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八百二十九章盘古的秘密

第八百二十九章盘古的秘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八百二十九章盘古的秘密

    “怪不得之前没办法通过希望原力池观察这边的情况,原来真实本源世界的情况居然已经这么恶劣了啊……”

    李松石的化身眉头微蹙,喃喃说着。

    只见真实本源世界的边缘处,本来是厚厚实实的本源紫气晶壁,现在居然破开了一个直径数百亿公里的巨洞,源源不断的绝望原力从那个破洞不断地渗透进来。

    那古怪的力量,与真实本源世界一接触,就让这个世界不断地收缩,以每秒钟数千亿公里的世界在收缩着。如果持续下去,很可能最后整个真实本源世界就会彻底湮灭掉。

    当然,释放出了那么庞大的绝望原力世界,也会从此不再存在。

    但是,正有人阻止着这一切……一个个全身泛着奇异的光芒的人,在那破洞周围盘旋着。

    因为绝望原力与这个世界的空间基础物质是截然相反的东西,所以一眼望去,就见那个破洞处释放出来的气息,是黑乎乎的,浓郁得化不开。而那黑雾当中,就不断有一团团泛着七彩强光的火团飞了出来,在这个真实本源世界当中,变成一名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

    然后,这些强者就不断释放着精神意志力量,化出一圈圈光波,将那些黑雾压制回去。

    这样的情形,不止一处。整个真实本源世界当中,如此的破洞,有千百处之多。而每个破洞周围,都围拢着一个个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正在阻止那些破洞的扩张。

    至于真实本源世界的中心处,却有大量的本源紫气凝聚,中间紫金色的气息不住汇聚着,凝化出一滴滴泛着七彩奇光的希望原力液,那原力液还在不断地汇聚起来,形成了一个小池模样的希望原力池。

    估计,这池子想要扩大为足够庞大的希望原力池,想要扩大到足以改变真实本源世界的地步,还需要不少的时间。

    此时,就有十几名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强者围拢在那池的边缘,不断地将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抛下去,献祭,想要让希望原力池凝聚。

    李松石稍稍讶异,集中精神过去,就听到其中一个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在说道:“洛迪桑,很抱歉,谁让你们在之前的比试当中输了呢?所以,现在就该是你们献祭。不过,你们放心好了,只要你们能够将希望原力池召唤出来,让我们借助希望原力池的力量将真实本源世界的创伤创口全部修补回来,那日后我们一定按照之前的誓言誓约,帮助你们恢复实力”

    “哼,坎尼迪,小猫哭耗子了,之前如果不是你们耍诈,我们怎么会输。不过,成王败寇,输就输了,我洛迪桑还不至于宁愿整个真实本源世界连同绝望原力世界都彻底崩坏,导致大家一起完蛋,也不肯牺牲自己。这一次,就当我精神高尚,为这个真实本源世界作贡献。不过,你们记着,此事没完等到我们恢复实力以后,会要你们好看”

    “好,洛迪桑,我们等着。这一次,是你们亏了,我们有亏于你们。你们能为大局着想,我们很敬佩。等真实本源世界彻底恢复过来后,我们全力帮助你们恢复实力,到时侯,如果你们要报复回来,我们让你们三分……这也是在誓言当中的……”

    那些人在谈论着,李松石只一听,就明白情况了:“原来这些家伙正想通过凝聚希望原力池来挽回真实本源世界即将崩溃的情形。只不过,要召唤希望原力池,必须得有念动道生境界的强者作出牺牲。于是,就用了某种办法,决定谁得献祭。结果,洛迪桑那群倒霉的家伙,上当了,被阴了,不得不来献祭。但是,现在明知道自己被阴了,他们也不能反悔。因为事先有誓约约束,同时,一旦他们非要拼个鱼死网破,宁肯真实本源世界崩溃也不愿意牺牲自己的实力,那最终倒霉的还是自己……毕竟,现在的献祭,只会让他们沉睡若干年,仍会醒转过来。而且,有着誓言的约束,那些阴了他们的念动道生境界强者,也不得不出手相助。但如果真要让真实本源世界彻底崩溃,恐怕在场的,没有几个能醒转过来。恐怕绝大多数都会陷入永寂当中。

