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七百九十八章嘲讽技能,计谋出炉

第七百九十八章嘲讽技能,计谋出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百九十八章嘲讽技能,计谋出炉

    李松石佯怒:“讨打,居然敢取笑我,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嗯,脱了裤子打小屁屁。”

    谢紫萱大羞,但随后却通过命运之丝,只对李松石说了一句:“你敢打我的,我也敢打你的……”

    李松石当时差点就喷了。

    彪悍,实在是太彪悍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谢紫萱居然还有这么一面。

    正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谢紫萱已经羞红着脸溜走了。

    李松石呵呵一笑,心念一动,通过命运之丝观测了一下,发现诸位花仙子姐妹们仍在那些禁锢空间当中战斗着。

    李松石心想:“我先观望一下那些白河和荆凌这二十三名太古蜃婴的所作所为,等到这些家伙快要打开通往太殇那边的通道时,我就立即选择一个最容易造成不稳定坏掉的禁锢空间,让诸位战斗结束的姐妹们一起传送过去,至于现在嘛……倒是不急。”

    想着,就悠哉游哉地飞到那些太古蜃婴们背后几十万公里远的地方,就算光速也要飞上一秒钟以上,足够反应过来了,想要破碎空间出手,也要一点点时间,暂时算是安全距离。

    李松石就遥遥打招呼:“嘿,诸位,你们在干啥呢?要不要我帮忙啊。”

    “我呸”白河转过头来:“你小子有种靠近一点?”

    “哈哈,你们有种就过来跟我单挑。”

    “好啊,我们一群单挑你一个。”

    “我呸,你脸皮也太厚了吧?一群单挑一个……你们还是堂堂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吗?居然不敢只以一人来跟我单挑,这实在是让人失望啊。”

    李松石说着,那边的太古蜃婴们就相互看了看,微微点头,心中大定,暗想:“这小子果然有把握将我们单独击败,哼,切切不可上他的当。”

    “喂,怎么了?几位,忘了带把吗?怎么不敢过来跟我单挑啊?”

    白河等人怒气勃发,只听其中一名长得很妖娆的女性太古蜃婴说道:“诸位,别上了他的大当,他想把我们骗过去,阻止我们破开这边的禁制呢。”

    白河怒哼一声:“你当然不介意,你本来就没带把嘛。”

    “你什么意思?”那女太古蜃婴问道。

    “难道你带把了吗?”白河冷声道。

    那女太古蜃婴一瞄白河下面,冷冷道:“我曾听闻,亿万富翁不惧人骂穷,手握天下大权者不惧路边老汉骂没出息。由此可见,那方面坚挺持久而实力强大的男人,不怕人骂不带把。现在你这么激动,不会心虚了吧?”

    白河的脸顿时刷地怒红了:“向红缨,难道你想试试老子那方面的实力吗?”

    “哈,哈哈,恼羞成怒了吧?老娘才没这个兴趣,免得你把我弄得不上不下的,难受死了。”

    “你”

    “好了好了,别再说了,再说就上那家伙的当了。大家都是太古蜃婴,何须在这等问题上争执下去?”

    “哼”白河和向红缨互相别开头,相互不再理会。

    荆凌微微一叹:“好了,诸位,我们快快动手吧。”

    于是,众人应诺。

    一干太古蜃婴们没再理会李松石的挑衅,就联手释放出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加持在一股股希望原力液上,缓缓融开那虚空处的一个无形壁障。

    只见那里就像有一块巨大的透明水晶,此时被希望原力液沾上去,就如同冰块遇上了热水,融出了一个洞。

    那洞也不大,诸多太古蜃婴们只想要开一个针眼大小,甚于是比身上寒毛更小的洞就可以了,就可以出入了,那样就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破开这里的禁制,又能成功出入。

    只是,这里的禁制相当之强大,刚刚融开的地方会不断地迅速愈合,那就必须持续不断地加持念动道生境界的精神意志,并且持续不断地融入希望原力,才能开出一直通往前方的洞口。

    不过,那个禁制厚达数百万公里,以那些太古蜃婴们的实力嘛,也得弄上一段时间。

    李松石在旁见着,乐呵呵地挥了挥手,虚空中一颗恒星嗖的一声朝那边飞去,狠狠撞到那些太古蜃婴们布下的防护结界上,轰然炸响声中,传来白河的暴怒声:“李松石,你这混小子,老子诅咒你以后生儿子全部没有小**。”

    话声一落,李松石不禁道:“切,老子还怕你诅咒啊,老子还诅咒你没有小**呢。”

    白河顿时暴怒,拿出一大团希望原力液:“老子跟你拼了……现在就许愿,保佑李松石以后生儿子都没有小**。”

    话声一落,手上一大团希望原力液就化成七彩霞光,冲破天际,消失了。

    李松石呆呆地看着,有些傻眼了:“玩真的?”

