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九十二章镇封胡秋眉,不起内讧?

第七百九十二章镇封胡秋眉,不起内讧?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百九十二章镇封胡秋眉,不起内讧?

    “嘶~~~~”

    一时间,那胡秋眉再也忍不住了,为之色变。

    事实上,任谁亲眼看着数以百万亿亿兆的生化战舰在眼前进化到能够释放出足以抵挡念动道生境界的力量攻击的防护罩,都会忍不住色变。

    哪怕那防护罩再弱,但只要能挡得住那大面积的攻击,挡得住那“全屏攻击”,这些生化战舰就是不死不灭的存在。而且越战越强大,越战越进化,越战越可怕。

    因为,这些战舰数量极多,分裂繁殖速度又快。全范围攻击消灭不了它们,甚至不能让它们重创,而单体或小范围的强烈攻击,虽能将它们彻底毁灭,却没办法阻止其它生化战舰吞噬能量分裂繁殖,最后,毁灭的速度都未必比得上它们繁殖的速度……毕竟,那些战舰的“人口基数”摆在那里啊。

    想着,胡秋眉不禁色变:“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这种生物,如果出现在真实本源世界,恐怕没有任何念动道生境界以下的原住民能够继续生存。”

    “呵呵,是吗?”原青青笑道:“既然这样,为了阻止这些可怕的生物出去灭世,所以,狐臭媚啊,就麻烦你将这些生化战舰给毁灭掉了……因为,虽然是我将它们创造出来,但却是你让它们进化的,现在我已经没办法再将它们毁灭了哦。”

    “你哼,你休想让你的奸计得逞,我不会再上当在这里浪费力量战斗了。”

    “哦?是吗?”

    “不错”胡秋眉冷声道:“而且,这些战舰再强大也威胁不到我,进化终有极限。只要不伤害到我,我管它天翻地覆乃至真实本源世界毁灭?”

    “啊,你可真够无情的啊。”

    “哼,你不更无情?是你创造出这种生命来的。”

    “呵呵,我刚才可是说了,是你让它们进化的,这不关我的事。对了,你真的不想消灭掉它们?你就不怕它们真进化到足以伤害到你的程度?”

    “哼哼,不可能”胡秋眉极度自信地冷笑道。

    说着,手一晃,取出一大把希望原力,在掌心凝聚希望原力液,便要脱离这个禁锢空间,她道:“你就慢慢呆在这里吧,不管你有什么阴谋诡计,老娘我超脱出这个禁锢空间再说,以后再找你算帐……我就不奉陪了”

    话声一落,一股精神力量涌入右手那团希望原力液当中。

    刹那之间,希望原力液释放出一圈圈七彩之色的光芒,照遍整个禁锢空间。

    然后,所有希望原力液挥发成为一种七色奇光,笼罩着胡秋眉,在她身体周围环绕着,不断盘旋着。

    只是,才过得几个呼吸间,所有七彩奇光就化作一道道细芒朝四面八方飞散,没入茫茫虚空之中,被那无垠的星空所吞噬,最后消失不见了。

    胡秋眉一怔,立即释放神识探测,却只感应到,周围星辰密密,虚空浩瀚,仿佛深不见底。

    处处星光流转,衬着黑漆漆的星空,给人一种置身其中就会显得很渺小的感觉。

    胡秋眉的神识,有千万分之一秒刹那的“浑不着力”的感觉,而后才发现,整个禁锢空间居然比之前又扩大了,大出许多倍。而她刚刚释放出来的希望原力液,竟似乎已被整个禁锢空间吞噬完毕,不剩一点半滴。

    “怎么……怎么会这样?”

    胡秋眉惊骇之间,原青青飞于亿万公里之外,全身散发出奇光,映照到虚空之中,以一个大星系为光幕,投影出一个巨大的影像。

    原青青哈哈大笑:“狐臭眉,这个空间已经大到一定程度,禁锢能力也强大到一定程度,单凭你那点希望原力液,根本没办法逃出去。”

    “那要如何才能离开?”胡秋眉吃惊地道。

    “很简单,将我击败就行了。”

    胡秋眉听得一愣:“这么简单?”

