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九十六章谢紫萱表白,李松石情动

第七百九十六章谢紫萱表白,李松石情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百九十六章谢紫萱表白,李松石情动

    虚空中那个声音微微一笑:“我骗你有何益?”

    “哼,谁知道?”那女性太古蜃婴说着。

    如此,过得片刻,虚空中的那个声音都没再出声,于是,反倒是那太古蜃婴急了:“喂,你还在吗?”

    “在。”

    虚空中那声音淡淡地道。

    “你需要什么条件?”

    “呵呵,你付不出来的。”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付不出来?”太古蜃婴问。

    虚空中的那个声音沉寂了一下,才道:“好吧,我姑且说说,你姑且听听。我需要的条件也很简单,你发个誓,永远效忠于我,永不背弃,就可以了。”

    “什么?”那女太古蜃婴一下子跳了起来,怒声道:“你休想”

    虚空中那声音微微一叹:“我早说过,你付不代价的。但是,你也该知道,要给你完成一个连希望原力池都完成不了的愿望,我需要付出何等巨大的代价……那,我与你非亲非故,我凭什么帮助你?我凭什么要为你付出如许大的代价?

    “若只是举手之劳,便是随手相助也无妨。但要让我这边损失如此大的代价,只为了助你……那就没办法了。”

    那女性太古蜃婴沉默着,过了片晌,微微一叹:“你说得对,那……难道就没有别的条件了吗?我愿意付出别的代价。”

    虚空中的声音道:“你认为,什么样的代价,可以与你这个愿望对等?与我为你完成这个愿望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对等?”

    那女性太古蜃婴略一沉默,就听虚空中的声音又道:“或许,你得到的不多,或许,你会因为你那心爱之人重生而得到满足,或许,就算那人复生,你也仍觉得不满。但不管如何,为了要达成你的这个愿望,我所需要支付的力量,可不小。所以,你也该支付对等的代价才行。

    “而且,我现在也不缺什么?只是看着你可怜,才想助你一臂之力。但是,我可以帮助你,却不代表着一定要帮助你。而我出的条件,你也可以选择不答应,我不会勉强。当然,你也可以考虑考虑,或许能说服得了我,在之前的代价上给你变通的办法。”

    那女性太古蜃婴喃喃道:“变通?”

    “不错,琉莹,你的名字是叫琉莹吧?”

    那女性太古蜃婴点点头:“是我以前的名字。刚才您说的变通……”

    虚空中的那个声音道:“那就看你如何想了,想想看哪些你不能接受的,可以从我那概括性的条件当中提出来,我现在就在这里,等着你来说服我。”

    话声一落,虚空中一股股无形的能量不断地流散,虚空中花之灵气弥漫。

    倾刻间,就将整个禁锢空间给笼罩住了,让那琉莹的神识只被封在花之灵气的包裹当中,不能扩散释放出去。

    当然,如果她要强行扩散灵识,也是能感应到外界的变化的,只不过,她却担心这样会触怒那虚空中的声间地,而且,周围的花之灵气没有任何让她感到有威胁危险之处,再加上对自身实力的自信,也没强行着感应外界的情况。

    这就好比两人谈着话,有人突然拿一堆伞来挡住了周围,让人看不到稍远之处。这样,是不容易让人起疑的。

    那琉莹也没起疑,所以根本没发现,周围的禁锢空间,正在迅速地变大,变得更坚固,只是在那里思索着。

    “紫萱妹妹,这办法能行吗?你是在忽悠她,还是真想要帮助她啊。”李松石突然通过命运之丝问着。

    谢紫萱嫣然一笑,通过命运之丝回道:“大哥,我是真心想帮她,现在用力量扩大周围的禁锢空间,只不过是预防万一她不答应,便将她困在这里罢了。”

    李松石一怔:“哦?你帮她?怎么帮?”

    谢紫萱笑了笑,道:“大哥,你忘了雨心妹妹新提升的能力了吗?”

    李松石顿时恍然:“这可不是一时半载的事情啊。”

    谢紫萱笑道:“我也没答应她说要在一时半会之间解决啊。而且,只要我们能够成功得到希望原力池许愿的机会,难道还不能让雨心妹妹提前醒转过来吗?”

