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八百二十章困阻

第八百二十章困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八百二十章困阻

    一股无形的精神波动从李松石的真身中释放出来。

    瞬息间,呆在无数光年之外的几位最古老的太古蜃婴们都惊咦了一声,猛然回转过头,释放出大量的神识在李松石的真身上扫描着,没发现任何异样变化。

    “奇怪,刚才是错觉吗?”太蜃的声音传来。

    随即,就见一道道半透明的身影悬浮在李松石的身边。

    “不可能是错觉……以我等的修为,怎么可能还会有错觉呢?更何况,还是同时八个人产生错觉,这根本就不可能。”太清天尊摇头说着。

    “那你们说,李松石的真身,怎么会有神识波动释放出来呢?难不成,他的神识脱困了?”太蜃问着。

    “不清楚,之前几个精神投影进去,都突然中断了任何消息的回传,没能得到里面的确切状况,看来里面很不简单。”太昊说着。

    “那我们要不要再派化身进去观察一下?”太蜃问道。

    几名最为古老的太古蜃婴们都是同时点头:“不错,是该再进去观察一下,但是,我们之前派进去的几个化身全都不见消息回馈,还不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我们再胡乱派化身进去,也不过是浪费力量罢了。”

    “要不,我们每个化身实力不要很强,就弄出几千几万亿念动法随境界的化身,每进一步就直接传送一部份观测到的消息过来,这样,我们逐步推进,总能摸清里面的情况。”太蜃说着。

    其它太古蜃婴们几乎没有太多的考虑,就都点头:“嗯,这个办法不错。”

    于是,一个个太古蜃婴身上精神意志凝聚,刹那之间,这里一个个半透明的身影,形态就变得越来越凝实,然后分化出一缕缕的强光,每一缕强光都蕴着极微量的精神意志,在虚空中转化为一个个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的化身。

    然后,这一个个化身就朝李松石的真身里扑了进去,钻入李松石的脑海当中,朝他的泥丸宫挤了进去。

    神识藏在泥丸宫内壁的李松石眉头微皱:“几千几万亿化身?如是让这些实力不是很强的化身都钻进来,可就麻烦了。说不定会被发现点什么。”

    当即,李松石将自己的精神意志波动改变,变成了现在所寄身的这个梦魇的精神波动,看起来就跟鸿钧一模一样。

    身形一晃,就朝那些飞扑进来的化身冲去。

    只见七彩混沌当中,一个个念动法随境界强者的身影浮现。

    李松石见状,冷哼一声,右手一招,这梦魇的掌心处便产生出强烈的旋风,将那些念动法随境界的身影,一个个尽收吸纳了过来,然后迅速净化抹消掉他们全部的印记,转化为纯净的精神意志力量,容纳入这个梦魇的体内,让这个梦魇的实力迅速壮大着。

    那些化身虽然有着最古老的太古蜃婴们的精神印记,但毕竟实力弱,真实实力也就是念动法随境界而已。对于别的强者,或者能用那精神印记吓唬一下……就像真龙血脉的幼龙吓唬强大实力的低阶亚龙一样。但是,对于李松石或是这些梦魇,根本没什么用。

    随后,李松石还透过命运之丝,与诸位花仙子联系。

    刹那间,一个个梦魇不断地被从里面派出来,飞过来进行阻截这些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在七彩混沌层中与那些念动法随境界强者发生大战。

    倾刻间,一股股强烈的巨大能量爆炸开来,一圈圈强烈到极点的精神波动不断地朝四面八方扩散。不过,受着七彩混沌的压制,并没有扩散得太广太远。

    而且,李松石也在一边压制着。

    同时,李松石寄居的那个梦魇身上,释放出一股股七彩光圈,强大的能量不断流散,强大的精神意志力量笼罩了周围,形成一个个密闭空间,将那些梦魇与外界入侵的念动法随境界强者统统困封住,并将那些受伤的梦魇一个个不断地治愈。

    胜利的天秤,不断地朝李松石这一方倾斜,那外界入侵的念动法随境界强者虽然数量源源不绝,但是越战越退,难以更进一步。

    念动法随的强者虽然强大,但与这些合道冥冥境界的梦魇们比起来,就相差得太远了。

    而且,此时可算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彼此间根本没有太多的花招可以耍。虚空中的能量也就是七彩混沌而已,没办法用精神意志借助得太多……而且,这七彩混沌的古怪之处,就连一般的梦魇都借助不了。所以,双方都只能以精神意志相互硬拼,如同拿着原子弹当石头朝对方狠砸。

    三两下工夫,那些“块头小”“拳头小”的念动法随境界强者们,自然就轻易被击败打退了。

    此时,呆在李松石真身外面的几名最古老的太古蜃婴们不断地皱着眉头。

    “古怪,的确是太古怪了。”

    “不错,我们当初融入那七彩混沌当中,用来针对李松石的恶念,怎么现在不去对付李松石,反而是跑过来跟我们作对了呢?”

    “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些梦魇都被李松石所收伏了呢?”

