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九十四章终极力量的觉醒

第七百九十四章终极力量的觉醒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百九十四章终极力量的觉醒

    刹那间,亿万旋风盘旋于虚空,居然给人一种每一股旋风都沉重如山的感觉。

    那是因为,每股旋风,竟然都是沉凝到极点的混沌之气凝聚而成。

    风飘零没有储备太多的本源紫气了,就将物质毁灭,重归混沌,以此混沌紫气狂烈旋转成风,朝那那轰飞过去。

    那风元素脸色微变:“哼,小小丫头,区区念动道生初阶生灵,居然也想伤害到我……”

    话声一落,一股股浩浩荡荡的强风涌了过去,与风飘零的风交织在一起。

    刹那间,整个真实本源世界无数狂风飞旋,整个空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张着。

    不知多少风刃刮过风飘零的身体,切割得她身上的衣物飘散。

    不过,对面的风元素是女性,或者干脆曰无性,而暗处只有李松石,那风飘零倒也没有避讳。只穿着亵衣在虚空中穿梭着。

    突然,她心念一动,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我明白了”

    一瞬间,她全身上下释放出一股强烈至极点的光芒。

    而后,一股股风在她身体周围高速旋转着,她的整个身体,竟然也开始旋转了起来……不,是她体内的能量旋转了起来。

    构造成她这个化身的纯净能量,开始膨胀,让她的身体扩大到数百丈的高下,实质化的花之灵气重新转化为纯净的气态。然后,狂烈地旋转着。

    但奇怪的是,这些气体并不是全部都朝向一个方向旋转,她并不是整个化身都转化为风元素,而是体内一丝丝一缕缕不同的经脉,分别进行不同的高速旋转。

    而每一根血管,旋转的速度也不同,内部运行的能量,旋转速度又自不同。

    如此,整个化身身上无数花之灵气,转速不同的灵气之间,相互不干涉,便让她保持了形体的稳定,看上去,就如同没有多少变化一般。

    但感知一下,就会发现她的体内所有能量都高速旋转起来,任何气体都变成了狂烈的风。

    风的力量,从她体内涌现出来。

    而后,她的身上就绽放出一圈圈白色的精神光波,光波过处,虚空中能量自行凝聚,如气态一般,然后狂烈地旋转,狂风凭空生起。

    而没有过多能量的虚空,居然直接虚空破碎,无数空间裂缝自行旋转成旋风状。

    一时间,整个禁甸空间内部的风暴,强烈了千百倍都不止。

    那风元素太古蜃婴,皱皱眉头,打量着风飘零,凝视了一下,随后冷冷一笑:“装腔作势,装模作样,哼”

    话声一落,心念电转,身体周围有着狂烈的能量朝四周扩散,将那些有可能伤害到她的旋风逼迫在体外。

    但是,就在这刹那之间,风飘零身上狂然绽放出一股强烈的炽光。一圈圈光波不断地扩张扩散,越来越快。

    最后,整个禁锢空间内部都是光,那是无穷无尽的精神光波前后连绵不绝交织在一起,让人无法分辨清每一圈光波,才导致如此的奇景。

    而且,虚空中处处充满了一股清清淡淡的花香,香气之中,带着一股强烈的压抑之感。

    如果人的心情,如同大自然一般清新开阔,那就不会感到虚空中有所压抑。但如果人的心情不舒畅,或是意守着自己的意境,守着自己的精神意志和思想,那就会感到外面的压抑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

    最后,那股恍若实质的压力猛然挤压入体内,轰入元神当中,让人不禁在眼前产生幻境,恍恍惚惚之间,可以看见一望无际的平原,那里花草繁茂,天地之间,阳光明媚,白云朵朵,微风和煦,处处充满花香。香气沁鼻。

    而且,这花香之外,还有着一朵朵的蒲公英,被风吹飞,散出无数朵小伞,迎着阳光,伴着轻风,在天空中飞翔着,朝向远处,寻找着梦想的家园,寻找着落脚之处。

    这般的场景,直印入人心底,直改变着人心头的意想,改变着人的心情,让人的心境变得如同天空一般开阔,让人的心情变得如同大自然一般的清新。心情,渐渐地宁静下来,变得悠闲自在,再也不起一丝一毫的争斗之心。