    “何择何从,那洛迪桑就选择了隐忍。”

    李松石想明白了这点,就没再感兴趣,而是将心神凝聚到真实本源世界的另一处地方。

    只见那里环绕着浓重到极点的七彩重雾,其中九名最古老的太古蜃婴的身体隐隐约约出现在里面,彼此对峙着。

    李松石可以感应得出,其中一方是组成了古怪阵势的鸿钧等人,身上的精神意志力量,凝聚到极点,那气势完全收敛在那七彩重雾当中,没有释放出来。但光凭想象,就知道他们的可怕之处……他们这阵势,能让他们八个人拥有着相当于一百二十八位最古老的太古蜃婴的实力。那凝集起来的实力,有多可怕,已是难以想象。

    但是,另一边的盘古大神,只是神色淡定从容,气定神闲,与那八名强者对恃着,由此就可以看出,盘古大神的真正实力,强大到了何等程度。

    只是……这盘古大神,他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吗?他的实力,已经完全恢复了吗?

    李松石抱着疑惑。

    随后,李松石精神意神志朝那边透了过去,就听到里面的人等正在谈论。

    鸿钧道:“盘古,再说一次,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与我们联手将李松石祭炼成为法宝。而且,还必须由你先动用底牌,那样我们才能安心……”

    话说到一半,盘古大神那充满沧桑感的声音传来:“哼,若是我动手了底牌,岂不是任由你们出手对付?到时侯你们反戈一击,我岂不是平白倒了大霉?”

    鸿钧道:“那就只有第二条路了……你被我们彻底击溃元神镇封镇压,然后我们再去对付李松石……”

    “哼,你们觉得,你们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本事吗?”盘古冷声讥讽道。

    鸿钧道:“你可以试试。”

    盘古大神沉吟着,过了片晌,道:“如果我猜得没错,你们生下来的天生使命,应该不是为了开天辟地,最后殒落吧?”

    鸿钧等人突然一愕,太清天尊道:“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盘古大神笑了笑。这一刹那间,李松石感到盘古的神识似乎在他的化身上扫过。同时,有种强烈的直觉告诉李松石:这盘古,是想通过这种谈话的方式,把某些秘密给透露给李松石知道。

    似乎……这盘古大神正在算计着什么……

    李松石沉吟不语。

    只听那边的盘古大神道:“我只不过想知道,我这些年一直以来的猜测是否正确的。”

    “哦?你知道了什么?”鸿钧问。

    盘古笑道:“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如果你们想要我与你们联手对付李松石,如果你们不想我在这里就耗掉你们的底牌,那就把事情真相说出来吧。”

    鸿钧等人略一沉吟,面面相觑,片晌,鸿钧道:“不错,事实上,在盘古你迟迟不肯开天辟地之后,真实本源世界当中诞生出来的第二个太古蜃婴……也就是我,所身负的使命,并不是开天辟地。这个真实本源世界将我蕴育出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想让我来催促你去开天,让我用种种手段,迫使你开天。而为了让我能与你对抗,就赋与我拥有太古蜃婴的实力,还以一个庞大的希望原力池为身躯……”

    说着这,鸿钧忽问:“盘古,你知道,这是为什么缘故吗?”

