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九十三章雷人的淘汰方式,对付风元素

第七百九十三章雷人的淘汰方式,对付风元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百九十三章雷人的淘汰方式,对付风元素

    一群太古蜃婴们凑在那里嘀嘀咕咕了老半天,最后才得出了结论。

    所有人想要参与希望原力池的许愿分配,首先就需要先发誓言,某些愿望不允许许……比如说,对在座诸位大不利的誓言,就被禁止。

    然后,淘汰出来的最后二十名,不再进行“淘汰赛”,而是搞排名制。从第一名排到第二十名,等召唤出希望原力池,就按照顺序依序进入。

    后面那十名,就看运气了,运气好,就能轮得到,运气不好,就轮不到。

    “至于如何进行淘汰,什么样的人可以进入希望原力池许愿,什么样的人不可以进去许愿……这点,诸位有什么好建议吗?”一名长得瘦不拉叽,跟骷髅一样,外号叫“荆凌”的男性太古蜃婴问着。

    周围众人都是在沉吟,没有人敢胡乱提意见。

    突然,有一个长得肥得跟大佛似的太古蜃婴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我们既然说好了,以运气来作选择,那就该比试运气,看看谁运气好,那就让谁进去,谁运气不好,那就淘汰。”

    “比试运气?白河,这运气怎么个比法?要知道,以我们太古蜃婴的实力,想要作弊可实在是太简单容易不过了。一般的测试运气的办法,对我们可没什么用啊。”

    “这倒简单。”那白河笑道:“诸位,不知道有谁看过一部来自三千大千世界,名叫《非诚勿扰》的电影片子?”

    “电影?那种落后的玩意,俺们早几百万亿年前就连碰都不碰了。嗯,是俺们的信徒都不碰了,更别说俺们了。”

    周围诸多太古蜃婴都是点点头。

    白河笑道:“没看过也无所谓,我发现里面开头那个创意不错,虽然很雷人,很白痴,但用在这种时侯,实在是太妙不过了。”

    “到底是什么办法?快说,别卖关子了。”

    “呵呵,是这样子滴……”白河说道:“我们拿一个长长的圆柱型圆筒,中间可以打开,然后两个人把手从圆筒两头伸进去,玩剪刀石头布,出好剪刀石头布之后,再由第三人猛地打开圆筒,看看谁赢谁输……

    “只要我们使用本源紫气凝聚而成的结晶来制作圆筒,再加持阵势,就不担心有谁能作弊了。这样,谁胜谁负,不就全凭运气了吗?”

    他说着,旁边就有人打了个哈欠,那荆凌说道:“这个办法,实在是……很脑残啊。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当中有人是预言系的太古蜃婴吗?预先算计出对方出什么,那不就是很容易克制对方?”

    白河笑道:“诸位有所不知,预言系的能力也是有很大陷制的。起码不能随意预言实力比他强大的人的所作所为。要不然,预言系的人,直接预言到时侯谁能够进入希望原力池,谁不能够进入,再发誓保证自己绝没有说谎,那不就行了吗?

    “事实上,我相信诸位没有人愿意接受这样的预言吧?所以,可见这预言也是有很大的限制性的。我们可以将希望原力加持在那个圆筒上,限制附近的察探,那不就可以了吗?”

    周围诸多太古蜃婴们略一沉吟,过得片刻之后,都自点点头。某人更是出声道:“嗯,倒是个好办法……不过,剪刀石头布该怎么玩?”

    一瞬间,所有人都有吐血的冲动。

    “剪刀石头布你都不会玩?”周围的太古蜃婴们出声道。

    “不会玩又怎么样?这又不是什么很出名的东西,某一个藏身在另一处的太古蜃婴应道。”

    众皆无语了,藏在旁边围观的李松石也无语了。果然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样的极品居然也会出现?真是大出他意料之外。

    “其实,剪刀石头布还是很简单的。就是两个人分别出手,两根手指就是代表剪刀,拳头代表石头,整个手掌伸开,就是代表布。其中剪刀克布,布克拳头,拳头克剪刀……明白了吗?”有人说着。

    “还是不明白,如果真是这样,俺们好像很吃亏啊。”一个翁声翁气的声音传来。

    众人转过头一看,顿时暴汗——好大的一个机器猫啊。它的手,看起来只能出拳头了,没办法出剪刀和布。

    而另一个……居然只有两根指头,如果他伸出两根手指,那到底算是“剪刀”还是布呢?