    李松石感应着那股精神意志当中传来的种种信息,感应着那精神意志内部蕴含的意境,不禁感叹:“飘零妹妹成长了,那意境之中,不再单只是蒲公英,而是百花俱全,只以蒲公英为尊为贵,最为显眼,却又不刻意张扬,只在平静祥和之中,只在合情合理的意境之中,从最适合展现蒲公英的场景里,展现出蒲公英之美……这才是成熟的意境。蕴着如此意境的精神意志,将比普通的精神意志更容易得人心接受,更易于沁入人心,更易于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旁人的心境……”

    而那风元素太古蜃婴,却是脸色变了又变:“念动道生中阶?你居然在这瞬间晋升到了念动道生中阶?”

    风飘零却是不语,只不断地运转着体内的能量,全心全意地感受着体内能量的变化,在她心中,那每一点能量内部的种种变化,就是一个个意境,蕴含着一句句风之语,值得她细细品味。如此,心境就一直保持在那种蒲公英之美的意境之中。

    而她的精神意志寄托在这股意境上,精神得到了暂时性的新的寄托,竟让她所有的精意意志凝聚起来,精神力量不断地提升,意志不断地变得更为坚韧。

    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中阶境界的精神光波,扩散到十面八方,震荡着整个禁锢空间。虚空中,蓝天白云大地,于处处生成,凭空浮现。

    地上,大量的蒲公英,迎风送着小伞,让那伞飘到天际,飘落虚空,化生出一个个灵体。然后,一股股花之灵气不断释放出来,转化为强烈的风,涌向那风元素太古蜃婴。

    同时,无数小伞也旋转着,与诸多小伞聚集起来,也成了一股风,朝向那风元素太古蜃婴吹飞了过去。

    风飘零完全一动不动,心中甚至没想着如何去攻击那太古蜃婴,释放出来的精神意志转化的种种力量,就自然而然地有着意识,自然而然地相互配合,以最适宜的办法对那风元素太古蜃婴进行打击,以保护风飘零。

    见此情形,李松石大为欣慰,为风飘零开心不已。

    而那风元素太古蜃婴却是脸色阴沉难看,身形晃动,一股股旋风朝四面八方涌现,阻挡着风飘零那边的狂风涌过来。

    如此,过得良久之后,风飘零张开眼睛,长吁了一口气,微微一笑,对那太古蜃婴道:“这位前辈,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恐怕我还没那么容易就晋阶。”

    “你……你……你”那风元素太古蜃婴郁闷得快要吐血了。长吸了一口气:“好,你要感激我,就告诉我,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吧?”

    “这里是禁锢空间,至于这禁锢空间的意思……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风飘零笑着,走到虚空中,伸手拉着李松石,道:“石哥哥,谢谢你,如果不是刚才你提点,就算与那风元素战斗,我也没这么快领悟呢。”

    李松石笑道:“是你自己领悟能力强……不过,还真是恭喜你了。”

    “嗯。”风飘零点点头。

    那边的风元素却是满脸骇然之色:“你,你你你……你是那个夺走云澜的元神的小辈?你怎么会在这?”

    李松石回头神秘地笑了笑:“你说呢?”

    那风元素心中震憾不已。

    李松石藏在一旁偷偷观看了这么久,她居然一直没发现,这还不值得震惊吗?如果刚才李松石出手偷袭……

    想着,那风元素脸色更是难看了。

    “好了,这位前辈,我们就不打扰你静修了。”李松石说着,笑眯眯地伸手一揽风飘零的腰肢。

    “静修?什么意思?”那风元素刚想问着,突然就见李松石与风飘零两人突然间就消失了。

    “你们……喂,你们到哪里去了?小辈”那风元素喊着,不见回应。

    随后,恶狠狠地道:“哼,你们给我等着,小辈们没有空间波动,绝对是仍在这个禁锢空间当中。你们是隐身起来了吧?我就不信逼不出你们”

    一边喊着,她一边释放出狂烈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充斥着整个禁锢空间,能量处处,狂涌不断。

    而此时,李松石与风飘零已经回到了虚拟神国当中了。

    切断了与那个禁锢空间的联系,完全不再理会那边的情况。

    风飘零道:“石哥哥,就这么不理会那边的情况,不要紧了吧?”

