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九十七章戏弄诸强,太殇带来的危机

第七百九十七章戏弄诸强,太殇带来的危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百九十七章戏弄诸强,太殇带来的危机

    李松石冷冷一哼,右手一挥,倾刻间,浩浩荡荡的红莲业火夹杂着冰霜寒气,遍布亿万里时空。

    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力量,在周围形成重重叠叠的虚影影像,然后所有影像刹那间变成真实,挡在周围,形成阵势。

    “哼,雕虫小技……给我破”

    那名叫白河的太古蜃婴冲了过来,右手一掌狠狠按下,狂烈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力量在刹那间把所有阵势都轰飞得烟云散。

    虚空中,狂烈的蓝白色精神光波不断地扩散着,清扫着周围的力量。

    “咦?那小子到哪里去了?”白河一怔,周围其它太古蜃婴们已将此地团团围拢,此时也是满脸惊疑讶异之色。

    “怎么可能?刚才明明还在的……”

    “对了,那边”有太古蜃婴发现了数百亿公里之外有李松石的身影。

    “哼,大家一起出手,不要相互干扰了”声音通过心灵感应在诸位太古蜃婴们之间的心灵通过,立即取得所有人的认同。

    “好,出手”

    刹那间,二十三重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力量,形成大片的七彩光波,将方圆数百万亿公里的空间给团团笼罩住。

    那不是希望之光的力量,也不是希望原力液的力量,而是每一名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的精神意志力量颜色不同,重合起来,互不吸收对抗,就是七彩之光。

    李松石顿时感到身上一阵沉重,仿佛自己变成了凡人,落到了极深的水底之下,又仿佛泰山压顶,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护体的精神意志,一下子被压制回体内,只在皮肤底下流转着。

    李松石的身形,更是固定在虚空中,如同一粒沙子陷入了密封的水银灌当中,难以动弹。

    “哼,区区二十三重太古蜃婴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意志力量,就想把我压垮?也未免太小看了我吧”

    李松石身上猛然爆发出密集到了极点的光芒。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就是一道光柱朝四面八方绽放。

    那是净化之光加持了念动道生境界意志,加持了希望原力的净化之光

    光照处,太古蜃婴们的念动道生境界精神意志,迅速消融,被硬生生转化为李松石这边的精神意志。

    然后,轰然炸响声中,方圆亿万里的虚空,无数混沌本源涌现,大道本源涌现,两相撞击,形成太极图,狂烈地旋转着,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境界意志朝四面八方涌去,哪滔如浪,如同狂风飓风,不断地吹拂了出去。

    所过过,天地间的一切,俱被吹散压垮。

    而李松石则趁机隐住了身形,以希望原力液加持到楚香虞的花之灵气上,念动道生境界的精神意志包裹住身体,让自己与周围整个环境的精神波动全部融合为一。

    而且,梅雨心的花之灵气和精神意志,也加持在他的身上……虽然梅雨心已经陷入了沉睡,但是,只是不能转借用她的希望女神的身份的力量罢了。作为花仙子的力量,还是可以转借部份过来的。

    转借那花之灵气过来之后,以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加持,强化……

    只见一股七彩灵光闪过,李松石的身体渐渐变淡,从头到脚消失。

    之前还留着的最后一点残影,都无影无踪了。

    虚空中,好像从来没存在过李松石这个人似的。

    虚空中,平静如昔。

    太古蜃婴们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如同雷达波一般不断扩散扫描过来,也没发现任何影踪。

    因为,牛叉强悍的李松石,居然能够通过花之灵气,让自己的气息与这些太古蜃婴们的精神意志融合,让他们以为这是身旁其它太古蜃婴们散发出来的精神意志,而断然想不到这是李松石拟态出来的气息。