    众人一阵汗颜。

    “我说,你们就不能稍微变幻一下形状吗?”

    “俺们这是本色,唯英雄能真本色,俺们是英雄,可不能乱变。不过,为了希望原力池,变了一变也一要紧……不过,请问这样出,可以吗?”

    那名“机器猫”太古蜃婴伸出右手。

    众人一看——好大的一个巴掌,但为什么巴掌内部还有个拳头一样的肉球,而巴掌居然还像一个巨大的圆盘,前端只伸出两根手指头呢。

    “你这是剪刀还是石头还是布啊?”

    “俺们对那三种都感兴趣,都想出,不舍得区分得太清楚,所以,这样算是同时出拳出剪又出布,可以吗?”

    众太古蜃婴无语。

    “无耻也该有个程度啊。”荆凌说道:“如果你这样出手,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

    “当然,只不过……你这是自己克自己啊,代表着弃权的意思。所以,你真决定这样出?”

    “呃,那俺们还是免了吧。”

    “那就好。诸位,记着,千万要暂时变成*人的时状,右手必须是人类的手型,否则,谁出错,就当作输,怎么样?”

    荆凌一说,周围的太古蜃婴们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一个长得全身金黄黄,肥得跟大便一样的家伙说道:“你这是赤lu裸地藐视我们这些非人类啊……”

    荆凌还没出声,白河就道:“我们有谁是人类的?而且,你们平常也是显示这人类的形状吧?好了,不多说了,支持刚才所说的剪刀石头布的办法的,举手,反对的,请举脚……”

    一眼扫了过去,微微点头,白河道:“嗯,很好,支持的百分之八十五,弃权的百分之十五,反对的百分之零。各位,那就通过决议了。

    “接下来,有谁还有意见的,请提。如果提的意见不获得通过,那就属于捣乱,咱们一起将那人直接淘汰出去,不让他参与这次的淘汰赛,不知道诸位意下如何?”

    **

    李松石在暗中嘀咕道:“霸权主义啊。”

    结果,太古蜃婴们都没有反对。然后,就决定使用这个滑稽的“剪刀、石头、布”外加圆筒筒的办法进行淘汰,挑选出真正能进入希望原力池许愿的家伙。

    李松石一直在旁看着,结果发现,看别人玩剪刀石头布,实在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尤其是看别人把手塞在密不透风的圆筒里玩剪刀石头布。

    而更无聊的是,这些人的比试,都是七局四胜。每个人都要跟别的所有人都挑战过一次,论积分分胜负。

    最废柴的那个被淘汰,倒数第二名可以逃过“大劫”,然后再重新进行剪刀石头布。

    据说,唯有如此才能真真正正的“公平”,让人心悦诚服。

    但在李松石眼中,这简直就是狗屁,瞎折腾人的玩意。

    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让自己去比试这人,会感觉多无聊……估计,要不是有着希望原力池的刺激,这些太古蜃婴们,这些老家伙们,也绝对不会有人想要去玩这个无聊的游戏。

    李松石嘀嘀咕咕着,算计了一下时间,心道:“靠,就算他们进行时间加速,在单独的空间里面进行,在只使用一个‘圆筒’,以便于众人监视保证‘公平’的情况下,也要花上好长时间才能搞定啊。”

    罢了,还是先转到禁锢空间里面去,看看别的姐妹们跟太古蜃婴p得怎么样了,回头再过来看看吧。

    “要先去看谁呢?”最让李松石怜惜的,自然是风飘零,当然,还有梅雨心。只不过,梅雨心的实力强对强大许多,而且性子坚强,李某人倒是不担心。而其它花仙子,却又不如这两女的地位了。

    最重的,自然是白牡丹,接下来,梅雨心风飘零,再到原青青,再到其它发生了关系的花仙子们,再到别的缔结了命运之丝的花仙子……

    当然,这只是心中的小九九,不能说给花仙子们听的,否则就会醋海生波,李某人非得活生生地腌成酸萝卜不可……嗯,一根花心大萝卜塞进醋坛子里酿上十天半个月,不是酸萝卜是什么。

