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窝里的科技强国 > 第六十四章 一号阵地

第六十四章 一号阵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确定了战争的目的和作战方向后,民团和相关单位开始统一而有秘密地开始紧张工作起来,兵力的秘密集结调动,弹药的加生产运输、从百衣帮转换过来的情报部最新情报的反馈收集,一切都在紧张而隐密有序地进行着。

    12月18日清晨,在平果县通往南宁的公路上,当6老头在这里设置的第一道关卡的官兵被自己的长官给从温暖的被窝里叫出操场来吹着寒风时心中不断地问候着长官的直系亲属,可当长官宣布将投靠让大家早就向往的那边时大家都欢呼起来,寒冷的天气无法熄灭他们早就向往那边美好生活的热情,各个象吃了兴奋剂一样把枪放下急忙将设置在路上的障碍一个个地给清除掉,摆出自己他们自己认为最好的军姿迎接着未来的战友和长官。

    当第一批38辆卡车亮着刺眼的大灯一辆接一辆地呼啸而过时,他们吃惊的现,车上的士兵不管是从气势上比他们更象军人,而一水的精良装备,还有汽车后面拉着的榴弹炮更让他们感觉自己才象民团。

    8:37分,第一批出的民团第一师1营突进了6老头在公路旁部署的一个守备团的守备区,这里在几分钟前已经被凄厉的哨声给弄的一团混乱,1分钟后,第一批75毫米榴弹炮和86毫米迫击炮的炮弹和从空中呼啸而过的飞机让局面更加混乱起来。

    “上!”已是连长的农根一挥手,突击连开始向守备团防守的正面阵地开始动进攻,当靠近阵地还有2oo米处时,对面阵地上的机枪开始急吼吼地响了起来,战士们急忙卧倒在地隐蔽自己。

    “1点钟方向,机枪火力掩护。”农根急忙对在身边的火力排下达着命令。

    “嗤嗤嗤……”撕裂式机枪高的射让人听起来分辨不出单个的枪声,经过几年的改进和实战的考验,撕裂式机枪受到了战士们一致地喜爱,高的射,精确的命中率,还有那恰如其名的声音,都让战士们对他赞不绝口,虽然每个战士都要背一条子弹链来保证它的火力持续性,但有了它在自己身边轰鸣,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都是土匪和马匪们的噩梦。

    机枪的射一下子就压制住了对方阵地上的火力,由于撕裂式的高射,和他对射那就是找死的行为,经过几年的训练,机枪射手们都已经熟练地掌握了这款机枪的性能,轻轻一扣板机就有至少5、6子弹飞出去,撕裂式的精度相比马克沁式的机枪较高,通常打在人身上不是只中一,而是两、三的命中,一子弹就可以在人体上开一个大口子,而两、三的命中基本上是直接宣告这个人的死亡。

    成功压制住对方的火力,突击连再次向前方阵地涌去,可就在离阵地不到5o米时,一个隐蔽的火力点开始向战士们喷吐着子弹,冲在前面的战士一下子就被扫倒了两个。

    由于射击角度的问题,机枪需要更换射击阵地才能对这个火力点进行火力压制,可在战场上浪费每一秒钟都会浪费战士们的鲜血和生命。

    “黑蚂蚱,你***给我把它轰掉!”农根扯着嗓子向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军官吼叫到。

    没等农根地话语说完。两38毫米地枪榴弹打进了火力点那小小地射击口。塑化胶基炸药地高威力一下子将这个火力点给轰上了天。半截枪管甚至从空中砸伤了后面6o米外地一个不走运地战士。

    “狗日地农根。别以为你官比我大就证明你头脑比我好用。老子在学校里考试时比你多2分!”刚才被农根喊做黑蚂蚱地人回过头来同样对农根没好气地吼着。

    “回头再和你算账。冲!”农根没有和黑蚂蚱继续打着嘴仗。各自带领着部队继续向前推进。

    当推进到离阵地5o米处地铁丝网时。两名火力排地士兵搬上来了一根根3o毫米粗。8o厘米长地筒状物体。这是段国学从后世学抄袭而来地爆破筒。用这个来清除让人头疼地铁丝网是最好不过地了。

    随着一节一节地爆破筒连接在一起放置在铁丝网地下方。一阵轰鸣过后。一个宽15米左右地口子被爆破筒给撕开。

    要说6老头弄地这个防御工事还是从一战欧洲战场上学来地。深深地战壕和若干个射击口。再配上足够地兵力。那就是步兵地噩梦。但可惜6老头没搞清楚。活学却不能活用那就是东施效西施——不伦不类。