    李松石点点头:“嗯,那个空间足够强大足够稳固了,足以困住那个风元素太古蜃婴了。如果我猜得不错,那个家伙肯定会因为我们的突然离开而发疯一阵子。正好,她释放出来的力量,让那个禁锢空间更稳固,那我们就更安心了。”

    风飘零点点头。

    李松石道:“好了,你刚刚晋阶,要不要去稳固一下境界,或者,咱们是先去提前庆祝一番?”

    风飘零脸红红道:“怎么庆祝?”

    李松石笑道:“你懂的……真正的庆祝,要等齐其它姐妹,但我们可以提前一下……嗯,难道,你就不想要吗?”

    “想,当然想。”风飘零脸有些发烫。

    “想要什么?”李松石调笑道。

    风飘零把头埋到他怀中:“你又取笑我了……”

    李松石呵呵一笑:“我们到一个单独的空间里面去,时间加速快一点,那样就可以了……”

    “嗯。”风飘零点点头。

    然后,两人就进入某个单独的空间,进行时间加速。外界才不过一弹指间,里面就经历了许久的时间。

    如此,鱼水之欢过后,**止歇,李松石与那脸上带着红晕的风飘零一声出来,李松石轻轻吻着她的脸,温柔地道:“好了,你先去稳固境界,我去看看外面的情况。”

    “嗯。”风飘零点点头,自行闭关去了。

    而李松石则再度投影回真实本源世界,一看……我那些太古蜃婴们居然还在某个加速空间里面“剪刀石头布”,人数居然还没减少到一半。

    “这些家伙就不无聊吗?”李松石暗暗嘀咕。

    真实本源世界经过大半个小时了,那个时间加速的空间里,还不知道要过了多久呢。

    “罢了,你们玩你们的,等到你们剩下的人数差不多了,我再出来收拾残局。到时侯,将你们一举镇封,由我独霸希望原力池……不对,在此之前,是不是该积聚一些微型原力池,让那最古老的九个大*ss们先睡着,暂时不要醒转过来捣乱呢?那样,我就可以安安心心地进入真实本源世界的超巨型希望原力池当中,安安心心地许一堆愿望了……”

    李松石想着,看看那些太古蜃婴,然后身形一晃,就进入了另一个禁锢空间。

    才一进到此处,李松石就听到虚空中传来一阵哈哈哈哈的狂笑声。

    “发达了,发达了,我有望独霸真实本源世界了。到时侯,我就是最最最最最强大的太古蜃婴,什么盘古,什么鸿钧,什么神云,统统给我死到一边去。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无比狂妄的宏亮笑声,自虚空尽头深处传了出来。

    李松石听着,不禁靠了一声:“这是哪个混蛋啊。”

    一看,就见禁锢空间的虚空尽头处,有着一个全身燃烧着熊熊紫焰的巨人在哈哈狂笑,在捧着一块黑乎乎的石头,大声地笑个不停。

    李松石朝不远处看了看,发现梅雨心正在那里,朝他点了点头。

    她正要说什么,突然就听到那个宏亮的声音继续狂笑不断:“传说中的‘永固希望石’啊,无数个希望原力池凝固收缩凝炼成的石头,全部都是石质化的希望原力啊,哈哈哈哈,这可以转化为一百个希望原力池了,如果只用来许一两个愿望,那我就是无敌强者了”

    “他怎么了?”李松石问梅雨心。

    梅雨心苦笑:“我现在还不大清楚状况,正考虑着……”

    说着,皱眉苦思,眼中一时有恍然状,一时又有迷惑状。看起来,似乎正在参悟什么东西,处于似乎非悟的状态。

    李松石心中骇然:“雨心妹妹快要晋阶了?也对,我都快要晋阶了,时时可以直接迈入念动道生高阶了,那雨心妹妹能做到也不出奇。”

    “不出奇”吗?

