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九十五章史曼华顿悟,蜃婴追悔

第七百九十五章史曼华顿悟,蜃婴追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百九十五章史曼华顿悟,蜃婴追悔

    只是,她话才说到一半,就消失了。

    李松石心中一动,瞬息间传送到真实本源世界的某位,化身一现即逝。

    手一挥,梅雨心的真身已经被他收入一个单独的空间当中,然后连他也一同消失了。

    极远处的太古蜃婴们被“剪刀石头布比赛”的空间困着,偶尔朝周围观察一下,还真把李松石给忽略了过去。

    此时,李松石回到精神世界当中,连梅雨心的真身也弄了进去。

    只见她静静沉睡着,在外表看不出任何异状,就好像熟睡了一般。

    李松石慢慢将手指碰触到她的脸,刹那间,就感到她体内无数希望原力涌现,如同怒海狂潮,不断地狂乱涌动着。无数种精神意志,在其中不断地变幻。

    李松石将手指头收回,沉默了一会,才舒了一口气。

    通过命运之丝,感应不到她的精神状况,而她的真身似乎没事,那就应该是没事了。

    “也许正是在参悟,在顿悟过程当中,如果这次参悟结束,那实力定然得到一次突飞猛涨的机会。说不定,会一举超过所有太古蜃婴呢。”

    李松石想起梅雨心之前所说,她能凭空创造希望之力,又能将希望之力进化为希望之光,变进化为希望原力……

    如果真能办到这点,那可就太强悍了。相当于拥有着源源不断的希望原力池,所有心愿都能够实力。

    不过,这一切,现在都仍只是奢望罢了。

    这时,诸多花仙子都通过命运之丝,将化身投影过来,见到梅雨心沉睡,都纷纷打听发生了什么事。

    李松石也不隐瞒,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将诸位花仙子们惊得一愣一愣的。

    “看来,雨心姐姐走到我们面前了……”风飘零说着。

    李松石道:“这是早该料到的。自从雨心妹妹成为希望女神之后,参悟出希望原力的本质,我们就该想到这一天。不过,我们通过命运之丝彼此相连到一起,她的力量就是我们的力量,所以我们应该为她感到欣喜才对。”

    众女微微点着头。

    命运之丝,并非牢不可破。但是,只要众人不合力将命运之丝除去,那命运之丝就相当于众人全部的力量所凝结起来一般强韧坚固,会一直联系着众人的心灵。所以众人都没有对此表示担忧。

    而后,就让梅雨心一人静静地在这个空间里呆着,诸多花仙子们分别散去。仍在禁锢空间与那些太古蜃婴的,继续跑回去跟那些太古蜃婴战斗,需要静坐参悟的,继续回去参悟,需要稳固修为境界的,继续回去修炼。

    而李松石则以投影化身回到真实本源世界当中,继续关注那些太古蜃婴们的情况。

    让李松石欣喜的是,那些太蜃婴们内讧快结束了。

    不知多少太古蜃婴因为玩“剪刀石头布”输了,而被困封镇压起来。而剩下来的太古蜃婴们也一个个因为耗费了大量的希望原力,而实力大降。

    数数人数,最后一百来号人了,很快就能分出胜负。

    李松石心中算计了一下:“到最后将决出二十人,也就是说,我们这边至少有二十位姐妹能腾出手来将他们困封住,那样,我才可以从容去牵制那九名最古老的太古蜃婴,或是直接在这边召唤希望原力池……”

    没吟着,李松石当即通过命运之丝,对诸位花仙子道:“诸位姐妹,这边准备要出现新的敌人,需要借助你们的力量进行困封镇压,不知道诸位现在的战斗情况如何了?”

    池淑瑶道:“我这边还差一点,对方虽然被我弄得晕头转向,但释放的能量不多。”

    陈绮玫道:“我这边的太古蜃婴有点讨厌,喜欢防守更盛于攻击,比较慢……”

    其它诸位花仙子都纷纷传来各自的情况,都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解决对手的。

    李松石略一沉吟,就道:“用希望原力,将我们储备的希望原力大量用上,除了小量备用的之外,别的尽可能地运用到攻击之上,务必带得那些太古蜃婴不得不全力出手反抗,好让禁锢空间足够坚固。”