    ]“哼,你敢瞧不起我?”原青青晃了晃那粉嫩嫩的小拳头。

    “我只是不大敢相信你的话罢了。”

    “哼,你信也罢,不信也罢。你之前不是一直想磨着我,让我告诉你离开这个禁锢空间的办法吗?现在我说了你又不相信……好吧,我再重申一次,也不怕这秘密被你知道……我们周围这个禁锢空间,同步着我们的力量,在外面的人,如果不是拥有一招将我们两人同时击败的力量,是不可能闯进来的。而且,还必须是拥有一招将我们两人同时击败后还将这整个空间都轰得破碎的力量,才有可能将这个空间打破,但那结果会是我们两个都受伤。而内部的我们想要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战胜对方,胜利者,就可以得到禁锢空间的允许,脱离此地了。”

    胡秋眉听着,眉头大皱:“好恶毒的禁锢空间,如果我真要与你激战,越打释放出来的力量越庞大,那岂不是正中这禁锢空间的下怀,让这个空间更稳固?”

    “没错,就是这样……没想到你也有不笨的时侯啊。”

    “哼,别想再激怒我。”胡秋眉道:“我是不会再跟你打的。”

    “哦?那好啊,你不打我,让我打你就好了”

    手一挥,虚空中的那些生化战舰就缓缓朝胡秋眉逼近。

    “你,你不是说你控制不住它们了吗?”

    “我是说不能消灭它们,而且,我也不是在控制,是指挥。”

    原青青说着,那些生化战舰已在周围布成密密麻麻的阵势,朝胡秋眉缓缓挤压过去,缩减她周围的虚无空间。

    胡秋眉冷冷一哼:“我还是不会和你动手……”说着,手一伸,掌心又涌起一股希望原力液:“我才不会再上你的大当……”

    话说到一半,虚空中一股空间波动传来。

    胡秋眉脸色一动,身形晃开。

    结果,就见自己身后突兀地出现一头才不过垃圾桶大小的生化战舰。

    “不好,上当……”

    心念刚刚一动,胡秋眉的身后另一边,就涌出一道七彩奇光,七彩奇光是希望原力变化而成的,内部蕴含着混沌不灭金光等物,蕴含着一股充满绝望之念的意志。

    这道光,在希望原力的掩护之下,波动非常之微弱,又正好是胡秋眉刚刚侧避过来的刹那,它就出现了。

    所以,真是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那光狠狠地轰中胡秋眉掌心中的希望原力液,那股强大的绝望意念,就将她掌心的希望原力液给激发了。

    只见倾刻之间,七彩强光照遍整个禁锢空间,一股股浑厚无比的力量从她的掌心飞涌而出,。瞬息之间,就转化为一堆堆的米山面山,一堆堆的苹果饼干,鱼肉水果布丁糖果之类的食物。

    什么巧克力、面包、蛋糕之类的东西,一下子遍布了方圆数百亿光年,将胡秋眉全部压在这些海量的食物下。

    “这……这是怎么回事?”胡秋眉心念一动。

    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极远处传来原青青的笑声:“狐臭眉,想不到你还是大善人啊。”

    “什么意思?”胡秋眉暴怒,心念一动,一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化为强大的火焰,将周围的食物给火化蒸发了数百万光年。

    远处的原青青一阵心痛:“唉,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胡秋眉,刚才我将某些位面饿肚子的可怜人心中的绝望之情,包括发大水灾引发的某些灾民流民心中的绝望之念,注入你那团希望原力液当中。结果获得这无穷无尽的米山面山,还夸赞你是大善人来着,没想到,一转身你就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给毁掉了,唉……实在是,有些人不能行善啊。”

    胡秋眉满头黑线:“那是我的希望原力液”

    “民以食为天啊,你应该为那些希望原力液转化为食物而感到欣慰……那可以救活多少人啊。你不吃,可以给别人吃啊……就算不给别人吃,给我那些乖乖小宝贝们吃也不错……”

    “乖乖小宝贝?”胡秋眉一怔。

    就听到原青青道:“不错,就是这些生化战舰,你没发现它们正饿肚子吗?小家伙们,上”

    声音一落,虚空中,密密麻麻浩浩荡荡的生化战舰就朝胡秋眉蜂涌而去。

    倾刻间,方圆亿万光年的虚空,就爆发出强烈到极点的白光,那是数之不尽的蕴含着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的镭光炮,一道道激光术狠狠地着胡秋眉所在处的方圆数万公里轰击过去。