    如果这话传出去,不知道多少太古蜃婴要泪流满面,痛哭流涕不已了。

    这才从念动道生初阶晋升念动道生中阶多久啊?现在就要晋升高阶了,还说不出奇?

    那这样的话,什么才叫出奇?

    以李松石的想法,应该是那种通过希望原力池进行许愿,一下子就晋升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才叫“出奇”吧。

    但天可怜见,那些通过希望原力池的许愿获得晋阶的家伙,并不是立即就晋阶的,而是在极短时间内,实力不断地狂飚。

    大概一年提升十倍的实力,如此过得几年时间,就晋阶了。

    大凡修炼的人都知道,越是修炼到高深境界,想要提升一分半分实力,都难如登天,正所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其难度非常人所能想象。

    那提升一成两成实力,已经是足以欢欣鼓舞的事。提升一倍实力,就足以让人兴奋得发狂了……只要试想想,太古蜃婴当中,前二十名跟前两百名的实力并不相差太远,就知道这一倍实力会有多可怖。

    那一年提升十倍实力呢?在以前,除了希望原力池能展现出这样的奇迹,没有别的办法能办到。

    但是,李松石等现在不用希望原力池,晋阶速度居然比别人使用希望原力池还要快速,这怎能让人不感到心理不平衡呢?

    悲哀啊……

    可是,偏偏李松石还不当这一回事。

    在他心目中,通过命运之丝相连,一下子就提升几百倍实力,那才叫提升。区区一年提升十倍,那也叫什么提升啊?

    想当初,他从一个普通凡人提升到神仙的境界,实力翻了几千倍,再花一年时间提升到大罗金仙,乃至念动法随境界,哪次不是几千倍几万倍地提升。

    到如今,一年时间才提升个几百倍,已经让李松石觉得慢了……

    这就是所谓的人比人,气死人了。

    李松石心安理得地把自己等人晋级提升当成家常便饭。而此时,那边的太古蜃婴突然痛哭流涕了:“噢~~~~不”

    声音悲惨得如同一个精壮的汉子被数十个丑陋到极点的半兽人族的恐龙级老年妇女给圈圈叉叉了,让人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李松石一看,顿时就靠了。

    那个太古蜃婴,居然还真对着一块普通的黑石头流泪了,还喃喃地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天哪,这块传说中的‘永固希望石’,里面的希望原力怎么会流失得这么快?不,不要,把我的希望原力还给我

    “对了,我要吸收,我要把这希望原力吸纳过来,转化为我的储备原力”

    说着,就见那太古蜃婴右手一划拉,一股浩浩荡荡的能量从那黑石头里涌现出来,散发出炽目的强光。那股强大的力量,足以移山填海。可怕到了极点。

    看起来,非常之炫,非常之强大,非常之牛b。

    但李松石一看,又“靠”了。

    “这是什么希望原力啊,分明就是核子能嘛。那家伙是白痴吗?居然控制着黑石头内部的原子相互融合在一起,相互冲击,或裂变或聚变,以普通的物质爆发出强大的核能,又将这核能吸纳出来……他不会真把这玩意当成希望原力了吧?”

    对于凡人来说,原子能是很强大滴。

    但对于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而言,一念创造若干个三千大千世界,一念令三千大千世界之多的物质尽数裂变聚变,产生的能量强大到了极不可思议的地步。

    对于这等强者来说,只有精神意志才是强大的。足够强大的精神意志,可以完全改变对方的精神意志,可以直接接手使用对方体内的一切能量,将对方的力量化为己用。

    对于精神意志比自己弱的敌人,一声令下,对方体内的能量自爆,那敌人拥有的能量越强大,修为越强大,那死得就越快。

    所以,这等境界,比拼精神意志以外的能量之类的玩意,已经没有意义了。收集能量之类的东西,也没有意义。因为一般的能量,心念一动,就能够凭空创造出来。

    而希望原力之所以强大,也不过是让人的精神意志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希望之念,让人精神意志得到增幅变大而已。希望原力本身并不是一股纯净的能量……所以,才值得珍惜重视。

    如果希望原力只是能量,哪怕这能量再高级,那连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都不会多看一眼,更不用说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了。

    而现在,一名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太古蜃婴,居然对一块黑石头里面的原子能这么“情有独衷”,还把这玩意当成“希望原力”进行吸收,这让人如何不惊诧莫明呢?