    “嗯,明白了。”诸位花仙子应着。

    李松石略一沉吟,又道:“牡丹妹妹,飘零妹妹,幻云妹妹,青青,灵月,洛如姐姐……你们还是先继续修炼,现在加入进去反倒影响稳定,我先去看看。”

    沈幻云笑道:“石哥哥,其实我们可以把所有的人实力倾注于一人身上的。之前大家动作这么慢,不过是想要磨炼自己的战斗能力,从中参悟,现在如果要加速对付敌人了,倒也不难。如果实在不行,还可以把战斗情况即时通回给智囊团,分析出可行之策,或是石哥哥你在旁指点,那轻而举易就能将敌人一一击败。”

    李松石点点头:“的确,消耗大量的希望原力之后,我们的胜算大增。”

    说着,身形一晃,直接就进入了某一个禁锢空间。

    才来到此处,就感应到虚空中居然只有一名太古蜃婴,找不到花仙子的踪迹。

    李松石心中一动:“香虞姐姐?”

    刚想着,就见虚空中突然浮现起一个身影,一名年轻美丽的女子突然出现在那太古蜃婴的背后,右掌狠狠地按了下去。

    轰的一声,那太古蜃婴被震飞出数百万公里之外。

    临危之际,他身上释放出亿万道光芒,在虚空中形成了大量的人影,一个个都是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

    楚香虞冷哼一声,右手一挥,一大团希望原力涌现在掌心。

    “不好”那太古蜃婴惊呼,手一挥,一股强大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力量,转化为一道光柱,轰破虚空,直接出现在楚香虞身后,朝她狠狠地轰了过来。

    只不过,楚香虞只身形一闪,就消失在虚空中,那道光柱落空了。

    “小辈,你又藏到哪里去了?藏头露尾的,算得了什么?”

    那太古蜃婴又惊又怒。

    虚空中,亿万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虚幻强者浮现在周围,团团守护着他。

    “哼”楚香虞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吾今许愿,以至大之力,束缚眼前之太古蜃婴,禁其精神,使其术法神通不得以运用,使其四肢不得动弹”

    话声一落,虚空中一道炽烈的七彩强光绽放了出来,强大的力量一瞬间就破碎了虚空,无穷无尽道七彩光丝自天际降落,将那名太古蜃婴团团束缚住。

    “希望原力液?居然是希望原力液?你居然这么奢侈这么浪费?”那太古蜃婴惊骇地怒吼着,但是,却丝毫动弹不得,体内那浩瀚强大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没有一丝一缕能释放出来,只能守护着自己的身体。

    这时,楚香虞的身影浮现在虚空中,平静地盯着那太古蜃婴。

    “你伤不了我的,哈哈哈哈,我是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我是太古蜃婴,就算我束手就缚,给你轰击个千百年,我也丝毫无损,绝不会殒落,我害怕什么?”

    楚香虞冷冷一笑:“愚蠢”

    当即身形化作千千万万个楚香虞,手一挥:“杀”‘

    数以千亿计加持了念动道生境界的红莲业火在虚空中环绕产生,朝那些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飞涌了过去。

    只刹那之间,所有合道冥冥境界的幻影3化身强者,惊骇无比地看到自己的胸口竟被一道道红红的火线给洞穿。

    “炸”

    一声令下,所有红莲业火细丝爆炸开来,将那些幻影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给炸成粉碎。而楚香虞的身影,此时已经出现在那名太古蜃婴的背后,右手高高抬起。

    掌心中,一道以希望原力液加持了混沌不灭金光凝聚成成的七彩匕首,绽放着朦朦胧胧的七彩之光。其中蕴含着一丝丝血色的意志。

    那是来自冥河老祖的记忆,来自冥河血海的无尽修罗的杀伐意境,加持了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之后,以楚香虞花仙子的花之灵气与那匕首相融合。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楚香虞右手狠狠扎下,噗的一声,匕首从那太古蜃婴的头顶囟门扎入,强大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和可怕到极点的杀伐之念,一瞬间就涌入那名太古蜃婴的元神深处,影响着他的心智。

    “啊吼”