    强大的能量狠狠轰中胡秋眉身体周围释放出来的能量罩,震得她都全身晃动。

    “可恶”胡秋眉心念一动,划破周围空间的传送束缚,一下子传送到那些生化战舰当中。手一招,浩瀚的火海,仿佛要将整个宇宙都点燃起来一般。绵延千百万个星系,从一个星系的这头点燃到星系的另一头,充斥在星球与星球之间,充斥着星际的虚空,散发着狂烈的能量。

    轰的一声巨响,方圆亿万光年无数生化战舰,绝大部份化为灰灰。

    但是,居然仍有一小半存活。而且,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吸纳着虚空中散发出来的能量,不断地膨胀着,然后分裂,由一条变成两条,不断地繁殖。

    而且,爆炸周边的其它生化战舰,也在抢夺着能量,前后才不过几个呼吸间,刚才被毁灭掉的生化战舰的数量又补充回来了。

    因为,哪怕这个禁锢空间吞噬掉不少的能量,仍是有许多被生化战舰所吞噬。

    生化战舰毁灭的物质与能量加上胡秋眉攻击出来的能量,足够这些生化战舰完全恢复原状,并让这个禁锢空间有所吸收,有所长进变大了。

    望着周围仿佛无穷无尽的生化战舰,胡秋眉一阵心寒。

    连方圆万亿光年的生化战舰,都无法一举毁灭?那更不用更大面积的范围攻击了。而如果进行更小面积更窄范围的攻击,那恐怕,就没办法有效毁灭生化战舰了。

    正沉吟之际,那边的原青青却是笑嘻嘻地挥手发出一团团绿色的光球。那些光球也在吸纳着虚空中的能量,转化为一股股生命神力,充斥在周围的虚空中。

    李松石细细打量,竟惊讶地发现,那居然是一枚枚生命主神神格。

    原青青弹指之间就创造出数以千亿计的生命主神神格,而且还持续不断地释放。

    那些神格穿越虚空,分布在不同的位置,不断地吸纳着周围的一切能量,转化为生命神力,再释放出来。

    这些生命神力,对于胡秋眉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在这些庞大的生命神力笼罩之下,所有生化战舰不小心弄出来的伤口,能更快地恢复。所有生化战舰体内的生命力量,能更快地流转,更旺盛。而活动时释放出来的生命力,又会成为生命神格吸纳的能量,或是成为周围突然生出的许多微生物的营养成份。

    没错,因为周围的生命神力太充沛的缘故,这虚空当中居然新出现了许多微生物,许多小型生物,都在四处寻找着食物,壮大自身。且能直接吸纳能量变大。在后,又成为生化战舰的食物。

    在周围生命神力的笼罩下,所有生化战舰和微生物们的生长速度和分裂繁殖速度更快了。

    无穷无尽的生命主神神格,如同一颗颗天上的星星,散发着生命之光,照亮了整个禁锢空间。

    胡秋眉见着,心中更是骇然。

    这些生命神格和那些生化战舰,虽然很强大,但还不看在她眼里。但问题是,这些东西的背后还站着原青青,只要她出手毁灭这些玩意,原青青肯定阻止,最后,原青青就必定能以逸待劳,在旁边看好戏似地看胡秋眉不断地战斗。战斗释放出来的能量又被生化战舰吸收,转化为胡秋眉的“敌人”。

    如此,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永远陷在这个怪圈当中,为这个禁锢空间和周围的生化战舰源源不断地提供能量……

    这种情况,是胡秋眉不愿意看到的。

    当即,心中狠戾之色浮现,手一挥,左右手各取一大团希望原力液。

    “没用的……别想用这些对付我的生化战舰,也别想用这些来压制我……”原青青话声一落,千百个原青青的身影浮现在胡秋眉身体附近。

    而后,一股股七彩霞光在周围笼罩着。

    “这是……这是希望之光?”

    “不错,是希望原力转化出来的希望之光,唯一的作用就是让周围处处充满希望之念。如果你想要释放出绝望之念注入希望原力液当中,那绝望之念就会在中途被这些希望之光给削弱,哪怕是你直接通过手臂传送绝望之念也一样。”

    “哦?是吗?”胡秋眉冷笑。

    就在这时,耳后风声响起。

    胡秋眉赶紧避开,却发现一个全身泛着七彩光芒的原青青正好站在另一旁,一掌狠狠轰向她的身体,狂烈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通过好的背心轰向她体内,一下子震得气血翻涌双臂酸麻,那些希望原力液顿时抛飞了起来,到虚空中,一下子化散开,迅速转化为希望原力加持在那些生化战舰上,将它们团团守护着。

    胡秋眉惊得瞪大了眼睛,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这,这怎么可能?为什么我避不开你的偷袭?”

