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八百零一章顿悟,心灵的洗礼

第八百零一章顿悟,心灵的洗礼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八百零一章顿悟,心灵的洗礼

    李松石来到后山脚下,抬头看了看,只见前路已经被七彩混沌挡住了。

    当即,提起镐头,狠狠一镐砸下去。

    只听咣当一声,整个镐头都被反弹了出来,掉落到地上。

    见状,李松石愣了愣,随即苦笑:“我都差点忘了,我刚刚在这世界醒转过来,精神意志还没凝聚,能砍得动这七彩混沌才怪呢。看来,还得过一两天时间才行。”

    于是,也没再继续,只把镐头放在地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随后,觉得不舒服,就干脆躺着,双手交叉在镐头柄上掂着头,就这么仰望着天空。

    天空上,七彩混沌如同七色祥云,缓缓流转着,时聚时散。

    不过,一般人只能看到那个大火球,不会看清大火球背后的七彩混沌的。

    如此静静地看着,不知过了多久,李松石就感到心情渐渐地宁静了下来。

    “有多久没有这样平静的感觉了?”

    李松石喃喃说着,恍恍惚惚之间,就仿如回到当初自己还呆在落花村时的情形。

    那时,生活真的很平静。

    只是,不知不觉当中,平静简单的生活就变得复杂了起来。最近,更是与诸多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相互算计,勾心斗角不断。不知不觉间,自己的本心,都仿佛失去了。

    “很久很久以前,我最向往的不就是这种平静悠闲的生活吗?很久很久以前,我最想要的,不就是一方远离嚣喧尘世之外的净土,平静地生活地吗?

    “无聊时,上上网,看看小说,玩玩游戏。心情好时,出门整理点菜地,种种菜,养养花,偶尔拿一点名贵花卉去拍卖,赚了钱又回来,继续当自己的宅男。

    “而现在……正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啊……一方世外净土,几位红颜知己陪伴,不用操心劳碌,不用烦心那红尘中种种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情,不用烦心上班后遇到那讨人厌的上司,不用烦心那工资单上的数据一直没有提升,不用烦心每天出门还要挤沙丁鱼一样挤着公车……

    “在以前的我看来,这简直就是梦想中天堂一般的生活啊,我现在能拥有,还有什么不乐意的呢?

    “难道,我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本心,失去了自己最初的追求,所以哪怕呆在这样的环境,也没有当初的心情?”

    李松石心念流转,心绪起伏,很是不平静。

    这样悠闲的生活,之前在真实本源世界当中时,他也曾在虚拟神国中这样呆过,与诸位花仙子们一起经历过如此悠闲美好的时光。

    只是,那时的心情不同。

    那时,他是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心中总是想着外界的事情,就算是在休息,也是为了即将的拼搏而积蓄能量,准备时时出去与那些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相互算计……开始时,是与三千大千世界的元神寄托虚空境界强者算计争斗,后来,是与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算计争斗……

    这颗心,一直没平静下来。

    心不平静,不悠闲,那周围的环境哪怕再清幽静雅,也不觉得悠闲,享受不到那份安详与宁静,享受不到那种异乎寻常的舒适感。

    而此时,心平静下来了……不知是因为经历过太多的争斗之侯突然放下一切,还是因为自己暂时不再拥有念动道生境界的实力,而把心灵上的负担卸下,才感到平静呢?

    李松石反思着自己的过失,良久,长长吁了一口气:“也许……这样也不错。心灵平静下来,才能真真正正地回归自然,与自然融为一体,那才是真正的享受人生。

    “为什么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们会觉得空虚无聊寂寞?他们心灵深处,他们的身边,没有别的生灵陪伴吗?