    那太古蜃婴双目瞬间尽赤,暴怒,全身猛然一挣,周围束缚着他的七彩光丝全部挣断。

    他狂怒,暴躁,手一挥,一个个合道冥冥颠峰境界的强者不断浮现,一个个星球一个个星系一个个强大的位面不断浮现。

    然后,他双手抱头,在虚空中翻滚着。

    而远处的楚香虞,却又趁机取出几缕希望原力,手一挥,射入那太古蜃婴的头部。

    倾刻之间,太古蜃婴元神当中的杀伐之意猛然大张。

    “杀,杀,杀”

    那太古蜃婴仿佛变成了猛汉张飞,冲向那些自己转化出来的合道冥冥颠峰境界强者当中,拳打脚踢,轰轰轰的声响当中,一个个强者被他轰成了飞灰。

    一个个星球,一个个位面,不断地被他自己毁灭掉。

    散发出来的能量,则被整个禁锢空间吸纳着,令这个禁锢空间内部的时间加速倍速越来越快,整个空间范围越来越大。

    李松石见着,微微一叹:“大局已定了……”心想:“这楚香虞姐姐,还真适合当一名女刺客啊……”

    不过,一回转过头,却见刚才满脸冷厉之色的楚香虞,脸色恢复了平静,恬淡,仿佛一名正在庭园中观花品茗的大家闺秀,一点也看不出刚才的杀伐之意。

    李松石无语,顿了顿,道:“香虞姐姐,这边你先看着,我去别的姐妹那里看一看。”

    “嗯,好,你去吧。”

    楚香虞说着,就见李松石身形一晃,直接传送到了另一个禁锢空间。

    一来到此处,就见虚空中处处都是涛天的红莲业火,焚得整个禁锢空间都将要破灭似的。

    一名太古蜃婴,全身红得跟煮熟的螃蟹似的,在虚空中蹦来跳去,狂声怒吼:“小辈,臭女人,贱丫头,你给我滚出来,躲躲藏藏的,像什么样?”

    李松石微微皱眉,通过命运之丝对史曼华道:“曼华姐姐,给我狠狠地教训他,不要节省希望原力了。”

    史曼华感知到李松石来到此处,便通过命运丝向他嫣然一笑,而后没有多说,整个禁锢空间当中的火焰更加的剧烈的。

    李松石暗暗留意,发现如果不是自己与她有命运之丝相连,恐怕就连自己也发现不了她的位置所在。

    认真感应,才发现她的身影隐隐约约的,手上端着一团希望原力液,散着着七彩霞光,隐着她的身形。

    “怪不得那太古蜃婴不仅找不到她的位置,还被她的红莲业火伤害到。原来,包括她从香虞姐姐那里转借过来的隐身能力,还有她的红莲业火,都通过希望原力加持了啊。”

    刚想着,就见那名太古蜃婴怒吼一声,释放出千重万重密密麻麻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光波,朝四面八方扩散,光波所及之处,大量的红莲业火被逼退。

    但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前后才不过一两秒钟时间,那名太古蜃婴释放出来的精神光波,居然被红莲业火给点燃了起来,他的精神意志力量,居然变成了“干柴”,成为了燃料。他释放的精神意志越强大,周围的红莲业火就越强烈,仿佛他将自己的精神意志加持到红莲业火上,再反过来烘烤自己一样。

    只片刻之间,虚空中就传来一股难以形容的,让人食指大动的肉香味。

    “原来烤太古蜃婴肉的香味是这个样子的啊。”史曼华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那太古蜃婴顿时暴怒:“小娘皮子,你有种就给老子我出来,跟老子我当明正大地打上一场”

    史曼华呵呵笑了笑,道:“我不理你了,这红莲业火就在这里燃烧着,我先离开这个禁锢空间,你慢慢玩吧。”

    “禁锢空间?臭……这位小姑娘,小姑奶奶,你知道怎么离开这个地方?”

    “呵呵,再见。”史曼华说着,声音一下子就消失了。

    但李松石分明感应到,史曼华还好端端地呆在虚空当中,藏在红莲业火当中,现在,她就是红莲业火,红莲业火就是她的化身。

    “喂,小姑奶奶……小娘皮子,臭丫头”

    那太古蜃婴喊着。但是,就在这一瞬间,周围的红莲业火已经越来越猛烈,烧得他左躲右藏,身上的衣服都燃烧尽了,就连某些不雅部位的毛毛都被点燃,全身上来,笼罩着火焰,看起来就跟个火人似的。

    李松石不禁大叹:“何必没事玩自残呢?”