    刚说着,就见那个泛着七彩之光的原青青缓缓变成纯净的能量消失了,而极远处的另一个原青青却笑道:“傻瓜。那个七彩化身,不是我,只不过是我用一堆希望原力塑造的化身而已……你明明知道希望原力很强大,难道就不懂得先下手为强吗?啧啧,难道,你觉得自己手拿着两团希望原力液,就很厉害,让我害怕讨饶了吗?白痴,傻女人,大傻瓜。”

    胡秋眉顿时为之气结。

    这时,原青青又笑道:“好了,你继续拿出希望原力液来吧,这次我保证坚决不阻止你了……”

    胡秋眉眼中神光闪烁。

    原青青又道:“知道为什么我这次不阻止你了吗?因为这个禁锢空间已经足够大,足够坚固,哪怕你倾尽自身的希望原力,也未必能脱离这个地方。就算勉强能脱离,出去以后,你没有希望原力防身,别的太古蜃婴会怎么对付你呢?

    “你虽然不是好人,但起码没坏透顶,外面那些太古蜃婴,可是一个个都是大坏蛋的呢。如果他们想要把你抓去献祭,那该怎么办?”

    胡秋眉顿时色变:“你”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原青青问:“你该知道,我说的全是对的吧?所以,你现在只有一条路走了,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把我击败……啊,不对,其实还有第二个办法,只要你投降,愿意成为我的信徒,那我也不介意将你收下的。”

    “你……休想”

    “怎么,这两条路都不愿意选啊……那你还真挑剔,好吧,还有三条路可以走,一条是强行用掉你所有的希望原力,尝试着脱离这里,看看能不能够成功,如果成功,出去后再作打算,如果不成功,那你连战胜我的希望都没有了……毕竟我手上有希望原力,你没有。那样就是万劫不复。而第二条,就是你干脆投降,乖乖地呆在这个地方,好好休息个几千几百万亿年,就能够等到禁锢空间自行消散离去了。而第三条嘛……就是乖乖地让我揍,我揍得爽了,就会自动离开,这里就是你最厉害了。你可以考虑看看,研究研究这个禁锢空间,说不定能找到什么脱困之法也说不定哦。怎么样?五条路耶,这么多,你选一条吧……”

    那胡秋眉的脸色越变越难看:“其实,还有第六条路……”

    “哦?”

    “那就是耗掉所有希望原力将你一举击败”

    话声一落,胡秋眉身体周围顿时浮现千百团强烈的七彩之光。

    只不过,这光芒刚刚闪现,原青青就大声惊呼:“啊呀,不好,太危险了”

    心念一动,拉着虚空中的李松石就要退回精神世界。

    不过,李松石却没动,只将原青青送回精神世界,他自己就定定一个人呆着。

    而后,就听到这边虚空中传来一个声音:“将对面那小丫头彻底镇压打服击败”

    话声一落,那七彩之光顿时涌现,笼罩了整个禁锢空间。

    但是,意外的是,那七彩之光失去了目标,然后就化散了。

    变成纯净的能量流散到虚空中。

    原青青通过命运之丝看到这一切,哈哈大笑:“那个胡秋眉,又上当了。对了,石哥哥,你怎么呆在那边?你没事吧?”

    李松石笑道:“我一直藏在一旁看着你战斗,感觉你进步神速,很有战斗的天赋。而这个胡秋眉,现在变成了没牙的老虎,虽然仍能对你造成一点威胁,但已经不可怕了。你可以考虑过来对付她,和她斗一斗,再作磨炼。也可以到别的花仙子姐妹那里去,设法帮助别的姐妹对付那些太古蜃婴。

    “不过,你去到别处,就不能轻易出手了,因为一旦出手就会引发禁锢空间失衡,容易让对方逃脱。所以你最多最多也就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而已。你到底是想要在这里与胡秋眉作战,继续磨炼自己,以尽早晋阶,还是自己跑到别处去观光,然后再自行参悟呢?”

    原青青听着,沉吟了起来,问:“那如果我不去帮其它姐妹,她们应该不要紧吧?”