    李松石微微点头:“嗯,不错,你说得很有道理。那好,我在这里看着,看看紫萱妹妹你怎么应付她。”

    谢紫萱突然眼光闪烁,自虚空中缓缓飘飞了过来……当然,只有李松石看得见她,那边的琉莹,是看不见的。

    谢紫萱咬了咬下唇,望着李松石,道:“大哥,如果我成功将她召唤成我们的下属,让我们多出一名太古蜃婴,那应该有极大的好处吧?”

    李松石点点头:“的确……不说别的,希望原力就有很多,而且我们前进的道路,也有个指引的方向了。”

    “那,我可是立了大功?”

    李松石又点点头,笑道:“的确如此,怎么,紫萱妹妹想要什么奖励?”

    谢紫萱道:“的确是想要奖励,不知道大哥你肯不肯给罢了。”

    李松石笑道:“有什么不肯给的?我们之间,还用得着分彼此吗?”

    “的确,有着命运之丝相连,我们的关系,比凡世界的夫妻,乃至神皇神后之间的关系,都要密切千百倍。可是,有些事情,凡间夫妻间有得做,我们之间,却仍如同隔着一个雷池,彼此还没办法靠近,跨越那一步呢。”

    谢紫萱幽幽说着,李松石不禁大吃了一惊,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谢紫萱:“紫萱妹妹,你这话的意思……”

    “大哥,你该懂的……我不想要别的奖励,只希望……我也能成为你的女人。”说着,走上前来,轻轻抱着李松石,偎依在他怀中,静静地呆着。

    李松石愣了愣:“我很意外……”

    “很意外吗?我倒不觉得……大哥,我们认识至今,有多久了?”

    “十二十三年吧……”

    “不,我说的是,包括我们呆在虚拟神国和各种时间加速里的空间……”

    李松石听了,怔了怔,微微一叹:“那可就久了。”

    谢紫萱道:“是啊,最少也超过一千年了。”

    “一千年……”李松石有种恍惚之感。

    “你可知道,自从我们晋阶到念动道生境界以后……不,不是念动道生境界,只从我们晋阶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以后,我们就不再是纯粹的花仙子了。对于花仙子来说,没有需求的东西,我们也有需求……比如,情感。”

    李松石心中一震,就听谢紫萱又道:“你该知道的,牡丹姐姐和雨心妹妹她们,从一开始的淡然,只需要精神上的寄托,到最后却与你越来越亲密了。你就该知道,我们花仙子,不管从性格还是哪个方面,都渐渐完善成熟。如同整个真实本源世界包括任何太古蜃婴的梦境中的情形一样,任何女性,都需要的关怀与呵护……这些,你并没有给我们。

    “你给了我们亲情,友情,让我们生命不再空虚寂寞。并给了我们莫大的安全感,与天堂一般的世外桃源,能让我们安享舒适的生活。可是,动极则静,静极则动,平静舒适的生活过得久了,我们难免心有所动,想有所变。

    “而偏偏,你又经常在我们面前与牡丹姐姐等人亲亲我我,却与我们之间隔着一段距离,这让我们心中是何滋味?大哥,你知道吗?”

    李松石呆住了。

    谢紫萱道:“我们的生命当中,没有过任何别的男人,也不可能再有别的男人。可是,与我们以命运之丝相连,唯一能成为我们的男人,却不在这方面接纳我们……”

    李松石摇摇头:“不是不接纳你们,只是……”

    “只是担心牡丹姐姐她们的想法吗?”谢紫萱道。

    李松石点点头。

    谢紫萱又道:“其实,一般神灵,都不止三千后宫,大哥你这也算少了。而世间成神之女性,包括我们座下的神级信徒,除了极少数的几位,又有谁没有宠信的男信徒?

    “你不觉得我们很奇怪吗?大哥你只有几个女人,而我们却这么守身如玉地等着你,却又彼此互不相干……”

    李松石顿时苦笑。在凡间看起来本该如此的道理,到了神灵身上,到了念动道生境界强者身上,反倒变得处处不合理了。

    是啊,像他现在,不碰别的花仙子,那才叫古怪,才叫不正常呢。

    “而且,我多问一句……大哥,你认为,我们姐妹当中,最早先相遇在一起的二三十位姐妹,到现在,还有谁离得开大家,又有谁能忍心让其中一人离开吗?”