    想了想,连翻眼皮:“切,老子现在不死不灭了,不生儿子不就行了吗?普通人传承香火几十代,家族鼎盛,还比不上老子打个磕睡的时间长。”

    但随后,仍是觉得有些不甘心,就哼哼了一声:“大不了回头等雨心妹妹的实力提升,希望原力液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了,我再许愿弄回来。”

    想着,气哼哼地通过信仰之丝,与智慧女神雅典娜道:“雅典娜啊,现在我看见个家伙不顺眼,想大骂他们一通。只不过跟花仙子姐妹们呆得太久,我心地都变善良了许多,不怎么会骂人了,麻烦你帮着我在下面找一群信徒,让他们跑出来,想办法帮我诅咒面前那个胖子和他的同伴们吧。”

    话声一落,李松石就在虚空中悬挂了一个高音喇叭,周围有几个阵势,能够将声音通过虚空传送,直达到对方那边,不会受到距离和真空的影响。

    外面一弹指间,虚拟神国里就经历了许久。只见李松石将喇叭摆开没多久,就听到一阵叽叽咕咕的声音。

    “法克油”

    听到这个声音,李松石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不是吧?如果没记错,咱手下可没有那些金毛老外信徒啊。”

    通过信仰之丝一看,李松石顿时靠了。

    原来他的手下信徒雅典娜,有一个神级信徒,名叫自由女神的。本来那是流落在三千大千世界当的中普通神灵,奥丁想要了,雅典娜却突然说,那自由女神长得挺美的,说不定能有机会进献给李松石,于是,就将这自由女神留了下来,怎备找机会送给李松石圈圈叉叉。

    只可惜,李某人眼界太高,连雅典娜都没看上眼,就连那带回来之后,渐渐对他有意思以致达到了痴迷程度且每天晚上都做*梦的嫦娥,李某人都没有动心,更不用说什么自由女神了。

    所以此事就搁浅。

    但怎料,自由女神手下的信徒实在是太复杂了,什么人种都有啊。

    李松石响着,那喇叭中顿时传来一阵国骂:“公猴子你白河的屁屁,lgbd,圈圈叉叉你的叉叉……你的圈圈叉叉跟你的圈圈叉叉洞房花烛夜那晚,你的圈圈叉叉不小心掉粪坑了,带了一堆阿基米巴粪虫去圈圈叉叉你的圈圈叉叉,结果就把你的圈圈叉叉生了下来……你就是个粪坑里出来的z种,全身上下从头到脚,就都是阿基米巴粪虫的基因……”

    李松石顿时满头暴汗:“哪个混蛋那么恶心?骂人也要讲究点文明嘛,拖下去,重打八十大板。”

    而那边的白河也气炸了,怒气冲冲要扑过来。

    只不过被别的太古蜃婴们拉住了。

    李松石满脸无辜:“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他们骂得那么恶毒的,我查查看,到底是哪个混蛋的信徒……”

    话声一落,无语了。

    好一会,才抬起头来:“是来自三千大千世界一个叫穷神的家伙手底下一个叫恶毒之神的手下的信徒……我,怎么什么玩意都有?最倒霉的是,那穷神,怎么成为……成为奥丁的信徒了?”

