身狮子,下半身高楼大厦,乱七八糟的创意,此刻都在这太古蜃婴身上展现出来了。

    “真是叹为观止啊……那些小家伙们的想象力,还真是出人意料之外……”

    “是啊是啊……对了,诸位不打算上去帮手吗?”

    “帮手?不不不,我们怎么能打扰了莫狄克斯的兴致呢?我们要想信他的实力,而且要尊重他的爱好。你看,他被按摩得多开心啊,那啊啊呜呜哇哇和哎呀哎哟之类的声音,说明他现在不知道多么的爽快,我们怎能打扰他的兴致呢?”

    “不错不错。而且,说不定这正是莫狄克斯的一片好意,以自己一己之力牵制住所有小家伙们,好让我们在周围从容布局,布设大阵,彻底困住此方天地,不让任何小家伙们逃离啊。”

    诸多太古蜃婴们议论纷纷着,一个个摆出看好戏的样子,没有任何人打算要去帮忙那个悲催的莫狄克斯,反倒是在旁边说着风凉话。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在看戏的,毕竟有部份太古蜃婴,还是认认真真地在周围转悠了一圈,布设了阵势。

    然后,就是所有没被李松石的禁锢空间困起来的太古蜃婴们,将那些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统统围困住了。

    直过了许久,有人道:“好了,他们也打得差不多了,该动手了吧?”

    诸多太古蜃婴点点头。

    而后,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涌现。而且,不是一股,而是上千股。

    那么强大的精神意志力量,沉重得让那些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都快喘不过气来,感觉自己如同凡人在背动泰山,全身上下,几乎被无形的力给压垮。

    随后,就见一圈圈的精神光波,从四面八方涌来,汇入阵势当中,压制着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再朝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一瞬间,阵势当中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猛然醒转过来,一个个戒备地盯着四周。

    而之前被他们一直围殴着的某名太古蜃婴,那个似乎叫什么神马莫狄克斯的家伙,更是被这强大至极的精神意志力量直接压趴下,六肢摊开,七体投地,动弹不得。形象十分之雅观。

    为什么叫六肢而不是四肢,因为除了四肢,屁股后多了一条尾巴,而前面吧……也多了一条“尾巴”。加上头部,就是“七体投地”。

    那形象,要多狼狈难看就多狼狈难看。

    估计,从今以后,那莫狄克斯就要陪伴着嘲笑声,渡过无数年头的岁月了。

    但此时,周围所有生灵的目光都没集中在他的身上,只淡淡扫了他一眼,就都集中在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身上,及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新晋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的身上。

    “很不错,小家伙们……游戏……结束了”

    话声一落,上千太古蜃婴们,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诸多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鬼哭狼号。

    片刻之后,无数新晋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被擒拿,那太一就如同一块破布袋一般,被某蜃婴抓着,在手中不断地晃荡。

    “哇哈哈哈哈哈,我手中这个可是帅哥啊,老娘这回有福了,先享用一番,采补提升功力,然后再作献祭。”某名蜃婴对着紫微帝君和玉皇大帝笑着。

    “啧啧,这个金毛的长得也不错,就是腿毛长了点。”某蜃婴对着手头上的耶和华上帝奸笑。

    一时间,诸多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强者们无语。

    要被献祭了?

    完蛋了……

    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被献祭,都不知道要花多少岁月才能恢复元气。那他们这些新晋念动道生境界,境界还没稳固,一旦被献祭,虽然不会挂掉,但要恢复元气,那要到何年何月啊?不会是要花上近乎永恒近乎无穷的岁月吧?

    “为什么是我们被抓?那阿弥陀佛和南极仙翁,不也是念动道生境界吗?为什么没事?”卡俄斯满脸悲愤地道。

    “省省吧,花仙子们和混沌之主李松石不是更滋润?早知道,我们就先投靠向李松石了……看在同时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老乡的面子上,相信他不会不接纳我们的吧?”