    更有意思的是,李松石还隐藏了自己的身形,把自己“易容”成为一片虚空。

    他就在旁边,定定地看着这些太蜃婴们。

    想到得意处,还给自己和太古蜃婴们照了一张相:弄了一个他在这里扮鬼脸,那些太古蜃婴们恍如不见地四周寻找的傻样的集合照。

    这照片是用记忆水晶弄出来的,回头给那些太古蜃婴们看看,肯定有得他们乐的。

    李松石想着,身形一晃,离开了原地,传送到了真实本源世界另一个角落的某个座标点。

    然后,保持着隐身状态,朝另一处地方飞去。

    “怎么不见了?这怎么可能?”白河又惊又怒。

    “不错,我们二十三名太古蜃婴联手布下的强大精神意志禁锢牢笼,他居然能逃开?这,这简直不可思议。”

    太古蜃婴们议论纷纷。

    那荆凌猛然转过头来,问:“白河,你刚才有没有做到什么?”

    白河猛转过头,盯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哼,什么意思你明白……在我们二十三名太古蜃婴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笼罩下,区区一名念动道生中阶境界的生灵如何有机会逃跑开?而且你还全力一击过来……”

    “不错。”周围的太古蜃婴们也起疑了。

    “哼,你们怀疑我将他抓了起来,私困了起来?”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解释吗?”荆凌冷冷说着。

    “我,我,我,老子抓他有什么用?”

    “谁知道你?说不定你想独吞那云澜元神中藏着的秘密。”

    “荆凌,你说话经过点大脑好不好?我为什么要独吞那秘密?好吧,就算退一万步,我真有那个心思……但是,你们认为我有可能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在那么一瞬间就能将一名念动道生中阶的强者给掳走吗?好吧,当时他的确是被我们二十三个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精神意志给压制住,但正因为他被我们同时压制住了……那我如果动手脚,你们当时感应不出来吗?有谁感应到我动了手脚?没有吧?”

    众人面面相觑。

    “那他怎么会又不见了呢?”

    “哼,你们问我,我问谁?”白河怒气冲冲地道。

    “这样……他会不会又用什么古怪的办法传送到别处了呢?”荆凌问着,就道:“那干脆,我们再探测一次。”

    众多太古蜃婴们相互看了看,然后就都点了点头:“嗯,好,就这样。”

    于是,诸多太古蜃婴就又依着刚才的办法,集中精神意志,朝四面八方扩散。

    只片刻之间,就见道一圈圈的光波不断地涌现。

    每一圈的光波,都粗大达几百里,如同一条条巨龙或猛蛟在弯着身体,一圈圈地涌现出去,虚空都仿佛被洗礼过一遍似的,能量尽数被吸纳,空间都几乎为之破碎,绽溢的空间能量也都被搜刮。

    二十三名太古蜃婴联手的实力是相当之强大的,二十三股不闹内讧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联合起来,能力是相当之可怕的。

    李松石的手段虽然厉害,但片刻功夫,就又被那些太古蜃婴们抓住了身影。

    “嘶~~~那家伙,果然又逃走了。”

    “怎么可能?”几名太古蜃婴脸色为之一变。

    “好了,不管怎么说,我们先将那家伙给困住,然后再慢慢谈论别的事,否则……就连希望原力池我们都安不下心来召唤。”

    “对,不错,就是这个道理。”

    诸多太古蜃婴们说着,身形一晃,同时穿合越了虚空,浩浩荡荡的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不断地朝那李松石出现的方圆亿万里空间挤压过去,好似二十三条宽达万里的大河,水水滔滔不绝,化作瀑布,直朝一个地方喷涌似地,精神意志好似水流,疯狂咆哮不断。

    只瞬息间,李松石就再度被禁锢在虚空当中。

    不过,他也不着急,就呆在那里等着。因为他知道这些强者拿他没办法,而且,现在太早传送离开,说不定会被看出端倪,也会白白浪费拖住这些太古蜃婴们的时间。

    此时,二十三名太古蜃婴团团围绕在四周,将李松石给包围住,一个个冷冷地盯着这边,面色不善地看着李松石。

    “小辈,你刚才是如何逃离的?”白河冷声道。

    李松石笑了笑:“胖子,我问你个问题……你的绝招是什么?是如何修炼如何施展的?”

    白河脸色一变:“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李松石冷冷一笑:“你知道就好,既然是这样,你还问?难道你是觉得不爽,想找人来骂你两句,好表现得你有多白痴,那样你才会开心吗?”