    那边的白河冷冷盯着李松石:“李松石,你给我等着。”

    李松石无奈道:“真的不关我的事,你应该知道的,如果我想要骂你,最多也就骂你是胆小鬼,不带种,不敢过来跟我单挑,你就是个懦夫,没胆鬼,低等动物史莱姆的胆子,跳骚一般的心脏……呃,最多也就是这样,绝对不会骂到什么阿基米巴粪虫之类的话的,你应该相信我的人品。”

    “你,你你你,李松石”

    那白河一怒,身上的精神意志顿时爆发出来,狂烈的气浪朝四周涌现,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精神光波朝四周绽放……

    “,白河你快停下来,你影响到这边的进度了”

    荆河等人怒道。

    那白河顿时长吸了一口气,停顿下来。呼嗤呼嗤地盯着李松石,跟一头鼻孔喷着白气的公牛似的。,

    “喂,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呢?我也只不过说说而已。就像刚才那位向红缨美女所说,亿万富翁不怕被普通人骂说是穷人,手握天下至高权限者不怕路边老汉骂是没出息,如果你不是像我骂的那样,那何必要生气了?”

    “李松石,你个混蛋”白河怒吼连连,

    “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么?”李松石装着很惊讶地问着。

    “你,你你你,对你个头”白河差点就跳了起来。

    李松石哈哈一笑:“白河,你不觉得你现在胖得像个球,不断地蹦啊蹦啊蹦地,很像一个乒乓球吗?”

    白河出离了愤怒了,不过,毕竟是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居然还忍住了,没顾着那边的开洞之事,就在这边冷冷地盯着李松石,怒气冲冲的样子,没多说什么。

    于是,李松石扯掉大喇叭,不再出声,就在虚空中创造出一片土地,弄出一个躺椅,拿着一把扇,身旁是一个茶几和一些茶杯茶壶什么的,还有瓜果点心之类的杂七九八的玩意。

    李松石一边吃,就在那里不断地调侃着白河,说完了又说到荆凌,最后问:“那位向红缨老奶奶……、”

    “李松石,你最好积点口德”

    “什么?你敢说我说错了吗?你的年纪明明就是比我老上几千万亿倍,如果你不服,可以发心誓,怎么,你敢不敢发誓说你不是老奶奶这个词啊?”

    “你”

    “这就对了嘛……虽然你是个不知活了多少年代纪的老妖怪,虽然丑得要死,也幻化出这么一幕勾引人的样子,但实际上,还是一个老太婆,你就乖乖地让人叫老奶奶不好吗?话说……老奶奶啊%—……%*—……%……¥%……¥”

    李松石开始发挥《大话西游》当中唐僧的毒舌,吱吱歪歪地说个不停,说个不断。

    直气得那向红缨差点就要扑了过来。

    最后,李松石又说了句:“唉,说这么久,我都口渴了。我都差点忘了刚才要说什么……对了,我在说白河和荆凌的时侯,你那么开心干什么?是不是他们以前做过什么非常对不起你的事情,或者对你的身体和心灵造成了什么非常难以告人的伤害,这才导致你这么憎恨他们?

    “什么?你说你不恨?哦,这么说,你是爱他们?

    “什么,也不是爱?那就是爱极生恨,恨之生爱了。哎,话说,你们三个也长得不般配啊,这两男追一女的……哦,其它几位,你们为什么也看过来?你们该不会也想在那里掺上一腿吧?好吧,我不阻止,绝对不阻止,你们尽管请便,我就是个打酱油的,就在这边看着。”

    一时间,二十三名太古蜃婴都被李松石气得差点脑溢血。

    “不行,我受不住了李松石,我非要狠狠揍你一顿不可”

    向红缨扑了过来。

    李松石嘿嘿一笑,右手浮起一团光团。

    就在刹那间,二十二名太古蜃婴相互看了看,就都同时传送过来,同时释放出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虚空中被强烈的七彩强光笼罩,狠狠朝李松石压制下来。

    “我看我闪”

    李松石话声一落,身上爆绽出亿万道净化之光,而后身体遁入虚无当中,眨眼间就传送得不知去向。

    “气死老娘我了”向红缨怒,怒,怒,大怒,暴怒,狂怒,震怒

    “李松石的确非常可恶,但如果我们不赶紧回去,那刚才所做的一切就都全功尽弃了。”荆凌提醒着,众太古蜃婴顿时反应了过来。

    “不好z”他们一瞬间就传送回到那个小洞洞旁,看着那愈合了不少的洞口,有种欲哭无泪之感。

    “李松石我跟你没完”

    太古蜃婴们嘀咕着,又都释放出精神意志力量和希望原力,不断地充入那个地方,继续之前的工作。

    可是,这时,李松石的声音又自远处飘飘缈缈地传来:“哦?你们怎么跟我没完啊?”