    而且,李某人这心中的排位,可是久不久又变一次的……男人的通病啊。

    而这点,就更不能说了(你们明白的)。

    之后,李松石打定了主意,身形一晃,就直接传送到了某个禁锢空间里面,出现在风飘零的身边。

    进去一看,李松石顿时暴汗啊。

    整个禁锢空间内部,处处都是狂乱的暴风。

    风飘零的身影在前面疯狂地跑着,不断地在一处处暴风眼之间传送,虚空中,一朵朵蒲公英小伞不断地飘散,化身为一个个小小的风飘零的身影,不断地朝四面八方释放着加持了念动道生境界意志的花之灵气,转化为狂风。

    但令李松石哭笑不得的是,风飘零妹妹的对手居然也是一名擅长御风的强者。

    那名太古蜃婴,也不断地释放着一股股狂风……而且,最离谱的是,除了能施展狂风之外,那名太古蜃婴别的手段很废柴很垃圾……因为这名太古蜃婴,外貌看似女性,但实际上居然是一个没有性别的巨大的风元素?

    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这名太古蜃婴一开始就是合道冥冥颠峰境界,且点燃了希望之火的风元素,希望之火在他体内都是旋风状态。

    等到他晋阶为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乃至成为太古蜃婴,就一直都是风元素。虽然也能施展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转化为别的力量对付其它生灵。但是,那是在对付念动道生境界以下的生灵才有着一击必杀的实力,对付念动道生境界的风飘零,简直就是在挠痒痒。

    而风飘零呢?实力也很强大,足以将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分化加持到花之灵气上,转化为蒲公英,每一朵小伞就是一个小小的傀儡化身。虽然没有她自身的元神控制,但却能拥有风飘零的部份力量。

    而且,通过命运之丝,还可以借来李松石等人的力量。但是,为了不通过命运之丝影响别人。更重要的是,为了磨炼自己,以悟透那一层晋阶的隔膜,风飘零根本就没打算动用别的能力,就是使用自己的本源力量。

    这样,在战斗中才能发现自己的弱点,进行改进。

    而风飘零的本源力量,就是花之灵气,花仙意识。而这花之灵气,转化过来,却是一股股暴风。

    现在,风飘零释放出来的暴风力量,对那太古蜃婴就是在挠痒痒,而那太古蜃婴,使用的暴风力量,也对风飘零没咐作用,除了能将风飘零及她的小小傀儡化身们吹送到亿万光年之外,根本没有太多的作用,对风飘零都不造成任何伤害。甚至是连那些小小傀儡都不曾受伤。

    于是,那风元素欲哭无泪:“小丫头啊,俺们别打下去了成不成?”

    “可以啊,我也不喜欢打斗的。”风飘零停了下来。

    “那你告诉俺,如何离开这个禁锢空间?”

    “那可不行……”风飘零摇摇头。

    那风元素道:“哼,你不跟我说,我也猜得到,只要使用希望原力,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对吗?”

    风飘零道:“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可以提醒你一句,这个空间里面加持着部份希望原力,你传送出去之后,会传送到哪里,我可说不准哦……”

    说着,手一挥,一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力量在虚空中涌现,转化为一股股浩浩荡荡的飓风,朝那太古蜃婴刮去。

    那太古蜃婴连挡都不挡,任由这风吹着,头上长发飘舞凌乱,但身体却是一动不动,半点伤也不受:“没用的……小丫头,刚才你不是说不打了吗?”

    “是不打了啊,反正我也打不到你,顺便用这一招帮你吹吹风。对了,你说我应该怎么样才能伤得到你呢?”

    “哈哈,不可能的。你想套我的话吗?我可不会告诉你。”

    “哦?这么说,还真有办法通过风力伤害得到你?”