    “为什么?”盘古问。

    鸿钧道:“因为,真实本源世界,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当初,真实本源世界根本没打算孕育出第二个太古蜃婴。唯一想要孕育出来的太古蜃婴,就是你。所以,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的精华,都凝聚于你身上。你,集聚了整个真实本源世界的精华力量。

    “一开始,你负有的使命就是要开天辟地,然后身殒。身体回归真实本源世界,让这真实本源世界壮大。从此以后,真实本源世界与那绝望原力世界一起永恒。而你,刚有一缕元神可以重生,拥有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实力,不死不灭。并由你掌控这真实本源世界,控制这里所有衍生出来的生灵。

    “但是,你却逃避责任,自私自利,藏射于真实本源世界深处,进入深层次的沉睡当中,不肯开天辟地……

    “之后,真实本源世界发现无可奈何于你,就不得不创造出我来。可是,真实本源世界在孕育你之时,就几乎是孤注一掷,绝大部份的精华力量都凝聚在你身,后来虽然恢复了不少,却仍没办法孕育出第二个盘古来。我就算诞生出来,也没有实力开天辟地。所以,我的使命,只是让你去开天。我的使命,就是逼你去开天”

    盘古淡淡一笑:“结果,你也没完成你的使命,是吗?”

    “哼,是因为你的实力太过强大,我根本算计不过你,所以不得不潜伏起来,收敛了全部的实力,趁着你沉睡时没注意到我,就让你继续这么忽略下去,直到我真正成长起来,再作打算,但没想到,你的实力提升比我还快,我一直没办法超过你,所以,真实本源世界才又孕育出了太清天尊。”

    鸿钧说着,回转过头望着太清天尊,道:“太清的使命,也不是开天,而是想办法来联合我,动用我和他的力量一起逼你开天。”

    “但是,太清天尊也逃避了责任,是吗?”盘古大神问道。

    太清天尊点点头:“正是如此。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大家都是彼此。”

    李松石在这边听着,一阵无语。

    这些老家伙们,一个个牛叉无比,原来都是玩太极的,硬是不肯接受自己的使命。

    “不过,到太昊出现时,他的使命,已经出现了变化吧?”盘古大神又问。

    太昊点点头:“不错,我是真实本源世界当中的第八个太古蜃婴。我的使命有两个,要么联合另外六个太古蜃婴逼你开天成功,我和另外六个太古蜃婴则有大功德,从此以后,拥有管理达到永恒境界的真实本源世界的权力。要么,就是我没办法完成逼你开天的使命,就要凝聚另外六个太古蜃婴,以我们七个最古老的太古蜃婴的实力一起开天,那也能起到代替你的作用。”

    说着,回转过头望着太蜃,道:“太蜃天尊是真实本源世界当中的第九个太古蜃婴,他的使命,也与我一样。”

    太蜃点点头:“不错,要么联系其它七人的实力逼你开天辟地,要么我们八人一起开天辟地。等这真实本源世界达成永恒后,这世界再惩罚于你……”

    “但是,最后连你也一起逃避责任了,是吗?”盘古问道。

    太蜃点点头。

    盘古道:“你们逃避责任的原因是什么?”

    鸿钧冷笑:“还不是因为你的实力太过强大?你的修为增进速度太过变态,就算我们八个人的实力全部结合在一起,也不是你的对手,那凭什么逼迫得了你开天辟地。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太古蜃婴,哪一个不是心志坚定到了极点。我们没把握说服你,所以,这些年来,就一直潜伏着。”

    “然后,你们就创造出了这种凝结了八人实力并翻倍的特殊阵势,用来与我对抗?”盘古问。

    鸿钧冷笑点头。

    盘古又道:“但是,你们这种阵势还不完整吧?因为,世间任何力量,都不会凭空生成。你们实力再强,也不过是八个人,不可能通过阵势就发挥出相当于你们当中任何一人的一百二十八倍的实力。就算这阵势再变态也一样。

    “如果我预料得没错,你们这种阵势,虽然能在短时间内发挥出一百二十倍个体的实力,但是,却有着极重大的缺陷。除非……除非能够将真实本源世界当中新生的那些太古蜃婴通通祭炼,是吗?”

    鸿钧脸色微变:“你都知道了?”