    几名太古蜃婴手一哆嗦,差点就出错。

    一个个咬牙切齿,那向红缨更是扭过头来,玉齿紧咬,冷冷的声音从牙缝里挤了出来:“你给我记住”

    “放心,我会记住你的……记得你的年纪比我大了好多倍了。而且这么老了还这么大的火气,实在是太让我意外了。”

    “噗……………”向红缨几乎忍不住吐出血来。不过,最后只是吐出胸口一股闷气,狠狠地瞪了李松石一眼,就转过头,不想再理会。

    “哇,真是天下奇观啊。真是世界大了,什么奇人异士都有,我活了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从嘴巴里放屁的……你那噗的一声,简直就是惊天动地啊。请问,向红缨老奶奶,您是怎么办到的啊?”

    “啊气死我了”向红缨怒气冲冲地转过头来。

    “镇定镇定,千万别生他的气”荆凌提醒道。

    “镇定个屁,老娘实在是忍不住了”

    “忍不住就继续站在这里放啊,人有三急,一直憋着多不好啊。不论你是用屁股放还是用嘴巴放,我想在座诸位绝对不会见怪的,最多就是取笑一番而已。”

    李松石说了一句,那向红缨顿时气得直打哆嗦,最后,干脆将两团能量护在自己的双耳,在自己周围做了一个大大的隔音结界。

    于是,李松石就在那里哈哈大笑着指着向红缨,一副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然后左手一晃,抬起一个大大的纸板,右手在上面迅速一画,画出一副漫画素描,抬起来,对着向红缨。

    那向红缨一看,顿时气晕了,再也顾不得隔音结界:“李松石”

    “淡定淡定,向红缨奶奶,你没看到其它太古蜃婴都没出声动手吗?他们正等着看你的好戏,回头再以此要胁你,要让你给他们做一些你不情愿的事情呢。”李松石此话一出,其它太古蜃婴们顿时脸都绿了。

    “李……李李李,李松石”

    一个个太古蜃婴都出离了愤怒,。

    “哈,哈哈,干嘛啊,一个个都鼻孔喷气,跟老公牛似的。怎么,生气啊?生气就过来啊,有种就过来单挑,没种就站在那边生气,慢慢忍着,当忍者神龟吧……缩缩头的绿毛龟们”

    李松石的毒舌再度让这些太古蜃婴们暴走了,一个两人忍不住又冲了过来。

    只是,仍有一两个人呆在那里,控制着一个洞口,不让合拢。

    突然,就见李松石身形一晃,避开那二十二人,要朝那个太古蜃婴飞扑过去。

    “不好”虚空中浩浩荡荡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精神意志笼罩下来,一下子就让李松石行止艰难。

    只不过,几十万公里,也就是瞬息之间的事情,李松石全身上下爆发出强烈的净化之光,强光挡住了其它太古蜃婴们的视线,挡住了他们的感应。

    然后,倾刻之间,由蕙兰花仙子通过命运之丝直接传送了过来,身形一闪,就直接与那名留守的太古蜃婴一起进入了禁锢空间当中,而李松石则直接趁机挥出一股强大的精神意志力量,将那些太古蜃婴们开启的封印入口给炸了个支离破碎。

    与此同时,右脚狠狠一踢,就将那个巨大的光球给踢飞,穿越虚空,直接出现在用来召唤出希望原力池的地方。

    只是,这一切速度非常之快,等到太古蜃婴们反应过来,已完全看看不到那名留守的太古蜃婴了,也看不到李松石刚才做的事情,更看不到李松石的身影。

    此时,李松石早已传送到不知名的去处。

    那些太古蜃婴们见着,直是又惊又怒。

    “不好,不见了,另一个人不见了”

    “在那里,那个光球,呆在那个用来召唤希望原力池的地方”

    诸多太古蜃婴们望过去,就见李松石拍着大腿,大叹可惜:“哎呀呀,你们怎么只剩下二十二个人了呢?这样很不好啊,这么说,你们只需再淘汰两个人,就能够继续召唤希望原力池了?哎呀,早知道我就不把那个可怜的家伙给抓了嘛,直接把你们开设的洞口给炸掉不就行了吗?