    而那太古蜃婴,已没心思理会史曼华了,只释放出自己的精神意志,趁这些红莲业火稍稍退开时,就挥飞出成千上万的信徒化身。

    一个个合道举颠峰境界的信徒的投影化身飞了出来,片刻之间,就达到了数以万亿计之数。

    “这老家伙底蕴果然深厚啊。”

    李松石刚赞叹一句,就听蓬蓬蓬的声响,那些信徒化身,就一个个都燃烧了起来,一个个痛得哇哇大叫,胡蹦乱跳。

    片刻之间,就一个个都变成了一团团静静燃烧的红莲业火,那化身当中的投影神识,要么被直接燃烧殆,要么被强大的火力逼出,迫不得已回归到那太古蜃婴的神国当中。

    “怎么可能会这样?”

    那太古蜃婴惊呼着。

    突然,他眉头微皱,望向禁锢空间的深处,那红莲业火熊熊燃烧的尽头,传来一股强烈的生命波动。

    “咦?是那小娘皮在捣鬼?不,不对,这股生命波动,早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之前太过微弱,我直接忽略过去了……毕竟,太弱小了嘛,但现在,怎么突然变强大了起来?而且,好像还不止一股……嗯,有千千万万股,数之不尽的生命波动啊……”

    说着,那太古蜃婴抬头四顾,张望着四周,又喃喃道:“好像整个禁锢空间就变成了一个全新的宇宙似的,这里已经变成了……不错,是变成了火元素位面”

    刹那间,太古蜃婴的脸色骇得发白。

    “一般的火元素位面,只不过是普通的火系魔法元素,据说只存在于某些太古蜃婴梦境世界当中非常非常低劣的位面当中的一种能量。但是同,那些普通火系魔法元素组成的位面,居然能产生出一种相当于神兽的生命,就是以火系魔法元素组成。而有一些‘火元素生灵’,更可以与神灵媲美。

    “虽然说,那些所谓的神灵,在我等眼中亦不过蝼蚁一般的存在。但是,稍稍计算一下就能发现,那些神灵,居然比那些魔法元素强大了不知多少万倍。

    “而现在,周围的红莲业火,是蕴含着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那会不会诞生出比这红莲业火更强大不知多少万倍的‘业火生灵’呢?

    “嗯,有可能,极有可能只是,想要达到那种程度,需要发展无数个年头才行。但现在,估计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发展”

    那太古蜃婴心念电转,他因为慌乱,没有隐藏自己的心思,让自己的心灵波动都释放出来,被李松石和史曼华都感应到了。

    就在这时,无尽业火世界的深处,一股股强大的生命力量波动突然朝四面八方绽放。

    而后,就听到一个巨大的鸣叫声响。

    便有一股方圆亿万里大小的红莲业火,凝聚成比一般的红莲业火还要密集千百倍,且身上散发着念动道生初阶精神意志波动的业火生灵。

    那团业火生灵周围的火焰都被它吸收,所以一下子就展现出了它的身形。

    “火凤凰?竟是火凤凰?”

    李松石有些傻眼。

    这瞬息间,那巨大无比的火凤凰已经飞近到那太古蜃婴的面前,低下高贵的头,俯视着那看起来很渺小的太古蜃婴,那火凤凰就道:“咦?这里居然有个异类?嗯,异类,渺小的你,怎么会出现在我们这业火世界呢?”

    那太古蜃婴顿时气乐了:“渺小的我?哈哈哈哈,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孽畜,你给我去死吧”

    右手一拳轰出,噗的一声,轻而易举就将那火凤凰给轰杀成渣,地上留下一摊灰渣。

    只不过,火凤凰身上炽热的火焰还是燃烧到了他的身上,让那太古蜃婴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而后,才满脸心疼地取出一团希望原力液,手一挥,形成一个蓝色的防护罩挡在自己的身体周围,阻隔了红莲业火的入侵。

    “人类你好大的狗胆”

    一个浩浩荡荡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而后,无尽业火深处,就有一团方圆数百亿公里的巨大火焰朝这边飞了过来,远远望去,可见竟是一个巨大的火焰巨龙。

    那是一条东方的长条形火龙,它怒吼道:“那蝼蚁,你就是传说中所谓的人类吧?居然敢伤害我们业火世界的族民?哼哼,虽然我与凤凰一族不合,但那是内斗,你这外寇,居然敢动我们这里的人,不想活了,是吗?”