    “不是的,而是因为,他们的心灵更希望更追求那充满漏*点,充满着激烈冲突的生命境遇,心灵一直没平静下来过,所以,一旦遇到没事做,就会空虚,就会寂寞。

    “而如果能让心灵平静下来,甘当一名隐士,享受着世外平静舒适的生活,于平凡中见真趣,那他们的心灵境界,精神境界,他们的修为,会更高一层……”

    想着,李松石闭上了眼睛,缓缓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恍恍惚惚间,他感到自己触摸到了一种曾经接触过,却又放弃掉的精神境界。

    恍恍惚惚之间,他感觉到自己似乎触摸到了“道”的边缘……

    “道吗?我不是早就证道,早就得道了吗?念动道生境界,已经超脱大道,比大道更高了……那,我现在又悟的是什么道呢?”李松石心中疑惑。

    恍恍惚惚间,他仿佛有种明悟:道,归于自然,有自然有生命之处,就有道。道,高于一切,贯穿一切,无穷无尽,无所不在……所以,道境也是无穷无尽的。

    “也许,以前,我每每以为自己悟道了,得道了,参悟出道的本源道的真谛了,但或许,每当我悟道了的同时,其实已经在背弃了真正的‘道’了。当我心中放弃了自然之时,就已经放弃了‘道’……也许,当我以为自己达到念动道生境界之时,我创造出来的‘道’,根本就是狗屁不通,什么也不是,距离那真正的道,还差得远呢。

    “正如我以前所说,道,可以无限接近,却永远不可能让人达到与道同行与道同步的。

    “因为,道就在身边,就在自然之中。当你与周围的自然融合为一体,那在你的身边,还有更广阔的自然。在你以为悟到了最根源最根本最精深的大道之时,其实,还有更深更高更本源的道藏在最深处……道,它是无穷无尽没有休止的,它就是一种无穷无尽没有休止的追求。

    “当人以为自己已经达到时,那就失去了追求的目标,没有了追求,就没有‘道’了。

    “道是什么?道就是路,是给人走的路。所以,道就是追求,是一种无上的追求,是永恒的追求。

    “世间一切,除了‘追求’二字是永恒的,别无永恒。所谓的希望之火,之所以能让念动道生境界强者达到所谓的‘永恒’,其实就是因为那希望之中蕴含着‘追求’。有追求就有希望,有希望就有追求。而没有了追求,就没有了希望……

    “所以,当我自以为达到了念动道生境界,当有人自以为已经得到‘永恒’之时,那颗‘追求’之心,停止了‘追求’,没有了‘追求’,就没有了‘道’,没有了真正的永恒了。

    “所以,真正的永恒,其实是永恒的追求,永恒的追求,永恒的不满足,永恒的**,永恒的希望……**与希望,不也是一种‘追求’吗?

    “人生,其实就是不断地从一种‘追求’迈向另一种‘追求’,在一种‘不满足’获得‘满足’的同时,去追求去完善自己的另一种‘不满足’。如此,追求无限,生命不止,大道不止。

    “只是,如果太注重于追求,却又像我之前这样,心灵不再得到悠闲……天地万物,都是在‘动’中释放力量,在‘静’中吸收力量。心灵不平静下来,就不能感受到‘大道’之所在,不能够吸收到让心灵境界升华提升的能量。

    “而如果一味地让心灵平静,感悟自然,吸纳天地万物的精神意志,那一味的平静悠闲,又会让人失去了‘追求’,也失去了道……

    “是了,原来,一味的静也不行,一味的动也不行,人的**,人的追求,也该一动一静,动静之间,阴阳相随,是成太极,如此,道在是矣……

    “呵呵,没想到太上老君当初所说的东西,此时拿出来,仍是回味无穷。或许,就连他自己,也未能完全参悟透他自己所思所想,因为……哈哈,他没有一群花仙子姐妹啊。”

    李松石想着想着,不禁失笑了起来。

    正好,白牡丹经过,见着就问:“大哥,你在笑什么?”

    “我在笑太上老君。”

    “哦?笑他做什么?”

    “我笑他创造出了盖世经典,结果却因为没有老婆,所以不能参悟到真正的大道啊。”

    说着,李松石就扑嗤扑嗤地笑了起来。

    白牡丹讶然,不解。

    李松石道:“动极求静,静极求动,若动为阳,则静为阴,此为阳者求阴以和,阴者求阳以煦。若阳者为男,阴者为女,则男人追求女人,女人追求男人。”

    白牡丹哑然失笑:“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李松石摇摇头:“这就是道,是心灵大道。人心动极思静,静极思动。动久则需静以养之,静久则需动以活之。一味地追求静,则心死如枯槁,何道之有?一味地追求动,则功名利禄烦乱我心,又何道之有?