    “嗯,诸位,麻烦你们请继续吧,在下绝对不会再把你们抓起来了的,你们应该相信我的人品。”

    李松石说着,那些太古蜃婴们是又惊又怒,一个个心中还带着一丝惊恐。

    这才多长时间?也不过一弹指间的刹那吧?那名太古蜃婴就没了踪影,不知去向了……这证明,李松石绝对拥有着某种杀手锏,能轻而易举地将他们当中的某一个人给禁锢住。

    这样的手段,他们还完全不了解。

    “诸位,若依我看,我们现在没办法了,非得将那个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小姑娘给抓出来问个清楚了。而且,也不能再受那李松石的激将法了。”荆凌冷冷地说道。

    诸多太古蜃婴们点点头。、

    “不错,看他的样子,没办法将我们一网打尽,而且,他这么强烈阻止我们打开那个通往里面的通道,说明他必定是很害怕我们从那个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小姑娘口中得知关于他的秘密。所以,越是他不想让我们做的,我们就越是去做,那才能打乱他的步骤。”

    “不错,说不定这正是我们对付他的契机所在。”

    诸多太古蜃婴们议论着,那向红缨突然提醒道:“各位,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些什么?”

    “什么?”诸多太古蜃婴讶问。

    向红缨冷冷一笑:“我们不是抓了一大群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小家伙和一些据说来自所谓的三千大千世界的小家伙们吗?我们或许可以在他们身上逼问出一些关于那个李松石的事情呢。”

    诸多太古蜃婴们眼睛一亮:“好主意不过,我们之前可是立过誓,没召唤希望原力池之前,谁都不能将他们独吞,不能霸占,淘汰者失败者必须将这些人给交出。现在……”

    “现在就先拿出来,反正有着誓言,不怕有谁把这些用来当作祭品的小家伙们先抓走。”

    “哼,就是要防备一下李松石。”

    诸多太古蜃婴们说完,就都布设下一个独立的空间,防备着,同时加速着整个空间内部的时间流速。

    然后,取出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和那些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开始逼问了起来。

    部份人被太古蜃婴们逼问出了消息,得其再问其它人也问不出什么情况来之后,太古蜃婴们沉默了。

    “原来那个小家伙来历那么变态。”

    “不错,区区十二年时间就从凡人修炼到念动道生中阶境界,而且还能随手禁锢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包括太古蜃婴,这等手段……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就如同传说中的应劫之人。”

    荆凌说着,向红缨一惊:“怎么,你也认为他是传说中的应劫之人吗?”

    “哼,除了那应劫之人,还有谁能如此的强大?”荆凌道:“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十二年从凡人修炼到可以战胜太古蜃婴的境界,除了应劫之人,还会是谁?”

    “可是,那不是谣言不是传说吗?”

    “我以前也以为是传说,但现在看来……哼,十有**是真实的了。”荆凌说着。

    旁边就有太古蜃婴如同梦呓一般地说道:“真实本源世界有朝一日会全面崩溃,迎来最后的大融合,得享永恒,从此以后,真实本源世界不会再收缩,不会再舒张,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头上悬着的利剑因此消失,而绝大部份的太古蜃婴也因此而灭亡……这一切,将在未来无数年代纪后,史上最强大的希望原力池出现之前,一个得到无数花仙子拥护的强者,横空出世,由他来推动一切,他,就是应劫之人,以区区不足四十之龄,拥有超越一切的力量,亲自葬送诸多太古蜃婴与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亲自将真实本源世界化归真正的永恒。”

    白河点点头:“这样的预言,我们都耳熟能详。而且,‘唯有世界永恒,生存于此方世界中的生灵才能获得真正的永恒’,这样的说法,也流传亘久。一直以为是谣言传言,是心怀不轨之人乱传,但现在看来……预言实现了。”

    “那李松石就是真正的应劫之人?这样的话……”

    “他就是葬送绝大部份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人。”

    “那我们还要跟他为敌,与他敌对吗?”

    “废话,我们已经是他的敌人了,他会放过我们吗?”

    “不错,而且历代的应劫之人,想要葬送哪些人,救活哪些人,都不由自由,而是受着大运的影响,这个最终极的应劫之人,李松石,他也不会例外。就算我们与他搞好关系,那也未必就能存活下去。更何况,我们还跟他是敌对关系了。所以,想要不受那预言的影响,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灭杀或封印那个小家伙。”

    “想要做到那点,我们需要召唤出希望原力池才能办到吧?”