    李松石沉默。

    “所以,我们间的关系密切到如此程度,你居然还守着那一条底线,不是太奇怪了吗?我爱你……大哥……”

    说着,谢紫萱掂起脚尖,香唇送了上来。

    李松石心神一颤,凝视着眼前越来越近的俏脸。

    只见那张充满了理性的脸,那双充满了智慧与冷静的眼神,此时,只是痴痴地望着李松石,透着浓浓的情意。

    几乎是下意识地,李松石猛地搂紧了她,俯下头,深深地吻了下去。

    谢紫萱呼吸一滞,随后就双手环到李松石的脖子上,紧紧地抱着。

    两人深情拥吻,谢紫萱贪婪得仿佛要将这一千多年心中所期待所受的亏欠都要补偿回来似的。

    如此,直过了不知多久,就听到远处传来那琉莹的声音:“请问……”

    一瞬间,两人就惊醒了过来。

    只是,李松石仍搂着谢紫萱,她也贴得近近地,小脸红红地道:“大哥,回去以后,我要将我的第一次给你。”

    李松石点点头,拥着谢紫萱,吻了吻她,才指指下方的流莹。

    这时,就听那琉莹的声音继续传来:“我可以答应效忠于你……但是,只会尽到如同凡俗界封建制臣子对君王的的忠诚,就如同那三千大千世界华夏古代春秋战国以前的封建臣子,我拥有着一定的独立权力,不能有所谓的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

    其实,华夏历史上,所谓的封建年代,是从秦朝开始,到清朝结束。

    但偏偏,真正的封建制度,到秦朝时,就已经结束了。秦朝立国以后,就没再有采用分封制,实在是无比的讽刺,无比的搞笑。

    谢紫萱的声音就传来:“可以……”

    而后,那琉莹又将自己的诸多条件摆了出来,并不怎么苛刻,只是维护自己不被谢紫萱出卖罢了。

    她在那边说着,谢紫萱却一直让李松石在这边揽着她的纤腰……难得走到这步,她短时间是不大愿意与李松石分离了。

    最后,就听那琉莹道:“除此之外,你还必须展现出你拥有可以帮助我的能力。”

    谢紫萱道:“这点办不到,但我却可以通过立心誓的方式证明。”

    念动道生境界强者,对己心立誓,可是非常严重的誓言。

    只听谢紫萱又道:“而你也是以对自己立心誓的方式来证明对我的忠诚吧?如此,就两平了。”

    琉莹点点头,又问:“那你可以在誓言中保证,多长时间内帮助我实现那个愿望吗?”

    “我不能保证。因为时间快的话,一年半载就可以,慢的话,要多长我也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只要你全力助我们,不需要太久,就有一次机会,这点,可我可以保证。”

    琉莹沉默了下来,就与谢紫萱商讨着。不过,更多的是那琉莹在说话,谢紫萱却在暗处与李松石眉目传情。

    最后,达成了协议,谢紫萱就与琉莹相互立誓。

    不过,暂时还不能让琉莹离开这里,要她先在这里呆上一小段时间。谢紫萱则通过某种办法,让琉莹见到外界的情形。

    看到太古蜃婴们闹内讧了,而且已经快结速了,琉莹反倒是不急着离开了。

    于是,李松石与谢紫萱先提前离开,来到另一处独立的空间当中,时间加速开到最大,然后什么也不说,两人就抱着,滚落到水中……

    如此,不知多长时间过去了。

    整个空间本来长满了花草树木的世界,倾刻间化为虚无,这里只变成虚无的一遍,那谢紫萱与李松石都穿戴整齐,两人偎依在一起,谢紫萱道:“大哥,你放心,我们的事,我会和其它姐妹们说清楚的。”

    李松石笑道:“怎能让你去说?而且,就算不说,估计她们也知道了,她们应该在等着我去向她们说清楚吧,现在直接去,反为不妙。”

    谢紫萱想了想,问:“那大哥你打算现在就去跟她们解说吗?”