    “你”那白河暴怒。

    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牙尖嘴利……”

    “不敢当,总比你长了这么大的嘴巴,胖乎乎的样子要好得多了。”

    白河脸色再变,长吸了一口气:“哼,等下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李松石笑道:“前一次你们困住我,也觉得我应该笑不出来了吧?但现在,我仍然在笑着。”

    说着,张开嘴巴:“嘻嘻嘻……”

    “你”

    “对了,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们,你们看了,必定会感兴趣的。”

    “礼物?”白河等人皱眉。

    “怎么,害怕我会因此而算计你们,担心这是个炸弹什么的,所以不敢接》?”

    “笑话,我们会怕你?就算明知是激将法,我也接了,拿来吧”白河冷声道、

    “明知是激将法还要接受,你果然够脑残的。”

    “你”

    “我本来以为,你会想出个什么办法,慢慢推理出我不会在这个时侯玩这种弱智游戏,才以示大度地接过我送出来的礼物,这样才是智才所为。没想到,你居然因为你们那边有二十三个太古蜃婴,完全不用把我放在眼里,因此才明知是激将法也要接手……哈哈,我该说你自大习惯了,才导致智商猛烈下降,达到无限趋近于零的地步吗?”

    李松石说着,那白河一听,整张脸顿进沉了下来,要多难看就多难看。当即就忍不住了,右掌凝聚了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境界的意志,掌心爆发出比超新星爆炸要强烈亿万倍的强光。

    一般合道冥冥境界强者望去,都觉得如同在深夜当中猛然醒来,就被三千瓦的激光灯给照到眼睛一样,几乎要瞎掉。

    李松石哪怕是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被这强光一刺激,也都觉得刺目。

    眼看着白河便要一掌劈下来,掌边突然伸出一只瘦骨如柴的手,拉住了白河:“哎~~白河,别急嘛。”

    “荆凌,你想干什么?”

    白河猛然退开。对太古蜃婴而言,彼此隔着几百万公里都觉得太近了,时时有危险。现在相互间身体碰触,已是非常之严重的问题。

    如果两名太古蜃婴关系好,那还无所谓。但之前荆凌可是和白河有争执,而且还没化解的。现在荆凌靠得这么近,白河怎么会不提妨?

    荆凌道:“白河别急,我们先听听他怎么说。”

    “哼,你们是想听我的笑话吗?”

    荆凌摇摇头:“你怎能这么想呢?我们不过是觉得这个念动道生中阶境界的小家伙很奇怪罢了。你们难道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吗》?这个小家伙之前可是轻而易举地就从我们手中溜走。这哪怕是有着希望原力液也不能这么悄无声息啊,你们不想了解吗?说不定,能探听出一些原委来……尤其是那件神秘的礼物,我很想知道是什么呢。”

    “不错……”周围的太古蜃婴们点点头:“我们也对那件神秘礼物感兴趣啊。小家伙,你还藏着什么……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吧。”

    李松石呵呵一笑:“放心,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说着,手一挥,抛出一个记忆水晶团。

    李松石道:“这是我使用真实本源世界的那种最特殊的记忆水晶,哪怕是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使用,也会留下痕迹,换句话说,里面是第一次记录,还是修改过内容,都必定会留下修改过的痕迹,没有任何人能够抹杀隐瞒。

    “所以,这里面的内容是真实的,还是我乱弄出来的,你们一看便知。”

    荆凌听着,接过后,用手掂了掂,道:“是真的……很纯净的首度记忆水晶团……里面的信息的确是第一次记录,绝无造假的可能……哪怕以希望原力,也没办法进行造假,这就是这种水晶的特殊之处。

    “只不过,我很好奇,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呢?”

    李松石听着,呵呵一笑:“你们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于是,荆凌将精神意志探入里面……开始,他还带着微笑,心想:“搞什么神秘?这天地之间,还有什么东西是我没见识过的吗?念动道生中阶境界的生灵,论见识,怎么可能跟我等相比?呵呵,该不会是遇到了把狗屎当黄金的脑残念动道生中阶生灵了吧?”