    “于动中取静,以静心驭诸繁乱心意,以静心观诸世情,冷眼旁观,可驭天地万法万道。于静中取动,则可窥本源。如那茫茫黑夜中突起的火光,如那漫漫无际的冰冷世界当中的一点暖意。那是希望,也是本源,真指本源之所在。令人欲动,令希望生,于此间,慢慢化衍出万千世界,万千大道。

    “所以,运用心神之时,动如雷霆,气势若浩浩荡荡之惊涛骇浪,如滚滚长河之水,倾流无可阻挡,一泻千里,一发不可收拾。而蕴养心神之时,则如沉寂宁静夜空,悠闲宁静,其中却有星光点点,预示着希望与未来。静中生微动,则生机起。动中生静,则得怡养。

    “若参透其间奥妙,才是真真正正的念动道生之境啊。”

    白牡丹听着,若有所思,但想了片刻,对李松石道:“嗯,我还是想不大明白。”

    李松石笑了笑:“想不明白就好了,想不明白就慢慢想,这叫有追求,若是想明白了,其中就没有任何玄奥了。

    “天地间,没有永恒的真理,没有绝对的真理。没有什么东西是蕴含着天地至理的……除了一种东西。”

    白牡丹讶然:“什么东西?”

    “未知的东西。”

    “未知的东西?”

    “嗯,人们想不明白的东西,愚蠢的人会害怕惊惧,聪明的人就会去思考……当然,人是善变的,每个人都不会一直愚蠢,也不会一直聪明。但是,当人懂得去思考那些未知的东西的原理时,他就是聪明的。”

    “还是不懂。”白牡丹道。

    李松石哈哈大笑:“不懂就对了,不懂才有‘玄’啊,才显得玄妙啊。人们因为某些道理模棱两可,就觉得其中有玄妙,就会去思考。人一思考,就有智慧从脑海里生出,就有灵光。

    “而如果人停止了思考,那智慧就会沉寂下来,灵光就会消失。所以,真正完全了解了一样东西,那人再看,再看,再看,就会越看越烦。因为,他的思维无法在其中得到衍化,无法从其中得到思考的根由,就无法得到智慧。

    “而如果有一些玄妙的,弄不懂的东西,人们去思考了,心中产生智慧了,那就会心生欢喜。

    “你不懂我刚才所说的话,就会思考,思考就有了智慧,那就在无形之中触摸到了世间的真理、至理。而停止了思考,那在你面前,再有道理的话,也就是死物,一件死物而已。”

    白牡丹听着,心中隐隐一动,仿佛捉摸到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领悟到。

    “感觉到了吗?”李松石问。

    白牡丹点点头,又摇摇头。脸上一时舒展眉头,一时又皱眉苦思,仿佛百思不得其解。

    李松石道:“人类的语言,是死的,人在心中思考的智慧之精华,转化为语言说出来之后,就会有变化,与他心底所想的不完全一致了。其中差之毫厘,那与真相真理就相差亿万里之遥。

    “而另外一人听到那人所说的话,再将那话转化为自己心中所思所想,那他心中所思所想的东西,又与那话中表达的意思相差了一些了。

    “这相差的一点,不思考时无所谓,一旦思考起来,推衍起来,就如同离开手电筒的光线,稍稍改变角度,最终就相差亿万里……

    “所以,有些道理,还是不要说得太明白才好,你该慢慢思考,想想想想,有时觉得想通了,那就明白了,心中有收获了。而后,再过了许久,再回头想想想想,又觉得有些不对,然后就又有收获了。

    “如果当有朝一日,某些道理你再怎么想,那个道理还没有变化,这就说明,这个道理,在你心中的定义,已经固化,渐渐地消退,最后……这个道理就死了,不活了。被你慢慢地抛弃掉了,忘在脑后了。明明知道那个道理,却不会再使用。

    “直到你经过若干年以后,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再回头想想当初,想想那时的感悟,想想那条道理,又会觉得眼前豁然开朗,找到了一直遗忘的道路……”

    说到这,李松石顿了顿,而后才道:“而现在,我就觉得我是如此……很久很久以前,我追求的这份平静,早已忘却抛弃……虽然生命旅途当中,无数次有过平静的心情,但都不如此刻的平静,都不如当初那时的心灵的平静。因为,心中的包袱未完全抛下。

    “直到我突然抛下一切心灵上的包袱与尘埃,才豁然发现,回转过头,就是一条宽畅无比的光明大道……

    “这些年来,一直一直地争斗,纷扰不断……现在,是该平静了,心灵是该宁静下来了……而你,就是我心灵的港湾……”