    李松石微微一叹:“当然,别的事暂缓都无妨。只不过,希望原力池事关重大,又缓不得,所以我只好多分几个分身,暂时与她们作说明,同时全力准备召唤希望原力池的事宜。等事情过后,再真身前去与她们说清楚,务必不让大家相互间留下任何芥蒂。”

    “应该的……”谢紫萱想了想,就道。

    李松石笑了笑,又吻了吻谢紫萱。

    外界过了一小会之后,李松石与谢紫萱离开出来,李松石道:“紫萱妹妹,如今你能直接感应到太古蜃婴心中的想法的能力,该让其它姐妹们知道了,那样大家对付太古蜃婴,更有把握。”

    谢紫萱道:“我知道的。”

    而后,李松石与谢紫萱暂别,他就传送到了另一个禁锢空间。

    才一来到此处,李松石就听到一阵极度凄厉的惨叫声,虚空中,处处都是一道道恍若实质的光芒朝四面八方绽放。

    李松石顿时大吃了一惊,略一感应,才听出那是一种巨兽的惨嚎声,而不是花仙子的大喊。

    朝极远处望去,就见虚空中一只体型高达亿万丈的巨熊在怒吼着,翻滚着,碾压过一个个星球,一个个星系,把所有星辰都碾成的粉末。

    它翻转的速度好快,只倾刻之间,就跨越虚空横穿了数十万光年,但诡异的是,所过之处,虚空中的星辰居然也跟着粉碎,而没有任何幸存的星辰。

    与此同时,一道道炽烈的白光照射在它的身上,狂烈的精神意志力量不住地从它身上流散。李松石甚至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旱莲在那巨熊身上不断生长出来,释放着花之灵气。

    这是……清蕖妹妹的杰作?

    李松石抬头一望,就见洛清蕖盘膝在虚空当中,喃喃念诵着什么,身上绽放出一道道净化之光,照射到那巨熊的身上,就将那巨熊自身的精神意志,直接转化为花之灵气,变成了洛清蕖的精神意志力量,又反过来轰击巨熊。

    “好厉害的手段,净化之光果真不同凡响……当初连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都能净化,转化为己用,那现在,清蕖妹妹有如此实力,也不见出奇。”

    李松石刚想着,就见洛清蕖手一招,虚空中一道道光凝聚起来,形成一道更大亿万倍的光柱,狠狠轰了过去,将那熊撞飞出百亿光年之外。

    “服不服?”洛清蕖的声音自四空中扩散开来。

    “不服臭丫头,小辈,你给老子等着。”

    那巨熊怒吼着,右手一翻转,掌心处涌起一大团泛着七彩光芒的希望原力液。

    “哼,希望原力?”洛清蕖话声一落,虚空中一道光柱狠狠轰扫了下去,刹那间,就将希望原力液给笼罩住,隐隐约约间,竟有不少希望原力液给同化了过来。

    李松石吓得骇然一跳:“清蕖妹妹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一看,才发现洛清蕖身上有着七彩的流光。显然是将希望原力直接加持在她的身上了,

    那希望原力如果加持在她的净化之光上,铁定被净化掉。但将希望原力加持在她身上,让她自身境界暂时提升,再以净化之光对付那巨熊,实力就足够了。

    不过,那巨熊……它也是太古蜃婴吗?》

    刚想着,就听到那巨熊又是怒吼连连,原来它释放出来的精神意志,本想用来发动那希望原力液的,结果它刚刚释放出来的一股精神意志,就被净化掉了。

    结果,蕴含着洛清蕖的意志的白光,照射到那团希望原力液上,居然是由着洛清蕖将那希望原力液给发动。

    这就等于那巨熊捣出这玩意给洛清蕖使用了,让它如何不痛苦?“

    爆”洛清蕖一声娇叱,就见那团七彩原力液,瞬间爆发出强烈的光芒,轰轰轰地巨响,将那巨熊一直炸到万亿光年开外,撞到禁锢空间的壁障上,还一直炸个不停,最后直令巨熊连连吐血了三百升,那爆炸才止息。

    只是,此时洛清蕖已突然出现在那巨熊的身旁,一掌重重按在它的头颅上,一股蕴含着强烈的净化之意,轰入了它的元神当中。

    刹那间,那巨熊眼神迷茫。

    愣了好半晌,左右张望着,喃喃道:“我是谁?”

    “罗蒙神罗蒙神罗蒙神”一个个信徒的声音从那巨熊的体内涌现了出来,不断地大声喊着。

    “罗蒙?我叫罗蒙?”