    “嗯,不可能的。我是风的化身,任何风都伤不到我。”

    “吹牛如果没有任何风能伤得到你,刚才你就不会说什么不告诉我了。你既然说不告诉我,就肯定有办法。”

    “哦?那你说说看,你说得出,我算你厉害害……我也想知道,这天地之间,有什么风能伤害得到我啊。哈哈哈。”那风元素说着,就盘膝坐在虚空当中。

    风飘零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如果我知道,我就已经晋阶到念动道生中阶境界了。所以,现在为了想要找出答案,才问你啊。”

    李松石看着这一幕,无语,心中嘀咕:“还真是和谐啊,她们是在战斗吗?“

    刚想着,就听那风元素说道:“那你慢慢想吧,我可没空陪你了。”

    说着,她就打量着周围的禁锢空间,嘀咕道:“可恶啊,刚刚失策了。为什么我不事先想想就要先跟那小丫头斗上一场呢?打了一场架,这个空间居然吸收了我们的力量变大了。如果现在想脱离出去,要浪费的希望原力很多,我很心疼呢。

    “要不要观察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脱离呢?毕竟,不可能有什么牢笼是十全十美,让人绝对无法突破的。”

    想着,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这时,风飘零手一挥,一团蕴着火系能量的风吹拂了过来,然后由慢到快高速旋转着。

    只不过,吹过风元素的身体,一点伤害都没有。

    风飘零不死心,手又一挥,一团蕴着水系能量的风吹拂了过来……

    同样,对那风元素没造成任何伤害。

    风飘零无语了,又不死心,不断地释放着一种种风。大风小风,快风慢风……不住地释放过来。

    那风元素全然不理会,只打量着周围的禁锢空间,越看越迷糊,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看到风飘零实在是太过“努力”了,哪怕没办法伤害到她,仍是不断地出手,这让那个风元素忍不住提醒道:“小丫头,你不用再出手了,没用的。”

    “不行,我就不信,对付不了你。”

    风飘零说着,又不断地释放出一股股飓风。

    那风元素打了个哈哈,道:“这股飓风明明刚刚释放过了,你再释放也没……不对”

    那风元素猛然坐了起来,大声道:“小丫头,别出手了”

    “为什么?”风飘零道。

    “你出手的次数越多,释放的能量越庞大,这个禁锢空间越变大,越坚固,我们越难逃离出去。”

    风飘零笑道:“这样不更好吗?我打不赢你,也让你逃不出去了。”

    那风元素道:“可是,我出不去,你这小丫头也出不去了……你该不会告诉我说,你真的有离开这里的办法?”

    “嗯,你觉得呢?”风飘零神秘地笑了笑。

    这飘零妹妹自从灵识灵体恢复完全后,整个人的性格活泼了许多,也不知是不是受着原青青和纪念昔的影响,竟然也有些古灵精怪了。

    那风元素疑惑地盯着风飘零,随即笑了:“呵呵,我不相信。”

    心中却想:“管她有没有脱离这个空间的办法,我就盯着这小姑娘,只要她一脱离,刹那间,我绝对能紧附其后,也离开这个地方。而且,她区区一名念动道生初阶境界的丫头,使用什么脱离的办法是我看不透的?只要让我看透了,这个空间还有什么奥秘能瞒得过我的吗?”

    想着,就安心下来,暗暗关注风飘零,心道:“我就不信你永远也不离开。”

    而风飘零则笑道:“你不相信?那不相信就算了。你想用激将法激我先离开这里?我才不上当呢。既然你不离开,那我就要再出手了。”

    手一挥,一股飓风继续朝那风元素轰了过去。

    那风元素毫不在意,挥挥手,周围的风就散了,四周一片虚无,没有任何风能够靠近。

    一时间,风飘零有些傻眼了。

    “飘零妹妹……”李松石的声音在风飘零的脑海中响起。

    “啊,石哥哥……”她又惊又喜,不过,却只在心中惊喜着,没表露出来。

    “其实,你还是有办法可以攻击伤害到那个风元素进化成的太古蜃婴的。”

    “什么办法?是不是可以不通过命运之丝借助其它姐妹的能力?”

    “是需要借助一部份其它人的能力,毕竟你与那太古蜃婴的个体实力相差颇大,就算有正确的对付她的办法,单凭你个人的力量,也没办法对她造成太大的伤害。那何不如学会正确的办法,再借助其它姐妹的能力,再针对那名太古蜃婴呢?这样一来,对你晋阶提升实力,也一样大有好处啊。”

    风飘零听着,暗暗点头:“我听你的,石哥哥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李松石笑道:“那好,你注意听好了。其实,这世间任何风,都不过是高速流动的气体罢了。这是风的本质。而气体,是一种物质。或者说,是物质的一种表现形式。没有物质的存在,就没有风。而只要有物质的存在,就能够转化为风。

    “气体,就是风的载体。风,是气体流动的一种表现形式……嗯,这些都是很基础的内容,你多想想,看看有什么收获。”

    风飘零沉吟着,良久,道:“这么说,风元素的本质,就是一团高速流转,而且还加持了念动道生境界意志的的气体……对吗?”