    李松石摇摇头:“都只是化身而已,而且还有命运之丝,怎么可能会有事?”

    “那好,我要回去与那胡秋眉继续作战。”

    “好,既然这样,你通过命运之丝定位传送过来吧。来到这里之后,我就要离开了。”

    原青青听着,点点头,而后,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了胡秋眉所在的那个禁锢空间当中。

    胡秋眉见到她,顿时骇了一跳:“你居然没事?”

    刚才那么庞大的希望原力液,居然对原青青没起任何作用?

    一时间,胡秋眉花容失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就算面前的原青青只是化身,那么庞大的希望原力液,也足以一路追杀到她的真身去,将她的真身拉过来,重伤镇压了。

    但现在,这原青青居然活蹦乱跳的……

    “难不成,她的实力竟比我想象的要强大,之前只是在扮猪吃虎?”胡秋眉有些拿不准了。

    只见对面的原青青笑眯眯地道:“狐臭美,不对,是狐臭媚,来,过来,陪我玩玩,咱们再打过……现在,你可只有两条路可以选喽……要么打败我,要么被我打败……当然,自认自败让我痛殴一顿也可以。”

    胡秋眉心中谨慎,暗中想试探原青青的底细,脸上却是一副暴怒之色:“哼,臭丫头不知斤两,看我怎么教训你”

    “好啊,来啊……”原青青说着,手一挥,大声道:“孩儿们,给我上,痛扁狐狸精”

    刚刚要离去的李松石一个趔趄,扭转过头一看,就见仿佛无穷无尽的生化战舰,源源不绝地朝那胡秋眉涌去。

    李松石暴汗:“那小丫头最近是不是看西游记太多了?回头问问她……哼哼,不听话就脱裤裤打屁屁……”

    想着,心中一荡,忍住了那邪恶的念头,身形一晃,已离开了禁锢空间,再度出现到真实本源世界当中。

    李松石一看,再度暴汗……只见无数太古蜃婴们,用一根巨大的悬浮在虚空中的吊绳,加持了强大的精神意志和种种符文阵势,将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强者们绑着,吊在虚空中。

    然后,就当作沙包狠揍。

    “啊跶”

    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怪叫乱吼,一大群太古蜃婴们狠狠地拳打脚踏,嘴里还不干不净:“叫你丫的装晕,叫你丫的不醒过来,叫你丫的不乖乖当祭品,叫你丫的敢在心里强烈反抗……”

    一拳拳都狠狠地到肉,一拳一脚都蕴含着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狠狠地轰入那些强者体内,震荡着他们的元神,影响着他们的精神意志。

    不少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因为意志不够坚定而被外界入侵的精神意志给震醒,难以恢复到那种神奇的修炼境界当中。

    反倒是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无数强者,因为一个个天赋都不是很强,所以修炼经历非常之辛苦。此时精神意志力量不如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强大。意志力也不如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坚定,但不知怎么的,这忍耐力,居然比诸多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要厉害。

    李松石现在就发现,居然连一个清醒过来的都没有。或者说,哪怕是清醒过来,也会在瞬息之间,再度进入那种玄之又玄的半梦半醒的状态。哪怕自身元神当中的外来异种精神意志很强大,已经影响到了元神的平衡。但他们死抱着“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绝对不死不灭,如何也不会殒落”的意志,坚守着念头,半点杂念不起,居然心如虚空,点尘不染。

    而且,在元神承受着外界异种精神意志的强烈冲击之时,竟然还因为这种默默的忍耐,而导致他们的意志在渐渐变得凝实稳固。

    如同让元神经历了一场强烈的洗礼,让他们的念动道生境界迅速稳固了起来,甚至很快就达到了念动道生初阶的颠峰,并且开始吸纳起入侵他们元神之中的外界异种精神意志,慢慢迈向随时都会晋阶的境地。

    李松石看得大为惊叹:“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强者,果然心性坚忍。哪怕是太一或玉皇大帝这等人物,都是心性坚定到了极点。只要一点灵光不灭,就绝对能保持着强烈的抵抗之念,心神意志丝毫不动摇。

    “反观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虽然修为强大许多,精神意志都比三千大千世界的强者强大许多,但是,他们却更容易动摇。

    “打个比方,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就像是一根根绕指柔百炼精钢丝,坚韧,但却容易被外界改变形状。唯一不变的只是自身的形态。