    只是,他心里刚如此想着,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脸色发白,神色变幻不定。

    “怎么了?”旁边有人问着。

    那白河也是侧耳倾听。

    荆凌也不说话,直接将那记忆水晶给递过去……

    但是,后来还是加上了一句:“小心点,不要还没让所有人看完,就因为发怒而捏碎了……控制着点。”

    于是,其它太古蜃婴们更惊奇了,便不待荆凌反对,一起将精神意志集中在那个记忆水晶当中……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难忘的一幕,看到之前李松石隐身在他们背后做鬼脸,比中指,以种种不堪手势来笑话他们,但他们却浑然不觉……

    只听喀嚓一声,那团记忆水晶居然破碎了,那些太古蜃婴们都恶狠狠地盯了过来。

    李松石哈哈大笑:“不跟你们玩了”

    话声一落,身上顿时就又绽放出亿万道净化之光,所照过处,就连那些太古蜃婴们都感到自己身上的精神意志都被吸收转化。

    周围压制住李松石的精神意志顿时一松。

    就在这一刹那,虚空中的精神意志没有继续压制李松石,没办法监视他的动向,而二十三名太古蜃婴们的精神意志又正好没笼罩住整个真实本源世界。

    于是,李松石就又直接传送走了……

    “靠又不见了?那小家伙又跑掉了?”白河暴跳如雷:“我们立即联手,再将他找出来,这次铁定不能让他好过,一见面就全力出手”

    “等等”荆凌叫住了众人。

    “怎么,你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白河满脸不善地回头问道。

    荆凌道:“我是觉得,那个小家伙很古怪啊……如果我们现在不搞清楚他到底是怎么传送离开的,恐怕我们只会一直跟在他屁股背后转悠,根本没办法真正将他抓住。”

    “哼,既然你这么说,难道你有什么办法不成?”白河冷声说道。

    荆凌微微一笑:“要说办法,简单的办法就多的是。我们只需分成两部份人,一部份将精神意志笼罩住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然后一部份人去对付那小家伙,这样,我们十来个人,足以将他彻底压制住了。而他若要传送,另外十来个人,也足以将他突然出现的位置锁定,知道他刚刚传送出来的位置吧?到时侯我们跑过去搜查一下那地方,看看有什么古怪,说不定,就能有所收获。”

    诸多太古蜃婴们顿时点头:“嗯,好主意,言之有理”

    这办法其实并不难,太古蜃婴们只不过被气晕头了,加上之前太过轻视李松石,才忽略了这个办法,现在一经提醒,就明白了此计是可行之策。

    “好,就用这个办法”诸多太古蜃婴们同意了这个办法。

    然后,正要动手……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真实本源世界深处,已被诸多太古蜃婴们困封住的禁锢光球处,居然多出了一个窈窕的身影。

    太古蜃婴们望过去,愣住了。

    而李松石看过去,傻眼了。

    只见太殇的身影浮在那些禁锢光球附近。但因为周围被诸多太古蜃婴们下了禁制,她也没办法脱离出来,只在那里呆愣愣地站着,上下左右飞来飞去。

    “我她怎么出来了?”李松石意想不到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当初给太殇一个禁锢光球,就是不大忍心让她也被抓去献祭。虽然这家伙与李松石的立场不对头,但李松石也发现了,太殇似乎对他有某种意思,最近已经不大跟他作对了。一般的作对,都是只对李松石造成小伤害的。造成大伤害大影响的,她都反对。

    如此,李松石投桃报李,就给个禁锢光球她,打算让她暂时在里面呆呆,以后大局已定之后,再把她弄出来,也算是还了这段情了。

    只是,李松石怎么也没想到,那太殇居然能战胜一名太古蜃婴,光明正大地从禁锢光球中传送出来。

    “牛实在是太牛了居然能单挑战胜一名太古蜃婴……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太古蜃婴有多强大,李松石再清楚不过了。可以说,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没有任何人是任何一名太古蜃婴的对手。