    李松石点点头。

    风飘零又道:“那到底是她的精神意志在维护着气体高速旋转而不扩散,还是那气体高速旋转才带给她精神意志呢?”

    李松石没出声。

    风飘零就道:“如果我猜测得没错,这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就是一团气体。所以……”

    想着,手一挥,虚空中一团团风吹拂,最后就凝聚起来,变成一股股冷森森的寒气,凝结成水珠,水珠凝聚成球。最后,就是一个直径三百多万里的巨大水球高速旋转,朝那个太古蜃婴飞了过来。

    那风元素太古蜃婴抬起头来,朝这边一望,顿时“哈”的一笑。

    就见巨大水球笼罩住了了风元素的身体。只是,水球仍是水球,风元素仍在那水球当中活动……哪怕那水球蕴含着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也无法伤害到她分毫。

    “小姑娘,我很佩服你的想象力。的确,对于普通的风元素而言,巨大的水球,的确是能够削减它们的力量。巨大的墙壁,乃至巨大的树木,都能阻挡那些风元素的力量,但是,我不同,我可是太古蜃婴啊,区区一团水球就想对付我,你也太天真了点吧?”

    风飘零轻轻哼了一声,既不气馁也不恼怒,道:“你的力量,应该是通过自身高速旋转而产生的吧?”

    那风元素道:“我不告诉你。”

    风飘零就道:“因为,你就算变成太古蜃婴,那也仍是风元素。一般的风元素,遇上巨大的实质化物体,自身的旋转力量就会受阻,越转越慢,甚至产生混乱,最后变成一团平静的气体,那就死亡了。

    “强大点的风元素,可以轻易切割任何物体。哪怕是巨大的花岗岩,在强大的风元素面前,也会被轻易地切割分裂成无数块,不会削弱到风元素的多少力量。如果我猜得没错,念动法随境界的风元素,都可以切开混沌晶壁了……那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太古蜃婴,估计整个真实本源世界当中,已经找不到什么东西是你切割不开,是已经找不到什么东西阻拦住你自身的高速流转了吧?所以,别的物质都伤害不到你。”

    那太古蜃婴听着,有些意外地看着风飘零,微微点头:“不错,倒还有点见识。所以,你也该知道了,这个真实本源世界当中,乃至这个禁锢空间之内,已经没有任何风属性的力量能够伤害得到我了吧?”

    “未必,起码我就知道最少有三种以上的力量能伤害到你。风属性的,也不止两种。”

    “哦?你说来听听?”那太古蜃婴兴致盎然地道。

    风飘零道:“正如我刚才所说,使用巨大而坚固的挡风之物,塞入风元素的体内,阻止它自身的高速旋转,就能让风力变弱,对它造成伤害,你也不例外。

    “而且,还因为风元素的本质是气体旋转所变成。所以不论是什么物质,都能塞入你体内。

    “这样一来,只要有一件足以强大到你切削不断的东西紧紧困住你,那你就动弹不得了。”

    那太古蜃婴听着,脸色沉凝了起来。

    “因此,我就想到三种物质。第一种,就是太古蜃婴的身体……如果我别的太古蜃婴紧紧抱住你,想必你的力量会很快削弱吧?”

    那风元素一愣,随即笑道:“不错,倒是一个办法。不过,这不是风属性的力量吧?而且,你到哪找一个太古蜃婴来抱我?”

    风飘零笑道:“我不需要用这种办法对付你啊,我只需要你承认就可以了。你承认这种办法,就说明我的思路没错,那我接下来就有办法对付你。”

    “哦?那你说,我听着。”那风元素淡淡地道。

    风飘零又道:“而第二种物质,就是本源紫气……凝聚成实的本源紫气,未必能够阻挡住你的切削,但却能够减弱你自身高速旋转带来的力量吧?”