    “您是伟大的自然之主,您是伟大的惩戒之主”一个个唱诵声从那巨熊的虚拟神国中传来,在他的身边环绕。

    洛清蕖眉头一挑,右掌再度重重按了下去,强大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加持在净化之光当中,再次狂烈涌入,一瞬间,就将那正迷茫发傻的巨熊全身上下洗礼了一遍。

    体内无数细胞位面,尽数被净化了一通。所有生灵,都脸色迷茫,然后,眼神恬静,浮现出纯洁的光芒。

    一个个身心洁静无瑕,欢欣赞叹。只是,它们的记忆全部被清洗掉,一个个都不知为何而开心。

    那单纯得完全不知道世间险恶,只为了快乐而快乐的纯净欢笑,让人感动。

    那巨熊呆呆地感应着自己体内的变化,突然微微笑了起来,乐呵呵地傻笑着。

    也许,没有了记忆,也失去了烦恼,它才这么开心吧。如果它恢复了记忆,有了烦恼,这种珍贵的笑容就不再出现了。

    如果它体内的所有位面的生灵的记忆恢复,有了烦恼有了信仰,就不会这么天真快乐了,不会这么活泼了。

    所以,为了让他们保持这种天真快乐的珍贵笑容,还是让他们失去记忆吧……

    “罗蒙,罗蒙,呵呵,我叫罗萌萌……”那巨熊呵呵笑着。

    洛清蕖在旁看着,想了想,手一指,道:“罗萌萌,你记得你的使命吗?”

    “我的使命?”

    “不错,你的使命就是不断地创造出一个个的星系宇宙,又不断地将它们毁灭掉,只要创造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兆个宇宙,再全部毁灭掉,你的使命就完成了……”

    “创造宇宙,又不断地毁灭?”

    “不错……”

    “我懂了……创造宇宙……”巨熊说着,手一挥,一个个星系宇宙在虚空中生成。

    “毁灭宇宙……”

    话声一落,巨熊的熊掌扩大到亿万倍,一掌一掌地将一个个星系给拍灭:“呵呵,有趣,有趣。”

    那巨熊傻乎乎的,如同白痴,只以本能不断地在虚空中创造出一个个小宇宙,又摧灭掉。

    狂烈的能量释放出来,被整个禁锢空间不断地吸纳吸收,最后,让整个禁锢空间不断地变大,变大,再变大。

    见此情形,李松石微微一叹:“虽说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有着永恒的生命,有着不死不灭的本质,还有着永恒的希望,可是……也不是完全不受伤害,也不是完全没有害怕的东西的。如果让别的太古蜃婴见到了这样的情形,不知又会是什么感受呢?”

    李松石朝洛清蕖微微点头,示意她做得不错,然后就直接穿梭到了下一个禁锢空间。

    才来到这个空间,李松石就感到自己竟然不是在虚空当中,而是站在大地上,周围有着充满了芳香的空气。空气中,那是熟悉的味道,沁人心脾,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忍不住,李松石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就突然脸色一变:“不对,这气息,这气息……”

    刚想着,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火热了起来。

    但是,正当他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时,一个长得跟洛清蕖极其相似的女子就从不远处飞扑了过来,扑入李松石的怀中,一下子献上了香吻。

    良久良久,那女子才略略松开,眼神迷离地望着李松石:“石哥哥,我要……”

    李松石暴汗:“清玉妹妹,这里,不大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

    “那太古蜃婴……”李松石刚说着,洛清玉已经把小手从他的衣襟里伸了进去,抚摸着他的胸口:“你自己看吧。”

    李松石扭转过头,一看,顿时不禁苦笑。

    原来,极远处的地方,是一片虚空,一名太古蜃婴全身倦缩着,自创一个空间,里面,大量的女神与那太古蜃婴纠缠在一起,比那商纣王的酒池肉林prty还要夸张,不堪入目之事,不时地发生着。

    那太古蜃婴化身亿万,在那里不断地释放着力量,不断地怒吼。

    狂烈的精神意志,充满了欲念,扩散出来,转化为狂烈的能量,不断朝四周绽放,最后被整个禁锢空间吸收,让整个禁锢空间的范围更大,更稳固,内部时间加速更快。

    李松石哑然。

    洛清玉就道:“我也没有想到,直接将yu火与一大团希望原力液融合起来之后,会变得这么夸张。”