    “而来自三千大千世界们的强者,意志就如石头,坚硬韧性远不百炼精钢丝,但是,却稳固不动,坚忍。

    “如果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的元神能毁灭,这些三千大千世界的强者的元神,不知毁灭多少次了,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都一点事也没有。

    “但偏偏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元神无法毁灭。所以现在的情形,反倒是看起来好像三千大千世界的强者们更为坚韧似的,依然在硬挺。”

    李松石一阵摇头叹息。以此看来,三千大千世界的诸多强者们,崛起之势已不可阻挡矣。

    不过,这也无所谓,李松石连太古蜃婴都不怕,根本没必要害怕这些家伙。

    心想着,就听到一个太古蜃婴道:“哈哈哈哈,很久没扁得这么爽快了,实在是爽啊……自从我晋阶到念动道生境界以后,就很少这样跟人打架了,现在真是怀念啊。”

    李松石暴汗。

    只听另一个太古蜃婴道:“好了,好像有不少小家伙醒转过来了,现在可以了吧?”

    “嗯,可以拿去献祭了。”

    “等等”突然有人大声喊道。

    “怎么了?”

    “那本源紫气还没完全聚拢回来,这希望原力池还不能召唤。而且……诸位,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关于那希望原力池的……使用权!!!‘

    话声一落,在场诸人的脸色都严峻了起来,面面相觑。

    希望原力池召唤出来,最多不过二十个愿望,少的也就十个愿望这样。虽然这次的规模似乎比以往每次都要浩大,但那希望原力池的愿望数量也不会多到哪里去……说不定,到时侯是提升每个愿望的“品质”……也就是许愿范围得到提升。而可以许愿的“次数”却反而减少呢。

    “那你们……觉得该如何分配?”有人冷冷笑着。

    “哼,该不会还有人想打着跟以前云澜出的主意,先把部份人排走,然后自己得利吧?”

    诸多太古蜃婴们沉寂了下来,李松石见着,心中大为开心:“哈哈,终于出现这一幕了。你们要内讧了。内讧好啊,快内讧吧,你们尽管内讧,内讧了,我才好混水摸鱼啊,不然的话,我要将所有太古蜃婴都镇封起来,要花多长时间呢?”

    此时,李松石就差没端凳子坐好,再拿瓜子零食之类的摆出来看戏了。

    只听太古蜃婴当中有人道:“阴殇等人还被困在那些光球当中没出来吧?”

    “哼,少一个人瓜分希望原力池的分配权,不是更好么?”

    “你懂什么?那些光球内部,说不定会有一个相当强大的敌人,连阴殇和雷磊等人都能被困住,那万一那敌人出现,我们正在内讧,可就……”

    “呸,你说我不懂?你才不懂呢。区区一个敌人,能敌得过我们全部?谁知道那阴殇等人是不是战斗胜利了,将那敌人打败了,却藏在光球内部不肯出来,想等着看我们内讧,然后再在关键时刻里钻出来?”

    “哼哼,你也知道有可能有人想要渔翁得利了,那还说什么少一个人瓜分希望原力池的分配权?不把阴殇等人的事情弄好,你们能安得下心来慢慢分配希望原力池的许愿权吗?”

    “这有什么?你就不知道我们可以先将这些光球统统困封起来,用加持我们近千号人的精神意志,布设无穷阵势,再加持希望原力进行困封吗?那样,就算现在没出现的阴殇等人的实力再翻一倍,而且全部都联手起来,都没法在十年内突破我们的封困。那样,我们不就可以安心分配了吗?”

    那两名太古蜃婴争吵着,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喝彩:“说得妙刚才那个办法,实在是不错,我们就先将这些光球给困封起来,联手镇压,再商谈别的事,如何?”

    诸多太古蜃婴们相互看了看,然后就点点头,同意了这个办法。

    而后,李松石就看着这些家伙们把一个个禁锢光球带到了真实本源世界的极尽深处,远离召唤希望原力池的地方,然后联手将那些光球给一一镇封了起来。

    如此,过了小半天时间,那些太古蜃婴们才又来到召唤希望原力池的地方。

    不过,气氛凝重,所有人的脸色都严峻到了极点。

    李松石感应到这点,就离得远远的,哪怕以希望原力护着身体,而且还只是个投影化身,但也仍然担心会被发现,就小心翼翼地,隔着远远地观望。

    只听某个女性太古蜃婴问:“现在,我们该如何决定分配权?”