    而且,别说对付太古蜃婴,那老牌念动道生境界颠峰境界的强者,想要对付一般的念动道生高阶境界的强者,都没办法做到全面压制……因为这是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的特质,不死不灭的特质。

    哪怕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们能轻易地在单挑高阶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过程中占上风,但想将上风完全转化为胜势,还需要花上相当长的时间,那样才能获得真正的胜利。

    李松石与诸位花仙子的实力足够强大变态了,只用短短时间就将太古蜃婴们打得屁滚尿流,但最后也只能通过命运之丝传送出来,而没办法在正面相抗当中,将那太古蜃婴全面击败……由此可见,想从禁锢光球当中,通过击败对手获得传送离开的机会,是有多么的困难。

    而太殇现在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从禁锢光球里面跑出来,怎能不让李松石惊讶?

    “不行,坚决不能让她落到太古蜃婴们的手中,必须想尽办法,将那太殇给抓过来,否则……一旦她现在就将那禁锢光球的秘密说出来,被太古蜃婴们了解,那到时侯诸多花仙子姐妹们想要将这些太古蜃婴给困住,可就困难了……

    “虽然说,现在还不清楚太殇是不是已经了解了那个禁锢空间是可以直接使用希望原力跑出来,也还不清楚她对那禁锢空间有多少了解,但,是,安全第一,所以坚决不能让她有机会把秘密吐露出来。”

    可是,现在太殇被困在那个地方,有着近千太古蜃婴们联手下的封印,怎么能免将她给抓出来呢?而且,巧合的是,居然没有花仙子姐妹的真身呆在那块封印之地。

    李松石皱着眉头,那些太古蜃婴们却聊开了:“那里怎么会多出一个小姑娘来?”

    “嗯,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修为……不过,我们也用不着理会吧?区区一个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想要突破我们近千太古蜃婴下的封印,根本没有这个可能。”

    “等等……我突然想到一点很有意思的事情。”荆凌说道。

    诸多太古蜃婴们望了过去。

    只听荆凌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我们上千太古蜃婴围杀那数百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小家伙们,那些小家伙们就都跑到那个叫什么李松石的念动道生中阶小家伙那里,然后,那个小家伙和现在突然出现的那个女的一起消失了。

    “接着,就出现一堆光球,就连阴殇、雷磊和碎空这几位都不见影踪,你们不觉得很是有些奇怪吗?”

    周围的太古蜃婴们点点头,白河道:“据我们估计,他们都是被困封在那些光球内部吧?”

    “不错……可是,到底是什么光球,能够将我们太古蜃婴都给困封住,逃脱不出来?你们不好奇吗?”

    诸多太古蜃婴心中一动:“的确……现在想想,那些光球出现得不是偶然……那个叫李松石的小家伙居然能连连从我们的联手压制中逃离,那十之**有着我们所不了解的诡异之处。说不定,那些光球就是那个叫李松石的小家伙给弄出来的。”

    一旁有一名太古蜃婴道:“诸位,现在不是关心这些事情的时侯吧?若依我所说,我们现在应该是急着将那个叫李松石的小家伙给抓住,困封起来,然后赶紧召唤希望原力池才是真的。就算想要知道什么秘密,等到弄完希望原力池之后再打探不行吗?”

    只听白河道:“不对。这次我同意荆凌的意见,我也觉得那个李松石有些诡异。诸位,你们想着要急忙召唤希望原力池,其实,我心中也急。但是,我们现在有谁能有办法将那个叫李松石的小家伙给困住?”

    周围一阵沉默。

    “怎么,没有办法吧?”

    白河问着,就有太古蜃婴嗤笑道:“难道你有办法?”

    “我也没有办法……所以,这才让我们感到危险啊……现在我们困不住那个小家伙,只知道他可以随意传送。但是,谁能肯定,他不会也能传送到希望原力池旁边来搞破坏?”

    话说着,就有太古蜃婴反对:“如果他有这样的能力,早先何必闯出来?等着我们将那希望原力池召唤出来,他再趁机打劫就行了。”

    白河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也许他把握不大吧……不过,我倒是有个估计。”

    “什么估计?”