    说着,就用嘴堵住了李松石想要说的话,手一挥,虚空中一个巨大的红色光罩,将她与李松石两人团团困封在里面。

    此时,虚空中,一团团红色的火焰,充满着**之光,不断地燃烧着,焚尽虚空,燃烧得越来越旺。

    最后,处处都是浓到了极点的**之火。

    本来应该成为战斗场地的禁锢空间内部,一片平静,只有两个独立空间内部,进行着另一种战争。

    许久之后,整个虚空中的无数yu火退去。

    但是,整个禁锢空间,已经扩大了不知多少倍了,神识一探难知极尽。

    李松石与洛清玉所呆着的空间,喀嚓一声,然后就都破碎掉了。

    只见李某人穿戴整齐,躺在地上,洛清玉也穿戴整齐,但却是趴在他的身上。

    李松石苦笑着:“看来我这次来得正是时侯啊。”

    洛清玉轻轻笑着,轻轻咬着李松石的耳垂,而后道:“是啊,多亏石哥哥你进来了,不然人家就得赶紧通过命运之丝出去了。你来得正好啊,如果不是你帮忙,我都没办法支撑下去。

    “如果我离开得太早,虚空中的yu火大阵不能正常运行,那太古蜃婴说不定能用希望原力清扫yu火,苏醒过来呢。”

    李松石哭笑不得。

    “好了,这里变得这么大这么坚固,那太古蜃婴也没办法离开了,我们通过命运之丝回去吧。不过……人家还想要。”洛清玉娇羞说着。

    李松石差点为之脚软:“还要?”

    “当然。”洛清玉幽怨地道:“谁让你不先说一声,就和紫萱妹妹那样了?”

    “你知道了?”

    “能不知道吗?”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呀,你又没做错。反正从命运之丝相连的那一刻,就注定这是早晚的事了,只不过或迟或早罢了,我们几个只想让我们把你占起来的时间长一点罢了……只是,你怎么也该先跟我们说一声嘛,怎么这么突然?”

    洛清玉说着,李松石苦笑:“我也有些意外。”

    “哼,不管,反正我要补偿。嗯……你陪我三百年吧。”

    “三……三百年?”

    “嗯,在加速空间里,我们在里面开辟一方天地,除了我们就都没有别的智慧生命,那样,在里面生生小孩什么的,学着普通人的夫妻过上几百年的生活,肯定很幸福。”

    李松石听得愣了愣,好一会才道:“我敢肯定,普通的凡俗界夫妻,不会如我们这般幸福。”

    “那是当然,凡人种种烦恼,我们都没有嘛。好了,快来快来,石哥哥,你得答应我才行哦……”

    李松石无语。

    如此,传送回到精神世界,独立开辟了一方小世界,与洛清玉在里面呆了一段时间,然后才出来,通过命运之丝传送到另一个禁锢空间去。

    不过,现在外界的太古蜃婴们只剩下二十五六位这样了,估计时间很快了。

    李松石沉吟了一下,心想:“这样不行,恐怕那些太古蜃婴剩下最后二十人,我们这边还没办法抽出足够的人手困住他们。

    “要不如干脆这样,趁现在出来捣乱算了,拖延一点时间,然后,再让诸位姐妹出来,一个一个禁锢空间,将这些太古蜃婴们统统困起来,我就趁机召唤希望原力池……只可惜,这办法对那九大*ss,恐怕不大管用。”

    不管是盘古大神,还是其它bss级别的太古蜃婴,储备的希望原力,恐怕都可以与整个希望原力池相媲美了,那等变态,李松石现在可不想去碰触。更不敢认为,单凭禁锢空间就能对付得了那些家伙。

    他唯一的胜算,就是现在先想办法提升自己等人的修为。而且还是趁着那些老家伙没醒转过来之前。否则,一旦有哪个老家伙醒转过来,而且还知道李松石把“云澜仙子”的元神给收走,那会发生什么事,李松石都不敢想象。

    想着,李松石就以真身出现在真实本源世界当中,来到那些仍在进行着“剪刀石头布”比赛的太古蜃婴们的空间之外,右脚狠狠地踹了过去。

    轰的一声炸响,整个空间爆炸破碎了,一个个太古蜃婴从里面钻了出来。

    一看到李松石,就有人惊呼:“你是谁?”