    “哼,现在说这些,迟了,早些时侯干嘛去了?”

    ]“呸,你还好意思说我们?你不也是一样?”

    那些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说着,旁边就有一名太古蜃婴冷冷哼道:“什么李松石?回头就跟你们一样了。”

    诸多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强者们面面相觑,随后叹息:“后悔了,若有机会重来,必当投向混沌之主。”

    而另一边的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情形也不容乐观,一个个左支右绌,估计不用多少时侯,也尽入太古蜃婴们手中矣。

    此时,他们也对李松石不抱期望了,一个个想着逃跑,眼神闪烁。

    只是,那么多太古蜃婴围困着,他们能逃出去?就算逃得出去,这真实本源世界之大,也没有藏身之处啊。

    想着,又是不禁恨恨地踢了那个莫狄克斯几脚,解解心中之愤恨。

    “太上,关于用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献祭召唤希望原力池的事情你了解多少?”坦丁一边释放出自身的精神意志力量,形成防护罩,挡在周围,阻截外面太古蜃婴们的攻击,一边问着太上恶身。

    “你想要了解哪方面的情况?”

    “献祭效果……”坦丁冷冷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献祭效果越好,那对被献祭者造成的伤害越大,献祭效果越差,那对被献祭者造成的伤害越少。”

    太上恶身等人一愣。

    “行啊,没想到,愚者千虑,亦有一得啊。”

    “快说”坦丁恼羞成怒。

    “好,想要用念动道生境界的生灵献祭召唤希望原力池,自然是对方越清醒越好,越是心甘情愿越好,释放出来的力量越强大就越好……那样,凝聚浓缩的本源紫气才会更容易吸纳那些献祭者的能量,以提炼出希望原力,结成希望原力池吧。”

    坦丁听着,若有所思,问:“那是不是反过来,我们不保持太过清醒的状态,心中也一直保持着强烈的反抗意识,并且不随意释放自身的精神意志,那样,献祭时,被吸纳的力量就少,我们自身损失的就少,受到的伤害也少呢?”

    此话一出,刹那间,周围的强者们一个个眼神一亮。

    就连被太古蜃婴们刚刚抓住的太一等人也被吸引了过来,忙问:“那该如何在不清醒的状态下保持着强烈的反抗意识,且不释放自身的精神意志也能保持着强烈的反抗意识?”

    话声一落,还没回答,就一个个被狠揍,身边被加持了无数隔音结界。

    “靠,让你们想通了,那还了得?一个个都安份点”那些太古蜃婴们训斥着,直接以自身的精神意志将那些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新晋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给困封起来。

    只是,这些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新晋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一个个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修炼到如今这地步的,与这个真实本源世界那些依靠运气和外力来晋阶的土著们不同。

    只心念一动,这些新晋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就想到了关键之处。

    “这,不正是我们当初在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修炼之道吗?太上老君可是经常与我们谈起的,道德经和太上清静经中也常说到的。

    “稳守心志,恍兮惚兮,一志不改。于混混沌沌朦朦胧胧之恍惚境中,一念不改。心中唯有一念,自然而然,就会将自身的精神意志,全集于此念。

    “以此念内守于心,精神内敛内守而不外放,则无惊无怖,泰山崩于顶而面色不改……”

    若是此时以此法修炼,稳守心志,岂不正是在半睡半醒之间,完全稳守心志,元神不灭,抵抗之心念就永不消散?而且又不耗费自身精神,在这种“静”的状态下,反倒能让精神恢复呢。

    一时间,想通这点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直接就闭上眼睛,进入了那玄之又玄的精妙状态。

    而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当中比较机灵的,那些底蕴深厚的,或是福缘深厚的,想到了这一点,都迅速自我催眠,让自己进入那个状态。

    一个个,都仿佛进入了晕迷当中。某些手狠的,更是直接将自己敲晕了过去。

    看着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大群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一个个脖子一歪,全都晕睡了过去,实在是蔚为奇观啊……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