    “不错。真实本源世界允许其它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能够晋升为太古蜃婴,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他们成为你们阵势的祭品,让你们阵势完整。只要拥有足够多的太古蜃婴为祭品,你们的阵势,就能够持续不断地完整发挥出来,发挥出相当于你们任何一人的一百二十八倍的实力,足以压制住我,逼我开天……或是,逼得我没办法阻止你们开天,是不是这样?”

    盘古淡淡说着,鸿钧等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

    “是的,我是什么都知道了……如果没有真实本源世界的世界法则允许,怎么可能会有新的太古蜃婴出现,又怎么可能会有新的希望原力池出现?这一切,都是这个世界本能主使的阴谋,一切,只是为了要让我开天,或是让我不能阻止你们开天,然后让这个世界达成永恒。但是,我是什么都知道,但有许多秘密,你们却不知道”

    盘古说着,鸿钧便问:“什么秘密?”

    “你们知不知道,一开始,我为何要逃避开天?”

    鸿钧和太清天尊等人脸色骤变。

    盘古呵呵一笑,道:“看来,你们隐隐约约猜到原因了。就连你们现在,也不愿意我开天啊。否则,凭着你们那个阵势,早就应该有机会在我出手干扰的情形下开天辟地,让这个真实本源世界产生大变化,成为与绝望原力世界共存的阴阳鱼了。但是,你们为何有着开天的能力,有着逼得我没办法阻止你们开天的能力,甚至,你们都有着能逼着我开天的能力,却一直没动手对我进行逼迫,这背后的原因……我们都应该心知肚明了吧?”

    鸿钧等人脸色沉凝,微微冷哼着,没有出声。

    神云却道:“我们虽有猜测,但一直没能证实,不敢肯定,所以不敢妄动。敢问……盘古大神你一直逃避开天,所为何故?”

    盘古道:“你们应该知道一个真理:越是强大的世界,自身的法则就越是完整。自身法则越是完整的世界,内部出现能破坏法则的超常力量就越少。甚至,可以让世界内部不出现任何破坏到世界运行法则的力量。

    “就如同越是健康的人体,体内就越难以出现癌细胞。而如果真实本源世界变成真真正正永恒的世界,那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这个世界内,将再没有超常力量的出现……”

    盘古说着,不止是那八名最古老的太古蜃婴,就连李松石都倒吸凉气不已。

    “那你的意思是指……”神云问道。

    盘古道:“如果我开天辟地,身殒之后,身体的精华力量重归于真实本源世界,这个世界就永恒了,永远不会再有崩溃破坏的可能性出现。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出现末日,永远都是这么年轻。

    “但是,从此以后,这个世界内部的所有生灵的灵魂和肉身,都会永远循环不息,陷入永恒的轮回当中。如同工厂制造出铁制的器具,然后又将铁器回收回炉。回炉的过程当中,一切生命烙印都被抹掉。不会再有所谓的‘灵魂不灭’。

    “而且,随着这个真实本源世界晋入永恒,这个世界内部的所有强者的实力,都会迅速滑落。一开始,开天过后,我有一缕元神残留下来,拥有念动道生颠峰境界的实力。但随着时间的变化,我的实力会迅速滑落。最多不过几百亿年时间,我就会变成一个凡人

    “到时侯,我的灵魂元神不死不灭,相对特殊一些,但是,除此之外,我也不得不跟普通凡人一样,陷入永无止息的生死轮回当中,从此再也没办法超脱。

    “而别的念动道生颠峰境界强者,包括你们在内,会比我更先一步陷入这等境地。

    “从此以后,整个真实本源世界永恒,整个真实本源世界内部,再也没有超脱法则之外的力量……一切,都受着这个世界的控制。

    “这些,我曾在梦境世界当中无数次推演,无数次的结果,都是一样。试问,我还敢开天辟地,还敢担负自己的责任吗?

    “而你们,也是隐约猜到这种可能性,才一直以来,也逃避自己的使命吧?”

    盘古说着,冷冷地笑出声来。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