    “是那个叫李松石的小家伙”有太古蜃婴出声道。

    “呵呵,诸位,好久不见了啊。在下很想念你们呢,想跟你们切磋切磋,商量一下希望原力池的归属,你们怎么看待此事啊。”

    那二十几名太古蜃婴听着,相互看了看,然后就突然哈哈狂笑起来:“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啊,小家伙,你死期到了”

    “不错,将云澜的元神交出来,否则就等着我们将你永远镇封,让你沉睡到永恒,永远也清醒不过来”

    “没错,就处你陷入永恒的沉睡也不将你放过,我们通过希望原力池,剥夺掉你加持在自己信徒身上的全部希望之光,灭杀掉你虚拟神国中所有的生灵,再让你永永远远也无法具现出梦境,只能在极尽虚无中发疯发狂。”

    “对,而且还让你在觉睡当中,连梦境都经常崩坏,化归虚无。”

    周围一个个太古蜃婴威胁着,李松石长吸了一口气,冷声道:“看来,我对你们还是太过仁慈了点了,哼,这下,看看到底是谁对付谁,谁镇封谁刚才你们所说的一切,我都要让你们承受,最起码亿亿万万个年代纪,才而望解脱。非得耗尽十万希望原力池的力量,以作困压。”

    诸多太古蜃婴脸色骤变:“小辈,好胆”

    “看来我们不动手,你们还当我们怕了你了,诸位,一起出手吧”

    话声一落,仅剩的二十三名太古蜃婴同时出手,一股股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虚空中,无数光波呈现,凝聚到他们掌心中,狠狠朝李松石劈了过来。

    但就在这瞬息间,李松石身形一晃,通过命运之丝传送到某位花仙子的真身之旁。

    同时,将自己的气息与真实本源世界周围的气息融合为一体,再高速朝远处飞去。

    “哪去了?那小子怎么不见了?”那些太古蜃婴们左右张望,脸现讶然之色。

    “说来也而些古怪啊……”一名骷髅一般的太古蜃婴说着。

    “嗯,荆凌,什么地方古怪?难道你也注意到了不成?”一个胖胖的太古蜃婴问。

    “不错,白河你也发现了吧,那个叫李松石的小家伙,之前被我们近千太古蜃婴围攻时,就与阴殇等人同时不见了,我们还以为是被困封在那些光球当中。但现在,发现似乎不是这么回事。那就意味着,这小子要么在光球里跑了出来,要么就是一直藏在周围,没被我们发现。”

    荆凌说着,周围的太古蜃婴们脸色都沉了下来。

    “的确是古怪。”周围众人点点头。

    “而且,最有意思的是,这个家伙现在居然突然来打扰我们……难道他不知道等到我们召唤出希望原力池之后,再突然出现,效果会更好吗?”荆凌继续说道。

    “也许,他的隐身技能很特殊,未必能彻底瞒过我们,担心没办法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进希望原力池中,所以才在这个时侯跑来打扰吧。”

    白河推断着。

    “但是,还是有很多疑惑没能解释得清楚啊……不过,这些我都不担心,只担心两点。第一,那阴殇等人,是不是也能跑出来?阴殇他们都逃不出,这小子如何能逃得出来,还在我们众目睽睽之下藏了起来?

    “之前只以为他是普通念动道生中阶,但现在想想,那些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小家伙们,遇到了危险,都跑去向这个小子求救,明显这小子的实力定然有着古怪之处。”

    周围众人点点头:“不错。”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荆凌道:“我们先合力将这小子找出来吧,无论如何,都要将他封印,否则……我们就算想召唤希望原力池都困难”

    诸多强者应道:“正是此理。”

    于是,二十名太古蜃婴分别出现在真实本源世界的二十个不同的方位,然后同时释放出强大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

    只见虚空中,一圈圈强烈的精神光波朝四面八方绽放着,一层层光波相互叠加笼罩。

    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相撞,而身为太古蜃婴的骄傲,又互不相让。

    一刹那间,精神光波重叠之处,虚空破碎,无数位面宇宙,幻生幻灭。强大到极点的精神意志相互交纠着,轰击着,混沌涌现又再度破碎。

    浩浩荡荡的奇异能量在整个真实本源世界各处流窜着,让整个真实本源世界都震动起来,处处流转着毁天灭地的能量,光怪陆离的能量相互冲撞,让到处变得一片混乱。

    突然,虚空中一抹淡淡的影子流转而过……

    “找到了”

    “那小子就在那”

    诸多太古蜃婴一声怒吼,随手就取出希望原力,加持在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上,刹那间将那影子出现的地方周围亿万里虚空给笼罩住,禁锢了那里的任何空间波动,阻止了空间传送。

    同时,二十三名太古蜃婴出现在周围,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意志压制了下来,意图逼出李松石,并压制得他无法逃离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