    白河道:“召唤出希望原力池后,我们所有人都呆在那个地方,他没有任何机会……但如果是提前出来,趁着我们不备,来个突然袭击各个击破……”

    “你是说他能把我们给怎么样吗?”周围的太古蜃婴们冷冷笑道。

    白河道:“是的,就如同他用那种古怪的光球一下子就将阴殇等人给困封起来一样。”

    一时间,周围众人都沉默了起来。

    有太古蜃婴问:“一开始,他好像能够把二十几三十多名太古蜃婴给困封住吧,那他应该不怕我们才对。不能困封住二十几名,等到我们分出胜负来,只剩下二十名……那……”

    荆凌道:“对此,我有所猜测。如果我所料不错,他的那种办法也是有时效限制的。所以,他很有可能趁此机会,出来捣乱,拖延时间,然后等到时间一到,就能够将我们全部困封住。”

    诸多太古蜃婴们脸色一变:“这么说,我们拖的时间越长,就越是不利?”

    “只是一种可能,但也有另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他想各个击破……他之前一共是两人都手,才困住了三十来名太古蜃婴,所以我们可以估算,他的能力可能只能困住十五六名或十七八名这样。现在,说不定还有办法把我们当中的某一两个人给困住。然后,困住了少量的人,剩下的人数不太多,正好是在给他一网打尽的机会。”

    诸多太古蜃婴们脸色沉凝了起来。

    “不要把他说得这么恐怖好不好?”有太古蜃婴道。

    “但事实上,他表现出来就这么恐怖……阴殇他们现在还被困着没出来,这点就是明证了。”

    一时间,诸多太古蜃婴们又再沉默下来。

    “我有一点不明白。”有一名太古蜃婴问道:“如果白河和荆凌推测的没错,那他就更应该等到我们分出胜负,剩下二十个人之后,再对我们出手,再来捣乱,那不比他现在一下子对付二十三个人更方便?”

    “这没什么不明白的。”荆凌说道:“我们可以做个假设,假设我们二十人最终选出来了,剩下那三人被困住。如此,我们所拥有的希望原力更少,实力比之前更弱,那李松石的确是更能对付我们。

    “但如果我们只是用一部份人轮流拖住他,一部份人进入希望原力池进行许愿呢……之前,我们可是发了誓言的,所以不会有谁一下子许两个愿。那样,我们只要有十九个人镇守在希望原力池周围,不给他突袭的机会,那他就没办法再对我们动手。而只要戒严一点,说不定他连捣乱的机会都没有。

    “但现在,我们有二十三个人,剪刀石头布的最终结果没弄出来,我们势必不可能趁现在就召唤出希望原力池,所以……”

    说到这里,旁边就有人接道:“所以,他就想出用这办法把我们拖住,然后,寻找机会各个击破……或是等待时间过去?”

    “不错。”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都行,但可以肯定,我们现在可不好再继续进行剪刀石头布了。否则,就算有谁被淘汰了,剩下的人也不可能在对付李松石的同时,将淘汰者进行封印,那对接下来的二十二个人,就很不公平。”

    众人微微点头。

    “所以,我们也同样没办法现在就召唤出希望原力池。那我的意见,就是现在表决……到底是应该继续追着那李松石的屁股跑,想个办法将他压制住,还是趁现在另想别的办法呢?

    “如果我们继续追着他跑,就有可能被他拖延了时间。但是,只要聚在一起,就不会给他各个击破的机会……”

    荆凌说着,白河就问:“那你所说的别的办法,该不会是从那个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小姑娘那里入手吧?”