    李松石好奇地飞近前去。

    因为他气息与这个禁锢空间完全相融,气息还与那名太古蜃婴的气息完全一致,所以隐形起来,只要不出手,就连那太古蜃婴也没办法发觉他的存在。

    来到那太古蜃婴面前,就见这家伙变幻出来的体形很大,跟一座山似的,身体周围紫焰熊熊燃烧,眼睛里掉出来的泪水,变成一颗颗蕴含着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力量的结晶。

    如果是念动道生颠峰境界以下的强者得到,肯定会视为珍宝,可以凭之在合道冥冥境界当中,或合道冥冥境界以下,纵横无敌了吧?这可是比混沌珠或混沌不灭金光之类的东西更珍贵千百倍的东西啊。

    就连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也很难得到自己的眼泪。

    现在,这玩意就这么掉下来了,悬浮在虚空中。

    “嗯,很漂亮的紫宝石,倒可以考虑拿回去,处理了一下上面残留的气息,用来做首饰也不错。”

    李松石想着,然后,就感到一股无穷无尽的绝望意志从那名太古蜃婴的身上涌现出来,转化为黑漆漆的,蕴含了绝望之念的黑云。

    恍惚间,那太古蜃婴仿佛就是绝望的化身。仿佛他已生无可恋,已经彻底绝望。

    “怎么可能?”李松石心中暗骇:“堂堂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太古蜃婴,心境居然会变化得如此之快?而且,还是被外界的力量所影响的。他的心境,也太过不坚定了吧?”

    李松石刚想着,就发现那太古蜃婴身上的气息渐渐弱了,全身的肌肤开始腐烂,李松石甚至能听到里面传出无穷无尽的生灵的哀号。

    凝聚神念,察看着虚空中流散出来的精神印记。李松石分明察觉到,那名太古蜃婴的身上每一寸肌肤,就蕴含亿万位面,生灵无穷无尽。

    但是,那太古蜃婴的绝望之念影响到了位面中的生灵,让那些生灵纷纷死亡,如染了瘟疫一般。就连位面都经历了“天人五衰”一般的场景,自行崩溃,处处死气沉沉一片。

    “怎么会这样?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身体以希望之火转化。那就是身上时时刻刻都有着足够强大的希望之力,精神意志一直就像是欣欣向荣的野草,像是时时得到充足阳光和水分及空气的植物,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力量,充满了向往美好未来的信念。

    “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的心念意志,坚不可摧,心念永恒稳守,不会崩离,那就会精神永不殒落,就是真正的永恒……元神永不大损,更不会毁灭。

    “这,才是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真正强大所在。可以说,希望之意志,希望之意念,以及强烈的希望之火,这一切,就是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根基根本。

    “但现在,这名太古蜃婴的根基根本,居然开始损坏了,腐朽了,难道,太古蜃婴也会死亡吗?这怎么可能呢?不是说,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就算想自杀,也不可能成功的吗?”

    李松石心惊之际,打量着那名太古蜃婴的身体。

    就在这刹那,极远处的梅雨心突然轻轻一挥手,一束充满了希望之念的白光,温暖,柔和,蕴含着无穷无尽向往美好之念,从那太古蜃婴的头顶上照射下来。

    只片刻间,那太古蜃婴就恢复了正常状态。他的身体在瞬息间恢复了原状,他身上的强烈绝望之念消失了,那绝望之念转化而成的黑云也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一股充满了希望之念的气息。整个人显得朝气蓬勃,如同历大劫而重生一般。

    他有些愣愣地望着手中的黑石头,发呆了一小会,就抬起头来,喃喃道:“我是谁?我是辰宾啊……没错,我没有心智失常,但刚才……刚才我怎么会把这块普通的黑石头看成是‘永固希望石’呢?