    白牡丹一怔,李松石道:“还记得吗?很久很久以前,我曾跟你说过,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你,不管我的心情之前如何,都会在看到你的一瞬间,自然而然地平静下来,只要能静静地看着你,那就感到满足了,心灵平静了,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白牡丹点点头。

    李松石道:“那时因为,当时在我眼中,你太完美了,完美得让我不敢想象,不敢相信能有朝一日能一亲芳泽。所以能得你在身边,能静静地看着你陪伴你,就已是莫大的荣幸,已是莫大的满足,心中就有幸福。

    “而现在,看着你,陪着你,就一如回到很久很久以前的那时……时光不能倒转,曾经流逝过去的时光,随着时间的流转,回忆起来,会变得越来越珍贵。

    “而你身上,就沉淀着我们两人之间往昔共同的记忆。这些记忆,可追忆不可追回,我不敢奢望能重回到当时回到过去,更不敢奢望能拥有当时的心境与当时的身份再与当时的你处于当时的境地做当时的事情,所以,只要静静地与你在一起,想起当初的事情,那珍贵无比的回忆在心中浮现,那就是一种莫大的满足,心中就有幸福……

    “幸福,就是不敢奢望得到的美好,自己竟然有福份获得一部份,乃至更多。当初我眼中高不可攀且完美至极点的你,此时我眼中你身上沉淀着我俩的那段永无可追回却又美好的回忆,这两者,都是不敢奢望得到的美好,两者,都是降临在我身上,所以,我就感到幸福……”

    李松石说着,就拉着白牡丹坐了下来,他轻轻抱着他,头埋在她的怀中,深深呼吸着,心情一片平静。

    恍恍惚惚间,感到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落花村那时的情形,往昔的种种记忆与回忆,在脑海里浮现,然后慢慢地沉淀。

    心境一片空灵,清灵无杂,宁静平静,没有任何空虚寂寞之感,而是有着淡淡的幸福与喜悦在流动。

    但是,这一切,李松石都不在乎,他只想静心地感受着此时此刻的心情,用本心去感应,不用任何思绪想法……

    直过了良久良久……

    心灵,渐渐得到了升华。

    不知过了多久,李松石从白牡丹的怀中抬起头来,就见她静静地,低着头,温柔地看着他。

    从下面的角度望上去,她那绝美的脸庞,衬着晴朗的夜空,竟有种说不出的美……不是形美,而是神美,一种特殊的,朦朦胧胧的却又空灵的气质。那种感觉,直沁到李松石的心中,令他心弦一动。

    此情此景,此时此刻,这一幕,他感到自己将会永永远远记在心底,永永远远都忘不掉。

    那一个夜晚,那一片星空之下,那一个绝美的女子,那一种气质。

    “醒了?”白牡丹温柔恬淡地问着。

    李松石点点头:“刚才我睡着了吗?”

    “不知道。”白牡丹摇摇头:“好像睡熟了,又好像是清醒着,你的精神状态很奇怪。”李松石微微一笑:“我就感到我现在的精神状态很好,好得不得了,前所未有的好。”

    白牡丹略略讶异。

    李松石道:“你知道吗?刚才我感到自己的境界提升了……不是修为境界,而是心灵的境界。人的眼界,会受限于自己的知识范围,更会受限于心灵的境界。而心灵开阔之人,哪怕是在自己智慧知识所不能达到的地方,他的心灵,都能达到。知识,已经不能限制住他的眼界。

    “而我现在,就感觉到有如此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我的心灵无比的通达畅通,世间万事万物,再无可阻挠。从此,哪怕是一切未知之事之物现于我面前,我心也能包容,由此洞察其本源玄妙。

    “而从此以后,我的境界提升,就再无止境。”

    白牡丹略一沉吟,道:“念动道生境界强者的实力,本来就是无止境的吧?”

    李松石道:“是,但是,那只是同一个境界内实力永无止境地提升。比如太古蜃婴,乃至盘古大神,他们的实力比普通的老牌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如何?

    “强不知多少亿万倍。但是,盘古大神他们,的的确确也仍然是念动道生颠峰境界。

    “而我却不同,我可以在念动道生颠峰境界以上,再更高一层,两层,三层,四五六七八层,境界永无止尽。”

    白牡丹讶然:“那太古蜃婴之上,是什么境界?”