    “不错。”荆凌道:“那个小姑娘现在被困在那个地方,似乎进出不得的样子……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她之前十有**就是进入过李松石的那些禁锢空间。这样,我们就有机会了……将她抓过来,逼问关于那禁锢光球的情况。然后找出解决的办法……”

    诸多太古蜃婴们沉默,那荆凌就道:“诸位可以回忆,李松石施展出禁锢光球后,似乎消失了一段时间,而那名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也消失了一段时间。这就证明,他们有可能是也要进入那禁锢光球内部。或者,是跑到别处。那如果我们得知了那禁锢光球的弱点,引他来出手对付我们,我们将计就计被困……或是干脆趁着他出手之后,直接从光球突破出来,反制于他……那都是妙计。

    “就算这些办法不成功,我们也不用再怕他的禁锢光球有什么古怪了。”

    诸多太古蜃婴们听着,有太古蜃婴道:“会不会太过谨慎了?他只是念动道生中阶境界……”

    “但我们直到现在还对付不了他,而阴殇和雷磊及碎空等人现在仍是失踪,这都是事实。如果只有阴殇或雷磊等人其中之一失踪,还可以说是意外。但现在失踪的人数多达几十,数量还与禁锢光球的数量相一致,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太古蜃婴们听着,微微一叹:“这么说来,我们还得想办法再将刚才那个禁制,打开一个小洞?”

    “不错。”

    “那可是近千名太古蜃婴联手布下的禁制啊……上面单只希望原力,就庞大得不得了,想要解封……很困难,很吃亏……而且,说不定到时突然有谁再从禁锢光球中逃出,趁机脱离,我们就更麻烦了。”

    “可是,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大不了那出入口我们先下好禁制,让里面的人没办法一下子就突破出来……当然,也可以不抓那名小姑娘审问。因为现在我们还没办法肯定,是否能百分之百审问成功。所以,我才要求表决……到底是应该现在继续联手跟李松石捉迷藏呢,还是先联手对付那个小姑娘?”

    诸多太古蜃婴们沉默了一下,有一名太古蜃婴道:“那我们去对付那名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小姑娘,也有可能正好中了李松石拖延时间的计策。”

    “有这个可能……所以,到底该如何做,就看诸位的了。”

    于是,太古蜃婴们面面相觑……

    而隐藏在暗处通过谢紫萱感应人心的能力听到这些对话的李松石,也是满脸的呆滞。

    不得不说,这些太古蜃婴们实在是太有才了。这样的推理都能被他们推出来?而且,还真与事实有一点相符,让李松石哭笑不得之余,又有点惊为天人之感。

    虽然不少地方被推理错了,是个天大的误会,但是,关键的地方,都被这些太古蜃婴们猜测出来了。

    “人才啊……”

    李松石感叹着。

    片晌之后,诸多太古蜃婴们就做了一个似乎很脑残的决定……全体朝那个真实本源世界深处的封印跑去,要将那里开个小洞,把太殇给抓出来。

    李松石再次哭笑不得。

    “我到底是该阻止还是不阻止呢?如果阻止,成不成功还难说,但不阻止……他们或许能抓到太殇,却又浪费了大量的希望原力。说不定到时侯就算知道了秘密,都没办法从禁锢空间里一下子突破出来。但如果这些太古蜃婴们储存的希望原力还相当之变态,而又非常幸运地从太殇口中得知禁锢空间的秘密……那我这边可就危险了。”

    李松石皱眉苦思,突然,心头就传来谢紫萱的声音:“大哥,在苦恼什么呢?”

    李松石将问题一说,谢紫萱不禁失笑:“我还以为是什么困难呢,大哥你怎么突然变糊涂了?这不正是一个很好的拖延时间的办法吗?你不过去,定定呆着,我们这边就可以趁机加快将那些太古蜃婴们给困住。”

    李松石道:“可是,万一太殇那边……”

    “太殇可不会那么容易招供。更何况,我们可以把太殇先抓走啊……等到那些人刚刚破开封印,准备对付太殇的一刹那,我们直接把太殇抓走,不更方便吗?”

    “怎么抓?”

    “呵呵,大哥你难道忘了,禁锢空间内只是一对一的战斗,如果有第三者进去插手,就会导致禁锢空间不稳,甚至有可能导致禁锢空间崩溃,让里面的人都逃出来吗?”

    谢紫萱说着,李松石眼睛突然一亮:“原来如此……解决的办法竟如此简单,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谢紫萱笑道:“也许是大哥你对太殇大姐‘也’很关心,所以关心则乱,才一时想不到嘛。”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