    “对了,是那个小丫头,那个小丫头朝我释放出一股力量……那力量好强大,虽然只是念动道生中阶,但其中蕴含着的希望之力,却庞大得不可思议,浩瀚得几乎可以与当初所见的希望原力池相媲美了……虽然两者只是气息可以相媲美,能力不可能相媲美,但已是难能可贵,令人惊骇。

    “我等太古蜃婴身为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自然是对这些希望之力感兴趣。一切充满了希望意志的力量,都是我们要收集的力量。一切充满了希望的精神意志,都是我们的大补之物。

    “自然,看到这么强大的力量,我就想要吸收了……没想到,一吸收进体内,这股强大的力量居然就没有任何阻碍地,融入了我的元神之中,让我的元神充满了温暖,充满了幸福之感。恍惚间,自己就如同泡在希望原力凝聚成液的巨大希望原力池当中。

    “我的心中,充满了强烈无比的希望。我的精神意志,充满了强大到极点的希望之意。我,就是希望之火的化身,那希望原力,就是希望之火的燃料。而当时,我感到自己更进一步,自己就是希望原力液的化身,而且是无穷无尽的希望原力液,可以点燃无穷无尽足以燃烧到永恒的希望之火。

    “那一瞬间,我强大了,感到自己无比的强大。所看向的任何东西,都是美好的,都充满了无比强烈的希望意志。

    “然后,一恍惚之间,我就发现了一块石头,里面蕴含的希望原力好庞大啊,庞大得好像有着上百个希望原力池的希望原力液凝聚起来似的……

    “恍惚间,我心中充满了野心,有着超越一切的野望。我觉得自己有够超越一切,也应该超越一切,所以我就兴奋了……

    “只是,突然间,我发现那块石头中的希望原力流逝了,然后……我心中渐渐涌现了惊恐,惊恐变成无助,无助变成绝望。

    “绝望之念迅速涨大,让我生无可恋。

    “但是,绝望之后,就有一股强烈的希望之念涌上心头……却是那边的小丫头释放过来的希望之念。两相抵消,我心底深处的希望之念与绝望之念,不再过激。我就清醒了过来,回想起了这一切……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那个名叫辰宾的太古蜃婴满脸愤恨恼怒之色,羞愤交加,盯着那边的梅雨心:“小丫头,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以区区念动道生中阶的实力,就能够影响我的心志?”

    梅雨心正沉吟着,手一挥,虚空中一道道希望之光加持在辰宾的身上。

    但转瞬之间,又是一道道希望之力伴随着绝望之念涌向那辰宾。

    那辰宾紧张地盯着,释放出自身的精神意志与外界相互抗衡,拒绝那希望之力与绝望之力入侵,紧张地望着。

    那梅雨心喃喃道:“原来是这样啊……希望之力的反面,就是绝望之力,绝望之力的反面,就是希望之力。而且,希望升到极点,就会转化为绝望,绝望达到极点,就会蕴生出希望。

    “两者互为表里,相互纠缠,互生互克,此不分彼,彼不分此。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是希望之火的化身,那心底深处必定积聚着绝望之意,久而久之,是否会因此而不得不陷入沉睡进行化解呢?

    “而这个真实本源世界,处处充满了希望原力,以希望原力铸就本源紫气,以本源紫气创造万物,这就是一个充满无尽希望的世界。那以之相对,是不是还存在着一个充满无尽绝望的世界呢?

    “既有希望原力,那是否也存在着绝望原力呢?希望原力进化能变成希望之光,希望之光进化能成为希望之火,希望之火融入意志,再作进化,就变成拥有生命的希望之火,就是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所以,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就是希望之火的化身,是一切希望凝聚出来的化身。

    “有着希望,所以能够永恒不灭……但是,这永恒,应该只是存在于真实本源世界当中。如果去到另一个世界,是不是立即就灭飞湮灭了呢?

    “正如同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中子物质,拥有着几近于永恒的寿命。但只是在正物质世界,如果去到反物质世界,是不是就会瞬间灰飞湮灭,与反物质一起沦为虚无。

    “所以,是不是念动道生境界,并不是真正的永恒,并不是真正的不死不灭?只要拥有足够多的绝望原力……凝聚成‘绝望原力池’,是不是就可以让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也彻底殒灭,永恒消失呢?

    “就算不是永恒消失,也会陷入永眠当中吧。生与死,存在与毁灭,本来就是相对的,有生就有死,既然能诞生,就该能毁灭才对。为什么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可以从真实本源世界中诞生出来,却又不会毁灭?

