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八章 小步快跑

第八章 小步快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豁豁,庆祝收藏过百,再一章

    技术学校里,在一个大教室里,韦德顺和几十个人一起,努力地做着自己桌面上的一份试卷。韦德顺今年21岁,小的时候拜王水林的福,读了两年的义学,但是家里突遭变故便辍学回家种田,段国学刚开始招人做工时把王水林以前教过的学生优先选了一遍,而韦德顺因为好学又机灵让王水林印象深刻便优先推荐了他,在招进技校后虽然韦德顺没有什么技术基础,锉锻錾打都不是他的强项,但有一定知识基础的他很快便从众多学徒中脱颖而出,在继续接受专职的教育后能他很快能看懂机械图纸,并且成为最先掌握车床机器的学员,就连德国教员也对这个喜欢刨根问底半夜还在学习钻研的小伙子赞赏不已。

    仔细地再检查一道卷子后韦德顺提前交了试卷,对于他来说,试卷的难度对他基本不是问题,而他也很有信心拿到高分排入前三,实际操作考试得分虽然没有排入前三但他也确信不会太远,这样他完全有把握能通过中级技工的考试,要知道如果能拿到这个职称,他的工资将再调高一级,这就意味着自己的收入将会更高,将会减轻家里更多负担。

    走出教室来到学校简易的操场上,韦德顺很意外地看到段国学和几个人正向自己走来。

    “校长好!”

    “哟,是德顺啊,就考完了?”段国学在学校待的时间并不多,但他毕竟是这个学校的所有人,而且对于自己未来的技术、人才储备基地,只要能抽出空他就会来学校转转,给学生们上下课,虽然大多都是思想课,但学生们并不讨厌这种和自己工作没有太大关系的课程,相反,段国学“渊博”的知识和丰富的见闻让他的课很受欢迎,而他也有意识地在课中加入一些民族思想,国家荣辱的内容进去,逐渐地去影响他们,使他们成为今后自己展的中坚力量。而对于一些比较出类拔萃的人才,段国学更是用心培养,眼前的这个韦德顺就是技术类人才中的一个。

    “是的,校长,题目不是很难,我有信心能考得很好。”

    “好样的!”

    “校长,您去哪?”

    “知道今天考试,我过来看看,过来后看到大家都在考试,怕进去影响到大家的考试,就在外头随便的看了下,还要考多久?”

    “可能还有二十多分钟吧。”

    “这样啊。那行。我就是过来看看。既然还有那么久。我就不看了。有田。我们去化工厂看看。”

    “是!”

    “德顺。如果这次职称你考上。你可要请我吃饭哟!”

    “一定!校长慢走!”目送段国学离开。韦德顺看到几个技术拔尖地同学也6续走出考场。韦德顺心中一动。向那几个同学一溜跑去。

    化工厂其实对外宣称生产化学原料。但其实真正生产地是枪弹火药。因为需要保密地缘故。现在还没有真正地开始生产。而是生产出所需要地原料进行储存备用。即使是这样这些原料地产量还是很小很小。更多地是让工人们熟悉熟练生产流程和生产工艺。毕竟这里生产地都是危险品。不仅需要严格地安全生产要求。还要工人们自动、自觉地仔细、认真地进行每一道工序地操作。而这些工人。也仅仅只有十六人罢了。这十六人都是段国学一来到就教地学生。其中就有陪甘富林出来读书地两个跟班。段国学选择他们是因为这份工作绝对马虎不得。这些人都是心思细密。心理稳定。而且更重要地是这些人地忠诚度很高。要不然段国学也不会选择他们。

    甘富林曾经很不解为什么在现在保安系统还未完善地时候就开始进行这么重要地工作。段国学告诉他。这和现在拼命培养机械厂地技工一样。在流水线地生产模式下。一个能完成简单工作地工人其实很好培养。但却很难培养出富有经验具有开创开地高级技工。而一个工业软实力就在于这些高级技术工、技术工程师地数量多少。缺少了创新及新产品、新工艺地研。就只能走在经济利润地下游。所以现在这化工厂更象一个化学小组。但现在就是要他们在不断地小规模生产中学习、熟练生产工艺地过程。

