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十八章 痛歼来匪

第十八章 痛歼来匪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兴民公司的总部并不大,占地也就两亩地,两层水泥土木混合式小楼,段国学这两年把钱基本都投到了学校和工厂里去了,一直也没修个比较气派的房子当总部办公楼,以至于很多不知情的人一直以为兴民公司规模不大和惨淡经营。

    尽管土匪们有着地主家人带路,但是土匪们集结完毕居然到了凌晨3点,这比第一批到达集结点的土匪足足晚到了4个小时。相信前面到达的土匪很是郁闷。不仅土匪们郁闷,就连躲在总部楼里面的民团队员们都很郁闷。

    不管怎么样,土匪们总算完成了集结,终于,在漆黑的夜中,一个粗重的嗓门撕碎了沉积以久的宁静和压抑。

    “弟兄们!冲上去抢钱啊!!!!!!!!!!!!”

    “呜喔!!!!!!!!!!!!!!!!!”

    金钱和烟土还有女人是最能刺激土匪士气的东西,在夜视仪中,段国学看到,数百土匪正从三个方向向总部冲来。

    “传下去,放到1oo米处再打。”段国学不想一下子就把所有的底牌给亮出来,因为他想要的是歼灭战,当土匪们冲到1oo米内时,立在总部楼上的三盏探照灯刷一下子将土匪们的身形从黑暗中照射出来。

    “打!”

    随着一阵排枪声起,冲在前面的土匪就像割稻子一样倒了一片,后面的土匪瞬即扑倒在地。

    “md,中埋伏了!”这是所有土匪心**同想到的。不过等前面的枪声响过几轮,这些老经验们就现前面的火力并不猛烈,有机可乘的想法又同样地在心**同升起。

    “弟兄们,对面的凯子不多,并肩子上啊!!!”

    重新鼓舞勇气地土匪们从地上爬起。乒乒乓乓地向楼房开枪射击一气后重新开始向大楼冲击。

    “嘭”地一声。一架探照灯被子弹打灭。照射在战场上地光线一下子暗淡了许多。受到鼓舞地土匪们用着更大地喊杀声涌向前去。

    就当土匪们冲到3o米左右时。一批手榴弹飞了过来。炸地前面地土匪是人仰马翻。同时更猛烈地一排枪让冲在前面地土匪全部喷洒着鲜血倒在了地上。不过冲到这个距离土匪们也豁出命了。只要再往前冲一点。冲进前面地楼房里。土匪们相信凭借着自己地经验和狠劲。干掉里面地豆子鬼们是小菜一碟地事。只可惜。希望是美好地。现实是残酷地。就在所有土匪看到一线希望时两条伴随着轰鸣声地火舌从前面喷射出来。冲在前面地土匪当即被这两条火舌给扫倒了一片。

    “黄龅牙。你这生儿子没屁眼地。你不是说亲眼看见机枪被抬到其他地方了吗?”几个土匪头目被重新压制在地上后破口大骂。

    其实这几个头目倒是冤枉了这个黄龅牙。在平时民团训练时他们只抬一挺重机枪出来训练。因此不知道地人都以为民团只有一挺重机枪。而为了吸引土匪们攻击总部段国学在两天前让一个排台着机枪去了钢铁厂。不过就是有人说有两挺也不会有人信。重机枪是什么?在现在中国地各路军阀和正规军中。重机枪一般是团级甚至是师部直属地配置。一个民团能有一挺重机枪已经是烧了高香了。两挺???吹吧你!!!

    可是现在真地是有两挺机枪正在向土匪们倾泄着子弹。面对连续不断喷射着子弹地两挺机枪。土匪们都已经知道这次行动已经失败了。土匪们各自飞快地向后爬着撤离这批收割着生命地死亡之地。突然间机枪哑了火。土匪们一下子没有了最大地威胁纷纷爬起来向后用最快地度跑回去。

    “迫击炮,前方16o米三无修正急射,放!”接到命令的迫击炮班迅地向各自制定的区域急射三炮弹,因为区域已经早就预定好了,9炮弹正打奔跑的人群中。虽然这次行动中民团使用的枪支弹药还是德国造的98步枪,但这三门迫击炮所用的炮弹却是胶基炸药炮弹,因为德国人原先卖给段国学的炮弹已经在训练中使用完了,所以段国学有些不敢使用这些炮弹——威力太大了。

    9炮弹掀起一股死亡高氵朝,每高达半径15米的杀伤范围一下子清出了一大片的空地,在这范围内的土匪全部被放倒,离炸点近一些的直接被撕成了碎块,手、脚、内脏满天飞舞着,惨烈的景象让剩下的土匪都惊呆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修罗地狱,而这时好死不死的,身后的机枪再一次轰鸣起来。

    “投降!!!投降!!!!”不知道是哪个土匪先爬在地上大声喊了起来,紧接着他旁边的土匪也跟着一起喊了起来,不到几秒钟,整个战场上响起了一片的投降声。

    终于那该死的机枪不再轰鸣了,步枪也不再射击了,只有那探照灯的灯光不断地扫射在土匪们的身上。

    “前面的土匪听着,丢下武器,双手高举,慢慢地站到旁边去。”从楼房里传出来的声音虽然还有些稚嫩,但在土匪的耳朵中比他老子的话还要管用。不一会,残存的土匪们高举双手逐次地走到了指定的位置,留下一地的尸体和还正在哀嚎或者呻吟的伤员。

    “这次来的土匪有多少人?来了几个山头的人?还有没有人没有赶到?”有田询问着几个带过来的土匪。

    “回长官的话,这次来的共有8个寨头的人马,人数我不是很清楚,但我听我们二头人说的,有5、6百号人,至于还有没有人赶到,小的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一个双腿还在不断地打颤的土匪用着颤的声音回答到。

    “你们的二头人呢?”

    “死了,被长官的炮给打死了,他跑在我前面,长官的炮一炮打过来,二头人就被打上了天。”说罢这个土匪双腿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想他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在自己头上吓三横四的二头人就这么被轰上了天,被炸断的大腿飞的老高老高的。

    在审问了几组不同的土匪后,基本可以断定,这次来的土匪基本上都已经在这里了,而这时预备队也已赶到,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段国学只是让投降的土匪到战场上把伤员给抬了出来,而打扫战场则等天亮后才开始进行。

    早上8点,当战场打扫清点人数完毕后,这次来的土匪没有几个能跑掉,但是却肯定有一个人没有死,就是上次黑头岭的那个韦二寨主没有在尸体和俘虏的名单里。

    而上次黑头岭的那个疤脸汉也来了,不过他是在尸体当中被指认出来的,他是被重机枪子弹击中而死的,马克沁式重机枪在他身上开了三个大洞,右手被一重机枪子弹给打的只剩点皮肉连着。

    “黑头岭,既然你三番五次地来惹我,我不回敬你点什么,那就太对不起我了。”段国学玩弄着疤脸汉上次飞射向他的飞刀恶狠狠地说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