    “那岂不是意味着,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的本源精华,源源不断地凝聚出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被掠夺,最后导致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的虚弱,而导致整个世界的崩溃?

    “可是,这个真实本源世界能创造出不死不灭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它本身就该是不死不灭才对啊。有什么样的力量,可以让这个真实本源世界毁灭呢?

    “不死不灭,是不是代表着那股力量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呢?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是希望之火的化身,那如果不断剥离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元神,不断分化,是不是也能无限分化,变成无数个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如果元神不能分化,那从元神中释放出来的精神意志又从何而来?那精神意志的本质,不也是元神的一部份吗?

    “若是能够分化,那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数量也能无穷无尽……但是,真有东西能无穷无尽吗?如果不断创造出物质,最后把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给支撑住,是不是整个真实本源世界就不会收缩,或是整个世界都被物质给撑爆?那物质又如何凭虚而来?

    “虚无可以创造出一份正物质一份反物质。创造出来的正物质存在于真实本源世界,那反物质跑到哪里去了呢?”

    梅雨心喃喃着,发出一连串的疑问,但是,她的问题都直指真实本源世界的核心,直指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核心,直指“不死不灭”的本质。

    越来越接近真相。

    而后,她眼神在迷茫与清明之间流转,喃喃道:“也许,我已经触摸到了希望原力的终极本质和真实本源世界的终极本质了,还触摸到了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终极本质……只差一层膜,只差一层膜……”

    那太古蜃婴辰宾看着梅雨心,越看越是惊骇,突然,他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恶念:“哼,这个小丫头看起来似乎在参悟什么,我何不打断了她……”

    刚想着,那边的梅雨心就抬起头,望向辰宾之边,指着他说:“你不是被我打败的,而是被你自己打败的。你主动将我释放出来的攻击性希望之力融入元神,所以这是你的失败之处。

    “但是,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本能就趋向于希望之力,趋向于希望原力,这也怪不得你。

    “可是,怪不怪你都不要紧了,刚才的一切已经证明,我掌握了一种专门针对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办法,对付太古蜃婴也一样有用。

    “只要我通过某些办法,将种种意境融合入我所控制的希望之力当中,或是融合希望原力当中,那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这些希望之力当中蕴含着的精神意志打入你们的元神当中,控制着你们的心境,改变着你们的心念,达到对你们造成强烈打击,乃至重伤不镇被困的程度……”

    那太古蜃婴脸色大变:“哼,胡说八道”

    话声一落,身上涌起强烈的紫焰,一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朝四面八方扩散,形成强大至极的光波。

    但就这瞬息之间,这边的梅雨心手一挥,一道道希望之力在虚空中成形,转化为希望之光,穿透了对方的精神意志,一瞬间就照射到对方的身体。并且,希望之光的力量渗透了对方的身体,照入那太古蜃婴的元神当中……

    “这……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的希望之光能与我的花之灵气融合,再与另一位花仙子的花之灵气融合,就能够轻易穿过你的所有力量……因为,身为太古蜃婴,身为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你不会排斥任何拥有希望之力的力量……或许,希望之力还不能完全融入你的元神,但希望之光呢?”

    那太古蜃婴一听,顿时脸色大变。

    梅雨心淡淡道:“可惜我如今实力不济,否则,不仅能凭空创造希望之力,将希望之力转化为希望之光,说不定还能够将这希望之光凝聚为希望原力,从此,希望原力源源不断……这才应该是一名念动道生境界的希望女神应该拥有的实力啊……”

    话说着,手一指,虚空中浮现出亿万缕希望之力,转化为亿万缕希望之光。数量繁多的希望之光凝聚成浩浩荡荡的希望光幕,一下子照射向那太古蜃婴。

    只瞬息间,对方就闭上了眼睛,恢复成了婴儿形态的太古蜃婴,脸色安祥宁静,如同婴儿一般沉睡。

    做完这一切,梅雨心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能将一名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太古蜃婴给镇封住,他足以自傲了

    随后,回转过头来,望着虚空中的李松石,道:“石哥哥……”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