    风元素哼了一声,没说什么。她是一股旋风,遇到了太过凝实的东西,旋转受阻,那也是正常之事。

    “至于第三种物质……就是混沌不灭金光,这种东西可以阻挡住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一次绝杀攻击。不论是何等强大的力量,它都能挡住……只不过,挡住的时间长短不同罢了。”

    风元素又哼了一声。

    风飘零道:“如果我使用这凝实后的本源紫气,或是混沌不灭金光,反向旋转成风,向你靠拢,那会不会对你造成伤害呢?”

    风元素冷声道:“小姑娘你尽管试试”

    风飘零淡淡一笑:“那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手一挥,虚空中浮现起两团巨大的旋风,其中一团呈紫金色,另一团是金色之中带着淡紫,看起来相差不多。

    而后,两股旋风突破了空间的束缚,穿越了百万光年的虚空,直接出现在那风元素的身旁。

    两股旋风的旋转方向与风元素是相反的,与之相遇,轰的一声,就炸散开来。

    两股旋风顿时爆炸了,点滴无存,而那风元素却是一点事也没有,只冷笑着望向风飘零:“小姑娘,这就是你的绝招?哼哼,似乎失败了喽。”

    “不对,我成功了”

    “你成功了?”

    “是呀。”

    “哈,哈哈哈,你刚才的攻击伤害到我了吗?”

    “没有。但是,我知道一点……那两股旋风突然破碎消失,必定是遇到了足以比它们两者加起来还要强大的力量,才会湮灭。必定是有一个比它们还要强大的力量加持在它们的身上,才会导致它们消失……力,是相对的。它们撞到你身上,自身爆碎了,就证明你必定承受了相应的力量,只不过你太过强大,才显示不出受到伤害罢了。事实上,你已经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

    “不错呀,很了不起……看来,我是轻视你了。小姑娘,你既然看清了我的弱点,那就留不得你了。”风元素冷声说着。

    “哼,来得正好”风飘零全然不惧,右手一挥,一团团本源紫气和混沌不灭金光涌现了出来,朝那风元素挥扫了过去,阻挡了她的前进。

    片刻之间,整个禁锢空间之内,就又变成了处处都是风暴的景像。

    李松石在这边看着瞠目结舌。

    也不知道那风飘零是不是刻意想要表现给他看,出手竟渐渐带着一点李松石对付敌人时的狠劲。只不过,在李松石看来,还是不够狠……但以花仙子的性子,也难能可贵了。

    随后,两人激战片晌,整个禁锢空间又扩大了不少,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光波笼罩整个禁锢空间,一圈圈的精神光波不断扩散,不断相撞,不断产生强烈的风暴……

    简直就是一塌糊涂。

    看了一会,李松石忍不住提醒道:“飘零妹妹,你哪来这么多的本源紫气和混沌不灭金光?”

    风飘零啊的一声惊呼。那混沌不灭金光可是李松石好不容易积存下来的。虽然以风飘零现在的实力,足以将虚空中即将破灭的混沌不灭金光重铸回来,但还是有一些永久消失了,浪费了不少。

    那本源紫气……对于真实本源世界的生灵而言,不是啥宝贵的东西,以前为了备用,李松石也将这些东东存了不少进入储物空间。诸位花仙子各存有一些。因为,方便研究嘛。

    但是,这里不是外界的真实本源世界,而是禁锢空间,内部根本没有天然的本源紫气,一旦耗尽,就是耗尽了。

    虽然虚空中流散的本源紫气能回收,但是,被那风元素彻底转化为别的物质的也有不少。

    一时间,风飘零有些傻眼了,俏脸通红。

    李松石道:“没事,你继续出手,说不定真能参悟出点什么东西来。”

    风飘零摇摇头,身形一晃,退开了亿万光年之外。避开风元素的攻击。

    “咦?小丫头,怎么不出手了?呵呵,怕了吗?”那风元素也停止了攻击,戏谑地望着风飘零:“就算你怕,我也要将你彻底镇压困封起来,不会手下留情的。”

    “哼。”风飘零哼了哼,没再吭声。

    但那风元素心中一动:“哦,我明白了,是因为那混沌不灭金光难得,而这个空间内部又没有足够的本源紫气吧?哈哈,小丫头,我看你现在拿什么来对付我?”