    话声一落,张口喷出一股巨大的龙息,涌到那太古蜃婴的身上。

    狂烈的红莲业火围绕着那个光罩不断地燃烧,但却一直烧不进去。

    那太古蜃婴又郁闷了:“我了,怎么这个业火世界当中的脑残这么多?没看到老子比它们都强大吗?”

    右手屈指一弹,一道蕴含着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水线飞射出来,洞入那火龙体内,一下子就炸开。

    水线迅速涨大,变成狂烈的水流,扩大到亿万公里之大小,变成了汪洋大海,一下子就将那火龙给完全浇灭了。

    “吼”

    “吼”

    “吼”

    一边串的怒吼声自业火世界深处涌来,而后,就见一头,两头,三头……十头,百头,千头,万头……十万,百万,千万……十亿,百亿,千亿,万亿……

    数之不尽的业火生灵从业火世界当中成形,变成了一个个奇奇怪怪的生灵朝这边飞涌了过来。

    李松石略一打量,就不禁感叹:“靠,简直是什么东东都有啊。

    “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鸭,猫,鹰,凤凰……这里都快变成动物园了。”

    刚说着,就见虚空中数以亿万计的生灵,密密麻麻地,将那太古蜃婴团团包围住了。

    “异类,你是来自何方的入侵者?我等业火世界数百万亿年来,一直平静着,没想到……”

    “我”那太古蜃婴气极发笑:“**老爷子,老子一直呆在这里,这个地方怎么可能经历了……”

    话说到一半,顿时醒觉:“不对”

    一看那红莲业火,就发现自己之外的业火组成的世界,居然独自加速,内部的时间流逝速度与外界居然不一样。

    换句话说,那太古蜃婴在这里才呆了一小会,那红莲业火内部就过了许多年了。

    当然,绝无可能有数百万亿那么夸张,估计是那些业火生灵脑袋不灵光。又或者,就像某某虚拟网络游戏,才开发了几年时间,里面的智能np天使就说自己几万年前如何如何的牛叉……那是因为被硬生生注入了大量的知识的缘故。

    那这些生灵,会不会也是因为突然间得到了大量的知识,而觉醒过来的呢?

    那太古蜃婴越想越觉得自己猜想得没错:“果然是有创意啊……使用这个办法,的确能创造出无数生灵出来。当初我们怎么没想到用这个办法把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的都用创造出来的生灵填满呢?那我们就用不着再跑到梦境当中,耗费自身的精神意志驱使生灵活动了。醒着也不无聊不空虚,该多好啊。”

    李松石却是望向史曼华。史曼华通过命运之丝笑道:“是灵月姐姐和青青妹妹的主意。”

    李松石点点头:“不错,或许我们可以考虑使用生命原力液用这办法来创造生灵,直接改变他们的记忆,全部忠诚信仰于我们,再塞到真实本源世界中诞生,让他们成为真实本源世界的原住民,以后我们就算不麻烦雨心妹妹,也能够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希望原力池了……”

    “不过这还需要等到打败那些太古蜃婴,我们夺得这一次希望原力池的使用权之后才可以。”史曼华说着,。

    李松石微微点头:“嗯,你说的是。”

    话声一落,就听到那边轰隆隆的一阵巨响,那太古蜃婴不断释放出信徒的化身,涌入那业火世界当中,与无数业火生灵争斗了起来。

    刹那间,亿万生灵互相厮杀,惨烈程度,壮观程度,比之以往真实本源世界的血战,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如此,时间流逝,那太古蜃婴不断地释放信徒,并将自己的精神意志加持到自己的信徒上,助他们取胜……估计,也是有着煅炼自己的信徒,达到某些特殊目的的想法在内吧。

    而后,整个业火世界的生灵被灭了大半,那太古蜃婴就冷笑着,取出一团希望原力,转化出大量的水液。

    一刹那间,水浪涛天,变得茫茫无际,朝红莲业火涌了过来。

    史曼华微微一笑,藏在暗中,手一指,无数红莲业火被加持了希望原力,居然直接将那太古蜃婴释放出来的滔滔大水给蒸发,分解,点燃

    而后,趁着那太古蜃婴不注意,史曼华悄悄溜到他的身后,右手一伸,掌心翻出一把匕首,轻轻一捅,插入那太古蜃婴的脑际。

    狂烈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大量的杂乱意念意志,统统通过那匕首涌入了太古蜃婴的体内。

    “你,你你你,你不是离开了吗?”