    “应该不可能。刚才诸位也是通过那些化身实时感应里面的情况的,根本没发现有李松石的任何精神意志波动。那些梦魇似乎也都是清醒状态的,感觉不到受控制的情况……如果有李松石在背后指挥,那就会有两种情况,要么是那些梦魇身上有他的气息,要么是里面有他的精神意志波动出现,但我们都没发现……”

    “那为什么那些梦魇会突然袭击我们的化身?”

    “会不会是那些梦魇感应到了那些念动法随境界化身的身上,有着与他们近乎同根同源的力量,所以想要剥离过去,强化自身?”

    “嗯,是有这个可能……毕竟这些梦魇已经是完全脱离我们而独立存在的精神体了,没必要受着我们的心念继续控制。”

    “但是,之前我们也派过几个化身进去,他们为什么没有袭击?”

    “或许是他们觉得我们之前几个精神投影体的化身,实力太过强大,不敢轻易妄动吧。也有可能是因为当时他们并没有太过急需力量……你们认为呢?”

    “嗯,我觉得有道理。之前那些梦魇也有相互击杀对方夺取对方力量的举动,现在看到我们只派念动法随境界的化身,他们会联合起来绞杀这些化身并夺取力量,也正常。”

    几个最古老的太古蜃婴们议论着。

    突然,那鸿钧道:“但是我还是不太放心。依我看,我们还是再派几个强大一点的化身进去。说不定是这些念动法随境界的化身感应不出李松石的精神意志波动,发现不了那些梦魇体内有可能存在的气息。

    “当然,就算那些梦魇完全不是受到李松石控制,而只是本能地夺取外界合适的力量,那我们也要派入更为强大的化身进去才行,否则,根本不可能探到李松石的情况。”

    一旁的太清天尊听着,摇摇头:“我倒是有不同的意见。”

    “哦?”鸿钧问:“说来听听?”

    太清天尊道:“我们之前要观察里面的情况,目的就是搞清楚刚才那股神识波动的源头。如果没弄错的话,刚才那股神识波动,就是那个长得跟鸿钧天尊一模一样的梦魇所释放出来的精神波动吧?”

    “不错,的确是一模一样。但是,李松石拥有改变变幻自身神识波动的能力,你们也是清楚的。之前他通过梦村锢空间与别人战斗,就有不少花仙子是以此隐藏了身形,让自己的精神波动与周围的精神波动完全融合为一,彻底隐住了自身的行踪。那会不会现在那个长得像我的梦魇身上所释放的精神波动,只是李松石变幻出来的呢?”

    “嗯,的确有这个可能。”太清天尊道:“所以,以我的意见就是……我们应该派谴更为强大的化身进入到那片七彩混沌中的战场中去确认。但是,却不宜让化身再深入调查。

    “因为,更为强大的精神投影体进入到里面,说不定就像之前那样,被李松石再次擒杀。所以我的意见是,派谴更强大的化身在近距离调查可以,但是,在我们想出更好的对策之前,不应该让那化身进去搞清楚李松石的情况。”

    鸿钧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同意派化身,但却不同意让化身去打探消息,所以才反对我刚才说的,让化身弄清楚李松石的情况,是吗?”

    太清天尊道:“正是如此……我们的精神投影化身,暂时不宜更深入了。否则,我们损失力量事小,万一让李松石因此而实力得到大幅度提升,可就麻烦了。”

    随后,几位最古老的太古蜃婴都认同了太清天尊的意见。

    于是,伴随着海量的念动法随境界强者的入侵,几个念动道生境界的精神投影体也进入了里面。

    一见到那些梦魇,就一个个都释放出强大的精神气势,右手狠狠挥动,狂烈的精神意志力量袭卷周围,将那些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包括那些梦魇,都一起轰杀。

    一刹那间,所有梦魇感应到了危险,都在虚拟系统的提醒下,一个个全力奔逃。

    只眨眼之间,刚才密密麻麻的梦魇就退入了七彩混沌的深处。

    而那些最古老的太古蜃婴们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化身,绝大多数停驻在原地,只有少量不断朝里面飞了过去。

    那里,鸿钧的精神化身转过头问:“怎么样?”

    “嗯,果然有古怪……虽然没发现到李松石的精神波动,也没感应到李松石的气息。但是,这些梦魇很明显都发生了变异……似乎,他们身上都被希望原力的力量笼罩着,让我们不能彻底探测他们的情况了……这到底是李松石的手段,不是梦魇们在这七彩混沌当中呆的时间太久出现的情形呢?实在是让人摸不清情况。但是,却无碍于我们用最恶劣的情况去推测。”

    “最恶劣的情形,就是这些梦魇全部被李松石收伏,又用希望原力液在那些梦魇身上加持了力量,不让我们探测出来吧……那最好的情形,就是这些梦魇不过是自身受着七彩混沌的熏陶,才变成这样……那你们认为,会是哪种情形?”