    有太古蜃婴一说,诸多太古蜃婴们相互看了看。

    “没办法……我们做一下牺牲吧,第一个进入希望原力池的人,可以许两个愿望,第一个愿望必须是镇封镇压那个叫李松石的小家伙,让他永世不得翻身……最起码也要让他被镇封亿万年以上,破了那个预言,你们看,怎么样?”

    诸多太古蜃婴们相互看了看,都点点头:“好吧,反正现在排名也没定,一切都看运气,虽然我们大家得到许愿的机会和机率都下降了,但是,大家都是如此,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否则,让那李松石安然无恙下去,最后就算我们许完了愿望,也逃不过他的毒手。”

    “不错,正是如此”

    诸多太古蜃婴们相互点点头,做下了决断。

    “应劫之人?我居然还有这样的预言传说?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李松石在远处偷听着。

    那些太古蜃婴们居然完全没办法防住李某人的探听。

    “呵呵,那些白痴,从那些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和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强者们口中,没得到关于我的太多秘密和消息,就决定先去找到太殇,逼出消息,对付我的禁锢光球,能暂时镇封住我,再趁机选出二十人排名吗?不对,是选出十九人排名……因为最多二十个愿望,有可能更少。而第一个愿望是要镇压我,所以最多只有十九个愿望可以利用,那第二十个太古蜃婴肯定没机会进希望原力池许愿,所以现在只会选出十九名太古蜃婴进行排位……哈哈,这些家伙还真是太有意思了……嗯,居然没人提到刚才被我镇封禁锢的那个,看来是打算都抛弃他了……”

    李松石想着,而后就见那群太古蜃婴破开独立空间,都飞了出来,一路朝向之前他们“挖洞”的地方传送过去。

    只见二十二名太古蜃婴用之前的办法,不断地在那些禁锢上开挖。

    李松石见状,就笑眯眯地飞了过去,隔着几十万公里,打招呼道:“hi,诸位,好久不见了啊……”

    没有人出声回答。

    “怎么不出声啊?难道都变哑了吗?”

    没人出声,向红缨咬着牙,暗想:“我忍”

    “唉——都是一群忍都神龟嘛,一个个都缩缩头,绿绿的。”

    那些太古蜃婴们,脸色骤变,但是,还是忍

    “不过,话说回来,刚才你们怎么一起困到一个单独的空间当中呢?难道是在搞什么特殊聚会,男男女女,女女男男的,在里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唉呀呀,那向红缨老奶奶你可就吃亏了呀”

    “闭嘴”向红缨怒吼道。

    “干嘛要我闭嘴?难道……是我说对了吗?呵呵,这可就真是太有意思了……”

    “我……我忍”向红缨咬着下唇,猛地转过头去。

    “啧啧,被我说中了,不敢出声了嘛,这就是默认了?唉,不是我说你们啊,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大的火气干嘛?居然还一个个地在这里开洞开到一半,就跑到搞什么se聚会,这丢不丢人啊?真是让太古蜃婴这四个字蒙羞,让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以你们为耻啊……”

    那些太古蜃婴们听着,怒气冲冲,呼嗤呼嗤的呼着热气,心中皆道:“我还忍”

    李松石道:“哎呀呀,怎么了?啧啧啧,我知道了,你们火气又来了吧?不要紧,我不打扰你们,你们请继续,继续进入那个独立空间也好,在这里当场表演也罢,我不介意的。”

    “噗~~~~”荆凌猛地吐出了一大口血。

    “看吧看吧,我就说你们气血太旺了,犹其是这位瘦骷髅大叔,身体这么虚了,怎么还可以想七想八的呢?要么就不要想那事,要么就赶紧再进入独立空间里面去吧……”

    李松石说着,那向红缨手一抖,那里又出错了。

    诸多太古蜃婴们脸一绿,但很快又恢复过来,迅速地开启着那禁制。

    只见一道亮线,深深穿入那“水晶块”一般的禁制,直达数十万公里。

    眼看着过一半了,却又猛缩回来,白费了不少工夫,让这些太古蜃婴们郁闷不已。

    如此,李松石在这边不断地用言语干扰着,那些太古蜃婴们的进度,就变慢了下来,还时不时地出错,让他们懊恼不已。

    但可惜的是,李松石语言攻势太强大了……因为,如何让这些语言攻势的威力变强,李松石可是请教过那牛叉无比的“南极仙翁”的。

    如果不是南极仙翁的实力太弱,李松石都想让这位老人家前来帮忙发动语言攻击了。

    就这样,时间流逝,很快,眼看着再差一点点时间,那禁制就会通一小条通道了,李松石右手捏了一团希望原力,大声一喝:“给我破坏”