    “我觉得,现在关键不是决定如何分配那希望原力池的使用权,而是考虑该如何能让我们接下来能有部份人安然无恙地使用希望原力池吧?相信诸位也不愿意看到如同上次那般,大家通过擂台决赛,决出了胜负,最后只是一场闹剧。”

    一名男性太古蜃婴说着,其它人就都沉吟点头。

    “既然如此,那大家一起发挥智慧,提供一个可行性的办法来。”有太古蜃婴说着。

    随后,李松石就在一旁看着这些家伙们在那里吱吱歪歪叽叽咕咕地说个不停,罗嗦个不停,跟在菜市场里的角落垃圾堆当中,近千只嗡嗡嗡讨价还价的苍蝇一般,无聊又恶心。

    如此,直过了许久之后,终于有人叹了一口气,道:“好,既然大家都觉得那些办法不好,那我出一个主意吧。

    “我的主意是这样的,大家通过某种办法,一个个地淘汰不入选者。如何淘汰呢?这个办法等下再商量。现在要说的是,如何让那淘汰者无法再作乱。

    “按我的意思,就是每淘汰一个人,剩下的人就要联手将那淘汰者给镇封困封起来”

    周围众多太古蜃婴们一起惊呼:“什么?这也太污辱人了。”

    “哼,你们看看被困封在那边的光球当中的阴殇,再说辱人吧,之前我们也不是没被某些用心不良之辈镇封过。”

    “混蛋,你说谁呢?”

    “谁先跳出来,我就说谁。”

    “哦……刚才我在向一个姓‘混’名‘蛋’的家伙打招呼,问问看他在指责谁。没想到,你居然承认了,这么说,你名字叫混蛋?”

    “你”

    “好了好了,别吵了,再吵,我们联手把你们两个淘汰了。”

    “………………”

    其它太古蜃婴没有人愿意反对的,毕竟少一两个竞争者更好。于是,那两名正在争吵的太古蜃婴只能停了下来。

    “好了,再说说你刚才的办法。你刚才说,要将淘汰者镇封起来?”

    “不错,不错镇封很久,十年八年就够了。相信,有着我们近千名太古蜃婴联手,足以将任何一名太古蜃婴镇压十年以上,让他连使用希望原力都无法逃脱了吧?”

    “不错,的确是能办到。但问题是,随着淘汰的人数越来越多,那最后剩下来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十几二十人的时侯,淘汰一个,就只有十几二十人出手镇封,那结果还是镇封不稳啊。”

    “谁说镇封不稳?使用希望原力,不就可以了吗?”

    此话一出,周围一阵惊呼:“那最后可以获得许愿机会的十几个人,岂不是每个人都要联手镇封近千号人,还浪费大量的希望原力?”

    “哼,这就是代价,谁得到进入希望原力池许愿的机会,谁就要浪费更多的希望原力镇封其它人,这有问题吗?”

    “没问题。可是,那最后淘汰剩下来的第二十几名的人,岂不是又浪费希望原力,又没办法进行许愿?”

    ]“[这个,总没办法绝对公平的吧?”那个出主意的太古蜃婴:“这就如同赌博,看看谁的运气好了。”

    诸多太古蜃婴们皱皱眉。

    就听那个出主意的太古蜃婴道:“依我所说,如果真的绝对公平,相信诸位更加不愿意呢。如果真的绝对公平,那最后胜出来的,不是最强的十名就是最弱的十名,诸位愿意吗?所以,我倒是觉得,不论是淘汰的办法,还是淘汰后进行镇封的办法,都不用绝对公平,以运气为重,谁的运气好,得到进入希望原力池许愿的机会,这谁都没话说。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如人。”

    诸多太古蜃婴们相互看了看,然后就点点头:“不错,一切就凭运气,不凭实力……而且,实力强的人未必运气好,也未必运气坏,实力弱的人也是如此。那样才叫真正的公平。”

    于是,淘汰后如何保证太古蜃婴们能真正召唤出希望原力池并使用的办法,就出来了。

    但是,如何淘汰呢?这办法还有得想。

    而且,万一那成功得到许愿机会的人胡乱许下愿望,欺负那些被淘汰的人,让自己的仇家万劫不复,这岂不是很危险?谁都有运气不好的时侯,可不愿意因为这次运气不佳,就把一切都赔了进去。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