    李松石笑道:“我不知道,或许,那已经无所谓境界了。只是,我可以肯定,我的心灵境界,比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更高。他们再强大,心灵也会束缚在念动道生颠峰的境界,而我的心灵境界,在悟透心境动静之变后,就已再无止境,永无止境的提升……

    “当然,心灵境界能比他们高,不代表修为比他们强大,但是,我的实力提升,却要比他们快上许多倍。心境每提升一层,心灵每升华一次,那修为的提升速度,就会快上千百倍。

    “如果心灵境界不断地提升,那我就可以用极短的时间,走完他们曾经走过的路。正如一名在某方面知识达到至高境界,已经技近于道程度的达者,去学习别的东西,比那些初学者要强大许多倍,快上许多倍。因为,道已相通。”

    白牡丹点点头。

    李松石又道:“不过,如果想要击败那最古老的九大太古蜃婴,光凭这样,还不足够,还是需要使用云澜所说的那种办法,否则,真实本源世界毁灭掉,我都未必能达到那境界……毕竟,心灵的提升,就算有突飞猛进的办法,也依然需要时间的沉淀。

    “但是,这样正好,我许久许久没有这么放松过,许久许久没有过如此时这般轻松惬意的心情了,现在,正好放松下来,尽情享受此刻的宁静……”

    李松石闭上眼睛,缓缓长吸了一口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觉心境更为开阔,心情更为开朗。

    白牡丹平静地地看着他,脸上是恬淡静诣的笑容,渐渐地返朴归真,回归到她当初那等恬淡从容的气质。

    “大哥,你刚才说,云澜姐姐提到的办法,是什么办法?”

    李松石笑道:“你听了肯定会觉得有意思。”

    “哦?”

    “她说,让我和你,和你们,生下一大群孩子。”

    白牡丹愕然。

    李松石道:“是一千万,几千万,乃至几亿个,每一个的资质,足以让她们提升到念动道生颠峰境界,而且,都有着强大的天赋仙术。以后,我们就可以领着这一大群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孩子,去击败那九名最古老的太古蜃婴了。”

    白牡丹愣了愣,好一会,才恢复了平静,淡淡地笑了笑:“那大哥你意下如何?”

    李松石道:“能生就生吧……不介意或多或少,一切随意。”

    白牡丹顿时哑然。

    李松石摸摸鼻子:“本来我不该说这么早的,可是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所以不得不说了。”

    “哦?什么事?”白牡丹问。

    李松石道:“也不瞒你,你该知道……我和云澜发生关系了吧?”

    白牡丹略一沉默,点点头。

    李松石又道:“我现在才突然想到……估计,她已经怀孕了。”

    “什么?”白牡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再也保持不了平静。

    李松石道:“或许现在还表现不出来,但过得一两个月,相信大家都知道了。”

    说着,望着白牡丹。

    李松石轻轻搂着她:“如果你想要,我们也生一个。”

    白牡丹俏脸通红:“谁跟你生一个呀?”

    “别吃醋了啊,大不了,我跟你生两个,比她的多一个,怎么样?她生三个,你就生四个……”

    白牡丹顿时忍不住锤了锤他的肩膀:“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李松石笑道:“除了这样,我想不到该如何安慰了。命运相连,心灵相通,你心知我心,我心也知你心……但是,就算再知心,现实也是这般无奈。我依然是一个男人,你们依然是一群女的,到头来,反反覆覆,你也仍免不了与她们一起共享共分我……

    “哪怕彼此心灵相通,这仍是一种永恒的遗憾。”

    白牡丹微微点头,叹了一口气:“是啊……虽是淡淡的遗憾,但却是永恒的……”

    “所以,我才想要通过别的办法,将你们的心灵补满。当你们的心于别处充满幸福之时,这一边的遗憾,就不会再记挂于心上。”

    白牡丹道:“你指的是生小孩?”

    李松石摇摇头,指指自己的心口:“是心灵与心灵的沟通……时时刻刻,心与心相通。这是我弥补的唯一办法。别的,都是外物。外物再怎么弥被,又怎及得上心灵呢?”

    白牡丹悠悠道:“说得再动听,还不是那样?”