    “对不起……我骗你的”

    史曼华一说,那太古蜃婴顿时爆怒,右手一挥,狠狠一拳揍向史曼华。

    但是,却挥了个空。

    史曼华预先以希望原力加持在别的花仙子的花之灵气上,蒙蔽住那太古蜃婴的感知,偷袭了他,就预先想好退路了。

    此时纵身离开,却在远处,淡淡地道:“对不起,我向你道歉,那还不行吗?”

    “道……道歉?”

    那太古蜃婴气极,猛地吐出了一大口紫金色的鲜血。然后,整个人的眼神迷离,一半想陷入沉睡,一半想要变得疯狂嗜杀。

    见此情形,李松石微微一叹:“大局已定了。这家伙元神被异种精神意志污染入侵,没办法再翻起风浪了。”

    史曼华点点头:“嗯……不过,也因为这名太古蜃婴刚刚与我用希望原力对决,青青妹妹和灵月姐姐出了主意,以业火创造出纯粹的业火生命,让我对此有了不少感悟。”

    “哦?”李松石一怔。

    “业火,何谓业火?业力之火便为业火。业力又为何会燃起业火呢?因为金刚怒目,起无名忿愤,就是将业力点燃为业火。金刚为何怒目?因心中有慈悲而又见不平,所以才有怒,怒意滔天,不为灭世,而为净化世界一切罪恶。所以,业火也是净化之火,不为灭世而生,只为救世而燃。其可与净化之光配合,心中慈悲之念越强烈,那业火就越强烈。这是我以前的理解。但现在,却多了一点……业火焚尽世间一切,只是灭世,何来救世之说法?世间为五浊恶世,灭尽罪恶,则世界也不存了。但现在,我却想通了。以业火焚尽世界一切物,只留世界一切良善的精神,以业火为那精神重铸躯体。如此,就让一切生命从业火中诞生,新生,于业火之中得到净化,得到升华,得到永恒。业火,不是灭世之火,是救世之火,是创世之火。一火焚尽旧世界,便该于火中诞生新世界。一火灭尽旧日种种罪恶生灵,便该于火中诞生种种新生生灵……不止是诞生,更是复活……如此,才合红莲业火之本义”

    史曼华说着,身上涌起一股金色的佛光,整个人如同菩萨一般,慈眉善目,脸上带着平和安详的笑意。

    但转瞬之间,怒目而瞪,眼神之中无名怒意爆发。

    那狂烈的怒意瞬间升华到念动道生中阶境界,所过处,个个燃起熊熊红莲火火。

    目光所及之处,无物不被燃烧,连虚空都被焚灭。

    而且,她的精神境界仍在不断地提升……

    李松石见着,心中一动,就没打扰史曼华。

    直过得一会,才听她道:“石弟弟,我接下来不适合再在战斗中参悟了,如果能去到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前听法,说不定会有更深感悟,能直达念动道生高阶境界,乃至再有突破都说不定。”

    李松石喜道:“这是大好事本来还不知道该让你继续在战斗中参悟还是在静坐中参悟的好,也不好打扰问你,你现在自行有所决断,那是再好不过了。”

    史曼华点点头:“如此,我就再给这太古蜃婴来一招,就算我离开此地,他也会依然战斗不止,那样,禁锢空间得到足够能量,变强大变大,那太古蜃婴就不容易逃脱开了。”

    李松石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而后,史曼华果然按照她刚才所说,以希望原力液加持着充满种种邪恶意境的精神意志,轰入那太古蜃婴的体内,她则直接传送回虚拟神国当中,呆在李松石那个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旁边。

    那里,不止有着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还有阿弥陀佛,如来佛祖,弥勒佛,普渡慈航佛,地藏王佛……等等等等。

    那里就是佛的地盘。

    呆在那个地方,对史曼华如今的修炼参悟极有好处。

    当然,这只是为了让史曼华提升修为罢了,李松石绝不可能让史曼华也“出家”的。若她真有这个念头,李松石不介意动用某种“暴力”,哪怕把她强行抢回来送入洞房也在所不惜。

    当然,这可能性极低罢了。

    而后,李松石看了看那名正在发狂的太古蜃婴,摇摇头,叹息了一句:“可怜的家伙,起码要发狂个几天几夜吧……不过太古蜃婴体质惊人,别说几天几夜,就是几万亿年都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只是,发狂释放出来的能量,足够让这个禁锢空间强大到将他完全禁锢住,离不开了。”