    一团希望原力转化为七彩之光朝那边轰过去,让那些太古蜃婴们忙以希望原力来阻拦……当然,他们本可以直接用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意志进行拦阻的,但谁让现在正在“挖洞”,暂时分不开心来呢?就只能多浪费一点希望原力了。

    而李松石则趁机身形一晃,传送到不知名的去处。

    “啊,那李松石跑去哪里了?会不会有什么诡计?”

    “有什么诡计也顾不得了,我们现在赶紧把这通道弄来”

    “不错,先用希望原力在周围防着,既阻挡那李松石前来破坏,又阻止里面那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小丫头趁机突破出来。”

    “不错,正是如此。”

    话声一落,就都不出声了。

    而另一边,李松石出现在虚拟神国当中,道:“诸位姐妹,事情你们都清楚了吧?”

    诸位花仙子点点头。

    “那我再将计策解说一遍。首先,我们在座几个,直接通过命运之丝传送到含羞花花仙子李秀涵妹妹所在的禁锢光球当中,不顾一切,全力出手对付那个与李秀涵妹妹正在动手的太古蜃婴。然后,禁锢空间破碎,那太古蜃婴与秀涵妹妹,以及我们,就都逃离出来。

    “那样,趁这一刻牡丹妹妹和紫萱妹妹直接出手,将那太殇和另外一名从秀涵妹妹的禁锢空间当中逃离出来的太古蜃婴,分别封印住禁锢空间当中。这样,紫萱妹妹和牡丹妹妹就趁机在那禁锢空间内拖住太殇,拖住太古蜃婴,给大家拖延时间。而其它人与我则通过命运之丝传送离开,大家回到虚拟神国,我则在真实本源世界继续拖住那二十二名太古蜃婴……

    “哼,如果我猜测得没错,他们发现那太殇突然被禁锢了起来,肯定暴怒,而且说不定还会因为失去对付我的办法而失常躁乱,很难说会发生什么事情,到时侯我也只是远远观望着,诸位姐妹可千万不可出现,免得横生枝节。”

    李松石一吩咐,其它花仙子们就点头:“嗯,我们明白了。”

    “等等”

    话声传来,然后就见到冷香凝、林千蕊、邺殿春、陈绮玫、池淑瑶等人纷纷出现在虚拟神国当中。

    李松石又惊又喜,望着这突然出现的将近二十位花仙子:“你们……”

    池淑瑶笑道:“石哥哥,你拖延这么长的时间,如果我们在借助其它各位姐妹的力量的情况下,还摆不平自己面对的太古蜃婴,此不是太逊了?

    “现在,我们的人数比那些太古蜃婴的人数还要多,是不是该趁机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李松石听着,大点其头:“不错,就该趁胜追击。这种时侯,我们就应该直接将他们全部用禁锢光球禁封起来,然后,由我去召唤开启希望原力池……”

    “等等,我们手中没有祭品,那该如何召唤希望原力池?”白牡丹突然问道。

    李松石略一沉吟,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就干脆,不把他们全部禁锢了,假装一时失手只禁锢十二人,让他们剩下十个人,然后他们就会直接跑去召唤希望原力池。

    “等他们献祭之后,希望原力池出现之前,我们就突然杀出,将他们全部禁锢起来,那希望原力池,不就是我们的了吗?”

    诸位花仙子听着,顿时点头:“好办法。”

    “不过,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是刻意放走十个,那才行。”谢紫萱道。

    李松石道:“这容易,我们直接弄多十个禁锢光球,给二十名信仰度虔诚度达到极限的信徒们带出去,让这些信徒们相互攻击,相互禁锢起来。

    “那样,除了太殇和另外十二个太古蜃婴,就多出十个光球,那剩下的二名太古蜃婴,必定认为我想将他们一网打尽,只不过他们十个比较幸运,逃走了,让那十个禁锢光球落空……那,他们就不会起疑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