    李松石道:“是啊。”

    白牡丹看着他,一阵无语。

    好一会才道:“你早料到如果云澜姐姐有了你的小孩之后,我们都会坐不住吧?”

    李松石点点头:“嗯,如果等到那时,你们主动上门来说要给我生小孩……呃,这不是自恋……”

    “哼,我知道。”白牡丹道。

    李松石又道:“那样,就像是你们求我了。而现在,我说出来,是好像无耻了一些,像是在逼你们给我生小孩一样,但是,现在是厚我的脸皮,丢我的脸,你们过后可以埋怨我怪我,总好过到时侯你们觉得吃亏,却无可埋怨,无可憎怪的好吧?”

    白牡丹道:“你倒会狡辩,你该知道,我们不会埋怨你不会怪你的。”

    李松石笑道:“那就学会埋怨我怪我吧。这无关乎我做对做错,而是你们的心情也有阴晴之变,不舒服时有个埋怨的对象和责怪的对象,那就好得很多了……而且,我也不担心你们因为埋怨和我责怪我而渐渐由怨生怼。正如那凡人夫妻,磨磨擦擦的,相互埋怨过后,感情却更深。”

    白牡丹愣了愣,好一会才道:“好像,你真的豁达了许多……嗯,脸皮也厚了许多。”

    李松石哈哈一笑:“是啊,脸皮厚一点的好,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走吧。”

    “走?去哪?”

    “先回去吃一顿烛光晚餐……嗯,星光晚餐也不错,不过,星光晚餐更浪漫,却不如烛光晚餐这么温馨。”

    “晚餐?”

    “对啊,周围这些七彩混沌,不是有很多吗?都是希望原力液所变,自然可以变幻作千百种食物,让我们有千百种口感口味可尝,却又不失它的本质,对我们大有裨益,何乐而不为?”

    “哦……”白牡丹点了点头。

    李松石又道:“等吃过晚餐之后,我们就去生小孩吧……为了创造生命这项伟大的使命与任务。”

    “你……你脸皮真的厚了好多。”

    “是吗?”

    “当然……如果当初你是这样,我可不会理你的。”

    “呵呵,那现在我变成这个样子,你是不是觉得有种耳目一新之感?”

    “才怪……”白牡丹说着,扑嗤一笑:“我还是喜欢你原来的样子。”

    “嗯,我原来是什么样子?”

    “你原来嘛………”白牡丹说着,突然一愣。

    沉吟了好一会,就摇摇头:“我都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你了,大哥。”

    原来,她想到了李松石面对着敌人时和面对着她们时的种种不同表现和种种不同脾性。

    李松石道:“真真假假,人的‘本我’是无形无相的,而外在心性又是受着境遇而千变万化,如何能分辨得清呢?你只需知道我是我,你是你,我们心灵能相通,知道彼此是彼此,仍相互关心,那就足够了。”

    “嗯。”白牡丹点点头,两人便往回走。

    走到半路,就见陈绮玫走过来,诧异道:“石哥哥,牡丹姐姐,你们两人单独呆了好久啊。”

    李松石道:“还要再呆一段时间。”

    陈绮玫一怔。

    李松石道:“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些事,需要与牡丹妹妹单独呆一会。”

    “哦……”陈绮玫离开了。

    白牡丹嗔道:“你怎么在骗她?”

    李松石道:“不是在骗她,而是要圆我一个心愿。”

    “圆你一个心愿?”

    “嗯,刚才你没过去之前,我在七彩混沌附近呆了一会,感到心情很平静,想起了以前的许多东西,也想起了我最初的愿望。当时,只是想着能平平静静地生活,当初……我也曾想过要与牡丹妹妹你在一起,如果有可能,甚至可以娶你为妻。”

    白牡丹一愣:“那你现在是……”

    “我想起当初最初最初的这个心愿,心此时的平静之心,体会当时的心情,我才突然发现,虽然经历过了许许多多的事,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但在我心目中,最喜欢最爱的,仍是你。

    “飘零妹妹令我怜惜,青青妹妹令我觉得疼爱,雨心妹妹我也很喜欢……嗯,你可以觉得我很花心。但是,刚才我心灵平静下来,我才发现,在我心中最深处最深处,还是你。

    “正如我以前使用电脑的时侯,感到几十g上百g的资料,这个不舍得删,那个不舍得删,都觉得很珍贵,需要保存起来。但当硬盘出现坏道,要坏掉时,要重新格式化重装的时侯,我才突然发现,原来,真真正正完全无法舍弃,真真正正需要必须保存下来的东西,其实只有那么一点。与那一点东西比起来,别的东西哪怕再珍贵再宝贵,也是比不上的。