    说着,便也通过命运之丝传送离开了。

    下一站是随机,直接传送到了另一个禁锢空间当中。

    一看,同样是虚空中只有一名太古蜃婴。

    这太古蜃婴是一名肤色洁白如玉,美得极不可思议的女子,身上穿着一袭紫袍,褐色的长发自双肩垂下来。

    胸口部位,开着一个“v”字,吸引着人的眼球。

    此时,她正皱着眉头,打量着四周,似乎在纳闷。

    “这样,我再帮你卜算一下吧,七千五百万亿兆兆年以前,你未曾晋升念动道生境界,曾于真实本源世界当中游荡,某日沉睡,精神不经意间投影到了盘古大神梦境的三千大千世界当中,邂逅了一名相当英俊的男子,并且以凡人的身份,与那男子相爱,并帮助他成就了神位,变成了神灵。

    “只是,成为神灵之后,各地的圣女源源不断送来,死后成为祈并者,成为那神灵可以随时取用享用之物,那名男神就渐渐变了心。

    “于是,你将他杀死,取了他的神魂,跑到东方世界的天庭地府,找来孟婆汤和离恨天之水,洗掉他成神之后的记忆,让他重新成为那名纯朴的凡。只给了他永恒的生命。

    “如此,相亲相爱过了几百年,你心生厌倦,想独自一个流浪一下。却因为心生此念而醒转了过来。

    “等到你想要再将精神投影进盘古大神的梦境世界当中,却已是物事人非了。那梦境中无数个三千大千世界,都经历过了重生与毁灭,当初你心爱之人,早已不在。你虽晋阶到念动道生境界,可是,却永远地失去了他。

    “你在你的虚拟神国当中,创造出无数个他,可是,虽然每一个都拥有着那一段同样的记忆,一样的灵魂,但都不过是复制品,不是你曾真心喜爱过的那个人。

    “于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对那人的思念越来越强烈,就打开了希望原力池,要许愿让那人复活归来。

    “可是,那样就必须逆转盘古大神的梦境,或是彻底破坏盘古大神的梦境,分离出无数年以前的那些微精神力量,返本还原,才会成为那个曾经与你共度一生的人,否则,也依然是复制品。如此的愿望,需要消耗的希望原力太过庞大,你试过许多次,都一直无法成功。

    “越是不能成功,你心中的思念就越强烈。越是没办法得回那份真爱,就越是想要追寻。

    “终于,你忍不住将自己虚拟神国中创造出来的所有复制品都毁灭,然后自行陷入沉睡当中,在梦境中以凡人的身份,再与自己幻想创造出的那人相会。或以种种不同的身份,在具现化的梦境世界当中,与无数年轻英俊且品性高尚的男子相爱,想要由此忘记那人。

    “可是,越是如此,那思念就越厉害,如同一条毒蛇一般啃噬你的心灵,让你悔恨自己的不贞不忠……”

    那声音说到一半,对面的太古蜃婴已是脸色骤变:“够了”

    虚空中的声音淡淡继续道:“你想要挽回一切,对吧?你想要让你自己变回纯洁,想要让那人复活,又正好这次希望原力池比起以往任何一次都强大,而且还有可能通过特殊的许愿方式,令希望原力池聚合所有的希望原力液帮助你完成愿望。所以你就想要在随机选择过后,第一个进行希望原力池,改变一切是吗?”

    “你,你,你怎么可能知道得这么多?”那女性太古蜃婴再也保持不了平静,望着虚空,嘶声喊道。

    “因为,我能看透你的心……而且,我也能够帮助你,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望”

    “什么?你能够帮助我?你能帮助我实现连以前的希望原力池都实现不了的愿望?”那女性太古蜃婴惊呼失声,满脸不可思议之色。

    顿了顿,脸色又寒了起来:“你可不要骗我如果让我发现你想骗我,想以此来戏弄于我,那,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哪怕是耗尽我的全部力量,翻动我的所有底牌,我都不会让你好过”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