    鸿钧等人的精神投影体化身都摇摇头:“不清楚。但已经能肯定了一点……刚才李松石的真身释放出来的精神意志波动,应该就是那个梦魇释放出来的精神意志波动。那精神意志波动通过希望原力的加持,变换了少许的形态,探出外界后,才引起了我们的警觉。但是,那精神意志波动再变,也仍保有那梦魇的气息……这点,应该不会错了。”

    几个精神投影体在这里嘀咕着,心中同时还有些疑惑。因为,这也说不定是李松石的骗局……毕竟,李松石身边有云澜在,这些最古老的太古蜃婴们一点也不敢对此有所轻视。

    而李松石此时,却是藏身在七彩混沌的深处,暗暗吁了一口气:“还好,我如今的境界足够高深,这才能瞒天过海,当着这些最古老的太古蜃婴们的精神投影体的面改变神识,完全不被发现……不过,刚才折损了不少梦魇啊,有些亏了。”

    刚想着,突然心念一动:“嗯?他们居然还派有部份念动法随境界的化身继续深入?哼,真是不知死活”

    李松石神念一动,逆转控制那虚拟系统,刹那间,大量的梦魇就朝那些继续深入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太古蜃婴化身扑去,一个个干掉,一个都不放过。

    感应到周围没再有那些最古老的太古蜃婴们的化身,李松石喃喃道:“看来,他们暂时是不是会派进过于强大的化身了……可惜……如果他们那些强大的精神投影体化身再深入一点,进到里面的核心层,我就能击杀,夺取他们的精神意志力量,凝聚成宝石,给花仙子们制作首饰了。以那宝石散发出来的光,对她们的修炼极有帮助。

    “但现在,如果在这里直接出手狙击,那我的情况就暴露了,恐怕会引起这些老家伙狗急跳墙,那就不妙了。”

    李松石看着那些投影化身有些眼馋,但却不能出手,不禁有些郁闷,但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此时,那几个最古老的太古蜃婴的化身们,呆在那七彩混沌的边缘处。

    鸿钧的化身道:“那几个念动法随境界的化身完了。”

    “是啊,看来,这七彩混沌当中的形势,有些不大妙,我们想要对付李松石,不是朝夕之事。”

    “但是,外面的情况已经相当之危急了,我们不能再拖延得太久。”

    “看看情况吧。先想想看有什么办法进来对付得了李松石,然后再行动,才能万无一失……这片七彩混沌,拥有着阻止外界太过强大的化身进入的能力,凭我们现在的情况,想要弄出更强的化身进去里面对付李松石,还是力有未逮,该再详细讨论对策才行。”

    “好了,走吧,诸位,这里已经没什么事了。”

    太蜃说着,神云的化身突然道:“等等,还不能离开。”

    “怎么……”

    “之前我们不是感应到有一股精神意志波动从李松石的真身释放出来吗?不论是李松石自身的精神意志波动也罢,还是那些梦魇的精神意志波动也罢。这都证明了一点……那李松石的泥丸宫内部的七彩混沌当中,有可能会有什么生灵突破出去。万一他们脱离了李松石的真身,来到真实本源世界,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这还很难说。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也是为了在这个多事之秋,这种关键时刻不出意外,我看我们还是派一些化身在这里留守比较妙。”

    “嗯,你是说,我们的这些化身都呆在这里?可是,这等强大的化身,呆在李松石的泥丸宫内部的七彩混沌当中,相当之消耗力量。而且消耗的力量,还会沿着七彩混沌朝四面流转,最后被净化,融入希望原力液当中,流到李松石那些微型希望原力液当中,凭白给他增加力量,殊为不妥。”

    “你说得对。这片七彩混沌的确是个**烦。让我们也不能派太强大的化身呆在这里。但如果只是普通的化身,消耗的力量虽不大,却容易被里面的梦魇发现,跑出来把念动法随境界的化身给灭掉。所以,依我来,我们不是轮流安排一两个念动道生境界的化身呆在这里,监视着,一旦有李松石或是花仙子或是梦魇从这里出入,我们就能发现情况。”

    一干最古老的太古蜃婴们议论着,最后便决定,先安排两个最强大的化身呆在七彩混沌两边的边缘处,这样,不论里面的生灵想从哪个方向出来,都会瞬间被发现。

    而如果安排得再多,就不好了。

    “两个是不是少了点?三个或许比较好。”

    太昊提议。

    “如果是三个以上同时呆在这里,短时间无所谓,时间一长,流散的力量一多,对我们也不妙。毕竟,要对抗这整片七彩混沌的压制,我们自身是要不断损耗希望原力液的。那希望原力液对我们来说,也是相当重要的东西。犹其还是现在正处于真实本源世界与绝望原力世界的大变革时期,岂能不节省?”

    于是,一干最古老的太古蜃婴的化身们离开了,只留着鸿钧与太清天尊的精神投影化身,呆在这七彩混沌的边缘两端,监视着里面的一切,不让李松石和梦魇们有机会离开。就连他们想通过神识探测外面的一切,都能以办到。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