    “而你,就是我心灵硬盘中的那一点东西。不管飘零妹妹她们对我用情再深,多深,她们在我心中都比不上你……或许,这样让我感觉有些对不起她们,但事实就是事实。如果说出我最爱的是你,如果表现出我最爱的人是你,那我会忍不住对她们感到内疚。那我宁愿一连对她们内疚,一边说出我最爱的是你、

    “哪怕表面上我会公平,但在我心中,这点永不改变。只因为……你就是入驻我心中的第一人,是我最初的追求,这点,就足够了。”

    白牡丹一阵沉默。

    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直过了许久,才道:“我们到哪里去吃?”

    李松石道:“这边是果树林,我们算是绕了大半圈了,嗯,慢慢走到那边,你帮着采一团七彩混沌,化作一个临时的独立空间吧。”

    “好。”白牡丹应着。

    “另外,顺便准备食物,怎么样?”

    白牡丹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个,貌似应该是李松石“请客”,怎么现在却反过来了呢。

    但想了想,还是点点头:“好吧。”

    如此……时光流逝。

    美妙的时光在静静地流淌,但不管这时光是不是美妙,它都会过去的。

    第二天,李松石找到了云澜,才一见面,李松石还没说话,云澜就大讶:“你的精神状态跟之前好像完全不同了……仿佛,你大彻大悟,整个人的心境完全改变了一样。”

    “是吗?”李松石有些讶异:“我还以为只有紫萱妹妹有可能一眼就看出来呢。”

    云澜笑道:“你该知道,这一代的花仙当中,我以智慧出名,那洞察人心方面,我不该比紫萱妹妹差到哪里去。”

    李松石点点头:“嗯,说起来,还差点忘了问了,你的天赋仙术是什么?”

    云澜笑道:“你猜?”

    李松石摇摇头:“我才不想猜,反正你迟早肯定会说……大不了啊,我通过命运之丝直接感应好了。”

    云澜翻了翻白眼:“这样可就没意思了……其实,我的天赋仙术也简单,不过是洞察一切因果变化罢了。”

    李松石听着,不禁失声道:“这也叫简单?洞察一切因果变化?”

    “嗯,而且……必要时,还可以洞察一切因果之根源……现在,你明白了吧?”

    李松石苦笑着点点头:“嗯,总算是明白你为何这么强大,居然如此的算无遗策了。”

    顿了顿,李松石又摇摇头:“不对,我差点又被外物表相迷惑了。”

    “怎么了?”云澜道。

    李松石道:“为什么别的花仙子没有洞察因果变化的天赋仙术,而只有你有呢?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智慧通达,所以才获得洞察因果的天赋能力,而不是拥有洞察因果的天赋能力,才智慧通达的。

    “正如别的花仙子,种种天赋仙术,应该也与她们自身的特质有关。曼华姐姐心生救世净世之念,才有红莲业火,而不是有了红莲业火的天赋仙术,才有那种心境感悟。

    “只不过,这些特质,在你们生前未成花仙子之前就已凝聚,所以出生后,才有这样的天赋仙术罢了。

    “这样,才是因果。正如同某个灵魂拥有承受天火之力,才会有转世投胎成为火麒麟的子女的资格,而不是先成为火麒麟,那灵魂才拥有了承受天火之力……

    “可是,凡人不知,就算是许多强者都不会认真去思考,其实,世间很多事情的因果,往往是被人们在无意间给搞混了。将因当作果,当果当作因,那就会一叶障目,越看越不清。但如果能洞察因果本源,能分清何者为因,何者为果,那天地万物内蕴之道理的本源,世间万事万物的道理,其本源,就一一浮现。那智慧的根源,就由此而生……”

    云澜听着,不禁满脸讶然地望着李松石:“这些,真是你感悟出来的吗?”

    ——————

    ps:这一章哲理方面的东西多了些,不过,倒有不少是心有所感,才记述下来的。很是感慨,不知是否有人会心有戚戚焉?难有吧?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