    欧洲使用这种战壕是基于拥有足够的重机枪火力,可在中国一个营都未必能分到一挺机枪的情况下这种战壕战对于拥有比马克沁式更凶猛火力的撕裂式机枪和短距离直射榴弹枪的民团面前那就是找死。

    进入到敌方防御的阵地,战士们顺着防御工事向纵深推进着,7装弹的12号大口径散弹枪在这种短兵相接的战场那感觉就是如鱼得水,概念性的瞄准一铳过去就是一打一大片,敌军的士兵躲都不好躲,战壕里的战斗没过多久就结束了,而当进入到兵营后战斗反而有些吃力了,由于兵营是倚靠着山石修建的,而且稀稀落落地散布在山背,75毫米榴弹炮打不到,而6o迫击炮由于威力小再加上特别的地形降低了很多的威力,通常一炮打过去只能干掉落点处一、两个敌人,而且敌军乱也乱了这么久,也开始能拼凑出一些反击来。

    “弟兄们!民匪的炮没有用了,大家打起精神来!坚守住!等6长官派人过来增援消灭前面的民匪,我给大家请功喝酒烟土!”一个指挥官撕扯着嗓门给自己的士兵们鼓劲,受到烟土和奖赏的刺激,敌军被突袭而消失的士气一下子恢复了不少,有些人甚至躲在掩体里开始骂起了脏话。

    “对面的民匪们!说你们是民匪就是民匪,Tmd就知道搞偷袭,有本事和你大爷我硬碰硬的来一仗!我让你一个手,怎么?不敢出来吗?你们……”还是那个军官,见自己的话语给手下带来了一定的士气便感到底气足了些,半探个脑袋出来调侃着喊话,可是没等他的喊话结束,“咚!!”地一声巨响,一15毫米的反器材狙击步枪子弹穿透了他露出的半个头前的石头连同他的脑袋给轰没了。

    在几年的剿匪过程中,战士们累积出了一套小规模作战的经验,特别是在这种地形复杂,敌军混杂散布的作战战术,机枪在这种地方使用性不大,通常只是在后面进行火力的掩护,而更多的是用38毫米榴弹枪和大口径狙击枪来完成清扫任务。在遇到借助着地形隐藏的敌人时,比迫击炮更灵活的榴弹枪在这里挥出不可比拟的作用,直射可以打进窗户里,曲射也可以消灭躲在坚固掩体后面的敌人,而大口径的反器材狙击枪更是可以将躲藏在半硬掩体后面的人毫不留情地给轰碎。

    战士们三三两两地分散突进,遇到手榴弹不好收拾的敌人便让榴弹枪进行定点清除,随着一声声爆炸响起,对面敌军的抵抗越来越稀落,终于有人顶不住这种只能被动挨打的神经压力,掏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白布,一边拼命地挥舞着一边大声地喊投降。

    战士们让投降的敌军丢下武器离开掩体,双手高举地统一站在一处明显的地方用机枪看着,而战士们则继续搜索着阵地,这是用血的教训得来的经验,很多土匪、马匪会装死,等战士们走出来后再进行偷袭。

    随着一声声安全的报告,农根终于喊出了阵地安全的信号,战士们终于可以开始四下收缴战利品了。

    “动作快一点,别太计较这些小东西,后面还有大仗要打。”农根让通讯员向指挥所汇报战况后对自己的战士们善意的提醒到。

    一切缴获要上交,这是段国学从后世无敌6军那抄袭过来的一条铁的纪律,虽说这是因为当时无敌6军所能得到的物资实在是太匮乏了才弄出了这么一条规定,而民团的物资、后勤要比无敌6军要好不知道多少倍,可这一条规定段国学还是写在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里面。不过比较人性化的是对于一些怀表、酒壶等非战争必须品之外的纪念物,只要战士们喜欢,通常在上交登记后也会回给缴获的战士做奖励,同时登记在册也是对战士们军功的一种统计。

    “78分钟拿下一号目标阵地,动作是够快的。”看着手腕上兴民公司精密仪器厂生产出的“桂花”牌手表,甘富林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告诉后面的部队动作快点,晚了就没他们的事了。”说完甘富林坐上四轮越野吉普车,一溜烟地向前跑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