    “也不是没有办法”风飘零说着,手一挥,又是一道旋风旋转了过来。

    那旋风揉合了本源紫气和混沌不灭金光,直径广达数百万里,高速旋转于周围,流转着强大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

    “咦?这旋风旋转的方向,居然与我的能量流转方向一致啊。小姑娘,你不会是弄错了吧?”

    那旋风可是漏斗形的,一头大一头小,不大可能翻转过来啊。

    “哼,你一下下就知道错了。”风飘零说着,手一挥,那股力量狠狠地轰向那风元素。

    那风元素太古蜃婴不闪不避,只轻轻笑道:“你这不是给我增加力量么?”

    只是,刚笑到一半,突然就惊疑万分地盯着自己的身体。

    她的身体已扩大到了数十丈高,被那股飓风包裹着。但是,奇怪的是,她感到自己的力量,居然在大量地流失,竟仿佛被那股飓风给吸纳了过去。

    不禁骇然失色,身形一避,便要闪开。

    但那飓风一直追着她走,她飞到哪里,那股力量就尾随着她。哪怕她破开虚空穿梭到别处,那股飓风也依然紧随着。

    这就好像那股风飘零释放出来的飓风是画在那风元素身上的圈圈一样,又像是她的影子,她怎么跑都跑不开一样。

    “怎么会这样?”

    风飘零听着,笑道:“怕了吧?”

    “你这是什么招数?怎么可能会吸纳我体内的精神意志力量?”

    风飘零听了,笑道:“我也不瞒你,也不怕你知道我的招数,实话告诉你,这一招,是释放出一团质量相当大的飓风。那风是由很重很重的高质量气体运转而成,旋转的方向,跟你的身体内部的力量运转方向一致。

    “唯一不同的是,这股力量的运转速度比你自身力量的运转速度稍慢一点点而已。这样,我的旋风涌入你的体内,它需要承受的切削性力量,就不过是你的力量的运转速度减去这团旋风的运转速度。如果这速度差产生的力量不足以切割开我这团旋转本身的物质。那么,这团旋风就会保持着这个速度不变。

    “而且,你的力量的运转速度大于这团旋风,就会不由自主地推动着我释放出来的旋风进行旋转,那你的力量就相当于不断地被吸纳过来……

    “打个简单的比喻,就好像太极拳一样,被我借力打力了”

    那风元素听着,一阵惊骇:“原来如此……你能想到这点,果然厉害,不过,你就不怕我破你的招吗?”

    “破了才好,那我才能发现自己的弱点”风飘零说着。

    那风元素太古蜃婴恍然:“原来你是想借助我来磨炼你的实力,让你能够对风更进一步感悟,以获得提升了……哈哈。不过,你打错主意了,胡乱将自己的绝招的奥妙告诉别人,是最愚蠢的行为”

    “是吗?”风飘零笑了笑,不以为意。因为这根本不是她什么绝招。而且,她也随时可以脱离此地,又不会遇上危险。更重要的是,李松石在一旁护驾着,纵容着她在此进行磨炼,她怕什么?

    只听那风元素冷声道:“既然如此,那我降下自身的速度,或是与那股外界的旋风同步不就行了吗?”

    话声一落,只见那风元素的身体变化,一刹那间,轰的一声炸响,那股高速旋转的旋风,将那太古蜃婴的身体炸飞,让她的身体看起来伤痕处处。

    那股旋风,却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风元素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傻瓜。那股旋风是被我控制的啊……世间有什么旋风的转速能够比你快的,所以我让这旋风比你的身体转得慢,是不得已。你主动降速下来,不是让我把这旋风加快,好把我加持在这旋风上的精神意志轰入你体内,对你的元神核心造成重创吗?而且,你居然想与这股旋风同步,那岂不是让这旋风与你融合为一,那股精神意志力量融入你体内,影响你的元神吗?”

    风飘零笑了笑,道:“所以,这一招的奥妙,只在于我对它的掌控力,我控制得它的转速越灵活,里面蕴含的精神意志力量就越容易伤害到你。可以说,看起来是很简单的招数,但内部却千变万化。我看你怎么破?”

    话声一落,手一挥,无数旋风飞旋到虚空中,一个旋风,就转化为一团团蒲公英花,吹花出无数小飞伞。一个小飞伞就化形出一个小小的风飘零的影像。

    然后,一个个都挥动着狂烈的旋风,朝那太古蜃婴轰了过去……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