    在一个满是四面透风的厂房里,即使是装了大功率的抽风机,这里的还是散着刺鼻的化学气味,而这里,有4个人正在这里工作着。看到段国学的到来,这几个人并没有放下手中的工作,而是继续着手上的工作。这也是段国学要求的,在从事这种危险的工作时,没有完成的实验和化学反应终止前,天王老子来的都不用理,天大地大,安全第一大。

    等了好一会,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终于完成了手中的工作,来到段国学面前。

    “东山叔。”还没等中年人开口,几个年轻人急忙对这个中年人打起了招呼,其中最先而且最恭敬的就是甘富林了。

    “段老板,富林,几位来了。”中年人叫甘东山,是陪甘富林出来读书的人之一,主要负责生活上的照顾,但其实根据甘富林所说的,其实这个东山叔不仅是寨子里数的上的好手,更是一个用毒的高手。自从甘富林跟着段国学后,段国学禁止了甘富林这种有人照顾的少爷生活一切让他自食其力,在得知甘东山是个传说中用毒的高手后段国学专门去请教了一番关于用毒的东西,让段国学感到惊奇的是甘东山并不是后世传说中的蛊毒高手,而是化学用毒高手。

    甘东山清楚地知道提炼什么矿石获得什么毒性,利用简单的设备提炼出需要的药品,例如毁人脸面的酸水,装神弄鬼跳大神时的必备物品白磷等等,甘东山都能从原料到成品一手弄出,而当段国学展示了部分系统的化学课程和仪器设备后,甘东山二话没说就加入了这个秘密的群体里。

    得到这么一个原始的化学家极大地促进了化学组的基础实力,而当段国学和德国在华情报机构达成一些秘密协议后德国方面更是派出一位化学教授和一位高中化学教师加入了这个群体,使化学组的实力大大增强。

    “东山叔,现在化学组的情况怎么样?”

    “复装子弹所需的火棉、底火,引爆**、引信的生产工艺已经相当成熟和熟练,但炸药的生产工艺因为产量上不去,相对于前几项有所不足,还有,引信因为机械组现在提供的触构件生产质量有明显的提高,因此引信的灵敏度、引率有很大的提高,各项生产要求也基本达到。”甘东山一项一项地详细汇报给段国学听。段国学最欣赏甘东山的一个地方就是甘东山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虽然没有文化底子,但严谨苛刻的工作态度和拼命钻研的学习精神很对德国的两位老师、教授的脾气,对于这个龄的学生,两位老师都是毫无保留的罄尽教授,现在的甘东山俨然已是化学组中的组长和领头羊。

    “如果不机算机械组的产量,目前每月能提供多少弹药和炸药。”

    “按现在不加工人和目前原料的平均采购量,标准子弹每月可生产3千,炸药5o公斤以上。如果要求降低,两项的产量还可提高15%左右。”甘东山经过近一年的恶补学习,再加上和两位德国老师接触了大半年,现在的谈吐已经俨然是个讲科学论数据的高级工程师。

    段国学听完汇报后心里计算了一下,每月3千的产量虽然不多,但即使按保安队扩编到一百人这样,每月储备1千也可以做到有2千的训练,平摊到每人有2o,这种实弹射击训练强度在亚洲也是第一的。炸药就不会消耗的那么快,基本是生产多少储备多少,倒是要加工生产成地雷、手榴弹、迫击炮炮弹这样的成品多储备。

    段国学正在心里计划着时那个德国顾问曼德尔教授也来到车间,在礼节性的互致问候后段国学对两位化工厂的领导人说道:

    “目前的产量已经可以满足我们现在的需要,但我们和德国的朋友有长远的协定,要逐步的提高产量以帮助德国朋友的正义事业,因此我们还要逐渐地提高产量。原料的供应我会让供销部着手准备逐步提高采购量,而生产工人等下个月第一期的培训结束,按一带一的比例我会挑选十六个优秀学生来做你们的学徒帮手,这样我们小步快跑地展,就可以迅地壮大我们的力量。”段国学虽然和弗纳尔有协议,但段国学在谈判时并没有直接将这些弹药销售给德国,一来是产量太小,积累一个月的产量也不够德国目前一天的消耗,再加上路途遥远及英国海上霸者的实力,运输回去也是不现实的事。段国学是准备销售给德国人在亚洲的买家,当然也包括国内的势力。虽然段国学对此心里有些疙瘩,但将目前扣除自身消耗和储备后将多余的产量高价卖出去也是以战养战和迅壮大的最好手段。

    在确定未来几个月化工厂的展计划后段国学来到了曼德尔教授的办公室,段国学交给了曼德尔教授一份研究生产催泪瓦弹、烟雾弹和照明弹的计划书。

    “段,当弗纳尔对我要注意和收集你的明创造时我对此话不屑一顾,但从前段时间你对我们工作中的指导,还有今天这几项研究报告,颠覆了我对你们中国人愚昧、无知和落后的偏见,段,你知道吗,这几项明,虽然不是什么级机密科技,但却让我知道你在应用化学上的实力和成就。就这几项明,如果你放弃你现在的目标改为专攻化学领域,我相信,不用几年,诺贝尔化学奖将是属于你的。”曼德尔教授在仔细看完计划。

    “曼德尔教授,我也很希望我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我喜欢的研究,但也许你不知道,在中国,有很多事情是您无法理解和想象的。”段国学擦去冒用盗版后世他人成果所留下的冷汗,说着外国人永远不能理解的中国太极圆转话解释了自己的科研成果。

    “这几样东西,我会汇报给弗纳尔先生的。唉……段,我真是为你和化学界可惜。”老教授惋惜地摇头叹气,丝毫没注意到段国学头上腾腾冒出的汗珠。“”

    离开化工厂后段国学一行来到了正在建设中的钢铁厂,小老头黄教授正在进行最后的总装调试,按照他的要求,这个月8月底就要炼出第一炉的钢水。

    小老头对段国学也没客气,在命令性地要求了人员、设备后就丢下段国学几人自己忙去了,弄得段国学几人拼命地回忆着刚才小老头那劈里啪啦所需要的一大串要求。没办法,小老头的脾气就是这样,在他看来,说了一遍的事情就别来问他第二次,段国学几人就因为这样都挨过小老头毫不留情面的训斥,以至于段国学曾经郁闷地想用合成机弄个录音笔来记录小老头那快的不能在快的语。

    最后走完水泥厂已经是月亮高升的深夜了,段国学在和施工的技术专家、工人、学徒门吃过近似夜宵的晚饭后回到保安队宿舍,奔波劳累了一天的他如果不是前段时间在保安队的强化训练早就累爬下了。接过培录倒来的热水简单地洗漱擦洗一下后段国学躺在床上思考着:

    “欧洲的战争再有两年就要结束,而国内的局势也是越来越乱,后世桂系势力的扩张也正在进行中,两天前已经有人试探学校的底子,毕竟这么多优秀的人力资源在我这里,估计不久就会和后世桂系的军阀进行接触,不过我相信他们不会从我这获得人力上的支持,毕竟这些学生都和我签署了合同,而在现在这种伦理道德非常正统甚至变态的时代,背叛自己的承诺是件让人抬不起头的事。再过两年等合约期一满,这些学生已经相当稳定和思想成熟忠诚,不怕被人挖墙脚……至于各个工厂人员的扩充,保安队武装力量的扩充…………”不等段国学思考完,劳累还有晚饭夜宵时喝的酒精就让段国学进入了深度睡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